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台北少年大陸尋奇|雨崩探祕(附攻略)

51 27 4697
ms0528723 的頭像
ms0528723
#1
舊 2020-11-09, 21:49
引用:
中國祕密景點,是來自台北的少年搜尋的契機。徒不徒步的等到了再說,人少,深山處才是留心之地。同青海行,再次進入藏區。


01 香巴拉



困擾多年的鼻炎症在近海拔3500公尺的高原地方再次消失,環形強光在機場附近的白色高塔旁映出了其潔白且寂靜的巨集偉模樣。

這時的旅人並不算多,大概是十一長假過後的淡季,深夜裏孤寂的街道正好襯托我這獨行的旅者。

香巴拉是香格里拉藏語的音譯名稱,其意爲天國或是極樂園,在藏傳佛教中,香巴拉的信仰是一個重要的宗教核心,是藏傳佛教世界的政治指導。

地理上的香格里拉則分爲四川省甘孜州稻城縣亞丁鄉香格里拉「鎮」,與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

二地均屬藏區,且海拔皆超過3000公尺並以雪山、高原、牧場、草原、藏廟、高山湖泊爲做爲其地理特色。

大概要從喝下第一口酥油茶開始才算是此趟旅程的開端,還有一大塊藏式饅頭實在咽不下去。

往飛來寺的路段雖稱不上顛簸,但猶如台灣北宜公路般的九彎十八拐路線,再加上駕駛員的轉彎神技,實在無法讓人好好取景。

好吧,反正不是觀光巴士。

到了白馬雪山埡口後大約只剩五分之一的路程便到飛來寺,雖其名雪山,但不見其雪貌。

作爲一休息站我也不敢向其深處走遠且多做停留,無法自駕行的遺憾便在此處開始萌芽。


02 德欽飛來寺



德欽在藏語中意爲極樂太平,是距離雨崩村最近的縣級市,包括需要其翻山越嶺才能享受的教育、醫療等資源的中心地帶。

對於普遍旅者來說並不算一熱門觀光聖地,對於我來說則有些不同。

依山而建,或是說依坡道而建成的並排建築,生活在當地的人們每日必須不斷地爬坡與下坡,對於平原地區的我們來說是何等吃力的感受,在這則成了日常。

與其與景區的藏民同胞接觸,不如在這裏,少了商業化且多了些人文氣息。關於日間活動及飲食習慣等在此便能一覽無遺。

在汽車站些許的旅客換上了小巴前往飛來寺,恰好正午時分抵達。

或許是再次踏入高原地帶的興奮感,還是身體剛邁入所謂的適應階段,與車上綱結識的大叔便動身前往「飛來寺」。

爲何要特別強調飛來寺,因爲大概八成以上的旅者不會刻意參訪。因爲所謂的飛來寺在此地已是地區名稱並非單單隻一座寺廟的緣故。

而在飛來寺地區停留的目的全是爲瞭望一眼日出時分的所謂「日照金山」,在藏族傳統中做爲一神聖的山域,且恰逢藏曆中轉山節前夕也見不少來自拉薩的信徒前來。

關於飛來寺名稱的由來要追溯到其建寺時原定在現址兩公里以外的地方建寺,但在動工當晚上,柱樑等建材卻意外失蹤,住持便派人尋蹤。

找到現址時,發現柱樑已安好位置,且無大殿的後梁後柱,其認爲是神意,於是遵照當時擺放位置把寺建立於此,且因柱樑飛來自立,命其爲「飛來寺」。

引用:
藏傳佛教說:圍繞神山轉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圍繞神山轉十圈,可以免受輪迴之苦;圍繞神山轉百圈,今生可以成佛。

藏族人相信神山與人相同,都有不同的屬相,屬馬的岡仁波齊(阿里),與屬羊的卡瓦格博(梅里) 。每當遇到神山的本命年,就特別多的人去轉山,因爲神山的本命年轉山一圈,相當於其他年份的十三圈。


03 卡瓦格博


飛來寺的第一夜,日落的時間不算太早。以藏字爲首的藍牌車輛陸續並排於數座白塔外的坡道旁,身著五彩袈裟,手持念珠,那數張黝黑且看似佈滿歲月的臉龐依序向我迎面而來,向陽處,隨即轉向卡瓦格博山峰。僅僅對眼數秒卻還是印象深刻。

卡瓦格博爲梅里雪山的主峰,其轉山路線分爲內轉與外轉。內轉從西當徒步到雨崩,再前往神瀑,最後返回西當,約爲六十公里左右。

外轉路線爲順時針方向繞卡瓦格博一週,大約需要15天左右,對體力有極高的要求。外轉者主要是以虔誠的藏族人爲主。

晨時,同夸父一般逐日而行。破曉之際,金色光束穿透「雲裏霧裏」的綿延山羣,遠處梅里雪山羣頂上的雪域原如同白帽僧人佇立於對岸,僅二十分鐘時間便轉化爲金冠神祇般耀眼。

我倚靠在野地旁自立的觀景臺獨自望向山脈,與此處周圍乘風擺動的經幡貌似合爲一景,也許真的可將念想傳達過去。

出行前相約前一晚在客棧遇到的夥伴,是同爲追求某種純粹目的的旅人。

若細分來說可能有的爲了挑戰自我極限,有的則是想淨化在大城市中待久的煩躁氣息。

我們同行,但不問姓名。

04 泡麵王子



西當村相對於德欽縣更能親近藏民們的生活樣貌,更依賴自然,植物,動物。可見早期的驢馬運輸與塵土飛揚般的鄉間小路,同時也是朝聖徒步的路口處。

八公里,西當村到上雨崩的距離,大概也是朝聖之路最艱辛的一段。

雙手緊壓在登山杖上大口喘氣,過激的生理反應發生在出發後僅十餘分鐘左右的時間,爾後數分鐘便偶發一次。同行者僅爲一有多次徒步經驗的貴州小哥。

高反會產生何種反應?頭疼還是心悸?好像有了數月前青海自駕的經驗後便忘了如何因應。總之,我很清楚目前應該僅爲自身體能還在調適。

說實在的對於徒步初學者來說首次的高原登山根本無心甚至是無力來欣賞沿途風光,好在這一段景色確實爾爾。

大口呼吸,緩步前行,從泡麪王子手中接過犛牛奶後便才獲得些許喘息,山中的驛站的出現是在產生無數絕望念頭後莫名地能使旅者安心。

一個人,數只雞,再由無數泡麵空碗築成的木造小屋牆壁,小哥與山共生,我卻樂當隱居者的樂園。

或許是受近年已被開發的山間小徑影響,與他口述的當日有百餘人進入雨崩村入宿相比,我倆山道偶遇行人不過十人有餘。

早年僅能徒步前往的必經之處也不再如同此處由大量泡麵盒子堆疊成牆般想像中絡繹。

抵達雨崩,大約還有3公里的距離。

引用:
雨崩村分爲上下兩村,從西當線穿過南爭啞口便可見上村。冰湖被稱爲卡瓦格博的心臟, 融雪最終納入連線兩地的雨崩河。


05 冰湖



稍作打聽的應該都知道1991年發生的憾事,與前日的西當段不同,直至笑農大本營前,實際意義的登山行爲便在此展現。

一行六人出發抵達休息站後便剩下四人,冰湖下不遠處的一塊腹地是由當年中日最強登山組合曾駐紮過的地方,如今已明令禁止攀登卡瓦格博後僅作爲一休息站在此營業。

一碗淡然無味的高價炒飯是解放雙腳後對此地的唯一依戀,最後一里路對於衆人著實遙遠。原始森林、泥濘、樹根交錯的野道是冰湖前半段的寫照,亂石堆疊則是過了笑農後的唯一景象,山脈明明早已納入視野卻依然遙遠。

或許是長期缺乏規律的活動,雙膝其實早就無法繼續如此高強度的攀登動作。

來與崩的目的是什麼,被落下的時候,深夜獨處的時候問了好幾次自己,是想嘗試多久沒有觸碰自己極限,還是想學純樸的藏民樂於將世事淡然,那些無謂的鑽牛角尖還是心結,一世短短數十載何必糾結。

宛如一座開放式的半環繞劇院,背景是以梅里雪山向兩側綿延往低處逐漸成爲灰白或翠綠狀的山體,下方是無數瑪尼堆及神山融雪而成的翠綠深池。

藍天,雪山,冰川,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也不需要再有。

06 救援隊



午後七點,臨時湊建的小隊已在上雨崩某家飯店用晚餐。

小隊包含還在山裏的深圳老哥是其二年紀稍長的成員,其餘的成員包含與我在內的四位少年與提早下山的西安老哥。

餐後西安老哥便開始擔心起來,最後在大本營會面的時候已過四點。

深山與山外不同,一旦過了六點左右四周便漆黑一片,即使有手機附帶的手電筒也無用,那黑暗會吞噬一切。

由於當時只有我登陸了深圳老哥的號碼,將手機轉交給客棧主進行溝通協調後依舊無法得知或幫助老哥下山。

頑強的老哥依舊想靠自己走出大山,但深夜的大山除了黑暗更恐怖的是寒冷。

但所謂的互助需要「助」到何種程度?

直至夜間八點左右發來一條資訊,「背靠大山雪山大山,溪水的左邊二十米」。

無論我多次詢問任何其與救援隊的聯絡情況老哥依舊只關注這模糊的地理位置。

山裏的黑我是清楚的,與貴州小哥在雨崩外側拍星空的時候那銀河的耀眼與手機最強的手電光卻只能照出腳下草皮的無力感便可得知。

作爲一臨時隊友,嘗試做了多次人道救援,包含聯絡客棧主,嘗試報警等皆被老哥拒絕,西安老哥則嘴上說仁至義盡卻不斷喚我與另一老哥聯絡,好不容易清淨的心又開始煩躁。

「好冷、好渴、收到簡訊回覆一下給我點信心」,最後一次發來的訊息。

雖然沒有義務卻有人性,這是身爲人的本質。即便答非所問也需要依舊應付著,嘴上不說,可我們也害怕著。

「你是他的朋友嗎?」,一陌生男子說到。

無能爲力的心情直至救援隊電話打來才鬆一口氣,原來老哥已自行聯絡,剩下的只能看他自己。

銀河下的我與小哥還在研究星空延時技法,另一方面,老哥已獲救在大約十一點的時候。

引用:
雨崩,在藏文中譯爲經書,據傳是村外晚不遠處坐落著「石篆天書」而得名。待在雨崩多一天,心情也就多平靜一些。


07 神瀑


衆人大多是有目的性的前來,能以最少時間抵達最多徒步路徑爲其目標,這也就是爲何在此多續留一日的我必須在今早與他們道別的原因。

多的一日,與其說是緩解腳上疼痛,不如說是想繼續待在這極慢的世道中享受如此難得的寂靜。

扎西德勒,在藏語裏有祝福吉祥之意。

道一句吉祥也是開啓早晨的第一件事。其二,倒上一碗酥油茶,吃上一口青稞餅便後繼續踏上旅程。

從下雨崩出發到神瀑,約六公里的距離,也可能已修建石板路的原因,爬坡路段意外平緩許多,比起冰湖段約能省下近一半的時間。

受到上海零零後小妹邀請後便加入新一徒步隊伍。其十餘人形形色色,偶有閒談交流,但多數時間則獨自沈浸在山景。

神瀑之於冰湖而言對藏族同胞更具實際意義,尤其是在接近轉山節的這幾日向此地遽增的外地藏民與擺滿在朝聖路上燒香台的果物便可得知。

外地遊客與藏民服裝上便有極大的區別。

「遊客」通常按照所謂的「攻略」,是沿著神瀑旁瑪尼堆羣至瀑布支流順時針繞三圈而行,相傳有祈福之意。藏胞則手持轉經筒與佛珠持續地對著瀑布主流進行誦經朝拜動作。

可以解釋在「遊」與「信」二字之間對於造訪此地的人們心中分量不盡相同,也亦無對錯之分。理解,並尊重即可。

也因萬物生靈的說法在故鄉台灣也時有所聞,如同會爲山神、河神、石頭神等立廟燒香,因此對於此相似信仰我並不會產生過多的陌生或是神祕感。

臨別前在山腰的處旁亦堆疊了一座瑪尼向神山神瀑致意。

08 笙歌



雨崩最累的路段是什麼?不是冰湖,也不是神湖,是當回村後還需往返上下雨崩的煎熬。然而,當雙膝與心肺功能在不斷挑戰新的極限時其實都不會多想。

一個人的出行總是有很多意外驚喜,如同遇見上海零零後的小妹。

十年前的我是否如此,讀大三那年第一次自己踏上歐洲大陸,對於新事物的期待充滿新鮮感的心態,那是初衷,對於未知世界的熱愛。

一場飯局,一口熱酒,陌生人們爲另一女孩慶祝一生一次的三十歲生日,來自八方,甚至遠至對岸的我無違和的融入環境,或許這樣的熟悉與陌生感最適合人敞開心扉。

三十歲的我又在何方,這一夜後我僅堅信,我們雖然難以掌握未來,卻能把握當下。

明天過後衆人又將四散各方,有人問到,「不會感傷嗎?」,然而對我來說早已不知道經過多少次的別離,過往在海外遊學也好工作經歷也正好皆是如此。

其實人生就像這場徒步一樣,剛開始一個人來,最後一個人去。但路上總會有風景,不管好還是差能見到的都只有一次。

都市人的山中樂園,山城人藏民的家。

引用:
如果說一張照片代表的是永恆,一段延時是將永恆無限延續下去。順著雨崩河下游,依附著大峽谷下坡,是來自於自然的恩賜。


09 尼農大峽谷


「你也是今天要出尼農的嗎?」,一對中英夫妻便前來詢問。 徒步者們大多在上午9點的左右早已前往神瀑地帶,在客棧的小飯館在吃了最後一碗米線後便同行。

這大概是我覺得在雨崩村喫過最好喫的東西。

夫妻倆的蜜月旅行,在高原深山裏的徒步旅是還蠻符合西方世界的觀念。在這裏見到外國友人也不意外,因爲第一天在西當線徒步時便認識一位來自英國的英語老師。

「你怎麼會知道這裏?(雨崩), 我的意思是說中國這麼大,怎麼會來一個相對不便的深山老林。」,我對外國友人問道。

「我中國朋友說很有趣,讓我一定過來看下,不過住宿還真不好訂,很多不能接待外賓」,他回答道。

「嗯,我上次去青海的時候也深有同感」,我回答道,以台胞身份。

峽谷的路有幾段是偏險的貼壁小徑,所謂的「險」也不是險在路窄,而是險在「多處坍方」與碎石坡地,若發生在雨天或雪天著實讓人害怕。

昆明小哥算是今日與我同行最久的旅者,去年以來過一次的他似乎駕輕就熟,看那深褐色的面板就知道可能與抵達大峽谷前用幾步路就蹬完前段巨石步道的幾位老手差不多資深。

峽谷內的風景可以說壯觀,但因爲實在太廣,一般相機卻無法捕捉其原貌。一路的平面與下坡路段除了雙膝發疼的我以外,步行者們皆顯得怡然。

尼農的休息站只有一家叫祕境客棧的木造平房,往返路段的商品物價依然非常統一,再次與拼車司機聯絡後,大哥們也能提前驅車趕抵山下停車場。

回程的路段不外乎就是返回飛來寺、德欽或是香格里拉。

去往飛來寺的旅人通常是資深徒步者,他們將大行李放在客棧後再輕裝走入雨崩。我與昆明小哥在停車場等了許久也不見想拚車的旅伴,只好先去德欽再轉往香格里拉。

最後一次分道揚鑣,在抵達車站之後。

10 後記


凌晨三點鐘,揚州大哥結束了與我仨的深夜對談。今天是再次慶祝平生素不相識又偶然相識的誕生日。

兩位上海小姑娘與我相同,首次的徒步冒險,可能是同爲都市裏長大的孩子才能體會到的樂趣,四人總把人生哲理不斷深入再深入。就算最後沒有標準答案,但思辯與理解過程確實快活。

酒吧內老闆不時的發出奇異聲響,或許是無意,但聽起來猶如再催促著我們趕緊回去睡覺的時鐘一樣鬧騰。

一間宣揚藏文化的書店是在此迷城裏意外發現的驚喜,店外大佛寺的金光閃耀貌已隨著深夜悄然消逝。

雲端上的青旅,寂靜的獨克宗。

有朝一日。

--------------------------------------------------------------------------《雨崩攻略》






雨崩旅拍:

Instagram:adventure_story2
此篇文章於 2021-03-30 14:07 被 ms0528723 編輯。 原因: 刪除錯誤圖片
感謝 25
4697 次查看
klinton 的頭像
klinton klinto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2
舊 2020-11-11, 21:08
飛來寺.曾在那邊住了2個晚上.只為了一睹日照金山.
如願看到.
至今非常懷念.
感謝 1
ms0528723 的頭像
ms0528723
#3
舊 2020-11-12, 00:24
引用:
作者: klinton (原文章)
飛來寺.曾在那邊住了2個晚上.只為了一睹日照金山.
如願看到.
至今非常懷念.
可能我運氣比較好,第一個清晨就見到了,行程也順利進行。
8964
#4
舊 2020-11-12, 02:22
感謝樓主分享
引用:
作者: ms0528723 (原文章)
可能我運氣比較好,第一個清晨就見到了,行程也順利進行。
我也是
感謝 1
ms0528723 的頭像
ms0528723
#5
舊 2020-11-12, 08:12
引用:
作者: 8964 (原文章)
感謝樓主分享

我也是
同樂!😀😀
小鄧 的頭像
小鄧 小鄧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6
舊 2020-11-12, 14:26
我的第3次雨崩目標 我要去 膜拜 神佛!在....神湖
原本今秋要去的 只能期待 機緣了!

感謝你的分享
照片是:2014.8月去的
感謝 1
ms0528723 的頭像
ms0528723
#7
舊 2020-11-12, 14:29
引用:
作者: 小鄧 (原文章)
我的第3次雨崩目標 我要去 膜拜 神佛!在....神湖
原本今秋要去的 只能期待 機緣了!

感謝你的分享
照片是:2014.8月去的
附件 3203679
神湖現在的路線已經很清楚了喔,明年應該能去的
感謝 1
小鄧 的頭像
小鄧 小鄧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8
舊 2020-11-12, 14:50
引用:
作者: ms0528723 (原文章)
神湖現在的路線已經很清楚了喔,明年應該能去的
大感謝樓主 帶來的最新消息!
我 期待著👍👍
感謝 1
klinton 的頭像
klinton klinto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9
舊 2020-11-12, 15:56
雖然,疫情當前,
雖然,關係不再,
雖然,我已老了,
但是!一有機會,我還是會去!!!
坐車啦!😎
感謝 1
ms0528723 的頭像
ms0528723
#10
舊 2020-11-12, 16:10
引用:
作者: klinton (原文章)
雖然,疫情當前,
雖然,關係不再,
雖然,我已老了,
但是!一有機會,我還是會去!!!
坐車啦!😎
加油!!!
楊偉 的頭像
楊偉 楊偉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1
舊 2020-11-14, 17:55
春夏秋冬各走一趟雨崩, 各有不同的韻味.
感謝 1
ms0528723 的頭像
ms0528723
#12
舊 2020-11-14, 19:33
引用:
作者: 楊偉 (原文章)
春夏秋冬各走一趟雨崩, 各有不同的韻味.
是的,但冬天有點害怕😂
高個兒 的頭像
高個兒
#13
舊 2021-03-28, 09:54
16年前⋯我的15天蜜月旅行就是這條路線
從成都達夜車到大理,一路涑河、麗江
德欽香格里拉、飛來寺、雨崩村、明永冰川
這趟旅行是老公的第一次自助旅行
我一手規劃包辦,他走得哇哇叫
從此愛上自助旅行~
我們騎馬上點蒼山,
徒步兩天一夜虎跳峽,峽谷完全沒有圍欄
丹霞山、三天兩夜雨崩村(走到不要不要的)
在那沒有網路、資訊尚未透明的年代
根本沒有上面👆那些精美的路線圖和說明牌
也一樣完成了我們的夢想(我的😂)
希望疫情早日控制住,再來一趟壯遊!
感謝 1
ms0528723 的頭像
ms0528723
#14
舊 2021-03-29, 11:18
引用:
作者: 高個兒 (原文章)
16年前⋯我的15天蜜月旅行就是這條路線
從成都達夜車到大理,一路涑河、麗江
德欽香格里拉、飛來寺、雨崩村、明永冰川
這趟旅行是老公的第一次自助旅行
我一手規劃包辦,他走得哇哇叫
從此愛上自助旅行~
我們騎馬上點蒼山,
徒步兩天一夜虎跳峽,峽谷完全沒有圍欄
丹霞山、三天兩夜雨崩村(走到不要不要的)
在那沒有網路、資訊尚未透明的年代
根本沒有上面👆那些精美的路線圖和說明牌
也一樣完成了我們的夢想(我的😂)
希望疫情早日控制住,再來一趟壯遊!
太厲害,現在的雨崩已經要偏向商業化了,而且都開始在修水泥路。
小鄧 的頭像
小鄧 小鄧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5
舊 2021-03-29, 12:57
引用:
作者: 高個兒 (原文章)
16年前⋯我的15天蜜月旅行就是這條路線
從成都達夜車到大理,一路涑河、麗江
德欽香格里拉、飛來寺、雨崩村、明永冰川
這趟旅行是老公的第一次自助旅行
我一手規劃包辦,他走得哇哇叫
從此愛上自助旅行~
我們騎馬上點蒼山,
徒步兩天一夜虎跳峽,峽谷完全沒有圍欄
丹霞山、三天兩夜雨崩村(走到不要不要的)
在那沒有網路、資訊尚未透明的年代
根本沒有上面👆那些精美的路線圖和說明牌
也一樣完成了我們的夢想(我的😂)
希望疫情早日控制住,再來一趟壯遊!
你我蜜月所選擇的 居然有大部分地點是 重疊耶! 好巧阿 (我也是16年前)
我們從成都進 稻城亞丁(當時還睡帳篷在 絡絨牛場).再抵香格里拉(當時稱 中甸).再前往飛來寺 本預計進去 雨崩 但當時一直在下雨 所以取消計畫又回去 麗江閒晃.再轉進去 瀘沽湖慢活

我都自稱 這是一趟 蜜月苦旅 但非常 值!!😎😎
感謝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