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旅遊好文投稿]發了兩次都沒發上來,翻墻試試。:-(從台灣回來快一個禮拜了,其實從下飛機之後等班車時到處找插座充電,就開始懷念台北的時光了。還是從頭説...,與胡適先生作伴。遠處傳來打球的聲音,原來舊莊國小就在附近,想來時有朗朗書聲陪伴,先生也不會寂寞罷。未完待續:-P,因為還沒寫完:-$
訂房比價
Kenny_Sung
背包客
#1
文章: 15
性別: 男生
感謝: 0次/0篇
註冊日期: 2013-12-09
舊 一個人,自由行 - 2014-04-23, 23:04
發了兩次都沒發上來,翻墻試試。
從台灣回來快一個禮拜了,其實從下飛機之後等班車時到處找插座充電,就開始懷念台北的時光了。還是從頭説起吧。
終於有一年的休假全歸自己支配,不用參加婚禮,身體也無恙,總之就是很好。從成都回來就把國內的景點從備選旅遊地中刪掉了,大武漢晃悠了半天吃了碗熱幹面,最終目光投向了台北。一向自詡深度遊,於是在出發前讀了白先勇先生的《台北人》、看了侯孝賢先生的《悲情城市》、翻了若干遍《新週刊》特輯《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些似乎已經超過了行前功課的範圍,但用這些來標榜深度還是不夠的,尤其是在看完《胡適遊記》之後。
既然要深度遊,當然不能走馬觀花,所以一開始就否定了環島的方案,相信以後再去除非騎行,也還是不會考慮環島的。最後只挑選了2個地方,台北、蘭嶼。台北自不必説,蘭嶼這個地方可是非常冷門。第一次聽説這個地方是在《國光幫幫忙》里面,庹宗康説這裡水質好,適合潛水,正好我又準備考個潛水證,所以就選了蘭嶼,沒想到在這裡還能和小蝦米有所聯繫,更沒想到回到海口下飛機時還能見到庹宗康(他哥?),世界當真很奇妙。
行程安排,先要有個自己的主線,然後去網上搜搜攻略、遊記和專題,最後去微網志和論壇上虛心求教,基本上就沒什麼大問題了。此外,旅行社的線路也是很重要的參考標準,看看有哪些是旅遊團的熱門景點,直接從行程表中刪除,除非是非去不可的。在此感謝背包客棧、愛評網、馬蜂窩、窮遊網、go2tw.cn和新浪微網志。
簡要行程:
D0:桃園機場-忠孝復興-敦化南路-誠品敦南
D1:總統府及周邊-永康街-西門町
D2:馬場町-景美看守所-台灣大學
D3:陽明山-行義路溫泉-寧夏夜市
D4:故宮博物院
D5:中央研究院-饒河街夜市
D6~D11:蘭嶼
D12:交通 蘭嶼-台東-台北
D13:立法院-台北琴道館-公館夜市
D14:松山文創-台北市府、國父紀念館-象山步道-臨江街夜市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179459
D15:101-桃園機場
感謝Google Map、旅遊服務中心、洛碁客棧前臺、公司免票、7-11、Family Mart、公交司機、小蝦米……
幾點遺憾:首先就是天氣,下雨導致在台北沒租U-Bike,在蘭嶼也推遲下水、景色也不夠好。其次是有的時間沒控制好,景美看守所、故宮和中研院史語所文物陳列館都沒來得及看完就下班了。還有就是獨自旅行比較尷尬的地方,吃不了多少就飽了,還有很多沒吃到。最後就是手機電池不禁用,還沒準備充電寶。沒有旅行是完美的,最完美的旅行永遠是,下一次。
台灣,應該不會只去一次。下一次,花上3天左右去台東坐熱氣球,剩下的時間就全在台北好了。
台北,適合獨自旅行。台灣,值得一次自由行。
當你自由呼吸的時候

首先推薦笑蜀的《我的台灣轉型之旅》,從這篇文章里知道的馬場町和景美看守所,使我的這次旅行不至流連于表面的繁華與多彩。須知這片土地亦曾苦難深重。
一、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紀念碑
那天的雨時停時下。從總統府出來之後,本來要趁著開放日去台北賓館的,順著貴陽街走了走就看到一個紀念碑似的立在一片綠色當中,很顯眼。走過去在圍墻上發現一行字: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紀念碑。旁邊還有一篇碑文,茲錄於此:

台灣實施戒嚴期間(1949年5月20日-1987年7月14日)及其前後,有許多仁人志士遭受逮捕、羈押或槍殺,時間長達四十多年。此種慘痛事實形成恐怖氣氛,籠罩整個社會,成為台灣人民揮之不去的夢魘,影響社會發展至深且鉅,史稱“白色恐怖”。
昔日權威體制下,統治者高高在上,迫害人權剝奪自由,造成無數生命的隕落、家庭的破碎和種種不公不義,舉國上下遂長期處於不安與恐懼之中。1990年代之後,在國人流血流汗,持續努力下,台灣走出權威統治,逐漸形成自由民主的社會。
保障人權,追求社會公平正義,是民主國家所服膺的普世價值。我們不僅要追求歷史真相,追究責任,更應記取教訓,使執政者不再重蹈覆轍。因此建立紀念碑,祈願台灣從此成為民主、自由、人權和正義的國家。
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紀念碑委員會 謹立
2008年4月7日

當時那裏只有我一個人,默誦碑文,佇立良久。回首一望,總統府就在不遠。紀念碑屹立於如此近的距離,時刻警示著總統府里的在位者,歷史上發生了什麼,未來的方向是什麼。
天色陰沉,壓抑非常,淅淅瀝瀝的雨不斷沖刷著這濃縮了的歷史,不斷洗滌著人們看向歷史的態度。
二、台北二二八紀念館
看完紀念碑,穿過凱道就是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似乎所有在大陸都肅穆異常的地方,在台灣都不是的那麼高高在上。公園內有健身設施,雖然天氣濕冷,但還是有個穿著雨衣的小朋友在家長的陪伴下,爬上爬下不亦樂乎。一齣生就呼吸著自由民主的空氣,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意識到,原來還有如此沉重的遺産。
台北二二八紀念館就在公園中,門口有幾個大大的書架,記載著整個事件的始末。花了幾十分鐘,一頁一頁看完。淒冷的雨水劃過指尖,冰涼仿佛能直接傳到心臟。旁邊是追思廊,短短幾米,好像走了幾十年一般的漫長。紀念館門票NT20。前面部分的展出就是門口幾本書里的內容,只是多了實物。在館內如此安逸的環境里看,真的不如在外面淋一淋雨。事件始末之後是受難曲靜思廊。里面是關於部分已故者的介紹。其中一件展品是畫家陳澄波的上衣,胸前的位置赫然一個彈孔,怵目驚心。站在展櫃前,大腦空白,死死盯住彈孔,仿佛自己也經歷了如此的死亡一般,不覺哽咽。一張張泛黃,一件件血淚,讓人無法不動容。回到靜思廊門口,深深三鞠躬。受難曲後面是記憶底層,是受難者家屬的證言,一行一行看完。縱然有人選擇了原諒,但傷痕是永遠無法抹平的。立碑建館種種行為,對於親歷者來説,都不過是別人的需要而已,失去親人的痛楚,無法替代。最後部分的展覽是“反省與展望”和“國際人權森林”,大概是教人還要有點希望罷。
出館的時候沒有下雨,但依舊很冷。
三、馬場町紀念公園
早上坐公交車到了萬華區,一路上老舊社區的建築頗有些味道,這大概就是古早吧。華中河濱公園站下車,穿過水門,但見一片綠意盎然。走到新店溪岸,細雨無聲,鳥鳴清脆,水流潺潺。因為天氣,只有很少的晨跑、騎行的市民。順流漫步,愜意無比。習慣了東區的高樓林立摩登時尚,再看這種輕鬆閒適,真是説不出的美妙。馬場町的圓丘很好找,圓丘前面有個方形石碑,碑文錄於此:
一九五〇年代為追求社會正義及政治改革之熱血志士,在戒嚴時期被逮捕,並在這馬場町土丘一帶槍決死亡。
現為追思死者並紀念這歷史事跡,特為保存馬場町刑場土丘,追悼千萬個在台灣犧牲的英魂,並供後來者憑吊及瞻仰。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八月二十六日
這裡曾經是槍決政治犯和匪諜的刑場,而今是市民休憩的綠洲。當年的肅殺與血腥已不復存在,只有慢跑的腳步聲。從這裡可以遠眺101,曾經在這裡拋灑熱血的亡魂,大概不會料到,若干年後的世界第一高樓會出現在如此之近的地方。歷史總是讓人唏噓不已。
和一個台灣人聊到馬場町,“你去那裏幹什麼?”“那裏不是槍殺政治犯的地方麼?我去看一下歷史。”“嗯,很特別的行程。”台灣人小確幸的日子,似乎也沒什麼不好,也許那些魂斷於此的人,追求不過如此……
四、景美人權文化園區
匆匆趕到這裡已是下午4點,跑到門口一看5點下班,僅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從這裡出來之後,就決定下次台灣自由行的行程當中還有此地。來此之前,我對台灣的人權歷史並無太深的了解。也知道自由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參觀之後才明白,過程是如此之艱辛。這裡是台灣歷史進程中的重要地點,“雷震案”、“江南案”、“美麗島大審”都在這裡,李敖、柏楊曾在此關押。這裡就是景美看守所。
從入口進來往左邊走就是第一法庭,法庭陳設是按照美麗島大審時復原的,里面還有當時的照片,也有螢幕播放著紀錄片。施明德面帶笑容,我真的很想知道,彼時的他究竟是怎樣一種心境,面對著自己的命運,面對著台灣的命運。審判的答辯值得每一個人仔細閱讀,無論是這邊已經麻木了的,還是那邊已經習以為常了的。
往里面走到頭是仁愛樓,名字如此好聽,實際卻是看守所,既無仁也無愛。進入高墻之後,走廊里擺著一副腳鐐,墻上寫著體驗區,著實沉重。一間一間看去,説不出的壓抑。參觀到牢房時,僅僅是站在走廊里就有種莫名的恐懼,仿佛下一刻自由就飛出高墻之外,永遠不再回來。那些為了信念、為了理想而在里面一坐就是很多年的志士真的值得尊敬。
仁愛樓里面還有一個特展,遲來的愛——白色恐怖時期政治受難者遺書特展。遺書,大概是這世界上最殘酷的文字。受難者的遺書,字字血淚。這裡有白色恐怖時期遭槍決之政治受難者名單,印在一面面黑色的玻璃上面,若有遊人駐足,便會亮起燈光。膚淺如我,並不認識他們,並不知道他們如何書寫歷史,只能默默地點亮每一個名字,即使只有一小會兒的時間。一張油畫,畫的是一家五口人,一個人的位置卻涂成了全白,想到在網上看到的一張照片,戰後一家人去拍照,而男主人的位置卻是一個衣架架著軍服,説不出的難受。在畫前怔了一會兒,便覺得眼睛有些發脹濕潤。展後語中有這麼一句話,“當局無情塵封的遺書,找不到回家的路,無盡的等待,終於,在鎖住一甲子後的今天,讓愛遲來”。
參觀到此,時間也差不多到了。走出仁愛樓,看到一個年輕的媽媽看著她幼小可愛的女兒在門口的水池邊玩。溫馨的畫面沖淡了些許陰鬱,不知道那位母親有沒有告訴她的孩子,這裡曾經發生的事,造就了我們現在的生活。你將來也有一份責任,讓這裡曾經發生的,不再發生……
園區的門口設計成傾斜的水泥高墻,走出園區時抬頭仰望,可以看到一線天空。
五、呼吸自由
當你自由呼吸的時候,是否思考過,這空氣歷經了怎樣的往復迴圈,被污染、又被凈化,被滋潤、又滋潤著……
歷史不可撼
先“撼然”借用北京故宮的一個老梗,國家強盛可撼,然歷史不可撼。有時候想想,不得不感謝校長,遷移國寶,免於浩劫;搶救學人,避乎鬥爭。只可惜帶走的終究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只能存在於歷史的喟嘆中了。
一、國立故宮博物院
台北故宮在士林區,通常的遊覽路線會搭配士林官邸,先坐捷運到劍潭站,再換乘公車。捷運上能看到圓山大飯店,公車則會經過錢穆故居,故宮博物院旁邊還有摩耶精舍。一路上的典故不可謂不多。
國立故宮博物院是大陸旅行團必到之地,遇到日本、香港團的概率也不低,這對於想深度觀察的散客來説非常痛苦。想看鎮館之寶“酸菜白肉鍋”(翠玉白菜、肉形石、毛公鼎)至少排隊半小時。展廳尚能忍受,走廊則很嘈雜,義工舉著保持安靜的牌子根本沒用。門票NT160,青壯卡折後NT80,租一個語音導覽NT100,折合人民幣不到40大洋,看的還都是真東西。
展覽共分三層,一層有導覽常設展、文獻特展、古代傢具、宗教造像等,還有個多媒體廳。一層導覽注重整體介紹,也沒蹭到有價值內容的導遊。宗教雕塑可以著重看一看。二層是書畫與陶瓷展。那時候正趕上明四大家之一沈周特展,其餘三家為文徵明、唐寅和仇英,後續有展出。我對此實在沒什麼研究,中國水墨重意境,所以我也就難得糊塗了。只記得倪瓚的“一河兩岸”構圖。陶瓷展好東西很多,從蛋殼陶到宋代名窯,從成化鬥彩到清代琺瑯。我對陶瓷同樣沒什麼研究,但邊聽導覽邊仔細觀察,倒也能有所收穫。有一件長柄勺配紫檀天鵝托印象很深,構思巧妙令人讚嘆。三層是器物展,有銅器、玉器,明清雕刻,如牙雕、核舟等等,“酸菜白肉鍋”三寶也全在這層。下午一點左右入場,故宮下午六點半關門,等我到第三層的時候,只剩下半個小時。旅行團自然是不屑于閉館前的這半個小時的,所以整個三層都沒什麼人,簡單轉下來,相信比組團排隊看三寶的也少看不了多少,只是導覽沒有時間聽了。其中牙雕食盒、玉人與熊印象深刻,工藝精湛、匠心獨運。
從大門出來,天已經黑了,寥寥幾個看到最後的遊客在車站等車,中午還是人潮涌動的熱鬧景象,晚上就顯出冷清的本質。新聞里説故宮門票要漲到NT250,其實這個價格對比大陸來説還是很厚道。下次去台灣,景美是要再看的,故宮就算了,所以,愛漲就漲吧。
二、中央研究院
中央研究院是中華民國最高學術研究機構,直接隸屬於總統府。1928年成立於南京,抗戰時期西遷昆明、桂林、四川李莊等地,後因政權更疊,部分遷至台北。現位於台北市南港區。遷臺時多數院士滯留大陸或國外,其後各自命運令人唏噓不已。這裡並沒有多繁華,學術研究不需要在繁華的地方。這裡肯定不會有旅遊團,所以行走起來無比暢快。
當天上午先去吃了傳説中超越鼎泰豐,號稱全臺第一的民生炒飯,然後到松山車站寄存行李。晃到中研院已是中午,在門口的萊爾富吃了碗關東煮,才開始遊覽。正值中午飯點,進進出出的人大都拎著一盒便當,在附近開個餐館也許會不錯。
一路上空氣清新,視野開闊,又無人潮涌動,教人心曠神怡啊。三處目標分別是蔡元培紀念館、胡適紀念館、史語所歷史文物陳列館。
蔡元培紀念館在一個小坡地上,順小徑而行,但見一棟兩層建築立於綠樹掩映之中。去的時候像是有個什麼講座要舉行,有些人在布展、調試設備。遊客嘛,就我一個。內有館志:本館係胡適院長任內,由美國亞洲基金會于一九五九年捐助興建,籍以紀念本院第一任院長蔡元培先生。本館早期係院士會議舉辦之所,隨時空之嬗遞,峨然矗立逾五十年;今補強建物,融入綠蔭生態,于館內展示本院文獻史料。撫今追昔,亟感先賢為教育與學術所奠立之根柢,並期待吾人能打造一個“囊括大典,網羅眾家;思想自由,相容並包”(蔡元培語)之學術殿堂。館內有先生的銅像,墻上有先生的名言。整個館並不大,可參觀的地方也不多。大概是此館的主要功用不是遊覽紀念吧。
出了蔡元培館,天氣放晴,隨著院內的地圖指示,走近胡適紀念館。
三、胡適紀念館
胡適,字適之,安徽績溪人, 1891生於上海。1910年考取庚款留美官費生,進入康奈爾大學。後進入哥倫比亞大學哲學系,師從哲學家杜威。1917年回國,任北京大學教授,推動“新文化運動”。1919年出版《中國哲學史大綱》上卷。1930年任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1937年7月參加“廬山談話會”,9月赴美。1938年任中華民國駐美利堅合眾國特命全權大使。1943年任美國國會圖書館東方部名譽顧問。1945年4月隨團出席舊金山聯合國會議,11月以中華民國代表團首席代表身份出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制定憲章。1946年返回中國,擔任北京大學校長。1948年當學中央研究院第一屆院士。1949年寓居紐約。擔任《自由中國》發行人。1958年返臺,擔任中央研究院院長。1962年2月24日病逝。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179459
中研院內的胡適紀念館包括陳列室和故居,整個紀念館禁止拍照。陳列室以胡適先生的生平為線索,展示先生的著作、手稿、照片、遺物與紀念物,亦有介紹的影片,還有“胡適與蔣介石:道不同而相為謀”的專題展覽。細細看下來,竟不覺過了兩個多小時。故居基本保持先生生前原貌,可以看出生活還是很樸素的。
從紀念館出來,陽光明媚。突然感覺被照得心虛,該多讀些先生的著作了。
四、史語所歷史文物陳列館
歷史語言研究所成立於1928年,著名學者陳寅恪、趙元任、李濟、董作賓、梁思永等先後擔任研究員。取得了殷墟等處考古發掘、內閣大庫檔案整理研究、全國各省方言調查等重大學術成果,成為世界學術界矚目的重鎮。1948年遷臺,使諸多珍貴文物得以保存。然部分學者因種種原因留在大陸,尤以陳公寅恪逝于文革,令人扼腕嘆息。
今文物陳列館中分上下兩層,上層是歷史部門,包括居延漢簡、內閣大庫檔案、豐碑拓片、台灣考古、中國西南民族等展覽。下層是考古部門,包括殷墟、龍山文化、西周、東周等展覽。于一館之內,可覽近代學術四大發現之三,實非故宮博物院所能及也。
近代學術四大發現之甲骨文,由晚清金石學家王懿榮于藥材“龍骨”上首先發現,這些刻有文字的龜甲或獸骨源於河南安陽小屯村,此地是商晚期國度遺址“殷墟”的所在地。之後逐漸引起學術界重視,王懿榮、劉鶚、羅振玉等學者多有收藏。中研院史語所成立後進行了多次大規模科學考古發掘,共獲得甲骨24918片。1937年因日本入侵被迫停止。共和國成立後繼續展開發掘工作,共獲得5300余片。甲骨文研究重要學者有甲骨四堂,即羅振玉、王國維、董作賓及郭沫若。中研院遷臺後, 1951年董作賓任史語所所長。近代學術四大發現之居延漢簡,由1930年瑞典考古學家貝格曼在額濟納河流域發現,共發掘11000余枚。後又于甲渠候官遺址發掘出5200余枚。文物因戰亂顛沛流離,最後運抵台灣,藏于史語所。居延漢簡主要為漢代屯戍文書,亦論及市易。近代學術四大發現之內閣大庫檔案,是指清宮內閣大庫所藏之檔案及古籍善本,總量8000麻袋,15萬斤。清末因保存不善,險遭焚燬,由王國維奔走,運至學部及國子監。民國初期,存于國立歷史博物館籌備處,後運至故宮午門。1921年因經費問題,賣至同懋增紙店,幾遭毀滅。幸由學者羅振玉發現,以1.2萬大洋買下。幾經倒手,大部分資料由傅斯年以中研院史語所名義買入並研究。後因戰亂顛沛流離,最終有311914件運至台灣。共和國成立後,部分留于北京的檔案經挑揀後,剩餘1300余袋全部銷毀。現史語所保存的部分內容包括詔令、題奏、移會、賀表、三法司案卷、實錄稿本,各種黃冊、簿冊、內閣各廳房處與修書各館之檔案,以及試題、試卷等,是研究明清歷史的珍貴史料。展覽中有清聖祖遺詔,此為歷來討論雍正是否奪嫡的關鍵證物,遺詔中寫明“雍親王皇四子胤禎”,並非傳説中“傳位十四子”,由此可認為雍正並未奪嫡。但有觀點認為此遺詔為雍正偽造。歷史中的是非成敗,轉頭成空。近代學術四大發現之敦煌文獻,由道士王圓祿于敦煌莫高窟無意間發現,歷經顛沛流離,時空變遷,現散失于海外。
離閉館還剩10分鐘,廣播提醒觀眾後,才從二樓下來。站在商王大墓出土文物的展櫃前,又一次被震撼了。高中時受紀錄片影響,曾立志要學考古,其後四年不提也罷。湖北省博物館里見到曾侯乙墓出土的棺槨和編鐘,就好像看到了另一個世界的我正投身其中,那種忘我,似乎在這個世界里不曾出現過。時間到了,得走了。景美之後,故地須重遊的地方,再加上這裡。
五、胡適公園
胡適先生長眠於此。
從中研院出來,穿過馬路,就是胡適公園。園內草木繁茂,沿步道拾級而上,平臺上矗立著先生的銅像。向上進入主墓區,迎面是墓誌銘:
這是胡適先生的墓,生於中華民國紀元前二十一年,卒于中華民國五十一年。這個為學術和文化的進步,為思想和言論的自由,為民族的尊榮,為人類的幸福而苦心焦思,敝精勞神以致身死的人,現在在這裡安息了!我們相信形骸終要化滅,陵谷也會變易,但現在墓中這位哲人所給予世界的光明,將永遠存在。
步上旁邊的階梯便是先生的墓。緩步走到墓前,鞠躬以示敬意。
在山上走走,蔥蘢的植物使這裡十分沉靜。董作賓、董同龢、徐高阮、王寶先亦長眠於此,還有吳大猷紀念碑。交互拱揖,與胡適先生作伴。
遠處傳來打球的聲音,原來舊莊國小就在附近,想來時有朗朗書聲陪伴,先生也不會寂寞罷。

未完待續,因為還沒寫完
1455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