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奢侈!日花萬金的白俄羅斯之旅!

10 75 23907
肥力
#1
舊 2014-08-17, 01:23
烏克蘭遊記沒寫完,卻又手指發癢,急欲把2014端午前遊白俄羅斯的故事講了。

這回去的算急忙:復活節約在四月下旬吧,過了不久在本板看到有朋友邀去白俄羅斯,我又是好奇肇禍,於是入彀,付鈔一萬三千五百港幣,圓一個好奇夢。倒是覺得去西歐的機會似還多的是,所以六年來往歐洲三回,都是去東歐。

算我拿的是香港特區護照吧,添一本英國國民(海外)護照(「國民」<>公民,嗯),去白俄羅斯都不比眾多華人容易,因為白俄羅斯是個簽證說了算的國度,眾華人的護照免簽者幾希。在香港的話,一要買邀請信(市價30歐羅),二要去北京或找中介代辦,使領館的單次旅遊簽證盛惠60歐羅,來往北京的交通費,或中介的收費另算,快及得上香港來回東南亞機票的開銷了。明乎此,必購的在地醫療保險這小開支,不當法眼。

不過在旅人的世界,總有奇蹟。就是復活節後,此朋友告知舊聞:今年五月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會有冰上曲棍球世界錦標賽,手持一張入場券,月內(其實四月底起)免簽證,免醫保,歡迎進出境,估計單次。那是政府兩年前說好的。此朋友之前在網上買了兩張入場券,本來約好的朋友不能成行,我見機會難得,就跟此朋友聯絡,一起成行。我們二人向多獨自出行,這回卻就一起同遊。

就像《花樣年華》周慕雲跟蘇麗珍說的:「如果有一張波飛,你會唔會同我去一轉白俄羅斯?」以前在書本讀到的,或在遠足時才遠眺見到的「明斯克」(泊在深圳東岸的前蘇聯航空母艦),猛然有得看了。



旅伴買的是季軍賽入場券,五月二十五日。以一港元換1300白俄盧布(下面統稱白布,一美金換10000至10300白布),折算441港元,跟簽證開支比,確然超值。又據說,某些場次的票幾近無人問津,夠膽量以一張過期入場票入境的話,可能更划算。但機會只得一瞬。

大家或也明白了,為甚麼我給這遊記起了個交黨費用的題目。花錢的確以萬計,不過不算豪華;請海涵我這不實的玩笑 :)
此篇文章於 2015-12-13 16:55 被 肥力 編輯。 原因: 已完
感謝 3
23907 次查看
肥力
#2
舊 2014-08-17, 01:27
途上每日精選。


20140522,杜拜河。

20140523,基輔市中心B市場的醃菜檔。

20140524,午夜前的明斯克「城門」。

20140525,Nesvizh Castle旁的大池塘。

20140526,從明斯克淚島的天使像望向聖神座堂和聖母座堂。

20140527,Grodno的東正教座堂。

20140528,我想喝一杯巧克力,卻得到一包巧克力。

20140529,Brest要塞。

20140530,餐後利維夫市政廳旁。

20140531,利維夫歌劇院前。

20140601,基輔何里夏街。
肥力
#3
舊 2014-08-17, 01:29
此行先經烏克蘭,本來沒意思此刻重遊,不過旅伴想一次遊烏克蘭、白俄羅斯和摩爾多瓦三國,我亦毋妨。之後才知旅伴還有一個理由:生怕如要直接飛抵明斯克,在香港登機時,地勤說你沒有簽證,甚麼登機證也不給你,那就煩多了;經鄰國入境會穩妥些。而烏克蘭就因為沒去過,旅伴就選上。

香港飛基輔當然要轉機。阿聯酋航空的收費相宜,而從香港到迪拜,等往基輔的下一班飛機,約有十多小時時間,航空公司兼贈休息用酒店客房連餐食,於是盡享為要。酒店的炸馬鈴薯卷甚香,humus家鄉太貴,食盡一小碟。兩餐之間日遊杜拜。


黃金市場一角。遇見幾群乘郵輪的中國遊客。店員開始向我們喊「您好」,預示未來十多天的境況。

多一張迪拜河。

旅伴想去哈里發塔找土耳其雪糕不果,最後大家同吃美式冰甜點。

黃昏飛往基輔,晚上抵達。322號大巴一位50格里,到火車總站後由南大樓抵正門,再走到預訂好的旅舍。旅舍外有人用聽筒驗地下喉管,大門上鎖,要打個電話才能開門內進。旅舍住客無多,入內休息,且待天亮。
肥力
#4
舊 2014-08-17, 01:37
翌晨起床,才留心看到旅舍說好的平屏(plsama)電視,已經無蹤久矣,他們還要扮幽默繪個圖,請君享受享受。不過此時經費短絀賣電視也非沒可能,況且自己也不關心能否看電視,知道就夠。

然後兩個人走回火車站換票,去南站樓對面的puzata khata吃早餐。南站樓旁可有不少方便旅客的商舖:一家6至23營業的puzata khata,一家如勝巧克力店,一家超級市場。如果說甚麼不好,就是puzata khata已沒有英語指示,吃餃吃到薯泥餡 XD

早餐吃過,沿來時路走向舒夫真高(謝甫琴科)林蔭路。火車站正門外不遠有個大巴站,午夜來時靜謐一片,日間就熱鬧多了。不少小商家的長途車在找客人登車,目的地狀似遍布全國。

接著看到St Volodymyr座堂,烏克蘭正教會的座堂。座堂內部拍片費100 UAH,乖乖,我在裡面連照片也沒有拍。

基輔大學主樓。今回的重心不再是正門,旁邊的橘色樓更吸引。

在對面的舒夫真高公園小憩。看人才是正經事。

折回舒夫真高林蔭路,一直下到Besarabsky市場前。列寧像在2013年末的反政府示威給拉倒,空餘赭紅基座。「列寧同志像之線」於焉東退了些——不過似乎只限烏克蘭。
肥力
#5
舊 2014-08-17, 01:42
反政府示威,或歐洲廣場抗爭二月結束後,何里夏大街的商業活動已復原不少,行人路也狀似在修復,但還是有些人留駐街上和獨立廣場一帶紥營,直到八月第二個週末,前拳王,昔時的反對派領袖,新選出來的市長K先生,現場參與大清場,情況又扭轉了點。二人同遊時,這裡還是歐洲廣場示威的主題園地,還有外圍攤檔、草味、音樂學院的練琴聲等同伴。

中央百貨公司。因為我尚未查明的原因,在愛國口號「同在一國,同為一國」帷幕背後被重建。

這些磚塊是用來修路還是自衛?都不打緊了,現在繪了壁畫。

五月末的獨立廣場,聖誕樹支架尚留,背後的全國工會樓,火燒煙薰的痕跡猶在。

獨立紀念碑成了祭奠地。

隔鄰就是學院街,鐵橋掉下的橫幅是記念被殺的示威者。在基輔,他們稱為「如天使的百人」。

在何里夏北端向右轉,可以到基輔戴拿模的老主場。在一二月警民衝突期間,火石交鋒,正門確給薰黑。此時都修復好,門外車水馬龍,但磚塊仍堆。
感謝 1
肥力
#6
舊 2014-08-17, 01:43
在何里夏街北端,可以見到一條金屬彩虹,那是民族友誼拱。在此烏俄關係緊張之時,友誼拱尚在,還是表親啊,我以為。

回到廣場,坐一站的公車上丘,先重遊免費進場的聖彌額爾金頂修院。示威期間,這裡曾成臨時醫院。

聖安德烈堂。教堂已重修好,可以入內看,但裡面甚合華人口味的紅底金飾祭壇背牆,記下了,沒有拍照。

晚餐在標榜自然的Kult RA吃。下面是涼涼的果子水Uzvar。

還有烤虹鱒和沙拉。沙拉後上,有點怪。




上夜火車赴明斯克前,在南站樓外的超級市場買補給。卻說那超級市場位處一家小商業樓內,樓上一班少年下課,離開時遇到他們,他們邊用歡快的聲音唱民歌《櫻桃園裡》(Ой, у вишневому саду),分明是首悲情調啊,他們卻唱得歡快。
肥力
#7
舊 2014-08-17, 01:46
兩個人,都睡在三等臥舖卡的下舖,火車直奔烏克蘭的北界,白俄羅斯的南界。一到邊境人要醒,先讓烏克蘭人蓋出境章,白俄大帽子關員蓋入境章,還讓他們賣力按手提電腦的鍵。冰球世錦賽的票缺不得,否則找使館職員去吧。

太陽出來,Gomel雖是停十五二十分鐘的大鎮,但已錯過,況且我不熟悉怎樣叫乘務員還我車票,好讓我上車無事的法子。這是個沿途經過的

小站,我看準那在走的自行車。

下車後回望搭過的火車。

明斯克火車站,過度現代化,很新的候車間。

一下車離站,旅伴就說軌旁看不到垃圾,那跟烏克蘭幾是天壤之別。站外的明斯克亦然。我也要準備「白俄羅斯人不亂過馬路,甚至按燈號過路」的網上傳說了。以下是日間的「明斯克城門」,就在站樓對面,都在二次大戰後建的,一邊有時鐘。我們住的廉價旅舍就在左邊塔旁的公寓裡。公寓活像小聯合國,住客有歐洲人,俄國大媽,東亞人如我倆,還有埃及和迦納的行商,來明斯克找機會的尼日利亞足球青年。

還有那牛,冰球世錦賽的吉祥物。


從伽俐略購物中心回看那對塔。伽俐略購物中心一樓就跟其中一個長途大巴站相連,好記。六樓有薄餅店加Vasilky連鎖餐廳。


午飯就在Vasilky吃,共銀200200白布。沙拉可吃沒啥好提;薯餃沒有澱粉的彈性,卻是薯泥外皮;粉紅紅菜湯的煮蛋耀武揚威,囂張非常。後兩道教我和旅伴憶起立陶宛吃過的同類東西。說起來,Vasilky在獨立大道KGB總部對面也有分店,佔盡攝影地利啊。


二人碰杯慶祝順利入境後,我把用100美金買來的百萬又三千白布拍照留念。日本沒去過,越南也是匆匆數天,有百萬塊錢還是頭一遭。不過啊,炫富是有代價的。


要下週末再續了。
肥力
#8
舊 2014-08-24, 13:00
午餐後我們沒有先逛明斯克,卻北上數十公里看一個記念地。此地是之前計劃行程時偶爾看到,於是添進去。它叫Khatyn,跟東面俄國Smolensk的Katyn拼法很相似,以拉丁字相比更見。兩地承載的故事都有點類似,Katyn是紅軍給波蘭之傷,而Khatyn是納粹滅村的其中一例。

1943年3月22日,抗納粹游擊隊在Khatyn外六公里處,襲擊一支德軍警衛營的車隊,四個警官被殺,其中一個是德國人。警衛營當日就把Khatyn村裡的人趕到棚裡,再添一把火。棚門承受不了被困村民的撞擊倒下,德軍的機槍就在前面候著,結果共有149名村民被殺,全村燒成一片白地。倖存的只有一個男人和五個十四歲以下的孩童。另外有兩個女人當時不在村裡,逃過一劫。

1969年Khatyn村原址闢為記念地,以記納粹暴行。記念地離主要公路還有五公里路,但路標就在大路上,不難找。

記念地簡圖。


鑄像「不屈者」。男人是倖存的父親Yuzif Kaminsky,兩臂舉起的是受了致命傷的兒子。


村原址已綠草如茵。


其中一間村屋的遺址。下面是被殺村民的姓名,未逾16歲的更標上年歲。上面的鐘隔30秒自動響一次,代表納粹佔領期間,白俄羅斯境內每30秒就有一個人被殺。


「村墓」。共有185條被滅村莊的名字,Khaytn是第186條,每墓皆有一罐來自該村的泥土。雖然格局均一,但我聯想到只從照片看過的柏林猶太人被殺記念地。




另有433條村被滅後復村,此處見到它們的名字。


大屠殺記念牆。被棄的50白布紙鈔繪的是Brest要塞,也跟戰爭相關。


七十一年前,一群又一群的孩子被殺;七十一年後,另一群孩子來,要記住他們和其他在戰爭被殺的人。




回望村墓和不屈者。


那警衛營並非全由德國人組成。卻說納粹也懂拉攏各佔領區的男丁或降兵加入他們的武裝部隊,但前提固然是政治和種族可靠,那警衛營就有不少成員來自烏克蘭。然則這事在蘇聯時代沒大肆宣揚,今時也不。
感謝 3
肥力
#9
舊 2014-08-24, 13:02
記念地沒有來往別處的公共交通服務,旅舍的職員卻說有,結果我們在伽俐略商場下的長途汽車站撲個空。我們在站見到的士,本以為可以包車前往,貌似傅柯的的士司機指向計程表,我們本以為他意指計程表某數字是僱車的價錢,竟不料他按表收費,單程盛惠851000白布。

誠然按表收費,絕對合法,但來回要近200萬白布的話,怎也不甘,於是我們向其他遊人求助,看看能否坐便車。先遇到三個青年,但他們的車子空間有限,不能多容二人,及後他們聯絡一群學生(就是參觀記念牆那一班學生)的帶團老師,但他們的學校不在明斯克,我們不太方便。最後其中一個老師替我們向司機議價,兩名學生居中傳譯,回明斯克40萬白布,全程共125萬白布。

是的,回明斯克。司機載到市界就是,確按規矩,但我們全處下風了。幸好旅伴在火車站買了城內交通圖,我們很快找對小巴回火車總站。的士車內有些帶陽光味道的裝飾,可此車程烏雲滿布。如我知道時租的士是否合法,還有懂得俄語的話,這一程至少毋需「豪費」百萬。後一天的城外之旅,我們花錢約莫共80萬白布而已。
肥力
#10
舊 2014-08-30, 18:29
忽爾又一個星期六。繼續講三個月前的事。

小巴沿獨立大道回火車站。未到十月廣場前,看到國立馬戲團散場。


回旅舍抹把臉,之後去明斯克的獨立廣場。那裡也近獨立大道的西南端,大道就一直向東北走。經過米高公園,有一個鑄像記念1999年Negima地鐵站人踩人慘劇。


米高公園往獨立廣場的路上,一家三口和年輕的墨鏡女子。




那就看到獨立廣場了。左起師範大學、財政部、政府總部,和俗稱紅教堂的St Simon St Helen堂,屬羅馬天主教。


政府總部是史達林初年的建築,跟烏克蘭哈爾科夫的國家工業大樓同類。據聞1920年代沒有重型機械,都要靠人手和輕工具完成工程。不過都堅固,熬得過納粹佔領那三年。常傳說這樓不宜正面拍攝,大樓外也有個崗亭,但附近的公車站卻把大樓列為市內名勝,弄不透。附近的財政部一樓有家小cafe,當初我還以為它是賓館呢。


哈爾科夫的國家工業大樓,兩者很有血緣吧?


此時天色不算很好,這張紅教堂的照片還可以。教堂外有天使長聖彌額爾大戰惡蛇鑄像,還有記念長崎原子彈轟炸一事的和平鐘。


獨立廣場下面是個地下商場,地面就有噴泉,邊飾白俄六州州徽,還有來玩耍的少女。








再贈應獲政府認可的廣場地面藝術品。
感謝 1
Eric Li
#11
舊 2014-08-31, 02:41
暫時 (到這裡為止) 感覺看來比起烏克蘭差得遠啊……
肥力
#12
舊 2014-08-31, 11:41
引用:
作者: Eric Li (原文章)
暫時 (到這裡為止) 感覺看來比起烏克蘭差得遠啊……
至少沒有海,我們也沒怎看到自然風光。估計三四個post後就到出城日,有點華麗的東西可以看,或可令你改觀。

不過好景壞景,離境旅遊都會看到的了。
感謝 1
Alanhk
#13
舊 2014-09-07, 20:43
十分精彩!謝謝樓主的分享
感覺白俄和摩爾多瓦十分神秘
兩國也比較專制政治加上去的亞洲人不多
不過單看樓上白俄的生活指數也太高吧!
肥力
#14
舊 2014-09-20, 19:32
離開明斯克的話,消費會實惠些。猶記得同一天在西部靠波蘭的邊城Brest某家不錯的飯館午晚飯,價錢都廉宜。

引用:
作者: Alanhk (原文章)
十分精彩!謝謝樓主的分享
感覺白俄和摩爾多瓦十分神秘
兩國也比較專制政治加上去的亞洲人不多
不過單看樓上白俄的生活指數也太高吧!
肥力
#15
舊 2014-09-20, 19:36
然後我們走獨立大道,由獨立廣場到十月廣場。我們走單數號那邊,靠北;靠南就是雙數號。

中央郵局正門、側面可以看到的圓大廳,和第三天寄明信片時補拍的圓大廳內部。獨立大道這一段的樓都不太高,多在五六層左右,但廣,像些矮而結實的漢子。







中央郵局對面是明斯克酒店,一樓有賭場。聽說白俄的賭場大多集中在明斯克。



不記得是12、14或是16號。這兩座公寓樓的外牆色,尤是鮭魚色的那幢,配起直有洛杉磯市區某處的味道(誤)。



這幢平實很多,似乎不是戰後建成的房子。說起來,這段獨立大道大部份的樓房都在戰後建成,衛國戰爭時明斯克損了不少樓房,有說市區八成樓房都毀了。



KGB總部。雖然是星期六,自己又沒拿長鏡拍攝,但總怕有人把我拿下。



對面的Felix Dzerzhinsky半身像。他是KGB的第一代頭頭。



在KGB和十月廣場間的一家cafe外。對,想到《綠野仙蹤》。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