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泰馬新19日_曼谷

395
kingofu
#1
舊 2018-03-15, 22:19
投稿備註: 願轉刊於合作平台   
準備
1854歐洲的王候貴族,流行起一種火車旅行新馬泰的行程,號稱東方快車,旅行作家楊春龍也極度推崇這樣的跨國路線,了解我的人,就知道我對楊春龍有著近乎盲目的崇拜與信任,所以他所推薦的,我有機會,當然要走走。
只是這世界上,可以玩的地方那麼多,時間金錢有限,必須做抉擇,而讓我決定探訪新馬泰的重要因素是—以往我都是獨行的,而這次我破天荒的帶了一個朋友。
他的生活狀態與需求,跟我截然不同,我擔心去高物價旅區,我們在食衣住行各方面,較難妥協達成一致,選擇馬泰這樣的廉價旅區,大家都能負擔,比較好溝通,是好事。(我想,一個人獨行吃陽春麵,是種自在,但如果同行,而旅伴總在你對面吃菲力牛排,這就….)
廉價旅區當然也有許多選擇,只是我對泰國特別感興趣,除了泰勞、泰國菜、佛教等一般認識外,我對泰國的注意,始於2006紅衫軍黃衫軍對抗,結局是,在泰皇拉瑪九世的默許下,軍方政變,利用武力趕走了廣大民意支持的民選總理塔克辛,使之流亡海外,這個政績斐然的塔克辛,不受泰皇青睞,有諸多因素,其中最為人所趣談的是,他的名字。
塔克辛,這名字好死不死的,與兩百多年前的鄭王一樣,那這鄭王是誰呢? 鄭王於1769團結泰國人民,於大城抗擊緬甸,收復失土,救泰國於危急存亡之秋,建立起吞武里王朝。只是好景不常,晚年遭部將政變殺害,改朝換代,該部將即拉瑪一世,現今泰皇的祖上。
塔克辛,活躍於政壇上,關懷貧苦農民,銳意改革,與泰皇軍方權貴格格不入,坊間一直傳聞,他是鄭王投胎轉世來向拉瑪報仇的,這也呼應了傳誦兩百多年的鄭王詛咒,在這樣的背景下,塔克辛自然走得辛苦…
2016拉瑪九世逝世,泰皇大位,可能因兒子聲譽不佳,而打破傳統傳女不傳子….這些勁爆新聞,仿佛是,這佛陀國度再度對我招手,於是,我於十月份,訂下了虎航飛DMK的機位。
相較於歐債危機以來的歐盟,東協顯得生猛有勁,2015吉隆坡宣言,更讓區域內的互助合作更形緊密,馬來西亞堪稱是東協經濟的領頭羊,來到泰國,不看看馬來西亞嗎?而來到馬來西亞,不看可以轉機飛紐澳的新加坡嗎?泰馬新-東方快車啟動,跟著我逛逛這多種族多宗救,卻和樂融融的區域吧。
泰馬新,從曼谷一路南下,經吉隆坡,終至新加坡,約有10個城市值得逗留,19天內想玩透,只有一個辦法,背著背包,不斷前進,不走回頭路,每地住1-2晚,才行。(日韓,我都讓我的背包保持在6公斤,歐洲則是12公斤,如此能天天移動。)但,這次因為帶著朋友,行程大幅調整精簡,每地住4晚,出門不背背包輕鬆行。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067326
行程精簡,就意味著想看甚麼,必須更加精挑細選,旅伴不愛事先知道任何景點介紹,我不必跟他討論,這給了我絕對的主導權,於是我挑了普吉島,作為曼谷之後的住宿點,回想起來,我出國總在大陸地跑,還沒玩過小島,這次想嘗試看看,小島應該就是玩海吧,沒有古蹟沒有歷史文化,不必動腦的完全放鬆,沒有地鐵沒有高樓,原始而純粹的自然,想著想著,轉瞬之間,我又墜入了那片碧海藍天…,小島,是我此行的亮點!
後來,我臨時改普吉島為蘇美島,並為了她,調整行程,改停留三天為五天,比巴黎比慕尼黑,逗留更久,我想我愛上了小島旅遊。
景點確定後,一般我都會訂好所有飯店,然後徹底執行行程,但這次是兩個人,我只訂了第一間旅館,以保留彈性,打算跟旅伴碰面後再討論後續,如果真要露宿街頭,我想,兩個大男人在熱帶國家,也不致受凍被欺負。
出國前一天,終於放寒假,我才有空在上班時間,跑監理所辦好國際駕照,所有準備工作都已就緒,下午抽空去看12猛漢,晚上能做的,就是等待,歐不是,是期待。

Day 1
我喜歡下午的航班,不用擔心睡過頭,大白天移動到機場,也比較安全方便,過海關、上飛機、降落後已是晚上,就準備進旅館,調整心情時差,養足體力,隔天開始玩,而如果能夠睡機場的話,那就更棒了,可以省下一晚住宿費,此外還有兩個優點,因為下午乃至傍晚的航班,一般人不喜歡,我逆向操作,機票變得便宜,而且好訂,綜合以上,我總是中午出家門,前往桃機。
在桃機時,與小鹿港碰頭,他是我第一個一起出國的旅伴,聽過太多國外相處不來的例子,我深知挑選旅伴的重要性,這一步走錯了,對我而言,不是五六天行程泡湯,而是近二十天的折磨,所以我對小鹿港有許多觀察與評估,後來我判斷,我們雖然有許多不同,但同時擁有理性、講開、溝通、妥協的特質,所以冒這個險,我認為贏面很大,而且我也想要有這樣的經驗。有許多同事親朋好友,都是我的口袋人選,我需要一次的嘗試,以應對「不獨行」的狀況,我的旅行方式勢必需要做出「某些」調整,才能符合更多人的需求,現階段,我要知道那些「某些」!可喜的是,最終,我得到了一次成功的經驗。
四個小時的飛行後,我來到了DMK海關,排隊的人龍,冗長的等待,場地的不適,人員的行事,這一切種種,讓我感受到,落後國家落後,是有原因的,在先進國家,你看到了台灣的不足,在這裡,你則看到台灣的成功,用眼觀察,用心比較,好壞高低,當下立判。(桃機真的是台灣門面,要好好經營啊。)
在機場,我換了100美金的泰銖,這次來泰馬新,我只帶了美金,因為這些國家的exchange店,比野狗更多,只要不是去狗不生蛋的地方,想換,隨時都能換,而更重要的是,台灣的銀行,在台幣換泰馬新幣的匯兌上,賺很兇,所以我寧可台幣換美金,美金換泰銖,還划算很多。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067326
從機場搭Limo巴士到考山,考山是亞州最知名的背包客集散地,舉目所見,幾條街構成的片狀區域,一樓泰半是賣吃的,二樓常是旅店,吃住問題輕鬆解決,而事實上,不只吃住,在這裡,可以取得背包客所需的各種資源,小至變壓器、指甲剪、洗衣服、匯兌,大至辦簽證、買機票、通聯泰馬新+尼泊爾四國,都能滿足,而前往水上市集、艾尤塔雅,乃至清邁,當然不在話下。因此步行可到大皇宮、臥佛寺的考山,是我在曼谷住宿的第一選擇。
一下巴士,晚上十點的考山夜市依舊人山人海(後來我才知道,考山的十點,人潮不是要散了,而是才準備開始而已,比熱鬧到兩點的逢甲夜市更誇張!),我像劉姥姥進大觀園般的好奇,瀏覽販售的水果、食物、炸昆蟲、小巧紀念品,都是我聞所未聞的,而吵雜的音樂,鼎沸的人聲,兜售啤酒、笑氣的小販,奇裝異服的阿豆啊,青春氣息的紅男綠女,讓我深刻體悟到,這不是台灣,誰說夜市都一樣。
插個題外話,2014年暑假,我第一次出國,一個人下飛機,在關西機場充耳所聞都是日語,我在台灣規畫行程時,非常擔心我不喜歡「獨行」,那麼那次的京阪行,將會成為災難,但聽不到中文的那一刻,我心中居然湧起帶著恐懼的興奮,從此,享受「聽不到中文」,成為我愛出國的原因之一。
這次旅行,因為有旅伴,所以下飛機,出機場,一直都有中文伴隨耳邊,讓我一直無法融入出國的情境情緒,直到考山夜市,講話必須要在耳邊,我才覺得我真的出國了。
用過宵夜後,我發現夜市在改變,改變成夜店,一整條街的大夜店,各家酒吧使出渾身解數,跳舞吆喝,音樂越開越大,想要凝聚更多人氣在店裡、在店前,整條街最大聲、最大場、最嗨的一攤,就在我們「家」樓下。數百人在街上,隨著音樂,伴著酒精隨意搖晃、扭動、起舞,我口中不禁喃喃自語「搖勒、搖勒」。
進旅館洗好澡後,研究下隔天行程,想一下明天該做的瑣事,躺在床上,外面的音波,仍一陣一陣襲來,我起身拉開窗簾,望向樓下那一群只剩軀殼沒有心智的身體,這何時才結束啊?我想睡了….

Day 2
凌晨三點,音樂停了,我迷迷糊糊中入睡,十點多出門閒逛,路上整排嘟嘟車在招攬生意,賣衣服賣早餐的一堆,街景跟昨晚糜爛頹廢夜店風格完全不同,我找家旅行社,了解下前往普吉島的方式時間與價格,後來進小七買了些盥洗用品,順便喵一下啤酒價格,乖乖!600cc瓶裝,這裡賣46泰銖,而昨晚路上兜售的,都賣100,我們進店吃消夜點的是120,這價差有點誇張,晚上時,我要買醉的話,肯定來這裡帶個幾瓶,然後再去我們「家」樓下「搖勒、搖勒」。
回去叫小鹿港起床,便出門吃早餐,路邊攤泰式雞肉炒麵不錯,要甜要辣自己加,之後開始壓馬路,經過昭披耶河時,突然有種感動,泰國是年復一年,我在課堂講授時,必講的國家,但昭披耶河卻早已不是正式課程內容了,所以我從不講昭披耶河,對它的印象,還停留在我的高中時期,此時相遇,有種老朋友相見,高中記憶湧上的感覺,年少時死嗑課本,如今,過往所讀,盡在眼前。
看著河中的垃圾,我不知該做何評價,前面我才剛講過,落後之所以落後,是有原因的,然而河川的治理,台灣先進嗎?一月份新書柯金源「我們的島」,給出了答案。

行經大皇宮時,不知道為甚麼,感覺有點虛,不太能適應這大太陽,一直想找地方休息,就買了西瓜在路邊吃,吃完把皮還給小販時,當場看到泰國人買水果的價格跟我不一樣,感覺被坑了... ,後來幾次的經驗,逐漸醒覺,泰國小販賣東西是看人賣的,童叟有欺。
因為穿短褲,無法進大皇宮,只好明天再來,今天就先去臥佛寺,高15公尺,長46公尺的臥佛,殿內人山人海,大家都擠著拍照、合照,實在很難有好角度。

寺內有非常多的佛塔,形成塔林,裡面供奉的是曼谷王朝的貴族。各種文物的介紹都有中文,消磨了我非常多時間,沒想到小鹿港比我還好學,我看累了,早就找地方放空,他依舊在研究。

接著是我最感興趣的鄭王廟了,我感興趣不是因為建築,而是鄭王在泰國的特殊歷史定位,同為華人又姓鄭,當然要來景仰一下。
穿過小菜市場,來到渡船頭,付幾塊錢後,我們搭船越過昭披耶河,到了對岸的鄭王廟。(曼谷舊市區沒有捷運,昭披耶河上的船運,可以視為曼谷的第五條捷運。)

鄭王廟為拉瑪二世所建,79公尺的主塔,高過泰國所有佛寺的高度,這顯示了兩百年前,拉瑪二世沒有選擇斬草除根,拔除華人勢力,反而拉攏華人、安撫華人的氣度與智慧,為華人融入泰國社會,泰國經濟穩定發展,奠下基礎。而至今,歷任泰皇仍常於雨季後,乘御用轎輦來此禮佛送禮。
鄭王廟,不像臥佛寺充滿導覽與介紹,逛了一圈,毫無所獲,我對鄭王沒有任何進一步的認識,我想泰皇在資訊的管控上,依舊有其傑出的一面,就像某國媒體姓黨一樣。(處在台灣是何其有幸,只要有心,都能找到政府餵食以外的資訊。當然,沒心的話,就是別人餵什麼,吃什麼。)



從鄭王廟回程,已是晚餐時間,就在河景第一排的餐廳用餐,落日、昭披耶河、鄭王廟、Chang beer、晚飯,是一幅美景、一段美好時光,如果我沒去看廚房環境的話...。
今晚是周六,考山夜市多了很多東方臉孔(泰國人吧) ,不再只是阿豆啊,所以「搖勒搖勒」的場子更壯觀了,喝完一瓶泰國Local的象牌啤酒後,我去小七準備添購第二瓶時,沒想到,十二點過後,居然依法不販售酒精飲料,根本逼人去街上,給小販敲一筆啊...。(直到幾天後,我才發現似乎全泰國都是如此。)

Day3
音樂很準時的在三點停,那我幾點睡呢?當然不會是三點多,聽完那麼High的夜店歌,秒睡技能點滿的我,也無法在一時半刻之內入睡,在床上,跟小鹿港天南地北的聊,他跟我講了很多「我不能講出去」的故事,直到天欲白,我們覺得這樣下去不行,才趕緊睡了。
今天走同樣的路線,來到大皇宮,不知道為什麼,已經下午三點多,才要看第一個景點。路邊有正規的制服中文解說人員,導覽大皇宮玉佛寺一個多小時,索價八百泰銖,有點貴,而且不是很符合我的需求。
依我的狀況,很多景點的功課,我都是在台灣做好的,除了交通怎麼到、景點怎麼串之外,我對景點都有基本認識,雖然遠不及解說人員所講的,但是在人文古蹟面前,我只想輕鬆隨意的感受氣氛,能懂多少是多少,真要強求懂很多的話,我就會在台灣做足功課了,在現場,我不想一直聚精會神的聽,便拒絕。
大皇宮玉佛寺五百泰銖的門票,以泰國物價來說不便宜,比社會新鮮人一天所賺的更多,但它無愧於曼谷必到景點之名,玉佛寺,金碧輝煌盡顯佛教國家本色,而大皇宮,則是歐泰混合獨樹一幟。
一進門,先到玉佛寺,我們幾乎在這裡耗光所有時間,直到管理人員來驅趕,我們才到了第二區大皇宮。沒辦法,玉佛寺每棟每尊都是藝術品,讓人目不暇給,不知道要先看哪一樣?細看哪一樣?沒想到,到了大皇宮,又遇到同樣的難題。


我有點後悔周日來大皇宮,昨天經過時,就見識到人潮了,只是行程怎麼調整?我已經窮盡心思了,每個「眉角」,獨立來看,都很容易達成,但,當你把所有「眉角」,合起來求解時,你會發現「無解」,你只能選擇,你不能甚麼都要!這大概是我排行程、跑行程的最大心得了。
出大皇宮後,我們靠著身上嘟嘟車衣服,向駕駛殺價,出完價後,駕駛一口答應,我們也開心的上車,真是「雙贏」。搭嘟嘟車也算是難得的體驗,畢竟台灣沒有,我們雀躍的驅車來到了中國城。

舉世華人,在他鄉、在異國都有一項神奇的技能「致富」,因此有錢而成為當地大老闆、大企業家,進而把持他鄉異國的經濟大權,如此一來,易遭人眼紅,許多地區國家都曾有大規模排華「運動」,華人學得教訓,低調而財不露白,唯獨泰國華人,有錢怕別人不知道,看看曼谷耀華力中國城的華人銀樓,店面裡堆金條,像是賣衣服一樣,各種尺寸各種款式通通展示任君挑選,蔚為奇觀,此處華人為何能如此高調?全是泰皇在背後撐腰,至於為何泰皇撐腰?我就不知道了。

因為華人太有錢了,所以這裡的餐廳跟路邊小吃,以燕窩魚翅聞名,但我們逛到後來,居然錯過燕窩魚翅,而被泰國烤肉串征服了。
先在路邊吃兩盤墊肚子,攤販生意實在太好,後續點的,一直不來,我們只好離開,後來走著走著,又被烤肉串吸引,進到人滿為患的餐廳,總算滿足了口腹之欲。

這兩天的作息,跟跑行程的速度,讓我刪去了需要七點起床的景點-水上市集,七點!我才睡沒多久耶!但另一個景點,泰國前首都-艾尤塔雅,就不能刪了,極具歷史意義,可觀性太高了,而且再不去,我們大概很難跟別人交代,我們到底都在曼谷幹嘛?是極樂曼谷嗎?跳到黃河也洗不清,所以從中國城,我們步行到華南峰火車總站,去探探位置,了解價格跟時刻表,火車要一兩個小時到艾尤塔雅,而價格居然才幾十塊泰銖,真是有夠便宜,我在歐洲花錢,感覺像個流浪漢一樣,錙銖必較,來到泰國,則升格為大爺了,可以揮霍無度,真是開心,我順便盤算一下,隔天要幾點起床,抓交通時間到車站搭火車。
從華南峰地鐵站,來到了佩彭。到了佩彭,走在街上,我又升格了,從大爺升格成皇帝…。

Day 4
早上九點多,我跟小鹿港,已出現在考山路上,這幾乎是我們整個旅程最早出門的一天,其他都是晚兩個小時以上,此時睡眼惺忪,還沒有甚麼食慾,嘟嘟車駕駛一直來招攬生意,隨口問了艾尤塔雅多少錢,嘟嘟車駕駛顯然知道,這路程嘟嘟車沒辦法跑,就去找了計程車司機來,報了一天包車的價格後,我們覺得可以接受,這筆錢既省時間,又省下搭火車的舟車勞頓,於是就出發了。
(事後想想,這是很正確的決定,我們原本的規劃是搭嘟嘟車去火車站,火車到艾尤塔雅後,再租機車開始逛景點,這樣實在很沒效率,而且沒睡飽,天氣熱騎機車,迷路找景點....種種的狀況,可能使我們體力不濟,車倒路邊,光叫救護車的錢,就比計程車多了。)
1767緬甸入侵艾尤塔雅,洗劫一空後,雖然鄭王號召泰人,逐退緬甸復國,但艾尤塔雅已殘破不堪,鄭王便遷都曼谷,至此,艾尤塔雅退出歷史舞台,徒留一片斷瓦殘垣。
近代,泰國發現它的歷史與觀光價值,致力於維護,後經聯合國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並撥款協助,使艾尤塔雅風華再現。



艾尤塔雅遺址,我感覺很特別,跟中國式城池或日本天守閣,截然不同,一眼望去,大片的地基崩牆,可以緬懷想像過往的榮光。

艾尤塔雅景區,大小區約十個,散落各地,如果沒有包車的老司機,逛起來其實蠻耗時的,而當我們看到第五個或第六個時,因為同質性很高,就有點意興闌珊了,時間也差不多四點,於是返回考山。
我們在艾尤塔雅偶遇三個世新大學女生,相談甚歡之餘,小鹿港邀約一起在考山吃飯,所以進旅館休息下後,我們就出門赴約。



席間,我才知道她們剛從蘇美島回來,對蘇美島讚譽有加,這影響了我後來的決定,改普吉島為蘇美島,臨時補了許多功課,無痛轉換。
七嘴八舌閒聊時,Beebee直言,在艾尤塔雅,看到我很有耐心的幫小鹿港拍照,一度懷疑我們是一對!!!
天啊,原來,我應該拒絕掉那些要求的!小鹿港腦子裡,總是有很多各式各樣匪夷所思的拍照姿勢,我不想拍還不行,只好「妥協」。有時候,我覺得姿勢實在太特殊了,不建議,他都會回我「沒有人認識」。曾有拍照姿勢遭泰國人喝斥,因為泰國人尊佛,認為那姿勢對佛陀不敬,縱使如此,小鹿港仍樂此不疲。
沒想到,我如此卑躬屈膝的迎合拍照,卻換來「一對」的殘酷看待,我的傷,好重啊....。
五人談到欲罷不能,相約續攤,續攤到哪呢?女生們就住在NANA,那裡是曼谷目前最新最潮的夜生活區域,有些店,她們想進去看,可是不敢,我跟小鹿港既是君子,也是紳士,就權當一夜護花使者,捨命護淑女進龍潭虎穴了。

Day 5
退房之後,領了送洗的衣服,我們處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喔,不是,是曼谷的十字路口,不知道要去哪裡?前往蘇美島的巴士,下午六點才開,我們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可以瞎逛,我回想著考山的瘋狂,是如此的不真實,旅館處在最嗨的夜店街中央,連續四夜,夜夜不得眠,起初我以為周末才這樣,結果是天天如此,因此,我原本因旅伴而砍半的行程,又因為中午才起床的作息而砍半,玩得非常沒有「效率」,但「效率」從來就不是衡量旅行的標準,「爽度」才是第一標準,請原諒我的通俗用詞,「開心」或「快樂」等詞語,已經無法精準表達我的感受了。結論是,曼谷四天,爽度很高!
我們在星巴克裡待著,不太想動,後來,座位旁邊來了兩個19歲德國女生,兩個人一起在東亞旅行幾個月,其中一個,又久一點,獨行個月,這樣的例子,在我過往的背包客旅行,已經見怪不怪了,不管歐洲或日韓,你問這些阿豆啊,沒有一個是出國五天十天的,除非是商務旅行,他們都是幾周幾月起跳的,我實在想不透,到底是甚麼樣的性格、文化、價值觀、社會體系在支持這樣的現象,而東方國家為什麼沒有?東方的旅遊方式跟西方,真的有很大的不同,在台灣,或許我是異類,但在世界舞台上,我一點都不特別。
下午六點,我們準備搭車,這是一段漫長的車程,隔天十點到蘇美島,是的,你沒看錯,我也沒打錯,數一下,交通時間16個小時,這段旅程,我在台灣就不斷思慮再三,我還記得,楊總在一群同事面前說「還好沒跟子麒去」,他們覺得太辛苦,而我也不是沒有選擇的,我可以搭國內班機曼谷到蘇美島的。(世新大學的妹子,就是這樣往返的。)
最終,我選擇了巴士,因為我從來沒有搭過「隔夜」巴士,台灣沒有這種巴士,而我在國外也沒試過,所以我想挑戰看看,凡事總有第一次嘛,不喜歡,就下次不要,你怎麼知道,自己不會一試成主顧?
第二個理由則是,這是行之有年的曼谷蘇美交通方式,千千萬萬的人搭過,辛苦嗎?我的旅行觀是,別人可以,那我也可以。沒道理,我吃不了別人能吃的苦,所以管他辛不辛苦,我就拉著小鹿港一起陪葬。
通常理由要有三個,立論才完整,所以我們就來湊一下第三個理由吧,省錢!巴士當然比飛機便宜,而且還省一晚住宿費,多棒啊!
上車兩個小時後,我感覺這司機好像沒有停休息站的想法,車上是有一間廁所的,我想廁所狀況,只會越來越差,不會變好,我還是先去好了,一去才發現,沒水沒電,我在廁所內,門全關,啥都看不見,沒辦法上,放任門全開,感覺怪怪的,不符合我的文明sense,所以我用左手拉著門把,控制門半開半關,讓光線透入,至於右手.....右手還需要解釋嗎?
沒水,當然就沒得洗手也沒得沖水,我甚至懷疑,那馬桶是水桶偽裝的,管他的,尿完,我逃離了廁所。
廁所後,我再也不敢喝水,窮極無聊之下,就準備睡覺,雖然車上不好睡,但我天生能在困苦環境中睡著,所以雖然小鹿港說這是想很少、頭腦簡單的人,才會有的技能,我才不管他,睡著的話,可以稍微恢復體力,又可以減輕這段車程的痛苦,當然要睡啊,我猜他是睡不著,各種羨慕忌妒恨才說的,這完全不影響我,很快,我就睡著了。

半夢半醒之間,脖子屁股腰....全身沒一處舒服的,怎麼變換姿勢都沒用,感覺骨頭都快散了,恍惚之際,我一直期盼有休息站,雖然我不用廁所,但我需要活動啊!沒想到,兩個司機真狠,這段車程直奔目的地,「完全」沒停任何休息站!!!
車上都是阿豆啊,沒半個跟司機要求廁所的,阿豆啊不是很會爭取人權?怎麼都不吭聲,這些阿豆啊真是厲害,膀胱厲害,可能人高馬大,膀胱都能裝500cc,所以不尿急吧。(這段路我實在好奇沒人客訴嗎?)
後來有人告訴我,趁我睡著之際,利用毯子跟寶特瓶處理,卻功虧一簣。聞言,我覺得不可思議,因為寶特瓶的口徑很小啊!
終於到了港口,下車轉搭船隻,蘇美島,我來了!


此篇文章於 2018-03-15 23:18 被 kingofu 編輯。
395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