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漢堡,自由漢薩城市 Freie und Hansestadt Hamburg

29 6 17629
mysmalllamb
#1
舊 2014-12-26, 04:21
來德國前,就聽人說過「專心玩南德,不要玩北德」的論調,不外是說南德巴伐利亞慕尼黑阿爾卑斯山山水秀麗民風純樸,北德地形平坦古城普通建築現代城市冷漠... 等等。首都柏林也還罷了,好歹還有冷戰歷史與前衛叛逆城市文化可以看看;至於第二大城漢堡?三月天,當我們說要去漢堡玩三天,身邊朋友只是一個個搖搖頭,開玩笑說還不如去麥當勞買個漢堡。



Tag 1 漢堡,自由漢薩城市

漢堡是什麼樣的地方?不只是德國僅次於柏林的第二大城,歐洲僅次於鹿特丹的第二大港,還是個情報訊息媒體大城,我們常常閱讀的明鏡週報 Der Spiegel 總部就在此。不過除此之外還聽過什麼?好像依稀聽說英國披頭四早期在此發跡、聽說這裡情色產業盛行、聽說這裡有個熱鬧的週日魚市場… 是呀,許多人直接告訴我「漢堡只要去個魚市場就可以走人了」 XD


那來做點漢堡的功課吧,漢堡的市徽,是個簡單的三塔城堡,一個運河水門,有的版本市徽則將船與船錨都加了上去,這就是名符其實的漢堡,不計一切代價堅持捍衛自己港市的獨立地位!


作為德國僅有的三個城市邦之一,漢堡全名為 Freie und Hansestadt Hamburg 漢堡自由漢薩城市,中世紀時不但是神聖羅馬帝國的「帝國自由城」,還是北海商業聯盟「漢薩同盟」創始城市之一。漢堡,位在易北河出海口附近與 Alster 河匯流處,複雜的河中島與半島土地衍生了許許多多天然港口,正好成為北海商業大港,簡簡單單開鑿人工碼頭與運河串連幾個調節湖,架構起整個城市。


搭個 ICE 進入漢堡中央火車站 Hamburg Hbf,一下車就會慢慢看見一連串的公共藝術,一個帶著高帽的挑夫,挑著兩桶水從港邊運水到家家戶戶,這位就是 19 世紀中漢堡開始舖設自來水下水道之前,挨家挨戶走訪漢堡大街小巷的傳奇人物 Hans Hummel,是最後一代的漢堡打水挑夫,雖然沒有什麼傑出事蹟,但就像個報馬仔一樣在鄰里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個 Hans Hummel 挑夫雕像在漢堡到處都是,漆了各種顏色,就好像柏林到處有彩色熊雕像、瑞士到處有彩色乳牛雕像一樣。漢堡港市不只是個商港,它也是個漁港;漢堡港市不只是漢薩城市領主們的北海霸權,也是無數基層勞工努力打拼的水手之城。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371354


有異鄉水手,就一定有水手社區與聲色場所,清一色的男水手當然要有大規模的紅燈區。從火車站一出來的第一印象,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充滿文化,有 Museum für Kunst und Gewerbe 美術工藝博物館Deutsches Schauspielhaus 德意志劇院,但劇院背後馬上就是旅館密集的紅燈區 St Georg!本來我們在訂旅館時還很高興地發現火車站旁邊有好多便宜旅館,結果查一查 customer reviews 才發現:這些旅館通通都是紅燈區的潛在客戶呢!


還好,避開火車站東邊的紅燈區,直接往西邊老市中心走,漢堡還是個很明亮鮮活的地方,一整個熱鬧又氣派的老城購物街區 Altstadt,既不是古老的古城小巷,也不是 21 世紀花枝招展的前衛商場,而是 19 世紀末從法國流傳來的老百貨公司與拱廊購物街,卻沒有德國其他城市 19 世紀流行的 Gründezeit「開基時代」式樣建築之粗礦霸氣面貌。這裡往往用專屬於北德低地的砂土成磚,用紅磚疊砌建立出細緻優雅引人入勝的建築街景;即便是巨大光潔的石造建築,漢堡的大廈也往往用精雕細琢卻點到為止的裝飾與線腳,將冷硬又霸道的高聳立面畫龍點睛,變得明亮富麗。


除了可以在東西向的主要購物街 Mönckebergstraße 逛大街外,有幾間現代百貨公司還加入了 19 世紀末風行漢堡的「拱廊街」Passagen 建築形式,譬如 LevantehausEuropa-Passage,邀請我們橫向穿越街廓一探究裡,讓精品小店在玻璃天窗與陽光下排排站好,給我們左右逢源。漢堡,果然是個德國第二大城,更是德國第一大工商城市也是第一大消費社會,漢堡的購物風情也許不及巴黎倫敦這種世界級大都,也許沒有她們那樣歷史悠久的 18 世紀 galeries 或 19 世紀 arcades 拱廊街傳統,不過漢堡當然也有屬於德國的 Passagen 繼續稱霸 20 世紀時尚舞台。


如同倫敦一樣,漢堡老城也經過一次浴火重生,這個大火發生在 19 世紀中,於是新生的漢堡就以 19 世紀末百花齊放的建築風潮構成今日街景。購物區 Altstadt 用當地的磚疊砌新古典式樣,市政廳市場廣場 Rathausmarkt 上則匯集了所有昂貴的進口石材,蓋出高聳又燦爛的新文藝復興市政廳 Hamburger Rathaus,擁有溫暖的白牆綠瓦、連綿不絕的低地國山牆裝飾、每一個窗台山牆都雕滿了漢堡的先聖先賢。比起同時代德國其他大城的 Gründezeit「開基時代」式樣建築,漢堡彷彿完全不受高漲的德意志帝國民族信心所影響,仍然保留著屬於自由港市自己的奢華氣息與包容性格。


漢堡的都市核心,與其說是市政廳與市政廳前市場廣場,還不如說是這個充滿異國風情的奧斯特河岸拱廊 Alsterarkaden,又是一個在歐洲北部被暱稱為「小威尼斯」的地方,畢竟漢堡與威尼斯與地中海諸城早就貿易了幾百年,對國際建築風格見多識廣,要蓋個運河畔的河景購物拱廊街與豪華旅館,就來學學威尼斯公爵宮 Palazzo Ducale 的水都拱廊風情!


雖然暱稱「小威尼斯」,這條拱廊旁的運河其實叫做 Kleine Alster 小奧斯特,北方是 Alster 河流進漢堡的兩個節流湖 Binnenalster & Außenalster,經由這段「小奧斯特」接上南方的 Alsterfleet 奧斯特運河,流經好一段市中心精華土地後,終於與廣大的易北河匯流。事實上,漢堡的古城的確是以兩條貫串城市的平行運河 Alsterfleet 與 Bleichenfleet 染坊運河為中心,兩條運河東方的是老城區 Altstadt,西方的則是其實也很老的新城區 Neustadt。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371354


老城區,在 13 世紀圍起了第一圈城牆,就以連結奧斯特河與易北河的運河作為西邊護城河;城牆外西郊、運河的對岸,一直是城市體制外的城郊法外之地,直到 17 世紀才建了第二圈城牆將這西郊納入漢堡市,讓護城河變成城中央的商業運河。看看兩張漢堡的古地圖就可見一斑,1618 年前的古地圖,漢堡只有 Altstadt,西邊就以兩條運河為界;1651 年的古地圖,漢堡蓋了一整圈新的星型碉堡,圍出了運河對岸一整塊幾乎都還是農田的 Neustadt。

Hamburgum 1572-1618, Braun & Hogenberg

Hamburg 1651, Danckwerth & Mejer

直到 19 世紀中經過一場大火後,老城新城其實都沒什麼不同了,在 19 世紀末一起開發成了市中心商業街區,新城區 Neustadt 與老城區一樣光用磚頭疊砌就可以蓋出花枝招展琳琅滿目的百貨大樓們,更是把 18 世紀在巴黎大流行的拱廊街 Galeries 給用磚頭蓋出了北德版本的 Passagen。不過就像老城區一樣,漢堡經過 20 世紀的二次世界大戰轟炸後,要說剩下多少 19 世紀的老拱廊街也說不上來,不過 20 世紀下半的現代拱廊街仍然用磚造現代工法完美重現,最漂亮的幾個包括 Bleichenhof Passage 染坊拱廊街Hanse Viertel 漢薩社區拱廊街


漢堡,也可以這樣半天浮光掠影地走過,從火車站一路像西穿越古城,經過 Altstadt, Rathausmarkt, Alsterarkaden 再穿越 Neustadt 一連串的商業區,周遭熱鬧的購物氣氛眼花撩亂從不止息,直到走上 Gänsemarkt 鵝市場廣場後,才準備要進入安靜一點的辦公區與住宅區。鵝市場廣場上最重要的地標是文學家萊辛 Gotthold Ephraim Lessing 的雕像!萊辛在 18 世紀啟蒙運動時期開拓了德語文學的視野,也參與建立了屬於德國的小劇場形式,對,就是那本經典的《漢堡劇評》奠定了德國戲劇評論與美學評論的基礎!


18 世紀文學戲劇界有萊辛,19 世紀的漢堡還有古典音樂界的復古古典大師布拉姆斯 Johannes Brahms,原來布拉姆斯也生在漢堡!長大後也花了不少時間在漢堡創作、指揮、帶團,難怪今日漢堡的音樂廳所在廣場就命名為 Johannes-Brahms-Platz 布拉姆斯廣場!布拉姆斯本人的確就於 1833 年出生在今日布拉姆斯廣場的附近。


布拉姆斯大廣場看起來很堂皇寬敞,漢堡今日的一切街景都很寬大明亮,不過這一區以前是人口密集健康狀況差的 Gängeviertel,建築超密集街道超窄小,而且總是一棟房子擠了好多人家棲居同個屋簷下,貧窮音樂家布拉姆斯爸爸就帶著一家好幾口棲居其中一小間。1842 年大火後都市更新了,幾乎完全不見過去的擁擠樣貌,現在唯一一條保留原貌的巷子是麵包師傅大巷子 Bäckerbreitergang,勉強可以看看 19 世紀屬於漢堡的城鄉移民困苦樣貌。


選在今天來到漢堡,當然是跟著漢堡的音樂會曲目而來。今天不聽布拉姆斯,而要來聽波蘭鋼琴詩人齊瑪曼 Krystian Zimerman 演出蕭邦金曲,就在漢堡目前的古典音樂主場 Laeiszhalle 萊斯音樂廳,為 20 世紀初新巴洛克建築,由漢堡船商 Laeisz 出資建造。這正是漢堡這個「漢薩自由市」的中世紀傳統,醫療福利文化教育等建設並非由教會貴族或市政廳來做,而往往由有錢的富商市民主動回饋社會。 Laeiszhalle 的起造,就剛好在漢堡子弟布拉姆斯過世後,音樂廳隱然是蓋來向布拉姆斯致敬的,還設了個 Brahms-Foyer 由布拉姆斯銅像領軍,展示 19 世紀一代德國古典大師們。


圓滿的漢堡第一天,結束在圓滿的蕭邦夜曲中,完美!誰知出了音樂廳,赫然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夜裡一陣暴雪襲來,布拉姆斯廣場已經變成一片銀色沙漠,大雪紛飛!這下可慘,我們甚至還拖著行李箱連旅館都還沒 check-in,居然陽春三月還得從行李箱裡拿雪衣出來... 大雪夜,孤零零的巴士站像是個小綠洲,躲在下面仍然冰冷地直打寒顫。漢堡,已然風雲變色。

此篇文章於 2014-12-30 17:29 被 mysmalllamb 編輯。
感謝 15
17629 次查看
mysmalllamb
#2
舊 2014-12-26, 18:39
Tag 2 漢堡,一場暴風雪

一場三月雪,突如其來地降臨漢堡,狼狽地躲進旅館呼呼大睡一晚後,清晨已經雪過天晴,昨日天空的灰色陰霾變成今日的白色地毯,日出遠遠在晴空萬里的藍天邊綻放一層紅暈。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371354#post7384587

三月雪中,漢堡整個不一樣了!起個大早回到 Altstadt,回到購物大街 Mönckebergstraße,路旁的腳踏車整個被埋在雪裡,街角的噴泉女神也披上了銀色貂皮大衣。這個雪後初晴的週末清晨,漢堡的購物大街還沒甦醒,路人們小貓兩三隻,臃腫的外套與搖晃的步伐,像是睡眼惺忪地在雪地裡摸索。


三月雪中,淡褐色的市政廳 Rathaus 站在白色市場廣場前,屋瓦與雕像的青銅色反而鮮綠了起來;白色的小威尼斯河畔拱廊,配上一抹藍天斜陽愈發明亮,幾乎與雪地融合在一起。上午的老城儘管靜謐又夢幻,還是先別花時間逛這一家店都沒開的商業區,先走到地下搭個 U-Bahn 向南往港邊出發。


漢堡的地鐵 U-Bahn,其實也未必一直在地下 "U",從 Rathaus 站出發沒十幾秒就從地底下撥雲見日了,跟著運河走一小段,很快就走上了空中成為高架 U-Bahn。在台北搭捷運,我向來偏好從高處看見風景的淡水線;在漢堡搭地鐵,我一樣喜歡這種從空中看城市的感覺,而比起巨柱厚重的台北淡水線捷運橋樑,漢堡的高架 U-Bahn 居然可以全部用細緻的鋼構造,劃過天際不但無損城市景觀,反而像隻小鯨魚徐徐飛過,輕盈而愉悅。


漢堡市中心的兩條運河 Alster Fleet 與 Bleichenfleet,果然貫串全市,就在這裡的城南水岸旁流進了易北河,染坊運河 Bleichenfleet 一路流到這裡變成了 Herrengrabenfleet。在這易北河港邊的公園 Baumwall,一棟彷彿鐵殼船艙的前衛大建築群,正是漢堡的媒體業龍頭,全歐洲最大的出版印刷公司 Gruner + Jahr (G+J),簡直像個漢堡的太空總署。


來到這一區,當然不是來拜訪出版商或印刷廠,而要再走過一片積雪的公園 MichelPark,造訪漢堡最漂亮的水手教堂 Hauptkirche St. Michaelis 聖米歇爾教堂。漢堡五大教堂,就屬最年輕的 St. Michaelis 最高,不但我們從近處看來如此優雅地頂天立地,更是大船入港時遠觀漢堡最醒目的地標,在所有漢堡市民與國際水手心中無可取代!這裡是運河西邊 Neustadt,17 世紀新圍出的新城區,正需要 17 世紀蓋起的新教堂 St. Michaelis 當作新城區的教區教堂。


我一直有個印象,在天主教世界如南德奧地利捷克義大利法國比利時等地,容易見到如珍珠般華麗的巴洛克建築,而在新教世界如荷蘭英國北歐瑞士等地,建築就簡樸多了,就算是巴洛克也是如倫敦聖保羅那樣簡潔純淨的巴洛克。在這新教路德派的地盤北德漢堡,居然這間 St. Michaelis 也是巴洛克,而且還不是挪用天主教的巴洛克教堂,而是以新教路德派之姿主動起造巴洛克教堂!


當然,這個巴洛克更趨近英式巴洛克,有如自然生物般流線的平面、門廊、中殿、祭壇、唱詩席與座位席,在整體造型格局上貫徹了巴洛克精神;但在細節的裝飾元素上,不像天主教巴洛克富麗堂皇美不勝收,而只謙遜地點到為止,讓每一個室內角落都簡潔雅緻而不失於空寂或古版。逛奧地利捷克的巴洛克教堂,往往眼花撩亂目不暇給;逛漢堡這 St. Michaelis,只感覺到簡單的優雅與溫暖。


來 St. Michaelis 當然也要登上高塔,鳥瞰漢堡城市、港口與易北河景。漢堡這個現代化的工商貿易媒體大城,當然不用期待她的「老城」天際線會有多古色古香或錯落有致,不過在這個大雪後的大晴天,成裡所有地方不論現代還是古代、不論是錯落的尖塔還是無聊的平屋頂,通通壟罩在一片白雪之下,就算是再現代再疏離的城市,在雪中都是一片夢幻!


看看大教堂周遭這新城區 Neustadt,這個曾經擁擠的城鄉移民聚集區,在布拉姆斯十歲左右一場大火燒光了,在二次大戰兩次轟炸又被炸光了,今天能看見的都是寬敞的大街與公園,整齊的現代集合住宅與銀行媒體高樓大廈。不過向遠方看,還是有許多鮮明的漢堡意象。


首先回望東邊老城區 Altstadt,漢堡城市景觀很現代,但白雪抹平了一切地面的歷史面貌,是老屋還是現代樓房分不清楚,只知道漢堡仍然以中世紀的幾根尖塔主宰天際線。這些地基不太穩、缺乏石材只有磚頭的北德漢薩城市,蓋起高塔不能靠磚石認真堆出高聳鐘樓,可是卻能在不算高的鐘樓上另外伸起極尖極細的木頭屋架與屋瓦,衝向藍天。


不過最高的一根尖塔在近處的 Hauptkirche St. Nikolai 聖尼可拉教堂,這可是漢堡少數的石造教堂以及石造到頂的尖塔,其重要性不言可喻。在漢堡 17 世紀前只有 Altstadt 的時代,它就像今天的 St. Michaelis 一樣是當年漢堡港邊的燈塔、是漢堡水手遠遠看見老家的城市意象;到了 17 世紀後加入了新城區,它更成為漢堡全城正中央的大教堂;19 世紀哥德復興建築風潮的年代大手筆整修,還曾經當上世界第一高樓!可惜 20 世紀二次世界大戰把教堂炸毀了,只能留下一根尖塔給後人憑弔,漢堡第一教堂的地位,就由我們腳下的 St. Michaelis 接手傳承下去。


北邊,舊城的外面是漢堡 20 世紀後的領域,有漢堡博覽會場 Hamburg Messe,北方天際線則由更高的漢堡電視塔 Heinrich-Hertz-Turm 主宰。德國幾乎所有大城都有這樣一根電視塔,媒體大城漢堡當然也有,而且又要以一位漢堡傑出市民命名。這位我們物理學都學過的 Heinrich Hertz 赫茲先生也是漢堡人,發現了光電效應與也發現了電磁波,後世的發明家們才有基礎發明無線電與廣播電視,無線電的頻率單位也已他命名為「赫茲」Hz,以他來命名電視塔真是再適合不過了。


向東北遠望,一片廣大的雪地,還有一圈森林環繞著,這不是大草原,而是漢堡城北的大湖 Außeralster 奧斯特外湖,看來已經結了冰!依稀看得出來近處的 Binnenalster 奧斯特內湖並沒有結冰。這兩個湖在盛期中世紀的老漢堡本為一體,今日就由一條鐵路橋與水壩分而治之,作為整條 Alster 河流下游的水資源調節湖。


視線跟著易北河出海的方向向西遠望,是漢堡港邊客船碼頭 St. Pauli-Landungsbrücken,再遠一點則是魚市場 Fischmarkt,就是那個許多人告訴我「來漢堡看完魚市場就走人」的魚市場。整個南方視野內,全部都是易北河,全部都是漢堡的易北河港邊,有臨港的魚市場、臨港辦公區與住宅區、南面遠方更是一大片看不盡的貨櫃碼頭。提到貨櫃,我想到了我熟悉的倫敦,倫敦也當了好幾百年的歐洲前幾大港,但現代船運貨櫃化之後就直接把倫敦港送入了歷史;而漢堡很幸運,擁有這麼大條的易北河與沙洲腹地,在貨櫃化的年代就把沙洲開闢成一片又一片巨型貨櫃碼頭。


望向東南方河岸邊,赫然一棟巨大高聳的建築工地,是漢堡的工程大黑洞 Elbphilharmonie 易北河愛樂廳,全球古典樂界引頸企盼好幾年,工期一延再延預算無限追加,和柏林新建的布蘭登堡機場 BER 是難兄難弟。易北愛樂廳引領的這塊城南長條沙洲地,正是漢堡中世紀兩圈古城牆的城南水門堡壘,今日當然不見城牆堡壘,只見 19 世紀末新建起的 Speicherstadt 漢堡倉庫城


教堂北邊對面今早有 Großneumarkt 農夫市集,下了教堂本想好好逛一逛,驀地裡居然又是一陣暴風雪!晴空萬里如此短暫,昨夜才下完一片雪雲今早又來一片!雪地裡的農夫市集,爸爸媽媽帶著小朋友們坐下來吃東西,看起來有點吉普賽人的流浪感,卻又穿得胖胖地像一家子小雪人。


教堂東南邊對面,則有漢堡碩果僅存的 17 世紀老社區 Krameramtsstuben 雜貨商公寓,今日夾在漢堡一堆大院落大公園與集合住宅之間,就這麼一小塊擁擠狹窄的漢堡木構架老屋,街面上小小兩個木構架山牆,一條小小的巷子其實就是當年的老中庭,看得出來過去漢堡作為商業大城,土地利用有多麼寸土寸金。身為漢堡幾乎唯一的「古城老街」,這裡現在當然是觀光景點,狹窄的中庭兩邊都是餐廳咖啡廳紀念品店,入口還有個 1989 大壁畫慶祝 1189 漢堡建港八百週年。


走回大雪中的公園 MichelPark,快要走回港邊之前,西面還有連續幾棟北歐式教堂建築,通通都是 20 世紀初蓋的北歐水手教堂 Nordische Seemannskirchen,瑞典丹麥挪威芬蘭各有一間。這裡,簡直就是個小型的國際水手社區了,與漢堡長期有直接貿易的北海與波羅的海國家們,通通都在這個社區開設會館,讓水手們在異地也能懷念家鄉人情味。

左:挪威水手教堂 Norwegische Seemannskirche/Sjømannskirken
右:瑞典水手教堂 Schwedische Seemannskirche/Gustaf Adolfskyrkan


丹麥水手教堂 Dänische Seemannskirche/Dansk Sømandskirke

Neustadt 西南部這塊地方,難道就叫「北歐區」或「小斯堪地那維亞」嗎?居然還不是,這裡的名稱居然叫作 Portugiesenviertel 葡萄牙區,得名自 1970s 後大規模的葡萄牙移民。無論如何,此區鄰近碼頭邊,的確兩百多年來都是碼頭工人與水手們駐足生活的地方,除了有許多船公司辦公室外,當然更多的就是酒吧與餐廳。還不只葡萄牙餐廳,同一條街上希臘、義大利、西班牙海鮮料理應有盡有!簡直像是個「南歐區」或「小地中海」。


不過走在南歐地中海,會遇到這樣冷颼颼的暴風雪嗎?並不會。我們向來聽說過的,那些在風雪中走進酒館打尖暖暖身子的故事,都是屬於這些中歐北歐國家的浪漫與溫暖,今天就讓西班牙餐廳來當我們的雪中客棧吧,幾道海鮮 Tapas、一片西班牙蛋捲 Tortilla、一盤小型的 Paella、配上一壺 Sangría,這個三月天冷死了,即使身在德國漢堡旅遊,也要嚐盡最經典西班牙美食,想像伊比利半島的溫暖陽光。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371354#post7384587
此篇文章於 2015-01-05 11:25 被 mysmalllamb 編輯。
感謝 5
mysmalllamb
#3
舊 2014-12-27, 14:47
Tag 2.5 漢堡港風雲

漢堡的第二場暴風雪,果然讓我們在西班牙客棧挨過去了,雪後再次初晴,雖然不是伊比利半島金色陽光,也是北海難得一見的萬里無雲。週六的下午,挨過暴風雪的觀光客與漢堡市民們紛紛出動,來到港邊準備搭遊船兜風。最大排長龍的一艘遊船,居然是接駁對岸劇場的音樂劇船!漢堡這個媒體大城,當然也是精采的娛樂城市,連國際知名音樂劇獅子王都有個德文版本 Der König der Löwen


漢堡港很大,但這裡這塊 Alster 河匯流進易北河的原始出海口處,就是 1189 漢堡港設港的所在,漢堡從中世紀漢薩城市到當今歐洲第二大港的榮景,全都從這裡開始。今日的漢堡港,所有貨運貿易與運輸後勤設施早就都擴散出去了,這塊漢堡港的誕生處,今日已經完全轉型為客運船碼頭 Landungsbrücken,一方面接駁易北河兩岸,另一方面也開拓漢堡港遊船觀光。


歐洲各大歷史名城只要有河岸的,通常都有遊船行程,譬如德勒斯登有易北河遊船、巴黎有賽納河遊船、倫敦有泰晤士河遊船、科隆有萊茵河遊船、海德堡有聶卡河遊船,大家都有河岸古城景觀美不勝收… 不過只有漢堡,漢堡港遊船的重點完全不是那炸得沒剩幾片的漢堡古城,遊船出發之後就匆匆遠離了易北河北岸的漢堡古城,只讓我們遠遠看了眼魚市場 Fischmarkt 與老城的聖米歇爾教堂 St. Michaelis 天際線。沒辦法,除了 St. Michaelis 之外,漢堡這「古城」河岸景觀還真沒看見哪個東西是「古」的。


再匆匆經過北岸的漢堡古城外郊區,我們觀光客所看不到的漢堡漸漸出現了,有河岸新開發的新銳集合住宅、有河岸山坡的獨棟高級住宅、甚至寸土寸金的漢堡商港居然也開闢了一塊給市民戲水的沙灘!這個冷冽的三月天雪都還積得厚厚地,居然許多年輕人已經穿著大衣毛帽迫不及待來沙灘玩耍了!


然後,船向南開,遠離漢堡古城,我們才發現漢堡綿密交織的複雜運河網絡。原來,屬於漢堡的「小威尼斯」就在易北河中央這塊複雜的沙洲土地,包括 SteinwerderKleiner Grasbrook 碼頭區,漢堡的小威尼斯不是小橋流水的市民古城,而是寬河深港的巨型貨櫃碼頭!漢堡港遊船,不是古城之旅,而是貨櫃碼頭之旅,讓來人朝聖歐洲第二大港的產業巨輪!


一架架巨大的起重機林立在湛藍海面上,彷彿一匹匹駱駝行走在黃色沙漠中,駱駝慢悠悠地不吃不睡日行千里,起重機們也默默地吊起一個個貨櫃送走一艘艘貨輪。漢堡港,這片一望無際的德國貨櫃碼頭,儘管是生猛的工業地景,卻明亮而有秩序,一點工業區的荒廢感都沒有,每一根鋼鐵都整潔明亮、每一個貨櫃都井然有序、每一台起重機都按部就班上緊發條。儘管沒有古色古香的老城,漢堡仍然有這時代巨輪,有生生不息的工業機械之美。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371354#post7386576


漢堡港遊船行程,不禁讓我想起了老家的高雄港,在國際觀光舞台上輸德國漢堡一大截的台灣高雄,高雄港十年前全盛時期可是世界第三大港,即使今天走了下坡仍然毫不比漢堡港遜色!高雄港遊船儘管並不是那麼家喻戶曉,實地去遊一圈的感動經驗與漢堡港一模一樣。突然,經過了一艘剛剛入港準備卸貨的綠色大船綠色貨櫃,竟是令人流下思鄉眼淚的 EVERGREEN 長榮海運,走在全世界都可以看到你!


在複雜如威尼斯的漢堡貨櫃碼頭遊了一遭,從東面回到易北河主流,向西繞回客運碼頭之前還要再看看當代的漢堡。早上,從 St. Michaelis 看這塊河岸長條沙洲土地的北面,見到了古代河畔城牆拆除後建立的 Speicherstadt 漢堡倉庫城,擁有 19 世紀末古色古香磚造新哥德式的浪漫;下午坐上遊船看看同一塊土地的南面,則搖身一變成為漢堡最新開發區 HafenCity 漢堡港口城,擁有 21 世紀初新住宅與文教設施的前衛面貌。HafenCity 就是 21 世紀的漢堡,有全新住宅區全新公共設施甚至一間全新的大學 HafenCity Universität Hamburg,將漢堡既有幾間大學的建築都計景觀土木環工等科系合併了過來,就要以 HafenCity 新城建設為範例,向全歐洲推廣漢堡最先進的都市工程!


HafenCity 像是一條長島,在漢堡東南郊易北河畔緩緩延伸,由長島底端那個古典樂界惡名昭彰的工程黑洞 Elbphilharmonie 易北河愛樂廳作結。這個優越的地理位置,應該有如 Koblenz 那兩條德國長河交會的 Deutsches Eck 德意志角、或是柏林 Spree 河中央的博物館島博德美術館 Bodesmuseum 那般一夫當關的堂皇氣勢,可惜完工日期一延再延… 希望下一次我來到漢堡時,能夠進入如天降雲朵的易北河愛樂廳聽一場布拉姆斯交響曲,一到四號哪一首都好。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371354#post7386576

回到老城區 Altstadt 的商業大街,天氣轉晴後的週六下午,百貨公司也開店了,血拼人潮也湧上街頭了。漢堡老城區新城區的百貨大樓與拱廊街還是魅力依舊,只是坐完了漢堡港遊船後,深深覺得漢堡的魅力真的不在市中心而是在港區,來漢堡,就是要坐遊船、看貨櫃、逛碼頭、吃海鮮、走訪水手與漁夫的小社區,那才是漢堡身為漢薩同盟大港市的魅力呀!


三月中旬的漢堡,雖然已經入春卻還沒解除日光節約,夜幕仍在晚餐之前就趕著降臨。不知夜裡的漢堡港區是否燈火通明,我們還是佇留在熟悉的市政廳廣場與 Alsterarkaden 奧斯特拱廊,吃頓伴著夜光與水影的威尼斯晚餐。今日要提前回旅館早早睡覺,準備明天起個大早參加週日早上的漢堡重頭戲 - 魚市場 Fischmarkt!


漢堡魚市場,正式名稱為 Altonaer Fischmarkt 阿通納魚市場,顧名思義就是位在漢堡西郊另外一區 Altona,今日漢堡還有另一個主要火車站就是 Hamburg-Altona 車站。16 世紀開始有漁業與商業聚集的小漁村 Altona,其名就是 "allzu nah"、"All-to-near" 之意,意味著這小小漁村與巨大的漢堡城「太近了」。看看魚市場入口的魚販雕像,胖大叔捧著魚箱胖大嬸提著魚籃,匆匆忙忙地趕市集去。Altona 的魚市場,16 世紀末起就在這裡開辦了,不過它一直不是屬於德國的魚市場,而是屬於丹麥的魚市場。


一直到 19 世紀中普魯士經過一連串侵略戰爭統一德國之前,由漁村發展城港市的 Altona 一直都是丹麥王國的易北河大港,隔鄰的漢堡則是獨立的自由漢薩城,結果今天兩個都變成德國著名觀光景點了,隨時要提醒自己:這個今日漢堡第一的觀光景點並不是日耳曼傳統,而是丹麥傳統!魚市場,夏天早上 05:00 就開幕,還好這個三月中旬仍在冬令的最後一週,還可以晚點起床趕上 07:00 的開幕。


向來,不論在台灣還是歐洲各國港市,我們作為不買魚的觀光客來參觀時,參觀重點都是看魚,就是要看鱗片亮晶晶的魚兒成排躺在碎冰裡,或是看八爪章魚張牙舞爪地躺在碎冰正中央… 這才是魚市場的生猛味道呀!不過那可能只是周間日常的漢堡魚市風情,在這每週日清晨只開辦四個半小時的魚市場,卻沒有魚市場應有的原始腥臭味道,反而像個觀光市場一樣,把傳統魚市場大廳裡的拍賣競標給搬到戶外來,每一家魚販都裝好了一籃籃看起來可以送禮的魚貨,有的攤位還老老實實地拍賣鮮魚和魚乾,有的則加上一堆花卉水果紀念品放在籃子裡一起賣。也許,就是這個拍賣的景觀,讓 21 世紀的我們得以淺淺體會一下 17 世紀流傳至今的丹麥傳統吧?


逛魚市場,我們覺得最有氣氛的,反而還是那個漁貨拍賣大廳 Altonaer Fischauktionshalle,不知道平常是不是真正的大宗漁貨拍賣都在這裡?不過在這充滿節慶觀光歡樂氣息的週日清晨,這裡簡直像是個大派對場合,要喝果汁喝咖啡甚至喝啤酒都可以!我還好奇漢堡怎麼會有這麼多人這麼早起,說不定很多是昨晚週六夜的派對咖,徹夜狂歡之後到這裡來醒醒酒或再續一攤。


來到漁貨拍賣廳這種地方,我本來還想像著像東京築地魚市場一樣,可以看到一連串的展示、鑑定、競標等過程,讓我們下游消費者親眼見識漁業與海產料理的神聖,不過至少以這個週日上午來說,漢堡魚市與築地魚市完全不同,漢堡魚市不但有漂亮的鑄鐵拍賣大廳與彩窗,甚至清晨七點多就有 live band 在舞台上現場演唱,全場看不到一條魚卻像個晨間大舞廳。就且在這裡試試看號稱漢堡底層美食的水手雜燴 Labskaus,不過不知怎麼,只看見兩個大荷包蛋,下面只墊著一堆馬鈴薯片卻不見生牛肉的影子。


清晨逛完魚市場,要順路去一個最不適合清晨去、但是又最適合膽小的我們在清晨造訪的地方,那就是魚市場北邊 St Pauli 區的紅燈區 Reeperbahn。Reeperbahn 顧名思義,就是 Ropewalk,就是製造繩索時把長長的繩股們一直線擺好製作加工的「製繩大道」。製繩,是港市顯而易見的熱門產業,因為古代的帆船不論商船戰艦通通都要大量的繩子,每條動輒兩三百公尺,每艘船需要的繩子總長動輒十幾公里,因此製繩成為幾百年來海權城市中不可或缺的產業。


製繩需要幾百公尺長的放置場地,工作既辛苦又有高風險,往往一不小心一點星火就可以燒掉整排幾百公尺的製繩廠,因此這樣如血汗工廠般的「製繩大道」當然不能放在光鮮亮麗的城牆之內,而要當作鄰避設施趕到城牆之外,也就是 Neustadt 城牆外的西郊 St Pauli 區,就借用這條通往丹麥港市 Altona 的鄉間大道 Reeperbahn。類似的歷史地景還可見於英國海權城市利物浦 Liverpool 老城東南區陡坡上的 Ropewalks 社區。


從港邊魚市場向北走上 Reeperbahn,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警察局 Davidwache,轄區大概只有 Reeperbahn 而已,號稱「全歐洲轄區最小」的警察局,聽了真令人緊張兮兮,真不知這 Reeperbahn 是怎樣可怕的牛鬼蛇神呀?其實 Reeperbahn 也不只是紅燈區,它也是一般市民與基層勞工享受各種娛樂的地方,不但熱門的餐廳酒吧眾多,還擁有以 St. Pauli Theater 聖保利劇院為首的數十間劇場,從舞台劇輕歌劇音樂劇到實驗劇都有;也有很多帶點軟情色的歌廳秀或鋼管舞秀場,當然也有很多性產業場所如情趣商店、櫥窗應召站等等。


情色,其實不過就是這個以男性水手為主的漢堡大港日常娛樂的一環,非常自然,全球所有性別失衡的工業移民城市都有這麼一段歷史,漢堡只不過是像阿姆斯特丹一樣堂而皇之展現出來罷了。Reeperbahn 就是這麼一條娛樂大街,情色表演一樣是表演藝術的一環,甚至還與本地劇院產業相輔相成。說到 Reeperbahn 的表演藝術,就不得不提許許多多藏在地下的 Live Houses,這裡還孕育了英國大港利物浦來駐唱的年輕小樂團 Beatles 披頭四!可惜,逛完魚市場這清晨九點鐘,別說 Beatles 當年駐唱過的酒吧,這時間整條 Reeperbahn 除了警察局和麥當勞之外什麼都沒開。


連旅遊阿姆斯特丹都沒逛紅燈區的我們,小情侶兩人實在不太適合晚上來逛這種地方,不過又覺得漢堡大港的旅遊絕不能錯過這個工人娛樂地景。也許就選在這什麼店也沒開的清晨,走在 Reeperbahn 大街上看看招牌與櫥窗,想像一下過過乾癮,也就夠了。

此篇文章於 2015-01-28 03:13 被 mysmalllamb 編輯。
感謝 4
mysmalllamb
#4
舊 2014-12-27, 23:16
Tag 3 漢堡的明日城市 Speicherstadt & HafenCity

清晨起個透早,睡眼惺忪地看完魚市場與紅燈區後,漢堡之旅的最後一天也沒時間補眠了,直接衝回旅館收拾 check-out 把行李放到火車站,最後一天當然要逛最後的、最新的漢堡新生地:HafenCity。


HafenCity 漢堡港口城,自身就是漢堡中區 Hamburg-Mitte 中的一塊次級行政區,是 2008 年才立法劃設出的最新行政區,也是 21 世紀漢堡最宏圖大志的都市更新計畫,為歐洲現有的都市更新計畫中面積最大的。HafenCity 的計畫內容間單來說,就是在漢堡港現代化大幅擴充後,把功能已被取代的漢堡舊港倉庫城 Speicherstadt 給除役,將倉庫城與其南部的沙洲土地整體開發為新的辦公、教育、文化、住宅複合區。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371354#post7387738

搭 U-Bahn 來到 HafenCity 西端門戶,先走訪老倉庫城 Speicherstadt,又是以一間警察局為門戶地標,廣場上則是三支巨大的鐵錨釘在地上。這個廣場門戶意象清楚地宣示:漢堡身為自由漢薩城市的八百年海上霸權,就要由 Speicherstadt 這塊歷史基地再現其榮光!


的確,漢堡儘管在海上威風了八百年,但要說漢堡的歷史古蹟那個和港口設施有關呢?還真說不上來,也許僅有 St Pauli 那客運碼頭 Landungsbrücken 一棟小小建築,以及這塊 Speicherstadt 連綿不絕的 19 世紀末碼頭倉庫區。就在這塊古代臨河城牆碉堡拆除後的線性空地上,漢堡港務局於 1890 年代簡單整地做出四長條平行深水道、中間夾著三條基地與六排倉庫,全部用 1890 年代流行的磚造歌德復興式樣建造,即使是碼頭工人送往迎來的工業倉庫,在那個年代仍然蓋得如此經典而細緻,彷彿倉庫就是工業時代的大教堂與修道院。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371354#post7387738


Speicherstadt 這漂亮的百年倉庫群,今日有兩種面貌。第一種可見於倉庫間的內河道 Brooksfleet & Wandrahmsfleet,一個個大倉庫與小辦公室單元經過簡單的新隔間整修,變成給都市中產階級居住的復古新住宅。有的都市雅痞喜歡寬敞明亮俐落的當代住宅,有的波波族則喜歡老建築再生的人文歷史味道;HafenCity 新銳前衛住宅區滿足了前者,Speicherstadt 則是後者的選擇。


第二種面貌,則見於北面倉庫與老城區 Altstadt 之間的內港 Binnenhafen,這一面的老倉庫群則作為我們台灣最熟悉的「老倉庫再生」創意文化基地,有幾間小博物館、有開放租借的文化活動場地、有出租的文化產業辦公空間。


短短一個中午時分,我們可沒有時間逛任何小博物館,連講述倉庫城百年歷史的 Speicherstadtmuseum 都沒時間進去,有限時間還是去逛逛本區的港口城都市計畫展覽館 HafenCity InfoCenter,位在過去提供倉庫城動力來源的老鍋爐機房中。這種都市計畫展覽館,在當代都像是豪宅樣品屋一樣,並不是個官僚辦公室,也不是個純放資訊的博物館,而是個舒適輕鬆的小咖啡館,先讓我們在此點杯漢堡啤酒 Holsten,找各位子放下包包脫下外套,再來好整以狹地看看 HafenCity 是怎麼一回事。


類似的都市計畫展覽館,我們在很多大都會都看到過,在倫敦是 The Building Center,在巴黎是 Pavillon de l’Arsenal,在鹿特丹是 Nederlands Architectuurinstituut (NAi)。漢堡這一間,則把一切過往城市發展史暫且拋在腦後,直接聚焦在 HafenCity 這個 21 世紀都市更新旗艦計畫,從當代漢堡面臨的問題,一個個回應擁有八百年歷史脈絡的都市現實,然後在 HafenCity 計畫區提出回應的構想。


漢堡曾經在 19 世紀末 20 世紀初叱吒風雲的倉庫城 Speicherstadt,到了二十世紀中之後也遇上了「貨櫃化」的問題,而且漢堡此前已在易北河南北岸蓋了個海底隧道限制了深度,因此漢堡港貨櫃碼頭此後只能向西邊出海口方向發展,東邊的老倉庫城漸漸退出漢堡港貿易舞台。這個故事和泰晤士河的倫敦港區 London Docklands 好相似,在 1960s 海運貨櫃化直接被判死刑的 London Docklands 痛定思痛全面都更,在 1980s 末期終於全面翻新成為住宅商辦,更把空氣污染的倫敦變成陽光燦爛的倫敦。漢堡 HafenCity 計畫,基本上就是 1990s 看到倫敦「有為者亦若是」的產物。


不過老實說,當我看進這些 HafenCity 計畫的展示說明時,心理卻七上八下充滿狐疑。幾年前,我也曾經在阿聯酋 UAE 的阿布達比酋長國看過海港新生地 Saadiyat Island 「快樂島」計畫,明明是個大手筆資本開發計畫,卻把什麼文化傳統生態社會責任等等口號說得天花亂墜。在這 HafenCity 計畫裡也看到一樣的影子、一樣的口號,儘管旗艦級鉅型建築不像阿布達比那麼多,但開發密度一樣超高,填海造陸的地產利益一樣驚人,而且其中存在一種微妙的社會想像。


照計畫,HafenCity 即將提供大量新銳住宅容納 12,000 居民,即將興建大量辦公室創造 45,000 個白領工作機會;這裡會有全漢堡最先進的基礎設施、最優質的文化活動、最完善的菁英學校教育、以及最前衛時尚的建築風貌。HafenCity 要提供的是一個屬於 21 世紀最潮的、訴求漢堡金融服務業、訴求富裕中產階級文化生活、訴求前衛明亮設計感的新城市,這是一種非常鮮明的新生活風格,所投射的階級對象是誰昭然若揭,好不好,見仁見智,也在漢堡引起了許多批評與辯論。


易北愛樂廳 Elbphilharmonie,就是 HafenCity 的旗艦級藝文建設,我們昨天從高塔看過也從河面看過,今天終於來到它的面前。易北愛樂一個像海上撞到冰山的天際造型,裡面包的也是一個「葡萄園平台」座位配置的有機音樂廳建築,其實還是在走 1960 有機建築大師 Hans Scharoun 設計柏林愛樂廳的老路子。易北愛樂廳,由設計倫敦 Tate Modern 的瑞士建築金童 Herzog & De Meuron 設計,主宰了泰晤士河天際線後還想征服易北河,誰想到在這裡摔了一大跤,本來預計 2010 年開幕的易北愛樂廳居然到現在還在施工,變成漢堡市的工程預算大黑洞,也成為 HafenCity 二十年計畫才剛開始就揮之不去的不祥陰影。


離開 HafenCity 與 Speicherstadt,向北邊過橋回到老城區,對岸就是一間漢堡經典的 19 世紀末辦公室建築 Kantorhaus。這一種 19 世紀末由美國傳遞到德國的建築形式,有別於過去一間企業一間辦公大樓,Kantorhaus 開始用開放平面蓋起可以自由出租給許多不同公司的萬用辦公大樓,而且首開先例將辦公空間與倉儲空間分開,真正開始現代專門給白領上班族的「辦公大樓」形式。


漢堡,就是德國 Kantorhaus 的始祖也是發展最盛的城市,因為漢堡 19 世紀末有個專門的倉庫城 Speicherstadt,任何城市企業都可以在倉庫城租用倉儲空間,然後企業辦公室設在離倉庫城不遠的老城區 Altstadt 南方。眼前與倉庫城僅一條運河之隔的 Haus der Seefahrt 航海之家就是一間 Kantorhaus 的典型,建築立面還真是名符其實地充滿海洋風,章魚鱷魚龍蝦海星海螺扇貝應有盡有。


Haus der Seefahrt 航海之家,位在漢堡老城核心最重要的兩條景點之間。右手邊是漢堡市中心唯一一條彎曲的運河 Nikolaifleet 尼可拉運河,早在漢堡港開港的 1189 年之前,1188 年這裡就開始了最初的貨船航運活動,可以算是漢堡港開幕前的試營運區!這裡和老城區 Altstadt 西界那兩條直挺挺的護城運河 Alsterfleet 和 Bleichenfleet 完全不同,Nikolaifleet 跟著原有 Alster 河曲折的河流地形稍加整治成為運河碼頭,一開始的角色就是要深入漢堡老城中心,讓船進入市中心一趟可以繞一整圈停泊在許多社區的運河碼頭。這一圈 Nikolaifleet 的河套地形,從 12 世紀時就已經圍繞著河套中央的 Hauptkirche St. Nikolai 聖尼可拉教堂,至今仍然可見這曾經的世界第一高樓坐鎮運河的天際線景觀。


Haus der Seefahrt 的左手邊小巷子,則是漢堡碩果僅存的古街 Deichstraße 堤防街,擁有漢堡僅此一處的 17 世紀木構架老宅街屋。儘管 1842 年那空前的災難「漢堡大火」就是從這裡燒起,還把這條街燒了一大半剩下現在這幾棟老屋,不過很幸運地在 1944 年更嚴重的轟炸中,漢堡其他地方都被炸平了這裡卻逃過一劫。堤防街,顧名思義就是運河碼頭旁老倉庫老商行林立的街,背面面對 Nikolaifleet 可以上貨卸貨,正面面對 Deichstraße 馬上就可以把貨運出去賣出去。在漢堡,要看到這種蓋得歪歪斜斜的老屋,還真只有這幾棟而已。


現代化的漢堡大城,碩果僅存的 17 世紀前老城面貌只見於兩處,一處就是這 Deichstraße 堤防街,另一處是昨天去過的 Krameramtsstuben 雜貨商中庭。快要離開漢堡了,最後一頓午餐回到這雜貨商中庭裡來,在中價位餐廳裡吃一份精緻化的水手雜燴 Labskaus,體驗生牛肉與荷包蛋黃水乳交融的綿密口感。


火車出發前兩三個小時,如果漢堡還剩下哪個地方該去看一眼,我想就是 Binnenalster 奧斯特內湖了。這內湖在雪都還沒融化的三月天,當然沒什麼水上活動,不過在湖濱大道散散步,就是輕鬆賞湖的旅遊方式。湖濱大道 Jungfernstieg 淑女散步道,就得名自 18-19 世紀中產階級的散步生活景觀,通常都是爸爸帶著漂亮女兒出來散步,睜大眼睛尋找路上風度翩翩的有為年輕人,是一條「招女婿大道」。遇到理想男士看對眼之後呢?當然就是一起上 Alsterpavillon 一起喝杯湖濱下午茶。


Alsterpavillon 奧斯特涼亭已經在這當了兩百多年的湖畔涼亭小餐廳,今日已經是不知道第幾代的現代混凝土涼亭。在這冷天裡還是找個湖濱座位,坐在裡面吹暖氣喝熱茶,隔著大玻璃窗看看蕭瑟的 Binnenalster 就好。奧斯特河進入易北河前的這段調節湖,內湖外湖兩者在最初的中世紀漢堡本是一體,都在 Altstadt 的 13 世紀城牆之外,只蓋了條橋跨湖連接對岸罷了;直到 17 世紀漢堡擴張出新城區並蓋起第二圈城牆,才截出一段 Binnenalster 納入城牆範圍中使用。今日,分隔 Binnenalster 與 Außeralster 兩片湖泊的那段橫條堤岸,就是 17 世紀古城牆的地基,19 世紀拆除了城牆後就直接拿來當鐵路鋪上鐵軌,看著火車在湖面上枯木間緩緩駛過真是漂亮,如果有 ICE 蠶寶寶溜過去就更棒了。


漢堡的最後一瞥,還是要在小威尼斯流連忘返一下。三天的漢堡,要說真的玩到了什麼浪漫古城嗎?除了爬個教堂登高望遠、搭個遊船享受海風、睡眼惺忪逛個魚市之外,大概就是兩條古街 Deichstraße 與 Krameramtsstuben 而已。不過帶著兩張中世紀古地圖,跟隨著易北河、奧斯特河以及湖泊與運河,一路追溯著城市的織理,一面享受現代城市的明亮寬敞,一面遙想地上已經看不見的漢薩古韻。漢堡這個第二大港,以鮮明獨立的港市文化自成一格,文化上並沒有什麼根深蒂固的日耳曼民族風味,景觀上更沒有德意志帝國的堂皇建築,只有日復一日運轉的港口巨輪,一代代送往迎來的國際水手文化。


漢堡,果然是個務實的漢薩城市,果然是個海納百川的自由城,八百年滄海桑田人事景物俱已非,這兩個精神仍然屹立不搖。且等待我們下一次的造訪,期待漢堡的新希望 HafenCity 能夠繼續接手這個美好精神,也期待 Elbphilharmonie 當個易北河口的燈塔,繼續發光。

此篇文章於 2015-01-28 03:30 被 mysmalllamb 編輯。
感謝 4
santayana
#5
舊 2014-12-30, 11:37
寫的好詳細,準備明年2月中旬也要去漢堡一遊,很值得參考, 感謝分享
backmoto backmoto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6
舊 2014-12-30, 16:58
圖文並茂而且寫的很詳細~
謝謝樓主的分享~~
上回有走到漁市場可惜時間不對!!
沒有看到這盛況~~
感謝 1
carol-0903
#7
舊 2014-12-30, 20:37
我也好喜歡漢堡ㄝ...可惜停留的時間不長!下次還要再去!
謝謝您的分享 超詳細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