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 臺南 || 後壁菁寮新和源餅舖

14 4 6065
雙口呂 Siang kháu Lū
#1
舊 2019-01-01, 13:47
一對擁有古早心的情侶與現在的年輕人比較起來好像有些懷舊和反骨,義無反顧地籌劃在籃球場辦桌宴客,還象徵性地在臺南榮昌打棉廠做了八斤的棉被當嫁妝,正愁喜餅要用舊振南還是裕珍馨的大餅時,剛好邂逅了臺南後壁新和源餅舖的阿嬤。



幾次帶著前女友(現任太太)下臺南與黃婉玲老師學習臺菜,因緣際會順道去了臺南後壁,讓我們流連忘返的是彷彿時間暫停的菁寮老街,和在地熱情的阿公阿嬤。菁寮早期為藍染重鎮,名稱來自當時為提煉布匹染料所種植的作物「菁仔」。曾是清治時期往返臺南(舊時府城)和嘉義(舊時諸羅縣)的交通要道,以1917年設立的「菁寮信用組合」(目前後壁農會前身)旁現今的南82線與85線的十字路口為中心。曾經繁華一時的戲院、酒家、旅店都已如過往雲煙,僅存在曾經年輕的耆老記憶裡。目前街上的傳統鐘錶、棉被、嫁妝店、不賣藥的中藥行,還吸引著稀稀落落的假日遊客。

我們獨愛傳統大餅!

多數人為了菁寮老街或是無米樂的崑濱伯而來,我們則是獨愛新和源餅舖的傳統大餅魯肉豆沙,為了吃它一來再來。



位於十字路口中心點的餅舖讓人很難錯過(大多數部落格的照片都有它)。無論平日或假日,只要餅還沒賣完,阿嬤也總是坐在餅舖前的木椅,微笑又有活力地吆喝,「來呷餅哦!」。幾次照面,或許覺得我們面熟,也或許阿嬤一向都這麼好客,幾次沒買餅,阿嬤照樣熱情地要我們「來底坐」(裡面坐)。





結婚需要的6、70個大餅,對設備和師傅無數的大品牌來說可能不算什麼,但我們猜想對傳統餅舖或許會是個稍多的量。婚宴前剛好有機會再經過菁寮登門拜訪,希望阿嬤能幫我們做餅。剛好當天阿嬤的兒子張老闆也在,聽到我們需要的數量有些面露難色,「現在的餅都是我大姊跟我兩人在做而已」。或許老闆有感受到我們的誠意跟心意,最後還是答應幫我們做餅,還幫我們送到桃園的家裡。與我們當初的感受一樣,咬下烤得酥脆且充滿層次的餅皮,與內餡滿滿豆沙,搭配香氣四溢的魯肉,大餅受到不少親朋好友的讚美,甚至還有男方的親朋好友也表達想嚐嚐。相較於老牌的大品牌,我們更喜歡樸實無華的傳統餅舖(包含他的包裝盒…)。

做餅有什麼好看?我們還在做餅單純是為了媽媽…

或許是這種特殊的緣分,讓充滿古早心及好奇心的我們對餅舖過去產生興趣。某次環島旅行為了看張老闆做餅,我們在後壁住了四天!

「我阿祖就在做餅了」,年紀50歲上下的張老闆說。「我們在這裡算是外地人,所以都沒有地。最早阿祖從鹽水搬來這賣餅、賣麵包。原本在巷子賣,但生意不夠好,大概80年前買了這間房子,才在這賣。我還在這裡的二樓出生的呢!」。

我們表明來意,說想看老闆做餅後他接著說。「做餅沒什麼好看啦!現在就賺假日兩天而已。你們不知道民國60年代連麵包都做,生意好到我跟姊姊上課不時還要回家做麵包哩,當時的稻田都用人力插秧跟收稻,雇主都會跟我們買麵包,那時候多熱鬧阿!」

「我們都是用沒有添加防腐劑的材料,無法久放,賺不了什麼錢啦。現在做餅單純是為了媽媽。」,張老闆說。



「媽媽跟著爸爸賣了一輩子的餅,現在是做不動了,但如果沒有餅能賣,他也沒了重心。」,就讀資訊相關的張老闆高中畢了業就北上念書,現居臺中。「我每個禮拜五會回來做餅,量剛好夠媽媽假日兩天賣給遊客。說個笑話,餅已經十年沒漲價了,因為媽媽記不得新價格。」,張老闆笑著說。





「媽媽離開就會把店收起來了」,得知老闆未來不會把技術傳給下一代時,我直說可惜。「你們都覺得鄉下浪漫,覺得可惜,但如果今天一個年輕人回鄉開餅店,只能賺假日兩天,要怎麼養家活口?」,張老闆說。

張老闆跟張老闆姊姊邊做餅邊跟我聊了一上午,週五的中午剛過,遊客慢慢多了起來。位於菁寮老街中心,讓人很難錯過的新和源餅店,路過拍照的遊客不少,但買餅的人不多。後壁11月正午太陽依舊熱情得曬入餅舖照亮相對昏暗的老屋,老舊手動計時的烤爐還留著餘溫,芝麻和酥餅的香氣揮散不去,接下來是阿嬤的工作。



阿嬤熟練地將剛出爐還熱騰騰的各式口味大餅放上竹篩盤,下面是在那年代珍奇的不鏽鋼接縫、40歲以上的檜木盛盒,最後蓋上天藍色紗網。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219514

「來呷餅哦!」,阿嬤吆喝著。



你的日常風景,是我的無限浪漫。多少次的物換星移,餅店依舊於此,阿嬤日昇日落地營業和打烊。或許在現今講求效率和一切工業化、標準化的時代,我們都只能當個目擊者看著這些技藝消逝,也或許這些被所謂「自然」淘汰的古早味最終只能存在你、我的味蕾記憶裡。而當你偶然地發覺一間正在凋零的老店時,你會跟我們一樣脫口而出,「這是小時候的味道。」。

部落格版:
https://siangkhaulu.com/tainan-houbi-new-ho-yuan-cht
感謝 10
6065 次查看
鄧忠 的頭像
鄧忠 鄧忠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2
舊 2019-01-04, 11:19
我一向不怎麼愛吃中式喜餅,因為不喜歡甜鹹混摻的內餡。
感謝 1
paris543
#3
舊 2019-01-04, 23:47
引用:
作者: 雙口呂 Siang kháu Lū (原文章)
一對擁有古早心的情侶與現在的年輕人比較起來好像有些懷舊和反骨,義無反顧地籌劃在籃球場辦桌宴客,還象徵性地在臺南榮昌打棉廠做了八斤的棉被當嫁妝,正愁喜餅要用舊振南還是裕珍馨的大餅時,剛好邂逅了臺南後壁新和源餅舖的阿嬤。

附件 2634364

幾次帶著前女友(現任太太)下臺南與黃婉玲老師學習臺菜,因緣際會順道去了臺南後壁,讓我們流連忘返的是彷彿時間暫停的菁寮老街,和在地熱情的阿公阿嬤。菁寮早期為藍染重鎮,名稱來自當時為提煉布匹染料所種植的作物「菁仔」。曾是清治時期往返臺南(舊時府城)和嘉義(舊時諸羅縣)的交通要道,以1917年設立的「菁寮信用組合」(目前後壁農會前身)旁現今的南82線與85線的十字路口為中心。曾經繁華一時的戲院、酒家、旅店都已如過往雲煙,僅存在曾經年輕的耆老記憶裡。目前街上的傳統鐘錶、棉被、嫁妝店、不賣藥的中藥行,還吸引著稀稀落落的假日遊客。

我們獨愛傳統大餅!

多數人為了菁寮老街或是無米樂的崑濱伯而來,我們則是獨愛新和源餅舖的傳統大餅魯肉豆沙,為了吃它一來再來。

附件 2634359

位於十字路口中心點的餅舖讓人很難錯過(大多數部落格的照片都有它)。無論平日或假日,只要餅還沒賣完,阿嬤也總是坐在餅舖前的木椅,微笑又有活力地吆喝,「來呷餅哦!」。幾次照面,或許覺得我們面熟,也或許阿嬤一向都這麼好客,幾次沒買餅,阿嬤照樣熱情地要我們「來底坐」(裡面坐)。

附件 2634362

附件 2634361

結婚需要的6、70個大餅,對設備和師傅無數的大品牌來說可能不算什麼,但我們猜想對傳統餅舖或許會是個稍多的量。婚宴前剛好有機會再經過菁寮登門拜訪,希望阿嬤能幫我們做餅。剛好當天阿嬤的兒子張老闆也在,聽到我們需要的數量有些面露難色,「現在的餅都是我大姊跟我兩人在做而已」。或許老闆有感受到我們的誠意跟心意,最後還是答應幫我們做餅,還幫我們送到桃園的家裡。與我們當初的感受一樣,咬下烤得酥脆且充滿層次的餅皮,與內餡滿滿豆沙,搭配香氣四溢的魯肉,大餅受到不少親朋好友的讚美,甚至還有男方的親朋好友也表達想嚐嚐。相較於老牌的大品牌,我們更喜歡樸實無華的傳統餅舖(包含他的包裝盒…)。

做餅有什麼好看?我們還在做餅單純是為了媽媽…

或許是這種特殊的緣分,讓充滿古早心及好奇心的我們對餅舖過去產生興趣。某次環島旅行為了看張老闆做餅,我們在後壁住了四天!

「我阿祖就在做餅了」,年紀50歲上下的張老闆說。「我們在這裡算是外地人,所以都沒有地。最早阿祖從鹽水搬來這賣餅、賣麵包。原本在巷子賣,但生意不夠好,大概80年前買了這間房子,才在這賣。我還在這裡的二樓出生的呢!」。

我們表明來意,說想看老闆做餅後他接著說。「做餅沒什麼好看啦!現在就賺假日兩天而已。你們不知道民國60年代連麵包都做,生意好到我跟姊姊上課不時還要回家做麵包哩,當時的稻田都用人力插秧跟收稻,雇主都會跟我們買麵包,那時候多熱鬧阿!」

「我們都是用沒有添加防腐劑的材料,無法久放,賺不了什麼錢啦。現在做餅單純是為了媽媽。」,張老闆說。

附件 2634367

「媽媽跟著爸爸賣了一輩子的餅,現在是做不動了,但如果沒有餅能賣,他也沒了重心。」,就讀資訊相關的張老闆高中畢了業就北上念書,現居臺中。「我每個禮拜五會回來做餅,量剛好夠媽媽假日兩天賣給遊客。說個笑話,餅已經十年沒漲價了,因為媽媽記不得新價格。」,張老闆笑著說。

附件 2634363

附件 2634360

「媽媽離開就會把店收起來了」,得知老闆未來不會把技術傳給下一代時,我直說可惜。「你們都覺得鄉下浪漫,覺得可惜,但如果今天一個年輕人回鄉開餅店,只能賺假日兩天,要怎麼養家活口?」,張老闆說。

張老闆跟張老闆姊姊邊做餅邊跟我聊了一上午,週五的中午剛過,遊客慢慢多了起來。位於菁寮老街中心,讓人很難錯過的新和源餅店,路過拍照的遊客不少,但買餅的人不多。後壁11月正午太陽依舊熱情得曬入餅舖照亮相對昏暗的老屋,老舊手動計時的烤爐還留著餘溫,芝麻和酥餅的香氣揮散不去,接下來是阿嬤的工作。

附件 2634365

阿嬤熟練地將剛出爐還熱騰騰的各式口味大餅放上竹篩盤,下面是在那年代珍奇的不鏽鋼接縫、40歲以上的檜木盛盒,最後蓋上天藍色紗網。

附件 2634368

「來呷餅哦!」,阿嬤吆喝著。

附件 2634366

你的日常風景,是我的無限浪漫。多少次的物換星移,餅店依舊於此,阿嬤日昇日落地營業和打烊。或許在現今講求效率和一切工業化、標準化的時代,我們都只能當個目擊者看著這些技藝消逝,也或許這些被所謂「自然」淘汰的古早味最終只能存在你、我的味蕾記憶裡。而當你偶然地發覺一間正在凋零的老店時,你會跟我們一樣脫口而出,「這是小時候的味道。」。

部落格版:
https://siangkhaulu.com/tainan-houbi-new-ho-yuan-cht
看完這篇,讓人很想為了這餅專門跑一趟後壁啊
感謝 1
dka 的頭像
dka dka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United States
#4
舊 2019-01-05, 02:09
很高興能再次看到我童年記憶深處的訂婚喜餅,那嚐起來甜甜鹼鹼的口感,叫我這個異鄉遊子永生難忘呀!
感謝 1
wp640
#5
舊 2019-01-05, 04:56
looks good! Would Like to try it someday!
Thanks.
感謝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