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中國港澳旅遊好文]2014.08.31Day016醒來的時候窗外已經在下著雨了,於酒店大廳櫃檯看了一下溫度計,氣溫已經降到了22度,炎炎夏日已經漸去漸遠...,但若能放下時時警戒的心,放開了自己的身心,便沒有什麼是不能失去的,也就能夠挺起胸膛邁開步伐,坦然的走下去了。--圖文網頁版粉絲頁
訂房比價
回覆   發表新主題
deeper 的頭像
deeper deeper 目前離線 deeper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背包高手
#1
文章: 55
性別: 男生
感謝: 58次/14篇
註冊日期: 2013-12-01
舊 在水一方,Day16,西安,乾陵 - 2015-09-11, 22:16
2014.08.31
Day016

醒來的時候窗外已經在下著雨了,於酒店大廳櫃檯看了一下溫度計,氣溫已經降到了22度,炎炎夏日已經漸去漸遠。我把防雨外套拿了出來,冒著雨走向公車站,公車等著等著,雨卻越下越大,不得已只好又回到酒店。被大雨困在房間裡,冷氣的聲音嗡嗡響著,翻了翻幾頁書,把昨晚在超市買的餅乾拿出來當早餐嚼,書讀累了就直接倒到床上睡著,不知道睡了多久醒來,醒來又繼續放空,就這樣很頹廢地消耗掉了一個早上的時間。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563586

早在出發之前,看過的一些遊記裡,常常看到作者們總是會在一個地方,什麼也沒做的待上個幾天。那一直是我很嚮往的一種旅行的姿態,那樣漫無目的的放空、虛度光陰,時間於他們如浮雲,這是一般觀光客所無從體驗的。那時候我常常覺得那才是旅行應該有的樣子:沒有目的的遊走,遇到了喜歡的地方就停留,沒有誰被誰催趕、沒有待走的行程、待飛的機票或是預定好的下一家酒店,想走想停,都只是自己的一個念頭,誰也無從干涉。

雖然我是無可奈何的被困在這裡,但能夠這樣大剌剌的看著時間不夾帶任何思緒任何情感任何有意義的記憶的過渡,不也是種誤打誤撞卻得來不易的自在嗎?只可惜的大概是,我把自己關在這個小客房裡,不會有人來和我發生交集、產生故事,而且所在地方不是山林裡、大海邊,而是灰矇矇、擁擠的大城市。

下午雨勢變小了些,但天空、雨水、大地仍舊如此纏綿,不願和彼此道別。硬著頭皮,還是穿了外套出了門,在小寨一帶晃了一個下午。傍晚又回去了一次大賣場,在裡頭的小小餐廳區點了水餃來吃,都小小顆的,但味道還算不錯,二十顆才七塊人民幣。吃完提著從小寨帶回來的伴手禮奶茶回酒店慢慢享用。在酒店大廳再跟老闆預付兩晚的房錢,這樣一來就在這待上五晚了!簡直都要產生感情。

隔天是禮拜日,反正出入境管理局明天才開,晚上房錢也已經付了,也該是再好好遊歷一下西安的景點了。六點醒來之後,駕輕就熟的搭乘公車回到火車站東廣場,幾天不見這裡倒是仍一如往常。天氣有點冷,找到了游3路旅遊巴後趕快上車取暖,把剛剛下公車後在一旁攤販買的饅頭拿出來吃。

七點左右上了車,直到八點十分才人滿出發,游3路旅遊巴士的目的地是唐高宗的乾陵,除了是他和妻子一代女皇武則天合葬的陵墓,也是唐代帝王陵寢中保存最完善的一座。前一晚因為閒著也是閒著,遂在網路上把乾陵的歷史背景和建築規模讀過了一遍,做好了功課才來的。

車上照例有負責講解和收費的介紹人員,今天這位是個女生,講解的內容不若上次去兵馬俑那位那樣明確而有條理、是真的在介紹自己家鄉給前來的遊客。但這位女生給我的感覺卻像是,跟你講這麼多,就是為了讓你更心甘情願掏出腰包付錢的樣子,與其說是介紹,更像是有利可圖的宣傳方式。一路上窗外霧茫茫,車子離開大城市,來到幾十里外的田野間,周遭可見所及大多是平原和農地,小小的民宅散落其間,在長長直路的盡頭,梁山就在那裡,從山下就可以看到寬大的階梯一路往上延伸。



下車的時候空氣裡飄散著霧霧的雨,氣溫比想像中來的冷。女解說員說明班車下午回程的時間後,大家就一窩蜂的擠往售票口。除了門票122人民幣之外,如果不想爬眼前的階梯上山的話,可以再多花30元搭電瓶車上去。在巴士上我問了女解說員如果不搭電瓶車也可以上山嗎?從她的口氣感覺到些微的不快。其實我對於人與人之間說話的語氣和用字很敏感,有時候和人說話之前對於哪個字該不該用會猶豫一番,因為常常因為一個字的落差就會照成一句話說出口時給人截然不同的感受,所以我總是小心翼翼,怕一個不小心心直口快說出了什麼傷人的話,就說真的說出了,也常常事後反省當時應該怎麼說會比較好。但偶爾對一些不甚喜歡的人也會在話中藏點刺。唉呀,只是說個話幹嘛這樣算盡心機呢!

結果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上了電瓶車,一個人在雨霧中過了山腳下的檢票大門,一階一階的開始走起來,前後除了我之外再也不見其他遊客。來拜訪皇帝的陵墓就該從正面恭敬的一步一步往上爬呀,怎麼可以搭著其他交通工具繞旁門左道上山呢!一股自以為是的優越感驅策著我,階梯不算陡峭,沒有細數但大概三四十階一組,筆直的往山上走。

乾陵是歷史上唯一一個葬有兩個皇帝的陵墓,依山而建,以擁有廣大的陵園著名。爬上山丘之後,算是完成了第一個階段,走過一小段紀念商品街,大多店家都沒開,從一旁的檢票口再進去一次。眼前展開的是一條寬敞的大道,兩邊放置了許多兵馬及文武官的石像,石像全都沒有頭。關於這些無頭石像,解說員說了一個名間故事,話說明朝時候外國使者來到乾陵,發現自己的祖先竟被立在這裡當守護者,覺得有損國格,但又害怕將石像破壞掉會引起當地居民不滿,於是便趁夜裡將農舍的裡的養雞都殺了,隔天又告訴村民說這些石像是山精化身,夜晚會來殺雞以吸食他們的靈魂,於是村民就把這些石像的頭都砍了。

當然這只是民間說法,但有時候就是因為這些口耳相傳的民間故事加深了地方上的故事色彩不是嗎?若要說是因為地震天災導致石像頭都掉了,我寧可選擇相信是被當時的村民砍掉的,這樣不是多了想像的浪漫情懷嗎?



大道的坡度很平緩,兩旁百官來朝,遠方直立的梁山山峰,氣勢十分雄偉壯闊。梁山有三峰,而寢宮坐北朝南就位於最高的北峰下,南方的兩峰東西並排而立,神道從這裡開始延伸到陵寢,頗有一道天然的大門的氣勢。莫約走了兩三百公尺,終於來到朱雀門前。整個乾陵格局仿照長安城,東西南北各有青龍白虎珠雀玄武坐鎮,在朱雀門外右手邊,是有名的武則天無字碑。關於為何上頭無字的說法眾說紛紜,有說武則天覺得自己的功績無法用文字記載,也有說她覺得自己罄竹難書,但我比較喜歡的一個說法是,武則天遺言有說到:「己之功過,留待後人評說。」

只不過,當初立碑的時候上頭雖然沒有文字,但後人就是會手癢,眼看著巨大的碑石上沒有文字,就自以為是的去上頭題個幾句,或表達對武后的評論,或抒發一己之感。但無論如何,武則天當初的一番臨終之語但也真的被她說中了。



過了朱雀門,裡頭只有幾個小小的建築,地上種滿了樹,越往裡頭走,道路縮成了一條小道,地面也由地磚變成了泥土地,卻未見有任何類似寢宮的地方或入口。我沿著小路繼續往山裡走,由於雨天的關係,地上多有爛泥,鞋子上也沾了不少。路上沒有路標指示,只有一條小道通往不知何處,中途有個岔路,左邊是繼續往上,右邊則是不知道要去哪的馬道。我繼續往上走,路面越來越陡且崎嶇,攀附著傾斜的石壁一路往上,堂堂一條通往皇帝陵寢的道路會是這麼崎嶇不堪嗎?



最後我爬上了一個高點,四周由於霧氣很重無法看得很遠,再往前走草地坡面上的路段,沒有任何安全措施,只有一條看似有人走過的小徑,如果腳沒踩好打滑了的話可是會一路滑到山丘下的。心想,不對啊,怎麼可能給一般觀光客走這種地方呢?於是只好回過頭去,照著原路來的地方看看有沒有什麼自己不小心錯失掉的岔路,因為剛剛在樹林間爬上來的過程幾乎沒有正路可言了。

回程路上仔細看著有沒有什麼剛剛沒發現的路,但一無所獲,就這樣一路走回了那個岔路,雖然路程不算太難,但一路走上走下也花了不少力氣,既然找不到路,也就不想再重新走回去一次。轉個彎,走進了馬道,馬道不愧是給馬走的道路,較剛剛上山的路寬敞且平坦許多,只是地上的爛泥每走一步整個鞋子就陷在裡面,鞋面沾滿了土黃色的汙泥。戰戰兢兢,挑著比較乾的地面硬著頭皮繼續走了好一段路,整條路上未見任何的人,也不知道這條路到底通向什麼、距離盡頭還有多遠,只是對於沒找到陵寢感到不甘心,不由分說的持續走下去。走了將近二十分鐘,看著眼前的路和來時的路沒什麼兩樣,再這樣走下去也不是辦法,雖然心有不甘也只好放棄回頭。

回到朱雀門附近,再研究了一次地圖,還是無法理解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此時也懶得再重新走進去一次了,在廁所旁邊找到水龍頭,把鞋子上的爛泥巴給沖掉。一旁有像是大學生的參訪團,和拿著自拍棒拍照的婦女們,比起秦皇陵,這裡的遊客其實算很稀少,除了和我搭乘同一班巴士來的之外,只有少數自駕車來的遊客。相較之下我反而是比較喜歡這樣的地方的,不愛跟著大批遊客人擠人喧嘩。

照著原路重新走回了山下,要出檢票口的時候猶豫了一下,心想特地來到這裡卻沒有真正見到陵寢實在很遺憾,但這個時候要我再重新走回山上大概也不太可能了,除非錢包或手機掉了吧。來到停車場,有些同車的旅客已經回來了,距離回程發車的時間還早,時過中午肚子也開始叫囂,於是進到一旁的小餐館點了一份炒飯,但因為上面的小黃瓜頗多,挑食如我實際上吃的並不多。吃完到外頭閒晃,衣服被汗水與雨水澆濕,加上缺乏陽光照射,氣溫依舊低迷,等著等著覺得越來越冷。挑了一個可以坐的位子,坐著等待司機回來,四周旅客們陸續回來,同樣百無聊賴得找地方打發時間。在冷得發抖的停車場等了一個小時,司機總算回來,大家全都擠到了車門爭相上車。



車子緩緩離開乾縣、離開咸陽,地面也漸漸的變乾,窗外的霧也越來越稀薄,回到西安時已經是乾爽舒適的天氣,雖然未見陽光,但剛從那濕冷的乾縣逃難出來,確實已教人心滿意足。兩個小時的車程,回到西安也才三點多,因為也沒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於是決定從火車站用走的回去。

手上並沒有地圖,完全憑藉著搭公車時認的路和自己與生俱來的方向感,就這樣一路走往鐘樓。

因為中午吃的那盤炒飯幾乎沒吃到什麼,這個時候肚子又開始餓了起來,結果又在半路找了一間路邊小小的餐館,點了一碗餛飩湯解解飢。店面小小的,不是特別乾淨,雖然招牌就是餛飩,但吃起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可能北方的餛飩就是都這樣小小顆吧,但至少顆顆的餡料還算扎實,只是少去了過多麵皮不打腫臉充胖子而已。

出了小餐館走沒多久是革命公園,聽名字像是紀念什麼先人烈士的公園,但可能少了一些碑文立牌,或是我沒有特別注意到,總之公園看起來就是蠻一般的公園,有小水池、一些小型仿古的建築。進去小小繞了一圈之後就出來了,攜家大小來活動散步的人們倒也不少。



經過醫院之後就到了北大街,左轉之後再走了幾公里就到了鐘樓,如願以償的拍了幾張照片留念,象徵性的留下一些實體的證明在記憶卡裡。同樣為了觀光客行徑,又走去了鼓樓拍了拍照,今天比較有興致,所以走進了北門院小吃一條街,也就是俗稱的回民街。就這樣從頭走到了尾,又從盡頭的路口走回到鼓樓,在這樣的一條小吃街竟然兩手空空,一個東西都沒有買來嚐嚐!各種名產綠豆糕、羊肉串、肉來饃等食物,因為攤販店家實在太多,反而不知道該買哪一家好,就在猶豫之間又走回了鼓樓,心想算了吧!



搭著地鐵回到了小寨站,大概今天心情真的蠻好的吧,買完了奶茶後又決定從小寨慢慢走回酒店。可能這幾天在酒店裡快沒把戲可以搞了,所以並不急著那麼快回去,何況天都還沒黑呢!

中途經過一條巷子的時候,看見裡面有不少攤販在那裡,想說進去看看有什麼可以買來吃的。結果又是繞了一圈卻什麼都沒有,回到大馬路口,心想再這樣猶豫不決也不是辦法,眼看旁邊有一家臺灣味手抓餅,就決定是它了!就在我開口跟老闆娘點餐的時候,老闆娘急忙伸手制止我繼續說下去,手指向檯面上的菜單。一開始我還心想,耍什麼酷硬要我用指的點餐,點了一個原味的之後,看老闆娘跟一旁的老闆比了幾個手語,這才驚覺原來他們是聾啞人,內心忽然對自己感到一陣羞恥。後來又來了一個女生也要點餐,正當她要開口點的時候,這次換我雞婆的伸手制止了她,跟她說明老闆他們倆是聾啞人,所以點餐要用指的。老闆夫婦既不卑也不亢,臉上沒什麼表情,不特別熱心的招呼你,但也不至於讓人感覺到傲慢不理人,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像是聽不見、沒法用言語溝通絲毫不對他們照成影響。

帶著蔥油餅和奶茶回到酒店,繼秦皇陵之後一次完整遊歷的一天,這一切都不在原本的計畫之中,此刻我既不在蘭州,也不在臺灣,意外造就了如今的一切,也許這就是機緣,就是那些冥冥中的註定,如果不是那些種種,我就不會上了乾陵,不會發現西安有COCO,不會在大馬路旁的巷子口跟一對聾啞夫妻買臺灣味的手抓餅來吃。也許旅行所有的意外,皆是源自於意外,在千千萬萬的種可能裡,因為一種刻意或不小心的選擇於是走到了這個地方、遇見了這些人。而往往那些值得回味的故事,總是那些發生在計畫之外的小插曲,不是嗎?而這些小插曲,不僅僅是帶來這些屬於個人獨特的小故事,更是旅行之所以像是冒險、每走一步就要抽一張命運機會牌的樂趣所在。

對於前方的未知縱然使人畏怯,但若能放下時時警戒的心,放開了自己的身心,便沒有什麼是不能失去的,也就能夠挺起胸膛邁開步伐,坦然的走下去了。




--
圖文網頁版http://ichiro51247.wix.com/otherplaces#!day01516/c1wpn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563586
粉絲頁 <<茄子>> https://www.facebook.com/kidofqieding
7 被閱讀7259次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大鵜鶘 大鵜鶘 目前離線
客棧之光
#2
文章: 488
性別: 男生
感謝: 242次/135篇
註冊日期: 2012-06-12
舊 回覆: 在水一方,Day16,西安,乾陵 - 2015-09-18, 01:57
上海看十年,北京看百年,西安看千年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FERNANDEAUX FERNANDEAUX 目前離線 FERNANDEAUX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背包高手
#3
文章: 67
旅遊相簿: 7
性別: 男生
感謝: 13次/11篇
註冊日期: 2012-03-21
舊 回覆: 在水一方,Day16,西安,乾陵 - 2015-09-18, 10:03
西安咸陽都是古都,再向西已經是漢代河西四郡,光是看古跡已經看不完,看來下年要到這裡一趟呢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johnson121122 johnson121122 目前離線 johnson121122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客棧之光
#4
文章: 644
性別: 男生
感謝: 235次/172篇
註冊日期: 2012-11-22
舊 回覆: 在水一方,Day16,西安,乾陵 - 2015-10-20, 20:10
好懷念阿 四年前去過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lixiaoyan lixiaoyan 目前離線
背包客
#5
文章: 7
性別: 女生
感謝: 0次/0篇
註冊日期: 2015-05-17
舊 回复: 在水一方,Day16,西安,乾陵 - 2015-10-24, 17:38
“不行,我還要繼續解!”王姓中年人眼神中透露著一股不甘。

當下他便不顧旁人的勸說,伸手便抱起腳邊,兩塊毛料中稍微大一點的一塊,看上去大概有十幾公斤的樣子,再次固定在架子上,然後也沒用旁邊的解石師傅,按上電閘開關後,科比籃球鞋系列握著砂輪的手柄,連線都沒畫,便直接從這塊毛料的中間緩緩的切了下去。

看著他的動作,早就知道這塊毛料表現的劉東不由暗暗嘆了口氣,按中年人現在這種解法,兩塊毛料都解不出翡翠來。

倒不是因為這塊表現不錯的帕崗廠的白黃沙皮殼的毛料裏沒有翡翠,而是這塊翡翠的位置有些出人意料,它沒有出現在這塊毛料的中央,而是形成在了王姓中年人正在解石的這塊毛料的左邊,位置有些偏。

而且這塊尚未解出來的翡翠的種水和顏色都不錯。按照劉東的經驗,最起碼也是冰種黃楊綠的料子,而且塊頭也不小,是劉東最開始得到的那塊金絲種蘋果綠料子的兩倍還要多一點,足夠手藝好的師傅掏出兩副鐲子,和五六個掛架,再加上十幾個戒面了。

而且,像這種高檔翡翠料子制成首飾,科比籃球鞋專賣店一直是珠寶市場上稀缺貨,像來是有價無市,如果劉東把這塊翡翠加工出來,擺在上檔次的珠寶店裏出售的話,一千萬的收入還是很好賺的。

而就在劉東想這些的時候,王姓中年人已經把剛才的兩塊料子又重新解了一遍,不出劉東的意料,他又再次解垮了。

聽著周圍的議論和嘆息,以及王姓中年人臉上失望的神色,劉東第一次這麽近距離的感受到賭石‘一道窮,一刀富’的巨大落差,當然也是這麽近距離感受到賭石的魅力所在。

“這位老板,不知道你這些剩下的毛料還買不買?”就在王興中男人打算收拾一下腳下解跨的毛料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從身後傳來的年輕聲音,讓他不得不停了下來。

轉過身去,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身材高大,上身穿藍白色格子短袖小翻領襯衫,下身一條藍白色,漿洗的有些發白牛仔短褲,腳下一雙黑色的男士涼鞋,長相並有些平凡,科比球鞋網購但是看上去卻異常精神的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

而這時候不止這個王姓中年人,周圍在賭石解跨之後,仍然沒有離開的人,也都把目光看了過來。

“小東,像這種已經解跨的垃圾毛料你還要什麽?要是你想玩一玩賭石的話,還不如去前面隨便挑上兩塊,最起碼出翡翠的幾率,要比這些垃圾毛料高的多了!”站在劉東身邊的周斌皺眉勸道。

說實話,這種已經連續解跨的翡翠原石,基本上已經沒有任何出現翡翠的可能了,屬於扔了都不會有人撿的下腳料,所以聽到劉東想買之後,周斌才忍不住開口相勸。

聽著他的話,王姓中年人眉頭不住的跳動,臉上的神情也格外的難看,畢竟換到誰身上,自己花費巨資買下來的毛料,卻被人叫做垃圾,心裏也不會舒服。

要不是看著周斌氣質不凡,nike科比球鞋穿著打扮也不像普通人,而且身邊還帶著兩個像黑社會一樣的保鏢,再加上他這些解跨的毛料確實已經是沒什麽價值的話,恐怕王姓中年人早就忍不住上去跟他理論了。

“沒事,周哥,反正這些已經解跨的毛料也花不了多少錢,買下來解開,就算沒有翡翠也無所謂,全當練手了!”

雖然這麽說,但是劉東心裏早就俉定了哪一塊毛料裏有翡翠。

所以,他在看到中年人,打算收拾這些解跨的毛料離開的時候,才忍不住出聲想要把它們買下來。畢竟再怎麽說,他也跟錢沒仇。另外,今天從周斌一輛近兩百萬的悍馬越野車上,劉東也開始認識到他之前還覺得非常多的三百五十萬塊錢,其實根本就算不上什麽。恐怕等他從古玩城內盤下一個店面的時候,柯比籃球鞋這筆賣鼻煙壺賺來的錢錢也就花的差不多了。

所以,眼看著現在有超過一千萬的翡翠毛料擺在他的眼前,劉東自然不會輕易放過。

聽他這麽說,周斌也就沒再攔著。想來這塊解跨的毛料也不會太貴,就算劉東想要買下來也花不了多少錢。

看著劉東望過來的眼神,王姓中年人臉色不自然的說道:“兩萬塊錢,這些毛料就全歸你了!”

“兩萬,老王這家夥不會是被氣糊塗了吧,就這些扔大街上都沒人要的垃圾,兩千都沒人要,還兩萬呢!”

“唉,別說了,五十多萬就這麽賭垮了,kobe 7代籃球鞋價格這事換誰心裏都不好受,老王想要最後撈回點成本來也是情有可原!”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563586#post8315794

聽著周圍的議論,王姓中年人臉上也是青一陣,白一陣。他也知道自己的要價有些離譜,不過誰叫他現在心裏的氣不順呢,而且這個要買他毛料的人,明顯就是跟剛才嘲笑他的那個身份不凡的中年人一夥的,所以難免看劉東的時候,他心裏也帶著幾分怨氣。

當然,劉東是不明白他自己現在是躺著也中槍,之所以被人家要價這麽高,還是受了身邊周斌的連累。

聽完王姓中年人的報價,劉東雖然早就知道裏面翡翠的價值遠遠超過了兩萬,但是卻不代表他願意被人當做冤大頭,而且萬一他要是答應的太痛快,也難免被人懷疑,要是這個王姓中年人看到他的態度後,再重新解石,那到時候他可真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老板,兩萬塊錢對這四塊毛料來說太貴了,五千吧,五千塊錢我就全部買下來!”劉東說道。

“最少一萬,少了一萬我還不賣了!”很顯然,這位中年人也是一個脾氣倔的主,再加上周圍眾人的議論,王姓中年人的牛脾氣也犯了,直接說少了一萬便不再考慮。

畢竟雖然這次賭石虧了五十多萬,但五十多萬對他來說也不算什麽大錢。kobe x關鍵還是面子最為重要,當然這也是中國人特有的處世哲學。

“嗨,你這人……!”

伸手拉住了周斌的胳膊,把他後面的話擋了回去,“算了周哥,一萬就一萬吧,反正現在我也不差這一萬塊錢!”

周斌聞言之後,看了他一眼後,一臉無奈的說道:“好吧,既然你這麽說了,那你就買吧!不過到時候要是賭垮了,一萬塊錢打了水票,到時候可別哭鼻子。”

他知道劉東的手裏有他買關公木雕時的那三十萬塊錢,再加上劉東的手藝,以後掙錢也不會太困難。所以,現在一萬塊錢雖然不少,但對於現在的劉東來說也確實算不上什麽大錢。所以聽完劉東的話後,周斌也沒有再阻攔。

安撫了一下周斌之後,劉東裝過頭,看著王姓中年人臉上堅定的神色,劉東便明白這就是他的底線,恐怕不會再降價了,“這樣吧,五千塊錢我總這裏邊挑兩塊你看行嗎?”

劉東心裏明白,越發到了這個時候,自己越不能表現的太過於急切。否則,很可能就會讓中年人察覺到什麽而最後變卦。畢竟,現在可沒有什麽富二代,官二代,即使有也非常少。兩千年時候中國的富豪們,基本上都是靠自己一刀一槍,白手起家掙下的家業,自然沒有一個簡單的人物。

最後眼神當中帶著一絲疑惑的看了眼前的年輕人一眼後,王姓中年人又再次看了一眼腳下的四塊平均重量在五六公斤左右的毛料,確信自己確實沒有遺漏什麽,而這四塊已經解跨的翡翠毛料已經很難再接觸翡翠之後,不由點了點頭,說道:“好,就按照你說的,五千塊錢,你從這四塊毛料當中挑兩塊拿走吧!”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發表新主題

主題分類清單
遊記行程交通住宿景點購物飲食
金錢證件其他全部
主題工具
論壇跳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