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趕著驢車去喀什(Part1)

140 78 64077
CKQQ
#1
舊 2012-02-08, 18:33
小弟有幸得到出版的機會,預計在六月出版。
所以特意開設一個Facebook專頁,
可以用作發怖有關這個故事的最新消息。
https://www.facebook.com/DonkeyCartPierre

新疆印象

第一次到新疆是在三年前,為了參加一個回族朋友的婚禮,從成都坐火車出發,兩千多公里的路途,五十多小時的車程,我就坐在走廊上的小凳子上,傍著窗前,發呆地看著無邊無垠的戈壁灘,感覺自己像一陣風一樣,置身其外,連那淡黃色的沙土都未曾捉摸到手,就抵達烏魯木齊,那被蒙古人稱為“優美牧場”,現今一片喧鬧的繁華城市。在參加朋友的婚禮前,在朋友安排下,盛情難卻,讓我人生首次參加旅行團,沒頭沒腦的跟著領隊的小旗幟,這樣走馬看花看過吐魯蕃的一些景點,回去後我可不敢跟別人説我到過新疆...

去年一月,我又一次到新疆,這次是因為在坐巴基斯坦的夜間火車時被人迷暈,搶去身上財物,逼不得已地要在前往伊朗的路上折返中國,就這樣狼狽地拿著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發出的旅行檔,在飛機上看到白茫茫的山脈,那到底是天山還是崑侖山山脈?我到現在還沒搞清楚,我知道我抵抗不了北疆寒冷的天氣,所以老早就訂了翌日的機票,飛回氣候較溫和的內地去。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602391

我總是以一個過客的身份到新疆,除了在朋友婚禮那天的記憶之外,我努力地回想,也想不起我在新疆得到些什麼。但這回到新疆,是我在旅途上,嫌倦了其他旅行方式的情況下,隨心地想到要去新疆,這次應該才算是真正入疆吧!




這是一個香港青年與一頭小黑驢一起旅行遊歷的故事。

旅行路線:


好開始

來到南疆大城庫爾勒,住上這裡唯一的青年旅館,把大包放好之後,我走到前臺,第一句就問大姐:「在庫爾勒有賣毛驢嗎?」大姐一臉疑惑,可能她以為自己聽錯,便問:「什麼?毛驢?」我點頭示意,再説自己想拉著一頭毛驢去旅行,大姐聽到之後幾乎笑翻了,但仍告訴我,她會問一下老闆,他剛好開車送客人去庫車遊玩,要過兩天才回來。

我漫無目的,就跟一個自駕遊旅客,坐便車去看博斯騰湖,站在金黃色的沙灘上,腳底下踩著柔柔細沙,沙子比起香港的什麼咖啡灣黃金海岸細綿得多,水也是澄澈得多,看著其他遊人在沙灘上遛狗,你追我逐,脫光上身躺著曬太陽,我在問自己,這是時空轉移嗎?在乾旱的新疆怎麼可能會有陽光與海灘?真沒想到新疆可以給我空間轉移的感覺。



回到旅館,大姐在我面前打電話給老闆,説有個香港人來這裡要買一隻驢旅行,我從大姐手中接來話筒,他姓李,我都叫他李老闆,我本以為他一定會説很多想要勸阻我的説話,比如説驢走得慢,新疆這麼大,這樣走不動的,又或説你照顧不了一隻驢,牠餓死渴死了怎麼辦之類等等讓人泄氣的話,但他竟然很興奮的問我,「你是怎麼想到這樣旅行的?」,「那來的創意啊?」最重要的是我們約好了在星期日,一星期一次的巴扎日(巴扎意謂集市),他會叫上一位養過驢的親戚一同前行,在畜牧市場選購一隻好驢。

與驢結緣
記得那天是8月21日,這天很重要,因為我即將要買(其實我很討厭這樣説,誰人會説自己買一個朋友,朋友那能買回來)一隻毛驢,一起並肩去旅行。

李老闆開車,把我和其他想一起湊熱鬧的旅館客人載上,前往畜牧市場,市場的門口擠滿著維吾爾族人,他們手里都拿著一個小鐵籠,內里困著一隻小鴿子,是賣鴿子的,而有一小部分小販,不用鐵籠,把鴿子塞在手袖里,只見鴿頭突出來四處張望,特別好玩。起初聽説維吾爾人不吃鴿子,後來在維吾爾餐廳里看到餐牌有炸鴿子一菜式(大慨跟廣東人的燒乳鴿是一樣的吧?),就知道他們不只是買來當信鴿和觀賞鴿。

穿過熙來攘往的人群,走到畜牧市場之內,這裡賣牛的會在一圈,賣羊的又在一圈,換言之賣驢的也自然在一塊兒,現場大約只有十多頭驢讓賣,其中已經有不下十隻給同一個人買下,牠們都被栓在一起,買家是一個漢族女人,肯定是他媽的開驢肉店,每個星期都來買驢去宰,我早聽説過維族人不吃驢肉,那時候雖然我還沒買到驢,但早已經心里發誓,一定不會把自己的驢交到漢人手里!毛驢都給買光了,只剩下瘦小的一頭,和一對母子讓我挑,這可以説是沒的挑吧...在萬念俱灰之際,一個維族老鄉邀請我們去他家選驢,也總算給我一點希望。





老鄉家前放養著三隻毛驢,馬路旁的空地上堆放了一些垃圾,驟眼看去像一個小型垃圾場,牠們就在垃圾堆里找吃的,説實話那刻我頓時無語兼失望,我老遠走來只看到三隻瘦驢...李老闆的親戚走去看其中一隻毛驢,用手擠一下驢的下巴,毛驢就張嘴了,他看一看牙齒,就知道毛驢是四歲,接著又走遠一點觀察毛驢,輕微地點著頭好像挺滿意的樣子,然後對我們説,「這只毛驢四支有力,表現精神活潑,就是瘦了一點,也可以了啊。」既然專家都説行,我就去問價錢,開始賣家開價兩千五,經過一番努力講價後,兩千元成交,就這樣我拉著我的新同伴,有點不知所措...

第一次釘掌
從賣家手上接上韁繩,就表示這頭驢的起居飲食也交托我負責,拉著毛驢的我顯得有點不知所措,試問像我這樣出生在大城市的人,有幾個曾見過驢?我從沒有養過比貓大的動物,甚至連大一點的狗都會讓我生厭,沒想到我現在卻在養一頭身型比我大的毛驢,幸好牠還算聽話,只要我拉著牠走,牠一定會緊隨我屁股之後。


廬山真面目

賣家的住處距離李老闆親戚的家沒很遠,要將毛驢拉過去,寄養兩日,好讓我學習毛驢的習性和跟牠培養感情,好歹也要讓牠知道自己已經被轉讓,而我就是牠的新主人吧。但拉牠過去之前,要先替牠釘掌,即是像馬一樣釘上蹄鐵,沒多遠就有一家人做這門生意,以前的街道都是土路,現在的路都是讓汽車走的,全鋪上柏油,而釘掌就像人穿的鞋子一樣,用於保護毛驢的四蹄,於是我的毛驢就被綑綁在鐵架子上吊起來,釘上牠一生中第一副蹄鐵。




釘掌師傅首先要替驢清查乾淨四蹄


量度一下要用多大號的鐵掌


尺寸適合就可以打釘固定鐵掌

古老的交通工具

一開始想到與驢同行的時候,構思毛驢馱載我的行李,而我拉著牠行走旅行,但其實有速度和效率的做法,就是拉驢車,早在漢代,已經有商賈以驢作運輸工具,來往古絲綢之路,現在更何況可以裝上四條輪胎,我喜歡這樣原始的旅行方式,幻想自己就是古時商旅的其中一員,翻過群山,穿過戈壁灘,光是想像已經讓自己血脈沸騰。

剛好李老闆親戚家有一台老驢車,有十年曆史,有別於其他維族驢車,那是鐵架子的,而維族人一般都用木頭車,因為他家現在已經引入拖拉機,早已經不用驢拉車了,現在家里唯一的驢是用於犁田而已,他説:「以前小時候家里要運蔬菜到城里去賣,都是用驢車運輸,每趟都可以拉五百公斤,把菜往驢車上擺好,坐在車上驢就會跑,菜賣光之後,一樣坐在驢車上,驢就會自己記得路回家,有時候在驢車上睡著,一覺醒來就見到自家大門了。」他一臉回味就在跟我講,這就是拖拉機和毛驢車之間的區別,不是在速度和效率上的分別,而是在感情上,打死我都不會相信,如果要他回憶用拖拉機運菜時的情形,臉上會流露同樣的真摯感情。


李老闆的親戚陪我第一次在他家附近試行

於是我把舊驢車買下來,還花時間去裝扮一下,刷上新漆,在四角焊接鋼枝,打算做一個防曬篷。


在翻新的驢車


我的小驢

起名:Pierre

話説有一天,旅館來了一對中法情侶,他們有興趣去探望我的毛驢,那法國人一見我的毛驢,劈頭第一句就問毛驢叫什麼名字,我看著他紅腮綠眼的樣子,不加思索地説出一個法文名,亦是我大腦里僅有的法語,我只會Bonjour和Pierre,總不能叫牠Bonjour吧,所以我的毛驢從此有了一個洋氣的名字,「牠」亦變成了「他」,他是我的同伴。

在翻新驢車的時候,發覺Pierre好像有點問題,不吃不喝坐在地上,聽説驢跟馬一樣,身體狀況好的話不會盤坐,牠們就算在晚上睡覺時也是站起來的,有時會見他的頭會擱在地上,雙眼快要合上,好像不會再張開似的,這樣的狀況維持了接近一個下午,糟了!是不是那賣家把一隻病驢賣給我呢?


垂頭喪氣


左面的那位老鄉(在新疆,各族都會稱異族人叫老鄉,維人稱漢人也一樣)家里也有養驢,畢竟Pierre也是維族人的驢,跟漢人養的不一樣,所以我向他討教怎麼去養好一隻毛驢,他帶我去買了十公斤苞谷(曬乾了的玉米粒)和乾草,教我把兩種飼料混起來,讓Pierre吃。

我心里浮現了這個最差的想法,所以我立刻打電話找獸醫,在我抱著Pierre的頭在擔心憂的時候,一個維族婦人手抱嬰兒走過來,那嬰兒頭頂戴上一頂小白帽,用毛線編成,應該是婦女自己手工編成的,她拿了一些苞谷(曬乾了的玉米粒),放進小白帽里,讓Pierre吃,沒想到Pierre果然張口吃,接著婦女把那頂沾了Pierre唾液的小白帽當成毛巾一樣,往嬰兒的頭上刷,Pierre也站起來了,走去我一早為他準備好的飼料盆前,大口大口的吃...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我到現在也搞不清楚,這是維族人其中一個傳統嗎?後來李老闆的親戚告訴我,Pierre應該是吃了別人喂的綠豆粥,肚子不舒服而已,那時候我在想,我在城里連Pierre的飲食都沒有照顧好,之後在荒郊野外該怎麼辦?怎麼辦!


恢復生氣

開始旅程

出發當天是8月23號,早上去超市選購柴米油鹽等日常生活用品,之後李老闆帶我去買修車和補胎工具,這樣就足夠耗時到下午,接著再把我送到他在郊外的親戚家迎接Pierre,準備開始旅程。

我的隨身物品都在旅館,所以我必須先駕驢車進城,收拾好行裝上車,才可以離開庫爾勒。在城里駕驢車是一件尷尬事,首先路人投來的目光就已經很奇怪,特別是在等紅綠燈的時候,所有過路行人的焦點都會集中在我們身上,總不能橫衝直撞,驢車也是車,當然也要遵守交通規則。遇到街道保潔人員時就更尷尬,一方面是有法規定驢車不能進城,自己理虧在先自然尷尬,另一方面是我能控制車,但不能控制Pierre在什麼時候大小二便,我在進城後心里就不斷祈禱,懇請Pierre不要在城里拉屎拉尿,弄臟街道破壞市容的話我會十分不好意思的...


大紅色的防曬篷使驢車變成新婚用的花車一樣,我承認買布時我沒有要求樣式,只要求防水和防曬。

收好行李后,跟老闆和其他客人合影后,我們便要出發,我計劃先到烏魯木齊探望朋友,然後折返巴音布魯克大草原,南下庫車,再朝西往喀什前進。但事實又一次證明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坐在驢車上

新疆三寶

出發前曾聽幾家有養過驢的人説,我的驢以前一天可以走五十公里,根本沒問題!又有人説走九十公里都能行,更有甚者會説自己的驢一天走一百五十公里...第一日旅程大約在下午四時多左右出發,走到九點左右結束,你知道我們走了多少公里嗎?只有約莫十五公里左右...跟普通人的腳程差不多,甚至更慢。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Pierre會走得那麼慢呢?因為載得過重?Pierre太瘦太弱?或是我還沒學會趕驢?應該不會是過重的原因,我記得李老闆的親戚説過,驢車上放五百公斤的蔬菜毛驢也拉得動,我個人體重加上所有行李肯定不會超過兩百公斤,所以我只好把這問題歸咎於Pierre太瘦和我不懂趕驢技巧吧。


Pierre愛吃的長青草,在水源充足的地方多數都會找到,我大多會停上一兩個小時讓Pierre好好吃草飲水休息。

新疆有三寶,一是蚊子,二是變化莫測的天氣,三是強風。記得那天我在戈壁灘上紮營(其實我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戈壁灘上紮營),半夜睡覺的時候風吹得把帳篷的其中一面壓下來,幸好帳篷品質好,支架沒有被吹斷,早上起來時風繼續吹,不忍遠離,收帳篷時狼狽不堪,帳篷的外層被吹飛了,幸好被一株沙棘卡住了,而我那時好像看到Pierre在偷笑,似在恥笑我手腳笨拙。

出發後,依然吹著強風,而且越吹越烈,Pierre的腳步有點不穩,我頭頂上的防曬篷被吹得呼呼作響,驢車都快要往外飛了!我控制不住Pierre,他快要走到路中間去,這時路上開來一輛大貨車,幸好車速不快,來得及煞車,不然我們都會被撞飛,防曬篷都已經給吹爛了,我索性把防曬篷除掉,留下四條鋼支在強風下繼續挺立,驢車看上來更可笑,但可能是因為防曬篷擋風的關係,除掉之後Pierre可以繼續靠在路邊走直線,緩緩地爬坡(從庫爾勒出發後基本上是爬坡,到烏魯木齊的話要翻過海拔四千多米勝利達板和天山一號冰川)。


我拍了大量差不多構圖的照片,只是背景不一樣而已,這次可以看到我的腿。

惡蚊肆虐

前文提過新疆三寶之一包括蚊子,有司機説他曾見過蚊子鋪天蓋地在飛,像一片污雲一樣,我想起來就覺得恐怖,起雞皮疙瘩。新疆的山間小溪里蚊子肆虐,有一天Pierre被叮得滿肚子都是血,蚊子連他的大雞雞也不放過,潑水也趕不走…幸好翌日遇上一農家贈藥,專治牲畜傷口潰瘍,亦有驅蟲作用,果然往肚子抹藥後,來開餐的蚊子少了很多,但反而轉到我身邊亂飛…


蚊子多得讓我覺得噁心

在驢車上的物品除了必要的露營裝備之外,鍋碗瓢盤什麼都有,還有一些食物,包括維族人的主食-饟餅,饟餅曬乾之後,不再受潮的話可以擺放好久都不發黴,而且方便又飽肚,泡在方便麵湯里口味更佳,只要在鄉下見到有賣饟餅的話,一定會多買兩個,以備不時之需。


驢車一覽


在中午休息時間沒事做的話一定要曬餅防潮

住宿停車

在路上有些人會出於好奇,問我要到那裏去,聽到我要去烏魯木齊之後,他們的表情會由好奇轉為驚奇,因為當地人都知道,即使在九月初,高達四千多米的勝利達板已經開始下雪,路況差而且斜度驚人,一天之內翻不過達板的話Pierre鐵定會凍死,再三思量過後,決定不到烏魯木齊,直接去巴音布魯克大草原,再到庫車,然後去喀什。雖然我真的很想先去烏市探朋友,但始終要將Pierre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二(第一當然是我自己,我是貪生怕死之徒),如果他因為我要堅持旅行而死,我會因此後悔一生。


爬升得越高,氣溫越冷,出發前幾日都穿短袖衣物,那時已經要穿上三件衣服,戴起圍巾,風一直不遺餘力地打在臉上,感覺臉皮快要龜裂。


蒙古女人的英姿,果然是生在馬背上的民族。我一開始也是考慮騎馬旅行,但馬對水草的品質要求較高,不如新疆驢粗生粗養,繼續看故事發展,以後各位就知道新疆驢到底可以有幾刻苦耐勞。

走了一個星期,才到達距離庫爾勒約一百五十公里的巴倫臺鎮,我想在這裡找個小旅館休息兩天,不只是讓Pierre休息,我自己也快要累壞,畢竟連續一星期露宿戈壁灘的過程實在不太好受,午夜夢回,總會拉開帳篷幕門,拿起手電筒照照Pierre,怕牠會走掉,有時又怕他肚子餓,我會去加些飼料喂他,一晚醒來好幾次,沒有一天睡得熟。我想要説服旅館多收留一隻毛驢應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沒想到我找到第一家旅館時,老闆娘就輕易答應,她説她從來沒見過趕驢車旅行的人,把Pierre綁在樹下,她會安排一間可以觀察到Pierre的房間給我住,我亦順理成章把驢車停在旅館門前,與其他吉普車和貨車停在一起,沒想到我第一次停車住宿,停的卻是驢車。


哈薩克馬,好有霸氣


啊...對不起Pierre,我不應該把你的照片放在那匹馬的附近

進入大草原

走出巴倫臺鎮後,越往前走,海拔越高,身後的戈壁景色便離我越遠,取之而來的是令人心曠神儀的大草原,但因為時至初秋,蒙古人的草場有如麥芒初黃,但依舊可以見到一群群壯馬在草場里放養,這裡沒有人會養毛驢,只有羊、馬和牛,每次遇到其他牧畜,牠們的雙眼都會盯著Pierre,可能牠們都沒見過毛驢,感覺Pierre像怪物,不過相比起這裡的哈薩克高頭大馬,Pierre顯得相形見拙。


所有羊都在看Pierre,雙眼呆呆的,看起來特別傻。


蒙古人的草原

進入草原範圍之後,可以稍為放心Pierre的飲食,因為對於Pierre來説,道路兩旁都是吃的,在草場里也都很容易找到水源,但我覺得,Pierre這一段走得特別辛苦,不只是因為路途崎嶇遙遠,而且是誘惑太大,當風吹草動時,小草像在對Pierre招手一樣在説:「快來吃我吧!」幸好Pierre仍然很專業,沒哼一聲繼續默默地低頭往前走。


栓好Pierre,在他附近紮營


那天的黃昏特別美

Pierre! You are my hero!

去巴音布魯克的路必須翻過一個達板,海拔沒很高,大約可能只有兩千多米吧,但驢拉車可不像我們開車踏油門,踏一下車子就像風一樣飛去,Pierre可是一步一步地,單純地靠著自己的拉力,拉動鐵皮車,很多時候我看到坡度太斜,我會下車拉著Pierre走,減輕Pierre的負擔,走完這個坡,看到Pierre一對似乎懂人性的雙眼,我就捨不得再坐上驢車,一走就陪著他走一個下午,直到找到紮營點過夜為止。

Pierre憑著他的耐力和不屈不撓的精神登上了海拔兩千多米的達板,我們都振奮不已!但同時被告知前面還有一個雪山要翻,我們頓時無語(當時我很沮喪,但幸好後來可以走便道,用不著翻雪山)…相信如果Pierre能會開口説話,一定會大罵髒話…


達板的路牌-察漢努爾


Pierre與驢車

寄宿蒙古包

翻過達板之後,Pierre明顯變得力有不逮,中午休息時間放他去吃草,他竟然坐下來,要我用一根紅蘿蔔引誘他才願意再起來吃草,對馬或驢來説坐下休息都代表他們已經累壞了…坦白説,我很焦急,很想早點趕路到巴音布魯克大草原呆上幾天,讓我們都好好休息。

一路上每隔十多公里都會看到蒙古包,其實我心里已經盤算好,我知道住在大草原的人心胸一定廣闊,不會介意多收留一個小夥子和一頭小毛驢。幸好在日落前走到一個蒙古人的家,受他們邀請,我可以住進他們有火爐的房子里,晚上不會再冷得睡不著,而Pierre也可以吃牧場里的草。那天晚上吃過熱米飯,我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天沒吃上過有菜有肉的一頓飯,而我在火爐供暖的庇蔭之下睡得特別香甜,不用杯弓蛇影般擔心帳篷外讓我心悸的怪聲,多美好的一個晚上...


蒙古大爺幫我做饟,在我在路上有得吃


跟蒙古大爺一起睡通鋪

一覺醒來,由昨天陰雨多雲變成湛藍的晴天,從小房子走出來便眺望到遠方的雪山,第一眼看到他們家雪白的狗讓我誤以為牠是一頭羊,牠看到我這個陌生人,非但沒有亂吠,眼神還流出一絲善意,有人説住在高山草原上的人心胸特別廣闊,遊牧的藏人和蒙古人便是表表者,城市人真該去向他們好好學習…日落前跟蒙古大爺一起去撿牛糞,我跟他每人都拿著一大袋牛糞回家,沒想到牛糞竟然會有那麼重,起碼三十公斤啊,比我之前背的大包還重,非得要托到肩上才感覺好拿上一點,晚上要睡得溫暖安逸就全靠牛糞了…


Pierre在滿足地吃草


別家的小孩,我旅行時帶上小型相片印表機,本想送小孩一張照片但該死的剛巧沒電...

狼來了?

離開蒙古大爺的家之後,雖然Pierre得到充分休息,加上吃足一整天牧草,感覺他的體力已經恢復過來,但Pierre依然照舊用每小時不到四公里的速度,往號稱「太陽升起的地方」巴音布魯克大草原行進,在這個時候我們大約距離巴音布魯克鎮約一百五十公里,我估計一個星期之內便能到達前方目的地。

最近這幾天的天氣實在怡人,一路上雲淡風輕,我終於可以放鬆一下,不用坐在驢車上對抗迎面而來的強風,在日落黃昏的草原上,我撩動著Pierre脖子上的鬃毛,心里在想著昨天蒙古大爺對我説的話,那時候他説:「草原上有很多狼!最喜歡吃毛驢子。」他還繪形繪聲,扮狼張牙舞爪的樣子,剛巧Pierre在此時鳴叫了一聲,你是對那蒙古大爺説的話表示贊同嗎?「你看!狼聽見了肯定會來吃你的毛驢子。」大爺又接上一句。

每晚大約淩晨三點左右,我都會不情願地醒來,為Pierre準備一份用紅蘿蔔、苞谷和乾草混合而成的飼料,夜幕低垂,這時頭上總會有幾顆星星在點綴夜空,透過皎潔的月光,無需要用上手電筒,我也可以清楚地看到Pierre的輪廓,這傢夥似乎吃得很盡興,但我仍然忍不住要問他,「喂!Pierre!你一隻小毛驢獨自站在漆黑之中,你不會怕嗎?」他用鼻子輕推我的大腿,還磨蹭了幾下,看他黑得清澈亮麗的雙眼,好像口里有説不出的話,到底你在想什麼,我真的摸不清,有時我覺得Pierre的心中所想有時比少女心事還難猜透。


「Pierre!不用怕,有我在!」

但從這一天開始,我幾乎沒有一個晚上能睡得好,以前認為,野生動物並不可怕,在黑夜里,好像人還比狼危險,而且我和Pierre沒有走進深山里去,野狼總不會跑到公路邊找吃的吧?蒙古大爺的話還是一直在我耳邊打轉。

我帶上了一把小刀,另外在路上找來兩支木棍,每晚在天黑之前,都會將小刀綁在木棍的前端,當成矛,還準備好一瓶汽油,隨昤可以澆在另一根木棍上,燃點成火把,所有器具都放在帳篷門外,演習過幾次,加快應變的速度,如果真的有狼來犯,我會衝出去,用我的生命誓死保護Pierre,我説過我要好好保護你,Pierre,你記得嗎?

但另一個問題是,狼有名在於狡猾、奸詐,可以無聲無色地埋伏在帳篷附近,甚至將Pierre吃掉了,把骨頭啃乾淨,拍拍屁股回到山里去之後,我依然在睡夢里,直到早上起來,拉開帳篷門看到一堆白骨在草地上,我才知道Pierre已經成為狼的腹中美食。對!我絕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在Pierre身上,於是我每晚睡覺時,在迷糊之間,只要聽到怪聲,本能反應會驅使我拿起帎邊手電筒,讓我偷偷觀察Pierre的狀況,有時心里明明知道是杯弓蛇影,也要循黑夜里,看到Pierre發光的,如乒乓球大小的眼珠滾動著,才會真正安心。

「Pierre!真的不用怕,有我在!」

直指巴音布魯克

在跟蒙古大爺告別時,他凝視著Pierre,眉頭深鎖,搖了一下頭,説Pierre太瘦了,説不定在到巴音布魯克之前就會凍死。跟他告別之後,我很擔心他説的話會成真,但畢竟已經走到這個地步,不上不下,總不能現在返回庫爾勒吧,只好硬著頭皮走下去。


Pierre的前肩因為長時間拉車摩擦而擦傷,一直痊癒不了,而且傷口越來越大,到大草原後我會讓他好好休息…在路上看到一片綠油油的草原,流水淙淙,背靠一排雪山,我與Pierre眼神交接,大家心里想的都是一樣,就是好好在這裡小休一下 吃過午餐後繼續上路…

之前有人説去巴音布魯克的路上要再翻一個雪山,但當地人給我説還有一條近道可以走,少走三四十公里,但是因為正在修路,所以路況極差,不用翻山又可以少走路,可有不走便道之理?但可是這條路是非一般的爛,全長大約70公里,開車也要走五個多小時,我是趕驢車的就花了三天才到目的地...在路上遇到有包車的遊客,她們好奇得把我攔下來,我們聊了一陣子,她們又拍了一些照,就揚長而去了,過了兩天,我們又遇見了,我依然在路上顛簸,但她們已經到巴音布魯克玩了一圈,現在又開車返回烏魯木齊,準備回家去,她們很有我心,知道我們會再在路上遇見,特別為我這只有一面之緣的朋友準備一個西瓜和饟餅,讓我感動。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602391


外面在修路,所有車只好走便道,圖片最下方的那一條路,路上不時有特大的水窪。


巴音布魯克草原實在太美


路上朋友實拍我離去時的背影。記得那天晚上找到一個絕佳的紮營點,旁著流水,綠草如茵,頭頂著明亮月光,晚上吃著路上有緣人贈送的饟餅和自己煮的白菜,而Pierre亦滿足地吃著青草,這就是在路上簡單的幸福…

駿馬的天堂

幾經辛苦翻山涉水,不知渡過了多少個寒霜夜晚,終於到達目的地…那裏只是一個小鎮,由路兩旁的旅館和餐廳所組成,我牽著Pierre走到一家旅館前,老闆娘見我是駕驢車旅行住店,感覺很新鮮,她説她見盡以不同方式旅行的人,有自駕的、騎自行車的,甚至徒步的都有,就是沒見過趕驢的。她很熱情的款待我,給我打個折,又讓我用她家店的洗衣機,我的衣服都臟兮兮的,不知道沾上了多少個地方的塵土。


大草原上的日落


美景

我在鎮上閒著,對天鵝湖沒興趣,也不想去看九曲十八彎,只想像牧羊人一樣,看看Pierre悠悠地吃草。有時我會想,如果Pierre真的是土生土長的庫爾勒毛驢,也許應該沒吃上過草原上的青草,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是在空地上吃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們説他會感激我帶他到大草原,還是恨我勞役他呢?我們要在鎮上過中秋節,我不奢望每年都人驢兩團圓,只祈望明年的這個時間,同分同秒,我和Pierre可以繼續看到此刻頭頂上明亮的月光,我一定會好好保護Pierre!


中秋圓月


我每天都會拉Pierre到河邊吃草,當地人管這裡的草叫酥油草,他們説把Pierre放在這裡一個月之後,肯定吃得肥肥胖胖。


小孩子們很喜歡Pierre,興奮得還跳上Pierre身上想騎驢,但Pierre還是神色自若在吃草,你看他嘴里還叼著根草就知道。

在鎮上聽説喂甜菜渣可以讓動物長胖,我幾經辛苦找到一家賣甜菜渣的小店,那家破店竟然賣了發黴的渣渣給我Pierre,吃得他一直反胃嘔吐(我還説要保護Pierre),馬上要帶他去獸醫站打點滴,幸好過兩天就痊癒了,把我嚇慘了…
上傳的縮圖
 

此篇文章於 2012-04-01 03:26 被 CKQQ 編輯。
感謝 132
64077 次查看
lichee37 的頭像
lichee37 lichee37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2
舊 2012-02-12, 22:15
真的太妙了~版大
希望你們一切順利阿 :D
seanin8658
#3
舊 2012-02-12, 22:31
樓主加油~
Pierre加油~
blanca0601 的頭像
blanca0601 blanca0601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4
舊 2012-02-12, 23:52
太感人了!真的太感動了!有聽過跟狗ㄧ起旅行的,跟貓ㄧ起旅行的,這是生平第一次看到買了隻驢ㄧ起旅行的,老鄉啊!你太神太厲害啦!請接受小弟我ㄧ拜啊!
你的驢Pierre真的很貼心,很有人性,他很幸運碰到你,你們ㄧ起旅行,這樣的人生值得了!我很欽佩你的勇氣, 很感動於你們之間的情誼,萬物之間真的可以相親相愛,互相幫忙,恭喜你能經歷這樣的人生!加油!我祝福你們!
感謝 1
Thorwu
#5
舊 2012-02-13, 08:54
很特別的旅程.
加油.
感謝分享.
感謝 1
vulture0919
#6
舊 2012-02-13, 09:25
好特別的旅行!
但是結束旅程之後是不是又要跟小驢子分離了?
這樣一定會很捨不得~~~
感謝 1
armboy
#7
舊 2012-02-13, 10:30
感动,人生就应该是这样的
感謝 1
vestahung
#8
舊 2012-02-13, 11:12
非常喜歡您的遊記,感謝分享!
希望Pierre能被養得肥肥壯壯。
感謝 1
gt3a01 的頭像
gt3a01
#9
舊 2012-02-13, 12:28
這種旅行實在太酷了!!

期待下一篇文章,版大加油!!
感謝 1
promis21
#10
舊 2012-02-13, 12:59
太酷了啦~~~期待您的續集, 加油~~
感謝 1
twRadical
#11
舊 2012-02-13, 13:34
荒煙漫草時,都想著些什麼呢?!
很精采的遊記,感謝分享!!
感謝 1
小眼睛先生 的頭像
小眼睛先生
#12
舊 2012-02-13, 14:27
實在好看,不過又擔心看到最後會有要和毛驢分別的部分。

期待後續!

小眼睛先生
CKQQ
#13
舊 2012-02-13, 14:38
引用:
作者: 小眼睛先生 (原文章)
實在好看,不過又擔心看到最後會有要和毛驢分別的部分。

期待後續!

小眼睛先生
已經發了Part 2, 我仍在編輯Part 3...
現在等你來審核和移動呢
任如比
#14
舊 2012-02-13, 14:38
好期待後續 真的很感動的旅行
好特別
小眼睛先生 的頭像
小眼睛先生
#15
舊 2012-02-13, 14:43
引用:
作者: CKQQ (原文章)
已經發了Part 2, 我仍在編輯Part 3...
現在等你來審核和移動呢
Part2已經通過上了首頁,Part3的話,得晚點。
還有其他棧友的好文得先推薦給大家:)
謝謝來稿~:)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