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進入時光隧道回到70年代中國背包行(不斷更新)

1188 565 286346
HOHOTRAVEL HOHOTRAVEL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舊 2020-10-15, 18:20
我也曾經在那個年頭到北京, 乘搭過地鐵, 也是住在宣武, 當時更住在酒店會議廳改裝成的大房
感謝 1
waisinglau 的頭像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舊 2020-10-26, 15:53
1984年春天,告別了鎮江,很快地火車巳來到南京,是幾年間我第二次再來到南京市,識途老馬帶領著朋友來訪,南京市是江蘇省省會,離開火車站到了大街,感受到頗有一種煥然不同,士別幾年巳受到不一樣,人山人海的遊人,路上車水馬龍,遠望有酷似可口可樂的「幸福可樂」光管招牌,也有英文及日文的巨型霓虹燈廣告牌,有隨街手拖手慢步的情侶,穿上花款彩色的衫裙,更有時代潮流的熨髮,在食肆無論款式或味道,都是長足進步很多,經過多日來的遊山玩水,踏遍各庭台樓閣,本來已微有倦意,幸好南京能帶來一種清新感覺,令我們精神為之一振,因為時間倉卒,近幾天沒有好好地休息,所以到了賓館,吃了晚餐,沒有到處逛逛,就要提早回房休憩。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31787#post11724858

清早走在大街上,第一件事就是買地圖,我們已養成了迫上公車的習慣,坐公車旅遊的先決條件,是在擁擠車廂裏按著地圖尋找目的地,有時也會延誤下車的,碰到一鼻子灰唯有隨遇而安,未到過的地方也是景區,背包遊的好處,沒時間限制,就是一種漫活樂趣,不撞板失敗那會得益呢。我們在南京逗留了三日二夜,南京也有為背包客組織的旅遊團,旅行車在勝利飯店發車,每個旅程都是半天每一位收費五元,早上有領隊帶往遊中山陵、明孝陵、時間所限,每處只有半小時逗留。下半天報另一團去長江大橋、明孝陵....總言之有五條短程旅遊線可供選擇。我們原是天鵝般無拘無束,一經旅遊車代步,便變成鴨子般跟隨領隊週處走,因為要聽清楚講解呢。

南京中山陵

南京城牆

南京明孝陵

南京雨花台


有一天拿起交通地圖隨處走,看圖驥索穿梭橫街窄巷,有些小區遊客尚未普及,經常有被圍觀的情況,當地人交談是地方方言,大家都有著隔膜。來到夫子廟一帶就是聚結當地小吃,牛肉湯麵,附盛名湯圓,油條豆漿燒餅等成了我們嚐新的獵物。

中國大地在不斷蛻變中,今天景區的景貌已不再復舊觀,滄海桑田的變遷有著很多令人難忘的逸事,幸運地拍下了相片,可以留下來回憶,緩步走過遙遙長路的鄉鎮,人民已由貧轉富,矮樓變做高廈... 景遷真料想不到這麼快速。青山原是我身邊伴,伴著白雲在我前,河山是我的心中樂,與我風霜裡渡過多次背包遊,當初我面對約誓,此生景物不大變遷,想不到河山竟多變幻,再也不見到舊時面,是誰令青山也變,變了俗氣的咀臉,又是誰令碧海也變 ...變作市儈高炭污染...............河水流逝,花兒凋謝,今時好景已不復見,全是人工推填修飾,入場費用又不廉宜,我要簡單又純樸的原始地貌,真是永遠無法挽回。
感謝 1
waisinglau 的頭像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舊 2020-10-31, 20:23



每一次到了陌生地方,必需要張交通旅游地圖,便捷在市中心穿梭來回。這一張印刷很簡簡單單,用人手劃制沒有比例尺,這年代大多數地區性交通地圖,多數是粗製。這張是1984到了鎮江在旅館小賣部購得定價0.15元1982年版保存到今天,我再在網上搜尋,今天的鎮江市擴展很遼闊呢,如果有鎮江老居民偶閱,必然感慨萬千的變化。
waisinglau 的頭像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舊 2020-11-12, 13:10
[漫長的一天二夜深深地記憶中]

打開封滿了塵的日記薄,字蹟巳開始脫色朦朧,畢竟巳是40年前的遊記,如果沒有文字記錄和照片印証,相信我早巳忘記得一乾二凈,上一次搬字過紙,亂七八糟,又東拼西湊,今次決定重整有連貫性的。

80年代初,黑龍江宣佈對外開放為旅遊區,我們已急不可待去一趟,出發前去了中國旅行社查詢,他衹辦理香港、北京、哈爾濱火車聯運票,沒有乘坐飛機服務,再前往中環畢打街「中國民航」查問,啟德機場沒有任何班次,廣洲白雲機場的內陸航線最遙遠衹前往「瀋陽」,是不定期班次,如要火車到「哈爾濱」需時六天才可以到達,飛機票價錢真嚇死人!每張1200港元令人咋舌 (註)1200港元是當年普通工人二個月薪金,當天晚上隊友開電話緊急商討大家答允坐飛機往瀋陽!急性子的我,翌日攜了巨款,帶齊13人的証件,去到「中國民航」訂購機票,再要前往中旅社辦理香港到廣洲聯票,包括二程車票和訂廣洲住宿一晚,辦妥後才鬆一口氣,大家期待出發那天來臨。

轉眼間到了出發日子,今天將工作儘早辦妥,帶著喜悅心情,趕回家吃提早的團年飯,一家團聚喜氣洋洋,但是母親板著不悅面孔,喋喋不休地指責我,又是不在香港過年,太過份啦、年年如是的,爸爸要理不理地打圓場,他氣定神閒地說,文化大革命結束不久,中國開始改革開放,讓個仔去見識吓,凡事在大陸都要小心言行,我洗了邋遢,做好傳統習俗把過去一年的霉運(氣)通通掃除。

出發啦!今夜天寒地凍冷雨紛飛,急景殘年臘鼓頻催的氣氛濃烈,我住在土瓜灣,公車往火車站走,沿路所見的計程車,車尾廂均是堆滿大小行李,不能關鎖就用彈簧繩索緊,肯定這是回鄉探親,為什麼我們年年要在回鄉高峰期與回鄉客爭路呢?大家相約在紅磡集,再徒步前往火車站,雨勢沒停止,鞋履衣物也盡濕透了,肩摩袂接的人潮已圍繞車站外排隊,人們扶老攜幼,肩挑起紅白藍三色相間尼龍帆布行李袋,人龍蠕動慢吞吞前進,這般排隊到天亮也末能登上火車,井然秩序我們竟然不守規,旅伴「龍哥」朝裡有人好做官,衹排隊一小段路,有人带路走一條祕道,竟能登上頭班火車,車廂裏擁擠不堪教人透不過氣來,大家把背囊擠在一起,可以坐在地扳上休息,伏在背囊,呆頭呆腦等待了個小時,凌晨1.20分柴油火車動啦,生風喘入車廂裏,把人的汗水氣味和悶焗氣帶走,人也頓然把睡魔驅散,迎接通宵達旦不眠不休

九廣鐵路還是單軌雙程年代,南北行列車用一條路軌,期間經常要在中途等待對頭車經過,才能再次開動,所以火車從紅磡開出,要個多小時才到達羅湖!當火車快要到終點,我就發覺車箱內氣氛突變緊急狀態,一陣人聲騷動之後,只見人人神色凝重,令我又想起了老舊電影碧血長天,在諾曼第的盟軍於登陸艇漸漸靠岸,即將打開艙門之際,那些士兵就是這種神情!到羅湖站了,大概只是火車頭進入月台範圍,巳看見有人跨坐在窗邊,騎坐在車窗上,我再向其他車窗看過去,每個車窗都有人進行著同樣危險動作,準備「跨窗跳欄」,列車尚未停定,時速最少也有幾公里,有很多人急不可待跳了下車,而且全部用體操滿分奪金的姿態平穩落地。跟著行李從車窗內拋出月台,跨窗跳欄高手又很從容地接收,窗內窗外的人互動接應很完美。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31787#post11732885

車終於停定後,車窗跳車的人越來越多,基本上車上有一半人,選擇用這方法逃離車箱!不明白他們急什麼?看太多007電影,沒見過大場面的我,看到這景像,以為火車將會在十秒後爆炸非走不可!由於我坐在窗邊,不斷有人在我身前後跨越,根本就不能動彈!「你們別理我,隊友們快逃吧!這裡就快爆炸了!」哈哈說笑吧。無數人挑起累重行李爭先恐後狂奔到羅湖海關入口,有年事已高的長者搖搖晃晃競步,跌跌撞撞險象環生!

隊友子明卻翹起雙手,一副胸有成竹狀:「傻仔!不用怕,由他們先去吧,都不知這麼急幹嘛,等一陣關還不是要排隊!」

隊友如富即插咀說,似乎你們還不知道,過關要排隊,可是龍頭和龍尾還是有分別的呀!有幾佰人排隊他們要站在最前線呵。

幾乎所有人都下了車,我們才好整以暇施施然站起來,走到正常下車的位置施施然下了車。
隊友子明又說笑指大家看他們「除了一張大床沒辦法之外,好像把家中所有物品都帶了在身上似的,電視、冰箱、洗衣機、HIFI、衣服鞋物…應有盡有!」
香港海關手續快捷,一陣間已辦妥,不需要爭先恐後,凌晨4.15分到達羅湖橋。

在羅湖橋頭,少見一夥年輕人背包客,我們浩浩蕩蕩的陣容是鳳毛麟角,多帶了些東西譬如報紙、雜志等、假若不慎在行李中夾集了這些敏感物體,而其內容又與國情的政治路線不相同,一旦過關時被搜出,其後果是輕則便會被拒入境,重則可能被扣留調查,我特別留意易疏忽小事,未踏入深圳河,我提醒大家快快隨地要拋棄香港報紙和雜誌。

跨過了羅湖橋,我們跟隨人群進入一個赤紅色的世界,排山倒海的紅旗飄揚,革命標語和大幅的工農兵政治宣傳,形成一個文化大革命文藝宣傳中的紅旗海洋,政治宣傳畫中人物個個雄赳赳氣焰昂,瞪起大眼睛朝望遠方,一手握拳或手拿毛語錄,毛章貼在左胸口,那拳頭或手大得很誇張,比人頭可能還要大,另一手執緊農具和槍械,從高音喇叭傳來的是高昂的革命歌曲,或者是廣播員扯高八度宣讀一些報喜文章,身旁的回鄉客非常沉默援慢地向前行不敢發一言,我呆頭呆腦東張西望震撼的環境,邊防軍用極不友善眼神監視著來自資本主義社會的同胞,在戰戰兢兢排隊輪候進入一條長走廊,長廊的兩旁各有一排的長椅,旅客帶著一大堆笨重的行李坐到長椅上再輪候,不斷移動屁股向前座,也要拉扯行李移動。

邊防軍牢牢盯緊目標,再用高度警惕和淩厲的目光掃視他面前的同胞,他要仔細地找出誰人是“階級敵人”、“美蔣特務”、“反動走資派”。而我們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心念一定不會選中我的,「心震」等于深圳是從此刻由來傳遍香港人,旅客要準備好香港身份證和值錢的物件,當坐到邊防軍的面前時,要把身份證交給他,為人民服務的邊防軍全是外省人,目光炯炯殺死人般,其實我驚栗也偷偷地看他,畢竟少是與解放軍面對面接觸,他的帽子上有一顆紅星,衣領上還有兩個紅領章,這都是我在電影上看過笑面迎人的子弟兵,卻是第一次近距離出現我的眼前,他拿起我的身份證仔細量度,掃瞄了一陣,以半鹹半淡的廣東話詢問我姓名、年齡、地址,以至回來的目的,我真的聽不明白他講什麼,最多人報的是回祖國探親。

我驚到口窒窒地回答“旅遊”,幸好手上有在中旅社買的客運聯票,邊防軍回答“旅遊”是資本主義社會的玩意,用教訓口吻訓示我,我衹好點頭默不作聲,總算過了一關。除了姓名年齡籍貫地址職業這些之外,還要填報帶了多少港元、身上有什麼值錢東西(例如手表、照相機、首飾等等)要到何地、要見誰人、與此人的關系及其地址,還有需要逗留多少天,等等。在以後的返大陸經驗中獲悉,對邊防軍回答回來的目的,最好還是探親,尤其是不經過中國旅行社而私自回來的旅客。

沿著長長走廊繼續步往「檢查行李大廳」,路上又有不少解放軍同志會攔路向人問話,心暗地問為什麼偏偏選中我,他用目光炯炯地向我發問:「哪條上海街在那裏、北角在香港哪地區、你在香港的工作性質,你是否做老闆、你的大陸親人在中國那個地方、你的薪酬有多少、你住在那地方是租還是業主、有時問題用字也是匪夷所思,要鎮定回答不能有錯失,勿涉及反動派的言詞,否則後果難料,聽到人說要捉拿近年到香港的偷渡客。

進入了海關檢查行李大廳、照明燈高高吊起,我提起頭看到吊燈電源接駁是不合規格,我是做電工最清楚,旁邊朋友細細說:大陸物資短缺是這麼樣,牆壁是掃帚灰白色的灰水,尤如我們驚慌灰白面孔,燈光昏暗欲睡空氣不流通,人拿著行李等待,解放軍指手畫腳地安排你到不同的房間門外等候,我隔著玻璃看到檢查室內,海關人員板著臉問這問那,你要自動自覺把隨身物品放在檯面上,要逐件物件檢察,翻箱倒框地,把東西弄得一片凌亂,蒼蠅也不能飛越已是必然。如果對你很懷疑,就會請你進入俗稱的黑房,少不了脫下衣褲脫下鞋來個全身大搜查,過海關過程非常緩慢,使人筋疲力竭、疲勞轟炸。

辦好接受過檢查,離開了中國海關,大家會互相問候別來無恙,或是等候仍在憂心忡忡未出來的同伴。人到齊了,此時已經是11.15分,我們到邊防檢查站旁的華僑大廈吃午飯,也是附近唯一的食堂,這家旅店只接待香港同胞和華僑,也是中國旅行社的辦事處,整個大陸就只有中國旅行社承辦交通托運。

在吃午飯時,突然闖進來拾多位身穿白衣藍褲的男女青年,他們有些人帶著手風琴,胸前都扣著毛主席像章,手執小紅書,這眾青年在人群中跳起舞,是典型的文革舞蹈,表示無限忠於毛主席、無限忠於毛澤東思想、無限忠於中國共產黨,和無限忠於無產階級專政。強勁的節奏感極具戰鬥性,典型的動作是一手手執小紅書,規規矩矩的擺在胸前,另一手手肘向前,身體跟著強勁有力的革命歌曲,有節奏地前後抖動,那手肘也向著前,這造型簡直是個極具攻擊性的動作,食客們都鴉雀無聲,只有他們十多個人才熱烈起勁。演出期間少不了朗誦毛主席語錄這個重要環節,有時則呼喊口號,打倒這個和那個、毛主席萬歲、祝毛主席萬壽無疆、歡呼什麼和什麼!最前面的幾個食客硬著頭皮要附和,跟著他們有氣無力地振臂呼喊口號,隨即發現無人附和,尷尬地低下頭來,給我捕捉到這瞬間有趣的一幕,我們在中間可以倖免於難。

回到邊防檢查站連接一起的深圳火車站候車大堂,還有半小時才可登車,在小商店購買了一包小蛋糕,拆開之後發覺是發霉,如果當垃圾拋棄,一旦被車站的人發覺,便當作浪費食物處理,也不知道後果如何!我把它放在袋裏算吧,整夜未眠太疲勞了,在長椅伏在背囊睡著,矇矓中隊友喚醒,可以上車啦,登上火車找到已編號的座位,放妥背囊在行李高架裏、

開車前月台上的服務員排列有序地站立車旁,她們一臉嚴肅,穿著基本上一樣的深藍色工作服,喇叭中傳來“最高指示”、“提防階級敵人破壞”,氣氛緊張。列車快開出了,我望向月台上來送行的人一個也沒有,只有五步一崗、挺立不動沒有笑容的藍衣工作人員,火車終於可以開出了,緩緩離開月台,此時車廂喇叭響起高昂的革命歌曲,好像要歡送車上乘客開赴戰場,我心念只是來旅遊吧,對我而言那種感覺很難忘。

赴廣州的火車走得不快,沿鐵道可以欣賞到綿綿大片小片稻田景色,經過大小的村鎮和農舍,像一幅又一幅無邊的圖畫,感覺中國河山地大物博。我在車窗前引入眼簾都使我感到新鮮感,車上不時有持槍的軍人走過,以懷疑的目光掃視每一個乘客,我不知好歹還東張西望,火車只停石龍和樟木頭兩個站,停站約十多分鐘,乘客可以下車搶購盒飯或小食,此時令秩序有些凌亂,途中有幾個很意氣風發的青少年來到車廂,帶領我們學習毛澤東思想,我們不感不附從呢,他們從口袋中拿出毛主席語錄,帶頭者念一句,大家跟著念一句,我也隨著大家乖乖的念語錄,帶頭念語錄者似乎也很明了旅客跟不上,以奇慢的速度來遷就,這幾個人也應該是毛澤東思想宣傳隊吧,他們逗留了十來分鐘就離開了,我曾穿越其他車廂溜溜,我這劉姥姥覺得很新奇,火車上竟然有餐廳!更跑到最後的車廂,隔窗觀看不斷後退的鐵軌,只一會兒,一個持槍的軍人出現,見到我厲聲把我趕走。接近黃昏,廣州郊區已萬家燈火,列車也緩慢地進入廣州火車站,揚聲器響起“列車已安全到達廣州,祖國人民歡迎你”旋起革命歌曲高奏,車廂服務員歡呼拍手歡呼感謝祖國共產黨。我斜望有人附和,也隨即拍掌示人,離開火車站後隨即展開我的旅程。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31787#post11732885

身心極端疲憊不堪。出了火車站,已望見流花賓館的招牌燈光,公車總站近在咫尺,往市中心走交通也很方便。香港客也是多選擇在流花賓館住宿,晚餐在賓館餐廳,菜牌上只有幾種飯菜選擇,有不同種類的瓜菜炒肉片和蒸魚。我看見餐廳的服務員冷冰冰的面孔,在寫單時她不睬不理,在牆壁上大字標語寫著“為人民服務”、“無產階級萬歲”,可能她視我們是來自資本主義社會的階級敵人,大家呆楞楞等候二個小時,無聲無息你夠膽子理論嗎!

肚子正在打鼓卜卜響,來了!飯菜端放在桌上!凍冰冰沒有多幾滴油,可能煮好後沒空遞送出來,幾條味同嚼蠟的小魚,魚肚內臟還未拔掉,可能廚師忘中有錯,黃色米飯裡有粒狀異物,可能清洗米不徹底,每吃一口總要吐出細砂粒,真難吃的食物。突然心頭領悟出,香港人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珍惜!這一餐是用來磨煉資本主義社會來的人,是不是革命餐呢!大家不夠膽哼一聲!碗裡不可以剩餘一粒米飯,浪費珍貴的食物,隨時有人來再教育你一番。這頓飯戰戰兢兢耗了三小時,鄰桌長者香港客小聲說:「在廣東省各地方,在餐館午或晚膳,每次總要三小時才能離開,你不填飽肚子嗎!你有膽量理論嗎!你會追究飯菜惡劣嗎!抓革命就是這麼樣,年輕人不好發牢騷」。

國營飯店,食物難食不特止,米全部係儲備糧,(即係擺左幾年、新米入倉對換出黎),難食都不特止,最慘有砂石在內。要慢慢「梅」,唔係分分鐘牙齒咬崩,經營時間仲係限時限刻,在廣州過了中午一點,大多食肆都關門,要餓到下午五點呢。

在廣州飯店,規矩是未夠鐘全店烏燈黑火,所有凳都反轉放在檯面,但都要入內搵位置霸位等..... 是等夠鐘,落了菜單再等二小時,吃再花一小時要把碟、碗裡食物一掃而空,才去結賬,一頓飯要四小時,午飯和晚飯在國營飯店,你已沒有一天的時間。
發了一頓牢騷,今亱我們在流花賓館渡宿一宵。翌日在附近的流花公園閒逛一個上午。

下午2.05分已進抵白雲機場,乘座中國民航3.15分的飛機往「瀋陽」,已把行李辦妥寄倉,但好事多磨!機場揚聲器不斷地改遲起飛時間,坐在候機室愣頭愣腦,快黃昏了!準飛的航班已不多,候機大堂內搭客聊聊可數,衹剩下一大班鼓噪的乘客,飛機幾時才肯起飛呢?回覆答案是全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呢?我們無可奈何到機場餐廳晚膳,在鄰桌收到準確消息,原來中午時原訂飛機引擎損壞了,湛江飛來的飛機已替補,正機師在高檯上檢查飛機翼,不小心從高處跌倒受了重傷,副機師沒有膽量擔正,中國航空要急急召回在廣洲休假中的機師,全機組人員正在餐廳一角落開工作會議,真難以相信壞事一件接一件來!召來的機師未曾到過瀋陽,需要副機師從旁協助,遠望見到工作會議散會,機師和空中服務員步向機場跑道了,我悲喜交集!大家生命托負給兩位機師,不能抗議呢!等一會兒,7.20分揚聲器再次揚起,往瀋陽班機可以登機,要徒步百多米遠到停泊的飛機登機,未曾遇到過搭飛機的心驚膽顫心情。

於深夜11.05分降落北京機場,地面氣溫是零度,在候機室休息片刻,11.55分再次登上飛機,機長報告瀋陽地面溫度是零下18度,一剎那機倉變了更衣室,百幾人事無忌旦地換上禦寒衣褲,一個小時航程,飛機降落後停泊在停機坪,服務員推開機倉門,眼前景像是清楚看到漫天寒流風雪流竄,要徒步往機場大樓,是我人生中首次遇到最冷一刻,活像在一個大型冰箱裏,嘗試除去手襪,手掌已感覺麻木難忍,要急促穿回,取了行李,機場巴士載我們到華僑旅社投宿,真是太美妙,對面正是瀋陽火車站,辦好手續,入到房間已是凌晨三時一刻,沒有寬衣解帶便倒頭大睡到天明。
waisinglau 的頭像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舊 2020-12-12, 18:10
1984年陽朔碼頭,我們就是乘座此遊覽船沿著灕江往返桂林



陽朔大榕樹遊罷後,在不遠處巳可以來到陽朔最旺盛大街,真難以想像,今天巳脫胎換骨大變身

1979年我深宵從香港出發,到廣洲再轉乘搭火車到湖南「衡陽」市,等侯四句鐘後再轉火車才到達目的地「桂林」,要舟車勞頓披星戴月疲於奔命二整天1984年我第次前往廣西桂林市,今次嘗試另類少人選擇的交通工具,大清早從香港中環碼頭乘搭飛翔船,船快而平穩沿著珠江再轉入西江,到了黃昏時候才到達廣西省邊垂小城市「梧州」,是民初的集散大城市,住宿了一晚,翌日早上再坐公車沿省道往「桂林」又費時六個小時,實情二個行程都是悠長費時呆楞楞,令人力盡筋疲。匆匆40載飛逝去,今時早上在香港乘搭高鐵,中午巳可以在桂林吃午飯,當年難以置信。
此篇文章於 2020-12-13 08:59 被 waisinglau 編輯。
感謝 2
waisinglau 的頭像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舊 2021-01-24, 18:14
那時的馬路上、基本上是機動車不算多、是土泥路

那時的乾或濕貨市場、基本上都是沒有棚子、是露天

那時的城市人或農村人、基本生活相同算清苦

那時的十字街頭、基本上沒有交通燈、行人可任意橫過馬路

那時的的驢、木頭推車、基本很重要、運輸是需要牠

那時候談戀愛要在公園裏、抱抱都已是很大膽的、令人側目

那時候人們的飯量、基本上是大大盤、大大碟的、早點也是吃飯

那時候的小娃娃、基本上每位都擁有一頂五星帽子

那時候大家穿的、基本上都是一模樣


那時候賣花生的小販、基本上也叫老板

那時候做醫生、基本上都是赤腳、俗稱赤腳醫生

那時候冬蟲草、都是不值錢的、沒有人悉是寶貝

那時候的豬肉,基本上都是被壟斷、賣豬肉是上等工作

那時候到天安門、基本上是人生一大夢想

那時候故宮一毛入場、可以吃兩根冰棍,人們寧吃冰棍

那時候去北戴河避暑、基本上都是幹部專利、平民休想

那時候人們照相、都是很認真瑞正站著挺起腔膛、目光如豆

那時候人會目不轉睛叮著紅鬚綠眼西方人、他們從外星球來

那時候平民看到外匯兌換卷、都會注視、可知道外匯兌換卷的威力

那時候遇到華僑、平民都會想知道國外的世界大小事、不肯打斷話題

那時候大家互相稱呼叫同志,丈夫妻子叫愛人

那時候街道很乾淨,跟本沒有一片垃圾

那時候火車站排隊買車票,人頭湧湧,午餐時間到了,賣票員即離開,一小時後才回來工作

那時候肥豬肉是高檔,瘦肉沒人問津

那時候大多人衣褲都是左補右補,因為買新要有布票

那時候店舖食肆都是呀爺國企的,在街頭小販擺賣的是個體戶

那時候人們都很純樸,因為是一張白紙沒有受到污染
此篇文章於 2021-01-27 18:07 被 waisinglau 編輯。
waisinglau 的頭像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舊 2021-03-17, 15:17
當年遊趣事之一:
大陸剛開放,一般人還沒有照相機。
有一天,我們在北京市某公園閒溜
三位女年青人一直跟着我們。
後來更走近,要求大家拍一張照片留念。
我的「膠卷」雖然不多,但還是沒有推卻。
一口氣拍了幾張,留下地址
回香港後,依地址將照片寄出。
因沒有收到回信,也不知他們是否收到照片了。
今天回想,真有點像「天方夜談」也。

當年遊趣事之二:
那些年在大陸旅遊,趣事不少。
最令人難忘的恐怕是如廁經驗。
在北京郊區。
人有三急,於是到田邊公廁解決。
只聽過「佔着茅廁不拉屎」。
但真正的「茅廁」還是第一遭見識。
茅廁簡陋,意料中事。
令人印象猶深的是,當地人是不用「廁紙」完事的。
廁坑堆滿的,竟是一條條的「玉米芯」。
這經驗,讓我每吃粟米時,都想起當年的趣事。
今天回想,龜兔賽跑,我們的兔竟然輸了給龜!
感謝 2
klinton 的頭像
klinton klinto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舊 2021-03-17, 15:53
1970年前後,我去阿嫲的娘家,台灣嘉義水上鄉,每次上茅厠,門口就擺一堆:竹ㄇ一啊(那個東西我到現在還不知是啥?像竹子,但又不是竹子)!大號時,折2小段,刮屁股。
感謝 2
8964
舊 2021-03-18, 00:20
引用:
作者: klinton (原文章)
1970年前後,我去阿嫲的娘家,台灣嘉義水上鄉,每次上茅厠,門口就擺一堆:竹ㄇ一啊(那個東西我到現在還不知是啥?像竹子,但又不是竹子)!大號時,折2小段,刮屁股。
這應是'廁籌', 見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E%95%E7%AD%B9 😁
感謝 1
8964
舊 2021-03-18, 00:25
引用:
作者: waisinglau (原文章)
那時候大多人衣褲都是左補右補,因為買新要有布票
那時候牛仔褲叫勞動布.
那時候新褲要在PP位置上補上厚厚的布墊. 新三年, 舊三年, 縫縫補補又三年 😂

引用:
作者: waisinglau (原文章)
那時候人們都很純樸,因為是一張白紙沒有受到污染
那時候人很熱情, 每天都會遇上陌生人帶領你參觀名勝. (怕你看了不應看的😅).
p.s. 2018在寧城也有相同經歷.
8964
舊 2021-03-18, 08:15
引用:
作者: waisinglau (原文章)
令人印象猶深的是,當地人是不用「廁紙」完事的。
70年代~90年代初, 香港也沒有紙巾, 國內不要說紙巾, 廁紙也昂有.
那時候會帶上兩捲廁紙當紙巾抹嘴. 當時街上的人總是用怪怪的眼光看. 之後才知道'廁紙'是作M巾用😅
感謝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