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行於喀喇崑崙公路,進入山谷、進入風中

29 21 18448
winersun
#1
舊 2015-11-07, 03:04
嘴邊吃著同事剛從日本帶回來的伴手禮,低調的把假單遞向主管,主管用斷句再確認了一次請假事由:「旅遊、新疆、巴基斯坦!」、「還好嗎?那邊安全嗎?」,真的很幸運遇上一個很開明的主管不囉嗦地批准了一個月的假單。對一般上班族來說,一個月的假期非常難得,我們計劃由新疆沿喀喇崑崙公路進入巴基斯坦,一半的時間在新疆、另一半則在巴基斯坦。於計畫旅行新疆之初,儘管知道對於時間有限的旅人來說,包車遊新疆應該是最有效率的方式,然而考慮到經濟因素與旅行習慣,我們還是決定背上背包,以搭車、大眾運輸的方式旅行新疆,預想可能會錯過最有名氣或是最美的景點,但走一步算一步,隨遇而安。

在9月3日凌晨到達烏魯木齊,隔天一早起床發現青年旅館、市區街頭沈浸在閱兵的氣氛,BRT、廣場播放著閲兵的畫面與聲音,搭配著佈滿火車站、公車站的武警、警察與聯防民力,花了很多時間才抵達火車南站領取之後前往喀什的車票,城裡看見許多武警與軍隊不是太友善地針對維吾爾人仔細盤檢,剛踏上異地,一切都還在適應。





沒有很既定的計畫,出發前只預訂下飛機那晚在烏魯木齊麥田青旅的住宿,當天則買了到北方布爾津的臥舖巴士,夜晚起程,經過了12個小時的一夜夜車,於隔天( 第三天 ) 一大早七、八點抵達布爾津,可惜天氣不是很好,到布爾津時飄著小雨,原本預計在布爾津停留一天,但一下車還沒來得及清醒就迷迷糊糊的上了往禾木的巴士,中午抵達禾木。禾木的聚落不大,木房、炊煙與山嵐構成的景色,很安靜,時間過的很慢,仍在習慣這樣的步調,2天的時間從臺灣來到新疆邊界的小村,由城市進入山林,突然感覺離熟悉的生活很遠,離家,很遠。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601006





原本計劃從禾木騎馬到喀納斯,但因為這幾天天氣不好,只得取消放棄這個計畫,但一直很想騎騎馬,於是在村子裡僱了馬伕上附近的山丘(美麗峰、觀景台)走走,騎馬很顛,但師傅很放心讓我們自己騎馬,輕踢著馬肚子就會往前跑,沿著山稜騎把景色一覽無遺。





離開禾木的早晨找拼車到喀納斯,路上很美,到喀納斯裡就更漂亮了,山裡隨處都是風景。第一晚住在喀納斯新村,是一個哈薩克族民家額尼的平房,但額尼非常勢利,認錢不認人,連原本說離開時會接送我們回遊客中心也直接把我們放生,還好在客棧認識了幾個從廣東來的好朋友,一早搭伴走上觀魚亭,一路上大夥兒嘻嘻鬧鬧,時間過得很快、玩得很開心,路上穿過草原與針葉林,爬了一千多個階梯到山上的觀魚亭俯瞰整個喀納斯湖,景色遼闊,風的聲音在耳旁呼呼而過。下午告別了這群有趣的朋友,移到了老村去住,走了喀納斯著名的河灣景點,漫步景點之間較少遊客的林間步道,悠哉愜意,十分舒服。







從喀納斯回到烏魯木齊,終於有時間從容閒逛,到了二道橋附近維吾爾人聚集的街區走走。網路論壇、旅遊書以及路上遇到的漢人總提醒我們二道橋這區相較危險,沒事不要接近,但實際在這邊散步,卻沒有那種緊張氣氛,反而什麼都新鮮有趣。旅行中遇到的漢人對於維人似乎存在些偏見,認為維人危險,而實際到了維人的街區卻又稍微能理解為什麼會存在這些想法,因為維人與漢人的生活方式的確不同,維人街區有點像之前旅行過的土耳其東部,又稍微混和著點印度的隨性混亂,猜想就是因為這樣的差異與隔閡而造成刻板印象。



在烏魯木齊的時間充足,臨時起意買了到吐魯番一日來回的火車票,坐和諧號很舒服只要一個小時就到了,吐魯番的荒涼、炎熱乾燥跟前幾日待的北方森林差異很大,我們在交河故城待了一個下午,相當融入於眼前的荒漠景緻與古鎮遺蹟,但最難忘的莫過於傳說中的馬奶子葡萄,非常滿足臨時起意的吐魯番一日遊。





坐上烏魯木齊開往喀什的火車,搭乘硬臥車廂,搖搖晃晃二十多個小時,比想像中的舒適,跟座位對面的雲南大叔聊天,雲南大叔說兒子到喀什工作後,他也搬到了喀什住,偶爾坐火車出來玩玩,他說之前從昆明坐火車到新疆得花上將近一個星期,對於住在小島的我們來說真的很難習慣以「天」為計量單位起算的火車車程。





要到喀什前,在北疆認識的漢族旅人聽到我們要到喀什總是稍微皺著眉頭,再三提醒我們南疆較亂,務必小心,他們每每熱心且認真的告誡總讓我們擔憂了一下,但或許是我們沒有作足功課、膽大神經粗,又或是在中國生活的漢人得到的資訊多被刻意圍繞在特定事件上,被誘導地認為南疆住著代表動亂的維人,總之我們只能且戰且走,提高警覺總沒錯。
喀什,住在帕米爾青旅,旅館的位置很好,就在老城區、艾提尕爾清真寺旁,旅館人員很熱心還有兩隻可愛貪吃的黃金獵犬跟一隻黏人的小橘貓。很喜歡在喀什老城區街區散步,吃著烤包子、囊,城區中熙來攘往戴著小帽子、輪廓鮮明的維吾爾人讓人有種離開了中國的幻覺,滿足了濃濃的西域想像。







喀什的牲畜市集有種很魔幻的魅力,每週日舉行,從歐亞市集搭著公交車到荒地鄉,被羊匹牛隻與駱駝圍繞著,一邊觀察著買方與賣方各有盤算的表情,另一景則是買賣方握手成交、交過牲口牽繩的畫面,人們的生活與這些牲口緊密生存著。





喀什前往塔什庫爾干的班車每天一班,上午九時發車,整車塞滿了人與貨物,有漢人、維吾爾人、塔吉克人與巴基斯坦商人,離開中途停靠用餐的小鎮後,道路變的顛簸,行駛到邊檢時所有人都下車排隊拿出邊防證受檢,帕米爾青旅的夥伴們說臺灣人不用邊防證,但看大家都拿出邊防證,頓時也緊張了起來,輪到查驗我們時,趕緊攤開臺胞證與巴基斯坦簽證,邊防人員只瞧著我們問了句:「啊! 臺灣人啊?」就放我們通行上車。巴士沿著公路往上爬升,很平靜的駛過布輪口沙湖,但望著白淨的沙湖卻讓我們看著驚訝地說不出話,湖水倒映白沙山丘與藍天,超乎以往所能想像的人間景色。巴士放我們兩個人在卡拉庫勒湖下車,其他人則繼續往塔縣前進,一下車幾個柯爾孜茲族年輕人騎著機車過來詢問住宿,我們後來挑了湖邊的蒙古包住宿。當天蒙古包裡只住了我們兩人與一個日裔加洲女孩和澳洲婆婆,夜半蒙古包外強風猛刮,海拔3600公尺的卡湖湖水激烈拍打,我們四個人則圍著燭光聊起鬼怪傳說,隔日一早晨醒來,雪山還是一樣白亮,湖水同樣清澈動人,悠遠靜謐,絶美動人。







早晨在湖畔散步了一圈,背起背包到馬路邊攔車,上午往塔縣的車很少,大多也只有經過沒有停,最後成功用大拇指搭上一台維吾爾大哥的小貨車,大哥開著小貨車要到塔縣運載物資,準備到紅其拉甫口接一批跨過喀喇崑崙公路的自行車車隊,大哥理著光頭戴著運動墨鏡,知道我們來自臺灣後,很開心的跟我們談起話來,他說他常接待國外的自行車車隊,開著補給車跟車隊一路到中亞,中亞的幾個國家都去過,也曾出差到歐洲很多次,他說到過歐洲後,覺得生命好像重新開始,知道外面的世界是長什麼樣,人民的生活素養與社會的氛圍顛覆了他過去的認知,瞭解到社會運行不是光靠硬梆梆的規矩、空泛的口號或嚴密的監視,更重要是取決於人民自己的覺醒,但中國這幾年發展、進步的太快了,人的素質還沒完全跟上,仍有很多路要走,話鋒一轉,講起新疆裡頭的漢維關係,相當懷念很久以前在地漢人跟維吾爾人和平、無分彼此的生活,但這幾年來政府把大批的漢人遷來新疆,錢都被漢人賺走了,維吾爾青年就算大學畢業也找不到工作,只能去排零時工,但一樣的工作,薪資卻相較漢人少了許多,有些為了養家餬口到外地工作好幾年的維吾爾人卻被政府以「安全考量」「維穩」的命令,要求返回新疆,但回到新疆後,好的工作卻都被漢人挑走了,要找到穩定且能養活自己的工作變得很難,於是一群人沒工作、也吃不飽,自然成了社會的隱憂,大哥越講越是激動,好像這些話已經藏起來好久好久,終於找到人可以好好的訴說,到了塔縣後他只提醒我們這些話希望我們聽聽就好,切勿張揚,我們則很有默契沒問起他的名字,禮貌的道謝後,慢慢思考著他的話,也想起了旅行前下載幾篇討論新疆民族議題的文獻,知道新疆的漢維問題不是單純的種族隔閡造成,更大部分是政治與經濟計劃種下的因,而大多數的人沒有管道、也沒有時間去瞭解與自己不同的人( 族群),導致彼此的偏見被偏頗的訊息給刻劃成越來越深的誤解,和解變的更加困難,只希望有一天不會演變成為扭曲的仇恨與對立的價值觀。

這次旅行在中國的最後一站是塔什庫爾干,塔縣是個塔吉克人的小城,塔吉克人又稱鷹的民族,也是畜牧民族,來塔縣的這天恰巧遇上塔吉克族人的節慶,城郊舉辦著騎馬刁羊比賽,個個穿的漂漂亮亮,塔吉克女孩的輪廓鮮明、鼻子高挺、皮膚白皙,與一路上看到的哈薩克人、蒙古人與維吾爾人又更加不同。



塔什庫爾干到巴基斯坦的國際大巴車每天只有一班,上午九點在紅其拉甫口岸販售,不能提前購票,買到車票才能受檢排隊出關,車上沒太多旅人,大部分都是跑單幫的巴基斯坦人,扛著電鍋電器、棉被的商人,除了我們兩個臺灣人外,還有一個來自江蘇的背包客及一個阿根廷阿姨,待大家都通關後,邊檢人員在車門前又點了次人頭,確認人都齊了後,巴士關上車門搖搖晃晃的駛上喀喇崑崙公路,往帕米爾高原另一側移動,離開中國。





到達巴基斯坦的第一站是 Sost 的入境辦公室,小小的、大概十幾分鐘就蓋了章入境,正式進入巴基斯坦,把手錶調慢了3個小時,下午3點,預計前往 Hunza 待上幾天,很順利的找到人拼車,拼車司機說隧道已經開通可以直接開車進到 Hunza,不用在 Attabad Lake 換搭駁船,公路上景色壯闊,車子一路奔馳,卻在隧道前停了下來,一群工程人員忙著搶修被坍方落石破壞的道路,眼看短時間內過不去,湖邊一時也找不到船可以搭,幾台車子就這麼停在工地前進退不得,司機用眼神要我們跟同車的江蘇男生去找一旁監工的中國人探探情形,監工的大哥是四川人,坐在休旅車內告訴我們還好幾個小時才會通車,他看著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於是低調的告訴我們可以沿著湖畔的工程便道走,繞過工地後再跟那兒的中國工程人員講一聲,於是我們沿著顛簸、涉水的便道開了一段,卻被擋在另一個鐵門前,旁邊則是工程人員的基地,我們在那兒跟中國工程人員交涉了起來,他們雖然也想幫忙但似乎不太能夠作主放行,聊了一下才知道原來我們之前遇到的四川大哥是這邊的工地主管,而跟我們聊起來的二當家也是四川人,隻身來這邊修這條公路已經十年有了,他說這十幾年來一年只回家一次,想起出發之前閲讀有關喀喇崑崙公路的資料時,看到許多許多的生命因修築這條危險公路而犧牲,但卻沒紀錄到有更多的人一生最美好的青春歲月與家庭生活也默默地獻給了這條喀喇崑崙公路,而我們幾個就這麼在基地裡閒聊,等著下一次工程車要進入隧道時跟著進去。最後在日落前到了 Hunza ,在旅館陽台看見前方的河谷景色時心裡很激動,終於到達了 Hunza 。

Hunza Valley 據說是當初宮崎駿《 風之谷 Nausicaa of the Valley of the Wind 》取景的地方,一開始因為想踏上風之谷而計劃了這趟旅行,原先對 Hunza 的想像是如同風之谷般的風景,但待在 Hunza 的這些時間,逐漸習慣這裡的生活步調後,才赫然發現這裡的確就是動畫裡面那祥和的小王國呀! 姑且不論山谷裡的壯闊景致,村子裡的居民樂天開朗,看到人總是善意問候,誠懇微笑,語言雖然不通但溫暖友善直達心窩,而每到傍晚山谷颳起陣陣強風,彷彿真的置身風之谷那與世無爭的祥和國度中,令人醉心不已。









我們到 Islamabad 的巴士是在 Aliabad 搭乘,凌晨5點發車,經過24小時顛簸的公路巴士越過一個個檢查哨,從山區進入人車嘈雜的小鎮,在山壁道路上不斷繞行,卻意外的在 Chilas 附近破胎,司機、保全忙著更換備胎、乘客們紛紛下車聊天,印象中公路上的 Chilas 在國外的討論區中常被提到是宗教武裝衝突的危險路段,所幸一車武裝警察及時出現,然而大夥兒始終一派悠哉自在,顯見這條路線是夠安全的,自己嚇自己成分居多! 反而較印象深刻的是途中經過某個山谷哨口時,因外國人身份被要求下車登記資料,領著我們的保全大哥與司機要我們用跑的進入哨站,當詢問能否正常行走時卻又被帶著跑起來,只聽到他們口中出現 Taliban、Taliban 的關鍵字,抬頭看了周邊荒涼的山丘,突然倒吸了一口氣,谷間的寂靜似乎因為 Taliban 塔利班這個字而出現一絲不安與緊張。





巴士實際上是抵達 Islamabad 隔壁的 Rawapindi ,很不巧是雨天,凌晨5點多先找了個旅館休息幾個小時後,決定早上趁著搭計程車到Islamabad 繞繞。我們在 Islamabad 僅待了一天,一來是天氣預報幾天下來都是壞天氣,但主要還是發現這個城市對我們沒太大的吸引力,可能是剛從舒服安靜的山上下來還沒習慣城市的節奏,筆直寬廣的馬路、單調的街區、壅塞的車陣,新式但明顯缺乏養護的建築物,在潮濕悶熱的雨中都讓我們特別懷念 Hunza 。



旅行的最後一站是位於巴基斯坦與印度交界的老城 - Lahore,在 Lahore 的幾天恰巧遇上伊斯蘭的大節慶 - 古爾邦節,家家戶戶開開心心殺羊宰牛剁駱駝,特別熱鬧,反而是城區裡的人都過節去了,商店、人潮少了許多,青年旅館則不知道從哪裡牽了兩隻羊宰殺慶賀。與旅館的澳洲人參加了星期四夜晚 Sufi night ,僧者如起乩般跟著震耳的鼓聲旋轉跳舞,現場群眾鼓噪迷離、群人們搖頭晃腦圍聚成圈,空氣則是被填滿了的鼓聲人聲與菸草味,少了助興藥草,感覺屏息壓迫。





印象深刻的是印巴邊界關口 Wagah border 降旗典禮,從停車處走到看台的路上遠遠就聽見歡樂的音樂聲,好像嘉年華似的,走近後才發現這個寶萊塢似的派對音樂是從國門另一側印度那頭傳過來,頓時覺得有趣! 印度那邊的氣氛非常歡娛,還有群眾走到國門前扭身跳舞,反而是巴基斯坦這頭則是莊重安分許多,然而當降旗典禮開始時,巴基斯坦民眾的激昂與熱情可是分毫不減,很容易就被現場氣氛感染,自己也莫名的隨著群眾與播音器節奏高昂吶喊Pakistan、Pakistan !! 像看足球比賽幫支持的隊伍加油、心情隨支持隊伍的表現上下起伏,簡直是一場盛大有趣的派對。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601006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藏在街區裡的寺廟或小教堂,感受片刻安靜在紛擾環境對比下所展現的靜謐祥和,在 Lahore 則特別喜歡老城裡的一座清真寺 Masjid Wazir Khan,小巧別緻,一牆之隔便與外頭的吵鬧街區隔開,清真寺管理員讓我們爬上叫拜樓,俯瞰整個舊城,望著底下的人群與街市,聽著風吹拂而過的聲音,想像城區的常民生活與昔日風采,也回想著這次從新疆沿著喀喇崑崙公路到巴基斯坦旅行,循陸路而行,自然風光隨海拔高度與經緯轉換,精采奪目,而在旅行的移動中遇見了南方人、北方人、維吾爾人、哈薩克人、蒙古人、柯爾孜茲族、塔吉克人與巴基斯坦境內的罕薩人、旁遮普人,更看著不同民族彼此相異共存,臉孔與習俗因地域互相交融相依,對我這個生活在單一民族的島嶼人而言,各是一幅風景。



跟習慣上背包客棧爬爬文的朋友們一樣,對於旅行總有自己的想像與定義,每當身邊的朋友問起為何要到發展較慢或是貧窮、紛亂的地區旅行時,總想起詹宏志先生在《人生一瞬》書中寫到「他們還年輕、希望無窮,總是想知道更美好的事物在哪裡,更美好的生活應該向什麼樣子;但我心境已老,想知道的卻是老靈魂的來歷,另種文明的可能,以及艱困生活的意義」,於是想像世界一角可能仍存在尚未被現代物質文明佔據的古老文化,刻劃著人類發展的痕跡、堆疊著與大自然共處的智能,猜想那份感動與敬畏想必更令人嚮往。

旅行於陌生異地,常提醒自己要保持機警,出發前,對於巴基斯坦的印象多是恐怖攻擊的新聞頭條,而在北疆旅行時遇到一些漢人朋友時更常提醒對於南疆、維吾爾人要多加小心,但實際到了這些傳聞不安的地方發現其實多數的人跟我們一樣,為生活努力,對於人性保有良善,樂天知命單純更甚於己。世界很大,並存著以地域國界、宗教習俗、生活方式為標準所劃分的不同社會,然而身處彼端社會的人們,對於不熟悉的國家地區、不同生活方式的人們,又容易以刻板印象去打量,擷取符合既有印象的資訊強化原有的認知,逐漸加劇了原先的誤會與偏見。





透過旅行,實際走在不同國度的土地,發現原來這些深植內心的刻板印象存在了過多的誤解,以為的邪惡、危險被友善、親切所取代,縱然這樣說有點太過天真美好,但自己仍然相信只要願意走出去,在旅途上必定總有那麼一個時刻,過去存在的誤解與自我保護就這麼被一抹微笑、一杯熱茶卸下,來自世界遠處兩端的人們亦將不再因距離而遙遠,這般體會在這次旅行中更加感受深刻。



上傳的縮圖
 

此篇文章於 2015-11-13 10:41 被 winersun 編輯。
感謝 29
18448 次查看
dka 的頭像
dka dka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United States
#2
舊 2015-11-07, 04:59
引用:
作者: winersun (原文章)

跟習慣上背包客棧爬爬文的朋友們一樣,對於旅行總有自己的想像與定義,每當身邊的朋友問起為何要到發展較慢或是貧窮、紛亂的地區旅行時,總想起詹宏智先生在《人生一瞬》書中寫到「他們還年輕、希望無窮,總是想知道更美好的事物在哪裡,更美好的生活應該向什麼樣子;但我心境已老,想知道的卻是老靈魂的來歷,另種文明的可能,以及艱困生活的意義」,於是想像世界一角可能仍存在尚未被現代物質文明占據的古老文化,刻劃著人類發展的痕跡、堆疊著與大自然共處的智慧,猜想那份感動與敬畏想必更令人嚮往。
我們這些年來前前後後進入中國大陸旅遊不下5,6次了,總停留的時間也超過了6個月以上。走過的痕跡也幾乎包括了大陸的東西南北,新疆是我的最愛。它的地理環境跟美西非常的相似,同樣有著漂亮的高山沙漠及湖泊。夏天裹在北疆吹著乾燥涼爽的風,絶對會讓來自台灣的旅客留連忘返。

在新疆,你不覺得是在中國,倒是有著在一個中南亞混合的國度的感覺。我們在2008年旅遊到這裡的時候,也有著進入巴基斯坦的打算,但由於我們的國藉因素,在最後我們放棄了巴基斯坦。很高興你寫了這篇文章。

除了在政治上的立埸對它深感同情外,我個人非常希望中國政府能夠誠心的解決新疆人經濟上的困境。大量的移入華人,絕對不是答案。



p.s. 無意想在這裡爭論。我不認為台灣這一個島是單一民族的小島,從前不是,現在更不是了,要不然,可以聽一聽我們原住民朋友怎麽說?
此篇文章於 2015-11-07 07:18 被 dka 編輯。
winersun
#3
舊 2015-11-09, 11:28
謝謝dka 前輩的提醒! 我們的確還有很多原住民族及新住民朋友
這片土地也因此而美麗珍貴!

中巴公路的巴基斯坦段很精彩,值得一行。
此篇文章於 2015-11-13 11:14 被 winersun 編輯。
winersun
#4
舊 2015-11-13, 15:22
聽友人提起十月底時巴基斯坦北部發生大地震,
Hunza 這兒的山壁鬆動滑落,多人死傷。
提供給有規劃至該處旅行的朋友們參考。
fatfu 的頭像
fatfu fatf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5
舊 2015-11-14, 08:51
今年夏天本來要走中巴公路,旅遊巴基斯坦北部的。
但是這一年來,巴國北部發生幾起爆炸案,最後决定計畫暫緩。
看了你的照片,中巴公路果然好美!
鄧忠 的頭像
鄧忠 鄧忠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6
舊 2015-11-14, 10:00
引用:
作者: shenzhan_happy (原文章)
不止一次听人说台湾省人毫无诚心可言,谈事情或做生意最后一定要白纸黑字落实,一定不能相信台湾省人当面说的话。不然台湾省人过后一定会翻脸不认人。
少在那裡自抬身價,要說到爾虞我詐你們強國人才是翹楚吧。
stoneruler
#7
舊 2015-11-14, 12:03
請問從新疆進入巴基斯坦的證件申請會很複雜嗎?
因為您說國際巴士的票不能先買,那如果當天完售會很麻煩吧?
Matchstick
#8
舊 2015-11-14, 19:15
引用:
作者: shenzhan_happy (原文章)
不止一次听人说台湾省人毫无诚心可言,谈事情或做生意最后一定要白纸黑字落实,一定不能相信台湾省人当面说的话。不然台湾省人过后一定会翻脸不认人。
甚麼鬼, 台灣"省"?
回去念歷史和國際觀吧.
中國有很多講理的人, 怎麼出了你一個這樣的呢?

回到正題
這真是一篇好文
謝謝大大費心紀錄
有空也到新彊一走.
quantbear
#9
舊 2015-11-14, 22:35
引用:
作者: dka (原文章)
我們這些年來前前後後進入中國大陸旅遊不下5,6次了,總停留的時間也超過了6個月以上。走過的痕跡也幾乎包括了大陸的東西南北,新疆是我的最愛。它的地理環境跟美西非常的相似,同樣有著漂亮的高山沙漠及湖泊。夏天裹在北疆吹著乾燥涼爽的風,絶對會讓來自台灣的旅客留連忘返。

在新疆,你不覺得是在中國,倒是有著在一個中南亞混合的國度的感覺。我們在2008年旅遊到這裡的時候,也有著進入巴基斯坦的打算,但由於我們的國藉因素,在最後我們放棄了巴基斯坦。很高興你寫了這篇文章。

除了在政治上的立埸對它深感同情外,我個人非常希望中國政府能夠誠心的解決新疆人經濟上的困境。大量的移入華人,絕對不是答案。



p.s. 無意想在這裡爭論。我不認為台灣這一個島是單一民族的小島,從前不是,現在更不是了,要不然,可以聽一聽我們原住民朋友怎麽說?
看到有好心人警告小心南疆和乌鲁木齐二道桥。相信我,这是为你们好,不是危言耸听!

台湾人可能对恐怖主义的威胁没有切肤之痛,其实在新疆现在每年大大小小的恐怖袭击事件都有几百起,由于新闻封锁的原因没有见诸媒体。

今天全球都知道巴黎被袭击了,可就在两个月前,新疆阿克苏拜城县铁热克镇附近一座山上的煤矿企业宿舍,9月17日深夜至18日凌晨受到武装袭击,事件造成近五十人死亡。

有兴趣了解新疆恐怖主义形势的人可以google一下“乌鲁木齐七五事件”:整个城市的维族人成群结队提着砍刀上街袭击汉人,大约有上千人被杀,尸体被吊在路灯上,那些手持砍刀的就是日常见到的水果摊贩、餐馆服务员、巴扎商贩。此事件,官方公布遇难者197人,实际受害人几十倍于此。我不喜欢中共,但西方对新疆事态的报道显然是双重标准和居心叵测的。

有几点可以为大家提供更广一点的资讯和角度来看待此问题:

1)新疆恐怖主义的发展在时间上和911之后国际恐怖主义的泛滥是贴合的;
2)瓦哈比教派2000年后在中国的广泛渗透;
3)伊斯兰教和非伊斯兰教的冲突。在历史上,左宗棠平定的同治回乱,陕甘两省1200万汉人被杀绝。

巴黎的袭击预示什么?引用一下李鸿章的绝命诗:海外尘氛犹未熄,诸君莫作等闲看。
subsub000 的頭像
subsub000
#10
舊 2015-11-15, 00:49
這是好文。

有人試圖在這文回覆故意發起政治爭議和談論恐怖主義,好讓這文被轉往打屁哈拉。不用理會他們就是了。
ginajoy61
#11
舊 2015-11-15, 07:29
好美的風景,你拍的人物照都真可愛
人人笑的都好真誠,即便透過電腦都覺得暖暖的!!
rosemarytsai 的頭像
rosemarytsai
#12
舊 2015-11-15, 17:08
新疆,我還滿喜歡的~
已排定2016.6-7月走南、北疆~
喜歡它的山山水水,種族、意識…,我都不想淌~
別因版主想分享其所見聞,就跳腳~
沒那麼嚴重吧,放輕鬆點~
此篇文章於 2015-11-16 10:35 被 rosemarytsai 編輯。 原因: 增內容
wjmy2008
#13
舊 2015-11-16, 09:59
政治争论就不要了吧
wjmy2008
#14
舊 2015-11-16, 10:00
喜欢楼主的游记...写的很好 也很大胆去南疆
joeytan 的頭像
joeytan
#15
舊 2015-11-16, 22:42
引用:
作者: stoneruler (原文章)
請問從新疆進入巴基斯坦的證件申請會很複雜嗎?
因為您說國際巴士的票不能先買,那如果當天完售會很麻煩吧?
當天可以提早去排隊 因為所有人都是當天早上才能買到票的
所以早點去排隊不用怕買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