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塞拉耶佛,美食,工藝,和平

22 3 2173
三角埔居民 的頭像
三角埔居民
#1
舊 2020-07-18, 16:54
塞拉耶佛,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首都,一個在17、18世紀曾經是巴爾幹半島最大的政經中心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時期,是繼伊斯坦堡之後帝國第二大的城市,幾個世紀以來對多元民族與宗教的包容,東西方文化融合贈與塞拉耶佛獨一無二的無形財產,被譽為歐洲耶路撒冷

然而,這樣難得的文化融合被某些極端民族宗教分子所利用。

1914年6月28日,發生了塞拉耶佛事件,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大公及其妻子霍恩貝格女公爵遭到暗殺,直接導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

1992年4月6日波士尼亞戰爭正式爆發,塞拉耶佛遭到圍城

1995年12月14日,波赫、塞族和克羅埃西亞族代表簽署岱頓協定,各方同意由兩個政治實體,波赫聯邦塞族共和國,共同建立一個主權國家,戰爭正式結束。


儘管在百年內不斷遭到戰火摧殘,造成不少生命財產損失,許多歷史建築不復存在,無形的文化財產卻完好無缺地保存下來,如今,波士尼亞戰爭已結束二十幾年,戰爭讓所有人學到和平的可貴,波赫新生代已逐漸放下過去的芥蒂,迎接浴火重生的全新國家!

美食
波赫是所有巴爾幹半島受到土耳其文化影響最深的國家,不少在地的飲食習慣皆從鄂圖曼時代演變過來,數百年過後,發展出獨特卻依然保有些許土耳其殘影的波赫美食。

切巴契契 (Ćevapi)
切巴契契源自於鄂圖曼土耳其,是一種流行於巴爾幹半島用碎牛肉做成的肉捲,在塞爾維亞和波赫被視為非正式國菜,通常會搭配生洋蔥碎和一種源自阿拉伯地區的扁麵包皮塔 (Pita) 一起吃,同時也是波赫最熱門的快餐種類。


塞拉耶佛舊城區開業超過50年的切巴契契專賣店,塞拉耶佛居民的首選


10條切巴契契一共7波赫可兌換馬克 (115台幣),再加上一杯1可兌換馬克的優酪乳

切巴契契吃起來有點像沒有腸衣的香腸肉,肉質Q彈,帶著淡淡的香料味,還有一股非常重的火烤木柴香,搭上生洋蔥的嗆鼻味,兩種味道完美融合在一起,完全是重口味食物愛好者的首選。一般人的吃法是將皮塔的口袋裡面塞入烤肉和洋蔥一起吃。

由於波赫50%國民為穆斯林,當地餐廳皆不提供啤酒等酒精飲料,因此在吃切巴契契時都是搭配優酪乳,這是我第一次這樣搭配優酪乳吃烤肉,沒想到意外地非常搭,非常解油膩,而且比較沒有負擔。

酥皮派 (Burek)
酥皮派是一種源自鄂圖曼土耳其時期的糕餅,巴爾幹半島傳統的鹹食,將麵團桿成薄片狀後,一層層堆起並在其中加入餡料,內陷可以是絞肉、起司和菠菜等,最後放入超大的鑄鐵平底鍋烤熟,外觀主要是以大餅或是長條狀為主,可做為正餐、點心甚至宵夜,目前在東歐、地中海和高加索地區也有類似的派餅。

經過Hostel櫃台推薦,找到這家位於舊城區裡的老牌酥皮派專賣店

一般來說酥皮派都是以秤重來計價

酥皮派是一種非常平價的餐點,在任何時間都可以吃,只要3、4可兌換馬 (50-65台幣) 就可以吃很飽

通常酥皮派有三種經典口味,絞肉、菠菜和起司,秤重價格稍微有些變動,吃之前會先淋上酸奶,酥皮派外層餅皮的口感非常像早餐店煎得稍微酥脆一點的蛋餅,內層餅皮和餡料則是比較軟嫩,酸奶對解油膩非常有幫助。

波赫國菜—波士尼亞鍋 (Bosanski Lonac)
波士尼亞鍋是一種燉菜,波赫的特色烹飪,以其豐富的口味和種類多樣化而聞名,根據地區和家庭的偏好不同,食譜內容差異非常大,不管在權貴階級或是庶民階級裡皆受到喜愛,是最具有民族特色的料理。

一般來說,波士尼亞鍋裡面經典的食材有牛肉、白菜、番茄、紅蘿蔔和馬鈴薯。


同樣在Hostel櫃台推薦來到這家小有名氣的平價熟食店

店裡提供各式各樣的波赫傳統料理

感覺當地料理中燉菜類占了多數



涼拌醃菜

甜點

這家熟食店的價位比快餐店高一點,吃下來大概15可兌換馬克 (250台幣)

除了波士尼亞鍋之外,還加點巴爾幹半島特有的醃漬甜椒和捲心菜,另外還有源自鄂圖曼土耳其時期的Sarma,調味過的米裡面加入碎肉和蔬菜後用葡萄葉捲起來,放到鍋子裡面用小火燉煮,目前在東歐、高加索地區和西亞都有類似的料理。

跟切巴契契和酥皮派相比之下,波士尼亞鍋的口味清淡許多,少了許多辛香料味道,可以吃到食材的原味,醃漬甜椒和捲心菜的酸味中帶點蔬菜的鮮甜,非常開胃,至於Sarma的味道就比較沒有特別突出,就當作遊客來嘗鮮一下也是不錯的!

波士尼亞咖啡 (Bosanska Kafa)
在波士尼亞喝咖啡的時候有一個禁忌,「絕對不要說波士尼亞咖啡和土耳其咖啡是一樣的」,跟咖啡廳點咖啡的時候也不要用「土耳其咖啡」來稱呼,當地人認為,「這裡是波士尼亞,所以只會有波士尼亞咖啡」,這不代表波士尼亞人討厭土耳其 (但也沒有說很喜歡),只是波士尼亞咖啡的作法跟土耳其咖啡不太一樣。

不像土耳其咖啡一次把咖啡粉、冷水和糖加入長柄金屬製咖啡壺 (džezva) 後直接在爐子上加熱,波士尼亞咖啡的作法是把冷水單獨煮沸,先在咖啡壺裡加入咖啡粉後稍為在爐子上加熱,接下來倒入熱水攪拌均於後再放回爐子上,等咖啡表面沸騰產生泡沫後再從爐子上移開,這個過程可以重複一兩次。

正統的波士尼亞咖啡會把煮好的咖啡壺、小的陶瓷杯、一杯水還有方糖一起放在一個圓形金屬盤上面,有時店家會免費提供一兩顆土耳其軟糖。喝咖啡之前,先靜置約一分鐘,讓咖啡粉沉澱,咖啡壺的形狀有助於咖啡粉停留在底部。第一次倒的時候,先用湯匙將咖啡表面的泡沫舀出來放到杯子裡面,接著倒入咖啡並依照個人喜好加方糖。

一盤波士尼亞咖啡大概價格介於1-2可兌換馬克 (16-33台幣)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35537

個人觀點來說,我比較喜歡波士尼亞咖啡,不像土耳其咖啡濃稠帶有苦澀味,喝起來非常順口,口感有點類似濃茶,搭配著土耳其軟糖,可以當作一個不錯的下午享受。

咖啡代表著一個波赫人的生活重心,路上隨處都可以找到咖啡廳,時常人手一盤,從講鄰居壞話到高談國家未來,沒有什麼事情是咖啡廳解決不了的,因此波赫有著巴爾幹半島最高的人均咖啡消費量,每年人均消費量是4.6公斤。

果仁蜜餅 (Baklava)
果仁蜜餅是土耳其最具代表性的甜點,源自於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最早據說由帝國宮廷廚房發明,以層層酥皮製成,內餡裹入碎堅果,再搭上糖漿或蜂蜜,目前在巴爾幹半島和西亞地區都是當地受歡迎的甜點。


在舊城區散步時無意發現一家剛剛有很多人在排隊的果仁蜜餅專賣店

各式各樣的果仁蜜餅

結果店員告訴我,所有的種類基底口味都一樣,只是差在外觀形狀和裝飾而已......

果仁蜜餅每個價格大概都是1-2可兌換馬克 (16-33台幣),咖啡大概是2可兌換馬克

我點了一個傳統果仁蜜餅和一個開心果口味,蓬鬆口感帶有些許堅果碎屑,堅果香氣逐漸散發出來,因為每層酥皮間都有加入蜜糖的關係,吃完不會有口乾舌燥的感覺。整體來說,果仁蜜餅是一種甜度非常高的點心,必須搭配咖啡或茶一起享用,非常推薦甜食愛好者來試試看!

波赫國民甜點—糖水煮蘋果 (Tufahije)
據說糖水煮蘋果源自於鄂圖曼土耳其時代,波赫的國民甜點,去皮的蘋果放入糖水熬煮後裡面塞入核桃餡,頂端擠上鮮奶油。


舊城區一家頗具名聲的傳統甜點店



狹窄的店裡擺放著五花八門的蛋糕、甜派、土耳其軟糖 (Lokum) 和果仁蜜餅,光是冷藏櫃和櫥窗就佔據超過一半的走道寬度。

不太記得糖水煮蘋果的價錢,印象中是4可兌換馬克以內 (65台幣)

跟果仁蜜餅相比之下,我非常喜歡糖水煮蘋果,整體口味清爽,甜而不膩,糖水煮過的蘋果散發出濃烈的果香,搭配蜜糖核桃內餡和上面的鮮奶油,呈現一種非常和諧的味道,非常驚豔!

波赫國產伴手禮
波赫超市大部分的產品都是從土耳其或是塞爾維亞進口,但也有少部分不錯的國產品牌,可以當作伴手禮的選擇之一。


風靡全巴爾半島的鹹花生口味零食,源自於70年代南斯拉夫時期的塞爾維亞,現在不少前加盟國都有自己的品牌,味道也都大同小異,口感很像在吃花生口味的乖乖。


柑橘巧克力餅乾,源自於英國的佳發蛋糕 (Jaffa Cakes),餅乾部分蓬鬆有點像比較乾的蛋糕,搭配上中間的柑橘醬和外面的巧克力,口感特殊,個人非常喜歡。


波赫國民巧克力,價格非常低廉,有點像大波露巧克力波赫知名度最高的國產品牌,Zlatna Dzezva 咖啡粉 (咖啡壺專用),目前是波赫市佔率最大的咖啡粉品牌,幾乎在所有前南斯拉夫加盟國都可以買得到,有趣的是,這家咖啡粉的製造商就是國民巧克力製造商 Vispak。

工藝
數個世紀以來,波士尼亞人向來以金屬工藝聞名,據傳在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時期,境內最優秀的銅匠、錫匠甚至金匠都是來自塞拉耶佛的波士尼亞人,舊城區裡不少街道都以當時著名工匠的名字命名,南斯拉夫聯邦時期,波士尼亞成為當時境內最大的金屬加工地區,提供國防和汽車工業優良的金屬製品,戰爭結束後,加工金屬需求不如以往,過去計畫經濟下的產業鏈逐漸凋零,塞拉耶佛的金屬工藝被完好傳承下來,演變成現今的職人工藝,繼續製作各式的優良工藝裝飾品。


塞拉耶佛舊城區銅匠街

Hostel櫃台跟我說,現在絕大部分的銅製品都已經是工廠機器製作,手工製品越來越少,想要買工匠手打的工藝品只能去銅匠街裡面買。銅匠街不長,從入口就可以看到街底,街道不寬,兩側都有小店舖,每個店鋪都代表著一個工匠的工作坊。



Hostel櫃台還特別教我一個小訣竅來分辨工藝品是手打還是工廠機器做的,只要工藝品表面有整齊規則的細絲線條,這就表示不是手打的,通常手打的工藝品絕對不會有完美的對稱性,而且可能不會有機器做的那麼有流線型,這或許就是身為人類才有的溫度吧!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35537
Hostel櫃台也推薦我一家當地小有名氣的工作坊,各種工藝品擺滿了櫥窗和門口旁的小桌子




走進店裡,同樣堆滿了數不清的工藝品,各種風格大小都有,櫃檯旁邊有一個小工作臺,工匠先生正在拿著槌子和鑽子在銅板上規律地敲打出花紋,無意間看到了一個不大的銅版畫,竟然要200多可兌換馬克 (3300台幣),但不得不承認製作非常精美,構圖和諧,想必花了非常多時間才完成的。

千挑萬選中,我花15可兌換馬克 (245台幣) 買了一個有雕花紋的銅製長柄咖啡壺,非常滿意!

和平
和平,看似理所當然,但在波赫人眼裡,卻是得來不易,這是歷經數萬人民生命後所換來,光鮮美好的未來。

戰爭,是可以避免的,必須以舊時代為借鏡,讓所有人知道,戰爭是最壞的選擇。

離開波赫前一天,我去參觀了兩個塞拉耶佛著名的戰爭博物館。

1995年7月11號畫廊 (Galerija 11/07/95)

1995年7月11日,塞族共和國佔領斯雷布雷尼察,為報復先前波赫聯邦攻擊塞族居住區造成許多平民犧牲,塞族共和國屠殺所有斯雷布雷尼察的波士尼亞族,造成超過8000波士尼亞平民死亡,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發生在歐洲最嚴重的一次屠殺行為,荷蘭海牙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將此次屠殺定性為種族滅絕

1995年7月11號畫廊是一個永久性展覽,2012年由波赫知名戰爭攝影師Tarik Samarah和塞拉耶佛政府合作開幕,主題圍繞在波士尼亞戰爭期間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藉由攝影、紀錄片和相關文獻檔案來還原當時的情況,傳達出反對世界上一切暴力的聲音,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不僅僅是波士尼亞戰爭的象徵,更是無辜平民苦難的象徵。




戰前的斯雷布雷尼察

畫廊入口處掛著部分大屠殺受難者生前最後的照片




待在畫廊裡短短的30分鐘,心情感到非常沉重和絕望,看著照片中活生生的受害者呈現在眼前,深深被畫面的衝擊所震撼到,紀錄片中炮擊的聲響和民眾四處逃竄的景象,全都烙印在腦海裡,原來,20幾年前,這些事情全都發生過。

在人類幾千年的文明裡,大屠殺不只發生過這一次,有的規模更大更殘忍,但是,幾千年過去了,身為人類的我們依然沒有學到教訓,我想,在那個時間點,就是我離它們最近的時候。

戰爭兒童博物館 (War Childhood Museum)
戰爭兒童博物館2017年開幕,由波赫企業家Jasminko Halilovic從2010年開始透過網路平台向那些波士尼亞戰爭時曾是孩童的年輕人收集回憶錄片段,超過1000名年輕人貢獻他們的記憶,將這些回憶錄編成一本書並在2013年出版,在這之後,Jasminko依然與那些年輕人有聯繫,偶然發現許多「前戰爭兒童」都還留著一些特定物品,讓他們能夠連結記憶,Jasminko開始收集那些特定物品,最終一共獲得超過3000件物品和超過60個口述歷史證詞,當中包含日記、照片、玩具、衣物等各類物品。2017年,戰爭兒童博物館在塞拉耶佛正式開幕,所有物品皆與捐獻者的自傳回憶錄共同呈現,2018年,榮獲歐洲理事會年度最佳博物館 (Council of Europe Museum Prize)


博物館的著名標誌就是小男孩小女孩一起拿著手榴彈造型的氣球,諷刺意味相當濃厚

所有展覽品都搭配著一段捐獻人與物品之間的經歷


The silent mark of war,當年畫這張圖的小女孩Jasmina從大人們口中得知,她的好朋友Tanja在戰火中喪身,儘管她並不是目擊者,但還是依照自己的想像畫出當時的場景,著火房子、平民死傷和聯合國維和部隊毫無實質性的幫助。


一些戰爭時期兒童的隨身衣物


Abandoned guitar,一位青少年Sead無意間在徵收做為臨時軍事基地的公寓地下室發現了這把舊吉他,戰爭期間,他學會了彈吉他,加入了青少年偵查破壞分隊,18歲生日前,獨自拆下第一顆未爆地雷,在1994年高中畢業舞會時,他的朋友們在吉他上留下了他們的簽名。現在,他依然是一位拆彈專家。



A sniper killed my brother,Dzemil的弟弟很喜歡畫畫,他用午餐包裝厚紙板做了一件鎧甲,還畫上了盾徽,結果他在1995年休戰期間遭到狙擊手殺死。

博物館展場不太,大概就像一間稍微大一點的餐廳,但裡面各式的展覽品完全地帶出戰爭期間兒童的喜怒哀樂,他們要求的不多,只希望可以天天去上學,可以跟同學朋友碰面,可以出去玩的時候不用擔心踩到地雷或是遭到迫擊砲襲擊。和平,在戰爭期間是所有人奢求的。

希臘神話裡,天神宙斯給了世界上第一個女人潘朵拉一個神祕的盒子,並且要求她不可以打開,但是潘朵拉不敵好奇心的誘惑,還是偷偷的把盒子打開了,盒子打開後,釋放出人世間所有不幸的事物,原本寧靜和平的世界開始動盪不安起來,潘朵拉在慌亂中趕緊把盒子關起來,結果盒子裡只剩下希望沒有飛出去,永遠被鎖起來。

儘管人類在幾千年的文明中歷經無數的戰亂、疾病和天災,始終沒有消失,因為人類總是對未來懷抱著希望。



The End.

原文出處: https://miilook.com/ctesibius/38137/
感謝 19
2173 次查看
HOHOTRAVEL HOHOTRAVEL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2
舊 2020-07-20, 08:37
在薩拉熱窩待過兩三天, 可能是旅程首站, 未擺脫時差, 完全沒有像樓主般深度遊, 謝樓主給我補白
感謝 1
kung kung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3
舊 2020-07-20, 21:08
塞拉耶佛,讓人很難忘的地方 ! 版主如此深入的遊記,更加深對這個地方的思憶。
感謝 1
rcchen 的頭像
rcchen rcch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4
舊 2020-07-21, 13:21
前半段輕鬆,後半段突然變的沉重。
戰爭所帶來的傷痛很難被時間抹去,而經歷過的人身上總是留下各式有形無形的傷疤。
只期待未來不要再有類似的狀況發生,但千年的歷史證明永遠的和平似乎是種奢求。
感謝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