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尼泊爾,第一次覺得“平安出遊”真的很重要

1 1 4017
altarf
#1
舊 2014-10-12, 22:41
西方文化長大的小孩被丟到上海自己開公司,真的很累,很煩,很鳥…. 最重要的是,很不快樂! 所以對於好不容易的十月一號黃金周,當然得出走離開這鬼地方。而目的地首選是被評價為世界上最 Happy 的布丹!無奈自從梁朝偉結婚后布丹一下變得特別熱門,VISA申請不到,只好退一步到布丹旁邊的尼泊爾走走散散心了。

還真得說,上海還真不是一般的有錢。我們一共四個人,我和先生從上海飛,另外個大陸MM從北京走,還有個香港朋友從北美來。最後,我們直接約在了尼泊爾當地見面。明明是差不多時段,一樣都是便宜小爛經濟艙,但北京,香港的價格,就硬生生地比上海便宜了好幾千大洋(好幾萬台幣)。同樣的價格,足夠我來回溫哥華一趟了!這時候不能不感歎還是上海的繁華啊!


雨中的香港機場… 一邊是出生地台灣,一邊是成長地加拿大,而我們居然被安排去打卡?!開始自我懷疑,是否做了合理的決定。


達卡,原來是孟加拉的首都。估計這一生不會有理由來這邊,所以留張照片紀念。


朋友的朋友恰巧是尼泊爾人,介紹了他覺得很不錯的當地旅行團(英文),多次溝通產生了黃金周九天的行程。主要分成四大部份:Kathmandu, Pokhara, Chitwan 和周邊,各待了兩天。

一、首都 Kathmandu,一個滿是古跡,卻又極其破的城市。因為道路拓寬的原因,空氣灰到一個極致!加上貧窮和隨處可見的古跡廟宇,真的很破。(也同時包含 Patan)

二、Pokhara,距離喜馬拉雅山脈最近的城市。是爬山者的天堂,絕大部份美麗的 Trekking 都從這裡為起點。感覺和吳哥窟有點類似,標準的觀光客城市。友好,和善,到處是賣紀念品的小店。

三、Chitwan是早期國王的狩獵場。自從民主化以後我們這些小平民也有機會和國王一樣坐上大象遊叢林。這裡的叢林基本上是被河流圍繞,分為吉普車,坐船,走路,和騎象幾種探究方式。

四、周邊,主要也就是 Nagakrot,和 Bhaktapur。同樣,風景和古跡,喜馬拉雅的壯麗以及古時候尼泊爾的繁華。


一。【Kathmandu】 破舊的首都,硬生生地上了堂尼泊爾文化歷史課



從繁華的上海到落地尼泊爾,這反差,真不是深吸兩口氣能平復的。Kathmandu(加德滿都)的機場基本上就是一層樓高的紅磚房,部份磚塊還缺角。比任何我去過的機場都還破舊(而實際上我還算去過很多地方)… 後來才發現,原來“破舊”的不僅僅是機場,而是整個 Kathmandu。當然,這是後話。 在莫名其妙出了個小門就來到外面的我們,被黑壓壓雜亂無章的人群給驚嚇住了,活生生的兩隻木雞杵在原地!也不知道當地導遊是怎麼找到我們的,給拉進了臺破舊的車,一顛一簸的到達了旅館。坑坑窪窪的路并不是沒見過,塵土飛揚的情景也不是沒看過,但配上兩旁破舊的房屋,真的,這個城市,很破!

我們找了個當地的旅行社,導遊居然是尼泊爾大學教 Econ 的教授,沒怎麼解釋爲什麽變成我們的導遊,但對於歐洲美國的經濟倒有自己的一番見解侃侃而談。理工生的我顧著點頭打瞌睡,討論這事就留給其他學商的傢伙去應付去。不過教授就是厲害,除了經濟學,當地的歷史,文化等都說得上個五四三,忽悠我這種外國小孩綽綽有餘。第一個介紹的是 Kathmandu 這個城市。其實在英文中我們都是說 Kathmandu Valley (加德滿都河谷),教授告訴我們在很久很久以前,這邊是座大湖,四面環山。後來有個叫做 Manjusri 的大神,說(再之後谷歌大神告訴我他=文珠菩薩)拿起劍狠狠地砍了一刀,把其中一面大山給砍倒了,湖水順著缺口流走,剩下肥沃的土地,也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 Kathmandu。(神話等級簡直和中國盤古的開天闢地有異曲同工之妙了)

Swayambhu Stupa 是我們第一個去的地方,也是 Kathmandu 最被盛讚的廟宇(Stupa就是佛教的廟宇,圓型的建築),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我去過西藏,當是也是強行記下了各種佛教知識,但翻過一座喜馬拉雅山的尼泊爾,又是英文導遊,總感覺兩邊的風土人情文化和所謂佛教似乎相差甚多。第一個最明顯的差異是猴子!在西藏寺廟內看到的野狗比較多,但到了尼泊爾,尤其是 Swayambhu,遍地都是野猴子。嗯,Swayambhu Stupa 另外的綽號就是猴子廟 (Monkey Temple)。對猴子有無限尊崇的尼泊爾人,基本上把這邊的猴子給寵壞了,樹上,佛像上,石刻上,各式各樣的東西上都有肆無忌憚的猴子,似乎他們才是這座佛寺的主人。和峨眉山的潑猴們,有過之而無不及。



Stupa 是圓型的佛教廟宇的意思,也就是白色的圓圓的那種建築。中間的眼睛是佛眼,可看四方。下面類似鼻子的是尼泊爾的數字 “1“,代表和諧。佛眼上面的五尊佛像,當時靠著我 Short Term Memory 居然還能和教授胡扯亂問,但一年後開始寫遊記當然又完全還給教授了,唯一記得的就是最上方是釋迦摩尼。


眼睛 + 1,這,就就是尼泊爾的標籤!


這個是尼泊爾歷代國王建造的小 Stupa,代表誠心之類的。

下一個去的也是同樣為世界文化遺產的 Durbar Square (好吧,世界文化在尼泊爾有無數個遺產,這也就是爲什麽尼泊爾很破舊… 也是,哪個遺產會是乾乾淨淨閃閃發亮的)。我們的教授繼續盡責的解釋,Durbar Square 就是皇宮廣場的意思,原來整個 Kathmandu 是分裂成為三個小國的,後來才被統一。所以實際上叫做 Durbar Square 的有三處地方。因為進去要門票,所以在教授張羅的時候我們就找了個高點照相


很是震撼,整個廣場有無數個廟宇,而且都是雕刻異常精細精美。


教授對於上幾個世紀這些精美的雕樑畫棟其實不是非常感冒,他認為就是因為早期尼泊爾人大力致力于這些藝術和信仰,荒廢了經濟和科技,才會導致國家越來越貧窮,越來越落後。以至於現在只剩下所謂文化遺產還能緬懷。而實際上尼泊爾其中一大的經濟來源就是旅遊業。對於教授的恨鐵不成鋼我是沒什麽感覺,但對於一個又一個的廟宇,卻有些視覺麻木。


對了,發現這邊的廟宇都不是圓形的嗎?其實大部份尼泊爾的建築受到隔壁天朝的影響,都是方方正正的建築物。


照片是石柱頂部的平台?最後方的眼鏡蛇上站了一隻小鳥。當時的國王為了顯示自己無所不知,特意指了指小鳥跟他的臣民說,這隻小鳥可不一般,是長身不老的小鳥。民眾一開始不信,一天,兩天,一年,兩年,小鳥果然長生不老,國王的威望就更高了 .... 啊,廢話,就是國王你讓石匠刻的嘛!

在走進真正的王宮前,教授帶我們先去參觀神秘的Kumari Chowk。Kumari 是當地信奉的神,但實際上,不是真正的神,而是小女孩。(我的理解就是西藏達賴or班禪喇嘛的感覺,有特殊靈異的小孩被選為整個宗教的帶領著)選拔的過程教授沒說,但基本上就是被選為 Kumari 清清秀秀白白淨淨的小女生,需要住進這個 Kumari Chowk,接受老和尚/喇嘛 or whatever 的教導,不能離開這四方形的廟宇。每天固定的時間,需要接受老百姓的參拜。之所謂是小女孩,是因為在女生步入青春期來大姨媽以後,就被視為失格,沒辦法繼續當 Kumari,這時候又是另外一輪的選拔。也就是,其實當 Kumari 的時間不是太久(和達賴or班禪的一生一世不同),卸除 Kumari 職位以後還是可以當個平凡的普通人,而且好處是很好嫁!對於宗教至上的尼泊爾男生,能娶到曾經的 Kumari 是件榮耀,更何況一般 Kumari 都還很好看!之所以神秘,主要是因為 Kumari 是不能被照相的!而我們在半個小時的等待,終於盼來了神的垂青,從三樓的欄杆上懶洋洋的俯視我們,口中還嚼口香糖! 美麗什麽不敢說,但氣質絕對零分!!!


因為沒辦法照相,就拍了個牌子.. 看到這中文字,不難想像天朝的人們到底做過了什麽事。


最後的重頭戲,當然王宮了。白色的歐式建築,和四周精美的石刻異常不搭配。教授說是因為當時的國王留過學,回來的時候就想把高大尚的歐風建築帶回國。就留下了個歷史和現在,東方和西方碰撞在一起的王宮了。


中國兩側的石獅子,如果要分辨公母,可以從獅子腳下的事物看出個端倪。踩著球的是公的,如果腳下是個小獅子的當然是母的。尼泊爾的石獅沒那麼多講究... 你看的出誰是公的誰是母的嗎?


後面的建就是 Kathmandu 這個城市命名原型。額,好像是這個廟宇叫 Kathmandap。滿滿的人都在看表演呢,好像我們趕上了警察節還是之類的,因為隔壁就是警察總署,所以晚會就在旁邊的 Kathmandu 廟宇前舉辦了。逛完以後才發現,原來不是警察節… 而是選舉結果公佈日。大批人坐著輪流傳著最後當選的名單。很 … 特別?!


警察署對面的神像,名字為了寫遊記請教了下谷歌大神,說是 "Kal Bhairab",反正就是 Shiva 眾多化身之一。對了,這邊聽懂看到最多的就是印度教的 Shiva(濕婆神)教授說主要是他是 Destroyer & Benefector (破壞和重建),尤其是破壞這一塊,讓人敬畏所以異常信服。為什麼要特別介紹,因為祂在警署對面,因為祂的手各自拿著不同的凶器,因為祂腳踩著尸體,尸體旁有人還受著鞭刑火刑之類的虐待。嗯,這尊 Kal 就是這麼兇猛!據說如果在祂面前說謊眼睛會瞎掉,所以早期警察抓完小偷都帶來這邊審問。無神論的我,在整個旅行中唯一攝像下來的佛(佛教的佛像最好不拍,但印度教沒這說法)

這,就是我們的 Crash Course,試圖把整個尼泊爾的文化歷史精華都濃縮在這短短兩天的首都亂轉中。實際上我很推薦找導遊,類似西藏,對於我這種不用功的人來說,不可能自己沒事去翻佛經看他國歷史,但看到赤裸裸的建築佛像,再聽到後面的文化故事以後,印象會加深很多。實際上,我就是整整一年后才寫這篇遊記,還能記得些一二。


二。【Pokhara】 萬丈雪山大湖起,登山者的天堂

在被文化歷史洗禮過後的我們,下一站坐小飛機到了首都以西的第二大城 Pokhara。小飛機在尼泊爾不算是個安全的交通工具,平均每一年就會有一台飛機墜機。我們是十月去的,就在九月底的時候剛有一台小飛機掉下來,所以考慮再三,六個小時顛簸的車程 vs. 半個小時高空俯瞰,還是小飛機贏了。憑著一年不會掉兩台小飛機拉高平均數值的信心,就這樣我們坐上了 Yeti Ariline,也很幸運的,沒有掉下來。


對英文不瞭解的,Yeti 就是大腳雪怪的名字。用這當航空公司的名稱帥吧?好吧,其實更帥的是它的競爭對手,直接叫做 Budha (佛祖)。這就是尼泊爾的兩大航空公司。


飛機下是個懸崖,有個垂直而下的瀑布,而不知道是哪個天才就把房子蓋在旁邊。我想,如果身歷其境一定很美!

不過短短半個小時,就從破舊蒙塵的首都,到了鳥語花香的旅遊勝地。藍藍的天,白白的雲,還有綠綠的青草地。雖然飄著朦朧細雨,但我們馬上就愛上了這個地方。而事實證明,這也是我們在所有行程中最愜意的兩天。



吃飽喝足以後,我們去了Pokhara 最有名的景點,World Peace Pagoda (世界和平廟)。來回兩個小時的山路,卻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是從划船開始。Pokhara 的市區基本上是在 Phewa Lake湖的一側,另外一側規劃成類似公園,也就是我們要去的和平廟的山。所以很特別的,我們從划船開始認識了這個城市。



爲什麽要去這邊,當然不是朝拜,而是登高回頭看整個 Pokhara!這邊之所以有名,是因為喜馬拉雅山山脈最好爬的最有名的 Annapurna Circuit 始于這個城市。 Annapurna 是世界上第九大高峰,18~21天的trekking(徒步)環繞一圈西馬亞拉山第九大高峰的山脈,想想就… 算了!哈哈,實際上在爬了一個小時以後,本來對於所謂的 trekking 還有些嚮往的,現在直接雙手投降,一屁股賴在 Pagoda 中休息照相!大衛導遊對我們非常不恥,沒辦法,誰叫他是爬喜馬拉雅山的導遊,只是剛好在兩個 trekking group 中間接了我們這四個城市小屁孩呢。


下雨天氣不好,沒能看到 Annapurna 的全貌。這個英文翻譯成當地語言其實是 魚尾 的意思。也就是山峰長得和魚尾類似。


下山的路上,經過當地的村莊,小朋友都放學回家。


忘記 David 導遊的交代,不小心還是照了一張相。隨之而來的就是小朋友追在屁股後面討東西。

小女孩:Pen pen pen
我先生:好啦好啦(掏出十塊盧比)
小女孩:????(默默收下盧比)

我問他,人家要筆,為什麼給錢呢?難道是因為我們只有一隻筆,如果給了小孩倒時候臨時要寫字不方便嗎?

我先生: 什麽?她不是要 Ten, Ten 嗎?
然後他一路下山就開始唱歌:

外國人,走得慢,喜馬拉雅爬不上,要支筆,給十塊,你說奇怪不奇怪。
(如果到這個時候你還沒想到是哪個中國民謠,給個提示:三輪車,跑得快,然後把詞套進去 ... 這就是陪伴著我一路下山的進行曲)


趕在天黑前下山,主要是還想去下一個景點,叫做 Devi’s Fall (Devi的瀑布)。因為大衛導遊的英文口音非常嚴重,所以我那天才先生就很自以為是的說,啊,原來就是你(David)的瀑布啊。讓我們的導遊一整個斜線三條…. 因為這個瀑布之所以叫做 Devi是因為之前有個叫做 Devi 的傢伙摔死(另外個版本是他太太在這邊摔死)發現的瀑布。

Devi’s Fall


隔天我們騎車繞著中央大湖…,原本其實想去試試 zipline,paragliding 之類的活動,但同行中的兩個男生都是想很多的那種,後來只好作罷,改為相對非極限運動的騎單車了。這是我這輩子騎過最 TMD 難騎的路了。不說一路上的石子,雨後的泥濘,還要閃過雞仔,在摩托和牛之間搶道,上坡下坡等 ... 把 Mountain bike 發揮到了個極致。 相比之下,一個月前被我嫌棄到不行的千島湖腳踏車道可謂天堂了。



所有動物中就牛最霸道,但其實不是牛的問題,實在是牛是當地神聖的動物(印度教的神獸啊)!所以和 Kathmandu 的潑猴一般,牛也是搖搖晃晃在路上逛大街。值得一提的是… 雖然牛 (cow) 很神聖,但水牛 (buffalo) 不是,導遊甚至告訴我們說 Buffalo is evil,所以往往菜單上都看得到邪惡的水牛。也在我們無肉不歡的情況下,被我們吃下肚!


湖邊很 High 的小弟弟


當地的商店爲了應付越來越多不會英文的中國觀光客,紛紛貼上了最潮的網絡用語~~ 北京MM在逛街前還跟我說,網路上的教材是把絲巾穿過戒指,如果很順利就代表是真的... 哪知道還沒等她要求,店老闆自己就開始表演,然後用簡單的詞彙說著,羊絨,很好的!其實這讓我想到以前在柬埔寨碰到賣明信片的小孩,各個英文都不錯。一問之下也都是和觀光客學的。 看來世界大同,爲了搶生意大家都很有語言天分。

值得一提的是碰到了個從印度來的老闆。談生意談人生,很是愉快。他說,只有讓客人(尤其是女人)愉快了她們才願意花錢購物。 估計,這就是爲什麽他店中堅持不講價,卻還是有很多顧客的原因.... 朋友選購圍巾的過程,問了老闆怎麼分辨哪個比較好呢?老闆說:Whenever you are in doubt, just close your eyes and feel, Your hear will tell you which is the better one ... (當你不確定的時候,只要閉起眼睛感覺。你的心會告訴你哪個是比較好的)

Somehow, it actually worked.
這個叫做 Meat 的印度男人,很有哲理。


下午就去被划船啦 …. 迎面而來的船上只有一個漂亮 MM,正在用 Wechat 說著中文留言(我其實不是很明白,明明是放假,明明在山明水秀的湖上,爲什麽還有網絡,而且,爲什麽還在使用網絡?!)。我們八卦了一把直接隔著湖大喊問她爲什麽是一個人出遊。美眉回答他們是兩個人來,今天下午本來要去 Paragliding 的,但後來下午都被取消了,去不了了。 不知所謂的我們接著問她爲什麽取消,實際上天氣雖然有些陰沉,但並不下雨…。 美眉不可思議的回答.:你們不知道嗎?今天上午有個雙人滑翔翼掉下來了,導遊和中國旅客都死掉了。所以所有的空中活動全部取消,百度新聞上都是啊 …. 我們張口結舌,好吧,原來在假日中有網絡還有這個好處! 也還好有想很多的男生,所以沒有去 paragliding …. 要不然 …. 嗯,尼泊爾真不是個安全的地方,什麽東西都會掉下來。


就是它掉下來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317381
寧靜的湖,我們安全的結束了又一個地區的旅行。




三。【Chitwan】 曾經皇家的獵場成為我們一生最驚險的旅程

還記得之前說從 Kathmandu 到 Pokhara 可以選擇半個小時的飛機還是六個小時的車嗎?很可惜到 Chitwan 就沒有這種選擇。Chitwan 類似在兩地的南方,車程離不管是 Kathmandu 或是 Pokhara 都大概是三個小時。這路途可不是一般的可怕,顛簸是一定的,雖然已經坐在相對高檔的 SUV 中,屁屁還是一分二。實際上給我們的感覺整個尼泊爾國度就沒有一條平整的馬路。這也就算了,狹小的道路一邊峭壁一邊懸崖,還居然硬生生是雙向通車!我們很不幸的一直都落在懸崖那側,每一次過車都心驚膽跳。在三個小時的旅途中,也真的看到有車單個轱轆出了道路,在想辦法拖回...這,其實只是野蠻森林的前奏,更驚險刺激的還在後頭。

天公從我們在 Pokhara 的時候就不怎麼作美,一直是陰陰的偶爾飄個小雨。來到 Chitwan 也是,這邊看不出皇家兩個字,倒是獵場解釋的不錯。叢林是個被溪流環繞的半島。晚上,就在對岸欣賞著日落... 當然人品依舊不好,只是仿佛看了個晚霞。


重頭戲在隔天,雨也沒停。就在雨中,我們坐上小船到對岸的叢林中開始了第一次和 Safari 的親密接觸。上午是 Jeep Safari,也就是吉普車帶著我們到叢林中大概 3 個小時左右吧。或許因為下雨,遊客並不是特別多。踏上叢林,更像是只有我們四人加導遊一樣,司機隨便選了臺吉普車,後倒出來。這時候愛放冷槍的先生說:這車,怎麼和電影侏儸紀公園的吉普車一樣啊?會不會倒時候就卡在一半然後恐龍出現?


話沒說完,吉普車碾過樹枝,爆胎。

換了輪胎,四人跳上吉普車,往叢林深處駛去。第一個看到的,是隻擋路的孔雀,大搖大擺走在路上。其實叢林中沒有路,真的要說,也就是吉普車壓出來的兩道車輪痕。還不等我們架好相機,它突然轉頭看了過來,然後,居然,展翅高飛!嗯,孔雀居然飛走了!!!直到此刻,我才理解香港麻將所謂的“孔雀東南飛”居然還真的是言之有物啊。



孔雀之後,樹叢中深處還看到 Cambie 小鹿斑比,不過重頭戲的犀牛,卻一直沒看到身影。雨越下越大,露天的吉普車迫使我們不得不穿戴上雨衣。在稀里嘩啦的雨中,吉普車越開越慢,最後乾脆停了下來不聽使喚... 嗯,它很帥氣的拋錨在路中間,死活不動。司機試了幾次,最後無奈把我們都趕下車,自己和導遊把故障的車子推到樹旁,然後導遊領著,司機壓後,讓我們步行到距離 30 分鐘左右的休息點,說在那等新的吉普車來換車。



導遊三申五令,讓我們一定要才在被車胎壓出來的石子路上,千萬千萬別走草地。雨太大,我們只管往前,導遊也沒想解釋。一行六人,就默默按照著前面的人,一蹦躲過水坑,一扭閃過草叢,一腳高一腳低跌跌撞撞前行。雨實在太大,導遊乾脆一轉身,帶我們直接穿過叢林,走了個捷徑。就在快到休息區前有個簡陋的獨木橋,導遊告訴我們一個個來,他先行,然後是香港朋友,再來不安分的我,到了橋中間很 happy 的比了個 Yeah,讓殿後的先生幫我照相。第三個走的是北京的MM,她也想如法炮製,在橋中間停了下來。只看到她表情有些奇特,手沒有伸出擺造型而是直接摸到了自己的脖子,然後用中文慘叫道:

啊!有東西在我脖子上咬我!!!啊!!!!!

我和香港朋友趕緊回身到橋上,看怎麼回事。最最殿後的司機,只聽到慘叫,就叫排第四的先生 "RUN!!!" 然後他就很聽話的 RUN 到了橋上。於是應該一個個來的獨木橋,一下子就擠了四個傢伙。走最前面的導遊都快瘋掉了,讓我們趕緊往前離開橋。

原來,一條水蛭不知道怎麼樣,居然穩穩地落在了北京 MM 的脖子上。北京MM 只摸到個黏黏糊糊的東西,一驚嚇就叫了出來。導遊處理掉了水蛭,告訴我們叢林中很多很多很多的水蛭,所以才要我們不能踩草地。趕快到前門的休息區去檢查檢查。我們幾個拔腿就跑,一直到踏上了水泥地的休息區才停下,喘氣。



導遊先是命令我們脫下雨衣,然後衣服,手上,脖子上,一一檢查。香港朋友最先有收穫,數數一共四條。北京MM也斬獲一條。先生乾脆脫下衣服,看到一隻水蛭正在他背上牢牢的吸著。鞋子脫下后,他更看到一條還在找好位子的水蛭盤在他的大拇指上。我呢,則是在牛仔褲的折子中發現了一隻水蛭的蹤影。算算戰果,最胖的先生一共收穫六條排名第一,香港男生有四條進賬緊接再後,北京MM加上脖子的一共兩隻,而我,就單獨一條牛仔褲水蛭。導遊的結論是,誰的表面積大,誰得到的水蛭也就越多... 從理科的角度看,似乎合理?!



全身檢查完,第二輛吉普車也到了。這當中,雨還是一直下著。因為給了$$,號稱三個小時的旅行并沒有因為這些插曲而中斷。方向旁一轉,我們又到了叢林的另外一頭,沿著小湖的泥濘繼續前行。本來說是動物聚集地的湖泊,可能因為雨實在太大,完全不見蹤影,車子顛簸著忽上忽下,突然某個小墜落,然後又不動了 .... 原來,是車陷在了泥濘中,前進後退都無效!導遊,司機一號跳下去到車輪處,基本上泥濘的髒水已經淹到個子矮小的司機的大腿上部,兩人推了推,看了看,揮一揮手,讓我們都下車。


於是。我們又很苦命的跳下了車... 走了兩步在車子前面等著號令。也就是這時,看到了地上好像有什麼東西。


嗯,看到了嗎?一共也就不到百隻的孟加拉虎在叢林中,導遊二十幾年都沒看過的,我們,就,這樣和它的足跡 Face to Face。還記得我說下大雨嗎?雨都還來不及把足跡沖掉,就不用解釋這個足跡有多新鮮了!我們四個城市小孩都嚇傻了,尤其是烏鴉嘴說侏羅紀公園的先生... 看著幾個尼泊爾人還是沒辦法把車從泥濘中推出來,他不淡定了,把包給我,過去幫忙。


多了個人果然有差,在輪胎死命四濺泥巴的基礎上,車子好不容易出了水坑... 不等說,我們剩下三個城市小孩玩命地跳上車,逃!可憐的先生,和司機一號二號一樣,都是滿身的泥巴。前面的樹上有個衛兵平台(主要抓盜獵的),導遊問了下上面的士兵,回頭翻譯告訴我們剛剛一共有兩隻大隻的孟加拉虎經過,如果我們再早一些些到可能就剛好和他們碰個正面。換成平時我可能還很興奮,現在,真怕了!沒有防護的吉普車,動不動就爆胎拋錨,還有完全不算路的路可能開在一半會卡住!要逃都沒地方躲,實在太可怕了!

帶著濕透的衣服,泥濘的鞋子,精疲力盡,好不容易,回到了下榻的旅館。時間已經下午二點。導遊說下午還有 Boat Safari 和 Walk Safari ... 匆匆地吃完了飯。先生實在不願意繼續和 Mother Nature 打交道,決定待在旅館中。我們三個,咬了咬牙,看著至少不下雨的份上,繼續回到叢林奮鬥。

可能是看我們上午實在太慘,下午的 Boat Safari 舒適很多。首先,船是由一顆大樹掏空做成的獨木舟(貨真價實的“獨木舟”)就已經很震撼。


水中,河面上,除了鳥,就是鱷魚。甚至,還有一條鱷魚迎面游來,在快碰到船的時候自己往旁邊挪了挪,稍稍下潛,如果我把手放下到水中,完全可以碰到這條鱷魚。



下游的某處,導遊帶領我們去 Walk Safari,基本上說步行是最容易看到犀牛的。因為一天的大雨,爛泥巴滿地。不過還好走的 trail 算是個路,不再是上午草叢的那種。所以雖然還是一腳高一腳低,但至少不用躲閃草和害怕水蛭了。一個小時到了犀牛群居住的湖畔,又是空空如也,留下還算 ok 的風景。


就在心情低落難過的走回頭路的時候,遠遠低,導遊指著草叢中的黑點,越來越近,居然是犀牛... 然後,居然是兩隻犀牛!就這樣悠悠閒閒朝著我們走過來,在幾米外的草叢中覓食。哈哈,衰了一天,人品終於爆發!!!好運氣不止如此,因為已經是傍晚了,鹿群也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在不遠處的草叢中好奇地看著我們。對於只去過動物園的我,第一次看到貨真價實的野生動物,遲遲不願離開。


一直到導遊催促... 因為太陽下山後叢林是沒路燈的,加上還得過溪(是的,叢林是被溪流環繞),得留一點點光給船夫... 和鹿群往相反的方向走了不到五分鐘,看到五六個尼泊爾小孩趁著最後的餘光踢著足球,突然覺得他們好幸福,能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大自然。 最後,可憐的船夫是摸著黑把我們帶離了叢林,還好,沒有事故發生。



回到旅館,很興奮的先生說下午的收貨。先生很鎮定地回答:沒關係,我在夢中看到的更好!


在磨難之後終究是喜樂,在 Chitwan 的最後一天太陽公公終於探頭出來對我們微微笑了!趕著第一批,大早就奔上大象,享受最後一種逛叢林的方式 - Elephant Safari。我們四個剛好一頭像,四人分坐大象背上籃子的四個角,各自把守一方。乘坐大象比想象中的顛簸(怎麼整個尼泊爾都是顛簸啊),給了個不同看叢林的視角。還是一樣,得先過河,於是就有了騎大象過河的經驗...可能是口渴,大象直接停在河中喝水,等喝舒服了才屁顛屁顛繼續往前。


不用穿雨衣舒服了很多,可遊客也多了很多...和駕馭大象的人交涉了翻他讓大象往更偏遠的叢林走去。基本上 Bambie 小鹿和 Pumba 野豬處處都是,雖然沒看到犀牛,但也感覺很好!



對於我們處女 Safari 之行,從雨天到晴天,從吉普車到大象,從路上到水中,各式各樣,我們算是有個深刻的體會和認知。臨走前,崇拜 Loney Planet 的我們決定按照書上的建議,在全球少數(還是獨一無二)可以和大象洗澡的地方,被洗禮一番。



四。【周邊】喜馬拉雅的壯麗與古城的碰撞


尼泊爾的地形海拔差距非常大。世界超過 8000m 的山在尼泊爾就有八座。南邊臨印度又是寬闊的平原。從 Kathmandu 一個小時車程的 Nagakrot 可見一二。近處的農田,山谷,遠處雲霧上積雪不化的高山。從旅館窗外看到的雪峰,至少都是 6000m 起跳。這次帶我們的導遊很意外的只跟了我們半天... 他說明天得去超市採購,馬上得接兩個從意大利來爬喜馬拉雅山脈的旅客(忘記是那個山了,說是最好看到聖母峰的一段路程,一共爬5000m)。其實不意外,尼泊爾最大的觀光就是 trekking 爬山。他說這次他領隊的行程大概是 14 天,一天一個人 70 美刀,大概有八個尼泊爾人跟隊負責行李,炊飯,搭帳篷等等。算算,比去秘魯的 Inca Trail 便宜多了。



和導遊掰掰以後來到 Bhaktapur,這是最後一個新的城市。記得一開始說 Kathmandu 分裂成三個國家嗎?Bhaktapur 就是其中一個。而古城和市中心的 Durbar Square 異常相似,至少對於我這個外國人來說,都是一樣的精緻,古老。 這裡的導遊英文很好,但我們經過了爬山划船,又碰上了 safari 的洗禮,腦袋實在沒精力繼續記下來哪個國王修復了哪個神廟,誰又發生了什麼故事... 耳朵開開的,頭猛點,但卻一丁點都沒記得。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317381



寫到旅遊的最後,當然不可能在平淡中結束。最後一天,起了個大早,跑到機場去搶位子。是的,沒看到聖母峰怎麼算來過喜馬拉雅山脈呢?!興衝衝拿了個第一排的好位子,以為坐的是大腳航空(上面的 Yeti airline),哪曉得因為不知道什麼原因,原來買的飛機停飛,最後被分到了佛祖航空(是的,Buddha airline)。 明明都是前面的位子,從天堂掉到了螺旋槳後方。



估計他們都非常理解乘客的心情。等飛機穩定后,每個乘客都可以輪流到機長室去欣賞正面的風景。我們因為坐在第一排,還很不害羞的直接讓副機長幫我們拍照... 畢竟,喜馬拉雅山可不是天天能來啊!


飛機上有兩個天朝的男生,空姐發現英文無法交流以後,轉身向我們求助(難道是因為我們是唯一黑頭髮的乘客?!),讓我們翻譯 Mt. Everest 給天朝人聽。本來說珠穆朗瑪峰,空姐一副迷茫,聖母峰,空姐試了兩次還是咬字不對。最後乾脆和空姐說:zhu-feng, zhu-feng (珠峰),空姐樂了,這個她能說,回頭就現學現賣的和天朝人說珠峰去了。

套用佛祖航空的話:我雖然沒爬上珠穆朗瑪,但用心碰觸了它!

下飛機後還有個小插曲。司機要我們記得他的車牌,說倒時候回來出機場的時候他會在附近等... 可... 你知道嗎,尼泊爾的車牌不是用英文,也不是用阿拉伯數字。他們的車牌,用的居然是尼泊爾數字!比如如果車牌是 1234,中文就會寫壹貳叁肆的意思... 那個,我怎麼會知道他車牌多少啦!!!還好後來車不多才找到他的。


晚上再度回到機場,這次是貨真價實地離開了。排在前面的大媽和我們核對了航班訊息,她說她本來是前天的飛機,但臨時故障取消。大部分的人都被安排在隔天可能從印度,從其他地方離開回去中國。但她因為訂的是商務艙,不願意換經濟艙的位子,就被安排在昨天,的同一時段飛機,然後,就當飛機準備起飛的時候一隻烏鴉(還是小鳥)捲入引擎... 然後又悲催的停飛了。聽完大媽可憐的故事,才發現機場還真不是普通的多人!還好我們人品不錯,飛機沒壞也沒小鳥,連誤點都沒有平平安安離開了尼泊爾。

平平安安,事後想起來,還真是萬幸!

其實單純從文化角度來說,尼泊爾還真可以好好了解了解。世界上最密集的印度教徒集中地,把整個國度變成了信仰,三步一大廟,五步一小廟,人人參拜。更難能可貴的是它的包容... 因為印度教教義的關係,佛教,伊斯蘭教等都被保護在其中。我曾經問過旅行社的老闆,爲什麽尼泊爾沒有宗教迫害,他說因為印度教的神是沒有一定的形狀的,神會因為時世所需而以不同的方式降臨,比如東方的國度需要人自我修身養性,所以有了佛祖釋迦摩尼,比如西方總以罪惡來約束人所以出現救贖的耶穌基督等,都是因為某個地方的世界需要這樣的領導,神就會以當地能接受的形式出現。 這道理很有意思,至少比基督教把其他一切神明貶低成偶像來的尊重的多。我也能接受的多。


平平安安的來,平平安安的回。旅行者,沒有更大的要求。 帶著滿滿的照片和回憶... 然後決定,再也不要來這神奇的國度!
感謝 1
4017 次查看
Linco Linco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2
舊 2014-10-13, 20:05
嗯~~就算是沒有貼圖,也是一篇很有畫面的遊記...

尤其是水蛭爬滿身,看到老虎腳印,吉普車陷在泥中推車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