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關於哥倫比亞的一些小事2 波特羅廣場上的人群

4 2384
JoeyLu 的頭像
JoeyLu
#1
舊 2018-11-14, 06:43


眼前有個女孩挽著她的男友散步,她一頭金髮綁著高馬尾,隨著她的步伐左右搖晃,她穿著黑色的皮製超短熱褲,十足的辣妹打扮。

但是她的右手拄著拐杖,仔細一看,她沒有右腿,右邊的膝蓋以下完全是空的。她靈活的運用右手的拐杖,與男友走進了波特羅廣場。她的打扮和走路的姿態,一切都好自然,彷彿不是沒有了右腿,而是今天忘了擦指甲油而已。她昂然走著,廣場上也沒有人多看她一眼,睜大眼注意著她的只有我。

我們走在波特羅廣場。

波特羅廣場是哥倫比亞麥德林這座城市的知名地標,廣場上展示著這位哥倫比亞最知名的藝術家的雕塑作品。

波特羅,就是那位畫了胖胖版蒙娜麗莎的畫家,在哥倫比亞的知名度比總統還高。也就是說,人們可能答不出現任總統的名字,但一定知道畫了胖胖版蒙娜麗莎的畫家是誰。



這位熱衷於描繪肥胖的藝術家十分多產,作品有近千件,而且已經八十多歲的他至今仍在創作。

以最淺白的方式歸類說明他的作品,大概就是胖胖的男人,胖胖的女人,胖胖的馬與胖胖的鳥。

然而我對他早期的一幅畫作印象特別深刻。那幅作品的是一位畫家正在畫桌上的靜物,桌上的靜物胖得不像話,但畫家的畫紙上,靜物卻縮成正常的大小。有趣又諷刺的地方在於畫中的畫家和波特羅的風格正好相反。



像這樣自嘲式的幽默常常出現在波特羅的作品中。波特羅是極為入世的,如果非得在晦澀的藝術性和平易的可及性之間取捨,他總是靠向平易近人的那一邊。也許因為如此他的作品才這麼受到大眾的喜愛。

麥德林是波特羅的故鄉,他在這裡成長,19歲之前一次也沒有離開過。家鄉橘色磚塊砌成的屋屯與連綿彎曲的小徑時常出現在他的作品中,根據他的訪談,「麥德林有我稱之為自由且無拘束的空氣。」他這麼說。

成名之後這位畫家也創作雕塑(當然也是胖胖的風格),因為喜歡故鄉,所以把一堆作品捐給故鄉的美術館,也包括一系列的雕塑作品。但美術館空間有限放不下,索性就放到美術館前的廣場上讓大家自由參觀。作品可能被日曬或是雨淋並不在他的考慮之內。

於是美術館前的廣場就被人稱之為波特羅廣場了。(附帶一提,市立美術館的名稱是安提歐其亞美術館,不過沒有觀光客記得住這個名字)

在麥德林的二十天,我常常在波特羅廣場上閒逛,或是躲在美術館旁的露天咖啡座喝杯咖啡。廣場不只是觀光客的熱門景點,也是城市的鬧區,從早到晚都有人來來去去。

而這天在波特羅廣場,我看到了這個沒有右腿的女孩,除了我之外沒有人看她一眼。

==

廣場上有小販拿著胖胖馬造型的鑰匙圈向觀光客叫賣,有裝扮成機器人的街頭藝人用機械音說話,有觀光客拿著自拍棒和雕塑作品自拍,也有當地民眾坐在樹下的涼椅發呆。

我在慣常去的露天咖啡館坐著點了兩杯咖啡,望著廣場上的人群。今天沒有特別想去的行程,旅行已經將近三個月了,不可避免地有些倦怠,倦怠的時候只想悠閒度日。

我數著哪一個雕塑作品最多觀光客拍照(答案是廣場正中央的貓)時,從廣場的左邊滑進一個坐著輪椅的西裝男子。他一個人,推著輪椅快速前進。在他之後,兩個滑著滑板的青年也一邊旋轉一邊滑過去。

一個男人開著四輪的沙灘車緩緩從廣場中間駛過。坐在公園涼椅上的大叔叫住了背著冰桶的小販要跟他買一杯飲料。在廣場站崗的警察躲進咖啡館和店員聊聊天。

穿著超短露肚T恤的女孩走過,肥滋滋的肚子溢出牛仔褲的束縛,她把手機就插在褲頭,用脂肪夾著,既好拿又能防盜。又有一男一女推著自己的輪椅飛快滑過,他們手上都戴著手套,應該是為了在飛速前進時保護手掌避免破皮。

廣場上有黑人,白人,拉丁人和原住民。頭髮是長的短的直的捲的,黑的黃的綠的藍的紫的,或是辮子頭爆炸頭編上裝飾彩色緞帶。一個長相甜美的女孩穿著短褲,露出覆蓋了整個大腿的刺青。女孩又刺青又穿鼻環在這裡不是什麼大事。

一回頭,剛才推著輪椅滑過的男女已經要穿越馬路,他們的輪椅在堵塞的車陣之間穿梭。

==

波特羅在剛開始展露他的胖胖的藝術風格時,曾經受到當時評論家的猛烈批評:「這算是什麼藝術作品,比例完全不對。除了傑克與豌豆的巨人之外我想不到誰可以坐這張椅子。」

但他並不是特別在意這些評論家的想法,他只是想畫自己想畫的作品,所以就一直畫下去。

我想到一開始看到的那位,沒有右腿的女孩。腦海裡浮出一個聲音:「你看她,好可憐喔。」

那是我媽的聲音,也是我媽看到這樣的人,第一時間會有的反應。

我媽是一個極為普通的台灣中年婦女,有一個好心腸也有一些雞婆般的熱心,她絕對不是惡意,只是出於善心的同情。

但會不會同情即是一種歧視?覺得她好可憐的瞬間,是否也隱含著我過得比你好的自我滿足?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198126

雖不像過去舊時代的智能不足的藝人特地飛去非洲向貧童灑巧克力看他們爭搶來感受「我好有愛心」一般赤裸裸的噁心,但同情與憐憫如果帶著自我滿足的成份,終究會淪為一種對弱者的歧視。

沒有右腳的女孩也許已經接受了自己沒有右腳的事實,也許她認真生活,有個愛她的人,能夠一起出來散步,也許她過得很好,不需要憐憫同情這種東西。

也許穿超短露肚裝並且把手機插在褲頭的女孩喜歡這樣的風格,也許刺青與穿鼻環的女孩也賦予了她身上的刺青的自我意義。

Don’t judge. 我們可以不當那位評判他人的評論家,只是欣賞每個人自由的,無拘束的發展。

沒有右腳的女孩,莫名在廣場上開沙灘車的男人,不能走路但以輪椅走遍城市的輪椅族,賦予刺青意義的女孩。

波特羅廣場上的人群就是這座城市的縮影,這座自由自在無拘束的城市縮影。


喬伊呂
FB粉絲頁「番薯在南美,喬伊也是」。
https://www.facebook.com/sweetpotatoandjoey/

感謝 4
2384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