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走一趟緬甸(下)

33 11 9272
Ching LFC 的頭像
Ching LFC
#1
舊 2016-03-19, 15:48
「在顛簸不已的火車上,隨時感覺會脫軌掉下山,其中一段路,我們這節車廂甚至因為震度太大而與其他節分離了……我和丈夫女兒們幾乎確信我們將會死在這裡。」

「火車開的超慢,整個車箱非常不穩,根本無法睡覺,加上誤點我們在火車上整整待了30個小時。」

「買了臥鋪,但因為太震,根本睡不著,車廂與其他節不通無法購買食物,我們快被餓死渴死。」

「人生中最糟的經驗!」

仔細閱讀網路上外國旅客分享的緬甸火車之旅相關文章,各種血淚辛酸史不勝枚舉,幾乎可以稱為是「地獄列車」了!

我們對看一眼,很有默契的發現對方眼神裡的閃爍光芒。

「走!一定要搭火車的啊!」這聽起來也太值得一試了吧!(笑)




緬甸各地都有火車,但是真的開的很慢,常常需要比巴士多一倍的時間,譬如搭巴士要12小時,火車可能就要24小時。考慮後,我們決定至少搭乘一段長程火車,雖然很想體驗臥鋪,但最後還是決定從曼德勒搭到昔卜。

從蒲甘(Bagan)搭小巴士到曼德勒(Mandalay)是個痛苦的經驗,巴士塞滿人,椅背又不能往後調,脖子跟腳都又痠又痛,跟五星級大巴士相比簡直無法忍受。

今日的曼德勒(Mandalay)是緬甸的第二大城,是個繁忙、充滿車輛的地方。

在喬治歐威爾的《緬甸歲月》中,形容曼德勒是一座「令人討厭的城市」,「到處塵土飛揚,而且熱得難以忍受。」雖然這些描述也適用於今日,但存在於歐威爾當時的木屋與滿是塵土的街道,今日已不復見。二戰時期,盟軍與日軍的激烈戰鬥,摧毀了曼德勒大半的市區。

對許多外國人而言,曼德勒總讓他們油然想起失落的東方王國與熱帶的繽紛色彩。英國詩人吉卜林(Kipling)要為此負部分責任,是他膾炙人口的詩作<曼德勒>使人們產生這麼多聯想。

曼德勒原是緬甸的權力中心,最後一任國王就在這裡統治全國。當時當地居民多為工匠,這裡也成為緬甸的文化藝術之都。1920年代遊歷此地的毛姆寫道,曼德勒這個名字「有著獨特的魔力」。他覺得,明智的人或許會與這座城市保持距離,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永遠無法配得上那抑揚頓挫的音節所喚起的期待與想像。
- 節錄自《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Finding George Orwell in Burma》- 艾瑪拉金Emma Larkin


(圖) 火車沿途

雖然閱讀文字會使人帶來浪漫的想像,但我們還是對大城市提不起勁。經過一番舟車勞頓,午後到達曼德勒下榻旅社後,馬上去火車站買了隔天凌晨的火車票離開。

在曼德勒我們只去了一個地方,在城市近郊的U-Bein Bridge,世界上最長的柚木人行木橋。

乾季的湖,橋下可以行走一段,橋上人來人往萬頭鑽動,充滿觀光客。
但登上巴黎鐵塔就看不到塔了,我們選擇在橋邊散步。

仔細觀察,木橋的周圍充滿畫面。一側是田埂,老農夫穿著longyi 正趕著牛在耙田,白色的牛隻骨瘦如材;另一側,男子們在湖裡捕撈,他們黝黑的皮膚在夕陽的照射下閃閃發亮,看似瘦小卻精實的肌肉顯示出討生活的氣力。同時,木橋上站滿手拿單眼相機的觀光客,湖面上也充斥著小船搭載旅客,搶著捕捉木橋落日的美麗。其實落日天天有,只是住在城市水泥叢林中的我們總是無福享受,不知橋邊的農夫與漁夫在一天的辛勞後,是否會在落日前駐足呢?




夕陽西下,金色的太陽逐漸轉為橘紅色的火球,映著木橋與人影,構成這知名的落日。

晚霞是很迷人的。

不只因為色彩炫目,當注視夕陽落下時,可以確實感受地球轉動,平時難以察覺的分分秒秒,全部毫不保留的展現在眼前。很少有人可以看著晚霞而不動容的。

然後,夕陽墜落,大地蒙上多層次的藍,天色逐漸暗下,深吸一口夜裡的風。

人類好渺小啊,在大自然的跟前。




夜色正濃,我們扛上背包,起身前往火車站。
從曼德勒駛往昔卜的火車,凌晨四點開車,預計下午三點到達,若沒有誤點,車程共計11小時。

黑夜中的火車站著實有點恐怖,灰暗的白光微弱的映照在老舊斑剝的牆壁上,空氣是寒冷的,月台人煙稀少,偶有瑟縮在角落的黑影晃動。內心既是緊張卻又感到刺激,找到First-Class車箱,做好心理準備來迎接即將開始的旅程。

「日本人ですか?」剛進入車廂,一對夫妻劈頭用日文問我們。

啊……趕緊把我十幾年前學會的幾句日文拿出來用,「我們從台灣來,不會說日文。」

中年日本夫妻不好意思笑了一笑,我們彼此點頭致意後,坐回原位。

火車總共約五節車廂,只有一節First-Class,外國人比較多但也有當地人,其他車廂則是一般型。First- Class的座位是軟的,一般車廂則是硬木頭椅。




來緬甸旅行前,知道有人說這裡蠻涼的,但總有種心態「ㄟ,拜託,東南亞是能有多冷?」。
事實上,曼德勒就是北緯22度以北了,十二月的夜裡寒氣相當足夠。我把全部能穿的衣服都套在身上,凌晨夜裡的火車依然讓人覺得寒冷。四點一到,火車準時發動,伊伊呀呀的駛離灰暗的車站。

「It’s not as bad as some people say, not as good as you hope.」一位有智慧的當地人曾如此形容給Lonely Planet的編輯。 (沒有像有些人說的如此糟,也沒有像你希望的那樣好。)


到底搭火車感覺如何?


基本上,在台灣搭火車,如果稍微顛簸,可能就要被客訴了,在緬甸,我體驗到火車原來不只可以左右搖晃,還可以上下震盪,而且通常是上下左右晃動。
喔不,應該是: 上下左右下左上右左左上下右,不 -間 -斷的晃動,完全沒在跟你客氣。

在火車上想要喝水是相當困難的,可能還沒喝到半口就已經灑光,連走路要去車廂間的廁所都是一件難事。那日本大叔一次經過我的座位時差點向前撲倒,穩住腳步後,他看著我俏皮的眨了眨眼,以一種「 正在聽董疵董疵音樂」的誇張步伐,搭配火車的上下晃動,自得其樂地一步一步邁向廁所。

也太可愛了吧大叔!!!當下真是快被他的幽默感笑死了!中年日本夫妻的座位就在前方不遠,旅途中時常聽到日本阿姨銀鈴般的笑聲,完全就是小丸子奶奶的聲音(原版日文配音的那種),纖細的高音、矮小的身材、圓圓的臉龐,真是想不到居然會選擇這種辛苦的緬甸背包客旅程。看著日本夫妻的悠遊自在,著實讓人好生羨慕,不知道他們是否從年輕時就開始當背包客浪跡天涯?

伴隨著不間斷的搖晃,天色漸亮,東方破曉的景色透過車窗看去特別有感覺。
火車每隔一小段就會到站休息,有的小站停一下子就會開動,有的站比較大,還能讓人下車走動休息伸展筋骨。每次暫停,車站就會有小販來兜售食品,穿著各式各樣傳統服飾的婦女,用頭頂著商品,零嘴、水果、鹹食、水與飲料……構成一幅很有味道的畫面。




中午時分,帶在身上的零食也差不多吃膩了,眼看著路邊的小販,我們內心掙扎著是否要讓腸胃接受考驗。此時,日本阿姨看來毫不猶豫的,(日本夫妻在這趟火車之旅的戲分很多),就招手買了某種油炸物來吃。「管他的,吃!」J大聲讚嘆日本阿姨的豪氣,跟上前去點了一盤炒麵。而車箱內的其他歐美旅客,也三步併兩步地紛紛加入購買食物的行列。

不吃還好,一吃之下真是驚為天人。好好吃啊!大概是生意太好,火車開動後賣炒麵的阿姨竟也跟著上了車,我們欲罷不能還加碼再買了一盤。

「好吃。」我們用學到的簡易緬甸文向炒麵阿姨說,阿姨露出喜悅的笑容向我們道謝。

緬甸人的笑容啊,怎麼說呢,感覺如此真誠,有種發自內心的喜悅感。




出乎意料之外,我在火車上徹底睡翻,睡到大流口水不能自己。(笑) 真是不枉我有「一搭上任何交通工具就愛睏」的怪僻。火車上空間寬敞,座椅可以放超斜,搭配頸枕簡直完美,我在顛簸至極的車箱內如入無人之境大睡特睡,看的J完全傻眼,因為他可是得翻來覆去斷斷續續入眠。

選擇搭乘這段火車是有原因的,因為會途經Gokteik Viaduct。著名的Gokteik鐵橋,建於1900年,為了延伸英國殖民政府對區域的統治而建造,據說是當年世界上最大的支架鐵橋,至今仍是緬甸最長的鐵橋。鐵橋連接Gokteik峽谷兩側,整座峽谷覆蓋著充滿生機的森林,鐵橋長達689公尺,深約100公尺。火車緩緩走過之字型的山路,不斷放慢速度,走上鐵橋時已是以極慢的速度前行,避免影響到超過百年的鐵橋架構。上橋時,令人感到不祥的吱吱聲揮之不去,究竟是鐵軌與火車摩擦的聲響,還是鐵橋搖晃的聲響?我不敢想下去,當人們興奮地擠到同一側拍照見證這偉大的工程時,我腦海裡盡是因為重量太偏而導致火車重心不穩的想法。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688149





火車駛過一站站偏鄉月台,在某處與另台火車擦身而過,我倚著窗戶按下了快門。
不知怎麼地,很喜歡這系列的照片,火車的每扇窗,都讓我看見了不同的風景,而每個人的眼神跟穿著又好像透露出一些訊息,在我這個過客的心中留下許多想像的空間,在那擦身而過的一刻。









經過十二小時,火車終於駛近目的地,隨著晃動的車速逐漸減慢,我們扛上背包,隨著午後的陽光,進入昔卜車站。



一路顛簸十二個小時後,火車終於駛進昔卜車站,雙腳踏上土地的那一刻,搖晃感彷彿還跟隨著我們。

月台上都是前來接客或攬客的旅社員工,隨性選擇了間評價好像不錯的,跳上接駁貨車。

小貨車上有許多歐美旅客,我們開心與同車的西班牙人大聊起來。
同時有一對年長的加拿大夫妻,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二十年前就來過緬甸了,此次乃舊地重遊。

「那時候路上都是拿著槍的士兵。」

「當時的情況非常糟糕。」

「緬甸變化好大,現在完全不同了。」

隨著貨車的晃動,阿姨簡單地分享了過去的經驗。他們頭髮已是灰白、皮膚充滿歲月的痕跡,言談之間,仍然看得出骨子裡叛逆旅人的風骨,不難想見他們曾經攜手走過多少獨特的旅程、多少精彩的冒險。

可以有這樣一個天涯相隨的旅伴,夫復何求呢?




「今天是我生日,我們決定住河邊!」加拿大阿姨宣布,露出頑皮的笑容。

一行人開心地向她祝賀,短暫的交談後,旅人們揮手道別。

「Good luck!」彼此祝福幸運,似乎就是最恰當的話語。不用刻意留聯絡方式,也免去多餘的話語,就這樣瀟灑地各自走向屬於自己的旅程。


緬甸是個民族眾多的國家,獲得緬甸政府承認的民族有135個,按地理分布又分成八大族群。
「撣」指的是緬甸境內的泰老民族,英治緬甸時期,英國曾將Shan一詞指稱所有泰老民族(包括寮國、泰國和中國雲南)。而「撣邦」則是緬甸聯邦裡面積最大和人口最多的一個邦。------ Wikipedia

昔卜過去曾經是個撣族皇城(Shan royal city),但可別與金碧輝煌連結在一起,小鎮不大,有條河經過,整個小鎮散發出寧靜祥和的氛圍。傍晚的街道沒什麼人,我們在路邊攤被烤的又香又大的玉米吸引,一根大約台幣三元,超好吃,又甜又香。

來到這裡,卻不曾真正認識這個小鎮,到達隔天便啟程為期三天兩夜的登山旅行,一行七人,外加一名撣族導遊。
一對巴塞隆納情侶,瑜珈老師與消防員的組合。
一對美國夫妻,夫是曾任新聞記者的教授,妻在NGO工作專任根除世界貧窮的議題。
一個聯合國派駐緬甸專任國內難民議題的英國男子。
還有一個年紀輕輕但已具有獨立思考能力,努力向上的撣族導遊。

多麼幸運可以和這些人相處在山上的這段日子,和這些懂得尊重文化、有冒險精神、聰明且善良的人們相處起來真是如沐春風。




「我今年三月才去台灣耶。」美國教授開心地告訴我們,原來他隨參訪團來台了解水資源應用的議題,當時台灣正為了缺水所苦。當然,我們也交換了當時近在眼前的台灣總統選舉,與隔年的美國總統選舉意見。不同的國家,但相同的用認真但參雜幽默感的態度,面對「政治」這回事。

巴塞隆納情侶檔有朋友,就住在台北經營腳踏車事業,他們直說必須把台灣納入旅行清單中,而巧的是,我們居然還看過他們導演朋友拍攝的電影,讓他們大呼不可思議。

世界真是太小了。在緬甸鄉間小路上,遇到的這幾位外國人,居然都對台灣有所認識,甚至曾經造訪。




「會造訪緬甸的旅人,通常不只是觀光客而已。」曾經有人如是說。


我想起在仰光青年旅舍認識的美國青年跟冰島攝影師,在Pickled Tea的陽台,我們暢談文化議題、教育體制、歷史人文,當然也開開時事的玩笑跟分享旅行經驗。在緬甸,我們反而沒有遇到那些常見的會讓人感到有些無禮的問題:「喔,台灣在哪裡啊」、「台灣是中國的嗎?」、「Taiwan and Thailand?」

遇到的大多是關心國際情勢、對亞洲有所了解、尊重文化差異、渴望冒險的旅人。(喔,當然,也有遇到一個自恃甚高讓人只想翻白眼的外國人,但就當他是個案吧!)


(圖) 村落的房舍上都有聯合國捐贈的太陽能板


「冒昧的請問,可以借看台灣的護照?如果我沒記錯,上面是否有寫China字樣?」在聯合國工作的A很有禮貌小心翼翼地發問。

來了,好在小妹我早就練就一身解釋歷史的好功夫,英文跟西班牙文都練了一套,在面對外國人疑問時可以毫不遲疑地侃侃而談。不可否置的,Republic of China真的很容易使人糊塗。

走在緬甸鄉間,額上的汗珠與腳下的紅土,伴隨著言談間的家國情懷,竟是有種深層的觸動。




每天路程大約五個小時,沿途走過一座座小山頭、茶園、玉米田、松木林、還有散落的小村莊。
夜裡我們住在寄宿家庭,與村民們相處在同一個屋簷底下、與他們吃一樣的食物,感覺很真實。

我們寄宿在Palaung德昂族的村落,這是中國、緬甸、泰國的少數民族。所以先前學的緬甸文、傣文又都派不上用場。




(圖) 巴塞隆納瑜珈老師的午後休閒,村民們看的不亦樂乎。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688149


與村民們圍坐在屋中的火爐旁取暖,語言不通但大家笑容滿面,分享著烤花生與茶。
幫阿嬤搗菜,跟她相比,我簡直弱到無可比擬。而看起來蒼老的阿嬤,居然才五十幾歲,鄉間農民的艱苦生活,烈日與原始,都在她身上留下清晰的痕跡。

要離開前,阿嬤握住我的手笑著叫我要再回來玩。
我想起自己的阿嬤,她每次對來訪的朋友也是這樣講。
是否全世界的阿嬤都這樣溫暖,都有這樣柔軟善良的心?





在山中,我們邊走邊聊,時而輕鬆時而嚴肅。

最有感覺的,還是跟導遊小哥的對談。
身為撣族,長年被政府刻意忽略,不公不義就發生在週遭。
醫療資源嚴重不足,造成死亡率的居高不下;歧視性的升學制度,直到近年才得到平反;而去年,撣邦境內的軍隊才與軍政府發生嚴重流血衝突,直至今日都在進行零星的游擊戰。


在資訊不夠流通的緬甸,鄉間的人民只能接收政府的洗腦。
在貧窮的現實下,人們為了生活掙扎著,哪有去挑戰政府的想法呢?
而小哥為了找出真實,去翻書、去閱讀,努力思考建構出國家真實的樣貌。

「曾經有一名旅人來山裡,與一名撣族軍人變成朋友,他把照片放上網路,後來那名軍人被軍政府發現,抓去槍斃了。」




小哥提醒我們,如果在路上看到軍人,不要照相,也不要跟他們交談。
我們又談了許多少數民族的議題,與政治議題。

當他說出,「Yes, I believe in her.」(她,指的是翁山蘇姬。)的那一刻,我起了雞皮疙瘩。

去年底緬甸才完成國會選舉,翁山蘇姬領導的政黨拿得了過半席次。

小哥跟我說,前兩個月,有個仰光的女學生在臉書上發表一篇嘲笑軍人制服的言論。
然後,就被抓去關了。


我問他,寫文章的時候,可以把你寫進去嗎?


「可以,因為我說的都是事實。」小哥看著我,挺直了背桿。

走過高聳過人的玉米田時,我趕上小哥的腳步。


「你很上進,很聰明,以後一定可以有所作為。」我拍拍他的肩膀,真心誠意地對他說。



這天夕陽隱身在厚厚的雲層中,透出柔和的晚霞色彩,映照在綿延的山巒間。

我們爬上小丘陵,山頂有座白色的佛塔,牆面已經斑駁不堪。
看著腳下的叢林與村落,如此的祥和與自然,大家都安靜下來,各據一方,享受這寧靜的片刻。

我們敲響了佛塔旁的鐘聲,願賜福給這片土地、願少數民族都能獲得平等對待、願這個國家能走向和平。





記得,某個尋常的下午,走在台北街頭,突然接到好友Ru的電話。

「我問你,七月要不要一起去緬甸。」

突如其來的邀約,讓人心跳加速。當時雖無法配合時間,但說來也妙,緬甸這兩個字,竟就這樣在心中占了一個位置。而我依然記得當時,Ru傳了某書的某一段文字,描述緬甸的一個湖。內容已經不記得了,只隱約記得,有一個湖,要去。


那個湖,就是茵萊湖 Inle Lake。




告別在昔卜認識的新朋友,我們搭上一台品質相當不優良的大巴士前往茵萊湖。
又是一趟十幾個小時的車程,腰酸背痛,甚不舒適。

沒有事先訂住宿,隨著小貨車繞了幾間旅社都已無空房,索性下車步行探訪,揹著背包又走了兩三間都客滿。決定走到人潮較少的另一側,沒走幾步就發現一間旅社,空蕩蕩的大廳,悄然無聲。幾位年輕緬甸員工帶我們看房,幾乎不會講英文,示意我們等等,已去找老闆。

「歡迎!」老闆娘笑容滿面地迎接我們,英文講得相當不錯。黝黑的臉龐,咪咪的眼睛,隱約散發出訓導主任的威嚴。


「你們真是幸運,前幾個晚上我們都客滿,還要另外加床才能滿足所有人。我們開了好大的聖誕派對。」 老闆娘邊指揮員工奉茶,邊笑著對我們說。

決定住下。老闆娘看起來年紀不小,猜測已為阿嬤級。她說二十年前就開始當導遊,現在還蓋學校成立孤兒院,桃李滿天下,員工都是她的學生,教他們英文,劈哩啪啦的一連串介紹自己,聽起來根本緬甸版德雷莎。

終於安頓下來了,有自己的房間感覺真舒適。還遇到做善事的老闆娘呢,真好,要多跟她聊聊。我心想。

然而,這間旅社似乎沒那麼單純。老闆娘看似和藹,但總讓人豎起神經,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就是讓人感受不到真誠。
毛利小五郎辦案模式開啟:
老闆娘能在緬甸最血腥的時期出國參訪累積資產?她年輕時該不會是軍政府特務?
我們始終是唯一住客,除了第一天入住時瞥見隔壁房咳不停的日本老伯……會是被軍政府軟禁在這的緬甸張學良嗎?該不該去救他?
讓人納悶的英文完全不行的員工們。 (老闆娘不是有在教英文嗎…?)
問老闆娘是否有孤兒院資訊,總是顧左右而言他。該不會是人口販賣集團輸出童工?!
離開前,老闆娘的兒子來訪,才驚覺是位軍人。(在緬甸當政府軍……)

當老闆娘揮手道別,叫我們要多幫她宣傳旅社時,我們只能硬擠出笑容。內心的恐怖旅社小劇場完結篇,卻也投射出我們在理解緬甸鎮壓歷史後的警戒心態。





在茵萊湖,透過幾位朋友,得知湖面有許多漁夫,會特別等觀光客靠近時,擺出傳統以腳划船的姿勢供人拍照。接著,再向觀光客索取費用。(給太少還不收,會指定金額。)

聽到這裡,我們對於遊湖,已是完全意興闌珊。
但都到了茵萊湖,不搭船遊湖,這樣對嗎?

嗯,誰說不可以呢?

再一次,我對於已經觀光化的茵萊湖感到些許失落,不光是渠道兩岸林立的觀光飯店,與多處越蓋越高的建築,也對於自己成為這裡「觀光化」的幫兇,感到情緒複雜。


最後,我們沒有搭船遊湖,沒看到漁夫邊捕魚邊划船的樣子。


租了越野腳踏車環湖、和巧遇的美國友人一同去市郊的酒莊品酒 (對,緬甸有產葡萄酒!)、待在美式風格的Chillax餐廳閱讀和準備回國後的考試、每天光顧有超好吃烤魚的當地小店(68餐廳)。

就這樣度過了幾天悠哉的日子。




離開茵萊湖之前,我們走往邊側的無人小徑,經過一小段路後,竟發現在美輪美奐的飯店後方不遠處,就是焚燒垃圾的廣場,大量灰煙隨風標向遠方。

我們站在水道旁,對面有兩位年輕農夫正在整地。
看了看渠道兩側,無橋可過,而我們也無船可划,只好放棄準備打道回府。

就在此時,與年輕農夫四目相對,他揮揮手示意我們過去,表示可以載我們過河。
我們又驚又喜的跑過去,笨拙地跳上木筏。
其實這條渠道相當窄小,寬大約五公尺而已,但若無船,也無法橫跨對岸。
年輕農夫靦腆的笑一笑,非常自然的將我們送到對岸,而他正是使用那個知名的「以腳划船」的姿勢。

上岸後,我心裡納悶著等會兒是否需要付小費?
而兩位年輕農夫看看我們淺淺地笑了笑,若無其事地繼續工作。


我再度被自己的世故賞了一個巴掌。


C走過去,遞了根菸給他們。後來索性整包都給了年輕農夫。
因為語言不通,我們只能簡單聊上兩句。




眼前是一片荒野,與市區路塊以渠道隔開。遠方山脊壯觀的綿延開來,大片的荒地直直延伸到看不見的盡頭。望著這片土地,心裡想著這趟緬甸旅程,我想到在蒲甘迷路的沙地、在山裡認識的新朋友,思緒在過去這十幾天間飄動。

此時,瞥見水道遠方有艘小舟靠近,定睛看,是一對母女。他們的皮膚黝黑衣著灰黃,是居住在附近的水上人家吧,是否要進城採買日用品呢?
細細長長的木筏緩緩滑過水面,小女孩跪坐在船頭,母親持槳坐在船尾,我不禁讚嘆他們散發出的優雅氣息。


「Mingalabar!」我揮手打招呼,他們回報以溫暖的笑容。


就在滑過我們身邊時,為了控制船身,母親起身以腳控制船槳。
只見她以一種極其平衡的優雅身段,宛若人船一體,隨著水流繼續往前。


我們靜靜站著欣賞這一幕,沒有人拿起相機,直到母女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有時候,不拍攝是因為,相機捕捉不到肉眼看到的感覺。
有時候,不拍攝卻是因為,單純不想破壞那一刻的詩意。


我想起在山裡面遇見的孩子們,看到我們一群人走過,會興奮的跑到圍籬邊、衝出家門站到路邊大吼「掰掰! 掰掰!」(可能甚至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會因為與我們Hi-five而開心的咯咯笑。沒有遇到任何人,伸手向我們討錢、討糖果。


而這在開發中國家,反而是難得的景象。



我默默在心裏告訴自己,從今以後,我的旅程將不再因「某張美麗的照片」而啟程。
風景明信片與旅遊書是假的,只有雙腳走過的土地是真實的。

如果蒲甘只是日出與熱氣球、茵萊湖只是漁夫、曼德勒只是木橋、仰光只是大金塔。
旅行,就失去了他最迷人的部分:在旅途中的萍水相逢、不期而遇。





從茵萊湖回仰光的巴士上,我病了。
渾身冒冷汗,在黑夜裡嘔吐了兩次,昏昏沉沉間所幸有C在旁看顧,十二個小時車程不算太難熬。
比起在尼泊爾食物中毒的痛苦不堪、在柬埔寨的尿道炎,這樣程度的不適算可接受。



有些旅行,回來半個月後就沒什麼感覺了;有些旅程,只會歷久彌新。

有人愛問:「緬甸好玩嗎?」

雖然已經想過這個答案許多次,但每次被問到,還是會傻住回答不出來。
可能是我無法用這兩個如此簡單的字來概括這趟旅程吧。


有時候覺得寫下旅記,有好也有壞。
好的是為自己的經驗留下文字回憶;壞的是,用自己的角度來定義的一個地方。
但不同的人在不同時空,會遇到不同的人事物,帶來不同的體驗。
一個國度、一片土地,又豈是一個人可以有能力去定義的呢?

對我來說,緬甸不是這幾年的旅途中最令人印象深刻之處,但卻也真實反映了生活的樣貌:不是每天都精彩絕倫,而是在簡單而平凡的日子裡,累積生命的經驗。


曾經在一部祕魯的宣傳廣告看過一段很喜歡的文字:

Remember the time when we were travelers, not tourists.
When we were drown by curiosity, not by book.
When we didn’t make plans to have a good night.


我願能繼續保持那份冒險的初心,用更加開放的胸懷,來探索這廣大的世界。









在仰光機場的登機室,扛起背包準備踏上歸途時,竟然碰到了火車上那對可愛的日本夫妻。


他們也要回家了是嗎?不知道他們的緬甸旅程如何?


有些緣分,就發生在這擦身而過之際。
沒有多餘的言語,我們開心的揮揮手,相視而笑。


然後,手牽著手,繼續往下一站前進。



原文刊載於【輕熟女人類誌】走一趟緬甸
感謝 26
9272 次查看
yuyuen
#2
舊 2016-03-24, 12:40
看了你的文章讓我更想去緬甸呢 我也很認同一個地方的人可以比美景更讓人難忘
你都照片好棒喔!是用什麼相機拍的?
感謝 1
蔣夫人 的頭像
蔣夫人
#3
舊 2016-03-25, 11:03
引用:
作者: Ching LFC (原文章)
緬甸不是這幾年的旅途中最令人印象深刻之處,但卻也真實反映了生活的樣貌
不知道、您們在緬甸待了幾天?看了您的心得分享,很像看了一部緬甸精華預告片,悄悄地、印在我的腦海裡,待時機成熟,我亦將前往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
感謝 1
Ching LFC 的頭像
Ching LFC
#4
舊 2016-03-25, 22:46
謝謝你!大部分的照片都是用手機拍的喔~
感謝 1
Ching LFC 的頭像
Ching LFC
#5
舊 2016-03-25, 22:47
引用:
作者: 蔣夫人 (原文章)
不知道、您們在緬甸待了幾天?看了您的心得分享,很像看了一部緬甸精華預告片,悄悄地、印在我的腦海裡,待時機成熟,我亦將前往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
這次只待了半個月。其實還想待更久南部沒有去感覺有點可惜!
感謝 1
cswong
#6
舊 2016-03-26, 01:32
謝謝妳的遊記,又把我帶回緬甸。也有好多人問我為什麼那麼喜歡緬甸,除了令人讚嘆的烏本橋、佛塔群和大金塔等,還有緬甸人的微笑和minglaba.
感謝 1
肥豬腳
#7
舊 2016-03-26, 09:48
漂亮的照片,很有深度的文章,讚
感謝 1
chee xuan
#8
舊 2016-04-01, 02:00
引用:
作者: Ching LFC (原文章)
謝謝你!大部分的照片都是用手機拍的喔~
照片拍的好漂亮也.
用手機都已經拍的那麼漂亮藝術了,用相機的話那還的了
感謝 1
puppy234
#9
舊 2016-06-12, 01:37
喜歡你的文字
也牽引出我的旅遊回憶
anapurna anapurna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0
舊 2016-06-12, 10:53
我們可能遇到相同的日本夫婦,在bago,硬是被她們請喝了大杯啤酒,就醉得需餐廳小弟扶著回過街的旅店,緬甸滿讓人懷念的,再去的話,會去搭往昔卜那高架橋的火車,在谷歌已神遊過,謝謝分享
immaru
#11
舊 2016-06-28, 15:55
請問到昔卜的隔天, 是在哪裡參加3天2夜的登山之旅呢?
謝謝~
Kliney 的頭像
Kliney Kliney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2
舊 2016-10-05, 15:24
即將要前往緬甸了,也要去嘗試那上下左右晃動的火車~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