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喬治亞:紅色魅影,若晦若明

25 6 10175
19861124 19861124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
舊 2018-01-04, 00:52
在造訪喬治亞之前,喬治亞這個國家對我來說,其實與路人甲幾乎相去不遠,只記得他們有著相當特殊的字母系統,並且在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與俄羅斯幹了一架,其餘的則是幾乎一片空白,毫無概念,甚至連造訪也都是順道造訪,只不過,在造訪後才發現,這個路人系的國家,竟然美得令人窒息。

然而,這個路人系的國家,卻不是可以說走就走。或許是因為喬治亞境內尚有阿布哈茲(Abkhazia)與南奧塞提亞(South Ossetia)的主權爭議,喬治亞政府對臺灣護照的態度也不甚友善,基本上是拒絕入境,但喬治亞近幾年積極發展觀光,如有特定國家的居留證(如實體美簽或英國居留證),可以免簽入境,而臺灣護照在這個要件下,卻又變成可被喬治亞接受,且免簽入境(惟自2016年9月起,喬治亞已明確拒絕臺灣護照入境)。

為了確認這個資訊是否仍有效適用,或者是我仍然需要被迫持中國旅行證入境喬治亞,我在2016年的二月中,特別去了一趟喬治亞位在倫敦的大使館,雖然到了現場後才知道需要事先預約,但大使館的工作人員仍然很客氣地讓我入內,而一位看似是領事的高級主管更親自幫我打電話到邊境詢問,告知我可以臺灣護照或中國旅行證,搭上英國居留證入境,結束後更禮貌地與我握手致意,而喬治亞大使館人員的友善,對比到喬治亞政府對臺灣護照的不友善,著實讓我深感錯亂,但也因此對這個國家更深感好奇。

由於喬治亞的國土面積不大(說不大其實也將近臺灣的二倍),再加上這趟行程前接著亞塞拜然,而後面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行程又是跟團,無法更動,在在壓縮了在喬治亞停留的時間,因此在喬治亞的這幾天,我選擇以首都提比里斯(Tbilisi)為中心,搭配當地行程,藉此探索喬治亞。

2016年的3月24日晚上,結束了亞塞拜然的快閃之旅後,我搭上了飛機,從巴庫飛往提比里斯。這段航程雖然不長,飛行時間僅約一小時,但坐在飛機上的我,卻是驚魂未定,如坐針氈,因為才好不容易從一個不承認臺灣護照的亞塞拜然離開,接著又要進入另一個不承認臺灣護照的喬治亞,但這飛行的一小時內,我也並非全然呆坐在機艙的座椅上,而是不停地在腦海中模擬接下來面對移民官要如何應對,以及不斷地安慰自己一切終將順利。

下了飛機後,來到了移民官前,我遞上了護照與英國居留證,不過移民官竟然沒有要求我出示亞塞拜然的出境章,對我的臺灣護照也未多加詢問,反而是問起了我在英國念什麼、有沒有工作之類的問題,雖然這讓我稍微地鬆了口氣,但是這位女移民官不苟言笑的表情,仍讓我不禁打了寒顫,深怕下一秒就要我遣返離境。問完問題後,女移民官在電腦前忙了一陣,便開始拿起手邊的電話,撥了幾通,看起來像在詢問一些問題,雖然講的都是喬治亞語,但我多次聽到類似「stamp」的用詞,猜測大概是因為臺灣護照的特殊性,因此上級詢問是否要在我護照上蓋入境章,因為蓋章將形同承認臺灣護照,可能將與喬治亞的國策相違,最後女移民官什麼話也沒說,忽然就將護照與英國居留證交還給我,讓我些許吃驚,我還特別詢問一切是否沒問題,只見這女移民官淺淺地一笑並回答我「Yes, welcome!」,這時我也才放下心中的那塊大石頭,喜孜孜地過了移民關。

不過,事情總是沒有想像中的這麼順利。到了行李轉盤,一位海關人員見我提領了行李後,立即請我前往他們的辦公室配合檢查,這時我才發現我的行李上竟多了張鮮紅色的貼條,但究竟所謂何事,當下也是一頭霧水。進到辦公室,打開行李箱後,海關人員隨即在這堆雜物中尋尋覓覓,直到找到了那包我經常攜帶的備用藥後,問了我一些問題,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是這袋藥闖了禍。


提比里斯機場的行李托盤,霓虹燈的門後就正式進入喬治亞,只是沒想到這短短的距離耗了將近兩小時

事實上,這袋藥平凡無奇,就只是一些減緩症狀或者止痛的備用藥,但問題出在於這些藥有不少是散裝,沒有英文外包裝或藥瓶足以辨識其真正成分,因而不得攜帶入境。由於抵達時已經是深夜11點,向飯店預約的司機也在外面等候,向來不喜歡讓人等的我,直接向海關人員表明可以直接沒收這些藥品,只希望能儘速離開,海關人員原本仍希望我可以在從提比里斯機場離開時取回藥品,但得知我不會再回到提比里斯機場後,只能向我要了護照,辦理沒收程序。

原本以為直接讓海關沒收藥品,會加速整個流程,讓我快速離開,但沒想到這沒收的行政程序相當費時,海關人員不僅將藥品一粒粒全部倒出來後分類並清點總數,且因數量超過百粒,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清點與封存,這時在外頭的司機也開始等得不耐煩,撥了數次電話到我的臺灣門號,並請當地會說英文的年輕人與我通話,問我怎麼還沒出來,我只好一邊向電話的另一頭賠不是,請他們再稍待片刻,一邊則是請海關人員加速流程,讓我儘速離開,只不過辦理的海關人員只是不斷地請我稍候,埋頭繼續忙著其他事情,直到時針過了午夜的12點,海關人員開立完沒收證明並經我簽名後,才得以離開,而等在外頭的司機雖然不會說英文,但是他那下垮的臉龐,其實已經說明了一切,因此回到飯店後,付了車資,我也不再要求找零,只希望那為數不多的零錢能夠稍稍彌補司機的等待與不悅。



喬治亞海關立的沒收證明,結果沒想到最後成為我入境喬治亞的唯一證明

由於市面上介紹提比里斯的資訊與書籍其實相當有限,因此在前往喬治亞之前,我特別預約了在提比里斯與葉里溫皆相當有名的青旅Envoy的市區導覽行程(雖然這個行程價格不貴,但如果有住在Envoy可以免費),只是Envoy的所在位置為提比里斯老城區,與我下榻的飯店有段距離,且兩者間亦無合適的地鐵站得以連結,因此仍以搭車前往較佳,然而提比里斯市區內的公車多為麵包車,似乎沒有明顯的站牌,因此隔天一早用完早餐後,在飯店的櫃台人員協助攔車下,才得以搭上公車。


提比里斯市區內的公車常是這種麵包車,而且似乎沒有固定明顯的站牌


Envoy附近的街景

Envoy這天帶遊客進行市區導覽的導遊,是一位喬治亞男生,不過他那不修邊幅的外型,搭配上一口近乎完美的英語,反倒酷似美國的嬉皮,少了點高加索民族的神秘。


市區導覽的導遊,其實外觀反而比較像美國人

行程的第一站是位在Envoy對岸的梅特希教堂(MetekhiChurch),雖然距離不遠,但是要走到對岸,卻沒有這麼簡單,因為一輛比一輛兇的汽車,疾駛在市區大馬路上,禮讓行人這種事,似乎不見於提比里斯。導遊說,提比里斯這幾年被評為最安全的城市,是以故意犯罪的案件數下去計算,但實際上的提比里斯,在交通上卻不是這麼地安全,大家開車都像瘋子一樣橫衝直撞,不過導遊早已經習慣提比里斯混亂的交通,輕輕鬆鬆地以輕盈的步伐帶著我們穿越了大馬路。


提比里斯市區的交通相當混亂,車子一輛比一輛還兇

梅特希教堂位在庫拉河的左岸,是提比里斯的重要地標,也是外人對喬治亞的第一印象。梅特希教堂最早建於五世紀,但在遭毀於1235年的蒙古人入侵,現存的教堂則是在十三世紀末為德米特里二世(DemetriusII of Georgia)所重建,不過在往後的歲月中也是歷經多次的毀損與重建,而這之中也數次遭轉作他用,曾被當作軍營、戲院,甚至是監獄使用。在蘇聯大清洗(Great Purge)時期,喬治亞的共產黨領導人拉夫連季‧帕夫洛維奇‧貝利亞(LavrentiPavlovich Beria)甚至一度意圖將其拆除,放置於博物館內,幸好在當地的知識份子反對下而被保存下來,最後也在1988年恢復原有之功能。


從庫拉河右岸看梅特希教堂

今日的梅特希教堂仍然是提比里斯內香火鼎盛的宗教中心,不少當地信徒仍會前來,教堂內也有著穿著深紅色服裝的神職人員進行著宗教儀式,別具特色,而進入教堂內的女性,皆以頭巾包覆頭部,隱約反映著喬治亞社會仍有著強烈的傳統色彩。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031266


梅特希教堂的側面,看得出有修補過的痕跡,造訪時有部份也正在整修中


梅特希教堂雖然是以聖母升天(Assumption of Mary)為主題,但內部聖母像其實並沒有特多,且內部尚屬樸素,幾乎不見壁畫


正在進行宗教儀式的神職人員


敲鐘的神職人員,這一幕讓人有種回到中世紀的感覺


教堂內的婦女多包有頭巾,相當傳統


從另一側看梅特希教堂,與對岸的納里卡拉要塞隔著庫拉河對望

在梅特希教堂一旁的雕像,則是瓦赫坦格一世(Vakhtang I of Iberia),他是高加索伊比利亞王國(Kingdom of Iberia)的國王,曾帶領喬治亞人民與拜占庭帝國(ByzantineEmpire)結盟,對抗波斯的薩珊王朝(Sasanian Empire),是喬治亞在中世紀歷史中的象徵與代表,且同時也是提比里斯這座城市的創建者,而梅特希教堂的所在位置,正是他當年建造提比里斯這座城市的起點,因此在1961年豎立了這座別具意義雕像,而這座雕像與梅特希教堂一樣,成為了提比里斯這座城市的地標與圖騰。


在梅特希教堂旁的瓦赫坦格一世雕像


這尊雕像也印於20喬治亞幣的背面

在其他人還在教堂內拍照時,我也與導遊聊了喬治亞的近況。導遊說,在高加索三國內,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是彼此對立,但喬治亞皆與兩國交好,亞塞拜然甚至提供喬治亞人免簽的待遇,而喬治亞境內也有不少亞塞拜然人與亞美尼亞人的社群,各自過著各自的生活,彼此相遇也不會因而衝突或吹鬍子瞪眼怒視對方,或許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間,並不是真的如此水火不容。除了聊喬治亞的近況外,我也與導遊談起了昨晚被海關留置的情形,導遊說,喬治亞海關對於藥品管制會如此嚴格,主要是因為有很多毒品會經過喬治亞,進入俄羅斯境內,不過喬治亞境內卻不太有藥物濫用的問題,為何還要如此嚴格,有些令人匪夷所思,然而因為要接著往下個景點前進,我也就不再多問。

參觀完梅特希教堂後,導遊帶著我們走到了庫拉河岸旁的萊克公園(Rike Park)。萊克公園不僅僅是個公園,它同時也是提比里斯這座老城中的現代化代表,有著宛如傳聲筒的流線型音樂廳與展場,以及橫跨庫拉河兩岸且以玻璃帷幕為主體的和平橋(Bridge of Peace),如同火焰塔 (Flame Towers)之於亞塞拜然的巴庫一般。只是,這座外觀酷炫的建築,至今似乎仍是間蚊子館而未正式啟用,而一旁亮麗的和平橋,雖然確實負有交通之功能,但其特殊的外型,則是被當地人惡搞稱作「Always Bridge」,至於所為何事,導遊始終憋著笑意而不願明講,但一旁的女性已經笑得不行,直到行程結束後,我查了資料,才發現這座橋很像女生的衛生棉,而「Always」則是女性衛生棉的品牌,無怪乎作為男性的我,經過暗示後仍然不知笑點所在。


一直被當地人戲謔惡搞的像衛生棉的和平橋


造型特殊但目前仍是蚊子館的音樂廳


萊克公園內的鋼琴雕像,不知道設置的目的為何

在萊克公園後方有棟圓頂的建築,正是喬治亞的總統府。與其他歐美大國相比,喬治亞的總統一職在全球知名度並不高,但是談到喬治亞的前總統米哈伊‧薩卡希維利(Mikheil Saakashvili),我想或多或少就會有些印象,因為他正是在2008年奧運期間引發南奧塞提亞戰爭的關鍵人物。


在庫拉河左岸的喬治亞總統府,頗有居高臨下之姿

目前年近50歲的米哈伊‧薩卡希維利,其實有著不少特殊的身分,他不僅是喬治亞的前總統,同時也是前烏克蘭敖德薩州(Odessa Oblast)州長,看到這邊,一般人大概很難不好奇為什麼一個人可以擔任兩個不同國家的重要公職,這是因為米哈伊‧薩卡希維利在卸任後官司纏身,2015年流亡至烏克蘭,烏克蘭總統彼得‧波羅申科(Petro Poroshenko)拒絕將其引渡回喬治亞受審,甚至協助其取得烏克蘭公民身分,並邀請其擔任敖德薩州州長,米哈伊‧薩卡希維利也因此放棄喬治亞公民身分,不過在2017年,米哈伊‧薩卡希維利卻又被以提供不實資訊予移民機關為理由,甫取得不久的烏克蘭公民身分又遭到剝奪,現在成為無國籍人士,因此要說米哈伊‧薩卡希維利是一個現代的傳奇人物,其實一點也不為過。然而,米哈伊‧薩卡希維利是否對喬治亞全屬負面,恐怕還有待商議,畢竟他也帶領了人民在玫瑰革命(Rose Revolution)中,推倒了弊端橫生的前總統愛德華‧謝瓦納茲(EduardShevardnadze),而喬治亞也是在他的領導下,外交政策從親俄轉向了親美,並且與歐盟積極地合作。


公園內的雷根雕像,由前總統米哈伊‧薩卡希維利所樹立,據說雷根也是他的偶像,大概也象徵著他的親美政策

當然,這麼傳奇的人物,他一切的事蹟,自然成為了民間熱議的話題。導遊說,米哈伊‧薩卡希維利是一個相當精彩的人,他給人的印象除了有著過人的智力外,同時也有著許多精彩的風流韻事,但最妙的是,他的太太也仍然與他保有婚姻關係,在他流亡海外後,太太甚至還繼續住在提比里斯,並且經營著一間店,導遊甚至還幽默地說要帶我們去看他的太太,如果我們想看的話。

結束了萊克公園的參觀後,導遊帶著我們走過和平橋,回到了右岸這一側。與萊克公園那一側相比,右岸區這一側來得熱鬧許多,攤販也多了起來,隨處都可以看到販售丘爾其赫拉(churchkhela)的小販。丘爾其赫拉是一種在喬治亞常見的甜品,做法是將堅果串成條狀,浸於果汁內曬乾而成,外型酷似香腸,相當特別。由於丘爾其赫拉本身是可以放置於常溫下保存,品質很可能參差不齊,導遊則是教我們從丘爾其赫拉的表面判斷,若表面出現裂痕,則代表這個丘爾其赫拉已經放置許久,品質較沒這麼好。只是,丘爾其赫拉長得真的太特別,賣相實在不是很好,我在當地買了一串帶回英國分享給住在同棟宿舍的左右鄰居,結果卻放在廚房數月而沒有人開動,最後只能原封不動地進了垃圾桶。


和平橋的內部,其實就像是大型的採光罩


在和平橋上看庫拉河


造型特殊的丘爾其赫拉,宛如臘腸

在庫拉河右岸的這一側也有座知名的教堂,名為提比里斯錫安主教座堂(Tbilisi Sioni Cathedral)。這座教堂是喬治亞正教會(Georgian Orthodox Church)的大本營,同樣最早建於五世紀,相傳是瓦赫坦格一世所建,但如同梅特希教堂一樣,這座教堂後來也是毀於異族,只不過這次是阿拉伯人所為,直到1112年才再次重建,但其命運並沒有因此順遂,在往後的歲月中仍然遭到突厥人及波斯人的破壞,不斷地在毀損與修補間擺盪。當然,這個教堂也是俄羅斯帝國宣告併吞喬治亞的地方,許多喬治亞的貴族在此被迫向俄羅斯帝國宣誓效忠。不過大概因為是喬治亞正教會的大本營,其內部相較於梅特希教堂來得豪華許多,牆上的壁畫金碧輝煌,看不出這是一座有千年歷史的教堂。


提比里斯錫安主教座堂,外觀其實與梅特希教堂一樣樸素


入口處門上的馬賽克壁畫較周遭的彩繪壁畫來得老舊許多,應是先前整修時所特別留下的


提比里斯錫安主教座堂內部較梅特希教堂寬敞許多,裝飾也更加華麗


如果沒有入內參觀,大概很難想像這座教堂是如此華麗

離開提比里斯錫安主教座堂後,我們仍然在庫拉河右岸的老城區內走動,這時也可以慢慢發現,看似古老的提比里斯,除了新潮的建築外,市區內其實也有許多新鮮有趣的雕像或擺設,讓這座城市活潑了起來,而這當中最引人注目的,不外乎是一尊拿著獸角的坐在椅子上的銅像。導遊說,這尊銅像象徵的是喬治亞的飲酒文化,他說,喬治亞是一個很愛喝酒的民族,而在傳統的飲酒文化中,喬治亞人會使用以牛角或羊角製成的酒杯(Kantsi)來乾杯敬酒,算是獨樹一格的飲酒文化。雖然一直以來我對喝酒這件事情是敬謝不敏,甚至有些厭惡,但是看到這尊銅像的舉杯暢飲的豪邁樣,以及聽到如此特殊的飲酒文化,讓我對喬治亞這個民族更加好奇。


矗立在老城區的銅像,象徵著喬治亞的飲酒文化,相當特別

導遊緊接著帶著我們走到了梅特希教堂對面的澡堂。事實上,這裡不僅僅是澡堂,同時也是硫磺溫泉的所在地,相傳瓦赫坦格一世的獵鷹在此墜落,意外發現了這個溫泉,進而在提比里斯建立了新首都。不過,現存的澡堂多於十七世紀至十九世紀所建,並且多經過翻修,然而其圓頂外型與土耳其澡堂相當類似,或許也有受到土耳其的影響所致。


提比里斯的溫泉澡堂,外觀極像土耳其浴的澡堂


澡堂一旁立有獵鷹的雕像,紀念著這段傳說

溫泉的一旁其實是一個小溪谷,不過三月底或許是當地的乾季,水量並不豐沛,幾乎可見溪底,而小溪的兩側目前皆以整頓出人行步道,成為一個受遊客歡迎的綠地,溪谷的兩側則是垂直的岩壁,上方蓋有不少建築物,頗有國內烏來的感覺,然而或許這些房子皆係建築在堅硬的山壁上,加上溪水並不湍急,因而尚有一些建築物正在興建中而未受限建管制。


溫泉旁的小溪,當時水流不怎麼湍急


用碎石在溪水中排出的心型,不知道是觀光客還是當地人排的,相當有趣


小溪谷的盡頭是一座小瀑布,水量也不多


當地不少房舍是沿著溪谷而建,並且直接建於山壁上方

看完溫泉後,導遊也帶著我們往山上的方向邁進,前往行程的最後一個景點納里卡拉要塞(NarikalaFortress)。這一路上可以看見不少紅磚造的房子,雖然樸素,但十分醒目,有的甚至還搭上雕刻精細的窗櫺與陽台,別具古典風味,不過,在這些紅磚建物群中,最特別的莫過於朱瑪清真寺(Jumah Mosque)。朱瑪清真寺也是一棟以紅磚打造的建築物,與周圍的建築物沒有太大的差異,但其卻是提比里斯內唯一仍在運作的清真寺,且不論是遜尼派(Sunni)或是什葉派(Shia)穆斯林,皆於此清真寺中做禮拜。理論上,遜尼派與什葉派應當水火不容,在提比里斯內竟願意共用一座清真寺,實在令人費解,出於好奇,我便就此疑問向導遊詢問,導遊說,其實沒什麼特別的因素,純粹是當前提比里斯僅有此處可供穆斯林做禮拜,因此被迫學會容忍彼此,而這在宗教寬容的角度來說,也許可以算得上一樁美談。


提比里斯市區不少房屋係以紅磚瓦所建,搭配上波斯風格的窗櫺,頗有中東風情


朱瑪清真寺是目前提比里斯唯一仍在運作的清真寺,因此無論是遜尼派或是什葉派的穆斯林,皆於此做禮拜

隨著海拔升高,提比里斯市區房子越變越小,納里卡拉要塞則是越來越清晰。納里卡拉要塞原本並不被稱作納里卡拉要塞,而是十三世紀時由蒙古人將其重新命名所得名的,意思是指「小要塞」,然而,納里卡拉要塞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至四世紀,後來在七世紀左右伍麥亞王朝(Umayyad Caliphate)甚至擴大其規模,然而現存的要塞,則已經是十六、十七世紀所建。


在半山腰的地方就已經可以看見納里卡拉要塞


從山下看到的納里卡拉要塞


在這半山腰處也可以看見方才造訪的小溪谷

在納里卡拉要塞內,有座名為聖尼古拉斯教堂(St. Nicholas Church),這座教堂最早可追溯回十三世紀,但眼前所見的,卻是在1996年左右原址新建而成的,原先的已毀於火災當中。或許聖尼古拉斯教堂所在位置較為偏避,造訪時並不像梅特希教堂或提比里斯錫安主教座堂如此香火鼎盛,內部光線相當昏暗,牆上美麗的壁畫也顯得黯淡無光,而重建的外觀也過度新穎,不像是曾存在過的古蹟,不禁讓人好奇,這座教堂究竟是為教徒所重建,還是為遊客所重建。


重建後的聖尼古拉斯教堂,外觀過於新穎,實在不像是歷史建築


裸露於外的石磚應是當時殘留的底座,與目前重建的建築顯有落差


教堂內部的採光不佳,顯得有些陰沉


內部的壁畫其實還算精緻,可惜就是光線不佳

在教堂一旁有條小路,通往要塞的制高點,不過卻有些險峻,甚至不甚好走,這時也可以發現,喬治亞政府並沒有對要塞進行全面維修,僅就教堂及其周圍的城牆加以維護,其他部分多數是任其凋零而不積極修復,然而看到聖尼古拉斯教堂的重建情形,也許維持現狀是一個較好的選擇。


教堂一旁的城牆明顯經過整建,保存得較為完善


然而不少城牆其實已經成為了斷垣殘壁,任其凋零

經過一番的努力後,登上了要塞的制高點,這時發現一切辛苦都已值得,因為在這裡,提比里斯市區的景色盡收眼底,有別於巴庫刻意營造出油閥的貴氣,提比里斯的樸實,讓我真實感受到自己確實來到了高加索。在要塞一旁,有座纜車站,連結要塞與萊克公園,不過在這個制高點已經可以一覽提比里斯,便不再考慮另行買票搭乘。而纜車站更過去的地方,有著一尊算是喬治亞地標的雕像,名為喬治亞人之母(Kartlis Deda;Mother of a Georgian),導遊說,這類的雕像其實在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幾乎都有,姿勢幾乎都一致,一手持劍,代表對當地的守護,一手持酒碗,代表對來訪者的歡迎,雖然說這尊雕像作為地標應是當之無愧,但如此蘇維埃風格的雕像,恐怕很難真實地表呈現出喬治亞的特色。


登上要塞的制高點後,提比里斯市區的景色盡收眼底,幾乎所有的重要景點都在此俱現,可惜當時天氣不佳,要不然應該會更美


制高點旁的纜車站,可通往萊克公園


在纜車站附近的雕像即為「喬治亞人之母」,不過因為感覺不是特別有特色,就沒特地前往拍攝近照

結束行程後,團員們各自四散,導遊則帶我下山,回到Envoy告訴我央行的方向,以及推薦我一些值得參觀的博物館,因為這趟行程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要前往央行購得全新的喬治亞拉里(Georgian Lari)。不過在回程中也發生了一個有趣的小插曲,在聖尼古拉斯教堂有名販售宗教藝品的老婦人對著導遊說了一連串我聽不懂的話,不過貌似對導遊獻殷勤,我好奇之下問了導遊究竟老婦人說了什麼,這時導遊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他因為帶團的關係常常與老婦人碰面,老婦人一直想將女兒嫁給他,這番話不僅讓我噗哧地笑了出來,也讓我開了眼界,因為沒想到在歐洲,還有像東方社會如此傳統的姻緣媒合方式,而這也看得出來,喬治亞雖然是一個歐洲國家,但社會的氛圍,或許比我們所想的來得純樸。

在導遊的指示下,我來到了喬治亞央行(National Bank Of Georgia),這時候才發現,原來在庫拉河畔旁的那棟蘑菇屋頂的建築物,就是喬治亞央行的所在地。進入央行後,向櫃檯小姐表明要來購買喬治亞的紙鈔後,櫃檯小姐一臉問號,但是仍然很親切且積極地打了電話詢問,才發現央行總部並無販售紙鈔,需要前往提比里斯郊區的出納中心始能購買。由於出納中心離市中心有一段不小的距離,且營業時間即將屆至,櫃檯小姐建議我先至同棟建築另一側的一般商銀換取用以購買紙鈔的喬治亞幣(出納中心僅接受喬治亞幣),並且以喬治亞文寫下出納中心一詞,讓我得以直接告知計程車司機我的目的地。換好喬治亞幣後,我在蘑菇屋外找了輛計程車,因為彼此都不懂對方的語言,僅能以手機的數字鍵盤討價還價,最後在比手劃腳下約定好以25喬治亞幣的代價載我往返市中心與喬治亞央行的出納中心。


庫拉河畔的蘑菇屋,也是喬治亞央行的所在地


蘑菇屋不只是央行所在地,也有不少金融機構在此設點

在喬治亞搭計程車,說起來也算是一個相當特別的體驗,就像前面所說,喬治亞人開車橫衝直撞,讓路人心驚膽戰,但對於乘客而言,卻像親自體驗了一場方程式賽車一樣,看司機如何橫衝直撞,超速搶道宛如家常便飯,真實體驗喬治亞人的日常。不過,除了體驗喬治亞人的開車文化外,這趟路程中最特別的,大概是途經了「小布希街」(President George W. Bush Street)。這條小布希街其實是一條位在提比里斯郊區的幹道,連接著快速道路,而非市區內的街道或人行道,因此並不是一個觀光客會特別前來的地方,但更令我好奇的是,為什麼一個與美國鮮有關聯的前蘇聯東歐國家,會以一位評價不高的美國總統之命來命名首都街道,後來查了資料才知道,原來這條街是在2005年小布希來訪時作更名,而這大概也與喬治亞當時的米哈伊‧薩卡希維利總統的政策有關,畢竟喬治亞就是在他的執政下從親俄轉向親美,而在這種氛圍下,討好美國及美國總統,大概也是必然的作為。


市郊的小布希街,在這個前蘇聯國家內看起來有些突兀

經過約20分鐘的車程後,穿過了數個混亂的路口與車潮,最後總算抵達了目的地。然而,在抵達目的地後,我才驚覺,原來昨晚從機場搭車入市區時,沿途所見打著絢爛燈光的新潮建築物,竟然就是喬治亞央行的出納中心。走進出納中心後,經過簡單的安檢後,向櫃檯人員表明了目的,櫃檯人員隨即為我處理,不過這邊畢竟是金庫重地,所有的作業都無法如一般商業銀行迅速,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飛逝,在外頭等我的司機也耐不住性子下車察看究竟還要多久,好在司機入內時其實已經處理得差不多,所以過沒多久拿到紙鈔後便趕緊上車,並回到了市區,只是下車前如數付了25喬治亞幣後,司機卻又比手劃腳,似乎想表示希望我多付些車資,以彌補他在出納中心的等待,不過在雙方都無法理解彼此的語言之下,司機最後發現爭論並無實益,要我快快下車離去。


喬治亞央行位在市郊的出納中心,外觀相當新潮,晚上點燈時則是另一番風貌

回到市區後,發現時間尚屬充裕,即決定按照原計畫前往喬治亞國家博物館(Georgian NationalMuseum)。喬治亞國家博物館內陳列的收藏數量並非特多,但種類還算多元,從考古文物到民族服飾幾乎是應有盡有,構築了喬治亞的文化與歷史。然而,與亞塞拜然一樣,喬治亞位處於地理上的十字路口,雖然在數千年前早有人定居並發展文化,但在過往的歷史上,一直都是列強競逐的區域,統治者不斷地更迭,本土政權僅有在十一至十三世紀左右為最強盛的「黃金時代」,或許也因為這樣的原因,喬治亞的歷史與文化,與其他歐洲國家相比,並沒有特別地出色,而且也較少為外人所熟悉,所以在參觀這些館內收藏時,其實也比較無感一些。


館內收藏的民族服飾


傳說中的波斯王費雷敦(Fereydun)畫像,波斯也曾是這個區域的統治者

不過,博物館內的收藏,還是有許多精采之處,最有特色的,莫過於寶藏室內的金飾。在歷史上,喬治亞早在西元前四世紀至西元前三世紀間已有金礦開採的活動,而境內的科爾基斯(Colchis)地區,更是希臘神話中阿爾戈英雄(Argonauts)尋找金羊毛的所在地,其實不難想像喬治亞當年的金礦產業發達的盛況。每次寫文介紹博物館的館內收藏時,要挑出一兩件最經典的藏品,說起來並非難事,但是在這個寶藏室內,卻很難從中挑出一件鶴立雞群的藏品,因為這些藏品,幾乎每件都是經典,它們的歷史不僅距今大多都已超過兩千年,且雕工精細,與當代相比也不見得遜色。只是在這之中真的要挑件作為代表的話,我想大概還是金獅雕像最具代表性。


館內收藏不少金飾,而且也都相當精緻


堪稱喬治亞國寶的金獅雕像

這尊金獅於西元前三世紀左右製成,在喬治亞東部阿拉扎尼河(Alazani)河谷中的一座墳墓中所發現,其目的無疑是作為墓葬品。這尊金獅並不大,大小約略像臺灣人身上可能會配戴的玉珮一樣,然而金獅最具特色的部分,莫過於其前半身的網狀雕紋,宛如穿上早期的民族服飾一樣,不僅充滿民族風,同時也讓人對當時人們的生活充滿無限遐想。當然,這尊如此特別的金飾,算是喬治亞文化的代表,因此也被印於5喬治亞幣的紙鈔背面上。除了這尊金獅外,有一具製於西元前四世紀末的髮飾也相當具有特色,它上面精細的雕花是以鏤空的方式製成,是當時科爾基斯金匠手藝的代表,不過,它與金獅一樣,都是在墳墓中所發現,我想真正的用途大概也是墓葬品。


金獅雕像也印於5喬治亞幣紙鈔的背面


鏤空雕飾的髮飾,雕工相當精細

看到這邊,或許有些人會認為喬治亞國家博物館內的展品,不過就是一些民俗文物或是出土文物,我想這樣的結論可能尚嫌速斷,因為在博物館的最上層的蘇維埃佔領展覽廳(Soviet Occupation Exhibition Hall),反而是我認為這個博物館中最令人震撼且印象深刻的部分。

這座展覽廳設立於2006年,設立的當下其實引來不少爭議,特別是在俄羅斯有不少人認為喬治亞此舉根本是民族主義的狂熱,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也曾就此向喬治亞前總統米哈伊‧薩卡希維利表達不滿,但米哈伊‧薩卡希維利認為這個展廳的設置所針對的,是蘇維埃,而非俄羅斯,並希望外界不要有過多揣測。不過,即便針對的是蘇維埃,或是更具體的蘇聯,但當年蘇聯的運作,確確實實是以俄羅斯為核心,要將蘇維埃與俄羅斯完全切割,在客觀上可說是根本不可能,因此要說該展覽廳的設置並不針對俄羅斯,恐怕是昧於事實而過於牽強。

展覽廳的入口處即訪著「1921」及「1991」,1921代表的是蘇聯紅軍入侵喬治亞,並在當地建立了蘇維埃政權的年份(惟當時尚未直接併入蘇聯),1991則是代表著蘇聯解體,喬治亞重獲獨立的年份,因此說喬治亞的近代史是一部蘇維埃的佔領史,其實並不為過。展覽廳內陳設的照片或文物,不少都與蘇維埃時期對異議人士或平民百姓的迫害有關,而展覽廳內的昏暗燈光,似乎刻意營造著詭譎肅殺的氣氛,讓參訪者感受當年蘇維埃統治下的壓迫氛圍。


蘇維埃佔領展覽廳的入口


展覽廳內有不少老照片


展覽廳內燈光相當昏暗,大概是要故意塑造壓迫緊張的氛圍

然而,在這展覽廳中,最讓人感到興趣的,無非是一張喬治亞地圖,而地圖上的阿布哈茲與南奧塞提亞,則是被抹上了鮮紅色,同時更標註「佔領正持續」(Occupation continues)。事實上,阿布哈茲與南奧塞提亞當前所實行的政體,並非蘇維埃政體,現在給予其資助的,也不是蘇聯,而是俄羅斯,但這張地圖仍然做這樣的標示,不外乎已經將蘇聯與俄羅斯連結為一體,並指控著俄羅斯在近代史上的佔領入侵持續至今,而對俄羅斯敵對的態度,幾乎是不言可喻。當然,展覽廳內展示的文物,並不只有這些,但已接近閉館時間,館員早已經迫不及待地將展覽廳內的燈關一盞一盞關閉,雖然尚未全部參觀完畢,然而也只能無奈地離去。


雖然喬治亞一再澄清這個展覽廳針對的是蘇維埃,而不是俄羅斯,但這張地圖將境內兩個由俄羅斯支持的分離主義稱作「佔領的持續」,對俄羅斯的態度其實已經不言可喻

參觀完喬治亞國家博物館後,發現Envoy寫信告知我明天前往姆茨赫塔(Mtskheta)的行程因為人數不足而無法成團,不得不趕進趕回老城區,趁著店家尚未打烊,找看看有沒有販賣類似行程的旅行社,最後很幸運地找到了一間在溫泉附近的旅行社,並且問到了一個含有姆茨赫塔的行程,不過這個行程中,史達林博物館(Joseph Stalin Museum, Gori)的部分是屬於自費,還要額外加錢,讓我相當猶豫,畢竟史達林在人權問題上可說是惡名昭彰,就跟蔣介石一樣令人厭惡,要特地花錢看一個殺人魔,實在是讓人有些不悅。旅行社的小姐看到我的猶豫,遂娓娓地向我說她也不喜歡史達林,覺得史達林做了很多壞事,但這就是歷史,還是有它值得一看之處。這番話,聽起來雖是攬客的話術,不過確實也點醒了我,不應當以自身的好惡決定是否了解某一段的歷史,因此最後我還是選擇買了這個行程,並且選擇自費參觀史達林博物館。


離開博物館後途經的自由廣場(Freedom Square),不過沒有太特別之處,因此未特別逗留

在確定好行程的價格後,因為身上的喬治亞幣有限,我又額外地再跑到附近的兌換所,換足了所需的喬治亞幣後,回到旅行社付款,只是沒想到,當我付完款後,走出旅行社沒幾步,剩下的錢還來不及收入皮夾內,一個在路邊乞討的小女孩似乎看到我手中的現金後,向我衝了過來。雖然提比里斯市區內要錢的民眾幾乎是處處可見,但這種死纏著我不放、甚至還拉著我衣服的,卻還是第一次碰到,讓我嚇了一跳。不過眼看這小女孩纏功十足,甩也甩不掉,給了錢又怕引來更多的乞丐造成困擾,我只好再次回到旅行社,向旅行社的小姐求助,旅行社的小姐見狀後,馬上以當地語言對這個小女孩大聲斥責趕走,並要我趕緊把現金收起來,錢財不要露白。即便最後我並沒有任何損失,我也在旅行社的小姐協助下,擺脫了小女孩,但碰到這麼強勢的乞討者後,這也讓我在提比里斯市區行走時變得格外小心。

離開旅行社後,差不多已經是晚餐時間,考慮到提比里斯市區煩人的乞丐後,我便決定直接在附近一間看起來還不錯的餐廳吃飯。來到了喬治亞,不少人都會品嘗看看當地的卡里餃(Khinkali)。卡里餃的外觀與在臺灣常吃到的小籠包非常相似,但大小卻將近是一個包子這麼大,因此在點餐時,是可以以顆為單位來點。



老城區的餐廳,外面有著可愛的標語

因為怕點了吃不完,我只保守地三個口味各點兩顆,並加點一份雞湯,只是沒想到,這六顆卡里餃的量,大概已經是12到15顆的臺灣水餃的量,而且餃皮似乎沒有發酵過,因此相當紮實,吃起來特別有飽足感,不過內餡的部分雖然也有豬肉的,但是口味上還是較偏西式。至於雞湯的部分,點菜時原本以為會是碗雞肉清湯,沒想到端來時竟是雞蓉濃湯,拿著湯匙往湯碗底部一探才發現,這碗雞湯有著整塊厚實的腿骨肉。如此用料確實且美味的餐點,吃下來竟然只要不到10喬治亞幣,也就是不到150臺幣,這麼高CP值的餐廳,難怪店內高朋滿座。


喬治亞知名的卡里餃,外觀與臺灣的小籠包相當類似,不過口感不同


卡里餃的內餡相當多元,圖片中的是豬肉口味的內餡


如果不吃肉,也有蔬菜的選擇,途中的是磨菇口味的內餡


濃郁的雞湯,不過是濃湯的形式


雞湯內整塊的雞腿骨肉,用料相當豪邁

吃完晚餐後,雖然才晚上七點左右,但考慮到隔天還有一整天的行程,遂決定先提早回飯店休息,不過入夜後的提比里斯,當地人的駕車情況依舊瘋狂,能不能安全走回飯店恐怕都是一個問題,再加上找不到公車可以搭回去,最後只好當個冤大頭,花了10喬治亞幣的計程車錢,直接搭回飯店。

3月26日一早,我再次在飯店櫃檯人員的協助下,搭了市區巴士,來到了旅行社前,參加前一天傍晚所購買的行程。雖然這趟行程中我最主要所想拜訪的是被列為世界遺產的姆茨赫塔,但是它其實是個套裝行程,包含著其他不同的景點,包括前面提到的位在哥里(Gori)的史達林博物館,以及第一站要前往的烏普利斯奇赫(Uplistsikhe)。這天的導遊是一位年約40歲的喬治亞女性,雖然她給人的第一印象並不熱情,甚至有些冷漠,但是當遊覽車從旅行社出發後,她趁著還在市區繞行之際,積極地介紹起了喬治亞,以及路經的提比里斯各景點,如同換了一個人一樣,或許在這個觀光業尚未完全發達的國家裡,觀光業從業人員可能也還在適應著那套招呼觀光客的技巧,因此才會產生讓人冷漠的錯覺。不過,這天的導覽解說,則是英俄語雙聲道,因為車上有著為數不少的俄羅斯遊客,然而在俄喬兩國關係交惡下,這些俄羅斯遊客,究竟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來訪,令我相當地好奇,想必這其中應該也是有著諸多複雜的情緒存在。


搭車途經的喬治亞國家歌劇院(Georgian National OperaTheater),但並未實際入內參觀

烏普利斯奇赫是喬治亞境內一處洞穴文化遺址,距離提比里斯約有100公里遠,從提比里斯出發,雖然算不上長途跋涉,但仍需耗費相當時間,導遊也很貼心地不再絮絮叨叨地介紹,而是讓早起而精神不濟的遊客們稍稍補眠,或是欣賞著車窗外的沿途風景。經過了約略兩小時的車程後,總算抵達了烏普利斯奇赫,走進園區,一大片不毛的岩坡隨即映入眼簾,一旁的外國遊客則用著些許戲謔的口氣將這裡稱作「喬治亞的戈布斯坦(Gobustan)」。雖然烏普利斯奇赫與戈布斯坦的地貌有其相似之處,但戈布斯坦所代表的是舊石器時代(Paleolithic)的史前文明,而烏普利斯奇赫則代表的是金屬器時代(Iron Age)以降的信史文明,只不過烏普利斯奇赫的名氣似乎不若戈布斯坦,目前並未被列為世界遺產,但也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在未來具有潛力成為世界遺產的名單上,想必烏普利斯奇赫在人類的文化與歷史上,應當有其一席之地。


走進園區後第一眼所見的烏普利斯奇赫

事實上,不同於戈布斯坦的原始聚落,烏普利斯奇赫在發展上已經有較為嚴謹的社會組織,同時也作為卡特利(Kartli)地區的政治與宗教中心,然而隨著卡特利地區的基督教化(Christianization),烏普利斯奇赫在喬治亞歷史上的重要性則日漸式微,原有的城鎮也逐漸遭到廢棄,僅在外來勢力入侵喬治亞作避難所之用。不過,這座靜謐在庫拉河畔的岩城,它最特別之處,還是在於這裡有著基督教與崇拜太陽神的異教(Pagan)共存的建築型態。


烏普利斯奇赫最主要的街道


流經烏普利斯奇赫的庫拉河,景色頗具詩意

烏普利斯奇赫的多數建築,大抵還是以岩壁開鑿而成的石穴空間,用以神廟、戲院、藥鋪等不同功能之用,然而,在烏普利斯奇赫街道的底端,也是該區域的制高點,卻矗立著一座有別於周遭的磚造建築,而這座建築正是王子教堂(Prince’s Church)。這座萬黃叢中一點紅的王子教堂,因為是建於基督教化後的十世紀,建築外觀自然異於周圍,但是,這座教堂最具意義的地方,並不在於它的外觀造型或內部裝潢擺設,而是這座教堂,其實是建築在先前的異教神廟之上,見證著異教與基督教先後在烏普利斯奇赫發展的歷史。


位在大街底端的王子教堂


王子教堂下方的異教神廟


教堂內部其實相當樸素,並沒有太大特色

除了王子教堂外,烏普利斯奇赫的另一重要景點,大概非塔瑪麗女王廳(Hall of Queen Tamar)莫屬。不同於王子教堂,除了外圍的圍牆外,塔瑪麗女王廳幾乎都是以岩石構築而成,但外觀看似單調的岩穴,內部卻別有洞天,不僅有著拱門狀的石柱,頂上的天花板亦有刻意雕飾。塔瑪麗女王廳的主要功能也是異教的祭祀場所,但是最令人好奇的,大概為什麼這座異教的神廟,會冠上「塔瑪麗女王」這位喬治亞基督教化後的統治者名稱,不過兩者的關聯其實沒有這麼複雜,據傳就只是塔瑪麗女王曾使用過這個房間而已。


從王子教堂眺望塔瑪麗女王廳


塔瑪麗女王廳的內部,上方天花板的雕刻已有破損,但仍看得出當年雕工的精細


塔瑪麗女王亦被印於現行的喬治亞紙鈔之上,紙鈔背後印的石窟則是喬治亞另一個與烏普利斯奇赫類似的景點瓦爾齊亞(Vardzia)

雖然說烏普利斯奇赫號稱是異教與基督教建築並存的區域,不過,時至今日,在當地,異教的痕跡,還是比基督教多上許多。同為重要景點的戲院,最初的設計據稱也是作為異教的寺廟,而塔瑪麗女王廳外,甚至有用以集中液體的坑洞與溝渠,目的是供獻祭使用,至於是否有活人祭,就不得而知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031266


據說原本也是異教神廟的戲院


戲院天花板的精細雕刻,甚至更勝塔瑪麗女王廳


地面上用以收集祭品血液的容器

然而,作為一個普通的觀光客,對我而言,烏普利斯奇赫並不只是一個充滿神秘色彩的考古地點,它更引人入勝的,是那自然與人文相互結合的特殊地景,而蜿蜒於旁的庫拉河,帶來的不僅是寧靜,同時也孕育了河畔的綠地,讓這片近乎寸草不生的奇岩怪石,增添了一份生機。


從王子教堂眺望庫拉河,可以發現庫拉河的流域相當開闊


烏普利斯奇赫的範圍其實不算大,但有些區域有著高低起伏的落差,如果沒有人帶領會不得其門而入


從王子教堂的另一個角度可以看到烏普利斯奇赫的大街,是一條彎曲的緩坡


烏普利斯奇赫也有些出土文物,只是被隨意放置於地面上讓人不知這些究竟是真品還是給遊客看的複製品


同團調皮的俄羅斯小男孩,有時候過於頑皮還直接被他媽媽揍,讓我這個亞洲人看得目瞪口呆


烏普利斯奇赫的一條對外連通道,據說是用於逃難時使用的密道

結束烏普利斯奇赫的參訪後,重新搭上了遊覽車,不過這次並不再是長途跋涉,而是經過短暫的行車後,來到了位在附近的哥里。哥里人口僅約五萬人,不論在喬治亞或在全歐洲,其實都算不上一級城市,但在近代的歐洲歷史上,哥里卻扮演著重要時刻的見證者,它不僅是蘇聯知名領導人史達林的誕生地,設有史達林博物館,同時也是2008年南奧塞提亞戰爭時喬治亞遭俄羅斯攻陷的城市之一,直逼近在約100公里處的首都提比里斯,戰情甚至一度告急。不過,隨著戰事的遠去,這座充滿喬治亞與俄羅斯恩怨糾葛的小城,其實看不到太多戰爭的痕跡,但蕭瑟的市容,卻讓這座城市顯得更為孤寂,如果沒有史達林,沒有南奧塞提亞戰爭,也許今日的哥里,仍舊是高加索山脈下的小鄉里。


哥里的主要幹道,街上看起來有些冷清


哥里街上的超市,似乎將史達林當作一個賣點

在前往史達林博物館前,導遊帶著我們先登上了位在市區內的哥里堡壘(Gori Fortress)。與提比里斯的納里卡拉要塞一樣,哥里堡壘同樣也是建於城市的制高點,作為防禦之用,也因不同勢力的競逐而幾度易手,但在十九世紀初俄羅斯併吞喬治亞後,哥里堡壘在戰略上的重要性也大幅減低。登上堡壘的最高處,哥里市區的景色一覽無疑,然而,相較於提比里斯市區紅黃屋瓦相間的歷史感,哥里市區內四處可見的灰白屋頂,卻讓我想起了多年前造訪金環(Golden Ring)時所沿路所見的廢棄集體農場,這股強烈的蘇維埃氣息,直衝了腦門,也不禁讓人好奇,蘇維埃的幽靈,是否仍然在高加索山下駐足不去。


從山下看哥里堡壘


哥里堡壘的周圍竟然安有電線桿,似乎有些破壞風景


堡壘頂端的建物皆已不復在


堡壘下的哥里市區,看起來有些灰濛濛的


在堡壘上的狗狗,應該是管理員所飼養的

看完了哥里堡壘,隨後也就要進入本日的重頭戲,也就是史達林博物館。史達林博物館雖然是當地最重要的觀光景點,但是博物館的標示與介紹,幾乎都是喬治亞文與俄文為主,因此若沒有英語解說員,幾乎等於是瞎子摸象。雖然在史達林去世後,無論是蘇聯或是喬治亞,都因史達林一些爭議而進行過轉型正義的運動,史達林的雕像其實已經不多見,因此現在要看到史達林的雕像,幾乎僅可在這類的博物館中瞧見。


展廳入口處的史達林雕像

博物館內陳列的展品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多,除了少數外國贈與他的祝壽賀禮及據稱曾使用過的傢俱外,多以史達林的一些照片為主,這其中包括著他青年時期的肖像照,以及後來崛起掌權後的一些歷史鏡頭。只不過,相較於提比里斯的蘇維埃佔領展覽廳內對蘇聯惡行惡狀的指控,史達林博物館對於這段過去似乎就少有著墨,或許這也如同今日的臺灣一樣,即便轉型正義如火如荼地進行,社會上仍不乏緬懷讚嘆蔣介石的論述,轉型正義終究還是需要靠時間來推進。


史達林年輕時的照片,很難想像這個有型的青年最後變成惡名昭彰的統治者


史達林的家庭,仔細看可以發現一旁的解說僅有俄文與喬治亞文


列寧與史達林的合照


以史達林一生重要的歷史照片布置而成的展覽廳,似乎歌功頌德的成分居多


史達林的相關文物,整體的布置與盡頭史達林的肖像看起來不像有經過轉型正義的處理


中國送給史達林的祝壽禮品,有趣的是當時中國還是使用繁體中文


據稱是史達林曾使用過的傢俱

博物館除了館內的館藏外,館外也展有著兩樣極具代表性的展品,一項是史達林出生時所居住的木屋,一項則是史達林所使用的私人火車車廂。這間木屋雖然是史達林出生的地方,但是木屋當時並非史達林的父母所擁有,而是向住在同屋中另一個房間的屋主承租,其父並以該屋的地下室發展製鞋事業,看得出史達林孩童時期的生活較為清苦。不過比較有趣的則是火車車廂的部分,據解說員所說,史達林對於飛機的安全性抱持著懷疑的態度,所以幾乎不搭飛機,因此幾乎都以火車作為交通工具,當然作為蘇聯最高領導人,使用的火車車廂自然就布置得像當前各國領導人搭乘的專機一樣,宛如小型套房兼辦公室,即便內部並無豪華的裝潢擺設,但是仍然看得出車廂內的各項設備都是當代的首選。


史達林出生時的木屋


木屋上方現已另用屋頂罩住保護


木屋內擺設的還原,但得出當時的生活並不富裕


史達林所使用的私人火車車廂


車廂內的小會議室


應該是史達林居住的房間


車廂內的浴室,在當年來看應該是相當高級


博物館一開始規劃是要展示與社會主義有關的文物,但適逢史達林去世,就改為史達林博物館以資紀念,博物館後方綠園道的延伸,讓整體建築看起來像皇宮一樣,不知是否是要用來彰顯史達林作為一國之君的崇隆

參觀完史達林博物館後,今天的行程仍然尚未結束,只不過這時候將往反方向前進,前往位在離提比里斯不遠處的姆茨赫塔。姆茨赫塔曾經在高加索伊比利亞王國的早期作為喬治亞的首都,也是基督教早期在喬治亞活動的地點,在喬治亞歷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區域內的十字修道院(Jvari Monastery)、生命之柱主教座堂(SvetitskhoveliCathedral)及薩姆塔夫羅教堂(Samtavro Monastery)更於1994年被列為世界遺產,不過考量到參觀時間與交通,觀光客參觀的,都還是以十字修道院與生命之柱主教座堂為主。

生命之柱主教座堂位於姆茨赫塔老城的市中心,最早建於四世紀,但目前所見的,則是在十一世紀修建,祂同時也是這三座教堂中規模最大的一座,周圍甚至有城牆所圍繞,宛如一座城堡一樣。生命之柱主教座堂外觀並不華麗,內部也稱不上特別,與一般典型的喬治亞教堂相去不遠,然而據傳耶穌在被釘上十字架前所穿的上衣,被信徒攜帶至此,後來信徒死去,連同上衣埋葬於此,並在墳墓上長出了杉樹,後來為了修建教堂,不得不將杉樹砍掉,作為教堂之建材,但其中一根柱子卻浮於空中,經過聖尼諾(Saint Nino)的祈禱後才重新回到地面,而這根柱子所流出的枝液據傳可以治癒所有疾病,教堂也因此得名「生命之柱」。生命之柱主教座堂除了有上述的神蹟以外,同時據傳也是十位喬治亞歷代國王的長眠地,也因此這座教堂在東正教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生命之柱主教座堂的入口,整座教堂宛如一座小城堡一樣


教堂正面,建築上的層次感相當強烈


教堂屋頂上的雕工相當精細,甚至刻有喬治亞文

走進教堂後,由於教堂內正進行著宗教儀式,因此沒辦法在教堂內隨意走動參觀,但從教堂內的壁畫斑駁的狀況可以發現,教堂的保存狀況其實並不是很好,不若外觀如此完整,這也無怪乎這座教堂曾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瀕危的世界遺產,或許目前危機已暫時解除,但就文物保存的完整度與修復的進度而言,可能尚待加強。


教堂內部不算華麗,但有巨幅的耶穌聖像


參觀時正好在進行宗教儀式,因此無法隨意走動


教堂內的濕壁畫狀況都不甚理想,有些幾乎已經不見蹤跡


據傳耶穌的上衣就放在這座塔中


正在進行宗教儀式繞行教堂的神職人員與喬治亞小朋友

結束在生命之柱主教座堂的短暫停留後,遊覽車繼續載著遊客前往同在姆茨赫塔的十字修道院。十字修道院並不在姆茨赫塔的古城區內,而是在古城區對面的山頂上,建於六世紀左右,據傳最初是聖尼諾在原本設有異教神廟的此處豎立了巨大的木製十字架後,發生了許多神蹟,吸引許多信徒前來朝聖,後來才於此處設立教堂,教堂也呈十字型建造,矗立在山頂至今,只不過,與生命之柱主教座堂一樣,這座具有超過千年歷史的教堂,也因為年久失修,一度也被列為瀕危古蹟。


聖十字教堂,坐在門口處的阿婆會向遊客直接伸手要錢,有點可怕


教堂的近照,約略看得出建築本身呈現十字


教堂的正面


教堂門口上方的石雕

十字修道院的外觀並不突出,內部也僅有一座巨型十字架較具特色,對觀光客來說,真正的亮點,並不是這座教堂,而是這座教堂的所在地,因為在這裡,正好可以眺望姆茨赫塔古城,同時更可以看見庫拉河與阿拉格維河(Aragvi River)的匯流,此等自然與人文景色融為一體的極致美景,能夠親眼看見,這趟喬治亞之行,其實也沒什麼遺憾了。


教堂內部其實並不特別,就只有巨大的十字架較為顯眼


教堂因為位於山頂,所以從這裡可以看到庫拉河與阿拉格維河的匯流,右下方則是姆茨赫塔的老城區

參觀完十字修道院後,喬治亞的旅程也算是告一段落,搭著遊覽車回到提比里斯市區,用完晚餐後,為了不想再浪費莫名的計程車錢,同時也想體驗看看看看提比里斯的日常,這次我選擇搭地鐵回飯店。提比里斯的地鐵歷史算不短,至今已有50年歷史,但它卻不像倫敦地鐵一樣汰舊換新,至今仍使用著老舊的車廂,車廂的設計與配置,與當今的地鐵顯有所異,踏入車廂的那一刻,彷彿踏上了時光隧道一樣,回到了已消逝多年的蘇聯時代。


提比里斯地鐵的車廂,相當陳舊


車廂內的廣告都還是以海報張貼的方式呈現


外帶回飯店的炸卡里餃,吃起來有點像炸餛飩

隔天一早,因為正巧是周日,開往亞美尼亞首都葉里溫(Yerevan)的共乘計程車數量不多,因此只能起個大早,儘速趕往阿維拉巴里地鐵站(Avlabari Station),搭上共乘計程車,前往亞美尼亞,無法再多花時間繼續瀏覽提比里斯。


提比里斯與葉里溫之間因為距離太近,所以沒有航班,僅能搭火車或搭這類的共乘計程車前往

對我而言,這趟喬治亞的旅程,造訪的不僅僅是那高加索山下的好山好水,更多的,或許是親眼見證著一場在後蘇聯時代的國際角力。博物館內一件件悲慘的文物,代表著喬治亞對過去的否定,飄揚在提比里斯的歐盟旗幟,象徵著喬治亞對未來的渴望,然而,四處可見的俄羅斯觀光客,卻反映著喬治亞在當前的最真實的寫照,看來這頭死去的紅色巨獸,最終還是化作幽靈,徘徊於高加索的山谷間,籠罩著這片由庫拉河孕育的人間美境。


提比里斯市區的一家餐廳,店名為「KGB(蘇聯國安會)仍然監視著你」,似乎暗示著當前的喬治亞仍有著俄羅斯的陰影
感謝 21
10175 次查看
andychan1983
#2
舊 2018-01-07, 16:29
有一百粒以上的藥物,確實是有點可疑吧....

幸好海關方面也相信你的是平安藥物,
沒有要化驗的意思,否則 ....
此篇文章於 2018-01-07 16:50 被 andychan1983 編輯。 原因: 補充內容
感謝 1
不羈放縱愛自由
#3
舊 2018-01-08, 10:06
出門在外真的是要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誤會才好
ginajoy61 的頭像
ginajoy61
#4
舊 2018-01-08, 12:40
真是細膩的介紹,人文、歷史、食物都有,真好看!照片裡的新式的建物造型都滿有趣的!
感謝 1
maital maital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5
舊 2018-01-08, 17:09
謝謝版主,寫得很詳細。
2015年在俄羅斯聖彼得堡無意發現一家喬治亞餐廳,在裡面受到服務生很棒的款待,也吃了讓人難忘的喬治亞傳統美食,開始對這個國家充滿好奇,版主不喝酒,但我想試試喬治亞的紅酒,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實現願望呀。
感謝 1
EtienneHuang
#6
舊 2018-01-09, 01:06
非常感恩版主詳細的介紹喬治亞,得以讓我一窺其神秘面紗.想去喬治亞共和國多年了,卻因簽證問題而無法成行,真希望能趕緊通過法令,好讓我能早日一償宿願,好好探索喬治亞.
感謝 1
種田梨沙
#7
舊 2019-09-11, 22:14
當地氣候看起來不錯
就是東廠的轉型正義變成了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