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南亞旅遊好文]2014.09.20Day19時間將近,我讒慢慢走向登機口,原以為這個時間點而且又是飛加德滿都這個對臺灣人來說不算熱門的城市,照理說應...著聯繫覺得不太應該。雖然舟車疲憊了一整天,但其實精神還算蠻好的,明天可才是真正開始見識尼泊爾日常生活的一面啊!--圖文網頁版粉絲頁
訂房比價
deeper 的頭像
deeper deeper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背包高手
#1
文章: 55
性別: 男生
感謝: 58次/14篇
註冊日期: 2013-12-01
舊 在水一方,Day19,加德滿都kathmandu - 2015-09-20, 11:43
2014.09.20
Day19

時間將近,我讒慢慢走向登機口,原以為這個時間點而且又是飛加德滿都這個對臺灣人來說不算熱門的城市,照理說應該不會有什麼乘客,沒想到我錯了,我忘記了飛機會先到吉隆坡Kurala Lumpur轉機,絕大多數應該都是往吉隆坡的吧!比起飛中國,往吉隆坡的人們來得更多元,不少東南亞的面孔,當然也不少帶著一家大小準備去觀光的臺灣遊客,只是有點好奇一般觀光客竟然會帶著年紀還很小的孩子搭這種時間點的班機,是我落伍了嗎?

往吉隆坡的飛機上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前幾個晚上都沒有好好睡足,一上飛機沒多久就像個老手一般昏昏沉沉的睡了。坐的位置是在逃生門前面,剛好擠在三排座位的中間的位子上,左手邊靠窗的位置看起來是個印尼的大嬸,慈眉善目的;右手邊則是一位大叔,看起來也不像是臺灣人。倒是這段航程冷氣莫名其妙的強力放送,由於昏睡之間而且又是被夾在中間也懶得起來拿外套,就這樣被冷醒又繼續睡,一路冷到吉隆坡。



時間回到幾個小時之前,第一次來到桃園機場搭飛機,也不知道哪個航廈才是我該前往的地方,就這樣迷迷糊糊地搭到了第二航廈才下巴士。走進航廈裡頭,夜晚十點多的機場仍舊充滿了許多各式各樣的人,我憑著過往的經驗試著先找尋航空公司的櫃台詢問,但繞了整個航廈並沒有看到任何亞航Air Asia的服務處,也沒有任何的check in櫃台。我抬起頭查看time board,沒有一班是往馬來西亞的,甚至東南亞地區的也很少,難道是我走錯航廈了嗎?

原本打算詢問航警,但還是憑著自己的方向感發現到通往第一航廈電車的指示牌。爬過了層層階梯、經過不算曲折的走廊,終於找到了連結電車的候車處,一路上完全只有我一個人。沒多久電車到來了,另一端車門打開,吐出了少許的遊客,而我這邊只有我一個人上車。車子停了好一下子,直到車門嗶嗶嗶響起正要關上門的時候,一名空姐急忙衝了進來,長的還蠻甜美的空姐,不曉得是剛下班還是正要起飛。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569008

來到第一航廈,剛下車時規模感覺比第二航廈來的小一些,下了手扶梯轉過轉角,各航空公司的check in櫃台就在那裡,人潮確實少了許多,氛圍也來的安靜一點。用S型的走法向貪食蛇一樣繞來繞去尋找亞航的櫃台,終於在最後一排找到。

由於是第一次使用網路購票,不是很清楚要怎麼check in,心裡其實有點不安。原本想說站得遠遠的觀望一下,其中一個櫃台空了的小哥看見了我,示意要我向前。比起之前在機場遇到的種種情況,這個小哥的服務態度讓我整個鼻子一酸,為了這樣意想不到善意感到揪心的感動。行李已經超過了必須托運的限重,經過我的請求之後他還是讓我背著上飛機,還稍微聊了一下子我的旅程。老實說我真的沒料到會這樣的小事情感到想哭,臺灣的服務業真的不是蓋的。



到達吉隆坡之後,開始進入了中文行不通了的世界,從此刻起我得開始使用自己勉強餬口的英文來和人交談、處理各種事情,要不是事先有先看過人家描述的吉隆坡機場的樣子,光是轉機和入境的指示牌就讓我有點不知所措。高大的航警問我要我哪裡,我把機票拿給他看之後,他才伸手指向我該前去的方向。

過了檢查站之後,看了一下time baord確認班機的時間後,還有好幾個小時的等待轉機時間,想說先找個地方補眠,等睡醒了再來逛一逛。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類似休憩區的角落,牆上有40幾吋的液晶電視在播放著歐美電影,周圍擺放了各種舒適的沙發椅,好在沒有什麼人。我找了一個角落,把大背包放在一個必須跨過我的身體才有辦法拿到的地方,沙發椅很舒適,舒適到我就這樣一路睡睡醒醒,闔眼之前窗外還是一片黑,一下子看見天才剛要亮,下一次睜開眼已經是陽光普照,一直睡到將近中午才不得不醒來,更別說是去逛逛機場了。



上了飛機要找位子,發現我的位子上已經有人了,跟他朋友兩個看起來像東南亞人一起占走了我靠窗的位子!我向他表示說這是我的位子,他竟然還想跟我裝傻,說那是他的,這個位子是當初訂票時多花了一點錢才能選的位子,說什麼我都不能這樣摸摸鼻子讓給他!直到我秀出了我的票根,他還繼續一邊裝傻一邊離開位子。因為想說經過一夜的補眠,這段航程特地選了靠窗的位子,沿途有機會可以從高空一觀中國西南部及孟加拉、尼泊爾一帶的高山群。

三個多小時的航程,一直以為西方的小孩子會比較有教養,沒想到一路上被幾個金髮碧眼的小屁孩吵得無法好好休息。從機窗外看向外頭,低矮而色彩豐富的平房排列在高低起伏的地形上,沒有任何一棟樓稱得上高,雖然興奮,但看著灰陰的天空挾著可見的斜雨,心裡頭只想著不太妙。這裡是尼泊爾Nepal的首都加德滿都Kathmandu。

因為怕自己看不懂申請簽證的表單怎麼寫,所以其實事先有從網路上看了很多資料,甚至把網友提供的表格格式事先印下來填好了,想說可以省點時間,畢竟我的沙發客主人還在機場外面等我呀!

在經歷第一次出發所面對的各種因為準備不周所造成的各種狀況,第二次在起飛之前就做了更詳盡的計畫,像是最基本的,也是在中國時最常遇到問題,住跟行。一般來說我是怕生的,所以在是否要使用couchsurfing這個念頭上猶豫了好一陣子。最後決定踏出這一步的原因除了可以直接受到在當地人的招待和住宿之外,一方面也覺得能夠多一點機會藉由和在地人接觸交流更加深入了解當地的文化習俗。

雖然事先有填好了單子,但到了入關處,還是重新拿了表單來寫,單子其實長得一樣,但SIZE小了非常多,怕說原本自己印的不被接受所以重新填寫小單子。正填寫到一半的時候,一個像是大學生的女生拍了拍我,用中文問我能不能借他筆,我從側肩包裡拿出了另外一隻筆借給了他,他似乎對於我擁有兩支筆感到有點驚訝,向我道謝之後就拿到一邊去寫了。也許我該藉此跟他搭訕一下的,畢竟如果同是一個人,有個人同行也算有照應,但那時候我根本沒想那麼多,一心只擔心手上的單子能不能夠順利申請到簽證。

在入境處申請十五天的落地簽證,一共要25美金,櫃台很楊春,我甚至記不太起來到底有沒有電腦可用,還是純手工用筆寫。第一次自己在語言不通的國家辦理這些東西,雖然事前已經查過各種前人提供的辦理流程跟資訊,心裡頭還是有點揣測不安,因為比起其他外國人,台灣人的身分讓我們必須額外再填一張入境申請,簽證的大章會蓋這張入境紙上而非護照裡。以外交關係上來說,尼泊爾畢竟還是親中方的,如果承認了臺灣的護照,也就等於承認台灣是個獨立國家,為了保持中尼的友好關係,他們只能把台灣當做特殊地區的對待。

拿到簽證的”資格”之後,櫃台大叔要我到另一邊櫃台找另一個大叔,他才會把簽證蓋在我的入境紙上。「Taiwan?」我聽不出來這問句所包含的意味,只是單純的回答Yes,一直以來我總是覺得這種海關人員都是一板一眼的,而事實上,不管是剛剛申請繳錢處的大叔,或是眼前這位因為是臺灣來的遊客感到有趣的大叔,他們所表現出來的善意真的會讓你警戒的心完全放鬆下來。

「Is it OK?」我有不安的問。
「Of course!」大叔爽朗得大笑起來!一副不然「你還想想要什麼的表情。」



身為一個沒真的見過世面的鄉巴佬,對於加德滿都國際機場的規模有些許的失望,仔細想一想,這大概也是第一次到開發中國家旅行吧。順利辦完簽證,下樓梯回絕了攬客的計程車司機,走出出境大廳,細雨還在微微飄著,隔著一條小馬路,柵欄外擠滿了來接送的親友們,我迅速找到了上頭寫著「Ming」的紙牌,雖然不能很肯定是不是真的就是我的沙發主人,但一跟他對到了眼他馬上就認出我來,揮了揮手示意我到旁邊的停車場會合。

握了手打了招呼,彼此寒暄了一下,但不管他的名字或是長相當和我在網站上看到的不太一樣。他撥了一通電話後,我們到車子邊終於見到了我真正的主人Jit,而剛剛接我的是他酷酷的大兒子Kishor。

車子小小的,尼泊爾大部分的自小客車好像差不多都是長這樣,沒見過什麼太大的房車。車子駛離了機場,一路所見都和我想像中的一國首都很不一樣,像是臺灣的一些山上地區的村落之類的,也沒有任何一條主要幹道大馬路,路邊的看板上盡是看不懂的文字,要是自己一個人要搭公車去背包客的聚集地塔美區Thamel,可得費上不少功夫,而且免不了各種無知與不安吧!車子離開主要道路,轉進巷子裡,小路忽上忽下,最後開進了一個宅院,裡面除了小庭院之外還有一棟兩層樓高的平房,大門進去是主要樓梯,兩邊的門戶對稱而立,每一戶又各有三房一廳一衛的格局。



Jit表示整棟房子當是他們的,他們住在二樓的樓梯左邊那戶,其他則是分租給其他的人。他們一家人包含Jit和他的妻子、Kishor和另一個小兒子。室內鋪滿了地毯,房子雖然不新,但卻散發著溫馨的懷舊氣息。三個房間其中之一是用來做為客房的,裡頭放著一張低矮的單人床和一組雙人床,有個小陽臺可以從外頭觀望附近的居民。後來我問Kishor,為什麼兩個二十歲左右的大男孩願意空著一間房間,兩個人擠在同一個房間裡呢?他說在尼泊爾都是這樣,兄弟姊妹從小就住在一起,長大了之後除了男女會分房之外,基本上都還是會住在同間房裡。問他不會想要擁有自己專屬的房間嗎?但對他們來說兄弟或姊妹住同房是很理所當然的事,直到他們各自外出成家。



放了了背包之後,Jit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我,我們聊天聊了一陣子,交換了一些雙方國家的基本資訊,也跟他講解了接下來幾天在尼泊爾預定的行程,他向我提到他月底也要去日本,對他們來說,臺灣跟日本可能是被歸類在同一種人吧。其間我問Jit附近有沒有商家之類的,我想去買些吃的東西,於是他馬上叫來Kishor說了一串我聽不懂的尼泊爾話,沒多久Kishor就準備來了一份烤土司和一杯黑咖啡,很好喝的咖啡,想到從桃園上飛機之後到現在已經下午三點多了都沒有進食,這下午茶點心完全來的正式時候!

在等待晚餐之前,Kishor帶我去了離他們家不遠處的Boudhnath,一座當地的藏傳佛塔,事後我才知道那是尼泊爾著名的佛教聖地之一,也是世界最大的佛塔之一,他們家所在的這個區域正叫作Baudha。

在前往的路上,街道兩旁有著各種垃圾,路面也不太平整,因為下過雨有些地顯得泥濘不堪,車子不少,但行人更多。我們到了一家提款機外,在裡頭領了一些尼泊爾盧比鈔票。一路上沒見到什麼遊客,Kishor帶我從旁邊的小巷進去廣場,如果從一般的入口進去的話還要門票,於是我就這樣被當地人帶著公然逃票了。來到佛塔外面,可以看到許多人繞著佛塔不停的走著,一圈又一圈,口裡念念有詞,年齡不分老少,第一次見到這種宗教儀式覺得很有意思。Kishor只是帶我稍微看了一下,並沒有真的上去。佛塔坐落在圓形的大廣場上,周圍的住家建築看起來老舊但相當有特色,在那裡繞了一圈,找到一家紀念品店要買明信片,卻因為沒有小鈔,老奶奶只得先幫我留著,等我隔天再回去買。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569008



在回程路上嘴饞的我進去一家超商,在裡頭買了一瓶飲料,也順便買了一瓶可樂要給Kishor,就在結完帳要拿給他時,他卻拒絕了,要我自己留著喝就好,無論我怎麼說他就是委婉的拒絕,說我是客人,不該讓客人請。後來我發現也許是因為我是用左手拿給他,在尼泊爾和印度遞東西給人的時候要記得使用右手給予,因為通常上完廁所清潔都是用左手,我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這樣我這樣粗心忘了所以他才沒接受。

回家之後在房間裡小憩,如果你覺得尼泊爾是開發程度比較低的國家,科技產品也比較不普及的話,那你就錯了!看著Jit和kishor人手一支iphone4,甚至家裡也有WIFI可以使用!在連上WIFI跟家人連繫的之後,Kishor來找我上樓吃飯。三樓只有一個房間,是Jit他們家的廚房兼餐廳,媽媽已經在裡頭準備了一陣子。吃的很簡單,南亞的細長米飯淋上綠色的醬汁,加上一些雞肉、蔬菜和豆類,一人一個鐵盤裝著一樣的食物,沒有其他配菜。他們一直問我夠不夠,含蓄的我雖然有點餓但也不好意思再要太多。往後的三天晚餐都是吃類似的東西,只是有時是雞肉,有時是蘑菇。原先他們幫我準備了一支叉子,但看他們都是直接用手就準備吃了,我決定入境隨俗跟著用手吃。Jit看著我也用手直接扒起飯來吃,覺得有趣地笑了起來。



九月的加德滿都晚上其實已經有點涼了,雖然緯度和臺灣差不多,但畢竟這裡可是緊挨在喜馬拉雅山脈下面啊,就算是位在山谷地的加德滿都也都還有海拔800多公尺高。因為不確定怎麼用熱水,於是硬著頭皮洗冷水澡,還好夏天平常就有洗冷水澡的習慣。只是洗到一半忽然燈光全黑了,在加德滿都這邊,電力的供應是有限制的,常常無預警的就會忽然沒電,對他們來說已經是習以為常。

摸黑洗了一陣子後電力又再回復,洗完澡之後也順便把換洗的衣服洗了洗,拿到房間外的小陽台上晾著。也許是晚上也沒有其他娛樂活動,這邊的人晚上大概十點多就睡了,和Kishor約好明天早上的時間之後他就回房去準備睡了,畢竟隔天他一早六點就要去大學上課了。當我們台灣的大學生還在哀嚎著早八的課起不來時,尼泊爾這裡的課可是早上六點就第一堂了啊!這麼早睡早起的養生生活方式不知道搬到臺灣來會變成怎樣啊!

待在房裡的我透過臉書關注著臺灣的情形,也不過才第一天啊,對於自己這樣還顧著和家鄉保持著聯繫覺得不太應該。雖然舟車疲憊了一整天,但其實精神還算蠻好的,明天可才是真正開始見識尼泊爾日常生活的一面啊!




--
圖文網頁版http://ichiro51247.wix.com/otherplaces#!day019/c1j0y
粉絲頁 <<茄子>> https://www.facebook.com/kidofqieding
1252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