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那些穿著睡衣的日子 - covid-19的歲月

79 34 7195
dka 的頭像
dka dka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United States
#1
舊 2020-10-31, 13:51

我的家位於海岸山脈及內華達山脈 -Sierra Nevada之間的北加州中央谷,周圍環繞的是美麗的山丘及海洋。車子從5號公路(I-5)下來,我們沿著 Maxwell 這座小鎮的中心呼馳而過, 前後大概花不到30秒的時間。 從古代西部拓荒時期遺留下來的古老建築 (我猜測的)零零落落的散佈在公路兩旁。太平盛世的時候如果你經過這裡, 並不難看到一些車子停在路邊, 以及屈指可數的幾個在商店前探頭探腦的遊客。我不出國的時候喜歡跑來這種窮鄉僻壤的地方, 開著車在小鎮裡晃來晃去, 再找一個cafe坐下來,沉浸在這種所謂的“local color” 。不過自從鎖城之後一切就變了, 這時開車經過讓人會有一種風聲鶴唳的感覺。無人的街道, 用木板釘上封住的商店玻璃窗, 加上一種落幕的沉寂,讓我並沒有想要停下來的慾望。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47268

從 Maxwell 往西開到 Sites, 大約只花了20分鐘。從 Sites 轉入Peterson Road路,放眼看去前面就是這片一望無際如沙漠般的山丘,這是Sites Reservoir Project 的一部分,將來很大的部分都會被水覆蓋著。車子停靠在路邊,我們從冰櫃裡拿份三明治及水,順著斜坡往上走,爬到了頂端一屁股坐了下來, 沉默中吃著午餐,享受著眼前的空曠。這是週末放風的好地方,你可以在這裡待上一整天也看不到一個鬼影子。




3月中旬鎖城後就在家WFH (WORK FROM HOME)了。由於居住環境文化上的不同,在家工作並沒有讓我覺得有太多被困住的感覺。S 幾年前在城外購買的farmhouse農舍,在翻修之後目前還沒有出租出去,這時正好被派上用場。為了避免抗疫期間在家裡互相廝殺,每早在喝完咖啡之後,他會從冰箱拿出準備好的午餐,開車到他的農舍上班去。家裡只剩下我和四隻貓( 還有院子裡樹上的 blue jay 鳥以及松鼠)。
我在台灣的城市長大,住過台北,台中及高雄。習慣了都市方便和熱鬧的生活,初來美時,對這種小鎮生活極度不適應。不過因為附近有UC的大學城及遍佈的多元化餐館,所以也慢慢的習慣了美國生活的步調。記得小時候父母曾經帶著我們搬回屏東潮州老家住了5年(因為阿公生病,我老爸是獨子,必須回家看顧田園)。鄉下的房子是三合院,有著前後院,四周種了果樹及爬藤,感覺上和現在小鎮居住的環境類似。心裡非常感恩在這樣非常的時期能夠有如此的空間可以自由走動, 不能想像被長期困在公寓的感覺。
我ㄤ不修邊幅的習性,極盡地用在種植花草樹木上,有時覺得自己彷彿住在叢林裡, 尤其在月黑風高的晚上,房子的四周到處可以感受到鬼魅憧憧的氛圍。這棟的房子的確是有點年紀了,至少也有80年的歷史吧! 剛搬進來的前幾年,有幾次深夜在客房看書看晚了, 半睡半醒中隱約聽到門外客廳有人在走動的聲音, 叫了幾次S的名字都沒有回應,嚇得光著脚趕快跑回臥室。在這其間也曾經有幾次發生被鬼壓床的經驗, 跟我ㄤ說他覺得我想太多了。不過隨著時間的消逝這個情況也沒再發生了,現在人鬼相處和融。最近看到我的臉書團上有紐約客po文敘述在防疫期間在所住的公寓遭遇到的靈異事件,害得我心裡開始又有一點忐忑不安了。老實說雖然圍牆,樹木及爬藤的濃密度給了我們極棒的隱私,不過同時也提供了被闖空門的最佳機會(這些年來已經發生了兩次了)。最後一次發生的時候是在某年前的大白天, 不過損失不算慘重。除了法國門的玻璃被敲碎,電腦照相機被拿走,辦公室的書桌上被放了1瓶打開的酒,以及吃完的香蕉皮被懸掛在半打開的抽屜裡外,沒有任何人/ 動物受傷。在這之後我們裝置了一堆home security的鬼東西,也就從此沒在發生這些鳥事了。網路教學的方式給了我很多課跟課之間的空檔, 雖然從我家的前院走出去就是馬路了,不過這半年來除了必要時才開車出去辦事外, 也只有一次跨過馬路到對面去看了我的牙醫,平常真的是足不出門。現在好像除了上班外就是照顧庭院這些花花草草,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個月來心裡就是沒有辦法安靜下來好好的看完一本書。

週六我真的得開車出去透氣, 在北加要離開城市找人少的地方並不難。出了 Sites 我們往 Bear valley 的方向開回家,沿途經過一片又一片被火燒山的地區,心裡嘆口氣真的不知道老天爺在想什麼! 我覺得這幾個月以來的加州好像活在地獄裡,除了高登全國難波萬的疫情外,夏天持續三位數字不退的熱浪,以及到處燃燒的野火,讓人不想要憂鬱都很難! 我們位在 Berry Creek 山上渡假用的小木屋也在這次大火中被燒成灰。沒想到它在兩年前 Paradise 那一場森林大火沒被延及到,可是這一次卻厄運難逃。在這兩場的大火裡有很多人傷亡,野火的可怕性是令很多加州人再也無法去忽視了。
沿著這一條海岸山脈的公路開著,路上沒幾輛車。和對面的車輛擦身而過時,兩邊車內的人馬做個手勢打個招呼,我喜歡美國鄉間這種陌生人之間友善的表達。
黃昏的海岸山脈真的很美,出了山谷,上了 I-5 公路,離家就不遠了。


假如你問我這幾個月生活上還好嗎,我真的還不知道怎麼去回答這個問題。基本上我沒有經濟健康上的憂慮。網路上的教學,還有常態上與親友的聯繫也讓我沒有什麼太多孤立的問題。可是我的內心卻時常感覺像一隻困獸渴望著無拘無束的生活及旅遊,而不是連到超市買個菜都像一隻驚弓之鳥。真的很懷念那些沒有戴口罩的日子。跟我ㄤ說幸好我們年初去了義大利,否則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出國門。
4月份取消了巴爾幹以及台灣之行的機票。英航及聯航並沒有兑換我們現金,而是用有著兩年期限的禮券取代。現在我的手頭上有12張禮券,希望到時候不會變成一堆廢卷。在我的人生裡沒有像現在留在家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我開始整天穿著睡衣在家裡走來走去的。以前愛查愛買機票的的習慣現在變成經常流連在Amazon上選購,不知不覺這幾個月下來家裡忽然多了一台冰箱,一台電視,兩台高壓鍋,還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東西,堆積在冰箱及儲存室的食物可以吃上兩三個月。
真的是莫名其妙的生活!


3月16號星期五的早上就聽到孩子稀稀疏疏的對話,說學校因為疫情可能要關閉,沒想到下午4點左右同事來敲門說學校要關了。充促中拿了筆電及一些重要的存檔逃難似的離開了學校,從此就走上virtual online 網路教學之路。

照片來源 1990 及 2020 集體翹課比較圖

今年7,8月在新學年度開始之前,疫情也正在高峰之中,很多州為了經濟及其他的因素考量要求學區提供正常授課, 沒想到引起了很多教師團體抗議及抵制甚至不惜請辭。因此很多學生家長在網路社交媒體上對教師極儘緋謗,讓我這種向來只在潛水的人也忍不住 PO 了一篇回文: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47268
"你進去你小孩的教室過嗎? 你知道很多學校的教室都位於無窗的密閉空間嗎? 你知道我的教室位於一個容納12個教室, 有著狭窄的 hallway , 而窗戶一個也沒有, 卻只有兩個exit door 的建築嗎? 你知道我那小小的教室很多時候是要同時塞入36個學生,每天來上課的學生接近或超過150個人嗎? 你"現在"上班每天須面對這麼多不太有自律性的青少年嗎? 請問你有想過我的安全嗎? 我打睹很多人的心中已經忘了”同理心”的意義了!

很多老師為什麼對學區聲言會持續性提供給師生安全的配備之說存疑是因為學區從沒有貫徹過他們的允諾.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老師必須自費提供很多的日常品, 這包括了 tissue paper, hand sanitizer, liquid soap….等等.

如果有人認為我的工作很輕鬆就等著領錢的話,那麼就請你辭掉現職來從事教學看看. 如果你在短短幾個月就迫不急待的要把你的孩子往外送了, 我就不相信你能在教職上熬過一個月! 我同意 virtual online 有它的限制, 可是這是非常時期, 並非永遠, 我也相信課程會越排越好. 我看到一些人把網課批評的似乎一無是處,我覺得傷心. 好吧,每一行都有老鼠屎, 我只能為我和我的同事辨論.

我在公立高中教了多年的數學, 我的學生遍佈了加州各個高等學府. 當初合約上並沒有說我得冒著生命危險去從事這份工作. 我可以忍受一些不合理的待遇, 只因為我對教育年輕一代的熱情. 但是當你拿我及我家人的的生命安危不當一回事的時候, 我必得站出來. 没錯, 我可以請辭, 我也打算如此!
在合格師資這麼缺乏的時候, 尤其是在理數方面, 把許多資深的教師逼到這樣的一個角落對教育並不是一個明智的對策!"

其實在寫回文之時我就已下定決心這一年過後我將會離開教職。
-------------------------------------------------------------------------------------------------------------------------------------

以下是美麗的北加與大家分享: < 2019 -2020>

Monterey, Big Sur, Lake Tahoe, Sierras, Coastal Range.


萬聖節快樂!

Happy Halloween!




















感謝 39
7195 次查看
Baba-Oruru 的頭像
Baba-Oruru Baba-Orur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Japan
#2
舊 2020-11-01, 01:53
您好 謝謝您優美的相片與理性的敘述
現這裡是日本的深夜三點以前
很高興我與您有一個共通點
因為我正是穿著“睡衣”拜讀 (^@^)
祝*萬聖節順心
感謝 1
dka 的頭像
dka dka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United States
#3
舊 2020-11-01, 08:56
引用:
作者: Baba-Oruru (原文章)
您好 謝謝您優美的相片與理性的敘述
現這裡是日本的深夜三點以前
很高興我與您有一個共通點
因為我正是穿著“睡衣”拜讀 (^@^)
祝*萬聖節順心
謝謝在這樣非常的時期與我分享一些感受!
期待這樣的日子很快就會結束過去。
yyao
#4
舊 2020-11-01, 09:54
你好,偶然看到你的文章。想跟你打聲招呼,也想跟你說聲辛苦了。我也是高中數學老師,在丹denver public school,我想我們算是少數不是教中文的台灣人。很能理解你最後兩段說的,很可惜的,除非當過老師,否則永遠也不會知道那是什麼感覺。辛苦了,別放棄,學生需要你。
感謝 1
dka 的頭像
dka dka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United States
#5
舊 2020-11-01, 12:44
引用:
作者: yyao (原文章)
你好,偶然看到你的文章。想跟你打聲招呼,也想跟你說聲辛苦了。我也是高中數學老師,在丹denver public school,我想我們算是少數不是教中文的台灣人。很能理解你最後兩段說的,很可惜的,除非當過老師,否則永遠也不會知道那是什麼感覺。辛苦了,別放棄,學生需要你。
謝謝留言!確實是這裡很少遇到教理數的台灣人。可能都往高薪的方向發展去了吧!其實我離開教職心意已定,現在只想要隨心所欲的過日子,不想被拘束。我猜測你們現在也是virtual online 吧?
Take care!
安妮公主 的頭像
安妮公主 安妮公主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6
舊 2020-11-02, 08:29
引用:
作者: dka (原文章)
也曾經有幾次發生被鬼壓床的經驗, 跟我ㄤ說他覺得我想太多了。不過隨著時間的消逝這個情況也沒再發生了,現在人鬼相處和融。最近看到我的臉書團上有紐約客po文敘述在防疫期間在所住的公寓遭遇到的靈異事件,害得我心裡開始又有一點忐忑不安了。
我本來以為、老美比較鐵齒,後來發現、網路上一些老外家裡、錄到的恐怖影像,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引用:
作者: dka (原文章)
我的內心卻時常感覺像一隻困獸渴望著無拘無束的生活及旅遊,而不是連到超市買個菜都像一隻驚弓之鳥。
今年、對於熱愛旅遊的人來說,無疑是被判了「無期徒刑」,何時出獄還不曉得?一些棧友開始寫「過期遊記」,是一種「無魚、蝦也好」的概念…

另一方面,又慶幸自己身在台灣,目前、都是正常生活,台灣以外的世界,疫情依然持續進行中。
感謝 2
安妮公主 的頭像
安妮公主 安妮公主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7
舊 2020-11-02, 08:30
引用:
作者: dka (原文章)
其實在寫回文之時我就已下定決心這一年過後我將會離開教職。
「老師」這個行業,曾經是光鮮亮麗、受人尊重,只是台灣的少子化,讓不少學校廢校、倒閉,老師沒有伸展的舞台,紛紛轉行、變成流浪教師的大有人在。

美國沒有少子化的問題,熱愛教學的您,我記得您還PO過一篇、學生Monica也想要旅行,猶記得、我還提出不同的看法,現在、覺得自己有點白目,SORRY。

沒想您、您會做了這麼大的決定,想必是忍無可忍,船到橋頭自然直,有時候、生命該轉彎的時候,自然就是會發生,祝福您~
感謝 2
1980lovemyself 的頭像
1980lovemyself 1980lovemyself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8
舊 2020-11-02, 09:57
謝謝分享好美的照片,12歲拜訪過加州之後這些年來都沒機會再訪,讓我開始期待疫情過後的美國之旅。

這一年遇到很多在生命上有大轉折的前同事或是朋友,有一個很深的感觸,任何境遇沒有好壞,決定權在我們自己手上,最終是好還是壞,取決於我們怎麼定義這件事。
感謝 2
dka 的頭像
dka dka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United States
#9
舊 2020-11-02, 10:43
引用:
作者: 安妮公主 (原文章)
我本來以為、老美比較鐵齒,後來發現、網路上一些老外家裡、錄到的恐怖影像,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今年、對於熱愛旅遊的人來說,無疑是被判了「無期徒刑」,何時出獄還不曉得?一些棧友開始寫「過期遊記」,是一種「無魚、蝦也好」的概念…

另一方面,又慶幸自己身在台灣,目前、都是正常生活,台灣以外的世界,疫情依然持續進行中。
大大一切安好。好久沒在客棧上跟你對談了!
我是想要不鐵齒,不過曾經目睹我老媽的經歷所以不敢不相信。我娘曾經為了這個病了好幾個月,最後我阿嬤不得不帶他到宮廟裡,被做了法之後才漸漸好起來。
我是真的羨慕在台灣的你們,也真的希望這些老美聽話一點乖乖的把口罩都戴上。加州最近好像好了一點,至少北加是的。
感謝 1
dka 的頭像
dka dka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United States
#10
舊 2020-11-02, 10:52
引用:
作者: 安妮公主 (原文章)
「老師」這個行業,曾經是光鮮亮麗、受人尊重,只是台灣的少子化,讓不少學校廢校、倒閉,老師沒有伸展的舞台,紛紛轉行、變成流浪教師的大有人在。

美國沒有少子化的問題,熱愛教學的您,我記得您還PO過一篇、學生Monica也想要旅行,猶記得、我還提出不同的看法,現在、覺得自己有點白目,SORRY。

沒想您、您會做了這麼大的決定,想必是忍無可忍,船到橋頭自然直,有時候、生命該轉彎的時候,自然就是會發生,祝福您~
謝謝你還記得那一篇。我對教學還是充滿了熱愛但並不在執著了,今年讓我體會到了生命的無常,現在的我只想要隨心所欲的過日子 -- 自由而沒有牽絆的生活了。
感謝 2
dka 的頭像
dka dka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United States
#11
舊 2020-11-02, 11:04
引用:
作者: 1980lovemyself (原文章)
謝謝分享好美的照片,12歲拜訪過加州之後這些年來都沒機會再訪,讓我開始期待疫情過後的美國之旅。

這一年遇到很多在生命上有大轉折的前同事或是朋友,有一個很深的感觸,任何境遇沒有好壞,決定權在我們自己手上,最終是好還是壞,取決於我們怎麼定義這件事。
謝謝留言。知道嗎? 這個疫情讓我學會了對一些微小的事情感恩,對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更加珍惜,更學會了與自己能夠更和平的相處。
感謝 1
世界首窮 的頭像
世界首窮 世界首窮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United States
#12
舊 2020-11-02, 11:15
你家真好
感謝 1
lclouds
#13
舊 2020-12-01, 10:11
我從退休族的角度來聊聊:
最強烈的感受:像我們這個世代(嬰兒潮)退休的,通常有個認知:退休後,絕不做couch potato.沒有了五斗米的束縛,日子要過得更隨意,更精彩。最直接的呈現,就是多旅行。偏偏Covid-19橫空出世,逼得高風險族紛紛閉關修行,日子過得周末,周日(weekdays) 都分不清。感覺上,就像那孫猴子,不管怎麼活蹦亂跳,還是逃不出如來佛的掌心。頗為無奈!

原來的規劃,因為常常會雲遊四海,跟屋子的牽扯越少越好,第一件斬斷的就是種菜。只留下一些low maintenance的東西,如韭菜(這傢伙的生命力堪比野草),大蒜之類。 "行有不得,反求諸己"(借用這句話來牽強附會一下),今年既然(向外)動彈不得,
只好向內找樂子 - 重操舊業,種菜去也!

此地處zone 6,生長季節不長(5至9月底)。不適合栽種瓜類(冬瓜,苦瓜)。盛夏時,公花處處,母花芳蹤緲然。夏天進入尾聲,母花才姍姍來遲,卻已時不我予! 也許收成與所下的功夫不成正比,但栽種的過程還是值得的,不說別的 光是每天都有所期待(期待又發現新的母花),就夠了。 

我家的韭菜,30年前來自加州朋友的後院。在此落地生根,蓬勃發展。家裡有院子的都知道一個簡單的事實:越在乎的(如草地),越需要時時呵護;越不要的 (如Dandelion, crabgrass),長得越好。韭菜是唯一一個異類,既受我們青睬,
卻不需照顧,誰說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再說韭菜真是多功能,可以變成韭黃(用黑布蓋起來﹚; 八月開始, 有韭菜花(其實是嫩的梗子+花苞); 花可做韭菜花醬. 當然,我們家的韭菜主要的下場:韭菜蝦仁水餃跟韭菜盒子。
 
不過,我今年種菜最引以為傲的就是小白菜。此菜在此買不到。想吃,只有自求多福。以往多次初春試種,都因過早開花而失敗。這一次,改在夏末秋初試種(labor day次日下種)。竟然迄今沒有長梗開花,收成了好幾次,失敗為成功之母,良有以也!
-----------------------------------------------------
男主外(種菜),女煮內。太太會做一些麵食。我們分工:她作,我吃。我是想學擀皮,不過天性愚鈍,這種兩手分工的活還真學不來。家裡只有兩個人,做出來的當然吃不完,就與住得近的朋友分享。當然每次總會被塞幾樣東西 (像自家的黑莓,葡萄,或是燒餅),這使我想起母親罵我不喜歡吃自家的東西。幾周前,甚至收到另一朋友自種的山藥和一打自家雞下的蛋(謝謝我太太講解Medicare相關的問題。我太太是受過訓的志工)。非常時期,不能正常互動,就變個花樣,來個食物互動吧。

前幾天,送自製的臘肉給友人,在門口隔著距離聊了幾句。他提到家裡似乎有作不完的事。的確,疫情之前,我們的注意力都放在各式各樣的外務上,內務自然被忽略,擱置在一旁。現在沒了外務,才赫然發現內務還真不少。
我也不例外,身邊有好幾件事,一直拖著。前兩周,終於打起精神,慎重面對其中一件:IRA的RMD。不面對還好,這一面對,才警覺這件事不能再拖,時間雖還沒到,但得未雨綢繆,現在就要採取行動。

這次的疫情的衝擊,光看Food Bank前的車龍,可見一斑。此地有些公司,感恩節時會發火雞。我家某人多次提議捐火雞,(台灣工程師數量一度降到谷底),成效不彰;近幾年,一下湧進不少有台灣背景的,加上今年的會長有幹勁,一下募到十幾隻(兩百多磅)及現金八,九百多元,捐給Food Bank。 不管怎麼說,不必為下一頓飯發愁都是幸福的。

總之,縱使在疫情期間,處處受到限制,但仍有silver lining. 端看自己的心態如何調適。
 
PS1 版主的決定(退休)我了解。我太太以前是護士。如果她現在還在職場,她也會權衡利弊,思考何從何去。
以學區為例,在上面的,視老師為雇員,家長為顧客。很理所當然的委屈老師,求全家長,特別是那些大聲喧嘩的。就是那麼一個態度:息事寧人。 我們這個州的州長就是這個調調,疫情常常榜上有名,卻遲遲不強制戴口罩。何故?州裡有那群人認為不戴口罩是他們的constitutional right! 大概他怕被 recall. (這是我的解讀,不見得對)
PS2. 記得四年前的一篇文章中,你曾建議新移民考慮擔任數理中學教師。不過時機不同,當然不能相提並論。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看情況,昔日支持你的動力 已不存在了。
PS3. 我也喜歡開次級公路(即所謂的byway/back road/off-the-beaten-path road). 這些當地居民使用的路,車不多,可以悠閒地開著。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47268#post11741605
不趕時間,也沒有特定的期待,走到哪裡算哪裡。期望值既低,處處都可能是驚喜。這跟在Freeway上呼嘯而過,是兩種不同的經驗。
 
感謝 4
dka 的頭像
dka dka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United States
#14
舊 2020-12-01, 22:49
引用:
作者: lclouds (原文章)
我從退休族的角度來聊聊:
最強烈的感受:像我們這個世代(嬰兒潮)退休的,通常有個認知:退休後,絕不做couch potato.沒有了五斗米的束縛,日子要過得更隨意,更精彩。最直接的呈現,就是多旅行。偏偏Covid-19橫空出世,逼得高風險族紛紛閉關修行,日子過得周末,周日(weekdays) 都分不清。感覺上,就像那孫猴子,不管怎麼活蹦亂跳,還是逃不出如來佛的掌心。頗為無奈!

原來的規劃,因為常常會雲遊四海,跟屋子的牽扯越少越好,第一件斬斷的就是種菜。只留下一些low maintenance的東西,如韭菜(這傢伙的生命力堪比野草),大蒜之類。 "行有不得,反求諸己"(借用這句話來牽強附會一下),今年既然(向外)動彈不得,
只好向內找樂子 - 重操舊業,種菜去也!

此地處zone 6,生長季節不長(5至9月底)。不適合栽種瓜類(冬瓜,苦瓜)。盛夏時,公花處處,母花芳蹤緲然。夏天進入尾聲,母花才姍姍來遲,卻已時不我予! 也許收成與所下的功夫不成正比,但栽種的過程還是值得的,不說別的 光是每天都有所期待(期待又發現新的母花),就夠了。 

我家的韭菜,30年前來自加州朋友的後院。在此落地生根,蓬勃發展。家裡有院子的都知道一個簡單的事實:越在乎的(如草地),越需要時時呵護;越不要的 (如Dandelion, crabgrass),長得越好。韭菜是唯一一個異類,既受我們青睬,
卻不需照顧,誰說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再說韭菜真是多功能,可以變成韭黃(用黑布蓋起來﹚; 八月開始, 有韭菜花(其實是嫩的梗子+花苞); 花可做韭菜花醬. 當然,我們家的韭菜主要的下場:韭菜蝦仁水餃跟韭菜盒子。
 
不過,我今年種菜最引以為傲的就是小白菜。此菜在此買不到。想吃,只有自求多福。以往多次初春試種,都因過早開花而失敗。這一次,改在夏末秋初試種(labor day次日下種)。竟然迄今沒有長梗開花,收成了好幾次,失敗為成功之母,良有以也!
-----------------------------------------------------
男主外(種菜),女煮內。太太會做一些麵食。我們分工:她作,我吃。我是想學擀皮,不過天性愚鈍,這種兩手分工的活還真學不來。家裡只有兩個人,做出來的當然吃不完,就與住得近的朋友分享。當然每次總會被塞幾樣東西 (像自家的黑莓,葡萄,或是燒餅),這使我想起母親罵我不喜歡吃自家的東西。幾周前,甚至收到另一朋友自種的山藥和一打自家雞下的蛋(謝謝我太太講解Medicare相關的問題。我太太是受過訓的志工)。非常時期,不能正常互動,就變個花樣,來個食物互動吧。

前幾天,送自製的臘肉給友人,在門口隔著距離聊了幾句。他提到家裡似乎有作不完的事。的確,疫情之前,我們的注意力都放在各式各樣的外務上,內務自然被忽略,擱置在一旁。現在沒了外務,才赫然發現內務還真不少。
我也不例外,身邊有好幾件事,一直拖著。前兩周,終於打起精神,慎重面對其中一件:IRA的RMD。不面對還好,這一面對,才警覺這件事不能再拖,時間雖還沒到,但得未雨綢繆,現在就要採取行動。

這次的疫情的衝擊,光看Food Bank前的車龍,可見一斑。此地有些公司,感恩節時會發火雞。我家某人多次提議捐火雞,(台灣工程師數量一度降到谷底),成效不彰;近幾年,一下湧進不少有台灣背景的,加上今年的會長有幹勁,一下募到十幾隻(兩百多磅)及現金八,九百多元,捐給Food Bank。 不管怎麼說,不必為下一頓飯發愁都是幸福的。

總之,縱使在疫情期間,處處受到限制,但仍有silver lining. 端看自己的心態如何調適。
 
PS1 版主的決定(退休)我了解。我太太以前是護士。如果她現在還在職場,她也會權衡利弊,思考何從何去。
以學區為例,在上面的,視老師為雇員,家長為顧客。很理所當然的委屈老師,求全家長,特別是那些大聲喧嘩的。就是那麼一個態度:息事寧人。 我們這個州的州長就是這個調調,疫情常常榜上有名,卻遲遲不強制戴口罩。何故?州裡有那群人認為不戴口罩是他們的constitutional right! 大概他怕被 recall. (這是我的解讀,不見得對)
PS2. 記得四年前的一篇文章中,你曾建議新移民考慮擔任數理中學教師。不過時機不同,當然不能相提並論。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看情況,昔日支持你的動力 已不存在了。
PS3. 我也喜歡開次級公路(即所謂的byway/back road/off-the-beaten-path road). 這些當地居民使用的路,車不多,可以悠閒地開著。
不趕時間,也沒有特定的期待,走到哪裡算哪裡。期望值既低,處處都可能是驚喜。這跟在Freeway上呼嘯而過,是兩種不同的經驗。
 
大大謝謝你的留言及分享。

真得很慚愧, 我對花草其實並不太懂。不過在nursery 只要看到美麗的植物就會買回家種, 我自認為有green thumb, 加上天生細心的個性, 植物很少會死在我的手上。不過千萬別問我品種的名稱。只要牽扯到學術上的專有名詞, 我的失憶症就漂浮出來了。


講到種菜更慚愧, 有次到超市買菜時, 遇到了一位new cashier, 拿起了我買的一包菜問我: "你知道這什麼菜嗎?", "You don't know?" 我反問。其實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菜。這些年來我只種過 bell peppers and tomatoes。我把這缺乏的常識歸咎於當年的聯考制度以及台灣方便的外食文化。


我想我已經做好要當自由人的準備了。只要疫情一過我就準備上路去了。
感謝 1
lclouds
#15
舊 2020-12-02, 13:34
引用:
作者: dka (原文章)
真得很慚愧, 我對花草其實並不太懂。不過在nursery 只要看到美麗的植物就會買回家種, 我自認為有green thumb, 加上天生細心的個性, 植物很少會死在我的手上。不過千萬別問我品種的名稱。只要牽扯到學術上的專有名詞, 我的失憶症就漂浮出來了。
沒事。
其實剛看到這段,楞啦一下,我沒有考你的意思啊? 回頭重讀了一下我的覆文,可能是我隨口提到兩種草皮上常見的雜草吧。 (第一個的中文是蒲公英)。 我自己在這方面,有興趣,但不用心。膚淺得很。
訊息: 既然說到花花草草,有興趣+又有時間+住在美國的,可以查查當地的Master Gardener Program. 很多大學 Extension Office 有開課 (比如UC Davis)。我們這裡是九月到四月,每兩週上課半天。(比較適合上課期間不出遠門的,比如現在)。
那年膝蓋受傷,不方便旅行,就去上了,全勤,但沒拿到最後那張紙,因為欠了一些作業。
感謝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