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生魚妓院 加爾各答

95 49 57202
nobody22
#1
舊 2015-06-02, 16:31
<生魚妓院>
在旅行中總不斷探索許多事情,有正經話題的時候,也有嘴砲瞎扯的時候。
有的話題健康,有的話題禁忌,有的話題勁爆。
有人說會不會兒童不宜?我說這是世界的一部分,不管你試著忽視或是遺忘,它都存在著。
接下來的故事,我將說一個低俗但嚴肅的故事,希望也是一個不會讓你持續忽視或刻意遺忘的故事。
----------------------------------

濃妝豔抹、翠綠花紅的誇張裝扮,印度教傳統服飾長裙與掛肩,為數龐大的女孩們站在街旁談笑望著來往過客。
印度加爾各答的花街柳巷,亞洲最大的紅燈區。

「Frank,你知道加爾各答有著世界第二大的紅燈區嗎?」垂死之家下班後,與同為志工的中國友人小林在餐館吃飯喝茶,閒聊時他說到。
「有聽聞過,」我回答。「你怎麼知道的?」
「喔!就很有名阿。」小林說。
「也不是沒走過,但沒什麼特別的吧,紅燈區世界各地都有。」旅行世界時,紅燈區走過是走過,逛進去就不用了,但貧民窟能有機會我絕對會想逛進去。當時下午確實是打算去探索貧民窟,不想時間被占走。
「你想去逛?」我調皮地帶著不安好意的眼神望著他。他是無法獨自前往的,因為小林不會說英文,無法單獨行動,我是他的行動翻譯機。
「喔不是啦,只是好奇問問,因為真的很有名。」小林回答,眼神鎮定自若,不像因撒謊而緊張,算他過關了吧。
拿出手機上網搜尋資料,不一會該地各式各樣的資訊在螢幕顯示出來。
「這裡娼妓仍屬違法,雖說警察因貪汙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時不時仍會抓幾個倒楣鬼回去上報湊業績,」我將英文翻譯成中文。「觀光客是相當容易區分的群體,不僅是居民的肥羊,更是警察賺外快的機會。」「若被抓到了,警方開口的賄絡費很難估價。」
小林不語,靜靜聽著。
「那裡也是愛滋病比例高的出名的區域喔。」好像讀完醫藥大學後的後遺症,但凡抽菸呼麻酗酒我都會多嘴,愛滋病更不用提了。
「恩,也是…還是不去好了。」小林眼神望向遠方,點點頭若有所思地說。
「你不是原本就說沒想去逛嘛!」我噗嗤笑出來,小林也笑了,紙仍是包不住火的。

閒聊了其他話題,一陣短暫停頓,小林拿出手機上下滑動好像在找什麼,我便打開手機閱讀三毛<撒哈拉的故事>。
「你聽過生魚妓院嗎?這是提到加爾各答有名的。」小林說。
「生魚妓院?」我將眼神從三毛書中拉開,語調提高地問。
「生,魚,妓,院。」小林一個一個字清楚地發音。
這名稱確實是很引人聯想,跟生魚片有關聯的妓院?還是不切片的生魚?是沙丁魚還是鮪魚?我好奇地問著生魚的細節,引起我濃厚的注意。我總是對這些糟糕奇怪的東西有著興趣。
「不是啦,哪來的生魚。」小林哭笑不得。
不一會,他將手機放在我面前桌上,是一齣紀錄片,一個奧斯卡金像獎得獎作品:生於妓院。
四女、三男,七個小孩子,七個成長歷程。那些在紅燈區長大的孩子們的紀錄片。

時間過去不知多久,小林開口打破死寂。
「我離開加爾各答前會想去看看啦…」小林說。
「恩…」我繼續著專注影片。
「我們結帳吧,下午我想我會回那邊繼續做下午班的志工。」又過了一會,小林說,我知道我沉迷起來時會完全不講話,瞬間變成很無趣的人,他應該無聊了。
「恩…」我用著極度緩慢地速度站起來,那模樣遠比垂死之家的老人來得吃力。
到了櫃台結完帳,我終於講出了除了「恩」以外的句子。
握了握手道別,我說:「你要去做志工了吧,那麼明天早上早班見吧,我等等應該會去紅燈區走走。」
「啥!你現在要去!?」小林錯愕。「不是沒興趣?」
「現在有興趣啦。」我回答,簡短扼要。
「那麼我也去吧。」小林說。
「啥!你現在要去!?」換我錯愕。「不是要上班?」
「現在不上班啦。」小林回答,簡短扼要。

一個小時後,我們在往神廟的路上走著。
是神廟,不是紅燈區。
一般而言,總像流浪者居無定所般看似雜亂無章的旅行方式,但我仍偶爾會做計劃,而做了就很不喜歡被改變,除非有特殊情況。
現在就是那特殊情況。要去紅燈區的我們走在貧民窟中,準備前往神廟。
四十分鐘前,在捷運站準備前往紅燈區時,在車廂正巧遇到同為志工的凱夫婦,立刻打了招呼。
「嗨!Frank,真是太巧啦!」他們相當友善。凱也是我很尊敬的同事,因意外而僅剩下一隻手的他不自怨自艾,仍保一派樂觀,每年再忙他們夫婦倆都會排定兩次共兩周的假期,從日本不遠千里飛來這裡當志工,每天早上總可以看到他努力用一隻手洗衣服的樣子,讓人不得不反思自己。我連忙打了招呼,也幫小林翻譯。
開場白講了一會,凱發問了:「你們要去哪一站?」
「恩…索納加齊站。」這不能不吐實,都在同一個列車上都看在眼裡的。
「喔!我們也是呢!你們去那裏做什麼?」凱相當友好的繼續話題。
他相當友好,這發問也相當正常沒有問題,只是此時的我回答不出來。
「恩…聽說…那附近…有…有一個很有名的建築!叫…叫…我忘了叫什麼了,但想說去看看嘛,呵呵…」我笑得非常心虛,而小林一臉迷茫聽不懂我們兩個在講什麼。
「阿!那一定是某某神廟了,我們也是要去那呢!」凱熱情邀請。
「那我們一起去吧!」呵呵笑著感謝,心中大罵。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91530

過了二十分鐘,當走在神廟路上時,小林滿頭霧水地問,我們是在正確的路上嗎?
我大悲無言。

結束神廟之旅,到達索納加齊棚戶區,已經是暮色傍晚,我們在裡頭繞來繞去找尋著記錄片中的地點。其實那個區域,裡頭有著雜貨鋪、平價餐廳、也有一般的五金行或基本商家,還有路邊攤賣著小吃與飲料。與大馬路只有一兩條街之隔,卻無體面的店鋪,仿若天堂地獄。
窄巷、舊弄、矮舍,還有那穿插四周的棚戶。
棚戶,顧名思義就是帳棚做成的住所,或是破損不堪修復而用大小布簾遮住的破房子,在加爾各答其實願意走深一些都見得到,由於該處治安不好,最好與當地友人一同前往。
繞了幾個彎,前方燈火通明,嫖客絡繹不絕,到了。
也許該用「萬頭鑽動」去形容此時的壯觀景象。

整排穿著印度傳統服飾「莎里」的女孩沿街站立,莎里的特點是露腰,能將身材姣好的女性完美呈現,此外臉上撲好脂粉,望著往來男性眼神示意。
修正一點,這裡站著的不只是女孩,還有女人與老婦。這裡絕大部分是家族式企業、祖傳生意,少數甚至是百年老店,只是這行業的商品,是人。這裡是名符其實的人肉市場,秤斤論兩。至於當地的女童,也許該用生魚市場去形容,切好的新鮮薄片,便放在那裏待價而沽。
有市場,就有掮客,不時會有男子走向前,用流利的英語說:嘿!要協助找什麼樣的女孩嗎?跟其中一位聊了小段時間,他自介就是這裡土生土長的,他的家庭企業就在轉角那條街。
同樣的場景每天上演,只是不知身在其中的姑娘們是怎樣看待的?燈紅酒綠、光鮮亮麗的夜晚,姑娘們出售著她們的青春年華。

盡量不去眼神接觸,怕引起誤會,直視前方用眼角餘光去觀察,走到一處遠離中心的角落,默默看著妓女嫖客的交談。有的調笑、有的議論、有的殺價,更有的像是老主顧一樣閒話家常。價錢談妥了,點頭進去屋內;沒談妥的,便離開找尋下一個。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91530
有位男子議價很久,站在一位妙齡女子前估計是談著價格。沒談成,有些懊惱的走了,走沒多遠又繞回來,再談;又沒談成,再離開,繞沒多久再回來,這次總是接受價格了,皺著眉嘆了口氣點點頭,很不甘願的隨姑娘進屋。
他的表情很令人同情。

紀錄片說,有些要價甚只有一塊美金,當然也是幾年前的事情了。又突然想起土耳其那位傳訊出價兩百歐元的中東美女,坑錢阿!才沒答應勒。
才在想著,兩位姑娘擋住了我與小林的去路,我跟小林被不同女孩問著。小林不懂英文只是搖頭晃腦的說No、No、No,我開始後悔一開始用英文對話,這樣一來她們知道我是可以溝通的,馬上又加入了兩位姑娘試著「邀」我們進去,後來再來了兩個,我們被六位姑娘分開包圍。
商品未售出,她們便開始了促銷方案。
「你朋友,三百盧比,正常價;你,帥,一百盧比,我可以。」姑娘用那破破地英文說道。
我得承認當下有小小開心一下。
也就一下子而已,下一句的話,讓我見到了真實。
「或是,小孩,特價,三百盧比,」姑娘接話「十二歲的。」
面前走來一位瘦小女孩,超年紀的誇張服飾,尚帶稚氣的臉頰抹上濃濃妝扮,我甚至覺得連國中都還不到。
「哈囉。」女童澀澀地點頭招呼,不太敢直視。
有那麼一瞬間,百感交集。即便紀錄片中早已有提到,在這有相當大比例的姑娘未成年,但親眼見到時又是另一番滋味,很不是滋味的滋味。
我很想跟女童說,去多讀點書吧,你不該在這裡的…但話到嘴邊又打住講不出來。

圍住我們兩位的六位姑娘,有的撒嬌、有的哄求、有的將手臂纏繞在我胳膊往屋內拉,小林與我有些應付不來了。外國臉孔在這裡代表著多金,也是他們的重點對象。
這輩子第一次被女人包圍,忙亂中握緊包包,雖然來之前拿出了皮包與手機,但證件還是帶著的。緊張之際轉頭望向小林,小林也用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訣別眼神望著我。
我用中文慌忙地說,塞些錢看看會不會放行?小林掏出了一百盧比塞到姑娘手中。
收了錢,她們便要拉我們進去工作。
小林跟我都快崩潰了。

我們困在那裏約十分鐘,後來她們才沮喪地離去。值得一提的,她們歸還了一百盧比,這點我與小林離去後有了一番討論。
小林不解為什麼,有錢她們怎麼不拿?我也愣愣地想了一會。
有個說法是她們看不上那點錢。
但我更願意相信因為那是份工作。
雖然是性工作者,但她們仍是工作者,比起很多行業的說謊、欺詐,她們甚至更正當賺錢。收該收的,不收不該收的,不搶、不騙、不偷、不盜。
無法得知真實的原因,但我願意相信是如此。

過了一會話題再度回到被包圍的那幕。
「為什麼她們會認為我們是客戶?」我意猶未盡…喔不,是心有餘悸地長舒了口氣,「直直走過去而已。」被一群婦女包圍真的不是件樂事。
「喔?可能是我有看著其中一位姑娘點了點頭。」小林若有所思的說。
「你幹嘛點頭!?」我欲哭無淚失聲問道。
「禮貌嘛…」小林滿臉無辜的說。
我張大嘴巴,當下表情應該像是被人臉上打了一拳。

我們無言了一會,回想著方才的過程。
「還是太危險了,我帶超過一萬多盧比在身上。」小林開口說。
「都要去紅燈區你還帶大筆鈔票?」我說。
「我哪知道今天要去啊…」小林又一臉無辜。
我不理他,開始做算術,三百盧比一個人,一萬除以三百。
「恩,你可以帶三十三個…走在路上那一定很壯觀。」我故作輕鬆地說。
小林崩潰般大笑不已。腦海浮出小林走在街上後面跟著三十三個姑娘的畫面,我也噗哧笑了出來。
「今天很充實吧?」在地鐵站裡時我半開玩笑的問。
「痾…確實很充實啦。」小林用著奇怪的表情回答我,像笑又像哭。
「坐了地鐵,就回家囉,你現在還可以反悔,我在這等你。」我逼進一步,似笑非笑地表情望著他。
「恩,改天好了…」小林猶豫一會後說。

隔天在友善的印度朋友熱情邀約下,到他家中寄宿一晚,小林傳網路訊息問我,什麼時候回來?我估了估,回說大概明天下午兩點吧。
第二天卻是晚歸了,回到宿舍時大廳射來兩對飢餓眼神,小林與另一位朋友有為他們沒吃午餐等了我一下午,「你不是說兩點回來嗎?」他們跳起來齊聲問,眼神露出光芒。在印度我是沒有手機的,之前聯繫都靠著無線網路。
我大惑不解的問有活動嗎?
他們說想去紅燈區。
看了看已經四點了,他們一點就到了,也就是說等了我三小時。有為也是英文不太好的旅行者,這也是他們等我的原因。
望著眼前這兩位男士的鋼鐵意志與不懈恆心,不由得肅然起敬。腦中浮出一段話: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貴之在持之以恆。
我問兩位勇者要不要吃個飯再去,他們用堅定的眼神回答:不用了,直接去。
便這樣,帶著深深愧疚與無限敬佩,我帶他們前往了第二次紅燈區。

有了上一次經驗,這次找路很快,也學乖了。
出了捷運站,走過一個轉角、再一個轉角,便靠近紅燈區的中心了,我們在外圍先停了下來。
這次要先想好策略,不能那麼簡單就被包圍了,我們站在外圍觀察著。
我說,去周遭先走一走,我想知道這個紅燈區有多大。
他們不想先走走,他們想知道的是年紀與三圍有多大。
我不管地照走,他們也只能跟著我走,我呵呵地虧著他們說,英文還是很重要的,在「任何地方」都是。
走過一個轉角到了紅燈區邊緣,這裡已經是安全區域。
所謂的安全區域,意味著在這裡她們不會拉客,最多拋拋媚眼。因為這裡也有著許多過客經過,在搞不清楚過客與嫖客前她們也像有潛規則般的不做明顯動作。
印度的娼嫖產業其實不算合法,但也不算違法,更像是介於中間的灰色地帶。你知我知大家知,但彼此心知肚明不越界,集中在某些區域就好。時不時還有警察巡邏,他們也只是看看有沒有鬧事份子,估計也跟寶萊塢電影中一樣四處占點便宜找點樂子。
大家都不好度日,何必為難彼此,況且只要不生事端政府都默許。

有為拿出小型攝影機準備偷拍,他將攝影機卡在肚子前認為絕佳隱藏,因為這裡是不能拍照的。
我假裝記者般報導這裡的狀況。
講沒幾句,眼尖的民眾還是發現我們的異狀,前來制止,說這裡是不能錄影拍照的。我抓著頭道歉,他們也就笑笑離開。
其實還是蠻友善的,有別於之前腦中所想像的那種暴力、威嚇與脅迫。
不對,那是因為沒機會看到,或者是說,很多情形是我這種過客所見不著的,明明就充斥著其中。敲著頭思考,敲出新的想法。
不對,又應該說,只能在街上亂逛,自然看不到許多箇中秘辛。明明記錄片中記載的那麼殘酷、那麼真實。
我轉頭跟有為說,等等進去的時候,看能不能跟她們說,付些錢讓妳拍些照片,關於裡面的種種,這些錢我可以出。
有為很靦腆的,唉呦~進去之後都不是要拍照的啦,也不是進去的重點。」
我說,不行不行,要拍照,那些對我是重點。
「那為什麼不找小林?」有為笑的有些尷尬。
「因為只有你帶相機阿!」小林與我義正嚴詞地一起說,很有默契。

繞了一圈又一圈,交錯街道重覆走了幾趟,我們仍是只在較明亮的地方,沒有深入周遭暗巷,還是太危險了。夜晚早已不知不覺中悄然降臨。
有為與小林仍沒有任何動作,一個又一個的姑娘與醉漢擦身而過。
「最後一圈了,」我說,「再沒有就回去吧。」
也許是被周遭的人潮震驚,也許是因環境的髒亂所懼,又也許是跟著我走的考察風格原因,此時他們顯得有點興致蕭索。
「欸!當時不是你要來的嗎?」走著走著我突然問,笑得有些不懷好意。
「對阿~可是你們都沒有要,就我一個很奇怪耶。」有為說,表情複雜。
「我們可以在外面等你阿。」小林說,我連忙附和。
有為的表情又更複雜了。
「陪我嘛…」有為說。
「這種事沒有在陪的啦!」小林馬上接話,我也笑了出來。小林與我這次跟我是同一陣線。

有為最後仍是沒有動作,我們離開了紅燈區中心。
紅燈區中心離大馬路其實不遠,兩條街的距離,稀疏的姑娘站在這裡吸引路過的民眾。
這裡有萬人規模的紅燈區,裡頭未成年的妓女也超過一萬人
夜晚的大馬路其實也沒多少過客,有別於中心的人聲鼎沸,這裡就沒壓力的多,不會受到一堆眼光關注。
有三位像是大學生的女孩站在一旁聊天,穿著不算艷麗,卻也不算樸素,用我們的話去形容,算是小清純吧。
有為被其中一位吸引,路過不遠後停下腳步。
有為糾結著會不會她們三位其實不是,怕尷尬場面。我說,很大的機會是,畢竟仍未離開紅燈區,這裡還是外圍。
要幫忙翻譯嗎?我問。
來之前我說只要不是女童,我就幫忙翻譯,要找女童我不帶。
也是我翻譯不下去。一位小女孩穿著不符年齡的服飾與妝扮站在眼前,我不忍問,那種感覺很不舒服。
不反對這產業,但很反感看到小女童出現在這個產業。
生魚片、生魚片…受到之前誤講的生魚妓院影響,眼下看到站在此處的小女童直覺都會冒出生魚片這個字眼。

有為思考一番,最後仍鼓起勇氣自己去問。
他的英文其實不太好,但潛力都是逼出來的,他的英文在那當下變得很好,流利不結巴。
我與小林在不遠處看著這奇蹟,感動人類極限突破的這一刻。
只見他與女孩嘰哩咕嚕一陣,有為點了點頭思索了一陣,默默走了回來不願多言。當夜回程我與小林追問狀況如何,他只淡淡地說不去了不去了。
第二天結束志工後的下午,有為說要獨自去探索加爾各答,便消失了。

回到旅社,我細細看著網路解說所納加奇的一切。
反對者說,那是犯罪與疾病的溫床。
支持者說,那是消除犯罪的治療所。比起強姦之都新德里,這裡的蓬勃發展讓人們不會想到去犯罪。

這裡有超過一萬兩千名未成年的女童在這裡從事著性服務,世代相傳。
當然也有被賣進來的,層層抽傭後一天賺不到兩美金,贖身之日遙遙無期。
每天清晨,起身見到的是髒亂街道與破爛房舍。
她們上學、抑或不上學,在學校中也往往是飽受嘲笑的對象。
民眾因她們是妓女的小孩而鄙棄冷眼、潑灑豬糞。
若是拒絕接客很可能會遭到毒打或挨餓,她們甚至無法要求顧客使用保險套。這裡也是世界上愛滋病最猖獗的地區之一。
警察更不用說,直接強姦或假藉稽查占便宜早已見怪不怪,人權在她們身上是奢侈品。
至於愛情,那是什麼東西?
每天白天,從老舊矮巷中數層屋頂看到的狹窄細縫,就是她們全部的天空。
到了夜晚,便要祈禱不要遇上醉漢或暴力份子。

又再度陷入沉思。
也許遊歷各國後,見了許多事情,減緩了原本的刻板印象。
是該批判紅燈區嗎?千年來的行業、世界各國的行業,也是人性產業,歐美早已正面看待。
該惋惜的,是為這裡孩童的命運抱不平吧。
成長過程中接觸到的唯一行業,除了這個他們無一技之長,又能做什麼呢?出生在那裏,要翻身很難。記錄片中的一位女主角,承載了眾人的寄託,聲名大噪的她,過了一年多最後也回歸「本行」。
拍完記錄片,工作人員曾嘗試扭轉命運卻不得其果,記錄片給她的改變,除了一筆錢,諷刺地讓她成了紅燈區的名牌。
拿出最流行的蘋果手機、平板電腦、高級手錶,女孩說除了這行,也不知道其它能安身立命的行業。
消息傳出,新聞話題又是一陣炸開,也令當時的拍攝人員唏噓不已。
拍攝紀錄片,是為了改變他們的命運,繞了一圈卻又回到原點。
有那麼一陣子,當我打開三毛的<薩哈拉的故事>時,腦海卻是浮現出<生魚的故事>。

過了數日,與友人同遊加爾各答的維多利亞紀念館,一大片草地與美麗大理石建築,無數家庭假日帶孩子來這裡遊玩。
旁邊延伸出去的花園,各種花卉綻放,遊客們人手從外面熱鬧小攤販買的食物或飲品,坐在長椅上看著湖水波光閃耀。
一位小女童,穿著漂亮的洋裝,右手拿著布偶娃娃左手拿著飲料,在花園裡開心跑跳著,同行的還有她的家人與妹妹。
女童跑到我面前,好奇地望著我,眼睛眨呀眨,我也笑著望著她眨呀眨。
一會,她轉身離開,纖細的背影往家人方向跑去,陽光灑在右手的假手環,隨著跑步一閃一閃反射出光芒。

忽然又想起了數日前的景象。
一個與她年紀相若的女童,一樣纖細身材,打扮的漂漂亮亮,只是不在公園跑跑跳跳,而是站在老舊房客門口,手裏也不再有那可愛的布偶娃娃。
其實更有無數跟她相似背影,只是她們很少見到陽光與草原,而是在那陰暗老舊的房子裡度過一日又一日。
走回家的路上,我有一步沒一步的慢慢拖沓,那一片片被切過的生魚盤旋腦中。

ps. 紅燈區不開放拍照, 照片取自網路

更多文章: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9%82%A3%E4%BA%...71616926283797?fref=ts
此篇文章於 2015-06-18 13:26 被 nobody22 編輯。
感謝 73
57202 次查看
waiting4freedom
#2
舊 2015-06-03, 22:11
写得好好,贫穷地区的红灯区我最同情的就是那些未成年孩子,泰国柬埔寨都见过这样卖的男孩女孩。
逍遙浪子
#3
舊 2015-06-03, 22:50
。。。我很想跟女童說,去多讀點書吧,你不該在這裡的…但話到嘴邊又打住講不出來。。。

還好沒說出來。。有錢誰不想去讀書(除了暴發戶)?
你可以領養啊,她們就可以放心的讀書,每一個小孩每個月50美金而已。
王聖人
#4
舊 2015-06-04, 00:48
以前曾在一間小飯店當過櫃檯

就職前不知道裡面“別有洞天”

就職後簡直看遍“人生百態”


有性工作者、吸毒的、搞婚外情的……

文中的生魚妓院大多都是環境使然,她們沒有什麼選擇權

我不知道當初我在飯店裡看到的那些女孩是出於什麼原因踏入這一圈

可能也是走投無路,也或許只是為了買名牌…

我希望她們能脫離這行業,不是看不起。

是因為這就是高危險性的工作,除了性病、暴力的客人有時更可怕…

但只要有人的地方,這種行業是不可能消失的

就像版大說的

“這是世界的一部分,不管你試著忽視或是遺忘,它都存在著。”
感謝 1
我愛威尼斯 的頭像
我愛威尼斯
#5
舊 2015-06-04, 07:10
http://big5.cri.cn/gate/big5/gb.cri.cn/27824/2009/02/26/2685s2439410.htm
報道稱Preeti會成為性工作者的原因還不清楚,但警方表示曾解救過Preeti並將她交還給母親。警方還表示Preeti現在已經成為色情交易的一部分,很多有權勢的人物都參與其中,而且不允許Preeti重獲自由。

看到最後這句, 真的是見證了人性的罪惡...
安妮公主 的頭像
安妮公主 安妮公主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6
舊 2015-06-04, 08:43
引用:
作者: nobody22 (原文章)
該惋惜的,是為這裡孩童的命運抱不平吧。
感觸良多,卻又無奈…
感謝 2
Mp0805
#7
舊 2015-06-04, 09:27
引用:
作者: nobody22 (原文章)
我不理他,開始做算術,三百盧比一個人,一萬除以三百。
「恩,你可以帶三百三十三個…走在路上那一定很壯觀。」我故作輕鬆地說。
是33個......

對不起,我畫錯重點 ^^
感謝 1
Joeku 的頭像
Joeku Joek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China
#8
舊 2015-06-04, 10:40
“這是世界的一部分,不管你試著忽視或是遺忘,它都存在著。” Agree that!
新加坡.日本.韓國.荷蘭等先進國家都有紅燈區.
只不過是價錢上的差異,普通新加坡100新幣1次.韓國7萬韓元1次.日本1.5萬日圓1次.台灣2500台幣1次.印度300盧比...換算成台幣約(新加坡2300韓國2000日本3700台灣2500印度150)-----資訊取自網路
供需法則...
愛玩仔 愛玩仔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9
舊 2015-06-04, 12:48
引用:
作者: Joeku (原文章)
“這是世界的一部分,不管你試著忽視或是遺忘,它都存在著。” Agree that!
新加坡.日本.韓國.荷蘭等先進國家都有紅燈區.
只不過是價錢上的差異,普通新加坡100新幣1次.韓國7萬韓元1次.日本1.5萬日圓1次.台灣2500台幣1次.印度300盧比...換算成台幣約(新加坡2300韓國2000日本3700台灣2500印度150)-----資訊取自網路
供需法則...
台灣工資終於超越韓國和新加坡了
感謝 3
ragk88
#10
舊 2015-06-04, 13:18
引用:
作者: 逍遙浪子 (原文章)
。。。我很想跟女童說,去多讀點書吧,你不該在這裡的…但話到嘴邊又打住講不出來。。。

還好沒說出來。。有錢誰不想去讀書(除了暴發戶)?
你可以領養啊,她們就可以放心的讀書,每一個小孩每個月50美金而已。
對!有能力的人請支持世界宣明會的助養兒童計劃,這比把這些錢花在美食或3C產品有意義多了
感謝 1
dennyliu
#11
舊 2015-06-04, 16:29
引用:
作者: 我愛威尼斯 (原文章)
http://big5.cri.cn/gate/big5/gb.cri.cn/27824/2009/02/26/2685s2439410.htm
報道稱Preeti會成為性工作者的原因還不清楚,但警方表示曾解救過Preeti並將她交還給母親。警方還表示Preeti現在已經成為色情交易的一部分,很多有權勢的人物都參與其中,而且不允許Preeti重獲自由。

看到最後這句, 真的是見證了人性的罪惡...


她如果留在美國, 就真的開啟一個新的人生.

回到印度, 環境之於人, 影響著實太大了.
handsmart1
#12
舊 2015-06-04, 20:16
文章有悲天憫人的關懷
感謝 1
我愛威尼斯 的頭像
我愛威尼斯
#13
舊 2015-06-04, 20:18
引用:
作者: dennyliu (原文章)
她如果留在美國, 就真的開啟一個新的人生.

回到印度, 環境之於人, 影響著實太大了.
http://etbleu.pixnet.net/blog/post/28546813-born-into-brothels
較大的女孩 雖來去自如 卻哪兒也去不了
最有天賦的阿吉被選中代表印度參加在阿姆斯特丹舉辦的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
那個缺乏電腦作業的政府機構 於一開頭便聲明
"These's no way to get a passport becus he lives in red light district."
我想也是
11歲的阿吉爸爸終日吸毒不醒人事 媽媽是紅燈區的娼妓 他們一家子是社會邊緣人 是罪犯
他們哪兒也別想去
VF-0
#14
舊 2015-06-04, 21:22
真的是好文. 感觸良多...
無奈如此, 卻又覺得自己何其有幸生長在台灣
逍遙浪子
#15
舊 2015-06-04, 22:53
引用:
作者: Mp0805 (原文章)
是33個......

對不起,我畫錯重點 ^^
還是。。。很壯觀啊
感謝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