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雲南。旅】自以為的壯遊 (3)

7 14 10251
小國王12月
#1
舊 2012-06-25, 18:27
Part1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675233
part2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679914
part4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687133

之七─雨崩之路

『快起床快起床,看樣子似乎有機會看到日照金山!』我用力的把還在睡夢中的翔給搖醒了,還睡眼惺忪的他一坐起身便往窗外看了出去,露出了不甚清醒的微笑。

「喂,我們是幸運的對吧?」翔對著正在忙碌整理相機裝備的我說。那當然!我一肩背著相機,手裡正把腳架旋了出來,邊往門外走了出去。

清晨6點30分的飛來寺,早已經有大群的遊客在公路的護欄邊等待著,每個人身上批著厚厚的外套,嘴裡呵著白色的熱氣,雙手插在口袋裡,但都望著同一個方向,梅里雪山的方向。天色漸亮但在太陽還沒升起時,那色調是冷冷的灰藍色只是明度上的差異,天上的雲層很厚但雪山是可以看見的,所以還能夠盼著雲層散開的機會。

「用相機看,會比用眼睛看的感受更深嗎?你知道你看著觀景窗就無法用心去欣賞了嗎?」套上了頭套的翔緩緩的跺向我身旁開了口。


我很健忘,會忘記很多旅行中的畫面,忘記旅行中的感動,所以我很用力的拍,而且...我得幫很重要的人記錄下每一個觸動我內心的畫面。


不時聽見驚呼聲,代表著太陽從我們的身後升起,雲層的顏色開始變換,首先是天空的雲,顏色從灰藍色慢慢的沾染上了一片一片的朱紅色;天空的蔚藍開始變的清晰,眼前原先所罩上的一層紗會淡去,整個世界轉為繽紛。

曾經多次為了日出而等待,在台灣拍攝日出必須等待2~3個鐘頭,部分原因也是為了卡個好位置,但在飛來寺似乎只要判斷雪山是否不被雲層遮掩,就可以從容的準備好器材,屏息以待。出發之前看了索然有味的日照金山照片,直被相片裡金黃色的雪山顏色所感動,眼前就只有藍與橙這兩種互補的顏色,但那是靜止的。如果你也看見了那過程,金色由山巔往下渲染,直到整個山頭都似被烤紅般的樣貌,一來內心猛然被撞擊的感動,貳來會慶幸自己的幸運。

「據說,只要有日本人來等日照金山,那麼當天一定就看不到,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啊,該不會是當地人討厭日本人才這麼說的吧?」的確,當地是有這麼一說,信者恆信囉。但某部分原因,或許是因為當初想要征服神山的便是日本人,所以才會有略帶戲謔似的傳說不脛而走吧。

拍完了金山,雖然遺憾的是梅里的山頭並未看見,但今天火燒般的雲彩,反而成了迷人的點。

『把東西收收吧,車子好像來了』前一天約好了要拼一台車往雨崩的一家人,已經整裝待發的在樓下廣場集合了。


從飛來寺要進雨崩得先搭車前往西當,西當的地理位置較低從飛來寺往下便可以看見,整裡來說便是搭車下到山谷後,再步行翻越一個山頭才能抵達雨崩村。約莫一個半小時的車程便可以抵達西當的登山口,順山路而下可以看見瀾滄江峽谷越來越清晰,雲南的山河都有一種壯闊的視覺衝擊,光禿禿的山壁上沒有太多綠草覆蓋,但從岩壁上縫隙裡長出的蒼蒼樹枝反而更見其生命力之堅韌。

時節是夏天雨季未到,瀾滄江水的顏色是混濁的土黃色水勢湍急往下奔去,說是雪開始融了,水才是這樣的顏色,而瀾滄江水可已有幾種顏色變化,如果季節對了山坡上滿是綠樹,搭配著藍天白雲還有藍綠色的江水,豈不是更加生意盎然!

而要進雨崩村的其實有兩條,一條是最多人走的由西當翻山進,一條則是走尼農沿山谷進。差別在於,尼農的路途較遠但由於不用翻山越嶺,路途上是較平緩好走的。另一個差別則是,西當由於發展較久,所以售票口就卡在主要幹道之中,一進就要買票,一買就是200多元的人民幣,他們說那是德欽縣城套票內含4個景點(雨崩明永冰川、金沙江大拐彎、霧頂、飛來寺觀景台),雖然要發展觀光,但是德欽縣城如此廣闊也不見得每一個遊客都會把景點走完,如此逼人一買就買齊了豈不坑人。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684590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684590

而尼農路線由於發展較晚,所以流行著"逃票"的這件事情,沒有固定的售票口也沒有24小時守著的人,所以時間若巧了可以直接進雨崩,真有人收票錢,也有辦法要到半票。雖說逃票是壞事,但總有許多想要省錢的背包客,所以,見人見智吧。


一到登山口,便可以看見一大群騾子四散著吃草,這些都是等著遊客租騾子進雨崩的。甩上了背包我跟翔便出發了。才剛開始,翔的腿力便跟不上了,兩個人一開始還說笑著,不管怎麼慢總是走得到的,而這一座山頭的路程約莫18公里,從登山口至那宗拉卡埡口是12公里,從埡口下山至上雨崩村是6公里。而一開始的上坡12公里共有3個休息站,是當地人相當貼心的的服務,每抵達一個休息站表示上坡的路途已經過了3分之一。折磨人的除了連續不斷的上坡之外,還有那騾子一邊走一邊排泄的屎尿,那表示你無法放空心神的埋頭走著,得要專注於閃躲屎尿的腳步。

「你先走吧,我隨後就跟上了。」才剛開始,翔便一邊走一邊揉著雙腿的對我說了。而我心中擔心的倒不是走不到的問題,再怎麼不濟的體力總是走得到的,但那之前登山傷過的膝蓋看似已經康復了,但這一條山路也不知何時會再惹起傷痛,出國的前兩天更是禍不單行的出了場車禍,猛烈的又撞擊了一次膝蓋。暫時別想那麼多了吧,抬起頭就往那坡上走去。

山路的一開始,由於還在山腰以下,所見的都是翠綠翁鬱的綠樹,抬頭看不見天空全然的身在林中,前兩天才下過雨有些路段還潮濕著,呼吸到的空氣是清新的。暗自慶幸沒有高原反應,至少這趟旅途是可以走到終點的,我這麼想著。

丁拎!丁拎 一連串的鈴聲從身後由遠而近的傳來,一早同車的那家人騎上了騾子正從後方趕了上來,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擠過了狹窄的山道,緩慢的走過時還有時間能夠稍做寒喧。「讓我給你拿包吧!」女孩爽朗的笑了,而我也笑著拒絕了她的好意,進了雨崩也不知是否還遇的到呢。

旅途中我們習慣性的不做考量的釋放好意,那並非偽善,而是一種自然反應下所伸出的援手。

每隔一段路後便得將背包靠上了山壁撐住重量休息,多久沒爬山了自己早已不記得,過去我開始想要爬山是為了南橫上的嘉明湖,有個浪漫的名字叫做「天使的眼淚」,高山湖泊的遺世絕美,在於毫無遮蔽的映出藍天顏色,周圍像是盆地一樣的環繞著單一湖泊,我從此迷戀上了那樣的美麗。但沒想到嘉明湖還沒去過,登山這條路就暫時停擺了。

「你有沒有想過,在台灣因為腳傷而放棄了爬山這件事情,但卻跑來這麼遠的荒山野嶺裡,重新背上登山包,走這條難走的山路是為了哪樁?」我在抵達第一個休息站後,等到了翔氣喘吁吁的跟了上來,他問了。

『有時候,我們所面臨的選擇太多,就會忘記了一些堅持,總是給自己留了太多的退路,變成一有阻礙就開始找尋轉彎的地方。這一次我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只知道我想去雨崩,剩下的其實沒有想得太多,花多久的車程與路程,在還沒經歷過的時候那都只是一個"數字"的概念,而當你真的在那山路中被甩的頭暈目眩之後;當你在陡坡中開始死撐步伐的時候,這些數字開始有了一些深刻的體驗。』

「我都還沒問你,為什麼要來這裡。」的確,我始終逃避這樣的話題,而翔因為失去家人後決定的一趟旅行,原本就沒有想過要走到雨崩來,卻陰錯陽差的跟著我走了這一段路。他很辛苦,從他斗大的汗珠中,我看見了。


稍做休息後,看見越來越多上山的人都聚集在第一個休息站裡,一個叫做「輕鬆茶館」的地方,一位老奶奶站在櫃台裡頭,看著聚集的人群並且處理著臨時雇用騾子的人的需求,時常還得應付大聲嚷嚷的客人。黑!一罐可樂、來碗方便麵吧!我說,這不是才剛走了一小段路,怎麼就開始吃起中餐了。

進雨崩的人形形色色,除了背包客之外更多的是旅行團的遊客,從那些非常休閒的裝束可以稍做區隔,意外的發現廣東來的人相當多,連一早同車的那家人也是廣東來的呢!原本以為雨崩是個隔世的天堂,但在進入之前便慢慢的有了覺悟,現今世下,再難找到一個真正遺世的所在。過了中午,出村下山的遊客也慢慢的可以遇上了。

「還有多遠啊?」
『就快到了,加油啊!』

這是登山時,上山與下山的人交會時最常出現的對話,別想那麼多了吧,終點始終在那的,不如多花點心力去欣賞沿路的風景。

「我們租騾子吧,依這種腳程,你搞不好天黑都還沒走到。」一方面擔心分開行走後不知翔要落後多少時間才到的了,另一方面也擔心膝蓋再次發作的我提了這個建議。翔點了頭,說行。


那個藏民年紀看來已過40,乾瘦的身軀還有漆黑的皮膚,腳上是一雙破爛到不行的布鞋,就牽著兩頭騾子氣喘吁吁的走近了休息站,他問:是你們叫的騾子嗎?只說完這句又接連喘了兩口。我開始擔心他的體力是不是沒法子負荷接下來的路程,他順手給騾子臉部套上了一只麻布袋,裡頭他說裝的是乾玉米粒,後來我知道他們每到一個休息站便會給乘客以及騾子一點休息的時間,遊客吃得是泡麵而騾子吃的是玉米。

「嘶~特」他用很特別的口哨聲音催促著騾子往前走,騎上了騾子後我才知道這一條陡坡無止盡的往上延伸直到埡口,騾子扛了人一遇到難走的路段那也得暫時歇會,後頭背著我的大背包的藏民也得以休息一會。騎騾子,累的是雙腳必須出力頂住蹬環用來平衡身體,騾子往前走時身體要往前傾他們會省力一點,而我們的唯一感受是:這輩子要多做點好事,騾子太辛苦了。


一到埡口,便是雲開天遼闊一般的看見了蔚藍的藍天,頭頂再無多少遮蔽物,而那段平穩的路段則是兩旁繫滿了經幡,就快到了,藏民一路不多話,此時出了聲提醒我們。一過埡口後我們得自己走下山去,從埡口往下坡望去,前方已經可以清楚的看見雪山。這一路往下比起上坡要輕鬆百倍,雪山在側,再往下走一點便可以看見下雨崩村的村落,散布在一片綠色田野之上,那是雪山山腳下的一方小平原,那上雨崩村呢?暫時還被樹林所遮擋住,無法一眼看見。

『我來雨崩,沒有別的原因。西藏是我原本想去的地方,只是我沒有那麼多假期,也還沒有心理準備好一個人上路去西藏,去那個得一路搭便車才能抵達的地方,但這輩子我一定會去的。雨崩是我在找尋雲南可以去的景點時,發現的一個美麗地方,我一開始就被那山谷裡的村落所迷住,蓋在山坡上的上雨崩,還有坐落山谷的下雨崩,不但名字詩意連景色都像幅畫。』

莫名的我開始了之前斷掉的話題,而翔本來就對於沿路的風景沒有抱持著太多餘的期待,自然對於所謂的"美景"沒有太多的堅持,既然來了那就走吧。

「你不知道這一路上會很辛苦嗎?」下坡的輕鬆讓翔的臉上開始出現了開心的笑容,但也還好咱有騾子可以騎,是不是要徒步走完倒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畢竟咱的目的地是雨崩唄!

『辛苦,所以一路上我都在想著要放棄。』我坦白了。我壓根也沒有多大的毅力如此執著的要去往任何地方,旅途中任何的不適、寂寞徹底的在摧殘的僅存的意志力。

而後,我們終於看見了上雨崩村的聚落,最後一處收費點離上雨崩村大約10分鐘的路程。怎麼還有收費點?不是入景區時已然收過門票了嗎?這裡的收費點收的是類似"維護費"一個人頭5元人民幣,一方面也檢查你是否逃票進村的,給過錢他回給我們一張單子算是收據吧,說是進村後住宿的客棧憑這張單子可以抵5元住宿費。

也別小看了這5元,因為雨崩村裡的住宿一個人一晚也就20元吧,算是整趟旅程中最便宜的住宿地點了,過去雨崩村觀光還沒發展時,進村的人是無法自己找尋住宿點的,村裡的人輪流接待遊客相當公平,那麼住宿環境是如何也就只能隨緣了。

進雨崩入住冰湖之家是進村後第一家客棧,自然也是燕姐推薦,在雨崩裡頭所有的電力主要是太陽能,所以趁天氣好的時候可以有熱水洗澡,若是連日陰天那麼還是忍著點,別洗了已免凍壞。山裡的氣溫落差比起平地更是明顯,白天有太陽時還可以短袖短褲,一入夜了那可得加上兩件外套禦寒。上下雨崩村的來回時間步行大約1.5個小時,我們嘗試著要走去下雨崩繞繞。

但剛剛那一段下坡,已然把舊傷給走了出來,膝蓋的接合處疼的讓人冒汗,我喊住了翔說不走了。

翔說,行。

我後來常常在想,一個全然把心放空專注在旅行本身的人來說,那處處皆是風景的心境,比起大部份人非得要看到什麼景色非得要走完什麼行程的執念來說,或許才是真正的在旅行的人。

而翔就是這麼樣的一個人,他對於用何種方式前進,何時該止住腳步何時該往前,並沒有太大的意見,但若要說他沒有主見那也不盡然是,他有意見有想法,但不會因為牴觸了就亂了腳步,很隨性。

『你不覺得,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因為失去了一些東西後,才決定起程?』坐在冰湖之家外頭的椅子上,曬著陽光我問了翔,因為心裡的某個部份被掏空了,我們無法在原本生活的空間裡尋找填補的情感,所以離開了,到外地呼吸空氣、接觸陌生人、看看心裡的美景,像一個剛出生的小孩貪婪的要把這些事情都納為己有,以免承受不了而崩潰。

「某種角度來說是這樣的沒錯,我失去了親人所以想出來散心,但我並沒有想要獲得什麼,只是希望藉由這些非日常生活中的所見所感,沖淡那種待在原地便會不禁失聲痛哭的情緒。」所以你想要追求的是平靜的心,用這趟旅行去填補生活,讓注意力可以轉移。我下了這樣的結論,執拗的想要堅持住自己的論點。

「恩,或許真是這樣。」他吐了一口菸,淡淡的回應。

「所以你失去了什麼,又想填補什麼?」他用力的吸了一口菸進了肺部,瞇著眼睛看向眼前的雪山山頂,這樣問了我。

『我想,我失去的是自己吧。』雪反射了陽光,相當刺眼。我跟翔一樣瞇著眼睛,凝望著藏民心中的神山。



信之五:
我依然感謝那股百分之百的支持,讓我可以不多做解釋的成行,也感謝那不多過問的相信,讓暫時失去方向的我可以不用交待心中的紛亂。直到我終於走到了終點,發現那個自己終究還在原地,暫時擺脫的只是日常瑣碎的雜事,而心,是不論走多遠都不會被拋棄的存在。



原文發表於:http://blog.yam.com/LitKing/article/51138774

--------------------------------------------------------------

之八─雨崩歸途

昨夜,早早睡了連天都還沒暗下。

只記得冰湖之家二樓最邊上的房間,兩面都開了窗,一面正對著太子峰另一面是客棧的入口廣場。他們洗衣、洗澡、做飯的地方。一群半路結識的年輕人跟老闆點了一桌合菜一吃到天黑,那嘻笑聲如此清晰的穿過房間牆縫用力渲染歡樂氛圍,像那四處尋縫灌入的冷風,溫度不同卻同樣讓人頭疼。

早就忘了他們拉高分貝的笑聲所為何事,而那幾個當地的藏族青年見了來客,倒也十分開心的唱了幾首歌,歌的內容大概是對女生愛慕之情,對著異鄉而來的女孩兒唱了,多少帶了點令人耳紅心跳的浪漫,也是那相遇即告別的短暫所以才得以如此大方吧。

沉沉睡去後,為了一睹無光害的星空,硬是在夜裡起了身...

雨崩村裡的夜晚,只有零星的幾盞燈火亮著,其餘一片漆黑,走到了廣場還有幾個驢友躺在木椅上看著星子。我曾在2700公尺的南橫埡口看滿天星光和一輪鵝黃的月亮,而這山谷裡的星空有多麼不同?心態上更接近天空的高度是不是能夠輕易的抓住幾顆閃爍的星子。

而那些擲地無聲的心事卻在千萬顆閃爍的螢螢光點下映照的更加清晰...

鈴聲六點/六點半,是我在飛來寺過後的幾天裡固定設下的起床鬧鈴時間。為了每一天或許的天晴,只要天晴就能看見的金色日出,太陽在雪山山頂揮筆的顏色單調卻壯麗,我開始沉醉那全世界僅剩的兩種顏色,色彩學中互補的藍與橘居然可以表現的那樣極致。

這天天空除了薄薄幾片雲層之外,乾淨的讓太子峰頂毫無遮蔽的被人看見,我再度搖醒了翔然後拎起了相機直往廣場衝去,拍過日出的人都知道那轉瞬即過的最佳拍攝時間點有多難得,架好了腳架等待著日出竟成了最習慣的一件事情。然後,靜下了心環視還在沉睡的雨崩...

冰湖之家的驢友們還未清醒,但隱約可以聽見一些輕微的騷動聲,想來也是看見了窗外的晴朗正準備下樓看日出吧,客棧下方的斜坡緩緩走上了一頭驢子,低著頭尋找食物;入口一頭長毛的黑豬哼哼唧唧的出著聲走進,是今晨的第一位不速之客。天亮的速度似乎緩慢了點了,與整個村裡的步調異常合拍,然後越來越多人裹著外衣睡眼惺忪的走上了廣場。

慢慢的太子峰頂出現了一點金黃色光芒而後瞬間往下漫延,快門聲開始不絕於耳,我開始放慢了速度,留了點時間讓眼睛直接的接收這樣的畫面,心中的震盪幾度鼻酸。如果我為的就是在這隔世的村落裡看見難得的日照金山,那麼現在的我是為了什麼仍有些許的空虛?

直到天全亮了之後,原本陽光無法照射的山林有了顏色,還給了雪山完全的雪白,那雪覆蓋的那麼恰好,而這村落似乎被那較低的山所保護著,讓村民得以用最近的距離瞻仰雪山卻又不直接看見全貌,像他們天生的性格一般爽朗直接,卻不踰越基本的尊重。

旁邊一位媽媽拿著相機,一臉困惑的靠了過來問了:「你手上那片東西,也借我遮兩下吧。」在這裡拍攝雪山的大多是遊客,通常不會攜帶太多的拍攝工具(腳架、黑卡、漸層減光鏡、偏光鏡),也因此我常常成了最突兀的那一個。不自覺想了,如果我到了那個年紀是否還有熱情可以走這麼遠的路,脖子上掛著比行囊還要必須的相機,那時候的自己又是為了什麼而案下快門?是不是還有這麼多感觸亟欲振筆寫下點點滴滴?

「喂,吃點什麼吧?」翔從窗口叫了一聲。昨天我們都被冰湖之家的蛋炒飯給嚇到了,沒有瓦斯爐的廚房一切都仰賴柴火,別想柴火烤肉別具一番滋味,那拿來煮飯可不比瓦斯爐方便迅速,因此我們吃到了一碗米心未熟透但外表已然糊透的白米飯,我跟翔只扒了兩口便決定再買碗泡麵吃。因此對於這裡的食物我們早已失去信心,對於昨夜狂歡的那群人,是否吃到了美味可口的料理就不便多問了。一早,點了素米線,說穿了就是青菜番茄蛋花湯加上米線,味道還能接受。

「你們也是一早要離開嗎?」一位輕熟女年紀的人問了,而我們早已向客棧顧了騾子,我們回答到是阿,待會原路回西當,而她後來決定走尼農回德欽。之後我問翔,少去了這些地方會不會有點遺憾?一般人進雨崩基本上會往神瀑、冰湖,以及笑農大本營去,據說神瀑偶爾會出現彩虹,水是雪山融下的雪水順勢流下在某一個斷層出現了瀑布的景象,那氣勢自然不比黃果樹也不及台灣的瀑布,但它吸引人的是在那轉著的藏民和那神聖肅穆的氛圍。

若要往冰湖或笑農大本營去,所需的時間更長,來回得須要一天的時間,原本估計兩天一夜能走的大概只有神瀑,但卻因腳傷而無法再繼續深入,對於我來說那是一件遺憾的事情。因為我無法想像哪一天我還能有這樣的力氣去克服旅途的不適與漫長的路程就為了一個村落。「愛她就帶她來雨崩、恨她也帶她來雨崩」是當地人打趣的話,但也點出了這一路上的辛苦以及抵達後絕美不悔的景緻。

但我何時還會想再來?

『某天我想不開的時候吧!』我說了。


一位少女趕著騾子走進了冰湖之家,客棧的志工說那是我們的騾子,可以準備出發了。這位志工遠從香港來到雨崩,沒問她為了什麼選擇這裡,但我想這裡那份悠閒以及隨時可以遠望發呆的雪山,一定占了部分的原因吧。藏族女孩紅著臉穿著一條牛仔褲,輕鬆的像是都市人的穿著,談好了價錢我有點擔心的把大包掛上了她的肩膀,這裡的騾子負責載人,但背包通常都是遷騾子的雨崩村民背著,昨天那位大叔滴著偌大汗珠的畫面還沒忘記,眼前這位女孩是否夠體力,心中揣揣。

藏民的名字很多人會冠上「札西」說那是活佛給的名,而他們走在路上遇到時會說句「札西德勒」意思是吉祥如意,而我們入境隨俗的也會回著同樣的話。旅途中我們漸漸忘記了自己,說起當地的語言吃著當地的食物,不由自主的成為了其中一份子,儘管誰都知道沒過多久你就會揮揮衣袖的離開,留給自己和他們某一程度上的想念,但那畢竟不是自己的家鄉,誰來了都是過客。

回程的上坡路程短了點,顧騾子也便宜了點,一路上頻頻回首看著漸行漸遠的雨崩村,今天的晴朗在太陽升起後罩上了一層薄霧,幸好視野還夠讓人用力的記住這樣如詩的風景。

「有遺憾才會再來啊!」騎在我前面的翔回頭說了,他騎的那匹騾子時不時要停下來大號,醺的我忙閉住呼吸,而我騎的驢子一直很失控想要吃路邊的葉子,藏族女孩用著同樣的哨音催促著騾子往前走,然後我發現這裡的騾子好像都叫「拉姆」。

抵達埡口之後,便是一連串得靠自己的下坡了,隨手拾了一枝木條也管不上順不順手了,當你在騾子上的時候會太過注意騾子的腳步和自己的身體平衡,而少了很多觀賞沿路風景的心力。翻過了埡口之後,雨崩的一切就真切的拋在身後了,因為你的腳步已然走在回程的路上,那是這趟旅程中最遙遠的一個地點,為了帶去一些什麼放在那裡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但自己知道,那一顆種子會發芽,而後會慢慢的記起所有當下來不及細想的感受,如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回想那已是一個月前的旅程,整裡心情並且記錄。

在第二個休息站,又看見了那面驚人的泡麵牆,昨天沒多少食慾的我們為了減輕背包的重量,又是啃水果又是吃餅乾的消耗著包中的糧食,此時此刻雖然離用畢早餐也沒隔多少時間,也管不了那麼多的跟正在煮水的年輕人點了兩碗方便麵,為那面牆再多添兩個空碗。在我們抵達之前,一個穿著背心迷彩長褲的年輕人早已經快吃完一碗麵了,臉孔黝黑線條分明,一身精壯的肌肉線條,看上去是個軍人。

他含糊的說了自己的身分,應該是剛退伍的軍人,目前在麗江帶遊客四處旅遊,這一次湊了八個人來雨崩。「你怎麼一個人走,你帶的人不用等嗎?」我驚訝的問了他,而他滿臉不在乎的說,太慢了,而且人不好玩挺無趣。說完他走了過去看那鍋正在炸著的青稞餅,用炸的青稞餅口感上有點類似蔥油餅但更扎實一點,本身沒有什麼味道,咀嚼一陣子後會冒出略微濃烈的苦味,我不喜歡。

一張大餅他分了一點給我跟翔,我們說吃不了那麼多了,他撇過頭說男孩子食量這麼小!有點無語的我也無法辯駁吃不慣內地的食物口味啊。

隨即要離開的他說,我就喜歡這樣子到處走到處看,工作嗎不就為了糊口,這裡待膩了就換個地方,所以每個工作大概都做個半年吧!我正準備要騎自行車去西藏,那邊挺美!說霸,腳步一點都不遲疑的往山下奔去。我想,那也是一種生活方式吧,那樣果決的心意從他臉部那樣堅定發光的神色就明白了,那是絕不猶疑的心,為了自己的人生不斷衝刺著。

「你覺得我們走尼農會不會好走一點?」
『現在想這個會不會太慢了點。』
「那是什麼樣的地方?」
『尼農就是沿著江水的峽谷走,某些路段可能需要扶著山壁,但聽說景觀很美。』
「那為什麼有人說很危險?」
『走的人還沒那麼多,路自然沒有那麼清晰可辨吧,而且沒走過的人聽說危險大概也會一直傳說下去。但我相信它會比西當線好走,畢竟不是翻山頭,路線會平緩一點。』
「我根本沒想過我會走到這裡來。我其實只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待著,我的雙廊阿!」翔這樣說了,我大概懂那種心情,似乎你越不抱任何期待的旅程,若有似無的目的往往容易隨著突發的狀況而拐了彎,走向另一條道路。
『值得嗎?你覺得這裡美嗎?』
「美阿,我一早往村子上方小路走去,看見了一個白塔,那裡沒什麼人白塔的後邊就是雪山,然後我這一路走著看到當地人我就跟他們說聲札西德勒,看見他們原本嚴肅的臉立刻有了笑容,我喜歡他們笑得好真...」我聽得出來翔有多喜歡那樣的地方。從北京來的他跟我一樣對於都市的冷漠感到無奈,對於這樣一個只需要簡單的語言交換善意微笑的地方,是有絕對的吸引的。

下山的路上,走了過半陸續看見了低頭奮力往上走的遊客,和昨日完全相反的視線,我給了他們昨我所接收到的鼓勵,聽見了我昨天不斷想要問的那句話「還有多遠啊?」。還要一段路呢!加油!就快到休息站了,天晴的多了許多暖意直叫人冒著汗水,但路好走了很多。昨天下山的人還說他們上山的時候滿路泥濘,冒著雨走不知有多狼狽,而這一路上我總算能夠用自己的步調休息,看看路邊盛開的高山杜鵑花,白的、粉的開滿了山頭,每一朵都幾乎是個巴掌般的大小,台灣只看的見高山小杜鵑吧,那似低矮的灌木叢怎麼能夠開的比大杜鵑滿了枝頭的花況嬌嫩。

到了山腳,我沿路撿拾著自己的腳步,方向相反的拎著前一天的自己往回走著,風景似都翻新,沒想到往前往後看的風景竟會如此不同。大批的騾子正在等待稍晚一點就會暴增的遊客,而村民每天賺這一趟辛苦錢,每天的生活就這麼趟36公里來回的路程,不知他們多久進城一次?若自給自足的生活得以度日,那麼別無所求的終老於此似乎也是種選擇,說到底若不是曾經有人的誤闖,雨崩也就不會被公諸於世,大大的改變了他們的生活型態,看那一批駝著裝潢木板進村的騾子你就會懂我在說什麼了。

這裡不再與世隔絕,但它終究是大部份人心中的天堂,越是離群的天地就越是凡人所追尋的地方,那麼究竟是我們打從心底嚮往非現代、進步的社會,還是那只是偶然出現的一種需求,暫時離開原來的生活來喘口氣?

「好吧,咱走了!」翔打電話約的師傅,原本要我們多等幾個人再回飛來寺,否則一趟包車的錢兩個人癱還是多了點,但看情況似乎短時間內不會再有人下來,也不知得等多久。而旁邊一位一個人來的女孩湊了我們的車回飛來寺,她說原本是幾個人報名的行程,沒想到最後只剩下她來,其他的朋友在麗江古城等她說是不想辛苦來雨崩。我從每一個隻身成行的人身上可以感覺出很類似的氣息,他們對於人生的堅定對於旅程的隨性,讓他們得以在每一次旅程中不會迷失了自己,明明白白的告訴別人就是想要出來走一趟。

然後絕大多數我會聽見的回答是「人生嗎!不出來多看看怎麼成。」


回到飛來寺也不過3點的光景,原本打算走神瀑再回程所預估抵達的時間是晚上,既然少走了神瀑那麼時間自然早了許多,兩個選擇:一是直接回香格里拉住一晚,二是在飛來寺多住一晚。差別是,可以多等一天的日照金山,翔說我拍照拍瘋了,每天都早起等日出還拍不夠啊。而我衷心期盼看見的梅里金山,讓我下了決定再多留一晚,既然決定要留飛來寺了,那麼昨天無辜被框的套票也就能夠派得上用場了,既然都買了套票,不進飛來寺觀景台豈不浪費。

回到守望6740後辦了入住便往浴室奔去,昨天在雨崩裡沒洗澡讓人渾身不對勁,那也是我過去對於需要走3~4天爬山行程一直非常猶豫的地方,高山上的條件不比平地,用水需要自己背上去而那水多是用來煮東西吃或喝的,我受不了沒洗澡的不舒適那是真的。

飛來寺觀景台就位在守望的斜對面,從守望的二樓露臺可以看見整個觀景台,昨天為了那昂貴的門票而打消進入觀景台的念頭,今天手中握著套票可就篤定多了。飛來寺觀景台新建沒多久,平台上的木板平整的還未被風雨及腳部摧殘,平台上建了八座白塔一字排開正對著梅里雪山,一群遊客正靠在圍欄邊上拍上,貪心的想將所有山峰納入畫面之中,才發現是無法辦到的事情,彷彿用鏡頭去捕捉是一種褻瀆神聖的行為。

沿著觀景台往山的地方走去,四處掛滿的經幡隨著風起了多彩的舞步,陽光透過經幡映入眼睛的光線已然溫和了許多,我不再去設想所有看似困難的經幡懸掛到底用了什麼方式,這些密布著的藏民的信仰,不受任何地域上的限制,用他們的方式體現對於神祇的崇敬。

沿山闢出的公路,蔓延往山的另一頭,一輛車急駛而來看似是公務用車,壓在嶄新的柏油路上噴出一道薄薄的煙霧,我們打消了再往前走去的念頭,一身的疲憊只想趕緊回客棧歇著。今天的黃昏,雲幕厚重的壓上了梅里的山巔,山越高越多變的真理不容挑戰,我想那些曾經試圖征服梅里的人是用自己的生命印證了這樣的真實,而我們後世的人雖然仍說著沒有不可被征服的山,卻也因為他的神話而暫時裹足。我相信終有一天,神話淡去,人們重拾那無端的勇氣想要將沒被踏上的山頭留下自己的腳印,又會有人背起了裝備上路。

而神山阿,我對於宗教與信仰並沒有太多的想像,卻也只能暗自祈求天將亮的時刻能夠一睹祂的全貌,畢竟我還是有所求的希望這一趟遠行,能夠再多點衝擊性的畫面夠我回味,也夠我分享。


信之六:
旅行是有終點的流浪,是設限的遠行。我突然懷念起家鄉的一切,是代表我走的還不夠遠還是我仍然切割不了依戀,我即使看見了那麼多的風景,卻無法將它傳遞,並非我鏡頭下的世界而是我內心的感受。


原文發表於:http://blog.yam.com/LitKing/article/51357832
上傳的縮圖
 

 

 

 

 

 

 

 

 

 

 

 

此篇文章於 2012-06-30 14:10 被 小國王12月 編輯。
感謝 7
10251 次查看
千勇 的頭像
千勇
#2
舊 2012-06-25, 18:44
還好沒被正妹搶頭香!好文!
小努303
#3
舊 2012-06-25, 19:57
照片也太美了吧

那日照金山令人屏息 雨崩村的遺世獨立好想親眼見見
小國王12月
#4
舊 2012-06-26, 09:25
引用:
作者: 千勇 (原文章)
還好沒被正妹搶頭香!好文!
哈哈~哪來的正妹??
小國王12月
#5
舊 2012-06-26, 09:30
引用:
作者: 小努303 (原文章)
照片也太美了吧

那日照金山令人屏息 雨崩村的遺世獨立好想親眼見見
真的很值得去看看: )
千勇 的頭像
千勇
#6
舊 2012-06-26, 10:40
客棧內聊天室的朋友,名稱是正妹,人不錯!
小國王12月
#7
舊 2012-06-26, 11:12
引用:
作者: 千勇 (原文章)
客棧內聊天室的朋友,名稱是正妹,人不錯!
原來如此~哈哈哈~
水市金川 水市金川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8
舊 2012-06-29, 00:11
讚讚讚!!

照片太令人窒息了!!
akur
#9
舊 2012-06-29, 23:31
謝謝您的照片與日誌分享~
咱只是飛來寺的過客(坐著長途大巴)
也許,只是個期待...何時能再踏上曾經走過的路
c2reate
#10
舊 2012-06-29, 23:37
照片一級捧
小國王12月
#11
舊 2012-06-30, 14:14
引用:
作者: c2reate (原文章)
照片一級捧
謝謝呀: )
境外漂流
#12
舊 2012-07-01, 15:53
太棒了!!我一直好想去雲南和西藏流浪~~~
小國王12月
#13
舊 2012-07-02, 09:15
引用:
作者: 境外漂流 (原文章)
太棒了!!我一直好想去雲南和西藏流浪~~~
西藏是我下一個目標 ~
小國王12月
#14
舊 2012-07-02, 09:16
引用:
作者: akur (原文章)
謝謝您的照片與日誌分享~
咱只是飛來寺的過客(坐著長途大巴)
也許,只是個期待...何時能再踏上曾經走過的路
過客? 是一路往西藏進去嗎??
Voler
#15
舊 2012-07-03, 09:38
那日照金山的照片真的好美
很棒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