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2021 塞內加爾(6) 聖路易_SenegalSaint-Louis

10 2 1305
太和
#1
舊 2021-11-23, 10:59

2021. 0905-0918

9/11-13 Saint-Louis

塞內加爾其他文章
1 USD = 559 West Africa CFA Francs
1 TWD = 20 West Africa CFA Francs


9/11 旅程中最漫長的移動日
09:00 離開斯克林角的旅館, 搭五分鐘不到的計程車到斯克林角的共乘車站 (200 F) (十元台幣).
從斯克林角共乘車站, 搭乘共乘小巴到濟金紹爾, 一人 1300F 加一件行李500F, 共1800F (87台幣), 如果中間都不停的話是一個小時二十分鐘會到, 但是迷你小巴的乘客多, 司機中途一直停車讓乘客下車, 又讓更多乘客上車, 還順便在路邊買水果等等, 最後可能坐了快兩個小時才到. 但是迷你小巴的座位真的比 "七人座"舒服.

在濟金紹爾, 轉搭計程車到濟金紹爾機場, 車程約五分鐘, 500F (24台幣).
計程車進入小小的濟金紹爾機場時, 必須向入口的軍人交出他們的駕照才能進入, 達喀爾機場則不需要. 猜測應該是以前有南部卡薩芒斯衝突, 所以才做出的防範措施. 以前在衝突的時候, 叛軍有挾持過濟金紹爾機場.

ZIG ->DSS : 在濟金紹爾機場搭乘飛機, 飛往達喀爾機場, Air Senegal 航空, 五十分鐘, 54美金 (1500台幣). 這是我第一次, 拿到手寫的登機證! 很喜歡.
從達喀爾機場出發. 若要往北前往聖路易城的話, 就不應去達喀爾市區, 不順路.
從 tripadvisor得到資訊, 可從達喀爾機場, 搭計程車前往最鄰近的有共乘車站的城市-- Thies (捷斯), 車程45分, 再在那裡搭上 "七人座" 前往聖路易斯.

達喀爾機場的計程車司機說什麼要收我們五萬元之類的天價, 但是外面明明有個大牌子詳列各目的地的計程車價錢, 牌子上說去捷斯的計程車價錢是11000 F, 我們指著牌子, 堅持只付這個價錢, 然後司機說, 好吧是這個價錢, 可是要多加1000F 高速公路的收費, 最後以 12000 F 坐收 (585台幣).
我們在達喀爾機場上廁所, 因為猜測之後的共乘車站廁所應該會蠻髒的, 在這之後我們是等到入住聖路易旅館後才再上廁所. 從捷斯到聖路易斯的四個小時車程中, 也不會停車讓乘客上廁所.

從達喀爾機場到捷斯共乘車站, 舒適的四十五分鐘私人計程車車程, 中途司機一直想跟我們搭話, 似乎想跟我們推銷什麼, 不過他只說法文, 我們是真的不懂也不想去了解.
從達喀爾機場出來後, 一路往北的路上是和南部很不同的風景. 沒有翠綠的樹林, 沒有大吉貝樹, 植被從莽原漸漸變成沙漠. 倒是有零零散散的巴歐巴樹.

捷斯 Thies
在捷斯的共乘車站, 肚子餓了, 隨興地在其中一家攤子坐下吃飯, 兩人合吃一份很大的Thieboudienne, "捷捕間", 一大份1000 F (48台幣), 是一大盤炒飯, 上面放燉魚塊, 燉胡蘿蔔, 馬鈴薯與苦番茄, 配上綠色辣菜泥, 再附一碗羅望子甜湯. 飯菜本身的味道很好但是很辣. 另外吃完後才覺得怕怕的, 因為每個路邊攤都蒼蠅滿佈, 老闆娘赤手抓魚塊放到飯上, 每個路邊攤都沒有水龍頭, 所以是一桶水一直重複洗碗. Talibe 乞討小孩有來要錢, 在大家的身後等著, 若有任何剩飯剩菜, 他們會搶著吃. 很幸運我們的腸胃都沒事, 但是以後還是不要隨便亂冒險.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74984

接著在捷斯的共乘車站搭上七人座. 這次不幸拿到最狹窄的第三排, (座位都是先搶先贏), 還要側坐, 這樣坐四個小時到聖路易.
這輛車的第二排也沒好到哪裡去, 有一個媽媽帶三個小孩上車, 所以第二排有三個大人外加三個小孩!! 小孩還趴在隔壁大叔的腿上睡覺, 但是大叔人很好都沒抱怨. 最小的嬰兒都是媽媽抱著, 他臉朝著我們, 很可愛, 一直跟我們互動.
捷斯到聖路易的七人座位, 一人 3500 F, 一件行李 1000 F. 書上說六小時車程以內的行李一件應該都是 500 F, 我跟他爭執了一下無果, 所以一人共是 4500 F (217台幣).


抵達北邊國界的聖路易的共乘車站之後, 再搭計程車到我們的住處, 約十分鐘, 1000 F (48台幣), 約傍晚五點半過後成功抵達旅館~!

指南說, 從聖路易共乘車站到聖路易市區的計程車價錢是600 F, 但是如果要到市區隔壁的 N'dar Toute 地區的話, 車錢會多一點. 而我們的旅館的確是位在隔壁的 N'dar Toute (恩達爾全區).

聖路易這個地區原本的沃洛夫語名字, 就是"恩達爾".
在聖路易共乘車站, 先打電話給 Airbnb的管家告知我們即將抵達, 當然對方只說法語或沃洛夫語, 接通後我就直接把電話塞給司機, 讓他問出地址. 順利抵達旅館, 和藹的管家, Mr. Ba (巴先生), 就在路口等我們.


Airbnb 住處
一晚20美金(600台幣), CP值非常高.
雙人房附私人衛浴,有少見的公共廚房與公共冰箱,有屋頂天臺可以一覽四周風景,也可以看美麗的夕陽河景, 有冷氣, 沒有電風扇,所以這是我們旅行中唯一一次使用冷氣的房間。是一棟三層樓大房子,裡面有好幾間客房。我們住了兩晚,第一晚的一樓有一位當地客人,我們住在三樓所以互不打擾。第二晚只有我們。


主人的兒子會說英語,但主人和主人兒子都不在家。因為語言不通,在入住時,巴先生打電話給主人兒子,主人兒子問我有什麼問題,有什麼特別需要的東西,很貼心。
我們房間外面就有陽台座椅可以看風景,可惜蒼蠅好多,讓人不想坐在外面。聖路易到處蒼蠅都好多,覺得根本沒有處理地下污水之類的。

聖路易市區像旗津一樣, 是個離大陸很近的沙洲島, 有橋連接著兩地. 聖路易島的旁邊 150公尺遠的地方, 又有另一座更大的島與其並排, 兩島有兩座橋互相蓮接著. 我們就是住在這座大島上的 N'dar Toute (恩達爾全區).
我們的旅館在塞內加爾河岸上, 連接聖路易的橋就在旁邊, 所以走路五分鐘不到, 就可以過橋到聖路易市區, 地點很好.

聖路易本島, 與我們住宿的 "恩達爾全區", 只有150公尺的一橋之隔, 但是兩者很不一樣. 聖路易島是有法式殖民建築的老城觀光地區, 恩達爾則是沒有觀光客的漁村.


恩達爾

晚上, 我們附近的馬路有人搭起棚子, 做祭典活動, 讓我們大開眼界! 歌手拿著麥克風, 唱著對我們來說很特別很有異國風味的歌曲, 搭配一排鼓手, 他們有時只是坐著打鼓伴奏, 有時站起來一邊圍著鼓跳舞一邊打擊. 很精彩.
棚子內擺了很多塑膠椅, 當地居民都過來觀賞, 許多婦女盛裝打扮出席. 他們唱了一整晚, 從我們的房間也可以清楚地聽到.
隔天我們問我們的嚮導他們在做什麼活動, 他說, 現在不是捕魚季, 所以他們有時間做一些音樂活動. 後來我們在達喀爾也看到有人搭起棚子做活動唱歌, 其實讓我聯想到台灣許多路邊的祭典活動, 很熱鬧我很喜歡.


這間旅館, 還有我們這趟旅行住過的幾個地方, 大門的鑰匙真的很難打開與鎖上, 似乎都快壞了, 每次開門鎖門時都要花一番功夫, 但是後來就慢慢習慣.




聖路易小小簡介
聖路易位在塞內加爾河的出海口. 在現在的首都達喀爾北方約320公里處.
聖路易自1673年起是法國殖民時期的首都, 也曾是法屬西非的首都, 島上還是有法式殖民特色的建築, 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然而, 根據我們的短暫觀察, 跟現在的首都達喀爾相比, 政府似乎停止建設聖路易了. 聖路易現在是個有點破舊的沉睡歷史小城.
法國殖民時期, 聖路易是個重要且忙碌的的交易站, 交易奴隸, 蜂蠟, 阿拉伯膠等等. 還是法國空運前往南美洲的重要中繼站.

聖路易有很多提款機, 但是有一些領不出錢來, 要多試幾家.

和南部不同, 聖路易與其他中北部地區有很多清真寺. 我們在聖路易的住處附近的清真寺一直有人用廣播唱著祈禱歌曲. 像是來到了不同的國度.
聖路易也有很多裁縫店. 塞國雖然貧窮, 但是大家的服裝可一點也不馬虎. 很多當地人都穿著量身訂做的服飾. 就算去買菜也是穿著好看的衣服.
可惜, 我們又看到另一個失去觀光客城市的蕭條景象. 在這三天兩夜中, 全城只看到其他三位觀光客.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74984

聖路易有很多要錢的 talibe 小孩.
離聖路易不遠處有個有名的賞鳥國家公園, National des Oiseaux du Djoudj, 但是此公園只在十一月到五月份開放.

這裡雖然是城市的模樣, 還是有很多羊隻在路上遊走, 但是看到牠們在吃路邊的垃圾, 很可憐, 這裡不像南部有那麼多草可以吃嗎?



聖路易飲食
Hotel du Palais (宮殿旅館) 的餐廳. 吃 poisson grille 烤全魚配沙拉與薯條, 一大份3500F (169台幣) 很美味. Fataya-- 三角型麵包三明治, 1500F (72台幣), Shwama--沙威瑪, 2000 F (96台幣).
聖路易位在鄰國茅利塔尼亞 (Mauritania) 的邊界上, 可以吃到南方看不到的中東風味菜. 城裡的一些人看起來也比較像中東人. 另外點了國民果汁-- 扶桑花汁 Bissap (1000 F) (48台幣), 這家餐廳做的扶桑花汁有濃濃的薄荷味, 很好喝. 餐前送的麵包是切塊的法式長棍, 也很好吃. 比鄉下的法棍好吃很多.

雜貨店買十公升的水 1000 F. 路邊攤買兩顆美味芒果 450 F (22台幣)
早餐. 使用指南書按圖索驥地走, 前往 Patisserie Darou Salam, 一家很不起眼的秘密烘焙坊兼餐廳, 我們走到了他們的門口, 但是門是關著的, 外牆玻璃也都被貼住看不到裡面, 不知道有沒有開, 看到當地人開門進入, 我們才跟上. 室內有座位, 偏陰暗. 沒有窗戶, 也因為沒有窗戶, 才沒有蒼蠅! (聖路易的蒼蠅多). 他們有各種麵包派餅可選擇, 也有很多餐點.
我點 "Thé Darou Salam" (本店招牌茶), 就是紅茶加上新鮮薄荷, 很好喝. 1000 F (48台幣). 現在想到, 法文與西班牙文的 "茶", 唸起來都和台語發音的茶很像, 而且確實這個單字就是從台 (閩南)語傳入歐洲的, 很有趣.
再點很美味的巧克力可頌, 和數個迷你小披薩當早餐.

中午吃嚮導推薦的餐廳之一 La Linguere. 我吃yassa poisson, 又是一炸全魚 (美國很少看到全魚料理所以我在這裡吃得很高興也不膩), 加上塞式yassa醬與飯, 2500F (121台幣) (指南上只說yassa是加了洋蔥, 檸檬, 芥茉等調製而成的醬汁, 反正在這裡吃到的每一種不同的塞內加爾醬都很好吃)
另點沙拉 700F (34台幣), Couscous Poulet 庫斯庫斯配雞肉 3500F (169台幣). 庫斯庫斯是一種北非的小米. 美國的超市買得到, 我偶爾會買來煮, 但是美國的餐廳就很少看到.雞肉也是烤過加了醬汁與蔬菜, 非常美味, 塞國真是調製醬汁的高手.
看到隔壁桌當地客人喝到Attaya (塞內加爾式綠茶), 沒有在菜單上的祕密飲料, 我也想喝.

這家餐廳的桌上也壓著一張旅遊行程傳單, 有的行程還可以帶你去鄰國茅利塔尼亞一日遊, 該國離聖路易應該只有十公里遠. 好想去. 這個時期, 要進入茅國應該需要陰性檢測吧.

晚餐, 又回到早上吃的 Patisserie Darou Salam, 因為突然很想吃法式可麗餅, 而且他們早餐的食物也很好吃. 我們點 crepe aux legume 蔬菜可麗餅 (2800 F) (135台幣) 與香蕉可麗餅 (2000 F).
兩個都非常的美味! 蔬菜可麗餅是捲起來的. 當然和台式脆脆的路邊攤可麗餅很不一樣. 美國其實也非常少看到可麗餅. 吃得很滿足.
第三天早上, 我們試了另外一家烘焙坊早餐店, 可是沒有 Patisserie Darou Salam 好吃!



在聖路易遇到聖艾修伯里
吃完後我們走到附近的一間小博物館兼遊客中心, 裡面的人員名字叫做 Razack 拉札克, 會說英文. 遊客中心有列一些他們提供的付費行程, 我們選擇了最便宜的選項, 城市步行導覽, 單子上說三個小時, 最後我們的行程是三個半小時. 一人7000 F (337台幣), 約定好下午兩點開始導覽. 我特別強調要英文導覽, 我們聽不懂法文, 後來這位拉札克先生就是我們的導覽人員了.

早上我們自己就先去參觀博物館, Jean Mermoz 博物館, 一人門票 2000F (96台幣). 展場很小, 只有兩個房間, 而且解說牌子只有法文.
雖然如此, 這個博物館很有趣, 也和我們之後參加的城市導覽內容互相印證.
首先, Jean Mermoz 是一位法國的飛行家. 1930年成為第一位橫跨南大西洋的飛行員.
在1930年代, 法國殖民時期, 聖路易是法國空運, 歐洲到南美洲路線的重要中繼站, 從地理位置上來看, 塞內加爾確實大概位在歐洲與南美洲的中間.


1930年代是 "黃金飛行時代", 那時的飛行員是英雄也是冒險家, 駕駛著紅豬電影裡那種機首還有螺旋槳的小飛機, 在歐洲, 非洲, 與南美洲之間穿梭, 運送信件.
展覽與導覽中最讓我驚喜的是, 其中一位有名的飛行員正是聖艾修伯里, "小王子" 一書的作者.

"小王子" 是我從小就很喜歡的書. 聖艾修伯里, 會寫作又會畫畫, 當然是我的偶像. 我知道作者是個飛行員, 沒想到他正是常來聖路易的航空郵件飛行員, 當時他本人常來這裡的飯店住宿 (這個飯店還在, 待會城市導覽的時候會去), 並在這個城市走過.
難怪, "小王子" 有提到巴歐巴樹與沙漠!
展覽有一些聖艾修先生日記與信件的複製品. 他的信上就已經有很多他的手繪插畫, 都很滑稽逗趣. 稍微用古歌翻譯了一下, 原來, 在當飛行員之前, 他是一名會計員, 他覺得生活很無聊, 所以信件上畫著一名男子在辦公室裡無聊到發瘋的模樣.


展覽中也有聖艾修伯里與其他飛行員在1930年代時, 在聖路易拍的老照片. 當時, 飛行是多麼浪漫冒險又危險的一件事. 聖艾修伯里也是在一趟飛行中失蹤, 從此音訊全無.


Faidherbe Bridge and Bou el Mogdad 費代爾布大橋與老船
看完展覽後, 在城裡走走.遊客中心有另一人問我從哪裡來, 我說台灣, 當然, 十次裡有九次會被認為是泰國, 我已經習慣了, 他說我知道台灣, 台灣做很多電腦. 我很感激!
遊客中心兼博物館的正對面, 是連接聖路易島與塞國大陸的橋. Faidherbe Bridge 費代爾布大橋, 橫跨著塞內加爾河.

聖路易島浮在廣大的塞內加爾河上, 所以四面八方都被塞內加爾河包圍.
此橋於1897年開通, 在那之前都是船隻接送兩岸的人們與貨物.
橋的設計師是巴黎艾菲爾鐵塔的設計師.
橋上人車分道, 507公尺長. 橋上的風景很美, 可以一覽寬闊的河域. 而且河流的顏色都是土黃色的, 但是並不是汙染. 後來導遊有說, 九月是雨季, 所以內地土壤受到雨水沖刷後流進河裡, 流向大海. 冬季則是乾季, 所以海水會回流到河裡, 河水則呈海水的藍色.


我們在橋上拍照時, 遇到兩個精心打扮像是 cosplayers 的 Baye Fall宗教青少年跟我們要錢 (這是他們的修行之一?) , 我們倉皇逃走.
走回聖路易城, 沿著河岸的 Quai Roume 路往北走, 馬上會看到一艘老船. 她叫做 Bou El Mogdad (網頁中有詳細介紹)

這艘船在1950-70年間在塞內加爾河上行駛, 載客也載貨物. 塞內加爾河是塞國與茅利塔尼亞的國界河, 許多小鎮小村也是沿著河流發展.
現在這艘船變身為觀光郵輪. 很可惜他們九月並沒有行駛!!! 有行駛的季節是十月底到五月初. 乘坐遊輪一週, 每天拜訪不同小鎮, 最後在Podor 下船, 搭乘公車回到聖路易. 行程與價位在此.
只能等到下一個國家, 再來搭乘這種風景美麗又很有歷史的郵輪之旅了.

接著沿著同一條路續走, 不久有一家紀念品藝術品店, Nimzatt Galerie. 小小的空間, 牆上掛滿了各式西非面具, 中間的地板則有各種雕塑品, 多是木雕. 在這裡買的第二個面具, 也是從好幾倍的價錢殺到10000 F (483 台幣).




城市導覽
兩點參加為時三個半小時的城市導覽. 導遊拉札克 Razack很專業, 我們很滿意.
我們繞聖路易島一周, 還走到隔壁的沙洲島 (就是我們住宿的島) 的 Guet N'dar區. 非常詳盡的城市導覽.

因為這趟旅行的其他遊客非常的少, 如果我們自己遊走, 常常顯得很突兀, 當地人會忍不住朝著你看, 我們要拍照時也覺得會變成是所有人的目光焦點, 所以時在放不開拍照. 有導遊陪著就像是有一層防護罩, 我可以盡情地拍照 (嗯! 因為我在參加導覽), 街上的拉客也不會向你靠近.

其實這趟旅行中, 我們看到的其他遊客, 身旁都有嚮導帶著.
一路上他講解的地點非常多, 很多都忘記了, 還好有 Bradt 指南的聖路易內容來喚醒我的記憶. 但是拉札克先生絕對講了比指南上還要多的地點.

從遊客中心暨 Jean Mermoz飛行員博物館出發, 先到隔壁的 Hotel de La Poste, 郵政飯店. 是一個充滿歷史的航空郵政飯店 (聯結有介紹), Jean Mermoz 與其他許多飛行員都曾在這飯店住過.
飯店的裝潢與裝飾有濃濃的非洲風情, 使用西非原始但迷人的雕塑元素, 同時牆上也掛著許多飛行員的老照片.


本來拉札克說, 正中間的是聖艾修伯里, 看了照片下方描述, 可能最左邊的白人才是聖艾修伯里.

飯店的酒吧, 叫做 "The Safari Bar", 沙發裡酒吧. 讓我們彷彿置身於非洲莽原, 牆壁都是細木棍拼成, 酒吧和飯店櫃台都有大大的象牙. 酒吧牆上有許多非洲動物標本頭, 與以前人們狩獵的黑白照片. 我們在導覽結束後就來這裡喝飲料.



Governor's Palace: 總督府宅邸, 建於十九世紀中期. 現在還是這裡地方官的辦公處與宅邸. 地方官還有養羊在庭院裡.

Palais de justice, 法院大樓.


另外還有看到只剩下一半牆的老教堂廢墟. 還有一棟廢墟房屋, 拉札克說, 這棟房子以前是用來藏貿易用的奴隸的, 至少有一段時期, 交易奴隸是違法的, 但是可能大家還是一直做.



島的北邊, Grande Mosquée 大清真寺, 1847建, 當時的法國政府建造. 聖路易島呈南北長東西窄的長條形, 走路繞島一圈大概四五十分鐘. 北邊以前是穆斯林區, 南邊以前是基督徒區, 但是現在已沒有明顯區分.

進入參觀了幾個老房子成功改造成好看飯店的案例. 老房子多是以前商人的宅邸. JAMM Maison d'hôtes, 建於1848. 裡面擺滿了好看的非洲藝術品. 還有另一家飯店 La Maison Rose. 拉札克說, 進入參觀飯店最好戴口罩, 但是他跟裡面的人都是下巴戴口罩.

繼續往北走, 漸漸離開市區. 有一古老的蒸氣起重機 steam crane, 零件在法國建造, 再在這裡組裝, 建於1883年, 可以舉起二十噸重的物品, 直到1954 故障停用.


一路走到島嶼的最北邊, 說你眼力好的話, 應該可以看到一點鄰國茅利塔尼亞的領土了.


曾經的郵政航空跑道與戰爭紀念碑
接著我們繞北岸一圈, 接著往南走, 先過150公尺的橋繞到隔壁的漁村島走走, 這一區以前是 Jean Mermoz 以及其他郵政飛行員的飛機跑道.
我們走到海邊, 也跟其他很多塞國海邊一樣, 停滿了色彩繽紛的漁船, 很多人忙著捕魚. 這裡的海灘也有嚴重的海水侵蝕的問題, 很多房子已被海水侵蝕, 變成廢墟.

這一區也有個紀念碑, pont moustapha malick monument, 為紀念在一戰中約三萬名為法國參戰而死去的塞國軍人.

我們走過當地住民的小巷, 有一個小女孩指著我們大叫: Toubab! 拉札克說, Toubab是 "白人" 的意思. 很好笑. (所以就很像台灣人會指著外國人說 "阿兜仔", 但是我不是白人啊)

再走回聖路易島的南部.
有1828年建的教堂.
Maison des Soeurs de Saint-Joseph de Cluny, 以前是修女院. 正面有很有特色的雙旋轉樓梯, 曾出現在1981年奧斯卡提名的電影 Coup de Torchon場景中. 電影的中文名字叫做 "歪打正著". 我們拜訪這座建築物時, 雙樓梯已被漆成不同的顏色, 近年有一些老房塗鴉與壁畫的藝術計畫.

High School In Girls Ameth Fall, 女子高中.

一路上拉札克也很詳細地指出路上醫院或不同的機構, 再加上簡單的介紹.
最後我們抵達聖路易島的最南邊, 再慢慢繞回我們的出發點結束. 很充實的城市導覽, 下午兩點到五點半, 其實一路上太陽很大很熱, 拉札克不動聲色, 全程也都沒喝水. 我們其他的塞國導遊也是這樣很厲害! 結束後我們衝到沙發里酒吧休息喝冷飲. (我們一路上已經一直灌水了.) 喝塞國的國產啤酒品牌 "Flag", 之後有喝到塞國的另一個國產啤酒品牌 "La Gazelle", 都淡淡的不錯喝. 聽說吃瘧疾藥的話不應喝酒, 這趟旅途上我也只喝了幾口 Flag 與 La Gazelle, 也沒有什麼問題.


拉札克先生說
一路上拉札克也跟我們說了很多塞國的事, 比如說, 乞討talibe小孩是個問題, 但是宗教太強大, 政府想管也心有餘而力不足. 這裡的 talibe 小孩多是從附近的 Fulbe族的貧窮村子來的. 父母貧窮, 可能覺得把小孩送到宗教團體是不錯的事, 但是小孩是在很不人道的環境下乞討. Fulbe, 又稱Fulani, 富拉尼人, 有自己的語言文化. 之前在濟金紹爾的導遊戴的有特色的帽子就是富拉尼帽.

在聖路易靠近恩達爾全區的地方, 有一伊斯蘭學校, 小孩都坐在裡面用功的複誦可蘭經, 有些小朋友手裡拿書, 有些拿著上面有經文的大木板, 是我沒看過的景象. 這些小孩在學堂裡只學可蘭經, 沒有學其他科目.
拉札克說, 他也是這樣長大, 那時候, 可蘭經還是以阿拉伯文字書寫的, 以前他們的沃洛夫語也是用阿拉伯文書寫的, 後來才被改成用羅馬拼音書寫. 所以拉札克會說沃洛夫語, 法語, 英語, 阿拉伯語!

拉札克年約五六十歲, 說他父母也只會沃洛夫語與阿拉伯語 (其實會阿拉伯語已經很厲害了). 拉札克小時候進學校, 政府規定學校內只能說法語, 說了自己家裡的語言要被處罰, 跟以前政府處罰說台語的孩子的方式如出一轍. 然而拉札克回到家, 一說法語, 他父母又會生氣處罰他.

塞國許多老一輩的人不會說法文, 例如我們在聖喬治角的管家傑瑞米也說, 他父母不說法文. 第一次在濟金紹爾搭共乘巴士時, 因為我疑心司機給我們算比較貴, 嘗試用法文問隔壁的阿姨問她付多少錢, 結果她說她不說法文. (他們沒有給我們算比較貴).

塞國民族多元, 有各自原本的語言, 南方主要說Diola, 北方主要說Wolof 沃洛夫語, 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的語言與民族.

拉札克也是這樣讀可蘭經長大, 但是也漸漸發現, 只讀可蘭經, 除了當宗教老師之外就沒有其他什麼技能了, 所以還是決定去讀些別的東西.
他也稍微說了一下塞國近代國情, Bradt 指南書上也有提到一些. 獨立後的第一個總統, Léopold Sédar Senghor, 桑哥先生, 1960年上任, 桑哥總統推動該國的文化藝術不遺餘力, 可能因為這樣, 讓我們感覺到塞國是個文化很豐富迷人的地方, 但是拉札克也抱怨這位總統只為推動文化, 忽略了建設.
當然也不免提到, 疫情對塞國的觀光衝擊. 拉札克說, 疫情之前的聖路易, 每天傍晚可以看到各個樂師歌手, 扛著樂器穿梭在老城中, 準備去下一個餐廳酒吧表演, 現在什麼也沒有.

拉札克是在聖路易長大的真正在地人!


聖路易是我們離開南部後的第一站. 也是在這我們第一次看到塞國的宗教英雄 "班巴" Bamba (連結裡有詳細解釋), 他的手繪肖像無所不在, 在牆上, 在商店招牌上, 在塞式彩色小船上. 剛開始看到他半遮面且嚴肅的臉, 覺得神祕極了, 問了拉札克才知道他的身分.



美麗七彩漁船的船身與旗子都有班巴的臉孔.


滿足完成城市導覽的傍晚, 可惜沒有往年的音樂表演.
吃完晚餐, 稍微問了 下紀念品店的塞式花布洋裝的價錢, 他當然剛開始會開價很高, 我只是隨便問問, 最後我真的要離開時他說最低他可以給 10000 F (483台幣), 這可能是合理的價錢, 只是我覺得洋裝太大而作罷. 會說英文的商店老闆, 也向我們講解說這些西非面具在以前可是有護照的功能, 拿著自己部落的面具可以代表自己的身分. 每個部落有不同藝術造型的面具.

隔天一大早, 我在位在恩達爾全區的旅館附近散步, 這一區沒有任何一個觀光客生物. 我在散步時當地人都忍不住朝著我看. 後來回國後, 非洲通朋友說, 其實不少非洲國家對亞洲人懷有敵意, 因為中國政府有介入一些國家, 但是一路上當地人都對我很友善.

早上還看到我們旅館附近, 還是在做著某個活動, 立起了超級大的班巴看板, 一群人在班巴前面開心地照相.
吃完早餐回旅館後, 巴先生已在外面等候. 接著我們就準備前往下一站, Lompoul (龍卜).


(待續)
原文
此篇文章於 2021-11-23 22:24 被 太和 編輯。
感謝 9
1305 次查看
峇厘貓 的頭像
峇厘貓
#2
舊 2021-11-27, 17:33
確實最左邊的那個白人才是小王子的作者,導遊說中間的我想或許因為他穿著飛行裝吧?起初我也這麼認為,我記得以前看過他的造型就是飛行裝,不過谷歌後發現,左邊的長相符合他的樣子,這才真正記住他的模樣。話說你這次需要吃瘧疾的藥?強制性的?
太和
#3
舊 2021-11-29, 12:54
引用:
作者: 峇厘貓 (原文章)
確實最左邊的那個白人才是小王子的作者,導遊說中間的我想或許因為他穿著飛行裝吧?起初我也這麼認為,我記得以前看過他的造型就是飛行裝,不過谷歌後發現,左邊的長相符合他的樣子,這才真正記住他的模樣。話說你這次需要吃瘧疾的藥?強制性的?
旅遊指南上是建議到塞內加爾旅行就要吃瘧疾藥, 但是要不要吃還是看個人囉?
感謝 1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