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東南亞旅遊好文]其實除了要看火山外,對本次行程並無太多想法。較輕鬆來到Bromo的方式為自泗水搭火車或公車到Probolinggo,此後再看狀況轉公車...除了火山,也忘不了那翠綠的農田與田間夾雜的松葉林。走的時候又默默盤算著再次造訪的時機。圖說:做完觀光客生意,批著傳統毯子騎馬的當地人。
訂房比價
首頁 論壇 攻略 機票比價 訂房比價 優惠專區 會員相簿 景點地圖 背包幫 搜尋 今日新文章 註冊 登入論壇
回覆   發表新主題
 
主題工具
小小頭 小小頭 目前離線
背包高手
文章: 56
#1
感謝: 13次/5篇
註冊日期: 2007-03-16
舊 [印尼] Mt. Bromo 遊記 - 2019-10-13, 23:01

其實除了要看火山外,對本次行程並無太多想法。

較輕鬆來到Bromo的方式為自泗水搭火車或公車到Probolinggo,此後再看狀況轉公車、私人汽車或機車來到最靠近Bromo的村莊-Cemoro Lawang。所謂看狀況是指若背著大背包,出火車站後就會有很多人來纏著你的狀況,看你如何解決。公車是最便宜的,40000Rp,私人汽車與機車則全憑自己的議價能力。東南亞有類似uber的Go-jek與Grab 兩個app可資利用,價錢公開透明,也較便宜。但偶爾會覺得這價格便宜的令人不忍,還得扣掉平台抽成,而又多給一些。

我被私人司機纏上,最後被私人司機載到假裝成公共汽車站的旅行社,被推銷了非常貴的套裝行程一番後,假裝要思考而背著大背包逃走。走往真正公共汽車站的路上(還好有事先做功課,知道真正公車站的名字),又被機車司機纏上,最後為了想趁早到山上而選擇搭機車上山來到27公里外的Cemoro Lawang。

車子一路爬坡,有時是陡坡與髮夾彎,途中下起大雨又停車換上雨衣。沿途經過許多村莊,海拔越來越高,屁股覺得痛、身體覺得冷的時候,就約莫是要下車的時刻了。因遊客甚多,進村莊得先繳上10000Rp的入場費。觀光勝地永遠不缺收錢的名義。

安置妥當換上輕行囊、套上雨鞋後準備前去尋找火山。短短不過兩百公尺,沿途又開始被機車司機們纏上,走到售票口問了裡面的狀況,同樣是被守在票口的司機說走路很遠不會到,去火山要搭機車,來回多少云云。被昂貴的門票費打敗,隨口說著我明天再來,卻惹來一陣不以為然的訕笑。如果我是男生還會這樣嗎?此刻忍不住好奇起來。

獨自在東南亞旅行時,女性的這個角色總是會成為自己身上最鮮明的印記。這個身分在旅行中帶來的諸多不便與令人惱怒的事之多,如影隨行無法擺脫。

打定主意循著地圖往另外一條幹道行走,走到制高點拍不遠處的山與火山,找到路後往回欲回旅館時,路旁雜貨店的小女孩雙手從老是插著的口袋深出來,指著身後的一個小路口跟我說:go down there, no ticket. 於是轉身回頭走去探望,路口旁類似收費亭或涼亭聚集著的男人們又指著路口說:Bromo? Go down there. 我甚至連開口問路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催促著出發。於是回頭向雙手始終插口袋的小女孩借廁所後整裝出發。

小路是泥巴路,更正確的說法是黑色火山灰堆積而成的路,因正逢雨季天天下雨因而泥濘溼滑,平常也是馬在走的路,因此沿路都是馬大便,就這樣沿路小心滑倒與小心大便的同時下到出口。是一望無際的Sea of sand,同樣是火山灰舖成,走起來像走在沙灘上。

接著又是開始驅逐機車司機與馬伕的徒步旅行,靠著路上問背大背包回頭的白人男性而順利抵達火山。路途並不近,約莫兩三公里吧,但也絕非司機們說的走路無法抵達的距離。
費盡力氣,踩著硬化成石的火山熔岩來到半山腰,從山腳下爬了兩百多階石階來到火山口,卻開始下起不小的雨。火山口一周都是泥巴,只有極少部分有欄杆,其他是裸露的天然狀態,雨下得著正大,深怕腳滑失足跌落冒著煙滾燙的火山口,未敢繞火山口一圈,隨意走走拍個照片就回頭下山。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367250
圖說:火山口邊緣可工走路的路段大概長這樣

圖說:冒著煙的火山口。

圖說:乾掉僵硬的熔漿,要爬火山得先穿過遠方那片火山灰沙漠


回頭又遇上纏著我不放,怎麼說都不願意放棄的的機車司機。只好指著前方不遠處的白人男性說,他是我男友,我們一起來的。司機才終於訕訕離去。真佩服這些人的耐心。

沙海上毫無座標與足供辨識的特徵,幸好來時以maps.me在馬道出口出標了地標,才能順利回到馬道,沿路踩著濕透的爛泥巴,不斷靠著平衡身子的方式爬回村莊。幸好穿著雨鞋來,既防滑又耐髒,命大的只滑了一次,回到村莊發現及膝的筒身皆裹著爛泥。還好,那不怎麼大的背包剛好還有容得下雨鞋的空間。

為了感謝小女孩指點與借廁所,滿身狼狽的去女孩的雜貨店吃了early dinner。女孩竟是唯一的店員,身兼小二與廚師,晚餐是冷的,唯一熱的是一塊炸好的雞胸肉。為了活命,即便吃素都要裝作沒這回事。飯後與餐廳的另二位美國男、日本女夫妻在農村散步一圈結束這一天。

飯店熱水不是太熱,水必須特別開車去載來兩大桶供旅客使用、毯子不夠厚需要加浴巾、圍巾、毛帽、羽絨外套在身上才有辦法入睡。這裡畢竟是交通十分不便的山上,也就將就著過了一夜。

大家都要看日出,觀光客是,做觀光客生意的司機與導遊們是,不到九點村莊已安靜下來。自己則因深怕錯過半夜兩點半起床的健行看日出行程,輾轉反側睡不安穩。





Cemoro Lawang 的宜人風景

夜半醒來幾次,兩點半鬧鐘響卻怎麼也起不了身。賴了20分鐘後,終於緩緩起來收拾登山看日出的行囊出發。據說昨天不斷推銷我搭車看日出的司機們的說法,走路得要兩個小時,昨日跨國夫妻的情報指出日出是五點半,怕自己腳程慢而提早出發。

印尼男人們有趣的地方在於,他們會像纏著你不斷對你推銷東西,大部分都是載客,當你明確的說出你要搭公車後,又會你一言我一語的跟你說該怎麼搭車。又如昨天,守門員要守門票,我想著我明天再來看火山吧,就會又有另一群人積極的指引你從小路進去。

路上有很多台吉普車,都是要接遊客去看日出的。邊看滿天星斗,研究著銀河的形狀邊緩慢前進。不過五分鐘,又開始有機車來身旁纏著,不斷的重複我要用走的,不斷持續前進。有些人因此放棄,有個司機不斷的來,不斷的降低價格,不斷的說我一個人走很lonely,他可以載我到有很多friend的地方。價格從50000一路自動降到20000,拗不過他而決定上車。


圖說:你可以搭吉普車上山看日出 (照片為看完日出後下山)

圖說:也可以選擇騎馬去看日出 (照片為看完日出後下山)


沿路都是約45度的斜坡向上。從後來的發展來看,幸好有上車。

司機所謂很多friend的地方是一個停車場,停滿許多吉普車,看來團體客已都上山。我沿路走著,只遇到四個遊客,兩個一個斜坡結束就先休息了,繼續向上再遇到一對中國夫妻,邊走邊等他們的上到最容易,靠著爬梯就能抵達的viewpoint 2。再往上路跡難尋,而且是為濕的泥巴路,有一小段陡上。太太看著路說她不走了,待著就好;先生只好回去陪太太。自從一人打著手機的手電筒,仔細尋找路跡,邊看maps.me邊抬頭看越來越密的滿天繁星與銀河,邊緩慢前進。說好的friend呢?大叔。

夜半四點,山路只有我一人,不斷想著還該不該前進,死在這裡怎麼辦?想想覺得現在死掉的話也不會有遺憾,就繼續走了。沿途遇到兩組當地人,都是要去山上務農的,都剛好會說英文,都剛好在岔路上遇到,指引我正確的方向。現在回想真是命大。沒有他們,我可能也不知道走到哪裡去了。

與中國人分別,獨自走約30分鐘後,聽到人群吵雜的聲音,想是看日出的制高點view point 1到了,於是終於能堅定的繼續往上爬。抵達後才發現早已人聲頂沸。隨意問了幾個人,原來大家都是搭車來的,網路上不是都說有自己爬的人嗎?到底這些人都在哪裡,於是我成了唯一爬上來的人。從大叔讓我下車到這裡約莫一個小時,感謝大叔,若沒有他載我省下前面那段陡上的路,我大約也沒力氣爬到這裡。為了避免在來程的陡上、溼滑路段摔死決定搭車下山,開始向當地導遊與妻子詢問下山的方法,他們聽我沿路爬上山,瞠目結舌的說我可以搭機車下山,才終於安下日出結束後還要手腳並用下山的恐懼。

抖著身子,裹著兩件外套、毛帽、圍巾與一群觀光客一群瑟縮著等日出。有小販拿著塑膠椅問遊客有無人要乘坐、有人在兜售明信片、有人賣熱茶咖啡甜點,也有當地人起了一爐木炭給司機與導遊們暖手。遊客大約像夜市一樣多。不可思議。等著的同時覺得自己已像死過一次,始終緊張的情緒終於放鬆。遠方是昨天爬過的火山、沙海、苔原、雲海、雲霧,還有日出。這真是用生命換來的,壯麗的日出。好吧,或許是太誇張了點,但夜半四點獨自一人爬山的內心小劇場,恐怕也只有自己能夠體會了。

巴著被我搭訕的導遊不放,請他協助我找機車下山,即便事後發現價格貴了一倍、司機是不會說英文的當地人、中途還迷路被我發現給他看地圖請他回到正確的路上才終於回到飯店也無所謂。此刻,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下山後時間尚早,往農田的方向走。種的多是高麗菜、蔥、油綠不知名的蔬菜。農人男女都有,女人會害羞的對你笑,男人會對著你講一連串聽不懂的話然後一起大笑、用僅有的單字對你大喊I like you, I love you,再繼續講著聽不懂的話然後大笑。男人就是這樣。身為亞洲女性,在東南亞隻身旅行就是這樣。再一次厭惡性別帶來的不公平。


圖說:他見我在農村散步拍照,停車下來問我 "sleep to hotel?" 我跟他說No。然後他笑著離去。這就是我說的,所謂女性身分特別會在東南亞旅行時被突出。


昨日與美國男日本女散步時也講到了這一點,我說我在旅行時深刻感受到了我的女性身分的不便,日本女附和,美國男表達同情與對這些男人輕佻的行為感到不可思議。但又能怎麼辦呢?終究只能自己面對。


圖說:在菜市場買橘子時,他與一群男人(後方那群)在旁邊不斷指指點點說著我聽不懂的話、起鬨、笑鬧。要走時他衝出來,於是我幫他拍了張照。這男人因為我幫他拍照而被其他男人非常用力的虧、取笑。我的摩托車司機說因為我是台灣人,皮膚白的女人在這裡很expensive,這個男人也因此、因為我幫他拍照而被虧了。again, coz i am a female.


農村景色很美,不輸火山與日出,是個可以來待上一段時間的地方。不論男女,所有在地人都曬的黝黑,長年勞動的結果是臉上佈滿風霜,實際年齡可能比看上去要小一些。每個人身上都殘留有自然的痕跡,是很接近火山灰的顏色;多數當地人身上披著毯子,山上寒冷,大概類似夾克的功用,綁著騎車時很像小飛俠的披巾,不勞動時手臂交疊於披巾內,騎馬時又很像草原民族,非常俐落帥氣。

回飯店吃早餐,花了兩倍價錢預定的早餐竟是去小吃店買回來的炒飯,下次知道就自己去吃就好了。邊吃邊與年輕約莫十七八歲的老闆與他的司機朋友聊天。他們說英語除了在學校以外,也是每天跟客人學,我說我很喜歡這裡的農村景色,他說可以住下來,今天人不多,我說我得往下個地點去,下次吧,與朋友再來多待幾天。

飯後刷牙時遇上英語流利的當地導遊,聽到我來自台灣「哇」了好大一聲。他說很少有台灣人來到這座山上,因此感到驚奇。我說飛機上遇到的印尼新移民說印尼很危險,耳提面命的叫我要小心,他也再次不解的問哪裡危險?或許這是男女的差異吧,所有印尼女性都叫我要注意安全,小心男人,有困難不要找男人問,要找女人(偏偏男人們不用我開口,總是自己圍上來),而身為男性的他,自然對這種危險無感。

這就是Bromo,黑心旅行社跟你說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全部都可以一個人完成,只要有勇氣,只要可以像一個白人男性旅行那樣自在安心,只要足夠小心,而且有辦法擺脫所有纏著你不放的男人們(女人大多忙農事,男人則多招攬遊客)。然後離開時,除了火山,也忘不了那翠綠的農田與田間夾雜的松葉林。走的時候又默默盤算著再次造訪的時機。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367250
圖說:做完觀光客生意,批著傳統毯子騎馬的當地人。
上傳的縮圖
 

 


此篇文章於 2019-10-23 14:55 被 小眼睛先生 編輯。
3 被閱讀438次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發表新主題



主題分類清單
遊記行程交通住宿景點購物飲食
金錢證件其他全部
主題工具
論壇跳轉
主題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