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其他

泰國療傷之旅, 追憶滔滔而逝的過往. (心情故事)

2 1 1425
clark14906
#1
舊 2016-11-18, 13:26
三天前, 告别老爸,在無風細雨, 但堵塞的車陣長龍中離開台湾.
三個月前,在酷熱的洛衫磯機場看了Y最後一眼, 她進入安檢區.
一周前,( 本報訊: 泰王拉瑪九世周四10-13去世, 享年88歲, 泰國政府宣布一年國殤期, 停止一切娛樂活動…….)

我:10月中我要回台一趟看我爸, 票己買了.
Y: 我也要去, 我去訂房, 訂好再邀你來.
我: 你打算用何心態和我一起? 是未婚妻? 女朋友? 好朋友?
Y: 當然是好朋友啊!
我: 那好, 我會幫你安排好行程, 但我無法陪你一起. 我會自己找地方住, 不然太糾結了….
Y: 看來我去會造成你的困擾, 那我就不去了.
(9月微信上的对話)

泰國20多年前参加过新航假期, 好像是回台加US$100, 送個泰國四天三夜旅行. 這种好康的, 可能以前不少人参加过. 但是走馬看花的旅行團印像不深刻, 僅記得皇宫, 玉佛, 卧佛, 还有桂河大橋, 虎象公園, 人妖秀等. 這次趁回台之便, 順道泰國自助行, 由北到南弄個清楚明白, 也順便散散心, 希望冲淡心中郁悶不平糾結的心情. 但選日也會撞日, 撞到國殤期. 唉~~~~~

先是堵車, 没趕上華航到香港航班. 再香港到深圳大塞車, 花了四小時. 原和東莞工廠友人約好午餐变成宵夜. 工廠匆匆停留两晚, 海馬颱風風球高掛, 惨了. 去清邁的飛機起飛嗎?

有一次Y來看我, 行前还重複告訴我, 明天10:45達美航班XXX到. 我説放心不會誤的. 心想我9点去就可以了. 没想到11半她电話來了,
Y: 你在那? 看不見你.
我: 你到了? 不是晩上10:45嗎?
Y: 跟你説10:45, 又不是22:45, 还虧你經常坐飛機, 快來啊.
接到嘟著嘴的她, 連聲道歉, 吃点東西, 就化為笑容. 温和的個性, 甜蜜的滋味, 塞滿我心.

香港原訂下午四点起飛, 延到六点, 再延到八点, 三延到10点. 終於11点起飛, 凌晨1点半到清邁機場. 不幸的事肯定成雙. 到機場與人拼車找到Guest House, 柜台没人. 打电話去, 桌上电話猛响, 但也没人出來.2点多了, 又累又餓, 找張長椅子, 躺下去等天亮, 電扇打開, 呼呼吹著, 希望蚊子離我遠点.

“哎呀, 虫子進來了.”” 這什麼鬼地方, 那麼多小虫, 怎麼住嘛.”
在義大利最後幾天, 刻意安排Tuscany鄉下的農舍民宿. 每隔二, 三天開五六個鐘頭, 換不同城市, 找不同景点, 行程豐富, 名城古蹟,大開眼界. 但也是一身辛勞.晚上回到民宿, Y梳洗完畢上床睡覚, 輪我洗完, 継續上网做功課,確定明日行程, 她早己呼呼大睡進入夢鄉.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840169
Tuscany是美麗的丘陵地带, 遍佈葡萄園, 橄欖樹. 時值秋天, 紅葉如火, 非常美麗. 民宿也是樸實洁淨的磚土老房, 木門朩窗. 只是没有紗窗. 户外田野樹朩多, 小甲虫也多. 刚去不知道, 一開窗, 虫子就成群飛入. 趕快関上但已有2-30隻圍繞电灯飛舞. 當晩Y鉄青的臉恨恨入睡. 我是又累又不爽, 如此有氣氛的房屋, 老子那知道有虫子? 照片上没有啊.

10/23早上6点多, 終於有人來上班了. 我抱怨不己, 他有聽裝没懂, 扣掉一晚, 給我房間鑰匙. 老实説房間还不錯, 位置也好, 才US$15一晚, 可以啦. 洗过澡躺一會, 也睡不著, 就出門開始自助游吧. 9点多大多数店还没開. 拿著地圖確定好方位, 信步跺去. 先到旅行社問day trip行程, 再去換泰銖 (平均US$1= 34.5 Thai Bar.) 清邁古城有東南西北四個角, 五個門. 城墻外是護城河. 城墙當然己無, 僅剩城門, 城角两边一小段. 每逢周日, 東門塔佩門,正對面那條路,变成一超級大夜市. 數千攤位, 吃喝玩樂都有,熱鬧非凡.

吃對我來説是一件小事, 早点吃, 晚点吃, 好吃多吃, 難吃少吃. 而且不乾不淨吃了没病. 對小Y來説吃是大事, 而且理論特多. 凍雞不吃, 隔夜菜不吃, 但青菜要大把吃, 水果要大口咬. 雖然不是要珍饈美饌, 但是吃的有原則, 不吃甜, 不飲冰, 號稱養胃. 大概在大陸被地溝油, 假雞蛋, 毒奶粉嚇怕了. 每次她來, 我們大都是買菜自炊. 她也爱吃我煎煮炒炸的傑作. 不管是炒米粉, 麻油雞, 或是燙青菜, 清蒸魚, 她都大口吞下直呼過瘾. 當然她也爱上上館子, 説三道四一番, 但大都是稱讚多過抱怨. 对付她的胃我游刃有餘. 時間飛逝 7-07-2012首次來美,至今四個年頭, 回首憶往, 想想能一起那麼久也是難得.

買好隔日清萊泰北游, 我從東門往北門走.
護城河两側是馬路, 河边有步道樹蔭可行. 淸邁城内寺廟很多, 按圖索驥, 上午去了两間
笫一間忘了抄名字, 很淸幽, 老和尚出來, 看到我还一陣哈拉, 那里來的? 喜不喜欢清邁? 來多久? 聊了一陣子. 第二間叫WAT CHD MPHLL不知寫的对不对, 反正唸不出來. 此廟白色底金色裝飾很美麗.( 才開始拜廟,眼界未開).
沿牆走, 大廟小寺更多.
WAT PA PAO巴暴寺, 好古舊, 彷如到了柬浦寨的吳哥古廟. 青苔爬滿的佛塔, 成蔭的大樹. 很有古味, 遊人稀少.
WAT CHIANG YUEN, 在屋頂上有一座朝城墻的如來大佛. 入口的牌樓, 工人搭著鷹架, 準備掛上黑白二色的布幔. 全泰國各角落都設立了泰王的靈堂, 有大有小, 有富麗的,小儉樸的. 人們自動前往模拜, 簽名, 並在靈堂前留影. 這是發自内心的悼念, 人民是真正爱戴他們的國王, 也深深感動了我.

Y每次來看我, 我都會安排一個行程, 雖然她不爱玩, 但我總是興沖冲的, 計画好,讓她不會白跑一趟, 非得讓她裝滿回憶才行.2014年底她來, 準備陪我过完新年再回去. 没想到才來一星期, 老媽有天跌下床, 爬不起來, 凍了一晚. 原本就咳嗽不止, 現在更是痰中血塊駭人, 媽媽氣弱游絲. 我方寸大乱, 準備带她去医院急診,Y輕聲告訴我, “别慌, 我陪著你” 收拾些衣物毛毯, 我知道医院很冷. 用輪椅推媽媽出門, 走前我还匆忙幫她照了二張相, 不知她是否还能回來.
老媽進了急診室, 医護見狀都戴上手套口罩, 因还未化驗, 不知會不會傳染. 弄到深夜, 院方叫我們回去, 明天再來. 我知道這將是一場漫長的抗戰. 当晚回家, 我不禁抱著她哭出來. 緊繃的情緒, 一下崩潰.Y只是安慰我豉勵我, 她説她經歴她奶奶的喪事, 也親手操辦了父親的丧事. 她説此刻應該还早, 在医院有各种監控, 不會有事的. 接下來三星期我天天上午一次, 傍晚一次往医院跑. 她陪著我, 或和我輪流守候著, 直到要回去的那天. 我没説什麼謝不謝的客套話, 只是内心滿滿感動了, 也認定了.

WAT CHIANG MAN清曼寺, 在北門長帕門内, 造型繁麗, 層層疊罍, 紅底金飾, 富麗堂皇.
WAT MONTHAN蒙天寺, 忘了寫評語
蒙天寺旁另一寺, 綠色底, 金花飾, 奇特處是四佈駿馬立像
WAT LOK MOLEE洛莫麗寺, 又一古舊的寺廟, 但是寺内佛像閃閃發亮. (己經自己搞昏自己, 不知所云)
9点走到3点了, 腳酸頭漲体熱. 果汁己灌两大杯, 全身汗透. 解決之道無它, 泰式古法按摩. 不出100步就看到一家高頂泰式小屋, 走近一看Thai Massage 200B/1H, 脱鞋入室, 光淨地板, 輕柔音楽, 檀香氣味. 三碗豬腳行礼後, 交付我一套按摩服. 阿姨小姐打开冷氣拉上簾子, 待我換好衣服, 开始做工.

泰式按摩很有名, 它和中式按摩最大區别是.
泰式: 從前面開始, 按脚, 腿, 手順序. 用膝頂穴道之處, 再翻身做頭,頚, 背用折, 頂方式折磨你. 通常在地板墊子上做.
中式: 從背開始, 從肩, 背,腰, 股, 腿, 用掌,指或肘去押, 揑, 撐, 頂. 再翻身做頭, 手, 腿. 通常在有洞孔的按摩床上做.
二者可能泰式會累人些, 特别是頂背後技師累, 你也喘.

一小時充電後, 継續走到Wat Pha Singh帕辛寺. 這寺要收20B. 裡面很大. 寺内設靈堂, 很多人拜. 而且很多女士著白色類似海軍西裝, 不知是何意義. 記得前泰國女總理英拉也曾穿過.
帕辛寺後院有似塔狀建築, 全蒙上金紙, 四面有四隻金牛頭, 金光強強滾, 一定法力無边.
院内牆边走廊遍植树木, 廊边也設石椅供人休息. 我坐下來,聽到屋簷下銅鈴叮噹做响. 更妙的事米粒般的碎花紛紛飄落, 淡粉色的碎花像細雨般的飛落, 我得道了嗎? 没有. 頓悟了嗎? 有点. 我寫了這段話傳給她.

“有時候想想,是得是失,佛教就認為一切都是幻想,空幻的。我己逛了七間廟了,稱讚之感不輸意大利。好多有趣的,自在的感覺,一路同行。而這些和你在一起旅行,常常會鬥嘴,會生氣。不知為什麼?只能說根本就是平行線。現在己放開了,不再去回憶過去。也許關了一扇門,又會開扇窗。現在在廟边坐著聽屋頂的風鈴, 頭上的樹, 細碎的小花一直落在頭上, 感覚真好.”

已經5点多了, 西門帕辛寺正對面馬路,就是周日夜市所在,直通東門. 攤家早己擺設就位, 千攤萬貨, 小吃冷飲, 真多啊. 你去過泰國吧, 又經済又實惠的行程, 丰儉由人. 有便宜夜市, 也有高档商場. 多彩多姿的景点, 活生色香的夜生活, 海島森林, 都市鄉村, 太豐富了. 無怪乎連續獲得全球最佳旅游國家约美譽. 泰國的國際化, 設計感, 方便性, 台湾有学到嗎? 能做到嗎?

逛完長長的夜市, 吃了好幾份有的没有的, 回到旅店9点多了, 睡吧, 明早接車.

和Y每次出遊, 事先都很高興, 很期待. 但上路3,4天後,我都會開始發飈, 每次都忍無可忍, 糾結難受. 為什麼呢? 說穿了, 就是她不要, 她不爱.
不是我女朋友嗎? 同在一床各据東西, 何理嗎? 人道嗎? 水不加柴火能沸嗎? 為何辛苦,為誰累啊!


10/24 今早7点接車去清萊.
車行一個半小時到温泉休息站. 這有免費温泉泡腳池. 当然更多的藝品店, 餐廳. 温泉從泉眼冒出, 發出白白的蒸氣. 好像我們七月初最後一次的旅行, 黃石公園.

七月初她第4次或第5次來看我.7月6日她生日, 四年前她7月7日到美, 算送自己的生日礼物. 我看到她出來,立刻認出她, 高高的短髮, 穿件蓝外套, 戴個太陽镜, 腳登白凉鞋, 一切都記的很清楚, 在LA刺眼的陽光下, 顯的很白. 我後來一直説对她笫一印像就是乾乾淨淨, 清清爽爽. 她説有這麽形容女孩的嗎? 她的背景我略知一二. 她樓下鄰居, 就是我們的介紹人, 她两也是猫朋狗友. 我朋友向她説我是好男人, 並推銷我説, “不要过了這個村, 没有那個店.” 基本上她是白富美那型嬌嬌女, 而我向來也不會攀, 也攀不上這類高貴女士. 但人有磁場, 磁場对了, 一切好説. 她來豈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包子? 我何時有狗屎運了?
当晚她在我的狗窩, 她睡床, 我睡地, 她時差睡不著, 我兴奮也睡不著. 聊著聊著天己大亮, 我們居然一説一唱一晚没睡. 我説乾脆早点出發, 上路再買早餐. 她來前説想去優勝美地, 而且想在美國公路上開次車. 沿海岸公路往北行, 朝陽出露, 景物清晰明亮, 早晨海边的空氣温潤又凊涼. 雖然她以前就因公來美过. 但從未玩过, 而且跟的是位老行家, 旅游達人.
輕鬆到達舊金山附近旅館. CHECK IN後帶她附近逛逛, 她明顯沈默起來, 当在高處遠望市區, 我瞄到她偷偷擦拭太陽眼鏡下的淚水. 我猜想她是觸美景而情殤. 為何同行的是一個初識的中年男子, 而不是那同居十年, 不告而別的唯一最爱. 当晚在房間,她説没想到我只訂一間房. 我笑笑説, 你没要求啊. 我開車很累, 很快睡著. 她把毯子裹的緊緊的, 影約覚得毯下的身体在絮絮發抖.
二個星期很快过去, 帶她見了不少朋友, 接著我的生日, 找友人在家鬧鬧, 隔天她就要回去了. 當晚我環抱著她説: 你既然來了,就快楽回去, 过去的事不會忘記, 但可以把他當書本合起來, 放到書架上, 别老是看著. 你要看, 看我這本書, 我就像是一本open book, 没有隱藏什麼.

10点半到清萊白廟. 這廟由泰國潮州華僑許龍才所建, 据介紹他是当地貧窮人家子弟, 後在藝術領域極為成功, 成為國際級大師, 再有了財富後返鄉接手白龍寺, 並購買附近土地, 用新式藝術手法將老廟重建, 做為泰皇献礼. 而今己成為泰北必訪的景点.

白廟極為複雜褥麗, 全部用白色配上鏡片. 配置為亡靈池(千手地嶽) , 过通天橋, 到天堂聖殿. 真的游客好多, 工作人員持大聲公不断廣播, 往前走不要停. 大家都擠在橋上. 白廟不断在建築中, 廟方很會生財, 許願樹上掛滿許願牌, 一片60B, 我寫下 “自由自在, 心想事成” 八字掛上去. 我真的需要.
這白廟是純白色的, 但又建了座金光閃閃的厠所. 上厠所也是去白廟必照的景点.
通天橋前有一池子, 池中伸出無數爭扎的手, 痛苦的手, 油鍋中的手, 無助的指向空中.

两年前暑假, Y從美國回去, 没多久就告訴我她胃不對勁, 要去檢驗. 然後又説連續數日睡不著. 檢驗報告出來,説有两項指標不正常. 接著二三周不断告訴我,説睡不著, 体重下降, 吃不下飯. 我雖不懂医学, 但我知道驗血指標常會上上下下, 睡不著就狠狠K两天韓剧,累死自己就昏睡过去. 但是視訊中的她, 臉色疲累, 情緒驚惶, 語氣害怕. 唠唠叨叨也説不明問題. 後來轉到神經科. 医生開鎮定剤, 開一种安神的药, 我也記不得, 反正很清楚感覚到她的無助和害怕. 她伸出手,但我握不到. 只能用視訊每晚陪她説説話, 耐心聽著. 或把她的疑問,和一两位有情緒問題的朋友,討論後吿訴她. 超过半年, 八個月, 才慢慢减薬, 断薬. 当然也是靠她自己,每天早起快走一小時, 每周固定去游泳, 讓生理時鐘固定化, 讓作息規律化. 並且不再関注什麼指數, 只專心於早起早睡飲食正常, 慢慢脱離所謂神經官能失調問題, 回到正軌. 但那段失措慌張的日子讓我更有珍惜她的感覚.

白廟完去黑家博物館, 看到泰國傳統的建築及創始人各類奇怪收藏品.
最後到一塊立有黄金三角牌子的地方, 坐船到對岸寮國一個小島, 全部是賣山寨貨的小店. 反正到那都好. 走馬看花混時間罷. 寮國去了, 折返清邁, 在北門下車, 因為導游説鳳飛飛豬腳在那. 這位网路紅人在中國网站很有名, 她頭帶牛仔帽, 略施薄妝, 圓圓臉, 大方對著相機微笑, 手中則不断忙著幹活,切豬腳 添飯. 吃完一盤豬腳飯不飽, 又換一攤, 叫三個熱炒配啤酒, 其中点道空心菜, 結果來一盤(類空心菜), 梗較老, 葉还嫩. 様子很怪, 像台湾的含羞草, 後來在菜場有看到, 有圖為証.

10/25 第三天早班8点飛機到曼谷. 一大早起, 雨嘩啦啦直下.
飛機準時9点到達曼谷機埸, 坐機場快線輕軌到A8底站換天鉄BTS, 或是A6換地鉄MRT. 均可到旅館. 我訂在ASOK (MRT/BTS交集處) 非常方便. 這里有各式小店, 也有大商場, 更有無數夜生话場合, 包括人妖酒吧. 説人妖実在太侮辱人, 該叫妹弟或弟妹( LADYBOY ). 网上取名為鵝. 相對應雞, 或山寨雞.
到天鉄售票口買了張一日票(148B)24小時無限次. 但不能与地鉄共用.
找到旅館背包放房間後, 出來漫游熟悉環境. 天鉄沿著SUKHUMWIT RD (蘇坤逸路) 高架. 這天鉄真高, 我估計第一層約是三樓的高度, 是進站出站口, 小店, 售票機, 走廊. 再上一層約4, 5樓的高度才是月台. 如两側是百貨公司, 都有走廊連接. 天铁一边可能有3,4個出囗, 可能只有一個电扶梯, 故你拖個大箱又找不到电扶梯, 保証你爬著喊媽.
我附近逛一圈看好住的位置与附近的餐廳, 店家, 再持地圖坐BTS乱逛, 有興趣則下車出站看幾眼. 有的就在月台上居高遠望. 曼谷真是繁華, 車多人多房密集.
很快天黑了, 我從BTS淺綠線轉換深綠線, 在S6号站下車. 這里出站後往前直走就是中央水上碼頭(CENTRAL PIER), 在此可搭水上巴士. 也有免費渡輪到目的地ASIATIQUE河边夜市. 這夜市號稱曼谷最時尚的約會購物區. 原本這里是衰敗的倉庫區. 政府把老倉庫翻修, 把環境美化, 加建甲板燈光. 还有一個大摩天轉輪. 倉庫區則規画為餐廳, 酒吧, 与很多很多的特色小鋪. 這里如果帶了Y她大概會很喜歡. 女生都喜歡看這買那的.

我記得她每次到景區一定會買件獨特的小東西带回去. 我們在威尼斯她買了一個奶油色的玻璃碗, 还把救命的防水鞋套帶回家. 去鳳凰城在藝品店買了一小袋五顏六色石頭,在POMONA那快倒閉的古董店找到一個銅彫的小罐. 我只是負責開車找路跟在後面嘴巴閉著.

我的格性是能多看就多看, 她是能少看也無傷. 我記得那次去坎昆, 那細白的砂, 碧綠的海, 温暖的水實在太美了. 但是我一個人躺椅子上, 她在房間吹冷氣, 怕哂. 还有回坐嘉年華游輪, 晚上節目表演,我又是一人去看, 她在艙内看預錄的韓劇, 理由是表演者皆工作人員或業餘的, 没什麼好看. 我回房後她当然又轉身睡去. 真讓我糾結.

一個人以快轉的方式掃过店鋪, 然後隨便找餐廳坐下,吃碗粉面,草草結朿這有日劇情調, 浪漫氣氛的夜市. 我还是比較适合一個人,在大排档,叫两個炒菜, 再喝两瓶啤酒.

10/26今天我要坐地鉄MRT, 用腳来丈量曼谷市. 看地圖MRT坐到HUA LAMPHONG靠近金佛寺, 也靠中國城.
再過去是臥佛寺, 大皇宫, 玉佛寺. 這幾座佛寺都是國宝級大寺, 一會去仔細瞧瞧.

我和Y在義大利自駕一圈, 不論是出名的大教堂, 或弄堂内的小教堂, 都令我們讚嘆不止. 特別是那些石雕人像, 披肩裙罷皆像風中飄動般. 令人折服. 她喜歡讀歷史, 又喜歡和我唱反調. 每每問她釣魚台誰的? 她説日本的, 我問她讚成朱立倫或蔡英文? 她説蔡. 問她台湾該獨該統? 她説獨. 她説我是老憤青有当IS潛力, 我説她早生30年肯定是漢奸. 反正她常會撩撥我, 讓我氣炸. 但她又忌惡如仇, 对那些貪官污吏臭罵不止. 有時我會説你少唱高調, 有种去革命啊! 算了吧, 來LA还帶小花傘遮太陽, 刚認識時,我要限制她一天只能説10次好熱, 或嗆她嬌生慣養, 太没适應力.

金佛寺很棒, 請自行査閱网上文章.

沿耀華路YAOWART RD走去, 咦,怎麼走到旺角一般. 路两旁盡海鮮大酒樓, 某某大金城. 一种回到自已人地盤的感覚. 事實泰國早就充满了陸客, 但泰國人很歡迎陸客, 奉為上賓, 你看機場,寺廟, 商場到處都有中文佈告. 走到每處都聽到普通話交談. 有人説泰國1/10是華裔血統, 而潮州人是主流.

関於血統, Y是大陸人傾台. 我是台湾外省二代傾中. 大概她前任最爱是屏東人, 而我從小就是大中國思想. 每每我們还要思想鬥爭一下, 國共內戰一場. 我們台湾半環島一次, 去了台北,台中, 苗栗, 日月潭,清淨農場, 梨山, 三峽, 鶯歌. 也看了故宫,101, 与不少同学朋友. 她很驚訝我和朋友之間的互動是如此熱情與体貼, 她基本上只有三個老同学(她説的), 和唯一心爱的男友. 基本上她同事皆是比她資淺的後輩, 是她下屬. 唉~~她是只跟过一個老板, 只爱过一個男人的女人, 我該怎麽説呢? 太窄了点吧! 看事情也非常主觀. 我常對她説, 什麼事從不同的角度看, 會有不同的結果, 像”美麗” 你認為的美我不見得覚得美, 反之亦然. 但她認定的很難改变, 像音楽她就認定一個韓國歌手, 説她唱的多棒多棒, 好像别人唱的都是烏鴉叫. 事実上歌曲除了旋律, 唱腔外, 通常是歌詞意境, 引起共嗚. Y不這麼認為, 她覚得旋律唱腔就能讓她感動, 一天要聽他的歌一百遍. 我説她是偏執狂,她反而説我是島民心氣, 雞腸鳥肚.

我看到两边的魚趐海鮮酒樓, 可是我一個人,無福消受. 走著走著,看到一酒樓前有一類似台湾賣肉羮的推車上中文寫著”魚趐小碗300B”, 太好了, 可以去開開葷, 吃碗魚趐當早餐. 一小碗勾著芡的羮湯, 上洒一点芽菜, 紅醋, 再配一碗白飯. 羮内數片薄趐, 没多高級感更談不上美味. 咱們路边的蚵仔麵線, 香菇肉羮較之美味多了. 魚趐禁了禁了, 給大海生態留点生機,別再吃了.耀華路上还一大堆亁貨店, 走廊旁也是攤販一堆,各式食物充斥, 大家身上的血液还真相似.
中國城走完是花市, 遠遠就聞到花香味, 近看品種更是繁多. 再往前就是臥佛寺WAT PHO.
金佛寺收40B, 臥佛收100B, 可見得臥佛寺宏偉, 精美. 這100B值, 在内参覌時, 大雨驟降. 原來只繞一圈, 結果繞了三圈, 最後乾脆学臥佛也躺臥在地上, 等雨停並和佛祖眼對眼, 心連心. 隔牆就是大皇宫和玉佛寺. 在圍牆外己經有大批黑衣人群聚集, 在軍警指揮下, 一批批進入大皇宫. 我出門旅行一定有2,3件黑T, 不是酷是耐髒. 在曼谷地铁上, 商場中, 街上全是著黑色系. 甚至粉味佳麗也換上黑色迷你裙, 黑色蕾絲性感上衣. 我混在黑衣人群中, 進入大概是泰皇接見外賓的大廳. 前批人群起身離去, 我們這批接續進入. 司儀聲起, 眾人纷紛在泰王的遺像前跪下, 行叩首大礼. 我也如是一般, 看到有些老者在子女扶助下艱難的跪下, 叩首, 再起立. 我眼眶微濕, 深受感動. 礼成退出大廳, 進入側廳. 側廳有多張長條桌椅, 桌上備有多本簽名悼念簿. 供人題寫悼詞. 我一時想不出寫什麼就撤了. 廳外撤出的人群大都是結伴而來, 此時在外圍聚細語或拍照留念. 政府準備也很充份, 除了維安軍警, 还有医護人員, 帳蓬内備大量瓶装水供人任取. 離開大皇宫走入隔壁的玉佛寺, 佛塔高大聳立, 用各色瓷片裝飾,色彩璸玢, 高尖的寺頂, 裡面安座一個枱燈大小般,墨綠色的玉佛. 雖小但莊嚴, 很直覺想到星際大戦中的尤達大師MASTER YODA, 小但法力無边.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840169
出了玉佛寺, 道路一側人群開始集結等待. 道路己清空管制, 一輛輛公務車, 警車來回奔馳著. 是不是移靈, 我不確定, 等了一小時, 还是没動竟. 我看快下雨了, 待會人散時不知怎麼回去, 就先走人吧. 没想到渡船也停駛, 没办法找部摩托車帶我回地鉄站, 看看錶, 哇!我一早出來, 也走了9個小時了. 晚上按摩300B/IH, 較清邁貴100, 手法差不多.

10/27今天想自己坐79号巴士去大林江水上市場. 先坐BTS到CHI LOM站, 就是市中心商業區. 先去找四面佛. 大名頂頂ERAWAN SHRINE是最早且最靈的四面佛. 佛界大概有利害,不利害的區分. 這ERAWAN SHERINE就是傳説中很靈驗, 但心願完成一定要來還願. 而且好像你許的願望也是百無禁忌. 不过还大願要配歌舞班子. 辦公室旁亭子内, 有穿戴好的舞女, 还有手持樂器的樂師. 那可不是南部廟會清涼秀, 是傳統的泰國舞. 圍牆外好多賣花, 賣香的小販. 四面佛前滿是虔誠許願的男女, 我合什為礼, 但没有許願.

Y曾説,她希望我退休後能和她同住大陸,陪她老媽終老, 当然她也不反對我回台居住, 至少飛回家1,2小時就到. 台湾的環境她还是比較喜歡, 没有压力. 而且語言文化相通, 没适應的問題. 我也曾對她説, 我媽走了後, 我也不想做了, 公司賣掉,房子賣掉,回台中買個小公寓, 買個車,悠然山間水湄之中. 还為了買新樓使用面積少, 買舊樓地震會危險,爭論不休.Y你知道嗎? 這四年你帶給我最大的快樂,是退休以後生活的想像, 而不是現实的快樂.

79巴士坐上去,問司機是不是到大林江水上市場? 司機立刻説NO OPEN, NO OPEN. 並要我下車. 計画失敗. 那就在CENTRAL WORLD, 暹羅百貨廣場逛逛. 都好高檔, 絶不下於101, 微風等.再回中心碼頭坐船吧. 上回坐是到夜市的渡輪. 這次我買ONE DAY PASS 150B. 我就一站站,上上下下, 先到RIVER CITY,内皆是高檔古董店, 再停花市. 這外面街道走过, 但水边市場内没來. 哈哈,那大把的含羞草,不就是上次看成了空心菜嗎?
再过來是郑王廟WAT ARUN, 在N8下船再轉过河小輪. 我对寺廟不再有兴趣, 看多看累了. 在河边看看魚群爭食, 看看河中船來船去. 最後到ROYAL BARDGE想看泰皇御用龍舟, 叫部摩托, 司機用泰語一陣嘰咕, 我聽不懂 後來找一年青人能説英文, 他説四点就関門了, 現己快五点了, 残念.
好吧, 按原計画原船回頭到N13 考山路KHAO SAN RD. 這里號稱背包客大本營, 眾多HOSTEL藏身在弯延的小巷中. 在這一區外國人特多, 而且多數都短褲背心, 五顏六色. 唉~~人家國殤中, 老外無礼啊. 老外又以金毛小老俄為主. 小老俄男男女女都很漂亮, 他們熱爱太陽沙灘和便宜. 這点和我一樣.

走到考山路就像寛一些的通化街. 各式衣帽鞋包, 小家电日用品玩具, 水果果汁冰沙, 熱炒快餐酒吧. 还有街边足浴. 我可怜的腳, 早己被我操的長出二粒大水泡, 疼的要命. 街边足浴我最爱, 趕快先買杯果汁, 再找張椅子躺下, 哇, 又做神仙了.

我喜歡按腳, 躺在椅子上任憑技師擺布. 而且我是超級好客人, 每次都事先交待, 不必太用力, 小力点. Y也喜歓這麽側躺在沙發上, 把腿蹺在我身上. 晚上8,9点這是我們的快楽時光. 我边撫摸著她光滑的腿, 边和她話家常, 扯八卦. 這就如同她在她家看电視時, 撫摸著捲曲依偎她身旁猫咪. 説到猫, 那可不是她的寵物, 是兒女? 錯, 是祖宗. 不能説不能怪的. 反正打破碗, 抓坏窗簾, 乱拉屎拉尿, 一律無罪. 我説惡人必有惡猫治. 猫晚上还要上床陪睡, 她說那是猫的床. 可不是一隻是六隻. 都餋了7,8年了. 近年走了二隻, 看医生開薬没少, 死後火化, 骨灰装二小瓶子, 供在書架上. 我説你爱你的猫超过我太多. 她説你無聊. 事実上我承認Y很関心我. 但我不是要你関心我的身体健康, 那是医生的事. 我要你関心我的想法, 我的心理, 我的需要. 我心理不平衡啊.

考山路附近好多户外餐廳, 大多面對街上, 賣各式食物和啤酒, 如果有同伴, 這里吃吃喝喝, 氣氛絶隹.

10/28 昨晩回來找了家旅行社, 買了中午12時到晚上9点的 “火車市場与安帕瓦水上市場” 行程1200B.
起床後才很多時間, 走到不遠的TERMINAL 21百貨公司. 這家百貨部貨品好坏, 價錢高低, 我没概念. 但逛到5樓美食城, 美死了. 怎麼比外面攤子还便宜, 而且選擇很多. 在此愉快的解决了早午餐, 逛逛商場回旅館等接車.
先到美功火車站MAE KLONG STATION, 為何來? 反正這有名大家都来. 因為原本菜市場太小, 攤販就把貨品擺到旁边鉄道上, 火車來怎办? 笨, 收起來啊. 是啊, 就這様這些死觀光客就一車車來看他們賣菜, 收攤, 再擺攤. 火車來一陣混乱, 火車去恢復賣菜. 魚販大概没多賣半條魚, 賣果汁的可能賣個幾百杯.

4点左石到安帕瓦水市. 這里我喜歡, 沿河两側全是小店小餐廳. 長長的沿河走廊, 没有太多的游客. 走遠一点甚至变成我一個人在逛. 好安靜. 好安静. 我愛水, 爱水边. 丫很幸運, 她祖父留給她一套靠西湖5分鐘的老公寓, 但她嫌格局不好,太舊. 後來在運河边買了新的大樓公寓. 我說你們就是喜歡住在酒店大廳, 那亮晶晶石材地面, 水晶灯, 玻璃牆不就像大酒店嗎? 我説:西湖老公寓你千萬留著, 那是宝啊. 她: 宝個頭, 你要你拿去住, 算你3000元一個月就好. 以前她説想去学國画, 我説那公寓最适合寫字画画, 泡茶下棋. 將來我去搞個私人茶棋社, 或小民宿, 專接台湾文化人. 她説隨你弄吧. 我們对文化的爱好是一樣的, 這也是一幅美好的想像在腦中.

周日的水上市場人不多, 没有太多賣花賣貨賣吃的小船, 這也好安靜些. 我興味十足的看店家商鋪, 也着河中玩水的小孩, 哂衣的老人, 餵奶的婦人, 还有張頭四顧的游人. 突然看到一家装修特别的餐廳, 很豪華, 很高檔. 当然立刻進去. 因為紅木地板光亮如鏡, 顯的豪華 接待侍者著泰絲傳統衣服, 顯的高档. 最棒的是不是用坐的, 用躺的. 好家在,要得, 一級棒, 奇摩子宋.
到6点集合, 其实我真不想起來, 躺在三角靠枕上, 边上网边喝飲料, 怎會想走? 集合要坐船去看螢火虫. 有那麼好看嗎? 船離開水市, 進入開濶水域, 天色己暗, 河的两岸稀疏的燈光, 慢慢消失.靠近岸边長滿茂密约樹叢. 船靠近樹叢, 点点螢光在樹叢上, 更往前開螢光更密, 像聖誕樹. 一艘艘的船,紛紛為游客搜尋更密集的螢光. 30分後返航,7点回到水上市場, 回旅館己經快9点了.

别相信我一人, 在曼谷晚上10点鐘就上床睡覚. 外面可熱鬧了. 放下背包換件乾淨衣服, 走到不逺的娜娜娛樂廣場NANA PLAZA. 在路口还没到, 就己經是人車混雜, 摩肩接踵, 熱鬧無比. 娜娜廣場是一U字型三層楼建築. 中央是露天酒吧. 每層樓則有五六七八家酒吧. 鮮艷的霓虹灯, 把這里照射很情色, 很暧昧. 酒吧門口都有3,5位小姐在拉客, 但是國殤期大都穿黑/白色性感裝. 或者披件披風遮一下. 這里大大有名, 因為有泰國特產 ( LADYBOY BAR), 實在不要用人妖稱呼她們. 在三樓有家叫OBSESSION BAR, 你走進去,立刻10來個女孩圍繞著你, 鋼管舞台上也有5,6位向你投來殺人挑逗的飛刀. 每個都指著自己説 TAKE ME, TAKE ME. 我没理睬她們先叫瓶啤酒, 安安神. 再一位一位的打量, 一位一位的評分. 這些漂亮的LADYBOY, 大部份很年青, 身材雕塑的凹凸有緻, 臉上妝容都很精緻, 頭髪燙染的都很流行. 我老实説都像小模, 辣妺. 這様你就懂了.
最後選定一位棕色長捲髪, 約165CM, 瘦瘦的女孩, 因為她戴個眼鏡, 一直對著我笑. 就是她吧. 選好妹妹後, 大家一轟而散, 目標對準新進門的客人. 妹妹坐枱只要請她喝杯大酒.

她: WHERE YOU FROM?
我: I FROM TAI.
她: WHERE? ( CAN NOT UNDERSTAND)
我: I FROM TAI.But You from Thai, Thailand. I from Tai, Taiwan.
她: 呵,呵,呵.

我這笑話打破陌生感, 接著有的没有的胡聊一通. 她完全女孩子味道, 聲音略低沈, 但毫無違和感. 她吃我豆腐, 我也吃她豆腐, 嬉哈一陣子, 她一直要我带她出去. 我説下次吧, 明天一大早要起床. 体驗完離開bar, 穿过無數伸过來拉我的手, 回去休息.

10/29 中午去機場,離開曼谷, 飛往普吉.
下午3点多到普吉島機場, 找到共乘的巴士, 180B送到巴東海灘( PATONG BEACH)的旅館. 巴東海灘是普吉島上最熱鬧的區域, 也是觀光客滙集的中心.4点半找到旅館,天也快黑了. 又開始全新的探索.

從我住的旅館出來右轉直走是最熱鬧的酒吧街, 再往下就是海灘. 往左轉走没多遠就是大排檔, 和百貨商場. 位置很好, 房價也不貴, 可是没有窗户. 我走到大排檔解决了晩餐. 海鮮攤擺滿了龍蝦, 螃蟹, 魚生, 蚌蛤. 一個人就免了吧, 一盤空心菜, 一盤炒粉, 一支冰啤夠了. 当然还有不同串烤, 冰沙, 水果. 那一小片榴櫣就讓我一直泛出那個味兒. 大排檔對面的百貨商場也是各式餐廳林立. 這里根本就是联合國, 太多太多的外國人. 还有一多, 就是販售旅游行程的代理特多. 一個小柜台, 台上擺滿行程目錄.後面一相片牆, 各种行程选擇多多. 小代理更是3步一攤,5步一家. 行程大都是海岛游, 有1日, 也有3,5日. 而且可以殺点價, 因為太多公司举辨, 多比二家絶對可比出價錢,James Bond Island 要1600B, 1300B成交, 皮皮島要1000B,800B成交.

照片中的普吉岛都是藍天白雲, 我去的這季節是雨季, 整天灰濛濛, 随時會下雨. 自從Y今年七月底回去後, 我們不再開視訊交談. 以往天天晚上, 她午飯後, 或晚飯前都會叫我聊一會, 特别是那段出問題的時候. 七月初我興奮的接到她, 熱烈的告訴她下周我們去黄石, 去總統岩等計画. 她也很高興的報告了她最近的生活. 晩上和老媽吃完飯, 回到我的窩, 依偎的看看电視, 依序洗澡準備睡覚. 待我上床時, 她依然用背對著我, 抱抱她,又説好熱, 她用身体語言說不要碰我. 什麼久别重逢, 什麼小别勝新婚, 什麼乾柴烈火全部没有. 只有冷背以對. 一晚, 二晚, 三晚, 四晚. 天天如此, 白天正常, 晚上冰冷. 我終於忍不住了, 強烈責問她, 為何如此冷漠? 她只是説她不想. 以前來至少還像小雨般, 應付我一下.這次來完全变成沙漠乾旱. 我抱怨她說了很多, 她只説想和我做精神伴侣. 甚至説,做不了夫妻可以做親人, 还有男人和女人有很多种関係, 不是只有我認定的男女関係. OMG我臉上豈止三條線, 好想吐啊.

二天没和她説什麼話, 但這不是辦法, 她还要待三星期, 而且我們下周就要去黄石公園. 僵下去太難受.

我: 反正我是不可能做太監的, 我是正常男人. 你的要求不合情, 又不合理, 更不合人性. 但我無這樣生氣連續三周, 我會炸掉.
我: 這様好了, 你就再委屈三星期, 仍裝做我的女朋友, 我假裝没這些事發生. 好好过完這三周. 以後你自己决定我們要如何走下去.
她: 好啊,可以啊.

念頭一轉, 給自己一條生路, 她也好过些. 三周很快过去, 我没碰她, 也没吵架, 甚至可説甜蜜渡过. 但心情不是藍天白雲, 總是灰灰濛濛的, 陰陰暗暗的. 以前和她的関係像開車在隧道中, 暗但看的到出口的亮光. 現在則是像開在山區弯路上, 車燈又坏了, 隨時會掉落山谷. 月底她回去前, 我問她東西都收好没?

她:以後真的不要我來了嗎?
我: 没人阻止你來或不來? 但你來是為我好, 还是要讓我痛苦, 讓我難受?

送Y入安檢區, 看了她背影,最後的一眼, 回家路上, 眼睛溼了.

10/30 James Bond Island 行程 9:30am接車, 5:30pm 回旅店.
笫一站是山洞臥佛, 笫二站是海上獨木舟(船夫划), 第三站回民村吃午飯, 笫四站為James Bond島.
這些風景資料网上太多了, 請自己查閲.
晚上到商場地下美食街晚餐, 順便看看紀念品, 快結束假期了.
夜黑了, 酒吧街充滿了人群, 狂野的音樂, 艷麗的灯光, 無數濃妝的臉孔, 裸露的身体, 情慾彌漫在空氣中. 路上無數举牌拉客的男女,街边更多短衣短裙的按摩店, 明買明賣的國度. 這里没有道德的問題, 只有衛生健康的顧慮. 你怕死, 她們比你更怕吧. 但每個人都有他的命運, 有人可以主宰, 有人不行, 誰知道呢? 活著才有希望.
在路边代理買好明天皮皮島( phi phi Island)的行程 800B.

10-31 7:00am接車, 9:00到碼頭乘大船, 約11am上岸. 天空一直灰濛濛. 各人領了蛙鏡呼吸管, 搭小船到離100米處下水浮谮. 小魚在身旁穿梭, 同時也有飯碗般大小紅色水母, 随波沈浮, 蛮恐怖的. 天空下起小雨, 不是很棒的感覺, 但也不坏, 至少不需要擦防哂油, 不怕哂成焦炭.40分鐘後回岸, 在餐廳吃個簡單的自助餐, 飯後四處自行逛逛. 傅統的木船叫Longtail Boat. 因為船尾長長的鉄管連接馬達与縲旋槳. 小堤岸边爬滿小螃蟹. 島上植物碧翠耀目. 沿山而搭的小木屋一棟一棟, 估計租金不便宜. 這种不值一提的時光, 反而是我最懷念的時刻. 你多久没蹲在岸边石頭上看小螃蟹了?
2:30pm船來,4:30到登船碼頭, 5:30回到旅店.
晚上買了些紀念品, 再回行程代理攤, 找那風騒的老板娘C.
這是笫三次光顧她的攤子. 其實攤子不是她的,C是攤位後那棟三層樓透天厝的老板. 她把房子改為十多間客房出租, 做小客棧. 柜枱就設在入口. 走廊前则租給行程代理攤子, 她没事就坐在那聊天. 她問我那里來? 我用老招回答她: from Tai, 逗的她呵呵笑. 她問我住那? 我説斜對面, 她問你家人呢? 我説一個人啊. 並指指她手指, 説和你一様,戒指丢掉了. 我抱怨没窗戸. 她立刻(摟)著我,去看她客棧的房間, 裝修不時尚倒也乾淨, 她説你換到我這住, 很便宜啦. 老板娘個不高, 淡妝, 戴個眼鏡, 好熱情, 看來我也还有一点电力, 激起老板娘的熱情, 哈哈哈.

11-01 今天是最後一天, 原計画要租摩扥車, 自己騎車逛別的海灘和普吉鎮. 但天氣太差, 預報有70%下雨. 所以又買了個半日游的行程600B, 包3,5個景点和一些購物点. 中午1点接車,6:30回來. 没特别之處. 我的飛機是11-02凌晨3点, 也就是說我今天上午退房後, 参加半日游, 晚上回來再吃飯按摩購物混到深夜12点, 去機場等待. 結束這次假期.

結尾
説是分手了, 但她仍隔陣傳個訊給我, 問我到那了? 好玩嗎? 没多説半個字. 我也只用照片幾張做為答覆.
她最後在邮件中説: 我的前男友,那是我曾经拥有过的无价的钻石。我的问题在于,钻石因为太璀璨了,我可能没有福气和运气再碰见另一块了. 同时,因为拥有过这个钻石,我的心也被同化成多少相同的硬度了。

我反覆思良, 這些話, 終於拼出她的邏輯想法. 她还是把舊爱當作唯一, 就像那韓國歌手的歌聲, 举世無双般. 她完全的將愛情給了ex逃兵, 而對現実中愛她的我, 或許曾試著接受, 但終究無法克服自己内心深處, 那稀有珍貴的爱, 或許和我一起还有罪悪感, 背叛感. 只能用関懷之心代替男女之爱.

泰國人民為泰皇的離開而哀痛. 我為虚擲的感情而傷感. 她説我們做不了情人,可以做親人. 我在想没有將來共同生活的願景, 什麼親人, 朋友都是假的, 那不过是微信朋友圈中的一名字吧了.

最後用她的一段話, 斬断我們的関係. 希望明天天會放晴.
她説: 也许你是对的,我自私只管自己的感受。但那就是我,我的感情和身体都不做我没兴趣做的事。非要有原因我也不知道。这是一个双刃剑,我的无情和有情都是我的真身。
感謝 2
1425 次查看
ellenlee
#2
舊 2016-11-18, 17:05
本來以為只是一篇普通的遊記
一開始看就停不下來

用在泰國每天的旅遊敘述
帶出過往的感情回憶
很令人揪心的傷痛

愛情如果只是單向的,真的很辛苦
Y應該也還未放棄尋找到另一顆璀璨的鑽石
祝福Clark早日撫平傷痛
找到那位仍在燈火闌珊處等著你遇見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