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西南地區]最近,中國和印度在喀什米爾的邊境有激烈衝突,引至雙方都有軍人傷亡,其實中印的邊境緊張猶來已久,而且曾發生軍事衡突。所以中印邊境都是敏感...時多,我們坐了一天的順風車,遊覽了亞東地區較偏遠的地方。也多謝老板的熱情,帶我們到了亞東一般遊客不會到的地方,讓我圓了重遊亞東的美夢!
訂房比價
icyjady
客棧之光
#1
文章: 372
性別: 女生
感謝: 270次/125篇
註冊日期: 2007-10-25
舊 中印邊境重鎮亞東的兩次傳奇之旅 - 2020-06-24, 14:56
最近,中國和印度在喀什米爾的邊境有激烈衝突,引至雙方都有軍人傷亡,其實中印的邊境緊張猶來已久,而且曾發生軍事衡突。所以中印邊境都是敏感的地方,筆者郤因緣際會,兩次到訪離印度邊境最近的重鎮亞東,感覺和這小城有點緣份。

亞東縣,屬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下轄縣,位於西藏自治區南部、喜馬拉雅山脈中段南麓,為西藏自治區邊境縣之一。亞東,系藏語,意為「漩谷,急流深谷」,又稱卓木。亞東,歷史上曾隸屬於帕里宗,亞東只是卓木山谷里的一個小山村。縣境內蘊藏豐富的自然旅遊資源和人文旅遊資源,主要有「一泉兩寺、一湖一山、一草一木」即康布溫泉,東嘎寺、嘎居寺、多慶湖、卓木拉日雪山、帕里草原、下亞東原始森林、亞東溝自然風光。其中卓木拉日峰高約7400米,山勢險峻,尚未被人類征服,峰頂突兀,壁峭坡陡,守護在中國不丹邊是藏族民間傳說的喜瑪拉雅山七仙女之一,與珠穆朗瑪峰是姐妹峰,據說還沒有人登上該峰。

入藏的克難車程

在八零年代,即距今四十多年前,中國剛開始改革開放,筆者便在旅遊西藏期間,到過亞東。當時要到入西藏也是很艱難的事,因為基本上有班車。一般會先從西寧到格爾木,再找便車到西藏。格爾木當時是小鎮,沒有什麼設施,旅館也是很落後,廁所在外邊。當時是盛夏,格爾木的紫外光很強,又很乾燥,整個人很不舒服,還要四處找車,剛好有一輪客車次天便會出發到拉薩,那些已在格爾木滯留多天的遊客都說我們好運氣,一來便有車入藏。


我們預定了車位,便趕緊儲粮水,因為當地人說走青藏公路一般要三天兩晚,沿途沒有補給。我們幾個對高原旅行危險的警覺性不高,初時還很興奮。客車很陳舊,是當時大陸通行的那款巴士,坐五十多人,硬木椅,很窄。我們幾個又被迫在後排,通風很差。初時在青藏公路初段還不覺得怎麼樣,但越高則越頭痛,還有點拉肚子,實在很狼狽,我們希望開點窗通通風,但有些乘客怕風大,不許開 窗,車內空氣更差。更慘的是晩上要在車上過夜,兩個司機是藏族,他們慣於亡命飛車,罔顧車內乘客的安危,我們稱他們是大小不良兄弟。當時青藏公路是土路,車子很顛簸,我們被震得一點胃口都沒有,半昏迷的過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我們發覺帶來的佷食物乾粮都不見了,幸好隨身的水壼還有點水。又是迷迷糊糊的過了一天。晚上大小不良兄弟終於在不知名的地方把車停下來,我們排隊買晚餐,只有白飯,一根辣椒和一片馬鈴薯,輪到我時,馬鈴薯沒有了,我是不吃辣的,望著白飯,差不多要哭出來,朋友把馬鈴薯分一半給我,從沒有想一片馬鈴薯在此時此刻那麼重要!那天晚上幾十人住在一不透氣的小屋,我們鑽進自帶的睡袋內,睡在水泥地上,又是迷迷糊糊的過了一晚。但幾十人聚在小屋內,更加缺氧,高原反應更加厲害,我早上嘔吐起來,當車子經過有名的唐古拉山時,我沒能把眼睛張開,只把相機交給朋終於在不知名的地方把車停下來,下午,終於來到拉薩了,我們的咀唇發紫,終於找了旅館住下。第二天筆者發燒看藏醫,幸好沒大礙。在拉薩玩了幾天,有點適應了當地環境。

胆粗粗第一次到亞東

一天傍晚我們在旅館房中忽然闖入一個漢族男子,說找錯房間,見我們幾個外來人,也跟我們天聊天起來,說他是來自亞東的教師,後天有班車回亞東,那裏風景挺好,我們也可以一塊兒去。第二天,我們到公車站購票,售票員說要有邊防證才能賣票。我們到地委申請邊防證,地委說不能給外地人去。我們心有不甘,胆粗粗到軍委請求,軍委的軍官倒有很和氣,問我們要到亞東幹啥?我們說我們來自千里之外,很不容易,很想到亞東觀光,我們幾個七咀八舌的,軍委官心輭起來,簽了個證給我們,我們開開心心的去買票。次晨,我們坐早班車到亞東,約大半天便到。

亞東是一個西藏邊境的小地區,因為地處偏遠,被喻為遺忘的世界明珠。很有意思的是,亞東又有「小香港」之稱,因為歷史上曾被英國意圖佔領,1888年英軍從印度入侵西藏,亞東被英帝國強行闢為商埠。

我們坐客車從藏的日喀則到亞東去,沿著喜馬拉雅山走,一路是人跡罕至的的雪山荒漠,經過位於海海拔4360米的帕鎮,該鎮號稱「世界最高鎮」,四十公里後便到達亞東,那裏梅拔較低,首府下司馬鎮是卓木山谷裡的一個小村 ,海拔只有2900右。我們到達後,便找旅館住下,怎知剛安頓下來,便有一位帶墨鏡的男人來找我們,原來他是當地公安,他說外人是不以來亞東的,問我們是怎樣來的,我們告訴他是軍委批的。首兩天,公安天天跟著我們,我們稱他保鏢, 我們喜歡到林區走,東拍照,西拍照,見到草地的花兒不忘擺姿勢,見到羊兒也開心的叫起來。公安跟了我們兩天,覺得很無聊,也就不跟了。

下司馬鎮面積很小。阿東河流經鎮前,因為水量足,氣候也較潮濕,所以植物也很翠綠,山坡上長滿了綠草和野花,流水淙淙!這裏的民房也很有特式,小木平房,門窗都髹了紅色。因為少見外地人,這裏的人都很純樸友善,來到這裏,又有與拉薩不同的感覺,不過,食宿都很落後,沒幾頓吃得滿意的。洗澡也要看天氣,有太陽才能到公眾浴室洗澡。到亞東的班車一星期只有一班,要下星期才有車回拉薩。我們獃在亞東玩了幾天,開始感到很無聊,一星期後,坐班車回拉薩,也有點逃離亞東的感覺。無論如何,第一次亞東之旅也是奇遇,而且那時尚算年輕,不知天高地厚!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32594

先苦很甜的第二次亞東之遊

第二次到亞東是2018,眨眼間我們已是垂暮之年。我們從尼泊爾飛到拉薩,跟當地團遊覽珠峰等風景區後,我很想再到亞東看看,導遊說到亞東要辦團體簽證,他可以旅行社名義替我們辦,而且不收分文,我們無言感激!

我們當晚在日喀則住下,拿了邊防證到車站買了客車票。早上,我們坐的士趕到汽車站,坐班車前往亞東,司機是第一次駕駛這路綫的。路況不錯,車子經過江孜等地,沿途有很多安檢,車子經過多慶湖,因為水乾,所以景色普通,不過湖邊有很多雪山,其中以桌木拉雪山最壯觀。車子一直伴著雪山走,到了一處安檢大站,因為我們的司機的邊防證到期,我們在這裏白等了一小時。

後來更慘,車子到了一處修路的路段,正在鋪柏油,公路鋪柏油的程序很複雜,我們一共等了三小時,才能通車。車子到了帕里,司機停車買東西,同車的乘警說前面近亞東還有修路,可能要停車到晚上9,而且明早7時開始又要封路,不禁大驚,看到前面有公車回頭,車頭有牌子,是往日喀則的,我當時考慮我們是否應在這裏下車?轉車返回日喀則,問當地人,他們這裏離亞東只有一個多小時車程,心想也可以一博。

巴士很快便繼續開車,路況很好,希望能順利到亞東縣城。下午六時許車子停下來,前面看不到盡頭的是車龍,可能真的要等到晚上十時,當時車上有乘客致電亞東縣城,叫車到修路的一方接他們。當時下著雪,如要駁車,要拿著行李走兩公里,我們走不動,只好聽天由命在車裏等。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32594

我拿著雨傘正想下車到廁所,見到一輛商務車正掉頭,我想截順風車回帕里住一晚!,這是大商務車,剛巧有空位載我們。我們開心的拿行李轉車,更開心的是原來這車載著大老闆和他的職員,他們先到到帕里吃晚飯,然後再回亞東,我們請他們吃麵和卥肉,再坐他們的順風車到亞東。

到亞東的路都是厚厚的雪,不過天已黑了,沿路的風光看得不清楚。商務車的老板送我們到花園酒店,雙一房\300元一晚,包早餐。我們早起到縣城走走,縣城依水而建,我以前是來過的,現在己改變了很多,只是在下司馬的古街有些舊建築。行了一會,回酒店吃早餐,十時許順風車老板來接我們一塊到日喀則,司機開車從另一條路走走,避開塞車。

車子初時沿河邊走,都是原始森林,河水很急,峽谷都很壯觀。離開森林後,便是看到雪山,車子一路上山,一路沿著河谷走,有很多村子在河谷旁,看去像世外桃源。老板很健談,他指出對面的大雪山說,過了這雪山,便是印度,年初中印對峙就在這裏附近,當時來了很多解放軍,他還指著一些戰壕。跟著車子爬上4000多米的高度,再見到桌木拉雪山,今天雪山披著很厚的雪,很壯觀。下山時仍然看到連綿雪山,老板指著說過了雪山便是不丹,亞東真是地位重要的邊防重鎮。

車子又到了帕里,跟著下坡,過了幾個鄉鎮,又到了江孜,我們在抗英紀念碑前懷緬了一會,跟著便到一個小鎮吃餃子, 跟著再送我們日喀則火車站,已是下午5時多,我們坐了一天的順風車,遊覽了亞東地區較偏遠的地方。也多謝老板的熱情,帶我們到了亞東一般遊客不會到的地方,讓我圓了重遊亞東的美夢!
上傳的圖像
            
124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