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趕著驢車去喀什(Part2)

88 45 27790
CKQQ
#1
舊 2012-02-09, 16:29
Part1: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602391

暴風雨前夕

在巴音布魯克休息了四日,又要繼續上路出發去古龜茲國-庫車,本以為捱過最辛苦的爬坡路,誰不知更艱苦的路還在後頭。一路上除了天有點陰之外,我所看到的都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一群接一群的馬和羊,背著一座座雄赳赳的雪山,牠們都在呆頭呆腦地吃草,我偶爾還聽到從山下流下來的淙淙雪水,可能是我在這樣的環境身心都非常放鬆,有時逗起來,拿著一根紅蘿蔔走在前面引誘Pierre,就是不讓他吃得到,而且我越走越快,跑了起來,他也跟著我跑,那時候剛下了小雨,路上濕滑,Pierre險些就滑到,我看到他像卡通片所畫的一樣,用同一個動作把兩條後腿彎下來煞車,以後我再不敢跟他這樣玩過了,我根本沒意識到還有危險在前方等著我。



一眾壯馬也有看上去很蠢的時候



雪山作背景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Pierre比以前乖得多,從前要把驢車套在他身上是一件苦活,Pierre總是不會好好站住讓我套車,往往要花上大半小時才完成,但現在他很聽話,戴上龍頭,就知道是時候拉車,會定下來,拍拍他屁股就會站對位置讓我把驢車套在他身上,前後用不上十分鐘。

暴風雪下的鐵力買提達板

天氣越來越不對勁,太陽已經藏在雲身後兩天,天色一天比一天灰,雲層厚得像棉被一樣,感覺重得快要垮下來,我們走著走著,綿綿細雨開始打在我臉上,迎面而來的司機看到我們是趕驢車的,也好心提醒我現在山頂下已經開始下雪,而且積雪越來越厚,要我們趁天氣進一步惡化前翻過最高點,下山到天氣較穩定的地方去,我覺得我們都可以挺下去,就硬著頭皮繼續走。


天氣慢慢轉壞,下著豪雨。

雨勢越來越大,Pierre全身都濕透了,他還是一如既往低著頭在走,我怕地濕會滑到他,所以我也拉著他一起走。走過一條隧道,沒多長距離,大約只有兩百米左右,明明進隧道之前天下的是雨,出隧道之後我所看到的已經是漫天雪花,我沒有因為看到雪景而心頭有一絲興奮,我不是身處在日本、南韓或歐洲旅行,更美的雪景所帶來的只有危險,毛驢最怕冷,如果晚上走不出大雪覆蓋的範圍,Pierre很可能撐不過一個晚上。前面不遠處就是鐵力買提達板,也是離開巴音布魯克最後一個達板,海拔接近四千米,當走到隧道口前,我身後的驢車已經積了一層白雪,意味著Pierre拉的車慢慢在加重,記得那條長達一點八公里,漆黑而陰冷的隧道,里頭只有維修工人用的小燈泡在隱約地發光發熱、工人在幹活時鐵錘所發出叮叮噹當的敲打聲,和Pierre規律有序的鐵啼聲,一切事物都在隧道遊蕩迴響,好像無處可逃,走不出去一樣。


鐵力買堤隧道入口,驢車上的雪越來越多

隧道長得好像走不完似的,一直看不到透光的出口,在又濕又冷的隧道里,空氣彷彿凝固起來,加上我被雪水沾濕,每走一步身體已經抖了不知道多少次,相信Pierre的狀況也好不到那裏去,記得那時看到前方出口時,那光芒把心里面的絕望感一下子掃清,我一定會記得這次黑暗所帶給我前所未有的恐懼。


白雪茫茫的世界

出隧道之後,只見雪勢越來越大,夾著強風,已經看不清前路,見識到可謂暴風雪的厲害。有些修路工人覺得現在繼續上路實在太危險,要我到他們的帳篷里烤火取暖,我只好綁好Pierre,在火烤旁瑟縮起來。「鐵力買堤」意謂不可渝越,它才沒這樣容易放過想要翻越它的人。


修路工人的帳篷

被困雪山

我根本無法安穩地坐在火爐,因為此刻我的同伴正在飽受摧殘,我穿上工人借給我的大衣,跑去帳篷,看看我可以為Pierre做點什麼,我唯一可以做的只是把驢車Pierre能吃的東西翻出來,讓他吃飽一點,存點能量抵抗寒流,但飼料也沒剩很多,只有少量乾草而已,爆谷和紅蘿蔔都已經吃得乾乾淨淨了。一個修路工人看到我還在大雪下轉來轉去,三番四次要我回到帳篷里,但我還是堅持留守在Pierre身邊,起碼可以替他掃除背上的積雪,我記得那個工人説了一句:「人都快不行了!你還去管你的毛驢?」我笑而不答,因為我知道,他根本沒法理解我和Pierre之間的感情,對於他來説,Pierre只是一頭毛驢而已。

有一些修路工人説要為Pierre搭一個臨時篷子,其實這只是幾根鐵管所搭成的一個架子,綁上塑膠布而成,而大雪越落越大,過不了兩個小時,積雪已經把塑膠布壓下來,再打在Pierre的身上,儘管這是工人們的一番心意,但在殘酷的自然條件之下,根本不會施捨給你一絲憐憫,如果Pierre今晚要在外面過夜的話,不被冷死,四條腿也會因為埋在雪里而被凍壞,一隻走不動的毛驢,我想也許跟殺了他一樣吧。


圖的左方是工人搭的臨時篷子,已經給大雪壓壞,驢車幾乎埋在雪下。

有位工人叫小陳,説有一個帳篷里只有兩個人住,跟他們説一下也許他們會願意跟別的工人擠在一起睡,讓Pierre跟我睡一個帳篷里,免得Pierre在外面凍死,幸好他們願意讓出帳篷,我急不及待把Pierre牽到帳篷里去,雖然環境惡劣,缺糧缺草,而且遍地垃圾,但起碼我們都能安心地過一個晚上,沒過多久,有幾個工人進來帳篷,説他們的帳篷給大雪壓壞,只好跟我們一起住,他們也沒有介意要跟一隻龐然大物一同過夜,還打趣説有我們毛驢保祐,帳篷不會給大雪壓壞。工人們説大雪要維持三四天,這裡沒有網路信號,如果路不通,糧食短缺,連被困在這裡的人都會有危險,説實話這番話一度令我心悸,還讓我胡思亂想的想到在糧食短缺時有人會提出建議吃Pierre...


Pierre穿上了度身訂造的衣服,在帳篷里跟我們過夜。

脫險

我們都在嚴寒的一夜里挺過來,晚上我們所有人都起床過好幾次,去拍打帳篷頂上的積雪,以免積雪越來越厚,將帳篷壓垮。起來後,吃過工人們送來的熱湯麵條,像雪中送炭,倍感溫暖,只可憐Pierre要餓肚子,經過一晚上的大雪,帳篷與帳篷之間的積雪已經堆積如山,跟帳篷已經成同一高度。

突然外面隱約地傳來機械聲,一看原來是一台推土機在鏟雪,共産黨就是效率高,我一直在等機會,只要天氣有好轉,道路開通,我就離開這裡,下山到距離這裡約二十多公里遠的大龍池,那裏海拔較低,不會下大雪,也可以補給食物,比這裡安全得多,現在只好等天氣好轉。工人們里有一個主管,給我説過一陣子會有十多個工人從巴音布魯克過來,我住的帳篷要讓給他們住,我明白人的生命始終比較重要,總不能讓其他工人露宿雪地上,但我仍然有點失望,因為工人是他們安排接過來的,主管應該早些給我説這件事,讓我有足夠時間準備下山,那時候已經快六點,可幸的是雪勢減弱,有時甚至可以從雲層的隙縫中看到藍色的天空。



能見度慢慢提高

我別無選擇,知道今晚要摸黑上路,只好一鼓作氣下山。最後我清理好驢車上的積雪,打包好行李,請幾位工人幫我一起把驢車從雪地上推到馬路去,跟他們道別後,我和Pierre繼續上路,往大龍池前進。感謝在鐵力買提一眾工人,沒有他們的幫助我和Pierre可能會陷入更大的危險里。



太陽出來了,一洗鐵力買提達板的冷酷,山頂上的白雪被日落余照得泛黃,顯得格外祥和。


我和Pierre繼續上路

走在漆黑的路上

從鐵力買堤下山的路,蜿蜒盤山約十公里,六時多出發去大龍池,還沒走完一半下山的路,夜幕已經低垂,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只靠著手電筒僅存的電力和月光照明前行,聽工人説,見過山里有狼和熊出沒,每次走到山崖邊,聽到詭異的聲音時我都大為緊張,其實那根本可能只是風聲而已,Pierre拉著車越走越快,我有時要跑起來才可以追到他,沒想到Pierre在山上沒吃飽,仍有氣力走得那麼快。

下山之後,經過正進行工程的路段,我在黑夜之中找不到往前走的路,加上沒有路牌指示,被困大約一小時,等到有其他車走過,我才可以跟著車尾燈的閃爍紅光,找到路繼續前行,走到淩晨一點多,終於到達今日的目的地,我看到遠處還有燈火,那裏是一家維族小賣店,剛好也有經營旅店生意,搭起了幾個蒙古包讓中途旅客過夜,我本幻想在這裡起碼會找到招待所,可以一洗身上霉氣,但最終只能住上維族人搭起的蒙古包里,總算有勝於無,問老闆借壺熱水,吃過方便麵就昏睡過去,而老闆幫我把Pierre牽到空置的馬棚里,好好地過一夜。


把所有東西都翻出來曬太陽

早上醒來,急不及待地牽著Pierre到大龍池旁邊吃草,以慰謝他連日來辛勞的體力付出,好好吃飽,繼續往古龜茲國-庫車進發!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602859

湖區四週綠草如茵,是Pierre眼中的天堂

最霸氣的馬車

在大龍池準備出發離開的那個早上,看到在樹上綁了一頭壯馬,旁邊有一輛馬車,車上鎖著四條惡犬,任何人想要靠近馬車,牠們都會吠叫,目露兇光,警告著每一個可疑的陌生人,但就是看不到主人在守候馬車。


路上有很多羊群,通常只有一兩個人在趕,看著他們趕那麼多羊,感覺好累啊

從鐵力買堤到庫車,都是下坡路,本以為Pierre可以順利地拉車,我卻發現Pierre在下坡時很容易打滑,檢查過他的足蹄之後,便找到原因了,原來是鐵掌已經被堅硬的柏油路磨平,要趕快到村里找師父釘鐵掌,那我也只好下車牽著Pierre走,減輕牠的負擔,而且我感覺有我在前面拉著Pierre,他會走得更放心。後來我聽到急速的馬蹄聲,越來越接近自己,轉頭一看原來就是那輛拖著四條狗的馬車,那匹高頭大馬步步有力,讓我真正知道馳騁這個詞的意思,Pierre還差得遠,趕車的維族人叼著根煙,什麼話都沒説就超我們的車了。


你説有沒有霸氣!?

我們目送他的身影,慢慢地遠離我的視線,但過不了一陣子,就發現他在路邊停下來,而且前方還有其他車在路上排隊等著,可能是前方的路在維修當中,沒有放行。我將驢車停在前面,也放下Pierre讓他吃草休息,看來他的馬車爆胎了,他問我借了一個打氣筒,我把打氣筒遞給他的時候,他的狗比之前收儉,但仍會用犀利的目光盯著你,這時候我又幻想,如果我的驢車後也可以拉一條狗的話,也許會帥一些,但當我看看Pierre,再看看那維族人的壯馬,我當時頓悟,我的驢車配不上跟著一隻惡犬,反而帶上一隻芝娃娃會比較適合,符合Pierre那長得喜劇的臉。

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

我們依然在下坡,但身邊風景已經由白雪茫茫的山麓,轉為綠油油的草原,到現在一毛不拔光禿禿的山谷,可幸的這裡還沒缺水,總有一條山溪小河在附近,這段路的路況很差,幾乎每走二十多公里就能見到修路工人所住的帳篷。



穿過一個又一個山谷

在一日復一日的路途上,都有一個小規律,我差不多每天都會在九點前爬出睡袋,趕路到中午一點前,儘量找一個有水有草的地方讓我們休息兩個小時,如果在路上找到Pierre平時喜歡吃的植物,我會割一些塞進麻袋里,接著繼續前行,走到黃昏時候,便開始觀察合適的紮營地點,條件是要夠隱蔽,當然水草豐足會更好。

停下來紮營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要喂Pierre吃飼料,Pierre除了吃地上的青草之外(如果有的話),主要還會吃他最愛的紅蘿蔔,其次是爆谷(用作補充能量),還有乾草(他的主食),每次到城里的時候都會大量補給,每次起碼買十公斤。剛巧這段時間是農作物收成期,老鄉們通常都會把玉米桿和苜蓿(牧民常用的牧草,收割後可陰乾保存,維族人多放在屋頂陰乾)放在門前曬乾,經過維族的田舍時,慷慨的維族村民會送我一些玉米桿和苜蓿讓Pierre在路上吃,真的很感謝老鄉們的無私幫助。


玉米桿和苜蓿

強風加冰雹

本以為在鐵力買堤經歷過暴風雪之後,往後的路上應該會平安無事,起碼在低海拔的地方天氣會比較穩定,沒想到下山之後,天色依然變得很快,幾乎是説變就變,根本不能掌握。


下雨前突如其來的烏雲

話説當時我正坐在驢車上,聽著MP3,偶爾打打瞌睡,Pierre依舊低著頭,在馬路上自動靠邊走,我不趕路,任由Pierre隨著自己的心情和步伐慢慢行進,那時候天氣晴朗,萬里無雲,突然聽到「砰」一聲,驢車的輪胎被扎爆了,馬上驅使Pierre更靠路邊一點停下來,然後解開Pierre讓他吃草休息,我去換內胎,幫驢車換胎是一件痛苦而費勁的事,絕不如自行車換胎那麼簡單,把驢車架起來,再把外胎撬出來,已經要花上半個多小時,突然狂風大作,這時我才反應過來,剛剛的晴朗藍天,已經烏雲密蓋,到我意識到要穿雨衣的時候,卻為時而晚。

起初是狂風夾雜著雨點迎面打過來,我還來不及穿好雨衣,只能有一隻手穿在衣袖里,雨衣的其餘部分像風馬旗一樣在風中飄揚,我轉身用背擋著強風,閉上雙眼,只聽到耳殼震動的聲音,開始感覺到水滴變成顆粒狀,把我打疼了,我勉強睜開一隻眼睛,嘗試看看Pierre在強風和冰雹下如何自處,自然界的生物就是厲害,他早已經躲在一株小樹的後面,又一次用帶有諷刺的眼神在嘲笑我,之後風勢慢慢減弱,冰雹又變成小雨點,只見被吹得東倒西歪的小樹,馬路上一片狼藉,天空又離奇地變得尉藍,好像不曾有過惡劣天氣似的,而我只好穿上外套保暖,發冷顫抖著繼續換內胎...


天氣又離奇地變好
  

又繼續上路

Pierre跛腳 
 
之前提及過,因為Pierre的鐵掌磨蝕,下坡時容易打滑,我一直在路上打探,看看能不能找到釘掌師傅,但始終沒找到,也一直擔心整日走在堅硬的柏油路上會否令Pierre的足蹄受傷害...
  

雨後彩虹,同時出現兩條彩虹
  
我坐在驢車時,已經感覺到Pierre的步履跟平時有差別,不敢再加重他的負荷,下車牽著他走,但他的步履越來越不對勁,甚至開始一拐一拐地走路,但這裡是荒野無人的戈壁灘,停下來休息也不是辦法,只好邊走邊鼓勵Pierre,有時又邊走邊罵他,説他上坡沒力氣,下坡又走不快,「無鬼用(窩囊廢)!」但我知道用漢語罵他是沒有用的,他是一頭維吾爾驢...
  
來到一個維族餐館前,問老闆娘這裡附近有沒有釘掌師父,她回答説前方兩公里的村里會找到,我在想以Pierre現在的情況,要走兩公里,還不一定找到釘掌師傅,實在太冒險和費勁,我不想Pierre多走冤枉路,這時候老闆娘叫醒了正在睡覺的老公,説了一番我聽不懂的維語,原來是讓他老公騎摩托車去把釘掌師傅拉過來,即場幫Pierre釘掌,看著他老公絕塵而去,然而我還是在擔心,怕Pierre的傷沒那麼容易治好。
  

忙著照顧Pierre
  
過了一陣子,釘掌師傅就坐著摩托車尾過來餐館門前,他是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身材矮小,我們握手打招呼,他觀察了一下四週的環境,便示意我把Pierre牽到一卡大貨車的車前,接著老人把Pierre的緊栓在卡車車頭,教我拿穩Pierre的腳,他就開始做事,一輪「叮叮噹當」的打鐵聲過後,Pierre便換上新的鞋子,老人説毛驢是因為足蹄有濕氣,才會令Pierre跛腳,只要休息一日就會自然痊癒。最後得到餐館老闆的同意,可以把驢車放在餐館門口,而我和Pierre則在餐館後面的一個大空地紮營過夜,翌日Pierre真的沒再跛腳,很神奇,但我依然搞不懂老人所説的「足蹄有濕氣」是啥意思...
  

當時釘掌實況

高人指點

之前抬起頭總能看到一條河在附近,但在去古龜茲國-庫車的路上,水源開始短缺,常常要在加油站或小賣部等地方裝水,驢車上有兩個裝水容器,一個可裝二十公升,另一個只有十五公升,如果Pierre一整天在路上曬著太陽,而又沒有青草吃,只吃乾草的話,一天就可以把十五公升的水筒喝個清光,所以我必須要在三天之內補充存水,書上説,毛驢可以抵受肚子餓一段時間,但如果缺水的話就好容易引發其他疾病致死。


只能在民居旁看到樹影

經過盬水溝收費站之前,在溝里打了一點水,因為水筒內的水已經一滴不剩,雖然仍可以在天黑前到達庫車城里,但保險起見,還是多準備一點水,縱然打上來的水是鹹的。到了收費站,看到一個便民商店,馬上衝進去,除了為自己買了幾支冰凍飲料之外,當然我也沒有忘記Pierre,買十支礦泉水讓他補充水份,大慨沒有幾頭驢會有這樣的厚待吧?


盬水溝

收費站里還設立了一個關卡,專門逼過路人吃糖丸,據説是因為在喀什那邊爆發了脊髓灰質炎,吃糖丸之後可以有抵抗力,所以每一個路過的人都要吃,當然我也沒例外。被攔下來的時候,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很快有幾個維族老鄉走過來八挂,他們都不敢相信我從庫爾勒走到巴音布魯克,再一路走到這裡,他們提出了一些建議去調節套車裝備,讓Pierre拉車更舒服,後來還問我拿工具自己動手幫我改良,接著再走來一個交警,都是來幫忙的,他們都單純得可愛。


來看看!交警也動手幫忙

果然Pierre的步履比之前更順暢一點,現在越來越接近庫車,這個毛驢縣城,説不準這些老鄉們以前的家里都養幾頭毛驢,全都是懂驢性的專家高手。

毛驢大縣-庫車

終於來到庫車,是出發以來到達的第一個縣城,庫車除了是古龜茲國的所在地之外,還有一個稱號-毛驢大縣,據最高峰紀錄,庫車的毛驢與人口統計比例達一比四,即是平均每四個人就擁有有一隻驢,這裡可算是毛驢的聖地,現在Pierre可算是來朝拜呢?


龜茲古渡
  

古渡旁聚集的群眾

雖然這裡是有名的毛驢大縣,但在新城範圍里是不可以讓驢車行走的,我很想在庫車休息幾天,想洗一個熱水澡,因為我已經忘記了有多少天沒洗澡了,另外也希望Pierre能得到充分休息,去應付之後可能更艱辛的路,我想到一個辦法,就是去城邊鄉下,把Pierre寄養在維族老鄉的家,他們很老實,不怕Pierre給拿去賣掉,而且大部分人都會有養驢的經驗,最重要的是維族人禁吃驢肉,也不會用驢皮作皮具,所以我可以很安心把Pierre放在老鄉家里,在夏瑪勒巴格村里找到一家人願意收留Pierre,只需要付出一天四十元的代價,雖然有點貴,但可以暫時不用照顧Pierre,脫離他的魔掌,也是值得的,哈哈!

鄉村的氣息

在庫車的老城巴扎里,幾乎什麼都有賣,最可貴的是,我找到了更適合Pierre尺寸的套車工具,又買了乾草、紅蘿蔔和苞谷,這些都是Pierre平常在路上吃的飼料。我在庫車休息了好幾天,平時無所事事,想起驢車上的篷子之前給吹走了,便自家設計一個拆除安裝方便的篷子,用兩根木棍加上一塊布,縫紉起來就能完成。


去找布料做新篷子
   

驢車的設計比之前的大紅色好看得多,有沒有復古風格?
  

沒記錯拍這照片的時候我買了三個庫車大饟,兩個普通饟餅,十公斤紅蘿蔔和一大袋乾草,之後再去買十五公斤苞谷,接著坐計程車去鄉下把物資放好。

我一有空便會進村里探望一下Pierre,在田野上間,四通八達的小路上,路的兩旁都種滿了直挺挺的白楊樹,從樹與樹之間的隔縫窺看進去,則是一大片的玉米田,偶爾會看到一台驢車從小路拐彎出來,通常都由一個老年人在趕車,手里拿著一根隨手撿來的草鞭子,毛驢跑起來的時候,驢車上下顛覆,沒有那種會令人拋起來的幅度,而是會讓車上的人在白日下想打困,像嬰兒躺在小吊床一樣,悠悠晃晃的,我很少看到新疆人吃玉米,但卻經常看到鄉間的毛驢在埋頭吃玉米桿子,毛驢一天之內也要吃上幾斤苞谷,那這裡所種的玉米豈不是最終為了毛驢而種嗎?


大小驢一起出行,驢Baby非常可愛,如果牠個頭不會長大,我會認真考慮在家里養一隻驢Baby。

到底在鄉間的人為什麼還要堅持用四隻蹄的毛驢出行,而不換成拖拉機或電動三輪車?而且毛驢在田里還要犁地,牠們既沒有比馬跑得快,又沒有牛力氣大,當然也不可能比拖拉機負重得多,但在庫車的田野間卻仍以毛驢來拉動百姓鄉民的生活,讓鄉間飄逸著純樸的小農氣息,使每一個人走來都會迎面而笑,每一個人都會謙遜地幹著農活,辟除人心中的雜思雜想。有時看到一頭毛驢拉著車,被栓在家門前,而不見主人的蹤影,像要準備趕巴扎,而毛驢卻老老實實原地站著,一動也不動,忠厚得很。庫車老城是一個大水車,靠著庫車人親切的毛驢一步一步慢慢運轉,即使科技再發達,庫車老鄉還是不會放棄這種傳統古老的運輸工具。

不曾消逝的回憶

晚上躺在旅館的席夢思上,又軟又綿,但我卻沒有睡好,精神狀態一直徘徊在迷糊與昏睡之間,在這樣的情況下,眼前出現一張一張似曾相識的臉,他們都是我以前在路上遇到的人,沒有錯的,我記得很清楚...他們和我天各一方,好像兩者在表面上並沒有什麼關係,但我又覺得大家之間有個無形的環在連結著,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09年的8月份,我誤打誤撞地去到位於四川丹巴的莫斯卡草原,一個沒有被開發的旅遊資源,我接受了一個藏族大媽的邀請,住進了她的家,記得第一天的晚上,因為前兩天上坡的幅度太大了,身體沒適應過來,晚上在那臟臟的被子里,忍受住頭疼,天氣冷,蜷曲著身體,一直不能入睡,直到早上六點,整個村子都迴響著唸佛聲,探頭往外看,才第一次感覺到信仰的力量。我還記得,在離開的時候,她一直握著我的手,在説珍重的話,我很有衝動去抱一抱阿姨,但我後悔沒有這樣做,我回頭看她,試圖加深記憶的烙印,那刻只見她手拎一串念珠,口中唸唸有詞,我就知道我這一輩子都忘不了這位藏族大媽...


那位藏族大媽
  

莫斯卡草原上頌經的旱瀨

對我來説在旅途上最美最動人的不是大山大景和名勝古跡,我要憑藉記憶人中的人臉,才想起這些風景。明早要去村里接回Pierre,繼續朝西出發,讓Pierre幫我在腦海留下更多回憶。


巴基斯坦火車上的小男孩
  

喀什米爾小女孩

最珍貴的玉米桿子

到村民家迎接Pierre的時候,他第一眼看到我,仍會像每朝早我從帳篷里起床出來一樣,對著我天真地嗚叫,然後跑到我膝前,他肯定是記得我身上有他最愛吃的紅蘿蔔,貪吃鬼!Pierre長胖了,前肩的傷也癒合得差不多,換上改良過,塞滿棉花,又合尺寸的扎脖子,Pierre拉車一定會輕鬆一些。

有幾天沒坐上驢車,感覺Pierre拉車更有勁,原計劃先去新和縣,接著經羊大都穿過戈壁灘,再到達阿克蘇市,由村子出來,上立交橋,跟著指示牌走,差一點就被帶到上高速公路去,驢車上高驢實在太危險,車子走高速平均都走一百公里,Pierre跑起來才只有十公里而已...我們只有改路線,改道去距離庫車只有一百多公里的拜城縣,在鹽水溝收費站紮營過夜前,詢問過沿路資訊,比如説路上有沒有民居,有沒有水之類維生問題,答案是選擇途徑拜城去阿克蘇的話,資源比較豐富,相反從新和出去都是戈壁,而且還在修路,看來我們運氣不錯。


曬作物的空地

有一晚大約到八點的樣子,仍未找到適合紮營的地點,我對營地的要求很高,一來地勢要夠平坦,二來那地方要麼有草、要麼有水,最少要符合一個條件,那時候有一輛驢車從後超車,趕車的老鄉回頭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我意職到跟著老鄉尾走的話,Pierre今晚吃的就會有著落,Pierre可能也知道有這個好處,便用盡奶力跟著前面的毛驢一起跑(也可能因為那頭毛驢是母的),終於老鄉把我帶到一片曬苞谷和玉米桿的大空地上,他便繼續入村絕塵而去,我把驢車停好,剛巧在空地上有幾個老鄉在幹活,我把我的經歷告訴他們,慷慨的老鄉們容許我在這裡紮營,可以隨便吃擺在空地上的玉米桿子,如果Pierre會聽人話,聽到老鄉這樣説肯定樂死了,蹦蹦跳的在空地上跑。晚上讓Pierre吃上很多玉米桿子,半夜四點起床去拿一點給Pierre吃,早上出發之前再拿上一紮在路上吃,這可算是最珍貴的玉米桿子了吧...



有大量玉米桿子供應

驢蹄掀起的塵土

在路上看到很多指示牌,轉左是去這一條村,轉右是去那一條村,而且都是維族人的村落,感覺一路上都有人居住,而且是為數不少的樣子,另外,我發現我走足一日一夜,路兩旁都種滿高大的白樺樹,起碼延綿三四十公里,究竟要用多少人力和資源才可以在乾旱的新疆做到這個效果?這裡的綠化養活了很多當地人,不時會看到樹林後的玉米田、麥田和葡萄園,幹土成綠洲,令大地恢復生氣。

我還經常能看到毛驢車從通往麥田和果園的小徑中拐彎出來,在驢車上蓋一塊紅布,坐上四五個打扮得鮮艷的維族女人,他們的毛驢比我走得快,每次都是被他們超車,走在Pierre之前,雖然其他驢車跑得比我快,但還是比身邊呼嘯而過的三輪車和摩托車慢得多...其實這正是我要選擇趕毛驢車的原因,當地人説,花錢買弄一輛毛驢車的話倒不如買一台摩托車,「呼」一聲,沒多久就去到想去的地方,還説我吃飽飯沒事做,雖然他們都是一臉笑容地説這些話...我想要的,其實只是過程,而不是結果,能不能成功到喀什並不是我最關心的事情,我大可以用買毛驢的錢,買張機票飛到喀什,我最關心的是我和Pierre路上的一點一滴,還有我和Pierre之間難得的微妙感情,為此我願意坐在驢車上,吃上驢蹄掀起的塵土。


每個超車爬頭的人都會回頭在笑


他們可能是在笑為什麼驢車都要挂車牌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602859

雜記

順著217國道走,穿過幾個鄉,這一路上雖然綠化覆蓋率高,但亦因此常常找不到空地紮營,旁邊總有一兩棵樹,我害怕晚上管不住Pierre,他會吃樹皮,把主幹木咬一圈,長年累月辛苦種來的防風樹一死,植樹工人的心血便會白白浪費,賠錢也不能補償,有些事情不是金錢可以衡量。

我試過在晚上摸黑找營地,用手電筒照一下,感覺那裏沒多少垃圾,就紮營過夜,睡醒過後,卻發現空地像一個小型垃圾場,在角落還可以看到幾坨人糞,幸好前一晚沒讓Pierre有太大的活動範圍,就是為了不讓他亂吃地上的東西。


大慨是這樣的空地,垃圾更多,還有幾坨人糞

還有,Pierre一天約勞動六個多小時,算是重役吧,雖然我不會一直趕他,跑得更快,他一般會在晚上八點多開始吃晚餐,但驢子消化能力強,特別在重役過後,毛驢一天要吃四頓,所以Pierre很快便會再覺得肚子餓,晚上淩晨時間會用屁股對著我的帳篷,有時甚至會用一隻蹄踩著帳篷的邊緣,但從來不會多踩進來,這可能是一種抗爭吧,當我了解他的需求後,我晚上四點會挨冷爬出睡袋,到驢車上拿出乾草、玉米和紅蘿蔔,混成飼料放到筒子里讓他吃,滿足過他之後,反而我會被風吹得清醒,再鑽入睡袋里也睡不著,在白天Pierre為我服務,到晚上反過來是我為他服務,有時我真想Pieree能開口説話,讓我們好好坐下來,你叼著一根紅蘿蔔,我咬著一塊大饟餅,説一下我們一起旅行的感受。
此篇文章於 2012-02-13 10:59 被 CKQQ 編輯。
感謝 84
27790 次查看
naijung
#2
舊 2012-02-13, 15:34
很棒的續集,真希望我也曾經有那樣的經歷
katheryn
#3
舊 2012-02-13, 15:40
很好看的遊記哦!害我忍不住一直看下去XD
peacesky
#4
舊 2012-02-13, 16:05
被雪困住那一段很感人,只有把Pierre当作是伙伴,是朋友才会那样做。
vicwang 的頭像
vicwang vicwang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5
舊 2012-02-13, 16:10
生活在現代都市叢裏的人,真的很難想像到這種的旅行、生活方式,太捧了~
mia0114
#6
舊 2012-02-13, 16:11
這真是太棒的遊記了~
您說的真好,過程比結果重要
這趟旅行中最美好的風景,莫過於您和Pirrer之間的點滴和旅途中產生的革命情感
真的是太珍貴的經驗了,讓我好羨慕^^

期待續集~~還有續集嗎(期待)
王惠敏
#7
舊 2012-02-13, 16:12
第一次一次性看完這麼長的旅文~值得!
jznthomas
#8
舊 2012-02-13, 16:50
完全停不了。。。一口氣看完。。。續集否??
ivy planet
#9
舊 2012-02-13, 16:58
謝謝你分享了你和 Pierre 的故事﹗很感動......沒想過同樣產自香港的你竟然可以這麼棒的豁出去,實在是帥呆了﹗但願有天我也有這份勇氣........

你說: " 我想要的,其實只是過程,而不是結果,能不能成功到喀什並不是我最關心的事情,我大可以用買毛驢的錢,買張機票飛到喀什,我最關心的是我和Pierre路上的一點一滴,還有我和Pierre之間難得的微妙感情,為此我願意坐在驢車上,吃上驢蹄掀起的塵土。"

真是十分認同。希望能再看到你和Pierre更多的經歷﹗ 加油﹗﹗
gerry321
#10
舊 2012-02-13, 17:12
真的很棒的遊記!!! 跟Pierre一起衝衝衝!! 期待續集啊~~~
杯子Wesley
#11
舊 2012-02-13, 17:33
好像湯姆漢克與wilson...你的pierre有溫度呢...原來..朋友的定義次這樣呀??一個人在路上卻完全沒有孤寂的感覺...piere的後腿彎曲而前腿挺直...請問是正常否?經歷真精采呀...我也想有一位小驢
rsmile7
#12
舊 2012-02-13, 17:39
第一次花那麼長時間慢慢享受一篇故事,很感動很刺激也很激奮人心。

CK大加油! Pierre加油!
adamlab
#13
舊 2012-02-13, 17:45
頂一個!很真摯,很感人!
johnny0808
#14
舊 2012-02-13, 18:20
連續看完兩篇了!!期待你那更精彩的第三篇囉!!!
史瓜妹 的頭像
史瓜妹 史瓜妹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5
舊 2012-02-13, 19:43
朋友介紹我看你寫的故事...

看完後真的覺得好讚也好笑^^

你對Pierre真的很好!!

大風雪中也擔心他的安全跟是否會受凍,
要是我...我就算呆在帳篷中也無法安穩的坐著。

一顆心懸掛著我的寵物
感謝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