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台灣旅遊好文]1. 羊兒和豬兒這是我第一次去蘭嶼。在去之前,就已經聽說過那裡有著遍地的羊(屎)了。 羊們在島的每一處自由行走;牠們並不親人,可以飛簷...,在離我們很近的海上,有一筆直與海平面平行的銀線,在一秒鐘內飛起、墜落。「啊!我看見飛魚了!」我大叫。手中的,世界的模樣:蘭嶼的相簿:
訂房比價
遊記

蘭嶼的動物們

15 8 9153
dodokoala
#1
舊 2013-11-20, 00:25
1. 羊兒和豬兒

這是我第一次去蘭嶼。
在去之前,就已經聽說過那裡有著遍地的羊(屎)了。


羊們在島的每一處自由行走;牠們並不親人,可以飛簷走壁遠離人的靠近,而我學羊叫想試著溝通也都沒有成功。牠們有著自己的生活,臥據海灘和山嶺、佔領清晨的學校和新的尚未啟用的鄉公所;全島最調皮的東清羊,甚至睡到了東清派出所所長的床上去了。

「妳怎麼不早講?來來來,妳再住一個禮拜,我們這裡有三千隻羊要閹。」當東清派出所所長知道我是個獸醫之後,他對我說。

蘭嶼的羊有特別的耳號,以便主人辨認出來,因為羊是他們財富的象徵,可不能搞混。

當我們走到蘭嶼南端時,有一位大哥騎著機車一直對山壁大叫「Yuli,Yuli,」原來他找不到他的羊Yuli。天快黑了,他怕Yuli被流浪狗吃掉,所以出來找牠。
「牠左邊的耳朵尖端被剪掉,右邊的耳朵有三條切線。」他邊說邊畫著耳朵大的不成比例的羊頭給我們看,然後騎著車繼續尋找。

這是Yuli)

劍蘭派出所的所長說,如果你家羊去偷吃別人的芋頭或其他作物,他們是可以將你的羊殺掉的。不過其實一般在蘭嶼很少殺羊的,比較常殺豬,在有慶典和新居落成的時候。



蘭嶼的雞也都在街上遊盪。老雞帶著小雞,老雞保護著小雞。
那兒的狗兒貓兒更是自我而自在的走著。

只有豬不一定。

在某些部落豬是住在豬圈裡的,但空間比台灣密集養殖下的豬圈大太多了。從前蘭嶼的豬也都是住在柵欄外的;聽說是因豬糞肆虐的緣故,因此有了豬必須要養在圍欄裡的規定。

然而,是有許多豬享受著與其他動物一般相同的自由。有部分豬怕人,但有些卻會主動接近。在初到野銀的傍晚,一群豬圍繞著想幫他們拍照的我們,不知道是覬覦我們手中的高麗菜,還是只是好奇。

蘭嶼的豬有兩種顏色,不同於台灣本島最常見的碩大的粉紅豬,他們有的是黑豬與花豬。我特別喜歡花豬,有粉橘色的底加上黑色的斑點。在那裡看到的豬沒有像台灣的豬那樣大隻,穠纖合度,沒有看到特別過分肥育的神豬。而且牠們都非常的乾淨呢。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63793
走了蘭嶼一圈,我真的覺得這裡的經濟動物,對蘭嶼人不只是經濟動物。
他們與牠們共同生存,分享著土地和資源;
他們與牠們關係緊密,卻又擁有自然而然的空間和距離;
他們雖擁有牠們,卻珍惜、卻感恩、卻只將牠們獻給生命中重要的時刻。

當「經濟動物」不再只是人類「經濟」運作的工具,而是能夠在屬於牠們的土地上,規律而日復一日生活的「動物」時,竟會讓我如此的感動。


2. 路蟹的故事
在蘭嶼的第二天,我們住在野銀的雅美民宿,那是我們隨便找的。淡季的關係,整棟民宿只有我們一群人跟另一個客人。

「另一個客人是一個研究螃蟹的教授喔,他來住我們這邊好多次了。你們先去涼台吹個風,我先整理一下房間。」民宿媽媽跟我們說。
「哇!面海耶!盪鞦韆耶!」三個人,盪鞦韆的盪鞦韆,躺在涼台上的躺著,眼前的海和天空,從粉紅色變深紫色,然後,橘黃色的月亮從海上靜靜的、無聲的出來了。
「月!亮!海耶!」


不久後民宿媽媽從房裡走出來和我們一起聊天。她跟她老公都是本地人。先前我指著牆上的照片問說:「這是你們嗎!?」她說,是阿,她老公很害羞,不敢穿丁字褲,這還是她逼她老公穿上的呢(笑)。
「那阿姨你老公勒?」
「他太喜歡釣魚,每天都要出海釣一到兩次的魚。尤其今天是月圓。」

從來沒有聽過月圓的力量,直到來到了蘭嶼。前一天傍晚,在紅頭沙灘上遇到去抓海膽的蘭嶼人,兩個人提著重重一籃,至少有個三十顆的海膽。月圓,海膽出來了,螃蟹出來了,會不會昨天被我看到的落單飛魚也是為了窺視月兒而探出頭來的?可惜,難得想出來放放風,卻總給人類加菜了。

吃晚飯後,民宿老闆回來了。但沒有看到魚,反而看到了約三十隻的螃蟹。
「就跟他說不要抓螃蟹,牠們現在有卵,肉乾扁扁的不好吃,我又不喜歡弄。」民宿媽媽一邊小聲抱怨,一邊將螃蟹一隻一隻地抓進滿水的大鍋裡,總共有兩大鍋。我則是好奇又不知所措地在旁邊看著。

水一邊在燒。螃蟹被丟進入鍋子後,有些安靜,有些則試著逃出。水越來越熱,螃蟹一隻一隻開始激動了起來;當然我沒有辦法確定是因為熱水讓牠們疼痛,還是因為待在鍋裡太久無聊了想出來,或是不喜歡牠的同伴們。

等到廚房的騷動告一段落,螃蟹們都安靜了,民宿媽媽帶我們去看她兒子的民宿。兒子的民宿是白色希臘風格,裝潢成較吸引遊客的樣子。值得一提的是,裡面所有彩繪都是他自己設計和上色的。
「天啊,你真的可以去當畫家了。」
「沒有啦,興趣而已。要不要用電腦?我們這裡才有網路喔。」

怎麼遇到的蘭嶼人都是這麼熱情的?

「拿一些螃蟹給你們。」這時,離開不久的民宿媽媽又再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盤紅通通、二十分鐘前才被我們丟入水中的螃蟹們。
「厚!就叫他不要抓螃蟹還抓,牠們一隻可以產下幾百萬隻小螃蟹耶,而且又不好吃。」兒子說。
「你自己去跟他說吧,」媽媽無奈的說「我先回去,你們慢慢吃。」她跟我們說。
「吃吧吃吧,肉很少,就當瓜子嗑,卵沒味道不要吃了。」

我們一邊看著無聊的韓國電影,一邊心不在焉的啃著螃蟹。聊到經濟特區,他説蘭嶼人不會同意的;聊到核廢料,他説蘭嶼是用火力發電,為何麼可以有核廢料在這呢?聊到來拍蘭嶼的攝影家,和蘭嶼出生的作家。他説他不喜歡那個作家。

「蘭嶼的人討厭愛說大話的人,我們不說自己厲害的事情。我們將補到的、叉到的魚晒在家門外;我們不說,我們用做的。」

前一天在海邊沒有睡好,螃蟹還沒吃完就想回民宿了(而且螃蟹真的很多)。一路上,在涼亭裡和路上聊天的人都在吃螃蟹。


隔天早上在野銀晃了一圈後回到民宿,遇到了另一個房客,是一個高高壯壯、看起來很和善的先生。
「你好。」
「你好。」
沉默。
「聽說你是研究螃蟹的?」
「我是研究陸蟹的。」
「喔!蘭嶼有很多陸蟹嗎?我只知道墾丁有,那個路上有牌子説要小心壓到路蟹。」
「有的,尤其最近是繁殖季。昨天不是月圓嗎?很多抱卵母蟹會出來去海裡產卵。墾丁的陸蟹數量現在已經快要沒有救了。我之前已經在那邊作研究十幾年了。」
「耶,昨天老闆還抓了一推螃蟹耶,有很多卵,所以就是抱卵母蟹嗎?」
「什麼,老闆竟然瞞著我偷抓。」

(墾丁的小心陸蟹告示牌)

後來,兩個朋友也醒來了,我們三個人就聽陸蟹教授講陸蟹的故事,還有墾丁的故事。

「從前墾丁是很多陸蟹的,因為以前的人不吃陸蟹,大家覺得陸蟹很髒。你們知道陸蟹吃什麼嗎?牠們是清除者,吃的是糞便、屍體、垃圾。但是後來墾丁觀光越來越發達,當地人開始大量捕捉海鮮已滿足觀光客的需求,然後你們也知道的,沿岸海洋資源日漸枯竭,最後就開始補抓陸蟹了。」

「其實抱卵母蟹最不好吃,牠們的養分都提供給卵去了,但是是最好抓的,尤其是月圓的時候,抱卵走的慢嘛。他們都在看完八點檔之後,去抓螃蟹回來當下酒菜。某一年,極大量的抱卵母蟹被捕抓後,墾丁陸蟹的數量就再也回不來了。」

聽到教授說陸蟹也是去海裡產卵,就提到前一天在紅頭海邊,清晨四、五點時透明小小的螃蟹爬滿我們身的這件事。
「你們有照片嗎?可以給我看看嗎?」
看完照片教授說:「那叫做大眼幼蟲。」教授停頓了一下。

(大眼幼蟲)

「你們可能發現很重要的東西。」他面帶興奮。
「大眼幼蟲是陸蟹的幼蟲,除了在印尼的聖誕島之外,很少能觀察到大量的大眼幼蟲。雖然母蟹每年產卵,但大眼幼蟲上岸是五到六年才會看的到一次。我有個研究生,在墾丁設網要捕大眼幼蟲,設了四十幾次網,才抓到三隻。」
在旁邊聽的我們一邊瞪著眼看著彼此,一邊興奮傻笑著嘴都合不起來了。

後來又繼續聽教授講著墾丁的大小事,包括墾丁海生館如何糟糕的對他們館內的動物、他在墾丁的日子、螃蟹的趣事、還有他的人生。

「你們知道嗎?陸蟹胃的構造非常特別。牠們可以把吃下去的時候磨成非常非常小,小至十的負六次方克(microgram),但是食物的本質卻不會被改變。也就是,如果牠吃進了屍體,你就會吃到十的負六次方克大小的屍體;如果牠吃進了大便,你就會吃到十的負六次方克大小的大便。」

看來我昨天滿口大便了。

(我們和陸蟹教授)

那幾天,走在環島的路上,開始不時就會注意到被車壓死的陸蟹乾屍。讓我想到了之前看到的一個新聞。
「車諾比核災的二十五年後,生機盎然。」

原來,不是核災,不是其他所有的天災,人類才是其他所有生物最大的威脅阿。


3. 陪我們環島的狗兒們

你不會懷疑的,整座蘭嶼都是狗兒的家。

在這趟走路環島的其中兩段路上,我們有狗狗的陪伴。
其中一隻黑狗陪我們從紅頭走到青青草原;即使超前,也不時回頭看看我們。牠跟我們一起到潮間帶找生物,因為太熱把整個身體泡在海水小畦的樣子真是太可愛了。他跟我們一起走上上大天池的第一個涼亭休息,開心吃著朋友帶的雜糧餅乾。

「小黑,你是要去野銀找你的小女朋友嗎?」
「小黑,你會不會渴阿?」

(陪我們去潮間帶的小黑)

即使身旁有了一隻狗,在蘭嶼南端的一路上,不斷有好心的司機要載我們一程(想嘗試搭便車從蘭嶼開始就是了)。快到青青草原時,又有輛卡車問要不要載我們一程。
「沒關係,謝謝,我們要去青青草原。」
「青青草原就在前方了。」司機大哥說。
「謝謝!」

卡車往前開,沒想到在我們前方約三十公尺處忽然停了下來,同時,副駕駛座位上的人往窗外大叫了聲「羊羊!(或是像羊羊的某個名字)」。這時,一直走在我們身邊的小黑狗往前衝了上去,司機大哥從駕駛座下來,將跟屁蟲黑狗抱上了車,讓牠在駕駛和副駕駛之間。
就這樣,黑狗頭也不回的離去了,看見的只剩牠的尾巴。

(載走小黑的卡車)

另一隻狗狗,是一隻虎斑、約10公斤左右、尾巴好短的秀氣小公狗。
牠陪我們從傍晚的野銀走到天已黑卻灑滿星的東清。那天晚上,就在東清國小解決了食跟住。我們吃著晚餐也分了些白麵給他;在夜晚的東清國小,我們睡涼亭上,牠睡涼亭下。

隔天早上,我們四人一狗一起走去早餐店,和牠分享我們的早餐;卻在我們留戀於海景時走向另外的旅人了。沒想到,晚上在朗島的四季牛肉麵店裡,竟然又看到了牠!我們大叫,牠卻好像不認識我們了。原來,牠不是牠。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63793
跟著我們的短尾虎斑帶著黃色項圈,而這帶著藍色的項圈。


(在早餐店,貪心的我和小虎和店貓)


4. 警察局的飛魚

我們去蘭嶼的時候不是飛魚祭,因此完全沒有期待能吃到飛魚。

第四天走到了朗島。
「不好意思,我們可以借個地方煮飯嗎?外面風太大了。」我問朗島派出所的警察大哥。
警察先生們都非常熱情,而且願意幫助我們;但他們也說如果我們是旅遊旺季時去,可能就沒有辦法得這麼好的待遇─ 當一天有一百個人要跟派出所借廁所,你不帶要清掃,還要冒著馬桶被不負責任的旅客塞住的風險,你就會把廁所外面貼上「故障」。

沒想到,我們就在警察局待上了一整天。
我們做在地上,圍著我們的爐子跟裡面的食物─坐下來吃飯,真的是走路環島最期待的一刻了。讓我們進來的警察大哥不久之後就走了,換了副所長值班。吃完飯後,東清派出所的所長也來了。
「你們昨天是不是在野銀?」濃濃的原住民口音。
「對阿!」

東清派出所所長是屏東魯凱族人,渾身上下充滿了漢人沒有的幽默感。一整個下午,他從蘭嶼說到台灣,從達悟族說到魯凱族與排灣族,說飛魚祭、殺飛魚、螃蟹季、達悟人的喪禮,說到山豬、百合、勇士,還有獵人頭。他說每個傳說每個故事每個習俗都有他存在的理由,他說現在跟過去原住民文化的流失。
即使傷感甚至嚴肅的議題,在他口中好像都可以幽默以對;笑一笑,然後明天會很好。

「那你老婆也是被你搶婚搶來的嗎?」
「是他們阿美族把我搶過去的!」
所長走後,我們就和副所長繼續聊天。副所長是個比較害羞一點的朗島本地人,卻非常的真誠且熱情;不但借我們廚房煮晚餐,更讓我們可以在廁所簡單的梳洗(走路環島加上睡小學是十分骯髒的)。

副所長從前是個刑警,國中就開始住在台灣本島,為了照顧年邁的父母選擇了降級搬回蘭嶼。而一直到了那天我才知道,原來刑警跟一般的行政警察不一樣。

「查緝色情業真的需要很大的定力。」他們都會假裝嫖客去色情場所。副所長說,他第一次去的時候,什麼都還準備好,賣春的女生就已經開始脫衣服和幫他脫衣服了。
「當刑警很累,但你能擁有最與眾不同的經歷,蠻好玩的。」
「大概十個人裡有三個人有在吸毒。」聽到這句話我們都傻了。

聊天好像都不會累似的。在得知副所長的武功超強後,我厚著臉皮向他請教擒拿術。
「對女生不太妥當。」副所長害羞的說。
「那我請我朋友當壞人。」

副所長動作超級俐落,瞬間就把我們這幾個小弱雞壞蛋打的落花流水、壓在地上。
「攻擊關節最重要。力要用的巧,用扭轉的力量。」副所長陸陸續續講了一些技巧,他似乎示範上癮了,可能在蘭嶼很久沒有抓犯人的機會了吧,他一招一招,越演示越有興致;這時候,我覺得副所長好像長高了二十公分。

「你們貴重的東西就先放在這裡吧。」在要道別走往朗島國小睡覺前,副所長跟我們說。
所以,隔天早上我們又準時到派出所報到了。

「你們有沒有吃到飛魚?要不要吃?我這裡有我哥哥給我的,比較小隻的飛魚。」
前天民宿老闆娘跟我們說,飛魚要在當年十一月左右吃完,不然就要拿去餵豬或是丟掉。所以在九月十月左右開始會有人將飛魚送給親友們。

副所長請我們吃的飛魚是整隻冷凍的而不是魚乾,讓我們這群台北小孩第一次體驗到了「殺魚」,而且還是飛魚。


蘭嶼人殺飛魚是有一套標準的,非常繁複。其中像是去除魚鱗要在海岸邊,不能帶回家弄。東清派出所所長說:「你看,帶回家弄豈不是把家裡都搞的魚鱗紛飛、蒼蠅滿天?」將去鱗的飛魚從背部劃開後,將他切成兩半但不完全分開,更要小心不要切到腸胃。最後,依照部落的習慣不同,在飛魚的正反面個劃上三刀或是四刀;而朗島是劃三刀。

生活越是辛苦的民族擁有越多習俗和禁忌。可惜當人們生活越過越富足,越來越方便,習俗一件一件的,卻從生活中躲藏入書本中,再也不出來了。

副所長先示範了一隻給我們看,嗯,看起來輕鬆容易,但結果飛魚卻被我切的軟爛不成魚形。最後六隻飛魚兩隻香煎,四隻煮湯;其中一隻香煎飛魚還有卵呢!香噴噴的飛魚配上熱騰騰的稀飯,對於每天都吃乾糧或是湯麵的我們來說,真是幸福至極了。

吃飽後,我就這樣睡著了。把剩下的魚湯交給男生們處理。

-------------------------------------------------------------


初到蘭嶼的那個傍晚,我們發懶在紅頭的沙灘上。
我凝視著海,沒有目的,只為了汲取片刻光影。忽然間,在離我們很近的海上,有一筆直與海平面平行的銀線,在一秒鐘內飛起、墜落。

「啊!我看見飛魚了!」我大叫。




手中的,世界的模樣:https://www.facebook.com/dodotravelingheart
蘭嶼的相簿:http://ppt.cc/ZK-L
此篇文章於 2013-11-24 21:12 被 小眼睛先生 編輯。
感謝 15
9153 次查看
Novia Yang
#2
舊 2013-11-24, 22:48
出門走走,不但能交到朋友,還能吸收新知識呢!
現在就出發
#3
舊 2013-11-25, 00:15
已經去蘭嶼約10次了
不過看版主的文章還是覺得新鮮又有趣
蘭嶼真的是台灣所剩不多的美麗境界
真希望文明的迫害 永遠到不了那裡
小微微
#4
舊 2013-11-25, 09:31
蘭嶼是我去一次就愛上的地方.
到現在依然很想念那裏的風景和人們 !!
Jonas Sie
#5
舊 2013-11-25, 10:07
噢,這是篇好文,感謝您的分享~!
Arthur Taipei
#6
舊 2013-11-26, 13:37
讚...

讀完也讓我想起今年六月的蘭嶼行
chieko
#7
舊 2013-11-26, 15:11
+1
蘭嶼旅途中印象最深刻的也是動物與人的關係,
截然不同於台灣本島"人"與"經濟動物"的地位設定,
步行到鄰村吃晚餐時,夜色中也有刻意放慢腳步.頻頻回首.陪伴我們走上一段路途的小狗,
是記憶中珍貴的與動物互動的體驗之一
lph36
#8
舊 2013-11-27, 14:21
你的文字特別浪漫呢
安妮環遊世界
#9
舊 2013-12-06, 05:40
看到「Yuli」的畫像我大聲的笑了。

很感性的文章﹐感謝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