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歐洲旅遊好文]網誌清晰好讀版:在爱尔兰这片土地上,保留有许多富有丰富历史意义的残存遗跡,此篇要介绍的马可尼电报站(Marconi station)以...车骑过来费用:免费以上文章来自:Bibi & 大卫先生的爱尔兰生活点滴FB专页:Bibi & 大卫先生的爱尔兰生活点滴
訂房比價
回覆   發表新主題
Bibi McHugh 的頭像
Bibi McHugh Bibi McHugh 目前離線 Bibi McHugh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Ireland
背包客
#1
文章: 10
性別: 女生
感謝: 61次/7篇
註冊日期: 2019-09-18
舊 【愛爾蘭】馬可尼電報站 + Alcock&Brown 步道 - 2019-09-28, 17:31
網誌清晰好讀版:https://reurl.cc/lL7qrY
在爱尔兰这片土地上,保留有许多富有丰富历史意义的残存遗跡,此篇要介绍的马可尼电报站(Marconi station)以及Alcock & Brown就是这样的回忆。开车从N59穿过爱尔兰最西岸城镇克利夫登(Clifden)后继续往Ballyconneely Rd.的方向行驶,途中就会经过位於Derrigimlagh一带的马可尼电报站以及Alcock & Brown。

乍看之下,真的会不知道招牌上的Alcock & Brown还有Marconi是什么东东,这其实是一百多年前发生在同样这一片土地上的两个事件。古列尔莫・马可尼(Guglielmo Marconi)又被称作「无线电报之父」,曾於1909年获颁诺贝尔物理奖,如果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收音机、手机及其他近代发明了。1901年,当马可尼准备测试跨大西洋的无线电传输时,欧洲部分他先在英国的康沃尔郡(Cornwall)架设了无线电报站;美洲部分则在今日加拿大的纽芬兰圣约翰市( St John’s, Newfoundland)架设信號山(Signal Hill),该地於1901年12月12日首次接收到了从欧洲发出的无线电信號。1907年,马可尼在爱尔兰高威郡的克利夫登(Clifden)此区架设了另一个无线电报站,巔峰时工作人员人数可达到上百人。


↑步道手册

马可尼选择的克利夫登(Clifden)架设电报站的原因有几项,其一马可尼的母亲其实就是来自於克利夫登(Clifden)的爱尔兰人,但他的国籍则是从他父亲的义大利籍;其二是克利夫登的位置正好是整个欧陆最西岸的地区,亦是与美洲大陆距离最短的地方。马可尼的电报站在这裡营运了十五年的时间,其间恰好碰上了人类史上首次横渡大西洋不经停的长距离飞行纪录,即是由Alcock 和 Brown两位英国飞行员所完成。


今年正逢Alcock 和 Brown缔造纪录的一百週年。六月份时,克利夫登城镇上还举办了一系列为期一週的纪念活动,我跟大卫先生也前去观赏事件当年的纪录片,私心觉得Arthur Brown长得很帅。1919年6月14日,英国飞行员John William Alcock及导航员Arthur Whitten Brown 在各国飞行竞赛中,首次驾驶着改装了的维克斯海盗第四型(Vickers Vimy IV)飞机,从今加拿大的纽芬兰( Newfoundland)地区出发,不间断地飞行十六个小时,终於横跨了超过三千公里的北大西洋,於6月15日上午着陆於当时马可尼电报站附近的沼泽地区。



纪录片中,专家们从Arthur Brown的笔记本找到在没有导航系统的飞行下,他们是如何透过罗盘的使用与风速的计算,一路有如神助般地达成此任务。在当时,许多国家的驾驶员也都在挑战这项纪录,在他们之前也有许多飞行员因为挑战失败丧命或掉入海中。Alcock 和 Brown原本的目的地是英国,但因为油料不足,他们只能选择降落在最近的欧陆地区,恰好就是克利夫登。当他们着陆时,马可尼电报站的工作人们全都跑出来观看,据说当Alcock 和 Brown告知马可尼电报站的人他们是从美洲大陆飞过来的时候,马可尼电报站的人都不相信,直到Alcock 和 Brown拿出他们在出发前被给予的一叠信件,上面标註有美洲大陆那边的地址,信件是要让Alcock 和 Brown带到欧洲大陆去发送的,这时马可尼电报站的人才相信他们刚完成了人类史上不可能的任务。


如今这裡的建筑都在爱尔兰独立战爭时被摧毁,只剩下残壁废墟,为了复原当时的荣景,当地政府规划了这个历史步道,全长来回约五公里,算是非常好走的石子路,很适合拿来健行。沿路採用解说牌来重现当时的情况,並将以前的老照片映在透明的玻璃透视镜上,藉由透视镜再映照到现今的遗址,还原当时的人事物。


解説牌的内容大致是:由於马可尼在当时是唯一一个发明者能成功将摩斯密码透过无线电装置传送至大西洋的彼岸,在这裡建立的无线电报站就格外地重要,而解说牌座落的位置即是当年戒备森严的入口处,所有进出者皆需要秀出由马可尼英国伦敦总部核发的许可证才可通行。知名爱尔兰作家James Joyce曾到此地试图进入电报站来採访马可尼先生,但都被拒绝。

一次大战爆发的期间,电报站附近曾有英国部队驻军以保护电报站的安危。当时为了在沼泽地上建造工作厂房,人们在这裡建设第一条铁路运输,将建材透过铁路由外往内运送;当厂房建设完毕后,这条铁路就改用来运输泥煤炭和往返的工作人员。



步道沿途的美景一望无际,土地在被徵收做为景点以前,一直是当地私人的放牧场跟泥煤炭的挖掘地,至今仍是如此,所以这裡的羊群数一直都比遊客多,每一隻羊都会被当地农夫以不同颜色的油漆做上记號,有时也会涂在羊身上的不同部位作为标示。


夏天的时候,当地的农夫会用机器把沼泽表层的「泥煤炭」(turf)挖掘出来晒干,晒干后就成堆地摆放在步道沿路,然后再收集起来载回家裡的储藏室,待天气转冷后就可以烧来取暖。


继续走下去就来到了第三站讲解牌:Derrigimlagh这一带的沼泽地在欧洲算是少数还保有完整的生態系统,其发展已超过四千多年,孕育出丰饶的土质、植被以及生物。这裡也被欧洲棲息地组织(european habitats directive)指定为「特殊保育地区」(Special Area of Consercation, SAC)。

马可尼选择此地作为电报照的原因之三,正是看中此地拥有丰富的泥煤炭资源,可供电报站使用。在当时,电报站每年都会消耗掉上百顿的泥煤炭;晒干的泥煤炭会以铁路送往发电厂(Power House)与进口的煤炭一同为电容厂(Condenser House)燃烧产生电力。


考古学家在工程师厂房(Engineer’s House)上头的山坡上发现,底层的土让其实是上古时代的遗跡;在形成沼泽之前,这片土地的成份可追朔至四千年的青铜器时代(Bronze Age)。在这个讲解牌处有一个交叉口,向右转弯的木栈道是先通往马可尼电报站的遗跡,如果不转弯继续直走下去的话,就会先到Alcock & Brown的纪念碑,但两条路其实是通在一起的。


结果,我们选择先向右转,朝木栈道上先行前往马可尼电报台的遗跡。



走没多久,就碰到这座木造小桥。底下的水池叫Derrigimlaugh水堤,是鱒鱼和鰻鱼的棲息地,曾吸引过许多电报站裡喜爱钓鱼的工作人员前来放鬆休憩。


上方照片裡的钓客即是电报站的电子工程师之一,Anthomy Morris;他来自於本地的莫里斯(Morris)家族,照片后方的房子是操作员的平房(Operator’s Bungalow)。


操作员的平房(Operator’s Bungalow)原本由工程师进驻,后来於1911年改成操作员的平房,並持续使用至电报站停运。


↑此区1911年大致的地理位置投射透视镜

从操作员的平房往上爬坡了一段距离后,就会到整个区域的制高点。这裡有一个当时厂区规划的投射透视镜,标示出电容厂、发电厂及社交俱乐部的相对应位置。


往前再走几步就到了管理员的家(Manager’s House),这裡是电报站最西边的建筑物。由於没有完整的照片留下来,我们只能从其他照片中识別出当时建筑物的屋顶。


过了管理员的家之后就开始走下坡,沿路终於经过了第一个透视镜 − 工程师的平房(Enginner’s Bungalow)。原址当然已经断簷残壁,所以只能透过透视镜的投影来重现当时的建筑物样貌。1911年当时,这间平房裡同时进驻了两位重量级的无线电工程师 − C. S. Franklin 和 H. J. Round。H. J. Round是二级热离子管(thermionic valve)的发明者之一,C. S. Franklin则是定向无线电通信短波(shortwave Bean System)的首席设计者,此发明为无线电波的进程带来革命性的跃进。(这一段我只是照着讲解牌翻译,太学术的部分我也不懂,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1919年,英国飞行员Alock和Brown成功降落於马可尼电报站之后,也是在这间工程师的平房中进行后续的媒体採访。


继续往前走,就到了下一个透视镜 − 社交俱乐部(The Social Club)。社交俱乐部建於1911年,用来提供电报站员工一个可以逃离噪音並放鬆享乐的去处,内有设置撞球台及阅读区,这裡也成为厂内四十名正职员工的娱乐中心。由遗跡的地基可看出当时俱乐部有三间房间,最大的那间用来放撞球台,其中一间小间的则用来当图书馆。


马可尼电报站在巔峰时期曾多达有四十位正职的僱员,一些来自於当地村落,一些则来自於遥远的他方,而马可尼电报站就被他们视为当时的家,因此大部分的房舍像是工程师和操作员的平房以及管理员的家都聚集在社交俱乐部附近的这一带区域,当时的员工宿舍都带有水电,工程师的平房裡面甚至还还有钢琴和网球场;相对的,工头与工人们的住所则位於较靠近发电厂与电容厂的地方。在电报站的生活是孤独的,尤其当挚爱都不在身边时,社交俱乐部因此成为当时员工唯一能藉由空闲打发时间放鬆的地方,而食堂刚好也就在隔壁。


从社交俱乐部旁的小径再往内走,就会来到当时讯號收发室(the Receiving House)的遗跡。讯號收发室建於1908至1909年间,是为了提供电报操作员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可以聆听接收到的讯號,在此之前他们都是在吵杂的电容厂工作。1919年6月15日,马可尼电报作业员Frank Teague也在此向外发送了Alcock 和 Brown两位飞行员降落於此的讯息。

当时使用的讯號收发机

再来又是很学术的部分了。当时每年从克利夫登无线电报站发出的电波波长都有所不同,其波长都必须由邮政单位向海军部諮询以获批准才可使用,主要是怕电波会干扰到皇家海军潜舰在克利夫登巡防的通讯。1907年,电报照採用2750公尺(109kHZ)的波长,后来被证实其波长实在太短,无法实际应用。1909年,克利夫登电报站与其跨大西洋的姐妹电报站格拉斯湾(Glace Bay)电报站分別改採4481公尺(67kHZ)和3810公尺(79kHZ)的波长,实验证实在此频率上,双方仅能单一方向的传输,即一方传输时另一方仅能接收。为了能双向同时进行,马可尼於1913年又在爱尔兰的莱特弗拉克(Letterfrack)及加拿大的路易斯堡(Louisbourg)地区新增了两个电报站,当时克利夫登电报站採用5500公尺(55kHZ)波长,而莱特弗拉克电报站则使用8000公尺(37kHZ)的波长。之后克利夫登电报站一直採用讯號发射器持续放送5780公尺(52kHZ)波长的讯號,直到1922年关闭。


莱特弗拉克(Letterfrack)电报站

儘管马可尼在此区多使用长波讯號的发射,他稍晚也开始使用拋物面镜(Parabolic Mirror)来引导短程波长的讯號方向。这块採用不锈钢拋光打造出来的拋物面盘,可以用来将光波与声波引向拋物线的焦点。当人站在拋物面镜前时,可以听到被放大的远方声响,而镜面上倒反的影像会在人穿过拋物线的焦点后扶正。


接着往下走,在左边会出现一条沿着水岸边的石子小径,可以选择这条小径或是直直地继续走大路也都行,两条路最后会连接在一起。



这条小径是最初1907年时,用来连接电报站厂房与当地唯一住家的人行道路。回到大路上继续往下走,就到了下一个遗跡 − 工人的家(Workmen’s House)。

工人的家主要是由六间半独立式(semi-detached)的两层楼房组成,提供给电报站内的技职工人居住,许多工人的家庭也在1911年房子完工后相继入住。


在电报站的一方曾有五间砖房建筑,是一次大战时由英国军方特別建来保卫马可尼电报站的堡垒,其地点提供了勘查四周环境的最佳位置。


接下来到了对於电报站非常重要的发电厂(Power House)遗跡,是整个电报站的引擎所在,也是在电报站区佔地最大的建筑物。这裡不知为何聚集了大批的羊群(感受到电力磁场的吸引?!)。

发电厂曾是一个巨大铁製的电力工厂,层层的黑烟与噪音不断地透过上层的烟囱倾泻而出。发电厂生产出来的电力除了传送至电容厂(Condenser House)来发送跨大西洋的无线电波之外,也为当时的办公室及住所提供生活用的电力。

电报站内使用铁路将晒干的泥煤炭和进口的煤炭一同运输到发电厂的储存库内存放,直到司炉工把它们丟进巨大的火炉裡面燃烧。在发电厂裡,工人从附近的湖泊汲水,放置於火炉上煮滚,再使用厂内的引擎将滚烫热水所产生的水蒸气转换成电力。当时同时有六个蒸气炉,每个都可产生75KW的电力;另外还有两个可以产生373KW电力的直立式蒸汽引擎,两臺可以产生500KW电力的交流发电机,以四臺可以产生5000伏特的直流发电机,总计可运输给电容厂一万五千伏特的电力。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361257

直流发电机
照片中是其中两臺可以产生5000伏特的直流发电机,皆以集中式交流发电机驱动,三臺机器与电容厂下方可以储存一万五千伏特的电池相连接,第四臺发电机则是用来当支援用。图中左下方的平面图,对照今日的遗跡,仍可比对出当初电力厂建筑的水泥地基。

马可尼的电报站在当时的克利夫登拥有最超前的电力技术,克利夫登城镇本身一直要等到1950年代才开始有电力的使用。电报站之於当时克利夫登的居民而言,就是一个奇景般地存在;当地报纸曾於1907年报导克利夫登的居民如何在黄昏时刻前往聚集於克利夫登近郊的山坡地上,观看马可尼电报站的天线系统所发射出来的电光火。

发电厂内还有两臺巨型的飞轮能量储存(fly-wheel)系统,单一个飞轮就有十吨重,相当於两头成象的重量,可以想像当初是要花多大的心力将这两臺机器运送及组装於这片沼泽地中。


发电厂的斜对面则是工头的家(Foreman’s House),从照片中可看出这原来是一间木造屋,后来以混泥土於后方加盖。根据1911年的人口调查,当时来自英国康沃尔郡(Cornwall)的威利(Willey)一家人曾居住於此,包括他们两名分別八岁及三岁的小女孩;今日已变成羊群们休憩的好处所。


从工头的家望去可以看见远方一个类似白色弹头的地标,即是我们接下来要前往英国飞行员Alcock 和 Brown於百年前坠机的地点。

英国飞行员Alcock 和 Brown於百年前坠机的地点,正好就在距离发电厂150米的电容厂后方沼泽地。之所以把发电厂和电容厂分开设置,为的就是要减少电力、磁力与噪音对传输设备的干扰。在讯號收发室另外被设置之前,电报作业员一直是待在电容厂接听收发到的讯息。

电容厂遗跡
电容厂(the Condenser House)在电报站裡的任务主要是来製造波长以发送讯號。如果以发电厂譬喻为电报站的心臟,那电容厂就会是整个电报站的大脑中枢了。这个建筑物裡面装载了最重要的讯號发送器,为了达到跨大西洋的远距离无线电传输,需要一个非常高大的天线,並利用高压电路来驱动;而如此强力的高压电路则是由巨大的线圈、电容器以及发电厂发送出来的电力一同所产生出来的。

电容厂旧照
电容厂长为106.7米,宽有22.9米,高度在全盛时期可达到15.2米。从今日的遗跡仍可看到整个建筑物中央有一个核心室,两旁再各有一个大侧室。核心室用来放置讯號收发仪器,两旁的侧室则放置构成电容器的钢板。电容厂的仪器设备在运作时所产生的电压可高达十万伏特,也使得这裡成为电报站中最危险的地方。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361257

↑电容厂旧照透视镜
由於电容厂产生出来的噪音实在过於庞大,曾有操作员回忆道当讯號在传输时,整个连接室都像是在打雷与闪电。为了减少作业员在收发讯號时的干扰,才於1909年在电报站的另一头搭建了讯號收发室,並在15.4公里外的莱特弗拉克(Letterfrack)城镇设立第二个电报站,以达到同时双向收发讯息。

电容厂共有三层楼,第一层至1909年以前都是用来当作讯號收发室,当时的监工驻紮在正门的一个小房间,他的工作是在控制主要的开关,以及确保只有授权人士可进入电容厂。第二层楼放置有马可尼的专利设计「盘式放电机」(Disc Discharger)以及磁感器(magnetic contacts),磁感器主要用於由马可尼公司生产的高频放射无线电收发器。第三层楼本来是閒置的,直到1909年在此设置的一颗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电池 − 6000芯的铅酸蓄电池。

电容器的功能主要是在储存电力,与电池不同的是,电容器可以在一秒钟内同时多次储存与释放电能。电容器需要导体以及隔绝导体的绝缘体,而马可尼需要强大且立即的电力来支撑无线电讯號的传输,最终他使用了由1820片大型金属面板所构成的巨型电容器来达到他的目标。


离开电容厂遗跡之后,我们终於要前往最终的重头戏 − 百年前坠机的地点。在电容厂遗跡旁有一条蜿蜒的木栈道,一路引领至顶端的白色子弹头,或应说是凸出的机头。

在机头纪念碑旁,有一个当年飞机降落后的旧照透视镜。

其实当时Alcock 和 Brown两位英国飞行员降落地並不顺利,他们飞到爱尔兰领空后,原以为绿油油的一片都是清脆的草原,很开心地降落后,才发现这一大片土地都是泥淖不堪的沼泽地,整个机头就直接倒掛式地埋进土裡。(所以今日的纪念碑才把机头竖立起来?)


↑首次跨大西洋的飞行航线

1919年6月14日於当地时间下午4点12分,英国飞行员 Alcock及导航员Brown驾驶着维克斯海盗型飞机(Vickers Vimy)从加拿大纽芬兰( Newfoundland)的港口城市圣约翰市(St. John’s)出发,最终於1919年6月15日当地时间上午8:40降落於爱尔兰克利夫登的Derrygimla地区,总飞行时间16小时28分,飞行距离超过1900英里(约3057.75公里),平均时速120英里,完成人类史上首次不间断飞越北大西洋的壮举。


在马可尼电报站和Alcock&Brown 步道的停车入口处对面,有一条单车道的小径,往上行驶约莫五分钟就会抵达到Alcock&Brown的另一个景点 − 机翼纪念碑。

↑机翼纪念碑
此纪念碑是由飞行员John Alcock的姪子所设立的,因为这个地点正是当年陆上的人们首先看到Alcock 和 Brown飞机降落时的地点。

至於为什么是Alcock的姪子而不是亲儿子来设立呢?原因是发生在两位飞行员完成壮举后不幸的未来。Alcock本人在完成首次不间断地横跨大西洋的飞行后,於同年12月受邀至巴黎参加第一次航空展览,当时他驾驶着最新型的维克斯海盗型飞机(Vickers Vimy)在法国诺曼第附近因大雾而坠机身亡,还来不及结婚生子就先check out了,得年27岁。

至於导航员Brown,他后来有结婚並育有一子,可惜他儿子在二次世界大战因效力於英国皇家空军,在前往欧陆作战时於荷兰上空被击落身亡,年仅22岁,以致老Brown终其一生都鬱鬱寡欢。

整体而言,马可尼电报站 + Alcock & Brown 这个景点算是一条寓教於乐又能健身的好步道,尤其是天气好的时候,一眼望去尽是广阔无垠的自然美景及历史回忆。

§马可尼电报站 + Alcock&Brown 步道§
地点:克利夫登以南4.3公里的Derrigimlagh地区
时间:全年无休(只要天气好)
交通:自驾(附停车场) / 或从克利夫登租借脚踏车骑过来
费用:免费

以上文章来自:Bibi & 大卫先生的爱尔兰生活点滴
FB专页:Bibi & 大卫先生的爱尔兰生活点滴
此篇文章於 2019-10-24 16:54 被 Bibi McHugh 編輯。
8 被閱讀1134次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發表新主題

主題分類清單
遊記行程交通住宿景點購物飲食
金錢證件其他全部
主題工具
論壇跳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