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一般旅遊討論]我之所以成為徒步愛好者,全是「出乎預料」四字所致,是旅行造就了我,而非我決定了它。每件事情都有一個起點,常常那是個無意中啟動的時刻,我... 9 ,似乎所有找不到郭靖的黃蓉,不甩世俗的眼光,都跑去那裡獨自美著。   在路上,旅人只來得及產生好感,來不及醞釀愛情。文章出處:
訂房比價
回覆   發表新主題
virginiewu virginiewu 目前離線 virginiew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背包大俠
#1
文章: 128
性別: 女生
感謝: 499次/77篇
註冊日期: 2012-05-18
舊 我的第二本旅行書 :《蒼山下,洱海前:我的雲南擺攤人生》 - 2020-01-05, 21:22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398334
我之所以成為徒步愛好者,全是「出乎預料」四字所致,是旅行造就了我,而非我決定了它。

每件事情都有一個起點,常常那是個無意中啟動的時刻,我們並不知道它可能會對我們造成一輩子的影響,以為它只不過是千萬件事裡微不足道的一小件。2012 年當我在雲南大理開始書寫旅行時也是那個樣子,那時我完全沒想到有一天我會成為一個出版兩本旅行書的人。

那時我初次以背包客這個身分旅行到雲南,被那裡的藍天白雲、蒼山的青綠與洱海的浪濤衝擊著。從昆明、大理到西藏邊界德欽的路上,我以超越過往二十幾年經驗的方式旅行,在細雨崩坍中完成虎跳峽徒步,在對高山症毫無概念的情況下,徒步了海拔近四千公尺的冰湖。

現在回想起來,不免為當初的莽撞心驚,但年少怎能不輕狂。我是繞了雲南大半圈回到大理之後才開始書寫關於那裡的故事。那時我在《蒼山下,洱海前:我的雲南擺攤人生》中<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那章裡提到的丞已經回到了北京,為了向他敘述我們在大理古城的生活,我敲響了鍵盤。

從雲南回到台灣後,我補上了在大理古城定居之前的旅行日誌。我曾想過要出版這部關於雲南的遊記,也有出版社有意願,但或許時機未到,一直要到現在這本書才終於出來跟大家見面。
《蒼山下,洱海前:我的雲南擺攤人生》目前呈現給大家的樣子跟我 2012 年寫下來的形式已不同,那時候我把自己放在故事的中心,以丞做為傾述的目標,比起一本寫給大家閱讀的書籍,不如說那更像私人日誌。因而,隨著時間的過去,漸漸地我也認為它沒有出版的必要。

但到了 2015 年當我在清邁進行《開往龍目島的慢船》裡的那段旅行時,我認識了一個從大理古城搬到清邁居住的畫家飛飛。從她的口中我才意識到自己幸運地趕上了大理古城黃金時代的尾巴。而隨著關於大理古城變動的新聞日益增多,我越加地意識到雲南那段經驗的重要性。總要有人為大理做些什麼吧我想。

大理古城,中國最嬉皮的城市,因沒有麗江聞名幸而得以保有它本來的樣貌。在歪斜長滿了雜草的老舊瓦片上,在走過會發出清脆聲響的石板路上,來自不同國家、不同城市的旅人、詩人、作家、藝術家與及種種嚮往好好過日子的人群聚在那裡,建立一個緊密的生活圈,活出最精采的自己。

那樣的氛圍、那樣的一群人不管放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來看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很幸運在二十幾歲時能夠短暫地參與到一點,而那一點便足以改寫我整個人生。今天的我能夠出版第二本書,能夠來到非洲,能夠持續旅行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皆因年輕時我待過大理。

《蒼山下,洱海前:我的雲南擺攤人生》裡的旅行體驗有時不免顯得生澀,可那恰巧是它美好的地方一如初戀。我不是個善於抒情描寫的人,也不是個會寫華麗勵志文字的人,一直以來我都偏好平淡雋永,就像蒼山上的天光,洱海上的微風與大理古城的太陽,不劇烈卻深入心處。
我希望你們在閱讀《蒼山下,洱海前:我的雲南擺攤人生》時,能獲得些什麼,不管是大是小,都有一段愉快的時光。




內容簡介

  雲南,讓我學會了當背包客。大理,讓我學會了生活。

  我之所以成為徒步愛好者,全是「出乎預料」四字所致,是旅行造就了我,而非我決定了它。

  翻開書頁,讓我們一起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離開大理3年後,有一天在清邁遇到了曾經長住大理的畫家飛飛,文捷才了解到她何其有幸,竟趕上了大理好時代的尾巴,體驗到那裡絕無僅有的自由。於是,她決定重新梳理在雲南的故事,分享她所經歷過的那段大理好時光。

  有了大理,天堂很多餘。

  從大理到德欽,蒼山到梅里雪山,洱海到瀘沽湖,路過艷遇之都麗江,深入世外桃源雨崩,徒步了虎跳峽,繞了雲南一圈,卻發現嬉皮古城大理才是歸屬。

  2012年的大理,人民路上的老屋有點歪斜,瓦片上長滿了野草,山裡、巷內大麻肆意生長。白天,長住客們打扮得如武俠小說中的江湖人物,在青石板路上悠緩地四處串門子。夜晚,詩人、作家、藝術家、文青與背包客們都化身成攤主上街擺地攤。

  那是一個有八家書店的古城,把喝酒吃飯,吟歌賦詩、睡覺曬太陽列為首要之事的地方。

  「在大理,每個人都活成了幻覺中的自己。」一位離開大理的長住客說。

  那個我也曾短暫參與其中,美得跟古城巷弄裡的野花一樣豔麗,同城外熟成的稻海一般金黃,如穿透雲層落入蒼山中的光線那樣絢麗的大理人生,難道只是幻覺?

  現在回頭看,就算那只是如幻象般短暫,但毫無疑問地,大理是我人生中最燦爛的篇章之一,假如我幻覺中的自己就是那樣,我得說那實在太棒了。

  據說大理的單身男女比例為 1: 9 ,似乎所有找不到郭靖的黃蓉,不甩世俗的眼光,都跑去那裡獨自美著。

  在路上,旅人只來得及產生好感,來不及醞釀愛情。





文章出處: https://medium.com/%E6%97%85%E8%A1%8C%E5%B0%8F%E4%BA%8Bil-faudra-repartir
5 被閱讀432次 Like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發表新主題

主題分類清單
遊記行程交通住宿景點購物飲食
金錢證件其他全部
主題工具
論壇跳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