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旅記:世界裂痕處等你」/征人與桃

17 4 1780
nero黃恭敏
#1
舊 2021-03-10, 20:00


註:此文摘錄自我的新書《旅記:世界裂痕處 等你》

 「你很適合穿制服。」

 出征以前,她對我說。

 「不擔心我會死嗎?」

 「不會。」

 最後一次整理了我的衣領,她把手放在我的胸膛上。那沉著的神情,彷彿即使此刻天空崩毀塌了下來,她也不會有絲毫動搖。

 「你的心跳強又很穩,感覺會是活很久的人。以前我聽了很多次。」



 我自認是無法在同個地方待上太久的那種人,而實際上我也成為了那種人。我少年的足跡遍佈世界,其中又以花在歐洲的時間最多。

 安道爾──這名不見經傳的小國或許不是世界上最偏僻的國家,但在歐洲至少可以排進前三吧。多數台灣人或許認為法國與西班牙的國土是完全接壤的,但其實分隔兩國的庇里牛斯山深處還有名為安道爾的國家存在呢。

 當然這也不能怪大家。除了滑雪愛好者、老道的背包客,以及想逃稅買煙的癮君子,大概也只剩下我這種類似幽靈的人會到訪這連火車軌道都沒有的雪境。傳說九世紀時候,某名加泰隆尼亞貴族厭倦了查里曼征服世界的偉業,暗殺大帝失敗後選擇丟下一切避往深山,與安道爾人共同建立了自己的天地──這就是沒有軍隊的安道爾國的起源。

 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傳說時我情不自禁的憶起那座桃花源,不僅是高中課文裡的那座,也是自己一直在尋覓的那座。

 於是,二零一二年冬天,休學一年的我獨自到了終年雪封的安道爾。

 當時我剛結束了一趟在法國的傷心之旅,放棄人生是不可能的,哭也哭不出來,於是便搭上從土魯士一路往南的火車。

 如先前所說,搭火車的話只能到庇里牛斯山腳下,要上山進入安道爾必須另尋他途。大多數人選擇開車,但我連駕照都還不能考,遑論租車。巴士的話,一天只有兩班,一班上山,一班下山。抵達山腳時已錯過了上山的車,卻也不想立刻轉頭回到法國,便無聊的坐在滿是雪的公路邊等待。



 正當我惶惶不可終日、終於打算放棄時,山道駛來一輛黃色的轎車。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事物──心中的桃花源、看過的電影劇情、又或是期盼未來能與那個她相會,而不是冷死在山道上的心情──驅使我站起身來、伸出大姆指、比出一個「搭便車」的手勢。

 黃色的車停下了。裡頭是一對來此滑雪的西班牙情侶。他們慷慨答應載我上山,我也難得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從此踏上了避世的旅途。

 安道爾國是由深山的幾座小鎮拼成的,西班牙情侶載我到的小鎮名叫Pas de la Casa。Pas de la Casa的兩千多位居民中沒幾個人會說英文,幸好鎮上度假旅館的老闆是名來自澳洲的滄桑男子,才有人聽的懂我的意思。

 如果現在我在旅途中再次碰上如此老派的旅館,肯定會為之驚歎。可是那時我只是很理所當然的接受了:入住不用限定日期也不用看護照,房錢等退房時再一併結算,想住多久就住多久──這種舊式的、真正為天涯淪落人準備的「旅館」,在有網路訂房的世紀根本不存在。令我欣慰的是,Pas de la Casa的訊號強度只有小小一格。

 鎮上沒什麼好餐廳,滑雪累了晚餐便在旅館裡吃。每逢傍晚老闆便身著正式服裝出現在晚餐室,和我們一同用餐。侍者態度嚴謹的為客人上菜,吃一頓晚餐總要花上兩個小時。高山湖魚料理的滋味,在我心中留下了難忘的痕跡。

 山中無日月,極寒的天氣裡時間宛如飛渡,某天晚上用餐前我環顧四周,山裡和我一同呼吸的有來滑雪的家庭、來度假的情侶、享受退休生活的富翁。孤身一人的,只有我。

 畢竟不是桃花源吧。

 將近一個月的日子,我滑雪、寫作、雪中漫步、在當地居民間行走、愛上每天對我微笑的金髮女侍、滑雪時差點在山上失足摔死……然而最常的還是沉思,透過房間窗戶往窗外被雪覆蓋的群山望去,在凌晨的微暗中等待黎明第一道光照亮山頭,使沒被照到的山頭化為群青色。

 下山那天,我依舊沒有找到存在於心目的桃花源,卻覺得自己打了第一場仗,像是征人。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57508



 在乾旱且滿是龜裂痕跡的土地上行走已久,長期缺水的士兵們個個萎靡不振。眼見隊伍就要崩毀,軍裝依舊整齊的青年於是大喊,承諾:

 「我知道前方有一座桃林!只要再越過這座山頭,便能起死回生!」

 想起又酸又甜的桃子,信任青年的士兵們口中生津。

 吞了吞口水,又有了走下去的動力。

 然而他心中的桃林其實是座不結果的桃花林。

 「你怎麼知道山的那一頭有桃林?」

 有個半信半疑、神情不定的人低聲質問青年。

 「我不知道。」青年回答。

 「但我覺得我會活下去。」

-

 這篇安道爾遊記「征人與桃」,摘錄自我上個月剛出的2021新書《旅記:世界裂痕處 等你》

 我是Nero 黃恭敏,我是作家,也是背包客。高中畢業,我休學並背起背包踏上了獨自的旅途,我走過了半個世界,留下了、也失去了半個世界的回憶。年輕徬徨的真實旅途,我以隨身的紙筆記了下來。

 如今,我將這些失去了的回憶寫進了我的新書裡,這一篇『征人與桃』,寫的是我在南法安道爾的背包回憶,與同是天涯淪落人的你分享。

 照片由我親手拍下,攝於庇里牛斯山,收錄於書中。

此篇文章於 2021-04-17 00:27 被 nero黃恭敏 編輯。
感謝 10
1780 次查看
小眼睛先生 的頭像
小眼睛先生 小眼睛先生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2
舊 2021-03-11, 10:06
恭喜出版 ~
關於新書的書介,願意的話,還請再回文中附上?
感謝 2
nero黃恭敏
#3
舊 2021-03-11, 11:43
引用:
作者: 小眼睛先生 (原文章)
恭喜出版 ~
關於新書的書介,願意的話,還請再回文中附上?
謝謝您,這本書較短的遊記篇章,之後我也很樂意分享到背包客棧供大家免費閱讀。

新書《旅記:世界裂痕處 等你》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81102

 「由於難以適應台灣的教育體制,困惑人與人之間界線存在的意義,這世界在Nero心中出現一道裂痕,高中畢業後他開始一個人背包旅行,年紀輕輕就已浪跡天涯。這本收錄他攝影美麗圖片的書籍,不只是想促使人啟程去旅行,而是想請你尋找真實,以自己的雙眼重新認識這世界。

 〈不遠處的夏天〉裡,他前往城崎看花火時邂逅了日本少女,兩人感情隨著季節變化浮沉;十八歲那年他去紐約讀大學,跟隨兩位音樂系女孩開始學〈琴〉,以為自己會陪她們追尋樂章裡不曾結尾的情感,最終只能離散成命運交響曲中的小小音符。為了寫實一齣劇本靈感,踏查歌舞伎町尋訪〈野性之華〉而被中國幫派痛扁,又被黑人老大驚險拯救;一直困於過去惡夢與亞洲環境裡謊言與夢想的他,最後卻寧可選擇燃盡命運吹奏一首〈霧之曲〉。上一幕作者的人生電影上演到旅途凝望波蘭的天空,想起幾十年前〈這世界〉某處的裂痕,下一幕他便拉著當時尚未交往的女友的手逃離倫敦恐攻,在擠滿避難者的餐廳內和死神擦身而過……

 作者為了尋找愛與自由,踏上時而和自我與生死交戰的孤獨之旅。在德國的青年旅館,未能阻止離旅館不遠的科隆大教堂前發生的大規模性侵事件;在中南美洲旅店,遇上有名同樣來自美國的遊客被當地一名青年捅死──充滿動蕩徬徨的旅途像小說、似電影,卻比報導真實的發生在我們的世界。他寫下自己生命的掙扎與荒蕪,把一路成長的累累傷痕攤開和縫合。這繽紛的世界並不溫柔,我們是彼此相遇離別的過客,也有各自傷心的故事等著被理解,但在世界的裂痕處有人等你…」

 關於旅行,Nero 說
  獨自旅行使人短時間內經歷變幻,時間當下好像飛逝,但之後再回想起卻覺得彷彿是上輩子的事。在動靜、分離、未知與已知之間頻繁的交會中,年少的我想到了生命如何易逝。
感謝 2
owlowlowl0212 的頭像
owlowlowl0212
#4
舊 2021-03-11, 13:02
恭喜出書

當年環法時
本也想造訪這裡.....
(其實是想到世界自然遺產 庇里牛斯山....不過後來發現短期自駕到山上NP有難度)
只好從南法經土魯斯到波爾多....
感謝 2
旅鴉 的頭像
旅鴉 旅鴉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5
舊 2021-03-12, 23:42
nero ,喜歡你的文筆 ,恭喜出書,也特喜歡到冷門國度旅行,自我放逐
感謝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