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埃及]我去了埃及幾次,而且一向又關心古埃及的歷史文化,查看了一些書本及視頻資訊,所以,對於埃及某些景點及文物,自然產生了一些心得及感想。所以...覺得我有一些有趣的觀點,不妨提出來供參考而已。 我會儘量以照片或圖片,再提及一些網上找得到的資訊或視頻,來述說我下面的一題題的觀點!
訂房比價
Janjen Janj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客棧之光
#1
文章: 4,595
性別: 男生
感謝: 2,653次/1,633篇
註冊日期: 2013-02-05
舊 比較埃及歷史文化和景點文物之間的一些個人心得 - 2020-01-26, 20:15
我去了埃及幾次,而且一向又關心古埃及的歷史文化,查看了一些書本及視頻資訊,所以,對於埃及某些景點及文物,自然產生了一些心得及感想。所以現在想趁有閒的時候,把這些心得感想,一題題地寫出來,在此共享,希望對埃及有興趣或將去旅行者,在無論有沒有導遊或書本的解說帶領下,也能夠順著我的眼光,感覺體會到埃及某些特別迷人的古歷史文化特徵。

若要說到我在此寫的心得看法對不對,可不可信?我要先承認,我什麼權威都不是,我既沒學過埃及學,甚至連聽一次導遊講解的經驗都沒有,因為我在埃及全部是自助逛。這些只是我"自以為是"的想法而已,沒有經過専家的任何考驗,所以,要聽不聽,由讀者評斷。我只是覺得我有一些有趣的觀點,不妨提出來供參考而已。

我會儘量以照片或圖片,再提及一些網上找得到的資訊或視頻,來述說我下面的一題題的觀點!
467 次查看
Janjen Janj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客棧之光
#2
文章: 4,595
性別: 男生
感謝: 2,653次/1,633篇
註冊日期: 2013-02-05
舊 回覆: 比較埃及歷史文化和景點文物之間的一些個人心得 - 2020-01-27, 00:44
Scorpion King (蝎子王)的象牙權柄:



當你一走進開羅的埃及博物館正門,通過了安全檢查後,在中庭前方,通常是展示著埃及的史前史及古王國早於金字塔時期的文物,通常正當中的櫃子內,擺了那有名的 King Narmer 的黑石石板(Palette 調色板),許多旅遊團導遊,都會在此駐足,稍講解一下,然後就離開此中廰,開始沿順時針方向由古,中,新王國講下去。這 Narmer 石板,是至少與大英博館的 Rosetta Stone 同等的重要,希望以後能詳細討論。但是,目前要找著看的,是放在兩邊的毫不起眼,簡直有如普通學校實驗室玻璃櫃子中的,如上的勾狀的象牙權柄。這個權柄,是不到十年前(2012年前後),在中埃及的 Abydos, 被德國考古隊所發現的,你若查查那本有名的開羅美利堅大學出的埃博名品目錄書(十多年前寫的),當然也找不到這個文物的任何影子。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04809#post11518330

但是,因為現在的世界上埃及學學界,都認為這個象牙權柄的發現,對埃及史異常重要,所以埃博當局,在沒有展覽空間的情況下,不得不把此物隨便就擺在此櫃中,並且也沒對其加多少說明,所以,這文物被冷落到我從沒看到有人對此櫃子多看一眼,更別說有導遊會對其解說一下,他們到底知不知道這文物之存在及重要意義,我猜都是個問題?

在說明這個至少五千多年文物之意義時,我們先看看幾張照片,你若是在埃及走時注意一下,你一定會看到許許多多的這類法老王或神祇的文物照片如下:

首先是有名的距今3300年前的圖坦卡門法老王的金棺蓋子,及罩在他本人木乃伊上的金裝飾:





然後,下面是在 Abydos 的有名的塞提一世神廟中,精美的塞提一世向穿著木乃伊服的 Osiris 神 (地下之王神,也是法老王之第一祖先神)上香的浮雕:



甚至,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好萊塢拍的埃及艷后電影,當伊莉莎白泰勒伴演二千年前埃及最後的法老王 Cleopatra ,轟轟烈烈訪問羅馬時之盛裝照:


當你看看所有這些法老王(或法老王神)之雙手交义時,他們兩手拿的東東,就是一隻手拿著這圓勾形的權柄,另一隻手則是拿著那有點像拂塵似的器物。這也就證明了:這法老王雙手拿著的像徵他們權力及特殊地位的兩個器物,是早在五千年前的埃及,就已存在了,這個傳統,繼續了三千多年,直到最後的法老王 Cleopatra 。而近幾年才發現的這根已五千多年的象牙權柄,則無疑是現在所知的最最早的實物,可以說是此物之老祖宗了!

不但如此,這根權柄,是出土於一個 Abydos 最最早期的大墓中。在古埃及人心目中, Abydos 一直是最神聖的地方,是地下王 Osiris (也是傳說中之法老王之始)墓的地方,甚至,在 Abydos 的塞提一世神廟之後方,還有一個極壯觀的所謂傳說的 Osiris 的地下墓 Osireion(如下),歷代受埃及人朝拜,塞提也特地把他的神廟連在一起。但是,根據近代學者之研究及猜測,這個 Osireion 是用了某個後來法老王的墓。



事實上,這支象牙權柄,是近年來(十年來)德國考古隊在 Abydos 的另一地方發現的大墓中找到的,這墓之規模遠遠不如上面 Osireion 之宏大壯觀,但是,其年代又比 Osireion 早幾百年,當德國人發現時,此墓早已被盜,僅留下了許多酒醰陶器片,以及這個現在看已不太起眼的象牙權柄,所以幸好盜賊看不上而留了下來。正是在附於酒醰以供辨別的象牙片等小器物圖案中,他們發現了許多 蝎子王 的圖案,然後,再加上這個用名貴罕見的大象牙製造的法老王權柄之出現,讓他們肯定了,這個墓,應是一百多年前就有器物如Scorpion Macehead出現的,大家一直在猜測的 Scorpion King (蝎子王)的墓。這個 蝎子王 近十多年來被確定及認識的經過,包括其墓及這支象牙權柄之發現,都可參看下面(僅英文)的視頻:

Scorpion King (蝎子王)


在一百多年前(公元 1897年前),歐美學界,經過近百年的考古研究, 參照了各種留下來的文獻,神廟壁雕(如 Abydos 之 塞提一世神廟之 King List),甚至紙草殘片,本來認為他們已大致理清了埃及的法老王及朝代的世系,認為埃及之統一(上下埃及)及法老王之開始,是從 一個只知名號,但不明究竟及尚無文物證明的法老王名叫 Menes 開始的,大家認為 Menes 在統一埃及後,定都上下埃及交會之地的曼菲斯(Memphis, 有人甚至認為此名出自 Menes 之名,在開羅南方),然後發展成後來之金字塔文明。

但是,在公元 1897年,在路克索南方 Hierakonpolis 古埃及人傳統上祭拜老鷹神 Horus 的地方,牛津大學學者 James Quibell 接連發現了 Narmer Palette 調色石板 (現藏開羅埃博),以及 Scorpion Macehead (蝎子王椎頭,現藏牛津大學 Ashmolean Museum,如下),從此,這 King Narmer & King Scorpion 就激起了埃及學界的近百年的千層浪,到底這兩個在所有法老王世系表 (King Lists)從來沒見過提起的人物,是不是真有其人?他們在埃及的統一大業中,到底是有何種的貢獻?他們對埃及古文明的興起及定型,又起了什麼作用?




所以,在過去的一百多年中,因為實證物出土的缺乏,King Narmer & King Scorpion 之存在及重要性, 始終得不到確認。一直要等到最近幾十年來的考古努力,現在已掌握了證明是他們個人的東西。

上面的像徵法老王之 象牙權柄,竟然在一個有許多 Scorpion 符號的最早期大墓中出現,然後再加上上面視頻中提到的,很可能是有關 King Scorpion 的位在沙漠中的壁雕畫,在幾年前被發現,所以,近幾年來 ,King Scorpion 的真實存在,應該越來越無人有疑問了。

King Narmer 呢?在埃博緊臨象牙權柄的另一櫃子中,埃博當局把許多刻有各最早法老王名稱或符號的他們用的小物件,例如象牙梳子,器物名牌,等等,擺在一起,如果你有時間,仔細找一下,不難找到一個以 小墨魚(稱 Nar) 在上,鑚子(稱 Mer)在下的很小私人用物件(梳子?)之圖案,這圖案,與在大廳正當中擺的 Narmer Palette 的正上方中心刻的像形圖案一比較完全相同,這就可以證明 King Narmer 的真實存在了。事實上,就是因為 Narmer Palette 上 Narmer 名字的像型文字,使埃及文字之興起之早,直追或超越了美索布達米亞文明。所以,上世紀中期之前,還有人信心滿滿說世界文明最早起源於兩河流域,但是,現在就少有如此信心滿滿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04809#post11518330

對於 King Narmer & King Scorpion 之討論,還有許多有趣論題可說,現在先停在這裏,下一文再継續。

不過,如果有時間,建議除了上面Scorpion King (蝎子王)的視頻外,也不妨先看熟下面有關 King Narmer 的視頻(有中文翻譯)。若看過了這兩個視頻,可幫助你更容易體會我下面想繼續討論的東西。

【古埃及法老帝国:第1集:帝国的诞生】King Narmer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9272790?from=search&seid=15702068374681215651
此篇文章於 2020-01-27 06:40 被 Janjen 編輯。
4
Janjen Janj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客棧之光
#3
文章: 4,595
性別: 男生
感謝: 2,653次/1,633篇
註冊日期: 2013-02-05
舊 回覆: 比較埃及歷史文化和景點文物之間的一些個人心得 - 2020-01-27, 22:34
(繼續上文)

那麼,法老王另一手上常拿著的拂塵桿,又是多早前就有出現的呢?

如果你仔細在埃博的同樣是五千多年前的 Narmer Palette 之兩面中,有兩個長頸野獸交頸的一面,仔細看看其上面戴著下埃及冠(非保齡球式的)的 Narmer 王, 他的右手,不就是正抓了支拂塵桿?在他前上方,不就清楚刻著他的名字 Nar (章魚) Mer (鑽子)?同時,在他的兩面的腰上,也都繫著另一支像牛尾似的拂塵乎?



此外,在埃博收藏的很有名的小象牙雕刻像,據說是僅有的 Khufu 法老王(造吉蕯大金字塔的第一位,公元前2500年左右)的坐像,他頭戴著下埃及冠,左手平放腿上,但是他右手不也是明顯握著根拂塵桿?



這些圖像,在在表明了,法老王常抓在手上的像徵其特特權力及地位的勾狀權柄及拂塵桿,是遠早於金字塔時代,甚至可能在未統一上下埃及前的未知法老王,就已經定型了。這個傳統,堅持了至少三千年,一直到最後的法老王被滅掉。

所以,我仍然清楚記得,幾十年前,我笫一次買介紹古埃及的書( Egypt of The Pharaohs, by Sir Alan Gardiner)來看時,在前面,開宗明義就有一段話,大意是說,在世界古今所有許多文明中,古埃及文明(不是現埃及文明)是最最"保守"的文明,這"保守"的意義,就是說他們有許多遠古祖宗傳下來的傳統,他們代代相傳不異,一直到整個文明架構被滅掉而後已!

現在,當我比較了解古埃及文明後,我主要的感悟之一,就是:上面的行家之言,真是一語道破!
Janjen Janj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客棧之光
#4
文章: 4,595
性別: 男生
感謝: 2,653次/1,633篇
註冊日期: 2013-02-05
舊 回覆: 比較埃及歷史文化和景點文物之間的一些個人心得 - 2020-01-28, 02:35
圓勾形的權柄及拂塵桿,自古就當成法老王權力的像徵,我們從中,又可解讀出什麼?

大家都知道,古埃及的法老王文明,就是尼羅河文明。就是因為這個母親河的水,以及其每年定時的泛濫,才造成了以上埃及的尼羅河河谷以及下埃及的尼羅河三角洲為兩大成份的灌溉農業文明。 Egypt is a gift of the Nile ,是希臘歷史之父 Herodotus 的千古名言。

那麼,這圓勾形的權柄及拂塵桿,甚至再加上上面文章中 Narmer 王及蝎子王腰上都有繫著的牛尾巴(拂塵?),這些都是起源於尼羅河文化嗎?反映了農業定居式的生活嗎?

恰恰相反,經過許多年的研究探討及辯論後,現在主流埃及學家的看法是:這些法老王統治權威的像徵,與農業文化格格不入,反而應該是源起於草原放牧式的生活!!!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04809#post11519347

更具體的說:圓勾形的權柄,更適合於以放牧者的導引牲畜前行方向的放牧杖,或者往前丢迴旋桿來解釋。以牛尾巴當拂塵,可能是草原上之放牧者,學自於牛群中的牛,以牛尾巴來趕昆蟲或清掃東西而來。

這也就是說:古埃及的法老王文明,從興到衰,都是尼羅河農業文明沒錯。但是這個文明的源頭及其組成族群之根,則是從某地之草原文化發起後,再遷進尼羅河流域的。也因此,其某些文化像徵,例如權威像徵等,仍然保留了其草原放牧文化的特性。這是經過近百年的考古後,埃及學界對埃及文明之源頭及埃及史前史之研究探討,越來越走向的共識。

我下面要簡單介紹下這個最近史前史理論的大概,若要較最近的資訊,可以參看上面Scorpion King 及 King Narmer 的視頻外,下面的視頻,更清楚提供了地質上及氣候上(甚至地球自轉上)的原因:

纪录片《地球的起源》全26集 720P 英语中字:
第十七集:撒哈拉沙漠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6717082?p=17

因為地球自轉方向每兩三萬年的小小來回周期修正,撒哈拉地區的乾燥度及雨量,是有每兩萬多年周期的來回修正的。所以,撒哈拉地區,在兩萬年內,在草原及乾燥沙漠間來回變動。目前這一輪的沙漠乾燥期的開始,起於八千年前,在那之前,撒哈拉地區基本上有頗長一段時間可能是草原,每年有下雨季來滋潤,和目前中非的大草原相類似。在那時候,這草原,充滿各式各樣的草原動物(如象,駝鳥,長頸鹿,等等),可供狩獵及放牧。比起又擠又窄,瘴癘濕熱,河水泛濫的尼羅河流域,更適合於人居。

所以,近百年來,當埃及學界,越來越把研究興趣,往史前史推時,他們考古發掘的努力,起先很自然是著重在尼羅河流域的,那時也的確是在各地方挖出了各種史前文化遺蹟,證明在上下埃及統一及金字塔時代之輝煌之前,的確有一段史前文化之準備過程,而不是馬上就跳出來的輝煌。

但是,當他們想繼續在尼羅河流域往前往下挖時,到了距今七千年之前,史前文化就似乎變少而幾乎斷了根,這就表明:現在看起來是如此驚人富饒肥沃的尼羅河流域之寶地,在七,八千年以前,竟然是幾乎沒人問津的荒地?這樣的結論,簡直是讓人跌破了眼鏡!!怎麼可能?

若如此,則下一步要問?古埃及人到底是從那裏,那一個方向遷入尼羅河流域的?從東方的西亞巴勒斯坦,甚至美索不達米亞?從西方的北非撒哈拉沙漠?從南方的蘇丹尼羅河上遊?

上世紀的頗長時間,從西亞傳入的觀點是頗流行的。例如,有些人指出,在Narmer 石板上的兩隻長頸獸交頸圖像,顯然是美索不達米亞傳入的(如下圖)。埃及像形文字的出現,似乎是緊跟美索不達米亞文明之後。



但是,從西亞傳入,必須要有個路線,最當然的是經過巴勒斯坦,西奈半島,傳入尼羅河三角洲,再往上遊河谷傳的。但是,尼羅河河域已挖出的史前文化,卻似乎是上埃及河谷的,較早,較多,較先進,而影响到下游三角洲的。但是有人反駁說,三角洲年年泛濫,文物容易沖掉,保存不易,所以沒東西可看,並不奇怪,這也是實言。另外有人,甚至提出美索不達米亞或阿拉伯影响,是從紅海越洋過來,先到河谷區的,這理論,未免太牽強!

另外要指出的,是在這些早期的河谷文化文物中,可看到草原動物的影子,例如下面的陶器圖案中,加入了成群的駝鳥,但是,在此後的埃及圖案藝術及宗教圖騰中,根本找不到駝鳥的影子,也找不到象的影子,所以,這些駝鳥圖案,是不是一些過去不久的草原記憶?



最近幾十年來,考古學家轉往西邊荒涼得狗不拉屎,鳥不生蛋的撒哈拉沙漠去試試運氣,結果出人意外,在越來越多的地方,挖出了七,八千年以前或更早的人類文化遺存,在這些遺存中,有許多的草原動物遺跡,如駝鳥,大象,長頸鹿等等,而且附近環境遺跡顯示,那時至少是草原,而不是純粹乾旱不雨的沙漠。

伴隨著近年來的對撒哈拉沙漠地區之地質,水文,氣象及沈積歷史的考察研究,科學界及埃及學界慢慢認識到:撒哈拉沙漠並不是一成不變乾旱無雨的,許多地方的水澤及植被遺跡,顯示了那裏是有乾旱及濕潤互變的過程的,尤其是近十多萬年來,隨著地球自轉的傾角每二萬多年之周期變化,南方的雨帶有顯著的移動,所以,撒哈拉沙漠每兩萬多年,就會由乾(沙漠)變濕(雨多成草原),然後再轉乾的周期變化。其最近的轉乾周期,起始於大約八千年前,在那之前,撒哈拉地區是有各種動物及人類之大草原景像,而八千年前之轉向乾燥,顯然是逼迫人類向有充份水源的尼羅河流域遷移,並由原來草原放牧打獵的生活,向定居農業的生活去發展適應,這是一個最近較被看重的古埃及文化起源之理論,此理論正在發展中!
此篇文章於 2020-01-28 03:22 被 Janjen 編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