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康藏騎行漫遊記【川藏中線】

36 34 4439
阿司匹林
#1
舊 2021-06-04, 20:37

過怒江大橋之後便是遙遙無絕期的連續上坡,在靜謐的山谷之中穿行十多公里,迎來了令人蛋疼的蛇形盤山公路。
--

9月25日,我、老七及五地主,近六點到達人流如織的成都南站,提著行李湮沒在地鐵站如潮水般的人羣中,時值下班晚高峰,站內摩肩接踵熙來攘往,來到飯館酒肆甚多,離南站僅一站之隔的桐梓林,在街對面尋了一家火鍋店,就要離開四川了,喫一頓麻辣鮮香的火鍋解解饞吧!剛坐下不久,另外一位隊友狂蹬,混跡在成都東出站口如織的人流中,掏出手機與我們取得了聯絡,但畢竟東南兩點之間相隔甚遠,只好讓他自行解決晚飯,稍後去北站再匯合。

五地主曾與我一同騎行過2015川滇藏線、2016果洛川西線、2017川西滇西線、2019山南亞東線;老七除一同騎行過2015川滇藏線以外,還在2018年與我騎行過阿里中線,兩位隊員既是經久沙場的戰士,亦是多年的老友。而另一位隊友狂蹬,也曾騎過國內知名的川藏南、川藏北、川藏中、新藏線,是一位經驗老道博文多識,愛好攝影的本地騎友。



酒足飯飽再次乘坐便捷的地鐵,華燈初上燈火闌珊,方纔站內熙攘的人羣都已雲散風流,回到了屬於各自的棲身之所。來到既熟悉又陌生的火車北站,在二樓嘈雜的候車室與隊員狂蹬匯合。

伴著一聲冗長的汽笛聲,成都至拉薩的Z322次列車乘著夜色,像一條蠕動著的青蛇緩緩駛離站臺。熄燈後車廂裏倏地安靜下來,一陣陣空調風襲來,不禁打了寒顫,躺在上鋪的我,裹了裹那牀彌散著消毒水味的被子,隔牆傳來如雷般的鼾聲,翻來覆去輾轉難眠。思緒紛紛擾擾在腦海中東碰西撞,往事零零落落卻早已草木皆非,見著車廂裏形形色色的人們,讓我不由想到了二十年前參與鐵路春運的那段難忘的歲月。尤其每次在車廂連線處吞雲吐霧之時,不經意間就會瞥見,那寫有“危險勿動”的警語,塗着鮮紅色油漆的緊急停車閥。



千禧年前後那幾年,高速路網尚不發達,國人長途遷徙主要依靠鐵路運輸,春節後西南某省發往廣州的列車上,彙集了大量的民工潮學生潮。嚴重超員的車廂裏,塞滿了滿臉倦怠蓬頭垢面的人們,汗味、腳臭味、瓜皮果屑、劣質香菸、速食麵的嗆人味……林林總總的氣味混雜在一起,在水泄不通無處下腳的車廂裏彌散開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3997

破曉時分,綠皮火車徐徐駛入霧靄籠罩下的湖南永州站,由於列車晚點,停車時間被一度壓縮,一位清麗俊逸的青年,身著鐵路制服,頭戴一頂大檐帽,腳下是已被成千上萬無情的腳踩踏過黑皮鞋。他手裏握著一把鋥亮的三角鑰匙,在車門前尋到一處下腳的地方,勉強站立在那塊佈滿水霧的門玻璃前。


“吱……”隨著一聲刺耳的聲音戛然而止,站立的人們身體左右晃盪兩下,列車在站臺邊穩穩地停下來。車廂連線處塞滿了旅客和行李,好不容易將車門弄開僅能通過一人的縫。踏板是無法放下了,跳下近一米高的車廂,墜落產生的氣流,把頭頂上的大檐帽掀翻,在地上翻滾了幾圈,難堪的撿起帽子,將一頭如瀑般的長髮蓋住。扭過頭來衝着身後叫嚷著,讓在此下車的旅客趕緊跳下來。站臺上黑壓壓的人羣早已按捺不住,朝著車門處蜂擁而至,身手矯健的幾位,提著行李一頭擠進了車廂。發車的鈴聲急促的響起來,嚴重超員的車廂無論如何,也裝不下站臺上如蟻羣般的人潮。我擠到車門前用手去拽那幾個,經驗不足擠不進車廂的旅客,奈何歸家心切的人,好不容易登上一列火車,怎可能就此屈服放棄呢,畢竟錯過這趟火車,不知何時才能擠上另一趟,也是同樣超員嚴重的列車。

左右各抓著一根車門扶手,使勁用腳去踹還未從門縫塞進去的旅客,心想著只要能給我騰出個站立的地方,就能對著車廂裏,用聲嘶力竭的聲音,吼叫著疏通出來稍許空間,人塞進去門關上就完事了。車站值班員揮動著綠色訊號旗,向司機給出了發車指令,列車一聲長鳴後車輪轉動起來,這傻屌值班員眼瞎嗎?沒看見老夫還掛在扶手上吹著冷風,正練著我那強壯的肱二頭肌嗎?

眼看著車尾即將通過出站道岔,風扯動著頭上那頂大檐帽,列車開始提速了,距離下一個車站——祁陽火車站,還有近一小時的車程。“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衛之臣慌得一批”,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所幸隔壁車廂的列車員,發現了吊在門外,那個孤立無援欲哭無淚的我,果斷拉下了紅色的緊急停車閥。

“服務員,你剛纔拉著扶手,在車門外……”
“我不是服務員,而是列車員。”未等她說完,驚魂未定的我打斷了她,輕輕地朝下拉了拉黑亮的帽檐,眉宇間透露出一絲不屑的神情,稍稍扭頭,指著胸前的工作牌,用威嚴正經的口吻糾正道。
“不好意思,列車員帥哥,你剛纔在車門外吹著風的樣子好酷呀!” 屈膝坐在洗手池上的那位小姑娘,閃著黑亮瑩澈的眼眸,笑盈盈地對著我說道。“要是在腰上在別一把手槍,還真有鐵道游擊隊的範兒呢!”
“我的槍可不是插在腰間的。”
“你還真有槍呀,那你的槍在哪裏呢?能給我看看嗎?”姑娘顯露出茫然而驚訝的神情。



西行的列車經廣元出川,蘭州停留片刻後在西寧站更換爲供氧車列,落日餘暉中離開格爾木折頭往南,冒著青煙徐徐地在無邊無垠的鐵軌上,向着巍峨連亙的唐古拉山爬行著。
此篇文章於 2021-06-10 11:47 被 小眼睛先生 編輯。
感謝 12
4439 次查看
臺灣茶哥の隨筆雜記 的頭像
臺灣茶哥の隨筆雜記 臺灣茶哥の隨筆雜記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2
舊 2021-06-06, 02:27
文筆不錯哈XD

最後你給服務員看你的「槍」沒(誤
鄧忠 的頭像
鄧忠 鄧忠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3
舊 2021-06-06, 14:15
頗有瓊瑤作品的韻味,呵呵。
阿司匹林
#4
舊 2021-06-07, 13:22
引用:
作者: 台灣茶哥の隨筆雜記 (原文章)
文筆不錯哈XD

最後你給服務員看你的「槍」沒(誤
這把槍只可意會 不可言傳·······哈哈·····
阿司匹林
#5
舊 2021-06-07, 13:23
引用:
作者: 鄧忠 (原文章)
頗有瓊瑤作品的韻味,呵呵。

高擡了 哪能和瓊瑤相媲美 喜歡就常來 都是些流水賬而已·
阿司匹林
#6
舊 2021-06-07, 13:29


歷時近33小時,列車在凌晨六點抵達那曲站,出站掃碼再打車進城,在冷清寂寥的街頭找到一家早餐店。等候半小時,第一鍋稀飯包子端上桌,一邊喫早餐一邊冥思苦想,現在才七點,這海拔4500米的那曲市,街上的店鋪都在九、十點纔會開門做生意,難不成伴著蕭瑟的寒風,傻傻的瞪眼瞅著街上這些鼓著氣,翻來滾去的各色塑料袋尋樂吧?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3997#post11815493




老七託著腮,眯著三角眼,用他那嫖客掃街般犀利而敏銳的目光,搜尋到了街對面那塊店招。提著行李來到位於樓上的網咖,原想著上網消磨時間,未曾想系統故障身份證刷不了,熱心腸的藏妹網管讓我們在旁邊的酒水吧休息未收分文。



待到九點多,街上漸漸有了行人,起身去不遠處的浙江商城購買戶外氣罐,挨個尋遍了整個市場也沒個結果,迫於無奈買了一套家用的攜帶型氣爐外加兩罐氣瓶。在商鋪順便打聽了包皮卡車去比如縣的情況,一聽3000塊令人乍舌的價格,讓家境貧寒的我們退避三舍,趕緊打車去車站聯絡班車。司機允諾能裝下自行車及裝備,原想直接去車站後門裝車,如此一來剛買的氣罐也能逃過安檢機,可對工作認真負責的車站工作人員,執意要把這幾個大箱子塞進去掃描一番。隊員狂蹬示意我把氣罐拿出來,一會兒想辦法在站外上車,我用機警的眼神,瞟了一眼坐在安檢機顯示屏前,那位涉世未深的藏族小妹,果斷將箱子逐一推進了安檢機。這剛上高原就幹體力活,真心要把老夫給累死,剛把箱子放在車頂捆綁好,司機就按著喇叭催促著發車了。



經川藏北線上的孔瑪鄉、夏曲鎮,之後拐入省道翻過埡口進入怒江流域,下午五點抵達比如縣汽車站,將自行車逐一開箱,組裝除錯完成後進城去找住宿。縣城正在進行市政管網改造,每條街都被挖的千瘡百孔,尋遍了幾條主街,一共才找著三家旅店,其中兩家屬於不能洗澡的家庭旅館,之後的一週左右我們都在大山裏邊轉悠,無法進入繁華的縣城,那今晚就在糧食招待所洗個舒服的熱水澡再說吧,這200塊的房間比方纔見到的家庭旅店條件要好許多。


將車扛上位於二樓的房間,透過窗戶瞥見天色已暗,來到街上面對著泥濘不堪的街道,澆滅了搜尋美食的雅興。在十字街口踏入一家名爲遂寧飯店的川菜館,上午取貨裝車行程緊,大夥都沒顧得上喫午飯。飢腸轆轆的我們剛坐下,同行的老七便用“川普”對著收銀臺裏邊那位四川老鄉大聲嚷道:“老闆娘,先提一壺水來,充充飢吧!” 老闆娘定了定神,用驚愕的神情對著老七說道:“老鄉,你還真講究,喫飯前還要用水沖沖你的二弟?”
感謝 4
阿司匹林
#7
舊 2021-06-08, 19:42
9月28日比如縣3920—29KM—埡口5072—43KM—羊秀鄉4050【72KM】



今日是騎行的第一天,將要翻越的夏拉山埡口,海拔高度超過5000米,這對於剛從400多米的四川盆地奔來青藏高原的我們來說任重而道遠。天還未亮大夥便陸續起牀了,前臺那位藏族婦女慵懶的鑽出被窩,眯著惺忪睡眼爲我們辦理了退房手續。來到恬靜寒涼的街頭,尋了一家正往外飄著熱騰騰蒸汽的早餐店。從這裏開始川藏中線周邊的麪條大多都是20元一碗,喫完分量十足的麪條,咂幾口剛泡好的清茶,扔掉指間即將燃盡的香菸,穿戴好手套面巾帽子,仰頭望了望天空中片片流雲,跨上自行車開始了今日的征程。


出發時天已大亮,在泥濘不堪的街上緩緩行駛,低著頭小心謹慎的留意著,大小不一的水窪。出城來到洶涌的怒江邊,見橋頭有條岔路,停下車來詢問一位路人,步履匆匆的藏妹不知昨晚經歷什麼傷心事,頭也不擡地用手指著下游的方向。沿著起伏跌宕的土路往下一公里發現這座危橋無法通行,只好罵罵咧咧的原路返回到新橋。


過怒江大橋之後便是遙遙無絕期的連續上坡,在靜謐的山谷之中穿行十多公里,迎來了令人蛋疼的蛇形盤山公路。頹廢消沉的我徐徐地,擡頭朝著山頂仰望,肉眼可見的公路護欄,像是摩天大樓般令人感到眩暈。還是先喫點東西填填這乾癟的肚子吧,矗立在面前的這座巍峨的夏拉山,或許往後會設計一條穿山隧道工程,從這裏到埡口的十來公里盤山路,依舊是塵土飛揚的碎石土路。在避風的排水溝裏找塊石頭席地而坐,各自拿出昨日在超市購買的乾糧,面朝黃土背朝天,一口口機械般的咀嚼著。


小分隊經過艱苦卓絕的奮戰,下午兩點半成功拿下海拔5072米的夏拉山埡口,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剛拍完幾張照片,一輛重慶牌照的越野車在我身前“吱溜“一聲停了下來,車窗玻璃緩緩降下,一位戴著墨鏡的“女老師”露出一口皓齒,笑盈盈地伸手遞給我一瓶礦泉水,“看你們騎車如此艱辛,挺不容易的,需要水嗎?”
“謝謝,不要了,車上都還有多餘的水!”埡口風大氣溫低,冰冰涼涼的礦泉水喝下去透心涼,我連忙擺手微笑著對她說道。
“這可不是一般的礦泉水哦,這是我們重慶長壽村不老泉的特產,此泉早在魏晉南北朝時期就已有文字記載,白雲岩滲透出的泉水里含有一種稀有元素——“鍶”,而含鍶礦泉水具有強壯精神系統的功效,對人體的心肌有保健的作用,我覺得你們在高原上做高強度的運動,喝了多多少少會帶來一些好處吧!來,兄弟,別客氣,拿著喝吧!”
見她一直伸著手,於心不忍趕緊接了過來,並祝她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剛纔那美女和你嘰嘰哇哇說些什麼呀?”老七氣喘吁吁地踩上埡口,停下車望著絕塵而去的越野車。
“哦,她硬塞給我一瓶礦泉水,說這水里富含一種叫什麼鍶的元素,可以治療男性舉而不堅、堅而不挺、陽……”還未等我說完,老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從我手裏搶過礦泉水,拉開易拉罐,那現狀就像是豬八戒吃人參果,貪婪地仰著頭,咕嚕咕嚕一口氣便喝的精光。


拍完集體照片,接著迎來連續36公里酣暢淋漓的下坡,走走停停行行攝攝,五點多來到寧靜祥和的羊秀鄉,畢竟是騎行第一天,就不再接著趕路了,櫜弓臥鼓爲明天的薩普神山養精蓄銳。
烈日炎炎舌敝脣焦,在鄉政府對面的超市買飲料解渴,順便向老闆打聽住宿的情況。從他口中得知鄉里並沒有喫住,順水而下七公里有個名爲白嘎鄉的地方,那裏要繁華許多,飯店旅館應有盡有,建議我們去哪裏落腳。但薩普岔路口就在這羊秀鄉,去了白嘎明天還得多騎這麼一段路,老闆拍拍頭猛然想起來,就在鎮口新開了一家當地人經營的旅店,讓我們先到哪裏去碰碰運氣。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3997#post11815987

就此別過超市熱心的老闆,騎車來到橋頭位置,見到了緊鄰河邊的兩層小樓,繞過樓道里堆放的裝修材料,瞧了瞧這100一間的房間還算乾淨整潔,驚奇地發現公共衛生間裏邊,居然還有個電熱水器。提前瞭解到羊秀鄉沒有飯館,於是昨晚在遂寧飯店打包帶走了一些飯菜,讓老闆娘炒兩份素菜煮了一碗湯,將飯菜一併倒入鍋中,藉此機會試一試剛買的爐具。

老七和狂蹬均表示這剛上高原暫時不碰酒杯,桌上那盤剛出鍋香噴噴的花生米,著實讓人輕憐痛惜,這可是藏族老闆娘辛勤付出的勞動成果呀。爲了響應黨中央“厲行節約,反對浪費“的號召,站在維護國家糧食安全、弘揚良好社會風尚的高度考慮,只好一個人默默地端著酒杯,滿臉委屈的喝著悶酒。

這家店的老闆娘是一位三十來歲的藏族婦女,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年輕的“阿佳拉”,估計應該是她表妹吧,在身邊轉悠著打下手。雖說剛翻越了一座五千加的雪山,老七顯得有些萎靡不振,但見著這位貌美膚白的阿佳拉,老七託著腮用垂涎欲滴的眼神盯著姑娘出神,接著悠悠地吐出一句:“這妹子長得真好看,好想和她談個一小時的戀愛呀!”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3997#post11815987
把正端著碗喝湯的我嚇得夠嗆,放下碗用手拍拍老七的肩膀,意味深長地對他說道:“兄弟,你這戀愛也就最多三秒鐘吧!?”

日落西山暮色蒼茫,高原的夜色撩人心絃,漫步去一箭之遙的鄉里,陪老七選購保溫杯,順便給大家買一些路上喝的飲品。在菜市場門口的小超市,老七如願以償的買到了一個750毫升的保溫杯,賣價55塊錢,讓給個整數,老闆說什麼也不肯,再三強調這杯子她就賺這區區五塊錢。之後又照顧老闆買了少許並味道平平的橘子,閒聊中得知這位老大姐已經五十多了,來這雪域高原做買賣,已有近二十個年頭。她搞不明白我們,爲什麼喜歡來這天寒地凍窮鄉僻壤的雪域高原尋樂,再幹幾年就回四川老家帶孫子,大姐樂呵呵地對我們說道。

朗月風清,玉盤似的明月正在雲中穿行,遊蹤如縷,吐氣如蘭,淡淡的柔柔的皎白月光,如流水般穿透窗戶,傾瀉在靜若寒蟬的屋內。仰頭看明月,寄情千里光,古往今來,月總是夾雜著濃濃鄉愁,寄託着縷縷思念,像一曲撩人心絃的旋律,一壺甘冽的老酒。
“再幹幾年……!”方纔大姐這句話一直在我耳畔迴響。這句平淡無奇的話語,寄託着多少慈母對兒女那舔犢情深的母愛,撫今悼昔,愴然悲鳴,不知晨興夜寐含辛茹苦的母親,你在另一個世界都還好吧!
感謝 5
小眼睛先生 的頭像
小眼睛先生
#8
舊 2021-06-08, 21:01
引用:
作者: 阿司匹林 (原文章)
9月28日比如縣3920—29KM—埡口5072—43KM—羊秀鄉4050【72KM】...
開始騎行之後的段落 寫得實在很好
行程交代有之,住宿跟飲食要點提醒有之
與遇見的人的互動有之
和哥兒們的情誼有之
太好看了!
期待後續~😇
阿司匹林
#9
舊 2021-06-09, 21:32
引用:
作者: 小眼睛先生 (原文章)
開始騎行之後的段落 寫得實在很好
行程交代有之,住宿跟飲食要點提醒有之
與遇見的人的互動有之
和哥兒們的情誼有之
太好看了!
期待後續~😇
感謝管理員青睞····,旅行就應當儘量與路人交談、互動,才能瞭解他們與我們不同的生活,而並不是以自我爲中心走馬觀花。沒事一定常來更新,還望多多向外推薦
感謝 1
阿司匹林
#10
舊 2021-06-09, 21:36
9月29日羊秀鄉4050—26KM—岔路口4350—13KM—薩普接待點4690【39KM】


東方魚肚白,老闆娘便早早地起來爲我們準備早餐,肉絲青稞麪條,一人再來一個煮雞蛋,充做中午的乾糧。喫完老闆娘下的面,迎著朝陽在峽谷之中,沿著奔騰不息的河流緩緩而上。
沒幾公里便遇見一處塌方,一輛原本是去救援的拖車,反被陷在爛泥之中動彈不得,過往車輛只能從剛開闢出來的另一條路上繞著走。泥濘不堪的道路行車不易,有一臺越野車不小心又被陷了進去,好在藏族老表車技嫺熟,前後倒幾次就把車從泥沼中弄了出來,推車追尋車輪碾壓過的印記,跌跌撞撞順利通過此處塌方點。

26公里後來到岔路口,沿著柏油路繼續往前可到麥卡溼地,左拐過橋那曲曲折折,朝山裏延伸向上的土路,就是通往薩普神山的羊腸小徑。河對面山脊上有座經幡飄蕩的寺廟,旁邊有個木板搭建的茶館,看錶已快十二點,今天可以不用喫乾澀的路餐了。

掀開犛牛毛編制的厚實門簾,茶館內爐火正旺,剛一進來就感覺渾身燥熱難耐,將厚實的外套脫掉扔在一旁,宛如常來光顧的熟客,像一隻慵懶的貓,眯著眼瞼,愜意的半躺在椅子上。


除去糌粑、酥油茶之類的藏餐,剩下能果腹的食物也只有泡麪了,速食麵再加一杯熱騰騰的甜茶。或許很少會有外人光顧,茶館做事的那位婦女,雖說漢語很是蹩腳,一會提來熱水瓶、一會遞來辣椒油,噓寒問暖關懷備至,給人一種穿著筆挺的燕尾服,鋥亮的黑皮鞋,情深款款挽著豔麗服飾的女伴,面臉堆笑的步入私人夜宴,這類高檔場所的錯覺,結果總消費也就區區三十來塊錢。
或許是見著門外停著自行車,周邊閒著沒事做的婦女,都跑來茶館裏看熱鬧,無外乎也就是“從哪裏來,到哪裏去”之類的終極問題。接著便傻傻的盯著隨行的女隊員五地主,遊離不定的眼神彷彿在無聲地說著:“這漢族女人也和我們藏族一樣呀,一雙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也是兩座山峰……”,接著又將目光轉移至老七那裏,靦腆害羞不諳世事的老七,那經歷過如此場面,面紅耳赤的他緩緩擡起頭,伸出手來就往褲襠裏掏。
“大家都在喫飯呢,你這是在幹嘛?”
“我,我,我,她們這樣看著我很不自在,我只是想證明給她們看,漢族也和藏族一樣的,只有一根,只有一根,沒有多餘的呀!”
看熱鬧的人羣之中有一位,婀娜多姿凹凸有致的年輕藏族少婦,漢語說的還馬馬虎虎,她告訴我們往薩普的路崎嶇難行,現在出發估計得七點左右才能到達。這山裏經常有狗熊出沒,叮囑我們千萬別夜行,今天如不想趕路去她家喫住也是可以的,說著她轉身指著窗外,小河對面屋外堆著黃燦燦草料的就是她的家,正好她老公回來了,還可以做犛牛肉餡的包子。一則怕耽誤行程,再則別人老公多有不便之處,還是等她老公不在的時候,再去她家做客喫香噴噴的肉包子吧!


在茶館藏族婦女同志們,不捨的眼神目送之下,沿著秋意盎然的河谷,舉步維艱的用車輪丈量著這片神奇的土地。靜謐的山谷不時會被一輛輛,卷著塵土的自駕越野車所打破,片刻間飛揚的塵埃便被呼嘯而過的山風,裹挾著飄向遠處,直至與草木渾成一體。緊接著,世間萬物頓然靜止,河流的淙淙聲、輪胎與地面的沙沙聲、前邊隊員老七撅起屁股,“噗呲噗呲“的放屁聲,草地裏土撥鼠發出的啊啊啊的慘叫聲……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3997#post11816335
道路斗折蛇行,明滅可見,坑坑窪窪的碎石路,不時會碰見涉水路段,水淺的地方還能勉強通行,水深的時候就只能下車推行。在路邊休息時,見遠處河對面放牧的帳篷,有兩個小黑點在快速的移動,隨著距離不斷拉近,原來是兩條碩大的藏狗,跑過草地、跨過小木橋,朝著公路的方向奔襲而來,趕緊從地上撿起石頭以防不測,藏狗搖著尾巴慢慢地向我方靠近,放鬆緊惕的我們最後搞明白了,這兩兄弟原來是過來討喫的,咦~~~,它們怎麼轉個彎,鑽進了灌木叢?不對,老七此時不正潛伏在灌木叢里拉屎嗎!“老七,快點擦屁股吧,藏狗過來喫你做的蛋糕了!”
“臥槽,不會吧,還吊着呢,那我趕緊夾斷逃離現場!”



下午四點到達薩普神山接待點,再往前湖邊以及湖盡頭都有住宿,但條件沒這個地方好。除此之外提前瞭解到通往湖盡頭的道路極爲變態,到底會耗費多少時間誰也說不準。這裏也有摩托、越野車可供前往,高原天氣變化無常,此時正好遇見晴空萬里的好天氣,當機立斷就在這裏落腳吧。
在登記冊上留下身份證資訊,客房是板房隔出來的狹小房間,100一個牀位還算乾淨。隊花五地主自然獨享單間,我們三個男的就住在一起,增進一下彼此之間的感情吧。坐車去幾公里外的薩普神山,摩托車是100塊錢一人一車,越野車是500一輛車,管事的藏族小夥見我們是騎自行車的窮遊黨,讓給400塊錢就行了。


豐田越野車效能卓越,接待點到薩普的道路真是慘不忍睹,來到位於山腰的觀景點,碧水藍天雪山連綿。見此美景,同行的隊友狂蹬拿出無人機航拍,準備返航時,操作飛機的他對我說,這地方沒平整的地面,這次又沒帶停機坪,讓我用手去接一下飛機。臥槽,你這是在開國際玩笑嗎?呆會兒我這纖纖玉指被飛機快速轉動的螺旋槳弄傷了可咋辦?停機坪?不就是飛機場嗎?你讓五地主在草地上仰躺著不就可以了嗎?


薩普科普
薩普神山是近年來才被外界所熟知的一個小衆景點,位於比如縣羊秀鄉普宗溝境內,主峰被尊爲當地的神山之王,最高峰爲6956米,是念青唐古拉山東段最高峰,爲藏傳佛教中的苯教神山之一。薩普神山由薩普羣峰組成,其成員,從左至右依次包含:薩普的妻子,薩普的妻子出軌後和別人生的私生子,薩普的二兒子,薩普的大兒子,薩普的女兒。薩普妻子的私生子以及薩普小兒子的山型爲國內乃至在世界都罕見的正三角形金字塔山型。
返回接待站也就一支菸的功夫,方纔還是陽光明媚的天空,忽的陰雲密佈狂風大作,飄起了柳絮般的雪花。墊腳往薩普方向遠眺,羣山已被烏雲所籠罩,心中不禁感慨萬分,這運氣還真他孃的不錯,再晚到一步就啥也看不成了。

不知不覺中又到該喫晚飯的時候,來到藏餐廳找到了那位二十來歲,體態豐腴戴著一副蕾絲口罩的女廚子。形單影隻天真無邪的我,被她一步步引入燈光昏暗僻靜的廚房。心跳加速暗自嘀咕,妹紙,大哥我可不是那種在陽臺、客廳、衛生間、廚房都試過的人呀。她指了指冰櫃裏擺放著的菜,示意我看著點菜,沒有豬肉只有犛牛肉,點了兩份素菜一個湯菜,再搞了兩斤牛肉燒土豆。妹紙切了兩坨肉“啪嗒”一聲扔在稱上,見她如此粗枝大葉,我連忙示意她,這肉可要切成塊才能進行後續的工序。她倏地顯得有些忸怩不安起來,低頭扯了扯衣襟扭著身子拘謹地對我說,要不讓我自己來做這些菜品,思慮片刻後想想這還是罷了吧,真要是讓接待站的藏族朋友,品嚐到我在新東方學到的精湛廚藝,定會把我留在這破地方當上一位廚師長的,屆時女廚子們自然會歸於我的麾下,我這小身板能承受的住?雖然想想很刺激,但爲了繼續帶隊騎行,舍小家顧大家的精神,還是得繼續傳承發揚下去的。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3997#post11816335


近七點,年輕的女廚子開始爲我們上菜,幾道素菜還馬馬虎虎,就是這土豆燒牛肉,水多油少味道平平。這裏沒白酒售賣,拿出酒壺咕嚕嚕和老七喝了起來,一直喝到九點多,除了幾個老頭來點過幾份炒飯,自駕的朋友們似乎更喜歡小資的情調,大多自個兒用爐頭燒水煮速食麵泡茶吹牛逼。
半夜裏陸續有自駕車趕到,吵吵嚷嚷完全不顧及別人的感受,板房隔音效果極差,整夜都在半夢半醒之間遊離。
感謝 5
Kevinkuo 的頭像
Kevinkuo
#11
舊 2021-06-10, 12:00
體力,毅力,夥伴
天時地利人合
才能完成的旅行🤟
阿司匹林
#12
舊 2021-06-10, 22:02
平日裏經常鍛鍊的人 都可以去的 但是需提前規劃 只是志同道合的旅伴不怎麼好找
阿司匹林
#13
舊 2021-06-10, 22:05
9月30日薩普接待點4690—13KM—岔路口4350—12KM—村道岔路口—10KM—嘎囊村—11KM—薩拉埡口5146—21KM—益布村4600【67KM】




說好八點供應早餐,然而廚房裏卻是冷鍋冷竈,在對面屋子活捉披頭散髮眼皮浮腫的女廚子。上前去與她攀談交涉早飯的事宜,她打著哈欠讓我們再等等,昨晚喫剩下的燒牛肉她還給我們留著的,早飯做好了再幫我們熱一下就可以吃了。可今天還得翻越一座海拔5100多米的土路埡口,爲了節約寶貴的時間,無奈只好在貨架上選了幾盒速食麵,睹肉思君,燒牛肉就當做送給女廚子的紀念物吧。

八點半推車出門,在薩普神山晨曦之中,沿著來時的路享受著越野路面酣暢淋漓的快感。朝著寺廟旁的茶館瞟了一眼,摹地,聽見有呼喚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環顧四周望見小河對面有個女人,正站在屋外踮著腳朝我們揮手示意,定眼一看原來是昨日茶館裏遇見的那位妙齡少婦。騰出來手,拭去溢位嘴角的口水,揮了揮小手,別了陌生人,人生何處不相逢,相逢何必曾相識。等到來年你的包子店開業,我們再來這芳草萋萋的神山腳下相會吧,過橋後與主路匯合,沿著柏油路繼續沿河緩上。

接近十一點來到岔路口,踏上這條鮮爲人知的小道,做攻略的時發現騎完薩普都得返回羊秀,再沿著省道303線翻山到邊壩縣。而內心早已被壯麗的依嘎冰川,雄偉的夏貢拉山深深地吸引,於是乎在各類衛星地圖上,成天找尋薩普周邊的公路影像資料。天道酬勤蒼天不負有心人,終於在薩普神山西麓,找到一條隱隱約約的土路,之後又在網上尋到別人釋出的一段自駕軌跡,最終篤定自行車能順利通過這條僻靜小徑。

進入村道沿著剛鋪上的水泥路,向着大山深處挺進,10公里後來到闃若無人的嘎囊村村委會,從這裏起峽谷收緊,變得狹窄起來,平直的水泥路也走到了盡頭,替換爲來回扭曲的泥巴碎石路。坐在地上咀嚼著餅乾,望著一眼看不到盡頭,那三回九轉的山路,凝神靜氣的我心裏不禁打了一個寒顫,看來午後的行程,註定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惡戰。

在村委會門前喫完路餐,便迎來了變態的土路,剛開始有些路段還能勉強騎行,在推車通過一片河灘地之後,正式開始翻越陡直的埡口路段,坡陡路爛直至今日回想起來依舊讓人後怕,除了狼狽不堪的推車別無他擇。
特別是快接近埡口的那短短三公里的路段,高度提升近300米米,海拔高坡度陡,推幾十米就得倚靠著車大口的喘氣,真的太難了,這是哪位大俠修的如此之陡峭的公路呀。扭頭髮現身後的隊友們也立馬停車了,呆頭呆腦的朝著高處的我仰望,是呀,值得慶幸的是,這不是我一個人在戰鬥,至少拉了三位,一臉懵逼的隨行人員。大家在這條人跡罕至千溝萬壑的小道上,共同感受著“任你呼天天不應,縱然叫地地不靈”這種奇妙的感覺吧。看著身後神勞形瘁萬念俱焚,耷拉著腦殼沉默不語的三位隊員,心裏方感到少許慰藉,要不是怕他們衝上前來揍老夫,我估計早已彎腰捧腹,發出如洪鐘般穿雲裂石的訕笑了。


下午五點連滾帶爬翻上氤氳繚繞,海拔5137米的薩拉埡口,這座山是那曲地區和昌都地區的界山,翻過此山便揮別怒江流域進入雅魯藏布江流域。下山的路坑坑窪窪崎嶇不平,遇見一輛在薩普接待站時曾見過的越野車,這也是嘎囊村到益布村,路上所遇見的唯一車輛。
原以爲翻過埡口一路狂下,殊不知除了路面上,那一塊塊菠蘿大小的石頭,因山的南麓山體地勢較爲平坦,不時還會出現令人沮喪的小上坡。此時此刻體力不濟的我們,早已是黔驢技窮無計可施,只能用盡全力使勁的踩踏,慢慢縮短與益布村的之間的距離。


二十公里的緩下坡,直至八點終於迎來了久違的水泥路,來到邊壩縣加貢鄉第一村——益布村。新修的村委會鎖著門,在附近接連找了幾戶人家,都是院門緊閉犬吠聲聲。好不容易找到一戶有人的房子,或許男主人不在家,婦女同志說什麼也不願我們去她家借宿。正當手足無措焦頭爛額之際,一輛越野車在我們身邊停下。一位二十來歲的小夥子把頭從車窗伸了出來,我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連忙微笑著對他說能否去他家借宿,可他的家還得往回走三公里土路。他告訴我們村委會里面沒有人,益布村周邊範圍時常有狗熊出沒,叮囑我們千萬別在野外紮營,讓我們再往前走幾百米,村長的家就在哪裏,直接去找村長,他一定會收容我們的。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3997#post11816746
將信將疑來到水泥橋頭,公路邊確有幾戶人家,延頸鶴望朝著院子裏暗中觀察,只有一戶人家屋裏透出了橘黃色的燈光。夜幕降臨寒風瑟瑟,這微弱的燈光帶給飢寒交迫的我們一絲冀望,對著鐵門朝著院子裏大聲的呼喊。半晌,小木門“吱”一聲被推開了,一位大娘佝僂著緩緩地走到鐵門前,交流了一陣發現她不會說漢語。我的神呀,這可如何是好,只好重複著對她說著”村長”二字,她說了一句”哦呀”,似乎明白了村長這兩個字的含義,用手指著河對面那黑壓壓的犛牛羣,可那些都是放牧的帳篷,堂堂村長大人怎麼會住在哪裏呢。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3997#post11816746
正當不知如何和這位藏族大娘交流之時,聽見摩托車發出的“突突”聲音,一輛摩托在河對面正在過橋。趕緊朝著騎手大聲喊叫,生怕他轉彎朝村委會方向跑掉了,好在他過橋後直接騎到了我們跟前,這位四十多歲,留著八字鬍的男人正是村長本人。
正如方纔那位司機小夥所說,村長欣然接受了我們借宿的請求,圍坐在火爐邊倒上熱騰騰的酥油茶,心裏的一塊石頭終於落地。晚飯他們已經喫過了,村長說冰櫃裏邊有牛肉,讓我們自己弄來喫,只要我們稍顯客套,他便會脫口而出”臥槽”二字,當時也沒問他的名字,就姑且稱他爲臥槽村長吧。
天色已晚煮飯做菜就算了吧,剛拿出在比如縣城購買的掛麪,臥槽村長立馬將麻袋裝的麪條提了過來,告訴我們就喫這個,昌都剛買回來的。葆力之士隊花五地主拿著高壓鍋到屋外去洗刷,大娘叫住了她,進屋去拿了個東西遞給他,比劃著示意她用這個來洗鍋,仔細一看這玩意不是用來洗馬桶的嗎?藏區閉塞的鄉下,基本都沒設計廁所,估計這把刷子在這些地方就是用來洗鍋的吧。


他母親雖然不會說漢語,但和村長一樣熱情好客,清油、榨菜、小白菜、醬油、油餅,一股腦兒全都擺在了桌子上。接著村長又把我拉去他家的儲藏室,牛奶、速食麵、風乾犛牛肉,讓我想喫什麼隨便拿。臥槽村長的鬍子很是特別,八字鬍左右兩邊到收尾處,轉了個九十度的彎,最令人稱奇的還數八字起頭部位,朝上也轉了個急轉彎,往鼻孔處延伸出一截。和臥槽村長說起他的鬍子,他毫不掩飾自信滿滿的對我們說道,他這鬍子在整個昌都地區都沒第二位。臥槽村長說什麼也不願意接受我們給的住宿費,你們又不是做生意的,而是屬於沒有利益關係的遠方朋友,臥槽,還給什麼錢。
今晚他得去守著犛牛,如果明早他沒從河對岸過來,讓我們自個兒生火煮麪條喫,說著又提來一桶幹牛糞放在爐子旁邊。
睡覺前大家起身去公路邊簡易的廁所方便,臥槽村長讓我們不用理會院外那羣藏狗,它們看上去很兇猛,但不會亂咬人。倒是山裏的狗熊經常跑進村子裏改善伙食,要是一會去外面,聽見此起彼伏的狗叫聲,那就得趕緊提著褲子跑進屋,說完他盯著我們問害怕狗熊嗎?從我們一臉木訥的表情不難看出,毋庸置疑大家都對待這個問題的觀點是完全一致的,畢竟狗熊力大無比跑的又快,能爬樹,會游泳,裝逼肯定是裝不過它的。


夜深了,屋裏響起了磨牙鑿齒的聲響,側耳細聽原來磨牙是老七這個無賴。倏地,想到隊員狂蹬早餐有喝豆漿的習慣,連忙揭開被子,趿著鞋,靠手機螢幕發出的微光,去廚房抓了一把黃豆,順手又在桌子拿了一個杯子,將黃豆塞入老七的嘴巴里,杯子放在正流著哈喇子的嘴角,如此一來,次日清晨狂蹬就能喝上熱騰騰的豆漿了。
睡吧,屋外傳來陣陣狗吠聲,估計是狗熊又進村尋喫的了。昏昏欲睡之時,窗外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頓時雛菊一緊睡意全無,自行車都停在院子裏,該不是犛牛或是其他什麼動物,翻牆進來尋喫的吧。趕緊翻身起來打著手電向窗外來回掃射,未見異樣剛鑽進被窩,方纔的聲音再次迴盪在耳畔。唉,管它是犛牛還是狗熊吧,隨它咬吧,你們高興就好,折騰了一整天的我,早已筋疲力竭,全身慢慢癱軟如同一堆稀泥。迷迷糊糊中察覺到一隻老鼠從耳邊爬過,內心卻毫無一絲波瀾,甚至還想喫一碗豆腐腦。
感謝 3
阿司匹林
#14
舊 2021-06-13, 20:16
10月1日益布村4600—26KM—加貢鄉4060—29KM—三岔路口3700—17KM—玉壩村3580—26KM—尼屋鄉3150【98KM】

早上七點起牀,勤勞的隊花五地主便往爐子裏夾著牛糞,準備爲大夥燒開水,奈何生火的技術稍顯欠缺,臉頰被薰成包青天,爐膛裏也依舊黑煙滾滾。不一會兒,隔壁間的大娘唸完經過來幫忙,爐竈裏的牛糞這才熊熊燃燒起來。接著步履蹣跚的她又走到院子裏,把煨桑爐裏的松柏枝點燃,口中念着六字真言,朝爐內撒了一些糌粑,焚起嫋嫋煙霧,在習習的晨風中盪漾著。

高壓鍋用起來特別的麻煩,早飯就喫村長給的袋裝速食麵吧,正在泡麪時,村長揭開門簾走了進來,原來是上級領導要求他登記我們的身份資訊。臨別時強塞給臥槽村長200塊錢,如此一來內心少了一些愧疚感。
揮手告別了開口見膽豪邁不羈的臥槽村長,騎行在萬籟俱寂鬱郁蒼蒼的峽谷之中,河谷兩側層巒疊翠千峰百嶂,草木蔥蘢秋意盎然的山谷裏不時會傳來動物的吼叫聲。有一對獐子正在涉水過河,停下車來趕緊拍照,它倆也不時回頭,好奇地朝我們張望。


益布村到加貢鄉26公里的道路,雖是沿河緩下的水泥路,但不時會迎頭來一個垂直度爆棚的小埡口。沒喫肉總感覺身體力量跟不上,早曉得在臥槽村長面前,就別裝作如此謙恭,昨晚領進儲藏室手起刀落,削兩塊風乾犛牛肉,今日爬坡定是精神抖擻器宇軒昂。

精疲力竭的隊伍直至中午十一點,多才來到兩河交匯的加貢鄉,在一位騎摩托的小夥口中得知,鄉里除了小賣部就只有茶館,派出所外邊有個漢族人經營的小賣部,哪裏會有炒飯麪條之類的小喫。來到小賣部見著警察同志們,在大門兩邊的長凳上,一邊曬著太陽一邊嘮著嗑。見我們沒地方安放渾圓性感的臀部,連忙起身各自散去把位置讓了出來,稍後來了一位女民警把身份證逐一收走,拿到派出所登記。
不一會兒,一位和藹的警察叔叔端著一盤切成小塊的月餅,一面笑吟吟地說著中秋快樂,一面把盤子遞到面前讓其細細品嚐,讓身處異鄉浪跡萍蹤的我們倍感親切。
這家小賣部雖說面積並不大,但麻雀雖小肝膽俱全,貨櫃上琳琅滿目的商品包羅萬象,五金建材、家電服裝、日用百貨應有盡有。經營這小賣部兼飯館的小兩口是重慶奉節人士,來這閉塞的加貢鄉做生意也有五年左右的光景。
老闆娘在廚房裏忙碌著,而老闆卻只顧著在外邊和派出所的民警海闊天空。老闆娘見警察叔叔端來月餅,倏地,想起來原來今天是中秋佳節,對我們嘟噥著說中秋節不想去邊壩縣城逛街,還是想回老家看看父母。
坐在我旁邊的老七羨慕的小聲嘀咕著:“唉,白天忙前顧後,老公啥也不做,到了晚上還得盡夫妻之事,這種老婆打著燈籠都找不到呀。”
五地主一邊嚼著嘴裏那根半生不熟的蒜薹,一邊對著老七悠悠地說道:“老七,你見過月餅喫人嗎?” “月餅怎麼會喫人,你這完全是信口雌黃天方夜譚!”
“這不就完了嗎!?老闆娘白天累死累活,到了晚上就變成了一動不動的月餅了嘛!”
五地主我懷疑你在開車,方向盤!我的方向盤呢?


離開加貢鄉繼續沿河緩下,29公里後匯入省道,這條橫貫南北的公路,上連昌都地區邊壩縣,下接林芝地區排龍大橋,建成後會將川藏中線與南線相互串聯起來。幾年前這條新命名爲國道349線的公路破土動工,經過築路工人們辛勤的付出不懈的努力,岔路口到尼屋鄉的道路大部分已鋪設水穩層。

甲貢弄巴霞曲在突兀幽深的峽谷中奔騰咆哮,兩側懸崖絕壁奇峰羅列,白瀑懸空珍禽飛鳴,鬼斧神工令人震撼,雄奇險幽蔚爲大觀。甲貢弄巴霞曲匯入尼屋藏布河之後,峽谷變得開闊起來,河流幾經沖刷,堆積在兩岸形成一塊塊適於開墾的平展土地。密密匝匝的藍頂藏居一路鋪展開來,夕陽西斜一眨眼,太陽一升一降白晝即將結束,早出暮歸的我們,也迎來了一天中最爲舒心的時刻,即將抵達食飢息勞解衣卸甲的目的地。

在橋頭遇見一位工地上的朋友,停下車來與他攀談一陣,從他口中打聽到住宿和飯館的情況。跨過河上的兩座橋樑,再推個百來米的陡坡,來到了尼屋鄉(也名忠玉鄉)政府大門口。一位精神小夥應該是政府工作人員,他告訴我們鄉政府裏邊的招待所,現在正在裝修無法接待。河對面的專案部那邊有住宿也能洗澡,要是嫌麻煩,他可以開車把我們送過去,可不住在鄉里,始終感覺有些不便。正當滿臉愁容之際,一臺川A牌照的越野車在跟前停了下來,小夥示意我們問問他吧。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3997#post11817776

車裏那位清瘦的大哥讓我們跟著他走,喫住都有還能洗澡,來到百米開外的邛崍飯店,住宿是在一間燈光昏暗的板房內,衛生條件不盡人意。昏暗的電燈靠一塊蓄電池供電,鄉里的通訊光纜又被修路的挖掘機挖斷了,牛逼的電信和強橫的移動都沒訊號。
“剛纔我給你們問了房東,這裏有台發電機晚上還能充充電,雖沒大保健服務,也用供飢渴的老七同志看看毛片,呸!不好意思,說錯了,應該是槍戰片。”尷尬萬分的我急忙改口說道。
“槍戰片?是不是那種兩個人光著身子,汗流浹背槍林彈雨的片子呀?!”老七露出一絲獰笑。
“這些天高強度的騎行,都把你累成這幅模樣了,還槍戰片,疲軟無力的小夥子,我看你還是看看動物世界得了吧!”

尼屋鄉條件也就這樣了,有個擋風遮雨的地方就行了,今晚就屈身下榻這家大旅館吧。早上還在昌都地區,轉眼間又踏在了那曲地區的土地之上。方纔帶我們過來的大哥是四川邛崍人,他來這尼屋鄉已有近三十年的光景。第二個老婆是當地藏族,整個院子都是他家的產業,裏邊屋子一大家人住著,外邊這幾間租給了,老家來的小兩口做起了飯館。
就是如廁很讓人頭疼,先得繞到板房的後邊,先穿過一片雜草叢生的菜園子,在牆根一顆稀稀落落的樹上,找到一把掛在枝丫的鑰匙。開啓左邊的一扇小鐵,將荒蕪的小院子走到盡頭,就能拉下褲子恣意妄爲的噼裏啪啦了。

騰空肚皮就邁進飯館包間,綠鬢朱顏的老闆娘已將美味佳餚擺在桌上,雖說我更喜歡喫秀色可餐的老闆娘,但畢竟兩天沒喫肉了,還是得矜持一點,再來幾瓶小郎酒吧。夜色撩人的小窗外,玉盤般的月亮高高掛在天穹之上,時值一年一度的中秋佳節,身在異鄉爲異客的我們,與明月相伴共同舉起酒杯,祝願世界和平人民幸福吧!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3997#post11817776

在邛崍房東那裏打聽到,通往依嘎冰川的道路前不久遭遇特大洪水,道路橋樑損毀嚴重,直至昨天才打通一條通往薩旺村的道路。這個村離冰川還有八公里,因爲橋樑沖毀汽車無法繼續往前,好在有座老橋經歷山洪依舊屹立不倒,摩托車能順利通過。如果來回都騎車一天肯定是無法完成的,600塊錢租用飯館老闆的皮卡車,明天邛崍房東王大哥駕駛皮卡送我們到斷頭路,但願前段時間被水毀的路段汽車能順利通過吧!

感謝 2
klinton 的頭像
klinton klinto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5
舊 2021-06-14, 09:37
這才是壯遊啊!
國道349...今生我可能無緣了.等來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