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景點

黑金屬與Helvete/Neseblod records

770
vul3g
#1
舊 2017-12-25, 00:41
前言
為什麼旅行?旅行是為了什麼而去?那麼結束之後獲得了什麼?
我每次旅行都嘗試著回答自己

我的第一次旅行是為了去看一場音樂祭,那是我垂延已久的Hellfest,位於法國的南特旁的一個小村莊Clisson,



(Hellfest 2011.06)
在我工作之後,有了能力,展開我的第一次出國旅行/自助旅行,於是我發現,那些曾經令我嚮往的神秘之地,我都有能力造訪了,只要做好規劃,於是旅行的目的,就是成全心之所向,有些地方看看風景,有些地方體驗風情,有些地方砥礪心靈。在我完成Hellfest音樂祭之後,順道造訪了巴黎,自己一個人排隊上巴黎鐵塔,沒有一絲浪漫之情,被包圍在觀光客之中,伴隨著是淒冷的孤寂,登上塔頂卻仍令我讚嘆,好美的城市,我曾經在此,就算未來的歷史不留下一點痕跡,至少我留下了感動的記憶。

再來我又去了天上人間的西藏,不把高山症當一回事,只求政治因素的入藏函能順利,卻因為藏人自焚事件,導致我的行程延後半年,見識了中國人世界和藏人世界的天與地,還體驗了自以為高山症發作頭痛到快腦水腫死掉了,往珠峰大本營的路上爆胎,回程再爆的孤立無援,差點冷死在山上,體驗兩種可能的死法,結束了此生最美大景之旅後,我思索著下一個目的地,My little airport不是有一首歌叫《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
,那不就是我最嚮往的國度,北歐,高度人類發展、社會福利、所得收入,以及高度金屬樂團產出,是的,於是我來到了北歐。


黑金屬場景之旅

2016年初訪挪威,轉機中停Oslo,原本打算進市區一趟,一訪傳說中的偉大的黑金屬場景,但後來礙於行程作罷,非常惋惜,今年六月,再度飛往Oslo,六月盛夏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總算踏入了Neseblod records─挪威第二波黑金屬浪潮(The second wave ofblack metal)場景。

(從Oslo S中央車站搭18/19號Tram到Munkegata下車,走路也可到)
我並不是正統黑金屬基本教義派的樂迷,但是仍喜歡這類的音樂,從最早開始接觸覺得詭異(沙小),接著覺得有趣(很哭),後來逐漸了解黑金屬的歷史後,感受到這些黑金屬樂團的精神-認真到有事的異教音樂信仰,於是更深層地探討與理解歌詞、唱腔與音效上的意義。

黑金屬故事

1980年代為了音樂的文化/信念去搞事,甚至鬧出人命的應該最先聯想到挪威黑金屬圈,與英美主流搖滾樂手嗑藥玩女人那種糜爛的場景相比,斯堪的那維亞場景中的主角卻以更瘋狂的行徑打響名號,《重金屬之旅》的作者Sam Dunn,在影片中探討這事件
,表達無法認同的立場,然而我的感覺是,只有挪威黑這群人,認真地把他們的信仰當作一回事,把他們的理念貫徹到音樂之中,甚至到日常生活,當然,他們的作法違反了法律。

為了紀錄我來到這個重要場景,只好大言不慚地在此說起挪威的黑金屬故事

搖滾樂從英國The Beatles 的60年代開始茁壯後,以迷幻和氣氛為基本元素的Pink Floyd,彈奏出飄渺優美的曲風,接續在70年代的世界舞台發揚光大,然而這時候另一個重要的發展分支,Led Zeppelin和Black Sabbath在搖滾樂中分別開創出一條獨特的天梯和鐵軌,相對於過去的搖滾,他們放大了力度與音量、偏愛失真的吉他痛(tone)、配上狂放不羈的唱腔,聽起來更為剛硬,重金屬(heavy metal)樂風便由此展開。


(網路圖片)
但很顯然地能成為主流的音樂是不太可能重到哪裡去,於是70年代中期反抗主流搖滾的極簡風格誕生,簡單的樂器組合、重複的刷扣、簡短的歌曲長度搭配批判的歌詞,龐克(Punk)也開始發展起來,在龐克的夾擊和影響下,80年代企圖接班金屬大旗的英式重金屬新浪潮(The new wave of British heavy metal, NWOBHM),吸收了龐克簡潔有力的優點,將金屬的速度和力量的直爽提升一個層次,於是乎Iron Maiden鐵媽媽的時代來臨。

(網路圖片)
然而逐鹿中原的不只一人,Punk樂風的興起多少代表人們開始接受這種強烈表達的直接與純粹,相較之下經典搖滾和金屬金曲都太過於藝術和精雕細琢了,而真正將Hardcore/Punk的生猛因子融入金屬的Thrash metal也在此時浮上檯面。

Venom在1982年的專輯《Black Metal》似乎預告著極端金屬時代的來臨,不過當下正逢鞭金的黃金時期,德國三巨頭SodomKreatorDestruction以及美國四大天王Metallica、Slayer、Megadeth和Anthrax相繼成立,若以專輯銷量來看,Metallica的地位不會比Iron Maiden還低,也就是說這樣生猛音樂型態持續在擴散進化,並影響下一代。

(網路圖片)
場景來到斯堪的那維亞,1983成立的瑞典團Bathory,在鞭金時代的氛圍下似乎又做出了不太一樣的風格,歌曲充滿詭譎的黑暗氣氛,更為壓抑喉嚨的唱腔,扭曲的電吉他痛,以及Lo-fi的原始錄音品質,把鞭金搞得更極端了,他們和Venom都同樣在歌詞中對基督教展開攻擊,這樣的音樂與主流已經是兩個世界了,卻帶給某些聽眾族群特殊的啟發。

(網路圖片)
Bathory並不孤單,極端風格的樂團似乎在世界的各個角落萌芽,於是從Venom、Bathory到90年代開始的這段期間,被認定為「首波黑金屬浪潮(First wave black metal)」。

故事到這裡,原來,黑金屬的源頭不是挪威,那麼為什麼談到黑金屬,第一順位是挪威,而且俗有「挪威黑、瑞典死」之稱,我想樂風的界線並不是清楚的一條線,樂風很多都是約定俗成的概念,像是Venom的音樂同樣被認為是死亡金屬(death metal)的始祖,而第一波場景的黑團以今天的定義來看,許多並不會被歸類到黑金屬,但是在當時很多人還是會稱他們為黑金屬,那些黑暗的音樂元素同時是鞭金、黑金和死金的必要條件,差別在於鞭金的暴力並沒有明確的侷限性,死亡金屬則顧名思義重在死亡本身、或是過程(肢解、血腥、殘暴的描述等),死金比第二波黑金屬浪潮更早佔據北歐,主力團大多在瑞典,然而繼承首波黑金屬的反基督異教理念,並在音樂風格上更具獨樹一格的挪威黑金屬,則打造了和瑞典死金分庭抗禮的第二波黑金屬浪潮,因而改寫當代黑金屬的定義,那麼,我就把場景再從斯堪地那維亞拉進到挪威。

(斯堪地那維亞上空2016.09)
1984成立的Mayhem,是挪威黑金屬場景中的靈魂樂團,之後陸續出現Darkthrone(1986成立), Burzum(1991), Immortal(1991),Emperor(1991), Satyricon(1991), Enslaved(1991), Gorgoroth(1992)等挪威黑金樂團,都是黑金界的一線樂團,挪威黑金屬的風格,源自Mayhem吉他手”Euronymous”的吉他演奏所樹立的典範,Euronymous同時是挪威黑金屬場景的創立者和核心人物,屍妝也是在此時發揚光大,成為黑金屬和其他當代金屬樂團的最佳辨別。


(Mayhem live in Hellfest 2011)

在每種樂風的打扮裡都有著它著文化意義,搖滾樂一開始大家都留著長髮,到重金屬開始穿起緊身褲、皮衣皮褲,glam metal反常地化起妝、穿起蕾絲和黑襪,到黑金屬改畫屍妝,這當然是展現黑金屬的邪惡崇拜,同時製造出恐怖的氣勢,非常鮮明地表達出立場,當然有人認為他們只是為了耍酷,但就跟所有其他樂風的打扮一樣,為何選擇這樣,有它的道理在。今天你看到有人留長髮,他不一定是玩搖滾的,你看到有人穿皮衣,也不一定是金屬迷,你看到有男人穿雷絲,更難聯想到glam metal,但是你眼前出現一位化著屍妝的人,那八九不離十,你遇到了一位黑金屬的死硬派。


(黑色系是基本,有誠意的話更好)

在我繼續替挪威黑下結論前,還是先說完這第二波黑金屬浪潮。

首先介紹人物,為何Mayhem如此重要,時間拉到1988年,Mayhem走了鼓手和主唱,因而找來新主唱Dead和新鼓手Hellhammer,鼓手直到現在都還在Mayhem,也在當時尬過許多神級黑團,先不多作介紹,而這位新主唱,是瑞典人,看他的名字Dead就知道他有多黑死,不過挪威人和瑞典人用什麼語言交談,當然是英語,北歐人英語很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重點是從後來的一些訪談紀錄,可以得知Dead是個有憂鬱症的人,如果這樣說太武斷,至少他在精神性格上有很大的問題。

後來Mayhem團員們開始住在一間廢棄的小屋共同生活,黑金圈多少認為這樣的生活方式,造成了後來Dead的自殺(因為Euronymous也非善類)。

在Dead加入後,Mayhem的表演變的很有事,如果你看過早期濁水溪公社的現場,你會覺得很惡搞、有時候夾雜發洩、脫序行為,但是跟這時期的Mayhem:招牌生豬頭、在舞台上自殘,如此血腥噁爛的表演相比,你很難不被嚇到挫賽。

1991年4月8日Dead在那間廢棄小屋獨處時,應該是先自殘拿刀割了手腕和喉嚨,之後再舉起Euronymous的獵槍朝自己的腦袋扣下扳機。他在Mayhem短短的三年內只錄了兩首歌。(Dead卒年22歲)

所以黑金屬傳說到此為止嗎?極端的行徑將隨的Dead的死去煙消雲散,好比殺死一個罪犯就能令他的罪刑煙消雲散,所以你知道答案了。

Euronymous發現Dead自殺後,沒立即報警而是跑去買了一台拍立得,重新布置了一下現場,拍下Dead的死樣,當時甚至有傳聞說Euronymous煮了Dead的大腦還用他的頭骨做成項鍊,後來團員們證實後者是真的。

Euronymous似乎開始消費起Dead的死,他在雜誌上侃侃而談上面那段傳聞,還將Dead的死樣放上Mayhem的專輯。

(網路圖片)
而他在訪談中將Dead的自殺怪罪於當時瑞典死金和第一波黑金的墮落,煞有其事的會讓人覺得Dead真的是為了信念而死,以下引述PTT NanaoNaru 翻譯的《Mayhem的故事》段落: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026887
「我們這是在宣戰,」他也對Orcustus雜誌(這是當時Emperor的鼓手Bård "Faust" Eithun發行的刊物)說,「Dead之所以會死,是因為那些愛跟風的人毀了死金和(第一波)黑金,現在的死金有夠普通,為人所接納而且可笑,我們恨死它了!以前的死金文化充斥著釘子,鍊條,黑色的皮衣皮褲,Dead就只為這些而活,他痛恨這個世界以及其上所有的生靈。」

「我踏入這一行可不是來玩的,所以我當然是沒在怕的,」他在Kill Yourself雜誌中如此解釋,「你不是每天都有機會接觸一具真正的屍體。當你跟事情的黑暗面打交道時,有一件事需謹記在心,"沒有任何事情是太過於病態,邪惡或變態的。"......Dead想要為邪惡的人們創作邪惡的音樂,但他放眼望去全是些穿著慢跑服,棒球鞋,戴著帽子,沉醉於愛與和平的俗人。他恨死他們了,所以他沒有理由將時間浪費在他們身上。」

然而這些舉動讓他的好友圈開始分裂,Euronymous的行為讓有些人真的看不下去。或許也因為此事件讓Mayhem的知名度大大提升,而且物以類聚,一兩個月後,他的Helvete唱片行就開張了,然後另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士走進那個地下室。

(2017.06)
大約是1991年的5月至6月,Euronymous在奧斯陸開了一家名為Helvete(挪威文的Hell)的獨立唱片行。或許是Euronymous的影響力夠大,這家店很快成為挪威新興黑金屬場景的焦點,許多樂手包括Mayhem、Burzum、Emperor、Thorns的成員皆在此聚會。有位作家說「Helvete的開幕,就是整個挪威黑金屬場景的序曲」。

Euronymous還在地下室創建了一個叫做Deathlike Silence Productions(DSP)的獨立唱片廠牌。隨著Mayhem和其他黑金屬樂團的知名度逐漸提升,Euronymous這個地下廠牌的成功,鼓勵了其他曾經忌諱黑金屬的唱片公司,並且重新考慮和發行他們的東西。

在Dead自殺事件後,Euronymous似乎變得更為偏激,最早Mayhem的團員都不信撒旦那套,一些異教特徵元素只是為了音樂表現和黑色幽默,但是,這些黑色幽默不復存在,Euronymous大談撒旦崇拜,並且開始認真地如他所言的一般,在他的影響力下,重新定義了黑金屬就是要有符合反基督的意念,音樂的嚴肅性是必須的。

而他的Helvete地下室,成了年輕黑金勢力交流的場所,也許就是因為開闢了這樣一個絕佳的場地,促進了挪威黑金屬勢力的抬頭,彼此互通有無,一個好的環境會提供文化的流動與發展。而Euronymous看似極端邪惡的行徑原本是要建立自己與眾不同的風格,讓那些跟風者知難而退,反而激起許多瘋狂分子的模仿與崇拜,由於知道Euronymous私底下真面目的友人一一離去,讓他得以更投入在自己所創造出來的角色上。

接著另一位重要人物Burzum的Varg Vikernes登場,這是目前出現唯一的真名,沒錯,你不會真的以為有人的本名叫做Dead,所以使用藝名也是當時黑金界盛行的傳統,那Varg為何不取,不是他沒取,而是他假掰取了一個太長的假名,導致後來的一些訪談報導還是直呼本名。他在1991年(18歲)成立了Burzum一人團,他並不屬於奧斯陸,而是來自卑爾根Bergen,位於挪威西岸的第二大城。他在和Mayhem接觸後就受到Euronymous關注的眼神,於是在Dead死後,原本貝斯手Necrobutcher跟著離團,Varg就被找來頂替Mayhem的貝斯空缺。

(Bergen市景2017.06)

1992年6月6日Bergen一座擁有近千年歷史的木板教堂Fantoft被大火化為灰燼,那豈不是和台灣常見的古蹟起火有異曲同工之妙,原來台灣人只是抄襲,不對是致敬,隔年Burzum的EP《Aske》(挪威語的"ashe")封面就是這座教堂被燒毀後的模樣,買EP還送你賴打。

這把火點燃了挪威教堂化為烈焰的序幕,後來有更多教堂遭殃,Varg參與了多起縱火案,但也有一些是模仿效應的跟風者,更瘋狂的是1992年8月21日,擔任Thorns和Emperor鼓手的Faust,在去找家人的路上,遇上了一名老同性戀,究竟是老甲想侵犯他,還是他看老甲不爽,或是都有,總之結果是Faust在森林中砍了對方37刀,當時他才18歲,剛搬到Oslo,案發隔天他去Helvete找Euronymous和Varg討論他想自首的事情,可惜,他很明顯找錯人了,Euronymous聽聞之後嗨起來,勸退他自首的念頭,然後再一起跑去把Holmenkollen教堂給燒了。

這樣的瘋狂行徑似乎越演越烈,而Varg在知名度上升後也越來越招搖,1993年初他接受兩名年輕作家的訪談,內容清楚提及他參與一些縱火案的過程,後來Bergen時報一名記者看過內容後,親自採訪了Varg,也問出更多犯案過程及細節,訪談內容刊出後Varg隨即遭到逮捕。

偵訊時Varg很霸氣的坦承不諱,都是他幹的,錯,他矢口否認一切罪行,180度大轉彎稱訪談內容全是唬爛的。3月時,警方因罪證不足將他釋放,在後來的雜誌採訪提及這件事時,他推說這都是Euronymous的主意,唬爛只是為了宣傳,不得不佩服Varg的宣傳功力,台灣大概只有大港請顏寬恆能夠望其項背。

但是同時間,偉大的黑金屬場景聖地Helvete居然宣布關門大吉,阿不是宣傳的很成功嗎?怎會變得經營不善,反而在Euronymous雙親的壓力下,終究停止經營這個黑金圈好友打屁聊天耍廢以及創造偉大黑金屬音樂靈感之地。

但在Helvete存在的短短日子裡,Euronymous成功打造一個源於他理念的挪威黑金圈,其他的黑團要嘛就認同他的理念加入他們,如果作風跟他們不一樣,結果就是變成他們的敵人。

就在黑金勢力如日中天蔓延全球之時,1993年8月9日這一天終於來臨,Varg森七七的在凌晨從Bergen驅車前往Euronymous位在Oslo的公寓(坐火車都要六七小時啊,沿途還是挪威縮影的路線呢),Varg進入後持刀殺死了Euronymous。

Varg因謀殺罪和燒教堂等犯行,合計求處徒刑21年。挪威黑金屬諸神黃昏,兩大靈魂人物一死一入獄,有關挪威黑金屬的傳奇故事,到此告一段落。

Varg在2009就出獄了,而Helvete舊址在2013年由Neseblod records重新開張。


後記
我以為在北歐這樣高教育水平的國度裡,每個人的想法、價值觀、為人處世都高人一等,但就結果而言,北歐黑金圈的人物,的確很有想法而且充滿行動力,但是那種價值觀一般人都覺得偏激,他們有些人可能精神上有問題,EQ也不好,然而在高度自由的北歐社會下,我看到的是受害者教堂們的信眾對黑金屬眾的行為感到無奈,倒沒有像美國那樣曾經有一群右派團體跳出來封殺這些下流、卑劣的歌詞和音樂。

直到鬧出人命,但這些殺害跟他們的理念毫無關聯,一個是看不爽別人就砍(跟台灣流氓差不多),另一個是為了合約還是單純私下過節(跟台灣很多衝動砍人的差不多),除了燒教堂算的上是為了信仰理念而行動,這大概跟台灣人看到蔣銅像就要破壞,中國人看到日本相關也來破壞是一樣的情懷,純粹發洩不滿,還不到發動戰爭的地步,大部分的人還是希望愛與和平不是嗎?

我想不是,我感覺得北歐人比較偏向自我和冷漠,當然不是所有人,只是熱情的笑容比較難在他們臉上找到,沒有不願意幫助你,但也無好客之情。

聽金屬的人參觀一下這個神聖的場景,合情合理,或許就像是孟克創作出了吶喊,挪威黑金屬圈也用了他們的方式創造出所謂的第二波黑金屬浪潮,他們荒謬的行徑留給世人評論,然而黑金屬音樂持續影響著整個金屬文化,包括歌德、毀滅、前衛金屬甚至瞪鞋都嘗試融合黑金屬的音樂表現,讓金屬樂風走到今天變得更加多元。

(孟克-吶喊 2017.06)

看前人分享奧斯陸的行程,有人說無聊,但是在我短短一天的停留後,我必須說,這真是個瘋狂到令人吶喊的城市,表面上平靜到無趣,實則孕育出如此瘋狂的文化,眾所週知北歐人少少的,但是他們的金屬團產出是世界前幾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026887
又當時黑金圈就那一搓人,但是創造出來的音樂卻能在金屬枝葉下發展出一個強而有力的分支,進而影響整個金屬界,使得樂迷跟著畫起屍妝,嘶吼著黑腔,我想所有聽黑金屬的人應該都能感受到這些人並不是做做樣子,耍耍酷而已,也不是要靠這種音樂賺大錢,然後去過糜爛的生活,而是認真地宣傳著自己的信念,所以真心喜歡黑金屬的人,我覺得都蠻有個人風格的,至少思想上是如此。(我還不夠認真)

Neseblod records


店面

滿滿的團T和CD牆,分不清到底是新的還是二手的

地下室撿到一塊盾牌

地下室通往傳說中的地下室

還做了訪客簽到簿,真有心

坐上去就變了個人,這裡磁場強大

不免要簽到一下,小小的,害羞

入境隨俗,甩一下頭

挪威是我認為在斯堪地那維亞美景最多的國家,很美很美,大家也都想知道為何這裡會產出如此邪惡的黑金屬音樂文化,如果要我下個結論,那就是,挪威人太認真了,當有人開始認真起來,你就很難不當他是一回事,是吧。


參考資料

WIK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eavy_metal_music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lack_meta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yhem_(band)
https://en.wikipedia.org/wiki/Varg_Vikernes

PTT-Mayhem的故事(1)~by NanaoNaru:
https://www.ptt.cc/bbs/RockMetal/M.1446645942.A.7C1.html
https://www.ptt.cc/bbs/RockMetal/M.1447160471.A.6B9.html
https://www.ptt.cc/bbs/RockMetal/M.1447678103.A.75E.html
https://www.ptt.cc/bbs/RockMetal/M.1448288657.A.495.html
https://www.ptt.cc/bbs/RockMetal/M.1449065831.A.3BC.html
https://www.ptt.cc/bbs/RockMetal/M.1449580019.A.5A5.html
此篇文章於 2017-12-26 14:43 被 vul3g 編輯。
770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