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一個人背包再遊歐洲(四)

3 4962
kingofu
#1
舊 2018-11-01, 19:34
2018暑假_歐洲30日_7/16(一) Copenhagen→Hamburg
走過市廳廣場後,我從Copenhagen車站離開,再一次的火車過大海,甲板上依舊充斥著欣賞這片水域的乘客,或坐或躺,享受溫暖。







比大海更遼闊的是穹蒼,而比穹蒼更遼闊的是胸襟,看著這上下一片藍,我的氣度彷彿增添幾分,蝸牛角上有啥好爭的?
隨著走過的國家越多,我的視野越來越開闊,台灣確實有許多世界頂級的自然景致,足以吸引國際旅人一訪,可惜的是,以一個背包旅行者獨遊的眼光來看,台灣住宿、交通的配套措施,讓人深感窒礙難行。
進Hamburg,一週前,我從荷蘭來,經Bremen誤點80分。這次從北來,誤點60分,這效率讓我對德國扣了一兩分,但無損於我對他的喜愛。德國仍是我最愛的歐洲國家,主因有二:
1.二戰後的態度,完全、完全、完全迥異於日本!這些歷史糾葛,我想還是打住吧。
2.梅克爾領導德國,乃至歐洲,收納難民。
德國的氣度,從歷史、從新聞,我看在眼裡,促使我2016年首次遊歐時,以德國為重心。如今再進德國來到Hamburg,我滿心愉悅!

Hamburg景區大都在中央車站周圍,我繞了個遍,沒有山色,盡是湖光,一種悠哉、懶散的氣息在湖濱散開。散步、慢跑、聊天、野餐、躺臥、划船、放空...,距中央車站咫尺之近,有這麼一片廣大的休憩空間,沒有繁忙的交通與節奏,真讓人羨慕德國的都市規劃。



我到處亂走,逛至夜裡,跟著人群來到一處水池,幾百人環坐,我的嗅覺告訴我,肯定有事,水池沒樂團、沒表演舞台啊,那肯定是水舞了,果不其然!









看完水舞後,回到旅館,已接近12點,旅館旁有家大超市,進去買了幾樣,不到一歐的500cc啤酒,價格就是漂亮!
八人房寑室,一片黑,三個床位是空的,人不知去向,所以包括我,五個在睡,喔,不對,正確來講,是一個在睡、四個準備睡。你知道『在』睡, 跟『準備』睡的差異嗎?天殺的!那個在睡的,是開坦克?還是鑽土機啊!?技壓全場,讓室友輾轉難眠,甚至走避至大廳。
這場景,讓我回想起最深刻的一次,發生在日本仙台9hour膠囊旅館。那次, 有個牛人,引起諸多住客,紛紛從膠囊中探頭,聽聲辨位,看是哪家哪戶的聲響,然後爬出膠囊,趨近一看,這牛人睡得多香甜啊!我們一夥人相視無言,彼此表情盡是苦笑、誇張、難以置信的無奈。
今晚不惶多讓了,感覺有點難睡,雖然我毫不擔心,但看著室友戴起耳罩式耳機,我想面對這樣的牛人,我還是戴起我的陽春型耳塞式耳機,略表敬意。

2018暑假_歐洲30日_7/17(二) Hamburg↹Schwerin↹Wismar
幸好,我一夜安好,居然自動在七點多起床,下床後便出門到車站,跳上八點多的火車,前往Schwerin。



看著城堡與館藏,我有點小小失望,前天我才看過Frederiksborg,這Schwerin 在我心中略遜了幾分,那感覺,就像是看過姬路城後,再看日本其他城的感覺一樣,五嶽歸來不看山呀。











或許,這也反映了國王與公爵的差異。
從Schwerin堡離開後,我來到Wismar,在歐洲旅遊是避不開教堂的,這半個多月來,我大約進了十幾間教堂,對其內部基本架構,也有了菜鳥般的認識,但我一直不知道,該如何在遊記中談教堂,所以始終沒談。
沒談的原因,主要是「腦袋空空」的。我不僅沒有基督信仰,連基督文化對歐洲的意義與影響,都缺乏認識,不知怎麼談。我也不愛囫圇吞棗,未經消化,就在遊記裡,剪裁一堆Google查得到的資料填充,那樣意義不大。「個人」認為,書寫遊記,是要描述眼裡所見、抒發心中所感,不是編寫教科書,要編教科書,能寫得贏Google嗎?
如今我身處Wismar教堂內,我想,當我的旅行,花這麼多時間在逛教堂,也該說一說了吧。
就談一談一個門外漢對教堂的感覺,連感受都稱不上。
1.教堂總是開著「冷氣」,盛夏溽暑的歐洲,有時太陽毒辣了點,我就會趕緊躲進教堂,享受上帝給予的涼爽。
2.教堂總是寧靜的,方便我休息、思考、寫遊記。
3.基本上我會到的教堂,都是極具觀光資源城鎮裡的教堂,該城鎮無論是以前有錢或現在有錢,其教堂自然都有一定規模,每間教堂都是藝術品,而身處在藝術品中,觸目所見都是美、都是享受。
4.有時遇到教堂講道、唱詩歌、練習管風琴,那更是我愛的時刻了。
綜合以上數點,我總是伸手拉開,教堂那厚重卻總是敞開的大門。
循著小徑,出發去漁港覓食,旅遊作家楊春龍特別記載了這邊的平民美食,我是他的粉絲,當然要去品嘗一下,果然美味、便宜、份量又足。美中不足的是,我的水沒了,天氣熱,吃麵包夾魚有點乾,不喝水不行啊,周遭沒「看」到賣水的,我只好坐進陽傘區,點一杯止渴。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192468
價格是丹麥的一半,我忍不住又續了一杯,繼續欣賞著周圍景色,坐到後來,肚子有點餓,想說去北歐都不敢放開點,德國總行吧,物價差一大截,吃個牛排好了,嗯,不對啊,來漁港還吃牛排,改魚好了,結果只看得懂三文魚的英文名,點餐真是考驗英文啊,尤其是問醬料的時候,很少查單字的我,放棄掙扎,就來份三文魚吧。



點完餐後,服務生貼心的發現,飲料沒了,我只好....。餐後,微醺的走到車站搭回Hamburg,搭一半時,才猛然發現Wismar,我只逛了一半呀,另一半居然忘記逛了。

2018暑假_歐洲30日_7/18(三) Hamburg→Berlin
因為我每天都把旅行中所寫的遊記,PO在FB歐洲旅遊社團裡,網友常常給我一些回應、指教與鼓勵。就在我準備動身前往Berlin時,有個網友在我遊記底下回說,他在Berlin,我起心動念丟他訊息,問有沒有機會碰面,網友很豪爽,一口答應,果然台中人都是『鶴到丁』耶。
網友年長我幾歲,姓林,我便稱林大哥,林大哥一身滿腹經綸的氣質,學過德語,在此長住旅遊,對Berlin有不少的認識,為我解說Berlin旅遊的架構藍圖,使我省下不少時間,而更彌足珍貴的是,他為我說明Berlin多種族、多文化都市風格與淵源,這是我讀書都讀不來的,沒有人點出來、說出來,我作夢也學不到啊!

這些文化觀察,我輕易的就從林大哥身上得到,感謝他的慷慨,讓我茅塞頓開,
而說來慚愧的是,理應由我請林大哥一頓的,結果林大哥請了我,而且買地鐵巴士車票時,順手幫我買了一日卷,硬是不收錢,在他的幫助下,我得已快速抵達夏洛騰堡宮,並順利返程去到旅館。這些幫助,我銘感在心,在台中、在逢甲時,可是要給我機會表達啊,謝謝,讓我在異鄉Berlin感受到台灣的温暖。
明亮的夜裡,我穿越泰爾公園,來到布蘭登堡門,順著菩提樹大道,一路前行抵達博物館島後折回。回程時,大地已然拉下暮色,我雀躍地聽見夜裡的黑與路燈的黃,漫步在騎樓間,我居然在路旁玻璃櫥窗裡,看到勃蘭特下跪的巨幅照片,我一陣錯愕,像是看到人夫破門而入一樣。





我不知所措,呆望著勃蘭特,思索眼前這一切,對德國的意義?而我又該如何看待?
睡前,我把「華沙之跪」的照片上傳FB,簡短註記一下,就沉沉的睡著,因為我累了,勃蘭特照片給我的震撼太大,回旅館路上,我翻來覆去地想,導致腦力耗竭。

醒來發現,我的同事歷史老師不知道這張照片,問我那是幹嘛的?我說華沙之跪啊,他毫無所悉,我有些訝異,這似乎代表著華沙之跪,不是一個多重要的歷史事件。
但我「個人」認為,那是德國,對歷史深刻反省的代表!
勃蘭特貴為德國總理,1970年,參訪華沙一處猶太人受難紀念碑時,獻完花後,突然「咚咚」兩聲下跪,在碑前,為德國二戰時期帶給周遭鄰國的苦難而懺悔。
他跪下了,德國卻站起來!!!
勃蘭特下跪的舉止,得到德國人民的支持,顯示德國上下同心的悔改。道歉以及實際的金錢協助他國,使得歐洲各國放下仇恨、敵視,重新接納德國。
你想想嘛,如果人家殺你阿公,強押你阿嬤當軍妓,拒不道歉賠償,你會原諒嗎?行有餘力,還來偷踹一下慰安婦像,孰可忍,孰不可忍?
德國到處認錯,不只是表示遺憾,不只是say sorry,是apologize,拿出大筆大筆的錢補償他國,而不是什麼「最終」、「不可逆」的賠償。
這就是我佩服德國的主因,沒有之一。而如今更讓我欽佩的是,他們居然把總理下跪照,就弄在柏林最主要大街上,讓千萬百姓、遊客,看著總理下跪!
正視歷史,記取教訓,絕不再犯!
所以,德國能再度領導歐洲,是其來有自的,反觀對照組,實在差太多了,什麼時候能在南京紀念館前懺悔啊?

2018暑假_歐洲30日_7/19(四) Berlin↹Potsdam
我曾在楓丹白露,馬蹄狀階梯前,緬懷不可一世的拿破倫,他多次擊潰反法聯盟,是屢屢以少勝多的軍事天才!
然而,當他率軍攻入普魯士,在腓特烈「大帝」墓前時,也不禁說出「如果他在的話,我們不會在這裡。」這樣的話語不是謙虛,因為拿破倫所欽佩的是腓特烈「大帝」,震鑠古今的歷史名將,史詩等級,不摻水的真貨。
七年戰爭裡,彪悍的普魯士一人單挑一群,被沙俄、法國、奧地利圍在中間打,饒是如此,腓特烈在大小數十役中堅持住,常常上演帽子戲法,以寡擊眾,最終喚來了勝利女神的垂青,奠定普魯士大國地位,再也不是任人使喚的歐洲小弟。他從實戰中淬煉出的「軍事教典」一書,對拿破崙以及西方軍事思想,產生了重大且深遠的影響,尤其是那條被奉為圭臬的鐵則「確保你的側翼與後方,襲擊敵人的側翼與後方。」
他致力貫徹「法律之前人人平等」與「全民教育」是領先當代的,種種外交內政軍事成就,值得景仰!
如果你以為,腓特烈是一個為開創宏圖大業而生的的賢明君王,那你錯了。從小,他情感豐富,受母后影響熱愛藝術,對音樂、詩歌、雕塑、繪畫多有涉獵,唯一不感興趣的就是打打殺殺的帶軍治國。父王對這兒子,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整天搞那些唱歌寫字,能有個鳥用?老子不管治國、帶兵還是養小孩,信奉的都是棍棒的斯巴達主義。在父王的暴力教育下,腓特烈的青春期,顯然過得很辛苦,發育較差,身高不足160公分,他父王可是將近200公分的魁武巨漢啊!18歲那年,腓特烈對父王的王儲培養教育,忍受到了極限,於是在好友卡特的幫助下,準備逃亡到英國,結果東窗事發,親眼看著卡特人頭落地,腓特烈臉色慘白,哭喊到肝腸寸斷,最後無力軟癱在地,大病一場,幾乎隨卡特而去。
病後,腓特烈認命扛下命運的一切安排,連婚姻也是,沒有愛情,他長居的無憂宮裡,尋覓不到皇后的蹤跡,腓特烈姐姐來訪時,嘆說無憂宮像修道院一樣。對腓特烈而言,國王頭銜是一種光榮的苦役。
腓特烈的心力,從藝術轉往政治,堪稱無痛接軌,謀國的表現可圈可點。身後,為普魯士增加了60趴的土地,留下一支20萬的鋼鐵雄獅。腓特烈全方位的表現,堪稱國王學霸。
治國蒸蒸日上之餘,腓特烈無法忘懷人文與藝術,他自封「哲學家國王」,除了招攬伏爾泰等文人到無憂宮長住暢談之外,寫了300首長笛曲,在無憂宮音樂廳一個又一個的夜裡,自吹自娛,得到心靈上的慰藉。

腓特烈晚年健康因素,無法睡床,因此他不到160的身軀,都在一張特製沙發椅上過夜,睡夢中悄然辭世。

今天我來到Berlin近郊的Potsdam,看看腓特烈夏日所居住的無憂宮,想像他穿梭庭院,遠望葡萄園的情景。天冷時,壁爐旁,他就坐在沙發上,來一曲長笛,彷彿看見母后,那充滿憐愛的點頭,兒時玩伴的爽朗笑聲,也回盪在梁柱間..…。



我住的背包客棧附近,有家土耳其沙威瑪(?),開得很晚,其他店都關了,它還亮著,或許是因為周遭有幾家casino吧。
連續兩天夜裡,我都來小酌兩罐,聽著車聲,呆望路口車輛掠過眼前,我視而不見,其他酒客的言語,我充耳不聞,完全沈溺在自己的世界裡。我整理思緒,沈澱白天所經歷的一切,有種寧靜的舒適,我對夜晚偏執的喜愛,少了喧囂與煩躁,腦內嗎啡似乎就會自然溢出,讓我深感愉悅。

歐洲夏天的白日很長,反倒讓我覺得短夜珍貴,我愛不斷的移動,不斷的換旅館,很大原因就是,我想看每座城市的夜景。不停移宿,是看城市夜景最有效的方式,我要的夜景,不必像巴黎一樣,幾乎可以用「飛黃騰達」來形容,我要的只是一片寧靜,Berlin達到我的要求了。

2018暑假_歐洲30日_7/20(五) Berlin→Wittenberg→Leipizig→Dresden
柏林 漫漫夏日
我散步在夏洛藤堡宮庭院
看著如詩如畫的大花園
想像過往的奢華

在猶如森林般的泰爾公園裡穿梭
貪婪的嗅著 都市之肺所帶來的清新
瞥見成群圈養的羊群

走在通往勝利女神塔頂的階梯
感受到畏懼與腿軟
才明白理性總是 在感性前棄守



停在洪保大學前 瞻仰雕像
我望著現代地理學之父
大喊 祖師爺! 我來了

柏林車站裡 我彷彿被施了魔法
我的身子移不了 脖子轉不動
眼球只剩直視的功能
難道我中了 定身術?還是我該呼救 請路人叫救護車?
我怎麼了!?
一張熟悉的側臉 完全把我吸引住了 是我魂牽夢縈的的女王啊
我喜呆了後 才回神 在車站裡 手足舞蹈
還向人解釋我的歡喜 Taiwanese!
留下一張合照 看看我的女王吧

在歐洲,啤酒根本是平民美食,路上遇到廣場、遇到陽傘區,隨時都可以來一杯。通常我從旅館出門時,都會帶上500cc的水,但走路走一天,這種勞力活,可是會「蛇四題」的,為了節約飲水,也為了避開可樂,這種不健康的汽水,我會選擇坐進陽傘區補給一番,金黃色的液體,看了就是賞心悅目。號稱液體麵包,也能填飽肚子,實在是不二選擇,無法推薦給小孩,稍微可惜了。
到重大景區,我通常會給景點,『一杯啤酒』的時間,看情形調整,如今我來到馬丁路德開槍的地方。好狠!連開95槍,震撼全歐,這種「超重量級」的歷史事件,只要學過國中歷史,肯定知道。這件事,後續完全改變歐洲人信仰的方式,在這樣的聖地,我不來個兩杯,行嗎?





「華沙之跪」遊記一文,純粹是我個人對歷史的理解與評價,多年來,我始終持這樣的看法,我周遭從來沒有人跟我討論過,或者呼應過我,我也不以為意,自我感覺良好,如今我才知道,我不孤單!
許多朋友的回饋(旅遊中,我在FB歐洲旅遊社團發過文,旅遊後,經整理的全文,發在另一個社團,都得到了支持。),讓我知道,居然有些人跟我一樣,是因為德國對歷史的態度才喜歡德國的。而且這份喜歡,事實上還帶了點敬佩(我想,顯而易見的,有個對照組擺在那,我們可以知道,道歉認錯是有多麼難!)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192468
立場跟我side by side,著實是很大的支持啊。
看過馬丁路德的聖城後,我來到前東德第二大城市Leipzig,車站站體非常宏大 值得逛逛,我走訪音樂家巴哈的埋葬教堂。此時晚了,教堂已關,我只能看看他的雕像,也不算失望,時間本來就有限,必須要做出抉擇,而且我是音癡,白癡的癡,所以無所謂。



走過歌德所讀的萊比錫大學時,這大學造型非常前衛,跟浮士德情境搭不上。旁邊是小鮮肉,充滿朝氣的打沙灘排球,那氛圍跟少年維特也對不上,我尋覓不到歌德的味道,有點沮喪,便走了。



在Leipzig,我聽不到巴哈的聲音,也聞不到歌德的味道,卻被不到三歐元的豬腳給收買了。自許為文化深度體驗的旅人,也被口腹之慾所征服了.....。或許,這是人之常情。

旅遊不知不覺,也過了三週,以往此時,都是在回家的路上,但歐洲不像東亞 ,路途遙遠且機票昂貴,難得來一次,總想多待些時刻,待得越久,最大的效益就是省機票錢,來一次抵上人家來兩次,立馬省一張來回機票跟兩天時間,何樂而不為呢?
當然,旅遊總是在預算、假期、體力中掙扎衡量。2016年來過一趟歐洲26天後,我一直念茲在茲的是,擔心隨著年歲的增長,體力、健康的下滑,將使我的背包旅行無以為繼,終有一天我必須放慢旅行節奏。這世界,我還有好多地方沒去看耶!放慢腳步,不就更看不到?我想,我該做的是加快腳步。
種種的考量,促成或者說限制,讓我此次行程排成如此,而這次行程已經比2016慢多了,旅程的末段,我在布拉格、維也納各住三天,我已經開始感受到大背包的負擔了,我必須把它丟在客棧裡。
離開便宜豬腳的Leipzig,我投宿Dresden,夜裡上頂樓sky bar小酌,遇到六七個德國人,這群德國男人,年紀也不輕了,四十歲上下,一群人一起旅遊,一起住背包客棧。夜裡,在旅館頂樓酒吧聊天敘舊,我想了想,我約不到這麼多朋友,臺灣似乎也沒這樣的風氣,我們賣命給工作,然後僅剩的給家庭,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臺灣年工時,全世界前幾名,我們真是勤勞的一族。
歐洲假日,百貨公司不開、火車減班,這是臺灣難以想像的。台灣的假日,正是百貨公司準備狂賺的時候,連颱風天都卯起來賺。火車班次遇假日,鐵定加開,每年過年,台鐵員工都在幹譙,不能回家過年。台灣,如此缺錢嗎?如果真的這麼缺,我想問的是,為什麼如此缺錢?我們的國家競爭力,明明贏過世界上90趴的國家,結果我們的生活品質是如此不堪。
為了錢犧牲家庭、犧牲休閒、犧牲運動、犧牲健康,然後報酬極低,卻甘之如飴,這是什麼樣的經濟結構?這問題,我想不明白,幾杯黃湯下肚後,有些茫了,索性去睡,那些國政大事,不是升斗小民的我,可以處理及掌握的。


2018暑假_歐洲30日_7/21(六) Dresden→Praha
一早出門,看看Dresden的古城區,頗有可觀之處,我閒逛至傍晚,才跳上火車。











夜裡,我來到了Praha。五星級的觀光大城。
當我靠著google map找到預定的hostel時,初次見到櫃台服務生,是個年輕男生,居然會一點中文,英國威爾斯人,曾在大陸教幾年英文,因為簽證關係必須離境 ,便到臺灣旅遊三個月。他滯留臺北時,剛好遇到南台大地震。從新聞上,他知道傷亡慘重,所以印象深刻。他對臺灣的感覺很美好,but,嗯,又是but,只要but出現,就沒好事。
「蟑螂」讓他魂飛魄散,他長這麼大,從來沒見過這種蟲子,來台第一次見到時,嚇得魂飛魄散。我騙他,我們台中人都抓來吃,因為delicious,We are poor guys。但我的嘴角失守,他沒有中計。
他在大陸教英文時,曾講到法輪功(他說,他收過街上發的法輪功傳單,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大陸收的。)。結果大學生的反應,很坐立不安,有點雜音,事後他就被領導關切了。他覺得大陸人常要講『應當講的』,大概就是現在最夯的自我審查吧
,不審查就等著被消失、被認罪,重病也別想法外就醫,萬一中了諾貝爾獎,也只能派一張空椅去領。
臺灣人禁忌少了,我說是啊,我們可以罵總統,甚至還可以用鞋丟他,我的英語能力無法表達丟鞋,只好表演給他看,引來哄笑。大陸政府不喜歡任何會匯聚人心的團體,那是個威脅,尤其宗教。他說大陸很多廟啊,還有教堂,我說那些都是under control,不然問問Holysee。不是HoltSxxx,別看錯了,各位。(20180922中秋節前夕的新聞:Holysee與中國達成了歷史性協議。看來不久的未來,這台灣最最最重要的邦交國,即將發揮上報紙頭版、二版、三版跟社論的功能了。)
他的中文發音,是學26仔那一套,不懂ㄅㄆㄇ,我一直跟他解釋臺灣的較為傳統,後來我覺得,講發音系統差異,其實沒有什麼。要講就該講,臺灣引以為傲的正體字,淵遠流長,不只是『較為傳統』而已,完全可以用『正統』自居,比起其他中文系統,絲毫不殘,所以我又費了一番功夫說明,至此,我的腦力近乎耗竭了,
拜託,讓我Check in吧(哈哈)。
我就住在查理大橋旁,三天的時間裡,來來回回近十次,總是車水馬龍,當然白天有趣點,有街頭藝人,但晚上是我鐘愛的時刻。


2018暑假_歐洲30日_7/22(日) Praha 胡斯廣場
你願意為你的信念,堅持到何種地步,付出多大的代價?
我看過國外一個訪談,節目主持人採訪一個困頓多年的電視戲劇製作人。
主持人問:你堅持這麼多年,如今終於獲獎、得到肯定,這期間你有想過要放棄嗎?
受訪人答:一場車禍,母親爬出車外,利用身體的力量,撐住傾斜的轎車,年幼的孩子無法脫身,困在即將傾覆的車下,危在旦夕,這母親會想到要放棄嗎?我對我的作品,一直保持如此的信念。
語畢,主持人動容,便給口才,也接不上話。
我在6/30,前往松山機場時,看著梅克爾的身影,寫下「弔念亞藍」的遊記,他幼小的生命,在2015年嘎然而止,震撼全歐!
然而可嘆的是,他不死,沒人認識、沒人知道。死了上新聞,歐洲才有『點』作為。逝者已逝,生者卻要承受一切。全家族幾乎死絕的亞藍爸,倖免於難,在大海中載浮載沉、僥幸存活。網路上,仍看得到他接受記者的採訪報導,他泣訴在什麼狀況下,鬆手放棄亞藍,聞者俱悲。一個父親,傾其所能,堅持到無法再堅持..。
如今我站在胡斯廣場,仰望胡斯雕像,周遭一片歌舞升平,歡笑嬉鬧聲此起彼落,人們跳躍、躺臥、擺出各種姿勢,與打燈呈現美麗光影的古建築合照。
我湧起強烈冷淒的孤絕之感,廣場裡上百個人,是否有一顆心靈能觸碰我? 喔,我忘了說,胡斯廣場,它有個更有名的稱呼「布拉格廣場」,是的,你想的沒錯,就是蔡依林所唱的布拉格廣場。輕快的旋律,歌詞色彩絢麗而飽滿,讓人心嚮往之,然世人通常忘了或忽略,這廣場是為了紀念胡斯所興建的。我廣場所見的中文導遊,也只會介紹蔡依林,卻對胡斯不聞不問。
胡斯,何許人也?1415年左右,因不斷抨擊教會販售「贖罪卷」牟利,先是被教會處以破門律, (破門律可是連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都會懼怕的處罰。最有名的破門律事件,大概就是亨利四世了,貴為皇帝,赤足在雪地三天三夜祈求原諒,才使教宗收回破門律。) 後來更被教會逮捕。逮捕前,當地國王勸胡斯趕快逃,胡斯認為自己的信念是對的,何必逃?在上帝面前,我們都有罪,這個罪,不能用金錢獲得赦免!
最後,胡斯就因散布異端邪說罪名火焚示眾。據說行刑時,還替降罪於他的教會人士,乞求上帝的寬恕。胡斯之死影響深遠,啟發馬丁路德、啟發千千萬萬人,引爆了胡斯戰爭、宗教改革,徹底改變教會掌握信仰的狀況,也才有我們目前看到的基督信仰風貌。
這樣的哲人,在布拉格廣場的夜裡,顯得形單影隻,我望著他、伴著他,淚水在眼眶打轉,想著600年前,他為了信念至死不渝,因「說出對的話」獲罪,受刑活生生燒死。火刑之苦,我感受萬一,頭重的抬不起來,心一直往下沉,我承受不住,掩面蹲下。
遲來的正義,真不是正義,1999年,羅馬天主教會道歉了,但哲人能回來嗎?

(這篇文章,如果我沒有重回歷史現場,是寫不出來的。因為我預期不到,我透過閱讀的感受,竟然會在胡斯雕像前,無窮的放大,是如此的真切!強烈到無法自己。有這樣的感知後,我覺得我有責任,將之化為文字:胡斯廣場。)
感謝 3
4962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