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北海道旅遊好文]  在這之前,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透過馬拉松來旅行。小時候常跟著老爸的慢跑俱樂部四處遊山玩水,看他跑起來很輕鬆,但自己從小到大每次慢跑...,就是這裡,就是這裡。   以北海道之翼來為這趟網走馬拉松之旅畫上句點,起飛後還能看到那片金黃色的向日葵花田。   再見,美麗的網走。
訂房比價
gidaboy920 gidaboy920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背包至尊
#1
文章: 205
感謝: 195次/93篇
註冊日期: 2007-05-15
舊 鄂霍次克網走馬拉松 - 2019-08-24, 18:09

  在這之前,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透過馬拉松來旅行。小時候常跟著老爸的慢跑俱樂部四處遊山玩水,看他跑起來很輕鬆,但自己從小到大每次慢跑都覺得累,跑到後來,我總是看著天空問老爸,你到底怎麼跑的。

  2017年的鄂霍次克網走馬拉松是我的初馬,非常幸運,我在6小時30分的限時前半分鐘抵達終點,成為該場賽事最後一名,也是名符其實的6小時30分配速員,所以這篇文章絕對不是要教人怎麼跑步,只是一篇旅行心得。

  當初會想去日本跑步,主要原因是東京馬,它的吸引力居然讓我忘記自己不太喜歡跑步,就和旅伴一起抽籤,可惜最後只有她抽到,但事前還是一起練跑準備,當天就陪她繞了大半個東京。感受到馬拉松的熱情後,回國立刻上網搜尋,找到9月份舉辦的鄂霍次克網走馬拉松,透過JTB SPORTS網站就可報名,先搶先贏,這次馬拉松之旅也就此成行。

  時間來到賽事前兩天,早上九點就飛抵網走的女滿別空港,降落時還滿臉睡意,但外頭迎接我們的是萬里無雲的好天氣,精神也跟著好起來。


  睡意這麼重,主要是昨晚搭了紅眼班機,繼去年體驗過虎航飛羽田轉稚內後,覺得這種模式是個好選擇,可以轉羽田的早班機前往臺灣沒有直飛的城市。

  不過去年轉機時有先到羽田國內線第一航廈的First Cabin睡三小時(早朝方案),這次則因為第二段航班時間為早上七點十分,就沒特別休息,先到國際線展望台晃晃,等接駁車發車時間,接著到國內線吃個咖哩烏龍麵當早餐,就差不多可以登機了。

  等待行李時,看到這幅海報,充分感受到馬拉松的氣氛。


  租車後離開機場,下午來到鄂霍次克流冰館,在展望台眺望網走湖和能取湖美景,同時發現右方出現神奇的粉紅色和黃色,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那裡就是大曲湖畔園地,也就是這次賽事的終點,終點的標誌已經放在路邊。






  紅色的波斯菊與黃色的向日葵,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片的向日葵花田,想到前幾天泰利颱風演變成的溫帶氣旋才侵襲北海道,幸好向日葵們都還直挺挺地站著。






  第二天早上再度造訪,陽光比昨天下午又更耀眼了一點。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327158
  工作人員正在做最後的準備,藍色的大桶子是明天要用來放流冰水給選手泡腳的。




  終點前的賽道,希望明天可以堅持到這裡。




  馬拉松的報到時間在前一天的下午,地點位於エコーセンター2000,報到時需出示從JTB網站列印的兌換證,領取號碼布、寄物袋、秩序冊、參加賞及其他廣告單等。當時的參加賞還不是T恤,但根據官方資訊,今年(2019)年已經改了。




  路上看到的交通管制告示牌,往來能取岬的(北海)道道76號是這場賽事的主要賽道,直到下午才解除管制。


  賽前一天晚上有開幕式,於網走市民會館舉行,因為下午完成報到後,接著去了一趟能取岬,再回來時差不多要開場了,禮堂內座無虛席,我們只能站在最後面觀禮。在市長致詞後,也邀請兩位特別來賓分享經驗,一位是著名馬拉松選手及教練金哲彥,另一位是雪梨奧運馬拉松銀牌得主Eric Wainaina,最有趣的地方是兩人談到補給站的補給品時,金教練推薦了一些不可錯過的特色補給品,Wainaina選手則說他都避免吃那些東西,逗的觀眾們大笑。




  說到特色補給品,最亮眼的應該是33.2K的私補網走監獄和牛,其他包括螃蟹湯、流冰糖、蜊仔湯等也都是當地特色。

  開幕式另一個重頭戲是抽獎,今天下午報到時有拿到抽獎券,其中最大獎是火奴魯魯馬拉松的報名費,但最吸引我的是日航和全日空個別贊助的女滿別機票。關於抽獎,我向來都沒有這種運氣,沒想到居然讓我抽到一雙襪子,主持人唸到我號碼時超開心的,希望也能為明天帶來好運。現場也有賣馬拉松紀念T恤,明天馬上穿上身跑步。


  賽事當天起了一大早,怕太晚吃早餐會無法消化。入住的東橫INN也配合賽事將早餐時間提早半小時到早上六點,但我選擇更早出門吃,在飯店斜對面的すき家。


  全馬起點位於網走刑務所,不開放停車,所以只能搭接駁車或走過去。終點的大曲湖畔公園雖然有停車場,但只開放給起、終點都在那裡的5K和3K跑者停車。接駁車有三條路線,一條從網走公車總站經網走車站到起點,另一條是從網走運動訓練場(網走スポーツ・トレーニングフィールド)到起點,運動場旁有賽事專用停車場,若要開車前往,這是唯一選擇。最後一條是從各大飯店出發到起點,我就沒特別研究了。


  因為住在網走車站前的東橫INN,選擇第一條路線是最快的,但今天為了犒賞自己,晚上改住在「北天之丘 網走湖鶴雅休閒渡假溫泉飯店」(北天の丘 あばしり湖鶴雅リゾート),就在運動場旁邊,於是選擇第二條接駁路線,賽事結束後就可以就近入住。

  跨越美麗的網走川,和跑者們一起走進起點。




  其實在這之前發生一段小插曲,當我們抵達運動場時,旅伴突然找不到她的號碼布,最後推測她是放在飯店房間桌上,但若再來回一趟飯店,時間絕對不夠,於是只好直接前往起點求助,如果因此不能參賽也沒辦法。

  在服務台遇到昨天報到時的那位會說中文的姐姐,說明來意後,工作人員馬上幫她補發號碼布、晶片和寄物袋,姐姐也安慰我們不要緊張,覺得窩心。

  和姐姐聊了一會兒,剛好市長在旁邊,她便向市長介紹我們,說是從臺灣來的,親切的市長也跟我們合照,可能昨天晚上距離舞台太遠,沒什麼感覺,今天才發現市長好高。


  隨後當然也跟親切的姐姐合照,還有起跑點附近的ANA空服員,但照片就讓我自己留著紀念吧。

  出發前15分鐘,跑者們開始向起跑點集中。






  我們的起跑點是最後的G區,起跑後約7分鐘通過起點,欣賞樂隊和啦啦隊表演,市長也在起點歡送跑者們。


  起跑後,再次跨越網走川,左轉國道39號後,一路跑到道道76號,途經鄂霍次克海岸、能取湖及網走湖,回到終點大曲湖畔園地。

  起跑後沒多久就超越了6小時30分配速員,殊不知今天我才是正宗6小時30分配速員,這個時間也是全馬終點的關門時間。


  一開始就遇到這位蘿蔔哥,特別提到他,是因為我抵達終點時,他是我身邊唯一一位跑者,也聽到志工們幫他加油,但我沒印象他到底在我前面還是後面,這差別很大,因為我是完跑者最後一名。


  國道39號天橋上的志工應援團。


  經過這兩天入住的東橫INN,在前面的路口左轉,又一次跨越網走川。


  北海道旅行好朋友Seicomart(セイコーマート),好想進去買東西。


  因為幾乎最後出發,抵達4K的私補時,螃蟹湯已經沒了,殘念。


  經過5.5K補給站沒多久,即將面對賽事的大魔王險升坡(激坂),持續約1.5K,此時也被6小時30分配速員追上,大姐示範她們跑這段的方法,其實是用走的,雙手往前伸出帶動身體,我也就跟著做,覺得效果還不錯,不知不覺越走越快,又離開他們了。




  在險升坡遇到金教練,他也幫跑者們打氣,畢竟這段真的有點吃力。稍後在能取岬再次遇到他,也有幸跟他合照。至於另一位來賓Wainaina選手,今天雖然有遇到他,但跟他合照卻是明天在女滿別機場準備搭機前巧遇,後來他不僅跟我們搭同班飛機,還坐在我們前面一排。


  順利通過險升坡,來到7.8K的補給站,看到不在名單上的網走產小番茄,這個我可以。


  10K補給站的流冰糖,前天在鄂霍次克流冰館也有買,今天嚐一點就好,怕生痰。


  從險升坡到能取岬之間的起伏較多,但經過險升坡後,接下來的爬坡都沒什麼感覺,我也默默超越6小時配速員。此時天空不如起跑時這麼藍,鄂霍次克海也變得稍微陰沉。和金教練合照後,繼續前進。


  經過16K時大腿差點抽筋,接下來都不太敢用力,此時被6小時配速員追上,這段路直到17.5K補給站都是緩降坡,還能跟著他們慢慢跑。


  17.5K補給站就在隧道口不遠處,在這裡舒緩一下,和6小時配速員說再見,悠閒欣賞鄂霍次克海岸。


  明明才18K,而且才剛過補給站沒多久,但這個時候餓壞了,便把最後一個果凍吃掉,撐到20K的補給站。之後,右側的景色也從鄂霍次克海變成能取湖。




  約5公里的能取湖畔道路,這個時候身邊已經沒什麼跑者了。


  在27K到28K之間有個折返點,雖然這個時候已經跑跑停停,但看到後方的回收車,告訴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


  29K的補給站設在相當寬敞的のとろ湖畔公園內,看到熱騰騰的蜊仔湯馬上來一碗,因為沒有陽光,氣溫越來越低。補給站還有美味長天(長方形的天婦羅)和萬惡的可樂,怎麼可以錯過。




  30K的管制點,從公園進入能取港,大叔好心提醒我35K的關門時間在14時05分,其實開始跑跑停停後我就有在算,大概每公里抓10分鐘,應該是能通過35K。


  約31.5K處被6小時30分配速員追過,但我發現已經跟不上他們,就只能揮揮手。


  順利在關門前兩分半鐘抵達35K管制點,同時也是補給站,在這之前經過33.2K的私補監獄和牛,雖然還沒被吃完,但擔心時間不夠就沒吃,現在終於能慢慢享用從山形縣天童市送過來的美味水果。


  之所以說慢慢享用,是因為我以為通過這個管制點後就可以輕鬆走,但吃了水果醒腦後,發現每公里10分鐘只是剛好到終點(15時15分關門),嚇到我馬上出發,雖然雙腳已經相當疲累,但我想起安西教練的那句話,接著仰望天空,不能讓我爸看笑話。

  到終點前的這段路是腳踏車道,經過37K後就沿著網走湖前進。




  回到大曲湖畔園地,先沿著旁邊的石子地跑,才會繞進終點前的向日葵賽道。


  終於來到這裡,東京農業大學鄂霍次克校園的學生志工大聲喊著快到了,到底是時間快到了還是終點快到了,我也搞不清楚,但我也醒了,雙腳動起來跑到終點前,看計時器顯示還有40秒,便鬆了口氣,市長依然站在終點前迎接跑者,我還能跟他握個手,再從容通過終點。看著天空,告訴老爸,我也做到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327158




  過了十幾年,我跟老媽聊起小時候看老爸跑步的樣子,老媽才跟我說:「哪有,你爸每次也是跑到要死要活的,哪有那麼輕鬆。」哈,這算遺傳吧。

  我沒亂說,真的是最後一名,距離關門時間只剩24秒。


  終點的草皮上是「海」與「大地」收穫祭,跑者可以拿到400円的食物及一杯啤酒或飲料兌換券,剛剛補給站吃不夠的都來這裡補充。另外,昨天看到的空桶子,今天滿滿的流冰水,可以泡腳。






  木製的完賽獎牌是當初吸引我參賽的原因之一,也是賽事的特色。


  隔天離開網走前,再次來到大曲湖畔園地,等於連續四天造訪此處,也特地回味昨天通過終點的感覺,就是這裡,就是這裡。


  以北海道之翼來為這趟網走馬拉松之旅畫上句點,起飛後還能看到那片金黃色的向日葵花田。




  再見,美麗的網走。
19
5134 次查看
bb123dd 的頭像
bb123dd bb123dd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客棧之光
#2
文章: 1,072
性別: 男生
感謝: 306次/276篇
註冊日期: 2012-01-22
舊 回覆: 鄂霍次克網走馬拉松 - 2019-08-26, 15:18
引用:
作者: gidaboy920 (原文章)

  在這之前,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透過馬拉松來旅行。小時候常跟著老爸的慢跑俱樂部四處遊山玩水,看他跑起來很輕鬆,但自己從小到大每次慢跑都覺得累,跑到後來,我總是看著天空問老爸,你到底怎麼跑的。

  2017年的鄂霍次克網走馬拉松是我的初馬,非常幸運,我在6小時30分的限時前半分鐘抵達終點,成為該場賽事最後一名,也是名符其實的6小時30分配速員,所以這篇文章絕對不是要教人怎麼跑步,只是一篇旅行心得。

  當初會想去日本跑步,主要原因是東京馬,它的吸引力居然讓我忘記自己不太喜歡跑步,就和旅伴一起抽籤,可惜最後只有她抽到,但事前還是一起練跑準備,當天就陪她繞了大半個東京。感受到馬拉松的熱情後,回國立刻上網搜尋,找到9月份舉辦的鄂霍次克網走馬拉松,透過JTB SPORTS網站就可報名,先搶先贏,這次馬拉松之旅也就此成行。

  時間來到賽事前兩天,早上九點就飛抵網走的女滿別空港,降落時還滿臉睡意,但外頭迎接我們的是萬里無雲的好天氣,精神也跟著好起來。


  睡意這麼重,主要是昨晚搭了紅眼班機,繼去年體驗過虎航飛羽田轉稚內後,覺得這種模式是個好選擇,可以轉羽田的早班機前往臺灣沒有直飛的城市。

  不過去年轉機時有先到羽田國內線第一航廈的First Cabin睡三小時(早朝方案),這次則因為第二段航班時間為早上七點十分,就沒特別休息,先到國際線展望台晃晃,等接駁車發車時間,接著到國內線吃個咖哩烏龍麵當早餐,就差不多可以登機了。

  等待行李時,看到這幅海報,充分感受到馬拉松的氣氛。


  租車後離開機場,下午來到鄂霍次克流冰館,在展望台眺望網走湖和能取湖美景,同時發現右方出現神奇的粉紅色和黃色,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那裡就是大曲湖畔園地,也就是這次賽事的終點,終點的標誌已經放在路邊。


  紅色的波斯菊與黃色的向日葵,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片的向日葵花田,想到前幾天泰利颱風演變成的溫帶氣旋才侵襲北海道,幸好向日葵們都還直挺挺地站著。


  第二天早上再度造訪,陽光比昨天下午又更耀眼了一點。


  工作人員正在做最後的準備,藍色的大桶子是明天要用來放流冰水給選手泡腳的。


  終點前的賽道,希望明天可以堅持到這裡。


  馬拉松的報到時間在前一天的下午,地點位於エコーセンター2000,報到時需出示從JTB網站列印的兌換證,領取號碼布、寄物袋、秩序冊、參加賞及其他廣告單等。當時的參加賞還不是T恤,但根據官方資訊,今年(2019)年已經改了。


  路上看到的交通管制告示牌,往來能取岬的(北海)道道76號是這場賽事的主要賽道,直到下午才解除管制。


  賽前一天晚上有開幕式,於網走市民會館舉行,因為下午完成報到後,接著去了一趟能取岬,再回來時差不多要開場了,禮堂內座無虛席,我們只能站在最後面觀禮。在市長致詞後,也邀請兩位特別來賓分享經驗,一位是著名馬拉松選手及教練金哲彥,另一位是雪梨奧運馬拉松銀牌得主Eric Wainaina,最有趣的地方是兩人談到補給站的補給品時,金教練推薦了一些不可錯過的特色補給品,Wainaina選手則說他都避免吃那些東西,逗的觀眾們大笑。


  說到特色補給品,最亮眼的應該是33.2K的私補網走監獄和牛,其他包括螃蟹湯、流冰糖、蜊仔湯等也都是當地特色。

  開幕式另一個重頭戲是抽獎,今天下午報到時有拿到抽獎券,其中最大獎是火奴魯魯馬拉松的報名費,但最吸引我的是日航和全日空個別贊助的女滿別機票。關於抽獎,我向來都沒有這種運氣,沒想到居然讓我抽到一雙襪子,主持人唸到我號碼時超開心的,希望也能為明天帶來好運。現場也有賣馬拉松紀念T恤,明天馬上穿上身跑步。


  賽事當天起了一大早,怕太晚吃早餐會無法消化。入住的東橫INN也配合賽事將早餐時間提早半小時到早上六點,但我選擇更早出門吃,在飯店斜對面的すき家。


  全馬起點位於網走刑務所,不開放停車,所以只能搭接駁車或走過去。終點的大曲湖畔公園雖然有停車場,但只開放給起、終點都在那裡的5K和3K跑者停車。接駁車有三條路線,一條從網走公車總站經網走車站到起點,另一條是從網走運動訓練場(網走スポーツ・トレーニングフィールド)到起點,運動場旁有賽事專用停車場,若要開車前往,這是唯一選擇。最後一條是從各大飯店出發到起點,我就沒特別研究了。


  因為住在網走車站前的東橫INN,選擇第一條路線是最快的,但今天為了犒賞自己,晚上改住在「北天之丘 網走湖鶴雅休閒渡假溫泉飯店」(北天の丘 あばしり湖鶴雅リゾート),就在運動場旁邊,於是選擇第二條接駁路線,賽事結束後就可以就近入住。

  跨越美麗的網走川,和跑者們一起走進起點。


  其實在這之前發生一段小插曲,當我們抵達運動場時,旅伴突然找不到她的號碼布,最後推測她是放在飯店房間桌上,但若再來回一趟飯店,時間絕對不夠,於是只好直接前往起點求助,如果因此不能參賽也沒辦法。

  在服務台遇到昨天報到時的那位會說中文的姐姐,說明來意後,工作人員馬上幫她補發號碼布、晶片和寄物袋,姐姐也安慰我們不要緊張,覺得窩心。

  和姐姐聊了一會兒,剛好市長在旁邊,她便向市長介紹我們,說是從臺灣來的,親切的市長也跟我們合照,可能昨天晚上距離舞台太遠,沒什麼感覺,今天才發現市長好高。


  隨後當然也跟親切的姐姐合照,還有起跑點附近的ANA空服員,但照片就讓我自己留著紀念吧。

  出發前15分鐘,跑者們開始向起跑點集中。


  我們的起跑點是最後的G區,起跑後約7分鐘通過起點,欣賞樂隊和啦啦隊表演,市長也在起點歡送跑者們。


  起跑後,再次跨越網走川,左轉國道39號後,一路跑到道道76號,途經鄂霍次克海岸、能取湖及網走湖,回到終點大曲湖畔園地。

  起跑後沒多久就超越了6小時30分配速員,殊不知今天我才是正宗6小時30分配速員,這個時間也是全馬終點的關門時間。


  一開始就遇到這位蘿蔔哥,特別提到他,是因為我抵達終點時,他是我身邊唯一一位跑者,也聽到志工們幫他加油,但我沒印象他到底在我前面還是後面,這差別很大,因為我是完跑者最後一名。


  國道39號天橋上的志工應援團。


  經過這兩天入住的東橫INN,在前面的路口左轉,又一次跨越網走川。


  北海道旅行好朋友Seicomart(セイコーマート),好想進去買東西。


  因為幾乎最後出發,抵達4K的私補時,螃蟹湯已經沒了,殘念。


  經過5.5K補給站沒多久,即將面對賽事的大魔王險升坡(激坂),持續約1.5K,此時也被6小時30分配速員追上,大姐示範她們跑這段的方法,其實是用走的,雙手往前伸出帶動身體,我也就跟著做,覺得效果還不錯,不知不覺越走越快,又離開他們了。


  在險升坡遇到金教練,他也幫跑者們打氣,畢竟這段真的有點吃力。稍後在能取岬再次遇到他,也有幸跟他合照。至於另一位來賓Wainaina選手,今天雖然有遇到他,但跟他合照卻是明天在女滿別機場準備搭機前巧遇,後來他不僅跟我們搭同班飛機,還坐在我們前面一排。


  順利通過險升坡,來到7.8K的補給站,看到不在名單上的網走產小番茄,這個我可以。


  10K補給站的流冰糖,前天在鄂霍次克流冰館也有買,今天嚐一點就好,怕生痰。


  從險升坡到能取岬之間的起伏較多,但經過險升坡後,接下來的爬坡都沒什麼感覺,我也默默超越6小時配速員。此時天空不如起跑時這麼藍,鄂霍次克海也變得稍微陰沉。和金教練合照後,繼續前進。


  經過16K時大腿差點抽筋,接下來都不太敢用力,此時被6小時配速員追上,這段路直到17.5K補給站都是緩降坡,還能跟著他們慢慢跑。


  17.5K補給站就在隧道口不遠處,在這裡舒緩一下,和6小時配速員說再見,悠閒欣賞鄂霍次克海岸。


  明明才18K,而且才剛過補給站沒多久,但這個時候餓壞了,便把最後一個果凍吃掉,撐到20K的補給站。之後,右側的景色也從鄂霍次克海變成能取湖。


  約5公里的能取湖畔道路,這個時候身邊已經沒什麼跑者了。


  在27K到28K之間有個折返點,雖然這個時候已經跑跑停停,但看到後方的回收車,告訴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


  29K的補給站設在相當寬敞的のとろ湖畔公園內,看到熱騰騰的蜊仔湯馬上來一碗,因為沒有陽光,氣溫越來越低。補給站還有美味長天(長方形的天婦羅)和萬惡的可樂,怎麼可以錯過。


  30K的管制點,從公園進入能取港,大叔好心提醒我35K的關門時間在14時05分,其實開始跑跑停停後我就有在算,大概每公里抓10分鐘,應該是能通過35K。


  約31.5K處被6小時30分配速員追過,但我發現已經跟不上他們,就只能揮揮手。


  順利在關門前兩分半鐘抵達35K管制點,同時也是補給站,在這之前經過33.2K的私補監獄和牛,雖然還沒被吃完,但擔心時間不夠就沒吃,現在終於能慢慢享用從山形縣天童市送過來的美味水果。


  之所以說慢慢享用,是因為我以為通過這個管制點後就可以輕鬆走,但吃了水果醒腦後,發現每公里10分鐘只是剛好到終點(15時15分關門),嚇到我馬上出發,雖然雙腳已經相當疲累,但我想起安西教練的那句話,接著仰望天空,不能讓我爸看笑話。

  到終點前的這段路是腳踏車道,經過37K後就沿著網走湖前進。


  回到大曲湖畔園地,先沿著旁邊的石子地跑,才會繞進終點前的向日葵賽道。


  終於來到這裡,東京農業大學鄂霍次克校園的學生志工大聲喊著快到了,到底是時間快到了還是終點快到了,我也搞不清楚,但我也醒了,雙腳動起來跑到終點前,看計時器顯示還有40秒,便鬆了口氣,市長依然站在終點前迎接跑者,我還能跟他握個手,再從容通過終點。看著天空,告訴老爸,我也做到了。


  過了十幾年,我跟老媽聊起小時候看老爸跑步的樣子,老媽才跟我說:「哪有,你爸每次也是跑到要死要活的,哪有那麼輕鬆。」哈,這算遺傳吧。

  我沒亂說,真的是最後一名,距離關門時間只剩24秒。


  終點的草皮上是「海」與「大地」收穫祭,跑者可以拿到400円的食物及一杯啤酒或飲料兌換券,剛剛補給站吃不夠的都來這裡補充。另外,昨天看到的空桶子,今天滿滿的流冰水,可以泡腳。


  木製的完賽獎牌是當初吸引我參賽的原因之一,也是賽事的特色。


  隔天離開網走前,再次來到大曲湖畔園地,等於連續四天造訪此處,也特地回味昨天通過終點的感覺,就是這裡,就是這裡。


  以北海道之翼來為這趟網走馬拉松之旅畫上句點,起飛後還能看到那片金黃色的向日葵花田。


  再見,美麗的網走。
>>> 珍貴的回憶,,要跑最後一名也不容易,,,
1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