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南歐其他]《巴爾幹半島。南斯拉夫。獨立。波士尼亞內戰》第三個國家,是個番外篇。透過Predja,我相對深刻地瞭解這座城市、這個國家,而不再是翻閱...著期待回房間睡覺。已經是凌晨1點了,從8點改成9點最後約好9點半吃早餐,回到六人宿舍房裡只有我一個,在所有雜念攪和成一團時沉沉睡去。​
首頁 論壇 攻略 機票比價 訂房比價 旅遊相簿 會員相簿 景點地圖 背包幫 搜尋 今日新文章 註冊 登入論壇
回覆   發表新主題
 
主題工具
惟晴 的頭像
惟晴 惟晴 目前離線 惟晴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背包客
文章: 34
#1
性別: 女生
感謝: 28次/14篇
註冊日期: 2012-06-28
舊 《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從內戰中涅槃重生的世界文化遺產。莫斯塔爾Mostar(上集) - 2019-09-21, 00:17

香蕉爸爸與葡萄媽媽的部落格https://liaoweicing.pixnet.net/blog

《巴爾幹半島。南斯拉夫。獨立。波士尼亞內戰》
第三個國家,是個番外篇。
透過Predja,我相對深刻地瞭解這座城市、這個國家,而不再是翻閱別人的遊記或是拿著一本書。
我想先從與Predja的故事開始說起,相信由此引入那段歷史會是最好的方式。
也是因為如此,我現在才更能明白,別人的生活是精采我旅行最棒的部分。
尤其在這裡: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堅持說完國家全名,這也是對他們的尊重)。



應該存在超過500年的莫斯塔爾古橋,沒能在波士尼亞內戰中保留下來,得以重建實在是萬幸。
--------------------------------------------------
March 30-31th, 2018 背包旅行第25.26天

不在計畫之中的國家〈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我帶著一片空白來到這個國家,幸運的是走訪那些必去景點,但印象更深的卻是與「人」的相處。
透過Pedja,我勾勒、描繪這個國家的今昔面貌,這片土地的孤鳴與無助,用盡全力地在悲傷中找回還在迷失的故鄉與自我。
-------------------------------------
那日早晨,從克羅埃西亞 Split出發的巴士誤點了,但是啟程之後的海岸線風景稍稍彌補了等待時的不安。
正當我沉浸於大自然美景,司機突然在駛上高速公路前停車,走到後排跟乘客起了爭執。
能聽得出來是是一對帶著Baby旅行的英國夫妻,司機堅持Baby的搭乘也需要收費,無奈夫妻手上現金不夠支付,但偏偏又無法使用信用卡付費,不肯讓步的司機堅持若不付錢就不開車,這時同樣坐在後座的情侶拿出僅有的現金卻還是不夠,那時的我突然想起朋友在國外曾受陌生人幫助的故事,拿著錢起身往後排走並且補足剩餘金額。
這件事的最後,司機拿走他需要的金額,剩下那些已經分不清是誰的錢最後又通通回到我手裡。





事件過後不久我就睡著了,突然司機大喊一聲:Passport!原來是來到兩國邊境,需要檢查乘客的護照;入境到第三個國家,這個屬於內陸國家且風景也美的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感覺有希望成為心目中的前幾名。
司機將車子開到一個叫做Čapljina 的城鎮換車,過沒多久來到莫斯塔爾的公車總站。






每次踏上陌生國度的第一步都是如此難以言喻的美妙,在往欲入住的青年旅館路上,穿越莫斯塔爾古橋,我用了幾分鐘的時間,站在這座2005年重建完成的世界遺產全神貫注地欣賞河流Neretva的碧綠,橋上有多到快要滿出來的觀光客,揹著大背包的我相對來說像是個找麻煩的人。
好不容易走到想要入住的青年旅館,沒想到這兩天剛好有團體入住整個客滿,今天遇上沒有提前訂房的風險了,沒有網絡可用的我只能硬著頭皮借wifi,隨機定位下一間青年旅館,心中暗自祈禱著還有剩餘床位,又走了好一段路才抵達David Hostel,大門沒開,懷著忐忑的心按門鈴,過了幾分鐘有人出來開門而且還有空床位,找到這兩晚的落角處暫時放下心中大石。

David Hostel有大大的庭院、明亮的燈光,我喜歡。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338693


實話說,今天搭了很久的車,抵達新國度的時間也近傍晚,況且走過了重要景點Mostar Old Bridge,於我來說也算有所謂的旅行進度?
我還清楚記得一直到晚上9點半,青年旅館的老闆回到家並且來敲房門問要不要吃晚餐?在對話的同時小心翼翼地觀察他:剛下班帶些許疲憊,卻掩不住那精神奕奕與自我設定的良好待客原則。
如此難得機會可以品嘗當地人手藝,我自然是說yes!邊看當時熱播的台劇"姐的時代"邊期待老闆來敲門,叩叩叩,Dinner is ready!
燉物,豆子/香腸/豬+牛培根/胡蘿蔔/馬鈴薯/大蒜/米/胡椒/鹽,搭配切片麵包,不瞞大家這真的可能是我吃過最美味的食物之一。
晚餐之後,老闆拿出啤酒還有當地人在喝的超濃烈西洋梨酒,我們從自我介紹開始了這一晚的談心。
老闆名叫Predja,生於1960年代,在那個二次大戰之後由強人狄托所統治的和平時期,當時整個巴爾幹半島統稱為「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
Predja感慨的說,從沒想過他自己會在我這個年紀的時候經歷一場現代史上最殘酷的內戰:波士尼亞戰爭。
他曾經是一名消防員,因為戰爭失去了很多好兄弟,甚至是親人,現在剩下他與兒子,這間青年旅館也是以他兒子的名字所命名(David Hostel)。
我們都是第一次以消防員這個身分在異國認識對方,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我們兩個拉聚在一起,我們都感到很驚喜。
就這樣聊生活、聊喜好、交換歌單,Predja似乎對於這個收穫(人)非常欣喜,說明天要帶我去幾個景點走走,我半信半疑帶著期待回房間睡覺。
已經是凌晨1點了,從8點改成9點最後約好9點半吃早餐,回到六人宿舍房裡只有我一個,在所有雜念攪和成一團時沉沉睡去。
被閱讀143次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發表新主題



主題分類清單
遊記行程交通住宿景點購物飲食
金錢證件其他全部
主題工具
論壇跳轉
主題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