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非洲旅遊好文]飛越東非大裂谷的北境據地質學家研究每年仍以2~4公分的速度往西向著蘇丹靠攏同時八零年代發生的衣索匹亞飢荒最慘烈的區域約莫也就在螺旋槳正...諧感吧三分之二的虔誠基督徒三分之一的虔誠回教徒各自侍奉各自的神像Harar幾乎是典型的阿拉伯城市了仍是有幾座莊嚴的教堂棲身其中相安無事
訂房比價
首頁 論壇 攻略 機票比價 訂房比價 優惠專區 會員相簿 景點地圖 背包幫 搜尋 今日新文章 註冊 登入論壇
回覆   發表新主題
 
主題工具
瑞吉 的頭像
瑞吉 瑞吉 目前離線 瑞吉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背包至尊
文章: 209
#1
旅遊相簿: 70
感謝: 482次/71篇
註冊日期: 2006-01-02
舊 衣索匹亞總理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2019 - 2019-11-03, 21:28


飛越東非大裂谷的北境
據地質學家研究
每年仍以2~4公分的速度往西向著蘇丹靠攏

同時
八零年代發生的衣索匹亞飢荒
最慘烈的區域
約莫也就在螺旋槳正下方

我正飛往該國第二大城Mekele的途中
這北往之旅有什麼跟飢荒可以連結?
要我說
感受幾乎是零


雞販直接把雞綁在電線杆旁

看看這隻肉質是不是夠鮮彈


Mekele最高的大廈是照片遠方那一棟
至少
從目前看的到的骨架來看
確定是最高了


全城的嘟嘟車、汽車、行人在沒有紅綠燈的路口行雲流水
據說Mekele只有四座紅綠燈
而且很可能都故障了

算了
我無意批判第三世界的生活方式
何況是非洲名列前茅的衣索匹亞(認真)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375617
我深受他們散發的自在所感染
提格雷族的小哥
你看他笑得多開懷

這個海拔兩千多的人口聚集地
走起來舒服
居民不太用異樣眼光看待外國人
大可闊步走進市場
比起曾到過的XX、OO
平心而論
不覺得有甚麼威脅感


Mekele是提格雷州的首府
在1984到1985大饑荒期間
Tigray可是相當敏感的字眼

西方在回頭調查這二十世紀衣索匹亞最嚴重的飢荒後發現
原因除了大乾旱
當時的衣索匹亞政府正與北方的反抗軍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igray People's Libration Front,簡稱 TPLF)激戰
而不願輸送糧食給挨餓的提格雷災民

慘不忍賭的畫面透過BBC放送後
於是有了慈善歌曲
《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 ?》
跟後來更巨大的《We are the world》
全球募得金額超過一億美金

飢荒是平息了
遺憾
真實的故事並非收斂於一個圓滿的尾聲
美國中情局1985年的報告中指出捐款被TPLF濫用
許多匿名者亦提出相似指控
鉅額善款多數用於軍備擴張



日後來到裂谷湖區的城鎮Awassa
當還在埋怨落地窗的防水極差
午後陣雨濕了大半地板
一隻禿鷲(Hooded Vulture)大喇喇停在我正上方

話題為什麼來到禿鷲?
你仔細回想
你應該看過那張普立茲獎的非洲飢荒照片吧!?(時空背景其實是來自1994年的蘇丹)
一個垂死的小女孩
跟背後監視著的禿鷲

看似就這品種



等待
直到所有動物都失去興趣了再出手
一直到現在亦如此
清道夫是牠們存在世上的使命



Rüppell's Vulture


不行
該回到旅行的正途中
撐著肚子盡講一些吃不飽的舊事
著實不厚道

嚮導Bayu餐餐享用巨量injara
一種由衣索匹亞高原原生作物--苔麩製成的發酵餅皮
有一股微妙的酸味
摻著燉肉跟辛辣的香料徒手進食
(因為那股酸味實在太微妙,多半我是用麵包喬裝injara......)

這類東非地方特有的主食
經常被形容成長跑保養聖品
地球上兩大互不相讓的中長距離之王受訪時這樣說著
肯亞人:因為我吃ugali(肯亞主食),所以我跑一名。
衣索匹亞人:因為我吃injara,所以我跑第一名。

其實不是
因為就算你吃了ugali加injara加十倍禁藥
也跑不贏這些怪物
生活在高地上
沒有心臟的怪物



上菜了
進階版長跑保養聖品來了
聖品中的聖品--injara摻生牛肉

可惜啊可惜
大概先前進食就吃了什麼怪東西
鋼門已率先在路邊某間茅房中失守
源源不絕......
不然真想大口吞了它
那是我對衣索匹亞滿滿的愛啊!



Bayu小茶匙伸進去
又是加一堆糖
只有外地人才喝黑咖啡
不管
無論你怎麼把它喝下肚
都無比香醇

他豪氣地說
這桌咖啡我來買單
一共是三杯
兩杯焦糖瑪奇朵
一杯濃縮黑咖啡
......約新台幣28塊
(真是大方)



借用便利商店耶加雪夫小卡

家家戶戶煮咖啡
而且每一杯咖啡都從烘生豆開始



咖啡=衣索匹亞

步行於山區
擦身幾株結果的咖啡極度容易
千萬別忽視這不經意的遭遇
"這棵樹或許就是當初那棵樹"
其在人類史上的影響力
不亞於任何一棵菩提樹或櫻桃樹

你應該感謝衣索匹亞發現了咖啡
當初那個古老故事是這樣的:

"西元六世紀時
有位牧羊人某日趕羊到衣索匹亞草原放牧
看到每隻山羊都顯得異常興奮
他覺得很奇怪,
後來才發現羊群是吃了某種紅色果實才變得如此

當時他正擔心另外一件事
因為他剛被鎮上的喪屍咬了
再過沒多久
他也將成為名符其實的行屍走肉
索性跟著羊一起吃下紅色果實
沒想到一股從未體驗會的濃醇咖啡香從鼻腔鑽入
啊啊啊啊.....結果他好了
從消沉的意志中死而復生了
然後他把紅色果實帶回鎮上給喪屍群吃
結果大家都好了"

故事講完了
謝謝大家



大部分的人不會跟你說
衣索匹亞還原產一種神秘植物
提神作用更勝咖啡
但骨子裡擺脫不了黑暗與邪惡
它風靡非洲之角與亞丁灣沿岸各國
甚至左右了索馬利亞的海盜勾當

奧羅莫村落群往東直到大城Harar
居民驕傲地流傳著
"我們生產全世界品質最好的卡塔葉(chat)"
市集幾乎隨處可見大把大把販賣

它是什麼?
按當地人描述
使人精力充沛、興奮
功效被比喻為輕微的大麻

無疑卡塔葉在某種程度上支撐著該區的工作動能
就像維士比跟伯朗滋潤著辛勤的台灣勞工
但偶有撞見青少年手持一把嚼食
然後山區路上盡是嚴重的離奇車禍
你會想
難怪
著魔的人無法自拔
(雖然衣索匹亞抽菸與酗酒的人口比例極低也就是)

*卡塔葉(chat)在台灣法律已列管為第二級毒品



往東前進Harar是段非常難熬的旅程
即便一切順暢的路況
也得在狹隘的山路中上上下下數小時
何況有失控的牛羊
何況有失控的道路崩塌
更何況有失控的遊行

我很確信全村超過九成的人都上街了
而且不只一個村
遊行一場接著一場
完全無視動彈不得的任何交通工具
只為了一件事
衣索匹亞總理榮獲諾貝爾和平獎
而總理本身來自同屬該州的奧羅莫(Oromo)族

綜觀來說
奧羅莫人在衣國是最大族群卻又相對弱勢
2016年里約奧運上
衣索匹亞跑者Feyisa Lilesa在抵達終點時高舉雙手比出交叉手勢
就是一種抗議奧羅莫人遭欺壓無聲而沉重的吶喊
所以這一大串遊行本質上
是國族加上種族榮譽感滿滿大噴發

總理阿邁德(Abiy Ahmed)於2018年上任後
的確也改善了國內的族群衝突
這一點從身為提格雷族的嚮導Bayu口中獲得驗證
更為篤定
而他獲獎的真正原因
則是來自於
"解決與鄰國厄利垂亞的邊界衝突上的決定性舉措"
關於這點我也是直接受益者
因為該趟衣索匹亞的最大目標正是衣厄邊境的Danakil
以往幾乎每兩三年就發生觀光客遭搶劫事件

地球圖輯隊這篇文章
「飢餓遊戲」真人版能回國了 但衣索比亞的內部矛盾還沒有結束
是非常棒的近期衣索匹亞政局回顧


你若稍微深入了解獲獎始末
奧羅莫人沒有狂歡個三天三夜
算是很客氣了

但記住
他絕不是神
如同每個快速崛起的政治新星
總是一不小心又急速陷入泥沼
在我寫下這些文字的同時
國際新聞浮現
衣索匹亞抗爭死亡人數增至78人 諾貝爾和平獎總理陷危機



若要我回想身處其中的感受
關於和平
印象最深的應當還是宗教共處的和諧感吧
三分之二的虔誠基督徒
三分之一的虔誠回教徒
各自侍奉各自的神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375617

像Harar
幾乎是典型的阿拉伯城市了
仍是有幾座莊嚴的教堂棲身其中
相安無事
瑞吉 在棧內的其他好文

馬達加斯加狸貓和牠們的產地
科莫多群島,侏儸紀的繼承者們
桑吉巴島,為的是極度無所事事
坦尚尼亞的變色龍與盧安達大屠殺

此篇文章於 2019-11-06 12:00 被 小眼睛先生 編輯。
8 被閱讀1306次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kimmydefaru 的頭像
kimmydefaru kimmydefaru 目前離線
客棧之光
文章: 23,838
#2
性別: 秘密
感謝: 13,603次/9,516篇
註冊日期: 2008-05-22
舊 回覆: 衣索匹亞總理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2019 - 2019-11-06, 22:44

我在Washington DC吃過衣索匹亞菜
麵餅真的酸

當時是199X
距離"烏鴉的窩"大饑荒還不到十年
參加學校"僑外室"(OISS)辦的旅遊活動 被帶去吃的
當時全團幾乎都是台灣來的女生 大家坐一桌
吃下去的反應都一樣:這餅壞了吧
真的有酸 是你會覺得那餅壞掉的酸度
所以隔天大家就抵死不跟帶隊人去吃飯
揪一揪自己去中國城找餐廳吃

重點是
後來每回跟人說我體驗過衣國菜
所有人的反應都是:衣索匹亞菜?不是鬧飢荒嗎
1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瑞吉 的頭像
瑞吉 瑞吉 目前離線 瑞吉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背包至尊
文章: 209
#3
旅遊相簿: 70
感謝: 482次/71篇
註冊日期: 2006-01-02
舊 回覆: 衣索匹亞總理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2019 - 2019-11-06, 23:25

引用:
作者: kimmydefaru (原文章)
我在Washington DC吃過衣索匹亞菜
麵餅真的酸

當時是199X
距離"烏鴉的窩"大饑荒還不到十年
參加學校"僑外室"(OISS)辦的旅遊活動 被帶去吃的
當時全團幾乎都是台灣來的女生 大家坐一桌
吃下去的反應都一樣:這餅壞了吧
真的有酸 是你會覺得那餅壞掉的酸度
所以隔天大家就抵死不跟帶隊人去吃飯
揪一揪自己去中國城找餐廳吃

重點是
後來每回跟人說我體驗過衣國菜
所有人的反應都是:衣索匹亞菜?不是鬧飢荒嗎
那股酸味的確是很難說出真心喜歡...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發表新主題



主題分類清單
遊記行程交通住宿景點購物飲食
金錢證件其他全部
主題工具
論壇跳轉
主題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