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山行尼泊爾*2011暑期志工分享

3 1 2471
sgigi
#1
舊 2011-08-30, 20:04
山行尼泊爾20110701-0715                                    2011.08.13



  時過一個多月,再回頭想望這一段旅程,不知是否多了甚多不可確定之心緒。
  不可確定究因於,時境具遷,能否真真實起當時所感?
  亦或離開多日,心中懷念甚囂或許驟使此程多添幾分色彩?



  從自己談起吧。會選擇加入這趟志工旅行,不外乎原因於喜歡尼泊爾等國那樣神秘的丰采,想要接近在地感受。
  此外也包括外文能力欠佳,女性隻身前往難免多有疑慮,
  加上好像有點忙碌的自己在沒有餘力規劃思考之下,志工行程想必是最佳選擇了。

  旅居當地之餘還能積點陰德幫幫未來未知的自己,何樂而不為?因此開啟這趟與尼泊爾這段美麗的邂逅。








  會當志工都是什麼樣的人呢?
  像我這樣的人嗎?畢竟要相處十五天的人,總不能相看兩相厭吧。
  談到這點,不免先抱怨,實在不想再參加團隊旅行。

  只因共甘苦同歡樂的日子一旦結束,面對的是比單獨旅行還要巨大的惆悵與失落。
  兩個星期的時間,恰巧到了開始熟悉環境與同伴的關鍵,這樣殘忍的硬生生拆散,得花一點力氣才能平復這下撕裂的傷口啊。

  也好,就這樣一邊舔著傷口,一邊拾取那些短暫卻在樸實中沾染絢爛的點滴吧!
  就像在尼泊爾那樣甜中帶酸澀的山裡雲裡那樣。





  我喜歡我們團隊,這是一群快樂的大孩子。
  包括領隊在內的所有人當中,我是年紀最大的,雖然精神年齡不見的如此。
  但說此行重點在我們當地的活動交流,卻知若少了這群相互扶持幽默詼諧的同伴,相信很多記憶絕對不會如此快樂而醇美。
  我們都知道,在集結的那一刻所認知的「NB12只有彼此,沒有家人」,聽似詭譎卻切中在外團隊的實際。



  遇上了,才體認到行前的訓練是認識此行的初階必要。不管是事前的活動規劃或是認識彼此皮相也好。
  「熟悉感」是個厲害的傢伙,輕易的鑽入人心加強自信是不可否認。
  就算是錯覺的信心也好,到了當地再修正、補強也不致手忙腳亂。

  我想,正是因為如此呀!

  事實上,基於我個人原先的懶散外摻幾毫克的不以為然的參加行前營,直到了尼泊爾的那些每天。
  那些每天每天好像都有事情要發生那樣。

  因此在思維上又多添加了各種可知、未知、預知的各式元素,幾經歷練後燉煮成如今的稍異原味的想法。

  正是去掉了那幾毫克懶散腥味後,又逢因時因地臨時產生的挑戰,才真能體會遊刃有餘的可貴。






  這大抵是一種總體的抒發。
  回來以後直到現在也還在和出發前的自己想法作比較。

  尼泊爾的美,分享的人相信多如牛毛;尼泊爾的窮,猜的到幾分的人也確實大有人在。

  突然一時語塞,便不知如何往下下筆。或許我想分享的是在地的一種心靈沉靜。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527717
  我確是看到群山,就這樣每天蜿蜒蟄伏在我們身邊。
  該怎麼說看著山的心情呢?台灣也是高山縱橫,不怎麼爬山的我也曾隻身在山道迷路過。

  是因為,人與自然的互動令人所以印象深刻嗎?
  閒適的慢行,聆聽自然和自然共享是一大感動,雖然遺憾的是在尼泊爾不難看到大量垃圾也和自然共享,但在方便的台灣平地社會中,許多態度卻早已被遺忘。

  或許我常常能想起那天大雨的上午。
  說是乾坐在休息褟上嗎?當時沒勞動的身體淨待著雨停,心裡可是罪惡感萬千。
  怎麼會是飛了三千多公里來這裡細賞雨景?
  看著看著,卻不經意的適應那樣舒緩的步調,這是休息,窮急也沒用。

  回到台灣時,看了一本名為「神去村」的書籍,字裡行間又將我心緒從台灣不僅拉到作者的日本故鄉,甚至將我拋回Banepa的camp house那張室外的休息褟上。
  因為書中也正敘述著以林業維生,養林、護林、伐林的主人翁們那跟著林木呼吸的悠緩步調呀!





  盥洗間那懸掛頭頂的水龍頭總只能送出來自山裡冰冷的水流,讓自己度過再不適應都得適應的生理週期。

  在螢火蟲與蟑螂共舞的不思議小房間,充斥的是更多威猛的蚊子部隊。

  隔著蚊帳還能盯上幾個包,真不知蚊帳是把誰給困住了。

  雙手萬能牌的沖水馬桶,對我來說雖已不是新鮮事,
  但老實說,除了大號清理的比較尷尬之外,小號用適量的水沖掉不正節約用水嗎?

  也許有的人會覺得落後國家只能用落後的方法生活,但我卻看著滿屋子的3C用品懷疑自己,我這麼進步所要追求的是什麼?

  在一切迅速來不及思考的科技社會中,卻不見山裡人的悠閒自得。
  或許每個人都在追求自己所無法擁有,包括我自己。

  而塵沙飛揚的尼泊爾街道,Banepa平地四起的鷹架高樓,不也在追求所謂的進步與發達嗎?


  







  待在Banepa山裡,我聯想的是台灣的原民部落。當然,多數的原民部落業已發達的不似尼泊爾山裡可比擬了。

  記得那天的小學服務,我們不知翻越一座還是多少山頭,泥淖伴著山雨來訪,兩個小時的路走來並不順暢。





 九十幾個孩子,殷殷切切的盼著志工們來訪,然而這樣的上學之路也是每天考驗著他們。山景雖美,可是真的很辛苦。

  山上的孩子,除了這一幅連天山色外,物質及生活上也匱乏的令人反省自己。一雙雙小手從手裡接過了一些大、小、完整、不完整,甚至稱不上是禮物的禮物。

  除了新的鉛筆和尺及卡片外,印著火車圖案的紙張,用一半的鉛筆、橡皮擦,以及外表黑黑髒髒的殘敗蠟筆們,在這些小小孩兒的眼中卻像寶物一樣使他眼神發亮,得到禮物便迅雷般的收進書包裡。

  有些是我從自己班上的募集的小愛心,讓這些小愛心在異域發光並帶回分享也是此程的課題之一。

  腦中不禁又再次浮現「擁有的太多不知珍惜,卻一直在想要別人所擁有的」。前兩天在阿里山上的鄒族課程中也與同事做了關於此想法討論。

  踏出這一趟幾千公里的旅程,這揮之不去的想法也縈繞了幾千公里遠。






朋友問我,「你到底去尼泊爾做什麼啊?」
  「蓋橋鋪路,挖渠造梯」。











  說的容易。
  但我們也明白,我們能做的實在太少。






  不妨這樣談吧。出發前,我曾在忘記是哪個分享會記錄還是部落格上看過類似的討論。
  文中明白指出的疑點和思考角度是,究竟我們這樣飛了幾千公里後能帶給當地多大的幫助?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527717

  捐錢不是比較快嗎?

  一堆人飛了幾千公里到另一個國度,挖一條水溝的效益是不是遠不如拿錢聘請他們在地的人去做呢?








  不可否認,我也細細咀嚼過這個問題,甚至有程度上的認同。
  到了當地,扛起鋤頭上山後,更覺得自己簡直衰弱的可笑。

  再看到同時間當地村民已快手快腳的完成一大部分工作時,甚至有種不知為何自己處在那個時間那個地點的空虛感。

  因為我辦不到。


  好強的個性使然,場域的能力不及讓我十分挫敗。



  所幸這種無力感並不是持續太久。
  在每日的交流與認識環境之下,重新思考志工因何而在,重新思考,能做到的還有什麼。





  於是我解釋成互惠環境。







  在台灣的社會上我不富有,無法四處捐錢救濟,甚至倘若有人想要救濟我,我也會很不情願的拒絕。

  但是在相對的經濟條件之下,很清楚的我是歸化在較富裕的區塊。
  志工旅行開展,於是帶著那一點微薄的旅費,到異地填補心靈上的空隙,學習異國風情的生活,滿足旅者個人的需求。而志工身份帶給當地的效益呢?


  除了我那少的可憐的勞力外,還有帶給山頂上孩子新鮮的國際感的遊戲和簡易課程,加上環保概念的推展以及介紹台灣,好像不多。

  但被關注的氛圍是不同的。











  我相信每一批志工的來訪都會讓村裡面注入新的活力,被關心、被看見是能使的自己激發更多動力,也讓自己更賣力的變好再好的。

  因此,每天每天的互動相處後,漸漸肯定這樣互惠的關係。
  往後的加德滿都行,更見證觀光消費力就算志工團也是不容小覷。

  這些你來我往的行動、溝通與認識,便是志工團的最大意義吧。







  十五天,太短了。飛來飛去還剝奪了那十五天當中的好多時間。
  其實一直在思考究竟這趟旅程中我收穫了什麼,並且也懷疑自己給予了什麼。



  在不斷的思考中,這麼多有趣的事情,這麼多特別的體驗,這麼多美麗的山和人,那細細整理和品嘗回憶的的過程即是極大收穫。
  而能與朋友分享當地的美好是否也是另一種回饋了呢?









  我很想念尼泊爾。






  壯觀的疊疊樂巴士,
  不同節奏的逗趣喇叭聲,
  大街上「趴趴造」的羊群,
  色彩斑斕的市景,
  盤桓樹梢的鴉群,
  無盡的群山,
  迴盪耳際的「namaste」。

  想念風、想念雨,
  想念每天上上下下的路徑,
  想念讓我的小腿骨和腳板如此貼近的斜坡。
  想念我完全聽不懂的尼泊爾語,
  想念我那拙劣的英文溝通情形,
  想念大家一起說笑、跳舞、打牌、工作的一切。







  若有機緣,我願意再去其他志工團體所行經之地,
  願意再回去尼泊爾,
  這個合諧單純的一方天地。









感謝 3
2471 次查看
中東空姐 的頭像
中東空姐 中東空姐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2
舊 2015-03-29, 21:34
你好,請問你還有這家學校的聯系方法嗎?我會去尼泊爾三星期,現在在香港收集文具,打算找當地物質缺乏的機構捐獻文具~~

請於FB聯絡我,謝謝~~

~~ Ochivaye Dreams 中東空姐 繼續流浪+尋夢去 ~~
https://www.facebook.com/ochivayedrea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