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台北少年大陸尋奇|絲路行旅(甘肅段)

25 5 3091
ms0528723 的頭像
ms0528723
#1
舊 2021-01-02, 19:18
引用:
有人說甘肅的冬一無所有
少了夜晚在鳴沙山營火旁的喧囂,更無過往絲綢之路要地般的榮景。
當駱駝蹄踏在略帶如白色薄紗覆蓋般的大漠沙山,倒多了一份詩情畫意。

01 千年古國



敦者,大也,煌者,盛也,敦煌。

還剩八年的光景,這裡說的不是壁畫消逝的時間,而是莫高窟洞穴能向世人親臨展示的時限。

因為是淡季原因並不需要特別預約導覽時間,翡翠綠羽絨大衣帶有些特殊刺繡花紋加上上純白梳毛帽似乎是大漠解說員的標配之一,在景色單一的土黃中如同綠寶石般顯眼。

洞窟中的壁畫製作年代從西夏一直到清代,然而千餘年的風化並未完全體現在畫作上。有賴於西北得天獨厚的乾燥氣候與低降雨量,在排除偷盜者的人為干預,其實比想像中保持的還要完整。

覆斗型屋頂中心處通常會有色彩鮮艷的佛國圖案標誌,一路由四壁延伸出去。知名的飛天舞者占的版面不算大,盛興朝代從十六國至北魏,飄逸的衣帶淩駕在雲霧之上與佛國故事或千佛像形成明顯對比。

壁畫製作的原意是將艱澀難懂的佛經故事以圖像方式呈現於世人,其洞窟式提供僧人修法的重要場所。

一佛,二弟子,二菩薩的塑像是洞窟內較為多見的形式,大多為清代修復下的較為嶄新的樣貌。從些許尚未修復的泥塑雕像斷臂處可見塑像是以木架上束著葦草打底,在草外敷一層粗泥與一層細泥,最後壓緊抹光再塗上白粉並彩繪其身。

甘肅段的絲綢之路僅占了近總成三分之一的路程,過往從鳴沙山經過的駱駝商隊已不復存在。

而冬日,是駱駝一年內唯一能喘息的季節,若是暑期旅遊高峰一日須頂住烈陽走個七、八回不只,鼻頭上硬是插入的木樁與前方同類裝備相連,若不慎脫隊的疼痛感都能使其感到萬分難受,淪為娛樂且掙錢的工具。

夕陽餘輝映照出的駱駝隊伍,拉長的身影與正視太陽獨有的逆光漆黑感,七彩的顏色是多餘的,大漠的黃、夕陽的澄與奇異的黑才是大漠應有的樣子。

鳴沙山一處的月牙泉從鄰座沙山望下去面積不算太大,且薄雪看得更清楚了,除細沙與冬季發黃的蘆葦群更多了一份潔淨感。

因地下河通道連接著黨河,不斷有水源湧入,再加上是從漢代便開始盛行的勝景,人為的有意注水也使其不見乾涸。

我盤起些許沙粒使其順著指尖緩慢地流下,如同千餘年的流逝,這是冬日西北的滄桑。

引用:
無名《詩經•小雅•大東》:“維天有漢,監亦有光。
”毛傳:“漢,天河也。”曹操《觀滄海》“星漢燦爛,若出其裡”。
王昌齡《贈史昭》:“東林月未升,廓落星與漢。

02 銀河下的子民

漢書記載:列四郡據兩關。兩關,玉門關和陽關,四郡,指西漢武帝時期在河西走廊設置的四郡,武威郡、張掖郡、酒泉郡、敦煌郡。

漢朝的張騫、班超,晉代的法顯,唐代的玄奘等,都與陽關結下了因緣。

敦煌郡的玉門關是西漢以來通往西域的最後一道北面關口,玉門名稱的由來是輸入玉石時取道於此而得名。

絲綢之路,是以漢代的疆土以陽關及玉門關為首通往西域西域36國的貿易要道,大多分佈在現哈密市至吐魯番市以南,涵蓋了較為出名的樓蘭與精絕國,一路通往中亞與歐洲地區。

然而時至今日用廢墟二字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從敦煌市出發近2小時的路程其中大半便是廣義的無人區區域,在公路行駛間僅有黃沙塵土與斷聯的通訊信號,這似乎就是當年邊塞詩人的絕望感。

在此孤身一人整地的挖土車司機,在冬日的大漠僅有零星的遊人到來,與不遠處斷垣殘壁相同皆是孤獨。

大方盤城遺址是現存最大的遺跡群,那些為戰士抵禦外族的城郭如今已功成身退,試著想像當年沙場的壯烈豪情,千年外的哀號依稀還能聽見。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已過」玉門關。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說的是另一處邊境城域的故事。陽關,因坐落在玉門關之南而得名,同為絲綢之路要道僅剩的遺跡卻僅有一小堵圓牆烽燧遺址。

乘景區小巴至烽火臺,一處窯洞的人家吸引了我的目光,這是過往大西北獨有的居住形式。從山壁內向外走出一位女子,零下十度的天並沒有使她與我一樣渾身哆嗦。

貌似管理員身分的神秘人物與漢代將士相同,任務是守護烽火臺遺址不讓遊人入侵破壞,是一座乘載超過2000年的記憶。

陽關遺址石碑矗立在不遠處的木造棧道頂端處,一旁向陽處的「陽關大道」與遠方砂石飛揚的戈壁地貌是此地僅有的光景。

現代陽關道與獨木橋的浪漫情懷,與歷代征戰沙場的刻苦辛酸,都是陽關。

河西走廊的盡頭,最早使用的簽證「關照」是當年駱駝商隊必備的道具之一。通過一座現代人造的仿漢古城少了時光飛逝的摧殘,加上市區內盛產的葡萄美酒與夜光杯,如今的西北疆域已不再貧乏。
引用:
民間相傳,藏族英雄格薩爾王騎著自己的天馬路過馬蹄寺並在此地留下了馬蹄印跡,馬蹄寺知名便由此而來。
洞窟群,無外牆遮擋的壁畫與塑像相比莫高窟與西千佛洞更顯破敗不堪,但也因如此才有機會近距離觀察全貌。

03 石窟上的永恆

誦經聲從山壁處傳來,馬蹄山的土黃山壁外突出的鮮紅寺院屋簷與長廊與現存的佛教土黃色為底的建築明顯不同。

陡峭的小徑從石壁外看不出來,山壁內狹小且不規則的石階廊道是僧人們每日必經之路。不過在抵達三十三天石窟的最頂層,救度佛母洞之前其餘的歷史遺跡才是我此行的目的。

不同於莫高窟與西千佛洞的國家級保護政策,馬蹄寺內的三十三天石窟對於拍照禁令相對不那麼嚴苛,因為少了外側石壁且多數佛像與壁畫已過度風化或破壞,對於像我這樣的普通人物來說更有機會採集更多的珍貴照片。

三十三天,據佛教說法是諸神遊樂的場所,修寺人在馬蹄寺開鑿了人間的三十三天,第一次把天上、人間一同相連,其含意是一個人只要積德行善,做好事,就可以從人間的三十三天到達天上的三十三天,與諸神遊戲。

有在持續香火的石窟也是這裡,隨院內僧人點燈祈福,並在一處壁畫保留較完整的洞窟內仔細觀察壁畫遺跡,佛像的臉大多以氧化變黑,是在過去使用特殊礦物質顏料的結果。

然而與莫高窟相同,洞窟中的藝術並非能永存,現代科技能做到的僅是降低風化的速度,所謂的永恆不是藝術品的留存,而是曾經存在的敬畏與信仰。

對於絲綢之路的熱愛無論從學生時期讀過的的歷史書籍或是寫進現代流行音樂中的旋律都是啟發我造訪此地的契機。

古駱駝商隊,與現今的臥鋪列車皆是沙漠之舟,從張掖到蘭州,六小時的火車距離不知道從前的駱駝商隊要行走多久。

沒想到刻意挑選深夜出發的列車,人潮卻意外如夏日旺季時般洶湧,而那印象只存在在歐美劇集中的臥鋪列車,意外感更勝騎乘駱駝。

車內床位分為兩種,分別是硬臥與軟臥。

我所處的軟臥兩張上下舖位,共四個床位,深夜的大面窗台漆黑一片,若為白天在小桌板上置放一杯清晨拿鐵更有風味。

硬臥並無獨立寢室,無門的設計隱私感幾乎全無,上下三層的狹小床位設計更適合初入社會的經濟型背包旅人,五年前的我也許會許會選擇在此。

八點的蘭州依然宛如深夜般漆黑寂靜。

引用:
「忽聞大漠冬日寒,駝上遊人渡沙山,壁彩殘跡燭火滅,湍水輕筏彼岸還。」-台北少年

04 新世紀邊塞詩人

張掖的七彩丹霞在日照充足時彩色波紋看起來特別飽和,丹霞,通常是指在黃土大地上突起的巨型石柱,較為特別的還有青海的水上丹霞。

果然少了夏日遊客的喧囂,獨自走在木棧道旁望遠景畫面更為乾淨許多。關於顏色的變化便是喜馬拉雅山的擠壓,將各層礦物質受風化影響不同而成。

但相比於丹霞,平山湖的大峽谷地形似乎更勝一籌。

一出張掖車站,黑車司機的極力推薦下便前往該地遊覽。鮮紅色的峽谷地貌高低約六百米的落差距離,從入口處進入後先是一路向山頂處走去,似乎是海拔較高的原因,此處的積雪面積比敦煌鳴沙山的占地比更加廣袤且入眼。

接著不斷的環形下坡路,直至谷底處可能無光照等原因,竟形成了約十公分的雪面小徑。忍不住在獨特的縱深感地形中奔馳,確實不亞於遼闊草原地帶。

將十三頭成羊,撥其肉,去其骨,外皮吹氣成排綑綁於木架,最後再曝曬抹油。是的,就是俗稱黃河之舟的羊皮筏子。

中山鐵橋下的河道有黃行知名但不具有黃河之實,冬季的風著實冷冽,在清水河上游,對面便是白塔山。蘭州的秘境之一便是山背的窯洞遺跡,無奈此行的剩餘時間已不足以再次翻山越嶺。

船夫,光頭搭上單薄外套,他似乎不畏懼早晨的寒風,隨手一根大槳便帶著我出航。從羊皮上的黴斑不難看出已是年代久遠的產物。

二十元一碗的蘭州牛肉麵館,店內的精裝修坪數是外地蘭州拉麵館的五倍左右,大份量的西北特色僅努力吃完了一半。

至於味道如何,各自紛說。

絲路古道行,風沙不見影,千年過往事,涉一回便明。
------------------------------------------------------------------------------------



絲路旅拍:
Instagram:adventure_story2

可參閱: <台北少年大陸尋奇|荒原上的青海>、<台北少年大陸尋奇|雨崩探祕>
此篇文章於 2021-01-05 12:28 被 ms0528723 編輯。 原因: 文章內容校正
感謝 20
3091 次查看
klinton 的頭像
klinton klinto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2
舊 2021-01-04, 13:15
ms0528723文筆如行雲流水,
讀來宛若身臨其境,痛快!痛快。
感謝 2
ms0528723 的頭像
ms0528723
#3
舊 2021-01-04, 13:23
引用:
作者: klinton (原文章)
ms0528723文筆如行雲流水,
讀來宛若身臨其境,痛快!痛快。
謝謝稱讚,還要再努力💪
感謝 1
Alan5321
#4
舊 2021-04-01, 14:14
原來絲路這麼好玩
感謝 1
ms0528723 的頭像
ms0528723
#5
舊 2021-04-01, 14:17
引用:
作者: Alan5321 (原文章)
原來絲路這麼好玩
其實中國段的才走快一半而已,剛好碰上疫情沒敢過去新疆
感謝 1
Alan5321
#6
舊 2021-04-01, 14:19
引用:
作者: ms0528723 (原文章)
其實中國段的才走快一半而已,剛好碰上疫情沒敢過去新疆
中亞的以後也可以去走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