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 EBC+Gokyo 15天登山記

37 24 47573
pigface
#1
舊 2012-08-28, 23:20
2011年10月,結束一段漫長的工作歲月,整理好心情,向著喜馬拉雅的國度 - 尼泊爾出發,目標是聖母峰基地營 (EBC, Everest Base Camp) - 登山客們夢想著總有一天要去的地方。

回來後腦海中常常浮現喜馬拉雅群山的巨大身影,那只有冰雪岩的純粹無機性的風景,卻不可思議地安撫我的心靈。那無機性的風景超越人類的生活經驗,是永恆的存在,一種人類所不能理解的美。閉上眼睛,在山的巨大身影下,我彷彿可以看到,遠方小徑上,牧人趕著一群犛牛,喊著輕快的口令,緩步向我走來。

在同一個時間,有不同的世界平行存在著;這不單存在於我們的想像中,只要親自見過體會過,就會了解到,生活還有其他的可能性。


喜馬拉雅的挑夫


[Day 1 - 10/5] 加德滿都 - 帕克定(Phakding, 2640m)

清晨六點,天空還帶著睡意,加德滿都國內機場的停機坪上,三三兩兩散落著雙引擎螺旋槳小飛機。Rakesh做為我和Ally的嚮導,走近其中一架飛機,示意我們登機。

Rakesh是塔芒(Tamang)族人,黝黑的膚色,一頭捲髮,穿一條七分褲,只背了一個小背包,連水壺都沒有,裝備簡便到令人吃驚。他的英文不算十分流利,可能是怕我們聽不清楚,同樣的事情常要說兩遍以上,不過感覺上是認真可靠的人。

機艙裡只有十來個座位,空姐第一件工作就是分發棉花球給各位旅客,原來小飛機隔音不佳,引擎轟轟作響,棉花球是拿來塞耳朵的。飛機起飛,雲霧開處,一座雪白的峻秀高山從左邊窗外映入眼簾,一定是某座喜馬拉雅的8000米高峰吧!

年輕的時候讀著登山前輩們的故事,也曾夢想著將來有一天能踏上超過8000米的山頂。現在雖然覺得離夢想愈來愈遠了,總是不能忘懷從前看著這些大山照片的感覺,那是一種具有致命吸引力的姿態。我雖不能登頂,這輩子總要親眼瞧瞧它們的廬山真面目。

我和Ally 計畫用15天的時間,從加德滿都飛到魯卡拉(Lukla),開始健行,抵達聖母峰基地營(EBC, 5364m),爬上卡拉帕塔峰(Kala Patthar, 5550m),然後翻越邱拉隘口(Chola Pass, 5368m),拜訪美麗的高丘(Gokyo)湖區,然後回到魯卡拉 (2840m),再飛返加德滿都。

要抵達魯卡拉,除了飛機沒有其他現代的交通工具可到。魯卡拉是登山客進出昆布 (Khumbu)地區的門戶,但是它並沒有公路對外相通,從公路可通的最近村莊Jiri走過來還要6天左右,所以大家都是坐飛機來的。


Lukla機場

飛行時間大約30分鐘,眼下出現了尼泊爾東部翠綠的山村景致,我們愈來愈靠近據說是全世界最危險的魯卡拉機場。因為腹地不夠,機場跑道很短並且向上大角度傾斜,降落時靠坡度減速,起飛時靠坡度加速,懸崖山壁都近在眼前,真夠刺激的。

終於順利降落了,乘客們面面相望,大家都鬆了一口氣。一出候機室大門,就有許多掮客湊過來問需不需要嚮導或挑夫 (porter)。挑選挑夫是Rakesh的工作,我和Ally先到旁邊旅館的餐廳享用早餐,等候他的消息。

到尼泊爾健行的安排方式,大致可分為下列4種:
1. 露營 - 需事先聯絡嚮導公司,並雇用嚮導及挑夫。因為需要一個專屬團隊來負責帳篷及炊事,費用最昂貴,不過服務也是最好。
2. 住山屋旅館(tea-house),並且雇用嚮導聯絡一切事宜 - 先聯絡嚮導公司安排行程,然後嚮導和顧客一同抵達魯卡拉之後,嚮導再去找尋適合的挑夫。嚮導會決定每晚的住宿地點,也是你對外的聯絡窗口,有任何需求都可以請嚮導幫忙。費用次之(通常包含住宿及餐費),也是大多數人(包括我們在內)採用的方法。
3. 自行負責山屋住宿及行程,但雇用挑夫 - 健行者抵達魯卡拉之後,在當地尋找挑夫,負責背負行李,但是行程安排及住宿地點必須完全自行決定,必須承擔與外界溝通及旺季山屋客滿的風險。費用會比上一種方式便宜不少,畢竟請一位挑夫一天只要美金10元左右。
4. 完全自助,住山屋但不雇用任何人 - 很少人採用這種方式,不過倒是自我挑戰及磨練的好機會。

吃完美式早餐,Rakesh進來說挑夫已經在外面等候了。我們的挑夫名叫Dhana,個子不高,看起來大概只有十幾歲。我們把行裡打包在一個遠征行李袋裡,交給Dhana,正式踏上EBC Trekking的路程,迎向未來15天的挑戰。

穿過Pasang Lhamu的白色紀念拱門,就離開了魯卡拉的街區,進入山區的健行道路。Pasang Lhamu是第一位登上聖母峰的尼泊爾女性,但於1993年攻頂成功後下山時遭遇惡劣天候而不幸喪生。說是健行道路,其實是昆布地區各村落之間的聯絡道路,一路上除了健行客外,還有許多運補當地物資的挑夫及犛牛在使用,人來牛往,非常熱鬧。

Rakesh看見犛牛隊走來,給我們上了第一課: 遇見犛牛時要貼近山壁,讓犛牛通過,絕對不能站在山谷側的道路上,以免被犛牛龐大的身軀擠落山谷。

牛群通過時,我仔細端詳了犛牛的面孔,牠們的睫毛很長,表情很柔和,是長得很可愛的動物。花色也很多,有黑色、白色、黑白花、棕色等等。不過一路上盡是斑斑點點的牛便便,走路時要相當小心,稍一不慎就會踩到屎炸彈。

第一天的行程不但沒有賺到高度,反而要下降200公尺到帕克定(Phakding, 2640m)過夜。天氣真好,陽光灑在沿著河谷蜿蜒而行的道路上,穿上雪白大衣的高峰不時探出頭來,映照著藍天還有綠色的谷地,讓人心曠神怡。Rakesh說9月底雨季結束後,10月最適合健行,天色湛藍,空氣清澄,氣溫宜人,也是EBC trekking最熱門的時候。

一路上時常經過供旅人住宿的山屋旅館。山屋的外牆及房間底部通常是用石塊砌成,房間牆面則是用木板隔間,窗框則是用漆成藍色或綠色的木頭做成的。山屋主人幾乎都是雪巴人,雪巴族跟藏族長得很像,接近東亞人種,蠻容易辨認的。這裡的山屋都很豪爽的讓旅人免費借用廁所,本來以為上廁所要收錢的。


雪巴小孩

上午11點左右就到了Phakding的山屋,還真早啊。為了打發漫長的午後時間,在旅館的商店買了兩本英文書來K,有一本是關於1996年那一次著名的聖母峰山難事件。這兒的書還真不少,顯然山屋主人早有預備。

晚餐時間到了,這可是Rakesh最忙的時候。服務客人的三餐也是嚮導的重要工作之一。因為晚餐客人較多,通常需要提早兩個小時就點好餐及飲料,這時Rakesh就會拿著菜單過來。上菜時若山屋人手不足,Rakesh也會幫忙端菜送飲料等外場工作。用餐時,他會坐在我們旁邊,陪我們聊聊天或是看我們還需要甚麼服務。吃完之後,Rakesh會再把菜單遞過來,要我們先把隔天的早餐點好。客人都用過晚餐後,嚮導們的工作終於結束了,他們會聚在一起聊天或打牌,享受一天難得的輕鬆時光。

我點了達巴(Dal Bhat)當作晚餐。 Dal Baht是尼泊爾人的主食,用扁豆濃湯(Dal),配著白飯(Bhat)一起吃,還會配著加了很多香料的綜合蔬菜(tarkari),貴一點的就是配上肉類咖哩。Rakesh說尼泊爾人一天只吃兩餐,早上10點還有傍晚的時候,都是Dal Bhat,下午則會吃一些點心。Dal Bhat其實味道還不賴,簡單而健康的料理,我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點了好幾次,也變成我在尼泊爾的主食了。


Dal Bhat

我們隔壁坐著一對美國夫婦,他們的嚮導一直從後門進進出出,仔細詢問他們要吃甚麼,要如何料理,想喝什麼飲料等等。奇怪,不是有菜單嗎? 好奇地問了一下,原來他們雇用的是帳棚團隊,只是今晚沒有適合的營地,所以住山屋,不過還是有專屬的廚師來服務他們,炊事區就在後門外面。
看著一道道豐盛可口的菜餚端出來,我們總算見識到帳篷隊等級的服務了。

[Day 2 - 10/6] 帕克定 - 南崎巴扎 (Namche Bazar, 3440m)

今天的目標是EBC trekking 行程中最大的村落 - Namche Bazar。Bazar是市集的意思,可以想見這個村落在Khumbu地區經濟中的重要性了。首先沿著河谷平緩爬升200m,渡過Larja吊橋後,再循稜陡升600m之後,才能到達Namche。

雪巴人篤信藏傳佛教,一路上可以看到很多刻上經文的嘛呢石板 (Mani Stone),有沿路排成一列的,也有堆成石塔狀的。經過嘛呢石塔時,要記得從左邊繞過去,這和繞行佛塔時要循順時鐘方向是一樣的道理。剛開始有一兩次忘記了,從右邊過,Rakesh還立刻糾正我。


Mani石塔

上午10點到達薩迦瑪塔(Sagarmatha)國家公園的入口大門 (薩迦瑪塔是尼泊爾人對於聖母峰的稱呼),所有遊客都必須停下查驗入園證件之後才能放行,門外聚集了大批各國遊客在等候。旁邊有一個簡單的遊客中心,有一些資料陳列,我注意到在2008年,總共有3萬名遊客造訪這個國家公園,其中有1/6是英國人。

我們在Jorsale吃午餐,點了Momo來吃。Momo是藏族的食物,很像水餃,不過是用蒸的,餡是素的,還蠻合我們的胃口,所以後來也很常點來吃。12點來到Larja吊橋,懸空數十公尺,橋上繫滿了五彩經幡,隨風飄揚。一如路上經過的數座吊橋,橋建的很堅固,行走其上頗為安心。過橋之後,開始汗如雨下的600m爬坡。

Dhana背著我們的行李袋爬坡,重量大約20公斤,但不過才10幾歲的孩子,心裡實在有點過意不去。不過我們看到好幾個挑夫,把4個大背包綁在一起,扛在肩上,利用頭帶輔助背負,整個人看起來好像要被行李吞沒了,那個重量最少也有40公斤吧。還有運補當地物資,背著整個大門板的,或是好幾根三米長的木頭柱子的挑夫,也在辛苦地爬坡,而且他們全部只穿拖鞋。

心裡的感覺有點複雜: 如果沒有這些挑夫們,我們不可能享受如此輕鬆愉快的健行,當地的經濟活動也難以維持,但是如此嚴苛的負重,絕對會帶來難以避免的職業傷害。

不論如何,這些挑夫們都如同我們這幾天見到的大部分尼泊爾人一樣,眉宇之間是一種淡定,認真努力地做好挑夫的工作,沒有一絲愁苦怨尤的表情。

挑伕們的個子都不高,看起來也不像雪巴族,Rakesh說現在挑夫多半來自經濟較弱勢的雷族 (Rai)。當地的雪巴族因為蓬勃發展的觀光業,佔著地利的優勢,大都變成了山屋或商店的主人,可說是當地的有錢人了。


正在下坡的挑夫

下午1點半終於爬到Namche Bazar。真是一個奇特的村莊,Namche並不是建在河階地或是平坦的高原地之上,而是在傾斜的山坳裡,依山而建數百間石頭房子,幾乎全部都是山屋旅館或是商店。看樣子來昆布地區健行的旅客,一定都會在這兒打尖休息。

下午我們到Namche的商店街閒逛,有網咖、現烤麵包店、雜貨店還有最多的登山用品店,遊客們摩肩接踵,不時聽到詢價殺價的交談聲。這裡賣的登山用品多半是極便宜的山寨版名牌貨,我和Ally各買了一支才500盧比(=200台幣)的L牌登山杖,只要能撐過這次健行,就絕對是物超所值了。


Namche Bazar

晚餐前旅館的餐廳來了不少客人,大家都來這兒取暖,因為只有餐廳中央有暖爐,房間裡是沒有的。這裡暖爐燒的是乾燥的犛牛糞,可並沒有奇怪的味道。暖爐週圍是依窗而造的固定式長型座位,舖上厚墊,用餐時給客人坐,夜裡還可以給嚮導或挑夫當床睡。

今晚遇到一位來自香港的山友Sam,他已經完成EBC trekking,準備要下山了。上山的時候,他在Dingboche了高山病加上感冒,發燒躺了一天不能動,幸好有另一隊來自中國的山友們照顧他,才能夠繼續前進。他說晚上睡覺時的保暖非常重要,可以的話儘量多要一床毯子。

山屋的房間非常簡單,薄木夾板隔成一間間小小的二人房,裡面有兩張木板床,舖上泡棉厚床墊,就沒有太多剩餘的空間了。通常一張床會配一張毛毯,但如果夜裡太冷或是睡袋性能不佳,就需要加蓋毛毯。

晚餐結束後大約9點以前,客人們就陸續回房睡覺去了。Ally睡的是高級的羽絨睡袋,比較不用擔心。我只帶了一個人造中空纖維的睡袋,實在有點擔心未來幾天高海拔的夜晚。還好Namche還不算太冷,還能擋著用。

[Day 3 - 10/7] 南崎巴扎 (休息天)

今天是休息天,只有3小時的高度適應行程,爬到Hotel Everest View (3800m)之後就回旅館休息。顧名思義,今天的重點就是要看到聖母峰 (Mt. Everest)。

照例用完早餐8點出發,從Namche東北方的小徑往上走。西方的Kongde峰 (6086m)看起來巨大無比,湛藍無比的天空襯托著白色巨峰,下面的Namche村落變得很渺小。

一邊走一邊和Rakesh聊天。Rakesh說他一年只有冬季會在家鄉待上兩個月,其他的時間都在各地做嚮導的工作。尼泊爾夏天是雨季,沒工作機會,他到印屬喀什米爾的拉達克(Ladakh)山區做嚮導,那裏是沙漠氣候,不用擔心下雨的問題。

我問他尼泊爾另一個著名的trekking路線 - ABC (Annapurna Base Camp),和EBC相比如何? 他說EBC出名的是雄偉的山景,ABC的景觀比較多變,有溪流,森林,當然也有山。

突然出現一塊平坦的地面,我們聽到轟隆的引擎聲向這裡靠近,抬頭一看,一架單引擎小飛機正要緩緩降落。My Goodness! 這種地方居然會有飛機場!

「有錢的Namche當地人會搭飛機回家。」Rakesh看出了我們的疑惑。
「你仔細看,對面Kongde的山腰上有一個Lodge。」 仔細看,果然在Kongde一片空曠的山腰上,有幾間紅瓦白牆的房子。
「那間Lodge離最近的村莊Thame也要走10個鐘頭才能到,不過有錢人都是坐直升機過去的。他們是用直升機從一個Lodge移動到另一個Lodge。」

對有錢人來說,尼泊爾的喜馬拉雅山大概和瑞士的阿爾卑斯山是差不多的地方吧。

小徑轉過Panorama Lodge,眼前突然出現一整排連綿的高峰。沒錯,那是聖母峰! 雖然好像比照片裡看到的感覺還要遙遠,不過聖母峰總是躲在其它山頭後面的姿態絕對錯不了。和聖母峰比起來,東邊的Ama Dablam(6814m) 可是要峻峭多了,如拉長的金字塔般的山形,非常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總算親眼見到這些山了! 雖然在照片或是影片中看過許多次,當它們明明白白地矗立在你面前時,山彷彿也在呼吸,那種新鮮充滿生命力的感覺,真教人難忘!


初見聖母峰(中左) & Ama Dablam(右)

9:30抵達目的地 - Hotel Everest View. 旅館是日本人蓋的,1973年開幕,感覺就像日本或歐美的高級度假旅館。它的大露臺的確是眺望Everest的好地方,我們點了一壺綠茶,不算太貴 (Rs 400 = USD $5),好好享受這滿滿的山景。

臨走前問了一下住房的價錢,一個double room一晚要 USD $205,果真貴得嚇死人。和Namche的山屋住宿比起來,你就會知道有多貴了。一般山屋common room (就是我們睡的有兩張木床的房間)的公定價是一晚 Rs 200 (=USD $2.5),超乎想像的便宜。不過山屋主人又不是做慈善事業,他們是靠餐飲以及各種服務(如洗衣,充電,熱水澡等)來賺錢的。通常點一餐的費用大約是Rs 500左右,都可以住兩晚了。所以大部分的旅館會聲明如果純住宿不用餐,一間房還得加收Rs 1000左右。

循原路回Namche。一路上都是低矮的灌木叢,感覺上應該是皆伐後的次生林相。現在剛好是秋天,許多灌叢的葉子都轉紅了,很漂亮的景致。也看到了龍膽或杜鵑等在台灣的高山也找得到的植物。

遇到兩隊說中文的隊伍。一組是從高雄來的,他們是住帳篷的豪華團,也是要去EBC。另一隊是新加坡來的,目的地是島峰 (Island Peak, 6189m)。島峰從EBC trekking的路線來回只要2-3天 需要結繩隊做技術攀登,但是不算太難,可說是最易親近的6000m高峰之一。有些人會在EBC的行程裡排入島峰,我們也曾考慮過,但是後來想想第一次去Nepal,還是保守一點比較好。

回到Namche吃午餐,山屋老闆娘有一支iPhone,一直用它聊天聊個不停。吃飽了出門逛逛,在滿街的山寨登山用店中,居然有一家Mountain Hardware的正牌經銷商,我買了一頂禦寒帽,預備晚上睡覺時戴著保暖。

[Day 4 - 10/8] 南崎巴扎 - 潘波崎 (Pangboche, 3930m)

今天挑夫上演失蹤記,我們被迫比預定行程多走一大段,真的有被操到的感覺,不過最累的還是Rakesh。

從Namche往上走,一般會在天波崎(Tengboche, 3860m)休息住宿,但是Rakesh說Tengboche位於稜線上,風大,晚上很冷,建議我們可以再多走一段,抵達Deboche (3820m) 再住宿。Deboche位於溪谷,比較溫暖。

早上循山腰路往東北方前進,氣候照例舒適宜人,穿短袖排汗衫外加一件長袖襯衫即可。碩大的Ama Dablam一直在右手邊俯視著我們,白雪皚皚的峻峭山尖,真是相看兩不厭啊。

10點半下到離溪谷不遠的Phungi Thanga(3250m)午餐,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之字形上坡直達Tengboche。路上有很多犛牛也在爬坡,雖然看不懂牛的表情,不過從牠們沉重的步伐看起來,顯然也是非常辛苦的,牛伕們不斷發出各種口令幫牠們打氣。


犛牛

我問Rakesh買一隻犛牛要多少錢啊? 他說成年的一隻要Rs 50,000(=USD $625),小牛一隻要Rs 30,000(=USD $375),這對年均所得只有4百多美元的尼泊爾人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投資啊。Rakesh還說,一隻犛牛大概可以背負兩個挑夫所能承受的重量。嗯,比我想像的要少了一點。

中午12點半到達Tengboche,速度還不錯,下午又可以早早休息了。Tengboche有一間很大的寺院,應該是附近的宗教中心。我們沒有停留太久,就往山稜北側的溪谷前進,造訪今天的目的地Deboche。

路上剛好看到有人在蓋房子,從大小及格局看起來應該是一間新的山屋旅館。原來山屋外牆的石塊是就地取材的,石匠負責切割石塊到剛好的大小,另外的工人則把切割好的石塊堆砌成山屋的外牆及隔間。全部都是用手工具在工作,沒有任何的電力輔助。


蓋旅館

1點10分到達Deboche,很漂亮的農莊地,山屋四周種了許多蔬菜。咦? 奇怪,怎麼沒看到Dhana? 照慣例他都會比我們先到山屋啊。Trekking隊伍的挑夫們通常不跟嚮導及客戶走在一起,他們依照自己的速度前進,餐飲自理,提前抵達嚮導指定的山屋,放置好行李,這樣客戶一到就能取用物品。

Rakesh跟山屋的人問了一下,好像有這樣一個挑夫往前繼續走了。所以我們的行程只好躍進到下一站Pangboche。Rakesh說大概還要走一小時左右。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繼續上路,沿路的景觀變成此行少見的森林地貌,有針葉木,也有變葉木,不過大都是黃色變葉木,沒有紅葉。陡峭的山坡上有許多黑的白的犛牛在吃草,一座鐵橋橫過下方湍急的瀑布,上游的河階地上開闢了一畦一畦的梯田。田裡光禿禿的,好像沒種啥作物,但是遠方有幾個農夫用鋤頭在挖地。

「那些人在挖馬鈴薯。」Rakesh說。他還說他在家鄉也有一些田,老婆也在種馬鈴薯及其它作物,但是在這麼高的地方 (3900m),除了馬鈴薯,其它的東西不容易種。

2點半終於抵達Pangboche,跟其他的隊伍比起來,我們多走了從Tengboche到Pangboche這一大段,真的會累。

Rakesh趕緊跑進山屋找Dhana,一會兒表情凝重地走出來,顯然Dhana還沒到。Rakesh請我們自己先點晚餐,他連背包都沒帶就馬上往回衝,趕緊找人去了。

我和Ally除了在山屋等待,也沒其它法子。山屋裡有兩三組人馬也在休息,我們和其中一對法國情侶攀談起來。原來他們沒坐飛機到魯卡拉,是從Jiri一路走過來的,總共走了10天才到這裡! 更酷的是他們連嚮導及挑夫都沒請,就兩個人背著所有行李,一路摸索著要去EBC!

「Every day is an adventure!」年輕的法國男人為他們的旅程下了最好的註腳。

下午5點,Rakesh終於回來了,後面跟著Dhana。原來Dhana過了Tengboche就走錯路了,之後回到Tengboche一直等我們。Rakesh找到Dhana後,兩人就快馬加鞭趕在天黑前抵達Pangboche。兩人看起來都累壞了,我們趕緊拿些餅乾甚麼的給他們先充充飢。要是沒有Rakesh,我們自己大概沒有力氣去把Dhana找回來的。

天黑了,Ally看到Dhana一個人在山屋外頭顫抖著身子,就問他為什麼不進來取暖? 「我不知道能不能進屋子。」Ally聽了有點生氣,硬把他拉進屋子來。

在尼泊爾trekking的商業生態裡,其實是階級分明的。挑夫的工作最辛苦,但是收入最少,地位也最低。有些山屋會提供挑夫簡單的食物及睡覺的地方,有些則不會,這時挑夫就得自己想辦法找到收容他們的地方。


暖爐

我們點了水煮馬鈴薯當晚餐,Rs 180(=USD $2.25)就有12顆,滋味還不錯可是實在太多了,我們分了一半給Rakesh還有Dhana,他們津津有味地把馬鈴薯吃完了。

[Day 5 - 10/9] 潘波崎 - 丁波崎 (Dingboche, 4410m)

因為昨天多趕了一段路,今天的行程應該會輕鬆不少。天空還是一樣深邃透明的藍,左邊聖母峰只露出一點點,近一點的Tabuche Peak (6495m)的岩壁異常崢嶸。

路過一間民宅,一位雪巴小朋友帶著墨鏡,頂著烈陽坐在家門口寫作業,很酷。我們過去跟他打招呼,他會說一點英文,現在讀小學三年級。他在讀的是英文版的先知以利沙讓斧頭失而復得的聖經故事,真不簡單。

經過Orsho之後,眼前突然開闊起來,一片平坦的高山草原,四周8000米高山一覽無遺,望去盡是不毛之地,走著走著,彷彿自己是聖母峰遠征隊員的豪邁感覺油然而生。

遠遠的看到一個村莊,想必就是Dingboche了。Rakesh說Dingboche是這裡最高的村莊,不過在這樣的高度討生活可不容易,這裡的田只種得出馬鈴薯而已。路過一座犛牛牧場,不過牛欄裡是空的。Rakesh說牛兒們白天都被趕到山坡上吃草了,傍晚才會回來。牧場的一角曬著許多犛牛糞,是預備將來要當作燃料出售的。

10點40分就來到了Dingboche。山屋門口已經有好幾個韓國阿伯坐在那兒曬太陽發呆。餐廳裡已經有好幾個人在休息了,有四個操英國或澳洲口音的年輕男女,都穿著休閒的家居服,一派輕鬆的樣子。還有一個美國人,紐約來的,看起來不太舒服,直嚷嚷著EBC對他來說恐怕太難了。

午餐時間一到,韓國阿伯們都進餐廳來了,有一組人馬專門伺候他們用餐。原來他們雖然住的是山屋,卻有專屬的廚師一路跟著他們。看著一碟碟韓國餐廳才會出現的開胃小菜端出來,只能一直狂吞口水,還好我點的犛牛排還不錯吃。

趁著下午的空閒,我們把衣服都洗了一遍,晾在門前的繩子上。一邊曬衣服,一邊看著金色的陽光灑在雄偉的Ama Dablam上,沒有比這更享受的事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731395
Ama Dablam

[Day 6 - 10/10] 丁波崎 (休息天)

昨晚夜裡入睡時覺得很冷,兩個小時過去了還睡不著,從Ally那兒拿一條毯子蓋在睡袋上,不一會兒又覺得太熱。唉,睡覺這事兒在昆布山區可是最難的了。清晨醒來,看了一下溫度計,8.5度C。

今天是高度適應日,只有半天的行程,往東走到Chukung (4730m)喝杯茶,就回山屋休息。Chukung是之前提過的島峰(Island Peak, 6189m)攀登的大本營,你要是想要省錢,甚至可以到了Chukung之後,再去找嚮導帶你爬島峰。嚮導那兒所有裝備都有,兩天一夜的行程,只要不犯高山病,體力沒問題的應該都可以登頂。不過還是是先找好嚮導,辦好入山申請比較恰當。

去Chukung的路是延河谷緩升400M,右手邊壯觀的 Ama Dablam一直陪伴著我們,空氣是完全透明的,連山頂的雪帽溝痕都歷歷可數。翻過一個小稜線後,聖母峰及Lotse峰(8516m)赫然出現在眼前,感覺好近啊! 好像用力走的話,下午就可以登頂的感覺。

9點40分來到Chukung。聖母峰在這兒是看不到的,被南面的Nuptse (7864m)及Lhotse擋住了。島峰就在東方不遠處,跟四周的名峰相比,顯得平淡無奇,不過正因難度不高,再加上超過6000米的高度,還是吸引不少人前來嘗試。

我們在Chukung的山屋旅館點了一壺茶,在門前的椅子坐了下來。年輕的雪巴女主人面容清秀,身材曼妙,看著她和Rakesh親切地聊天,再轉頭欣賞兩旁的壯麗山景,心情也頓時開朗起來。

回到Dingboche,我和Ally下了一個決定,要在戶外的浴室洗個熱水澡,一人300盧比(= USD $3.75)。三天前在Namche也洗過一次,不過是在室內,氣溫也比較高。之前看過一些資料,說在高海拔的旅館洗澡,不但熱水不夠熱,戶外的浴室也會透風,容易受涼感冒。其實從昨天開始,我的喉嚨開始覺得痛,不知道是感冒還是高山反應,不應該冒這個險的,不過回到旅館時仍是豔陽高照,實在很難抵擋熱水澡的誘惑。

山屋餐廳外的浴室是用鐵皮搭成的,看起來不太擋風,上方有一個蓄水桶,底下連著一個蓮蓬頭。工作人員提了一桶熱水來,先灌入蓄水桶,然後招呼我們可以進去洗了。感覺如何呢? 嗯,其實還不賴。因為鐵皮被太陽曬得有些暖意,熱水溫度及分量都還算適當,剛好可以從頭洗到腳。

在4400公尺高的尼泊爾山區,還能洗個痛快的熱水澡,可是意想不到的奢侈享受了!

[Day 7 - 10/11] 丁波崎 - 羅布崎 (Lobuche, 4910m)

昨晚喉嚨痛,怕感冒加重 (搞不好是高山病),點了一壺熱水 (要價Rs 350),放在房間慢慢喝,結果整晚至少爬起來上廁所5次。在這兒睡覺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今天要推進到4900m的Lobuche,距離EBC是愈來愈近了。先沿著河谷山腰路往西北推進,在Thokla休息之後,翻越Thokla Pass,進入昆布冰河下游,再朝北前進抵達Lobuche。

因為地勢太高,山谷已變為草原地帶,還有矮矮的灌叢匍匐在地上,襯托出四周的高山更加挺拔峻峭。從西邊到北邊一字排開的有Tabuche (6495m)、Cholatse(6335m)、Lobuche (6090m);南面是相看兩不厭的Ama Dablam,真可說是峰峰相連到天邊。許多牧人趕著各色犛牛行走其間,又為這幅畫面增添了許多生動的元素。

Ally說她今天開始有累的感覺了,每數到100就要停下來喘一下,高海拔終於開始發揮威力了。10點在Thokla吃了一碗類似泡麵的東西,開始較陡的爬坡,往Thokla Pass前進。

通過Thokla Pass時,可以看到紀念許多殉山者的嘛呢石碑。我特意去找到Scott Fischer的石碑,憑弔1996年那場聖母峰史上最嚴重的山難事件。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雪奪走了8條人命,包括Scott Fischer,他是一支美國商業遠征隊的嚮導。我國登山家高銘和,也在那次山難中受到嚴重的創傷,鼻子、手指、腳趾都壞死被切除。

翻過Thokla Pass, 就進入昆布冰河的下游河谷。這裡的冰河已經後退不見,侵蝕形成的U型河谷中滿布冰磧石,上游融出來的冰河水潺潺流灌其間,倒增添一些柔美的風景。遠方映入眼簾的已是7000米級巨峰,包含Nuptse(7864m) 及 Pumo Ri (7165m),看起來完全是冰雪岩的黑白世界,隱隱散發出一種黑色無情的氣質。

走著走著,我開始有一點"飄飄然"的感覺,是高山反應嗎? 中午12點,抵達位於溪水旁邊的Lobuche,地上還有不少殘雪。之前在Namche遇到的香港山友Sam提醒過我們,Lobuche的山屋算是比較差的,毯子可能會不夠。果不其然,我們下榻的山屋旅館一間房只提供一張毯子,請Rakesh去交涉也沒用,所有的客人都一視同仁。

月出東方,夕陽餘暉映照著Nuptse,把黑白色的山頭染成粉紅,有一種奇異的瑰麗感。晚上Ally好心地把毯子讓給我,可蓋在我的睡袋上還是覺得冷,得再加一件外套才行。

我們因為擔心吃了丹木斯之類預防高山病的藥會有副作用,所以一路上都沒吃,想賭一把運氣。明天就是前進EBC的日子了,希望身體別出狀況。

[Day 8 - 10/12] 羅布崎 – 哥拉雪(Gorak Shep, 5140m) – 基地營(EBC, 5364m)
今天清晨在山屋室內量到的溫度只有4.4度,實在有夠冷。不過Rakesh更慘,他說山屋主人只給嚮導們兩個人一條毛毯,他必須和另一名嚮導蓋同一條毯子。唉,真是太不人道的山屋。

今天早上7點半出發,身體狀況還不錯。9點20分,Ally說在前面一個上坡轉彎休息一下,結果我們一到轉彎處,赫然發現Gorak Shep已經近在腳下了。在Gorak Shep用過簡單的午餐,10點40分,我們出發前往此行最重要的目標 – EBC!

我們沿著昆布冰河的右岸一直往上游推進。其實冰河之上鋪滿沙礫,若不是可以看到裂隙之中露出的白色冰體,其實很容易錯認昆布冰河只是一條乾掉的U形河谷。原來冰河形成時會切割河谷,夾帶砂礫而下,後來冰河表層融化後,原本內含的沙礫就會露出。這樣年復一年,冰河表面堆積的砂石就會厚達數十公分至數公尺,看起來就是灰色的沙礫乾河床。

從Gorak Shep出發之後,有一段時間是看不見聖母峰的,因為巨大的Nuptse峰就橫亙在她的南面。大約一個小時之後,聖母峰才慢慢探出頭來,不過怎麼樣也看不到昆布冰河上的攀登路線,還是被一條尾稜擋住了。

12點34分,我們終於抵達一塊刻著 ”Everest Base Camp, 5364m”的大石頭,已經有不少人在這兒休息了。沒有人歡呼或喧嘩,大家只是找一塊石頭,坐下來,靜靜地看著群山,或是輕聲地交談。不過可以從大家臉上輕鬆帶著笑意的神情看得出來,每個人都為自己感到高興!

因為冰河逐年後退的緣故,這裡已經不能做為基地營了。再往昆布冰河的上游看過去,大約500公尺左右可以看到著名的白色冰塔,有四五頂帳篷搭建在冰塔的邊緣。咦,現在並不是聖母峰的攀登季啊? Rakesh說有些隊伍會在這個季節爬升到Camp 3左右,目的是為了訓練。在我看來,這好像是 Everest Expedition的體驗營了!


從EBC看聖母峰&昆布冰瀑

1點10分,待的夠久了,該回去了。回程的時候特別感覺到高海拔的威力,喘得兇,頭也覺得緊,Ally說她每數40步就要休息喘一下。2點40分回到山屋,已經有各國隊伍從EBC或Kala Pathar回來在休息了。Kala Pathar是Gorak Shep旁的一顆小山頭,高5550m,是眺望聖母峰及昆布冰河的展望點,通常來EBC的隊伍都會順登Kala Pathar (EBC實在不是看聖母峰的好地方),分兩天完成 (先去EBC隔天爬Kala Pathar, 或是先爬Kala Pathar隔天再去EBC)。

有一個操著非常陌生語言的隊伍進來,大約有10來人,男女都有。我用英文打個招呼,原來他們是以色列人,今天也從Lobuche來,但是居然一天之內完成EBC + Kala Pathar! 真不愧是男女皆兵的強悍國家。還有一對日本老夫婦,Ally用日語和他們聊天,原來他們從鐮倉來,只去EBC,不打算爬Kala Pathar。老先生愛山愛海,只去這些地方玩,錢都花在旅遊上了,老太太說害她都不能跟朋友去義大利血拼。不過看得出來是感情很好的夫妻。

明天清晨5點半就要出發爬Kala Pathar,登頂回來才用早餐。恐怕是最辛苦的一天了,只能祈禱晚上睡好一點了。

[Day 9 - 10/13] 哥拉雪 – 卡拉帕塔(Kala Pathar, 5550m) – 宗拉(Zhongla, 4830m)

最辛苦一天的前一夜也是最辛苦的夜晚。睡在高達5180m的山屋,夜裡上個廁所回房後還喘個不停。鼻塞又一直流鼻水,很不容易入睡,好不容易撐到5點起床,早餐沒吃就直接爬 Kala Pathar。

太陽還沒出來,雖然是陡上,但身體就是熱不起來,覺得肚子空虛極了,好像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胸腹腔,四肢末端異常冰冷,非常不好受。7點13分,終於登頂Kala Pathar,正好陽光也剛照上山頂,整個人才慢慢開始回溫。

山頂繫上了藏傳佛教的五彩經幡,也有人放了一尊基督教天使的水泥塑像。果然是眺望聖母峰的好地方,她終於大方地站起來,露出她的裙襬,不再讓Nuptse搶走風采。不過聖母峰在我們的東邊,早上正好是逆光,如果是下午來的話,夕陽正好照在聖母峰上,應該又是另一種風景了。其實早上空腹爬Kala Pathar的滋味並不好受,如果天候良好的話,建議先爬Kala Pathar,隔天再去EBC。

Kala Pathar的北邊不遠處有Pu Mori (7165m)像金字塔一般矗立著,一道稜線一直往東連到聖母峰,稜線的北面就是西藏的屬地了,看起來好近啊! 有人帶了小提琴登頂,我們一面聽著小提琴演奏,一面曬太陽。啊,曬暖了,該下山了。


Kala Pathar & Pu Mori

8點40分回到旅館,突然發現我和Ally兩人都沒有食欲,真的是高山反應來了。我們點了粥來吃,好不容易才吃完,Ally還有反胃想吐的感覺。

今天開始往回走,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趕到Zhongla,明天則要克服此行最困難的路段 – 翻越Chola Pass。若是高山反應一直惡化下去,實在讓人擔心往後的行程。

11點30分,我們抵達Lobuche,點了炒飯跟馬鈴薯,可是幾乎沒有食慾。點了一瓶礦泉水,要價Rs 300 (= USD $4),這是此行最貴的礦泉水了。離開山屋,循來時路繼續往南,在Thokla之前渡河往西邊的岔路前進,預計下午3點左右可以抵達Zhongla。

岔路過後,風景與來時路大不相同。這條小徑不是主要的健行路線,也不是犛牛的運補路線。行走其上,更像是我們熟悉的山間步道,沒有嘈雜的人語,沒有犛牛的鈴聲,只有偶而與迎面相逢的登山客輕聲的招呼 "Namaste!"

難得雲霧蔽天,高海拔的山地高原一片枯黃,不時點綴幾朵鮮藍的龍膽,左方山腳下出現一片淡綠色的湖水。我們仔細品味這片蒼茫大地的寂靜景色,煞風景的只有我們不時的咳嗽及擤鼻涕的聲音。

愈接近Zhongla,行走的速度愈慢,Rakesh有點無聊地跟在我們後面善盡嚮導的職責。經過好幾個藍色帳篷,有許多人在棚外休息看山。我想像在壯麗的Arakam Tse (6423m)底下紮營,清澈的夜裡,滿天星斗的微光映照在白雪皚皚的山壁上,一幅令人難忘的畫面。

下午3點,終於抵達Zhongla,可能是因為高山病的關係,覺得走了好久。一進山屋旅館,趕緊到餐廳坐下來,點一壺熱水泡茶,好好休息一下。沒多久,一對男女也進來了,仔細一看,不就是那天在EBC請我們幫忙拍照的中國夫婦嗎?

我們自然寒暄起來,原來先生姓蔣,太太姓趙,家住北京,這次的行程跟我們差不多,不過他們可是採用之前介紹的第3種健行方式 - 自行負責山屋住宿及行程,但雇用挑夫。重點是,他們還加碼島峰攀登行程,可是他們從來沒有雪地攀登經驗! 原來太太從小就是運動健將,才敢安排這麼大膽的行程。島峰攀登那天,凌晨一點從Base Camp出發(趁太陽還沒升起,較無雪崩危險),先生因為高山反應不適先撤退下山,太太就這麼一路跟著嚮導登頂,回到BC已經是早上11點了,真是佩服。

晚餐時Ally點了一碗麥片粥,沒想到花了一小時才吃完,結果睡覺前又全部給吐出來了。明天要翻越此行最危險的Chola Pass,要是情況繼續惡化下去,我心裡已有撤退的最壞打算。

[Day 10 - 10/14] 宗拉 - 邱拉隘口(Chola Pass, 5368m) - 唐納(Tangnak, 4700m)

Ally昨晚半夜突然爬起來拉肚子,還覺得很冷,不容易入睡。她早上起床第一句話是:「我想家,想念那個一覺到天明的我!」

強迫自己吃了一點早餐,6:18分出發的時候還是很冷,不過Ally發現自己沒有想像中虛弱,雖然每走40步就要休息一下,不過應該用不著撤退了。

翻越Chola Pass的路徑因為過於險峻,犛牛無法通行,是真正的登山小徑。從Zhongla(4830m)出發後一路往西向上爬升,越過積雪的Chola Pass(5368m)之後,再克服一段極陡的下坡,就一路下降到離Gokyo不遠,位於冰河左岸的Tangnak(4700m)過夜,全程約需7~8個小時,可說是這次trekking行程中最硬斗的一天了。

一開始走在平緩的冰河切割出來的上游溪谷中,只有枯黃的草本植物生長其中,流水潺潺,巨大的Arakam Tse一直在左邊陪伴我們。後來漸漸變成陡上的之字形路線,左上方是一個巨大的U型谷,灑落著點點殘雪。8:50終於爬上一個制高點,前方再無陡坡,應該離Chola Pass不遠了。

回頭一望,如仙境般的景色令人不忍離去。枯黃的溪谷襯托著白色高聳的Arakam Tse更加離塵不染。遠方的Ama Dablam依舊是雄霸一方,兩山之間隔著Chola湖,湖水顏色像是摻了牛奶的祖母綠。我們在這裡待了好久,其他的登山客也是一樣,蔣氏夫婦也上來了,大家一同欣賞大自然無私賜予我們的美景。


Chola Pass 回望來時路

繼續往西向Chola Pass前進,沒幾分鐘就要橫渡一面雪坡。我們從台灣帶了兩付12爪的冰爪來尼泊爾,可是看到四周沒有人穿上冰爪,也不甘示弱地繼續行進,不過就辛苦我們的挑夫Dhana了,白白背了十幾天的冰爪。其實這裡的雪況只要穿上小四爪就會讓人安心許多,12爪實在沒必要。

抵達Chola Pass之前是一大片雪白無痕的平坦地形,像極了瑞士阿爾卑斯山的冰河地貌,在強烈陽光的映照下,令人目眩神往。墨鏡是必需的裝備,幾乎所有的嚮導及挑夫都戴上了墨鏡,除了Dhana之外。我們把預備用的墨鏡拿出來,送給Dhana,真是難為他了。


翻越 Chola Pass

早上10點鐘,克服一個崩坍的險坡之後,終於登上5368m的Chola Pass。回首來時路,真令人振奮,有一個女登山客,高興得跟她的嚮導緊緊地擁抱在一起。Chola Pass 上擠滿了人,有一半是從相反的方向爬上來的,有許多是銀髮族,令人欽佩。

休息一會兒就往西下,朝Gokyo的方向前進。一開始大約兩百公尺的落差是極陡的碎石坡,步道上都是積雪,沒穿冰爪行走其間必須步步為營。Ally遇到危險地形整個人精神就來了,一馬當先勇往直前,連Rakesh都追趕不上。

陡坡結束,是好幾個上坡下坡,沿路的景色與東側一樣是枯黃的蒼茫,遠方也是高聳的雪山,非人間的風景。最後沿著一個狹窄的溪谷直下,下午1點抵達Tangnak,投宿在一個只有4個房間的山屋旅館,算算今天也走了快7個小時,非常精彩精實的一天。

[Day 11 - 10/15] 唐納 - 高丘(Gokyo, 4790m) - 來回高丘峰 (Gokyo Ri, 5357m)

今天早上起床發現食慾開始恢復了,點了French Toast來吃,覺得滋味很不錯,又加點了一份。Ally 昨天晚上一直鬧肚子疼,今早也好了。希望高山病快快離去。

照例8點出發,今天要越過Ngozumba冰河,到對岸的Gokyo投宿。Gokyo是昆布山區除EBC之外第二熱門的健行目標,原因是Gokyo地區美麗的湖泊群,像是一串閃閃動人的珍珠,有些人寧捨EBC,專程來Gokyo。山屋旅館都集中在第3湖,健行客最遠會拜訪第6湖。

出發沒多久就來到冰河U形谷的東緣,下一段陡坡之後就來到冰河的上方。放眼望去,與昆布冰河一樣,看起來更像是沙石乾河床。尤其近年全球暖化效應加劇,冰河的退卻已經更為嚴重。

我們沿著河谷中的崎嶇地形蜿蜒前進,小心翼翼地渡過幾個冰河裂隙,爬上一個陡坡,終於來到Ngozumba冰河西岸。前方巨大的Phari Lapche (6017m)山腳下,露出一些綠色的湖水,應該就是第3湖吧!

繞過一段山腰,終於看到完整的第3湖,四周環繞著高大的雪山,襯托著綠色的湖水,Gokyo湖比想像中的還要大,還要美! 旅館集中在湖的東岸,我們在10:15分抵達,用過午餐後,開始計畫下午的行程。

下午可探訪湖群,亦可爬Gokyo Ri (5357m)。天空的雲霧漸多,如果去爬山,展望可能不佳,但是如果要明天大清早起床攻頂,幾天前爬Kala Pathar的痛苦回憶又湧上心頭。算了,還是去爬Gokyo Ri吧!

Gokyo Ri是位於湖西北邊的一座山丘,從湖畔就可以看到清楚地看到小徑直通山頂,看起來應該不算困難,但是在高海拔地區爬升500米,Kala Pathar的經驗告訴我們,請不要小看它。

小心渡過湖北側用石塊堆疊砌成的便橋,立刻就開始之字形上升。剛開始覺得沒甚麼,Ally 還嫌Rakesh走太慢,結果沒爬多久Ally就開始跟不上了。她每數20步就要停下來喘一下,到後來得靠努力回憶離開台灣前看的韓劇來轉移注意力,才能讓腳自己往上爬。雲霧漸漸合攏過來,山腳下的湖與山屋都看不到了,沿路上的疊石倒是出奇的多,不知有啥特別的原因。

下午2點鐘,我們終於登頂5357m的Gokyo Ri,山頂有一尊小佛像,還布滿了五彩經幡。山頂的雲時而開,時而收,與這10天來每天晴空萬里的風景相比,翻騰的水氣別有一番意境。我們有時看得到北方的卓奧友山 (Cho Oyu, 8,201m),巨大的純白峰體,俯瞰著萬年冰河流貫其下。有岩峰從冰河中間露出頭來,好像是白色河流中的孤島。

卓奧友算是一座比較容易親近的8000米級山峰,不少山友將它做為挑戰8000公尺的第一個目標。「在5000公尺的地方都喘成這樣了,真不敢想像我到8000公尺的地方會變成甚麼樣子!」Ally語重心長的說。

山頂除了我們,只有一對年輕男女在等待照相的好時機。我們在山頂停留了半小時之後下山,想到從現在開始到魯卡拉為止幾乎都是下坡的行程,腳步也格外地輕鬆。到半山腰的時候突然看到一大群尾巴會開花的鳥,肥肥的很像山雞,有灰色帶有條紋的翅膀,在山坡上漫步覓食。Rakesh說這是藏雪雞 (Tibetan Snowcock),真的很可愛。


藏雪雞

回到山屋旅館,我和Ally決定洗個熱水澡。這間旅館的屋頂裝了一個中國製的"地球人"牌太陽能熱水器,浴室很大,裡面有一個大浴缸,難道可以泡一個舒服的熱水澡嗎? 當然不可能,浴缸上方裝了一個蓮蓬頭。陰天沒有溫暖的陽光,我和Ally決定兩人一起洗戰鬥澡,速戰速決。一進浴室,有一面大鏡子,Ally突然大叫一聲:「我變成豬八戒了!」

可能是因為高山症的原因,Ally的臉腫得跟月亮一樣。我大概是因為每天看的關係,倒沒有特別感覺,Ally 10天沒照鏡子了,真的被自己嚇了一跳。

洗完澡,四處逛逛,在一間旅館又遇到蔣氏夫婦。他們熱情地請我們喝紅茶,我們就著窗外的湖景,天南地北的聊起來。天色晚了,回到自己的旅館,我點了 拿波里義大利麵當晚餐,嗯,很不錯,非常正確的味道。明天就要下山了,希望有一晚好眠。

[Day 12 - 10/16] 高丘 - 馬徹瑪 (Machherma, 4470m)

早上醒來,Ally跟我報告昨晚的睡眠狀況,整理如下: (抱歉,我完全不知道)

「昨晚是我有生以來睡眠超大危機。大概1個半小時就醒來一次,有尿意但上廁所時量又很少。頭很緊又很痛,終於明白孫悟空的痛苦了。室內氣溫只有3度C,但是四肢軀幹都很溫暖,只有頭很不舒服。而且還不停喘氣,奇怪我又不是在演A片。尤其3點半起床那次真的很想哭!」

起床後上廁所時發現,窗戶都結冰了,馬桶的水管也結冰了,沒法沖水,整個馬桶已被糞便佔據了。

早餐後輕裝去探第4湖,回旅館休息一會兒後就下山,今天的預定行程是走到Machherma,但是我們希望能再多下降一些,早點脫離高海拔地區。

7:50出發,沿著冰河邊緣往北走,路不陡,可是走起來還是有點喘,9:00抵達第4湖畔。這裡非常安靜,幾乎沒有遊客,可以坐在湖邊細細欣賞卓奧友峰以及壯觀的白色冰河。看著看著,突然一種失落感湧上心頭: 想到待會兒就要離開這裡,再過兩天回到加德滿都之後,不知何時才能再度看到喜馬拉雅的山景。

回到旅館,整裝完畢之後出發下山已是10點10分了。首先經過第2湖,半小時之後再經過第1湖。這兩個湖都不大,都很漂亮,原來它們的源頭活水都是來自第3湖,先到第2湖,再流向第1湖,最後和冰河融水匯流在一起,從冰舌部位噴出,向南奔流。


Gokyo第三湖

離開冰河之後,小徑在切削峽谷中蜿蜒而下,山高谷深,和來時往Dingboche的景觀大不相同。這裡的河谷因為切割得很深,非常開闊,山腰河階地上開闢著一畦一畦馬鈴薯田,三三兩兩的犛牛遊蕩其間,兩側是高聳入雲的雪山,我們行走在目不暇給的風景中,根本就忘卻了疲勞,難怪這條通往Gokyo的路線這麼熱門。

中午在Phangga午餐,非常不起眼的山屋旅館,但我們點的磨菇及奶油培根義大利麵都出人意料地好吃。離開旅館,繼續行程,突然一匹馬獨自從後方走來,馬頭在石頭上磨蹭一會兒後,就自在地邁開步伐往前從容跑去,像是超現實電影的場景。

下午2點5分抵達Machherma,Ally腳痛,不想再走了,我們就在這兒住下。我們準備了好幾包泡麵一路帶著,打算當預備糧的,今天想想已經快到Lukla,再不吃就得帶回加德滿都了,Ally就跟旅館借了借了廚房,要了幾把青菜,就自個兒下廚煮泡麵當晚餐。我們請Rakesh吃,他吃了一碗,好像不太喜歡的樣子,我們兩個倒是吃得很開心。

行程已近尾聲,大家心情都很輕鬆,吃完飯跟Rakesh閒聊,聊到尼泊爾的教育、經濟還有政治等問題,節錄對話如下(奇怪,幹嘛講這麼嚴肅的話題?):

「尼泊爾的學校制度如何?」
「尼泊爾的學校分成三級,從1到12年級,一般人最多念到12年級就出社會工作了,我念到10年級。公立學校基本上很爛,父母會想辦法把小孩送進私立學校,我女兒也是念私立的。」
「我們在山上看到的民生用品大部分都是中國製,少部分是印度製,幾乎沒有尼泊爾本地製品。」
「尼泊爾沒有工業。從國外進口比本地製造容易而且便宜多了。」
「為什麼Lukla沒有公路可通,害大家都要坐飛機來?」
「加德滿都的政客們對建設偏遠地區沒有興趣。」
「你們現在沒有國王了,可以用選票來選擇政府啊!」 (註: 2008年尼泊爾廢除君主政體,建立民主聯邦共和國)
「政客們在選舉的時候都是滿口承諾,選後就不見蹤跡。新政府跟舊政府相比其實沒有兩樣。」

[Day 13 - 10/17] 馬徹瑪 - 南崎巴扎 (Namche Bazar, 3440m)

本來以為下降到4400m的Machherma應該會很好睡,沒想到半夜溫度陡降,竟然被凍醒了,看一下溫度計,室內只有1.7度!

今天早上仍然行走在開闊的河谷中,地上開始出現長滿像棉絮東西的小灌木,風一吹來,滿天白絮,不禁想起「未若柳絮因風起」的典故。大自然的奧妙就在於不論古今,她都帶給人們同樣的感動。


極目四望

高度下降到4200米,終於出現了久違的綠色植物,首先看到的是杜鵑花灌叢,然後行走在林間步道中,感覺自己終於又回到了熟悉的大自然。雖然冰河雪山及岩峰的美景令人神迷,不過心理明白眼前的風景終是短暫,自己即將離去,讚歎之餘不免有些惆悵。如今重回綠色森林懷抱,反而有一種回到凡間的輕鬆感。

中午在河畔的Phortse Thanga午餐,在一家綠茵處處,感覺很自在的山屋旅館。一進餐廳,Rakesh看到一對日本老夫婦,立刻上前跟他們打招呼,不過那老夫婦好像不認識Rakesh,愣了好一會兒,突然恍然大悟似的拉著Rakesh的手又叫又跳。過一會兒,老太太用日語對Ally說,Rakesh是6年前他們倆來尼泊爾健行時的嚮導,那時Rakesh還像個孩子,沒想到一晃眼Rakesh變得成熟多了,難怪一時認不出來。他們這次本來打算要去Gokyo,但是因為高山反應下撤了,沒想到居然遇見Rakesh。這可是老先生第7次來尼泊爾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731395

餐廳裡還有一個東方人,寒喧後才知道他是來自台灣的王先生。王先生本來一行有10個人,有人才走到Namche就因為胃出血,緊急下撤回到加德滿都;他自己則是因為高山病,到了Chukung之後就下來了。

從Phortse Thanga回到Namche,先是一段300m的爬坡到Mongla,然後沿著山腰路緩緩下降到Namche。爬坡雖然陡,不過在4000m的海拔爬坡比起折騰人的5000m高度輕鬆多了,起碼沒那麼喘。出發沒多久,就看到森林中一隻小鹿亂撞,Rakesh說那是麝香鹿 (Musk Deer)。

越過Mongla,平緩的山路在開闊的山谷中往南延伸,放眼望去只見皆伐後的灌叢及草原,我們彷彿回到了台灣,漫步在高山的箭竹草原上。左下方的河階地上出現一棟很像五星級旅館的建物,Rakesh說那是私人的招待會所,跟我們住的山屋旅館真是天差地遠。

下午兩點,我們接上了從Namche到Tengpoche的叉路口。9天前我們經過同一個地方,懷著興奮不安的心情,與來往的旅人、挑夫與犛牛們爭道,熱鬧的情景好像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了。如今又回到這裡,聞到了熟悉的犛牛便便的味道,心情更加輕鬆,今天就可以到Namche的旅館裡痛快洗個熱水澡了。

3點20分抵達Namche,當然是先洗澡,然後出門逛逛。我們在名叫Namche Bakery的烘焙店買了兩個蛋糕: Marvel Cake & Raisins Cake,一個Rs 200(=USD $2.5)。啊,真是好吃,完全不輸台北街頭的名店哦!

[Day 14 - 10/18] 南崎巴扎 - 魯卡拉 (Lukla, 2840m)

今天是在山區的最後一天,來時花了兩天從Lukla爬到Namche,如今一天就要走回去。心情雖然輕鬆,但是鼻涕還在狂流,一路上人牛雜沓,煙塵滿天,不得已戴上口罩,走起來並不輕鬆。

離開Namche沒多久,來到一個鐵皮搭建的小屋,只買一種東西 - 昆布地區6個著名trekking目標的完成證書 (Certificate of Achievements): 1. EBC、2. Kala Patthar、3. Kongma La Pass、4. Cho La Pass、5. Gokyo Ri、6. Renjo Pass。付了錢之後拿到證書,才發現只是一張預先簽好名的空白證書,自己填上姓名,在去過的地方打個勾,就算完成了,真是阿莎力啊!

快到中午了,還沒走到今天預定的午餐地點Bengkar,肚子餓極了,Rakesh特別向路邊的小販買了山中的野蘋果請我們吃。這蘋果出奇的小,一個手掌可以裝得下3、4個,外貌也不揚,坑坑疤疤的。一口咬下去,卻是一種難以言喻的香味,不特別甜,有點酸,卻有著複雜的味道層次,令人難忘。我想這是經過人工改良的現代大蘋果再也找不回來的自然風味吧!

中午12點,終於到了Bengkar,進了餐廳,我們點了簡單的水煮蔬菜配白飯,店家的動作有點慢,我們等得飢餓難耐,約莫20分鐘才上菜。沒想到蔬菜搭飯一入口,真是令人驚喜的美味! 綜合蔬菜有3種,高麗菜、紅蘿蔔還有一種青瓜,表皮上布滿綠色的肉刺。剛煮好的米飯很香,蔬菜軟硬鹹度都恰到好處,清脆爽口,尤其是那個青瓜,從來沒嘗過的好滋味。我們吃完又向店家要了一些蔬菜,沒想到在山上也能享受簡單食物的美味,真是不簡單。

午餐後不久,下降到海拔2610m的Phakding,河谷莊園內種滿了橙色的菊花,迎風搖曳。今天的路程還有一半,越過吊橋,就是一路緩上坡,一直到Lukla。

已經下午4點半了,漫長上坡的盡頭終於出現Pasang Lhamu的白色紀念拱門,總算快到Lukla了。最讓人高興的是,可以買到便宜的衛生紙了!

Dhana要在Lukla和我們告別,他還要再走兩天的路才能回家。我們準備好他應得的小費,交到他手上,順便提醒他要好好讀書。Dhana還是一貫靦腆的笑容,很有禮貌地和我們道別。

今天的旅館房間有內附廁所,WiFi也免費使用,最棒的是熱水澡免費洗到爽,我和Ally都洗到不想離開浴室。晚餐時,Rakesh終於答應教我唱尼泊爾最有名的民歌 - Resam Firiri,果然旋律明快,朗朗上口。

晚餐後旅館老闆和朋友們在鄰桌喝酒聊天,酒過三巡,大家開始唱歌,一開始聽得模模糊糊,後來愈來愈豪放大聲,唱的正是Resam Firiri!

[Day 15 - 10/18] 魯卡拉 - 加德滿都

早上吃完早餐就去候機室等飛機。飛機誤點是常有的事,誰也說不準啥時可以起飛,大家都是一大早就去機場報到。等候的時間,看這這些小飛機們降落,轉彎,交會,加油,起飛,真是看不膩呢。


小飛機加油

9點15分,我們終於被通知可以登機。坐上飛機,繫好安全帶,我赫然發現窗框下方有一道不小的裂縫,這時引擎已經發動,馬上就要來一次雲霄飛車式的起飛了...

假如尼泊爾是一個像瑞士或日本這樣的國家,喜馬拉雅山區會變成怎樣一個面貌呢? 漫長的行程中,我常思索這樣的情景:

好不容易請了一個禮拜的假,深夜出發的飛機隔天清晨抵達加德滿都機場,然後坐上巴士沿著高速公路直達Namche Bazzar。這裡有充沛的水力發電,高級度假旅館林立,也是昆布山區觀光、滑雪及健行活動的大本營。從Namche開始,汽油車禁止進入,要深入山區只能搭乘當地的電動車。我今天要趕到Dingboche住宿,不搭電動車,我選擇了有名的Ama Dablam纜車,這樣才是正統的玩法,可以飽覽Ama Dablam的壯麗山景。我在Dingboche多住了一天做高度適應,然後花了3天2夜的時間來回EBC + Kala Patthar。沿途山屋的設備都相當完善,晚上有暖氣棉被還有冰涼的啤酒喝,我只要背著小背包就可以了,沒有人需要嚮導或挑夫。回到加德滿都,還有一天的空檔可以在市區購物、觀光,然後帶著滿滿的行李飛回台北。

如果有一天,以上的場景成真,永恆的喜馬拉雅山將再一次洗淨我的心靈,但我也相信,我會懷念在2011年10月,那個冷得在睡袋中打顫的自己,Rakesh解釋事情總要說兩次的窘迫神情,戴著墨鏡低頭讀著英文課本的雪巴男孩,挑伕們緩慢而堅定移動的背影,還有彌漫在空氣中,無所不在的犛牛便便味道。

原文發表於
http://pigface.tw/archives/152 (上篇: Day 1~7)
http://pigface.tw/archives/143 (下篇: Day 8~15)
此篇文章於 2012-09-04 21:40 被 pigface 編輯。 原因: 錯誤修正
感謝 35
47573 次查看
jimmy_ho27 的頭像
jimmy_ho27
#2
舊 2012-08-30, 16:42
哇好精彩而詳實的旅遊記事
是考慮體能和高山適應的問題
看你們的旅記
有好多天的行程都只走2.3個小時
這方面是和旅行社討論的嗎?
如果體力較好
是可以多走幾個村落吧?
backmoto backmoto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3
舊 2012-08-30, 22:28
寫得好詳細
看完了
讓人想去體驗喜馬拉雅山的魅力
謝謝樓主的分享
久瑟夫 久瑟夫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4
舊 2012-08-30, 23:30
真棒的遊記, 看到LKK也會心動想去了!
pigface
#5
舊 2012-08-30, 23:33
引用:
作者: jimmy_ho27 (原文章)
哇好精彩而詳實的旅遊記事
是考慮體能和高山適應的問題
看你們的旅記
有好多天的行程都只走2.3個小時
這方面是和旅行社討論的嗎?
如果體力較好
是可以多走幾個村落吧?
感謝您的誇獎,只是希望能把爬山時的真實感受記錄下來而已。
其實我們走的是EBC的標準行程,雖然有好幾天不到中午就到旅館了,
還是不敢躁進,擔心高山症提早發作
dosomethnig
#6
舊 2012-08-31, 01:33
太美了,希望我有一天能夠看到如此美麗的景色!
biss
#7
舊 2012-08-31, 09:59
感謝分享
clairelin
#8
舊 2012-09-01, 16:27
超讚的分享~讓我也想試試高山健行之旅!你的文筆很好!
小影子
#9
舊 2012-09-01, 18:19
很精采的文章加上更驚險的旅程~確實是一次考驗體力.耐力.毅力的登山健行的好行程
danielwmh
#10
舊 2012-09-01, 21:23
很詳細的紀錄!看完後確有一闖EBC的衝動,然而體力似乎不夠呢~
pigface
#11
舊 2012-09-01, 21:53
引用:
作者: danielwmh (原文章)
很詳細的紀錄!看完後確有一闖EBC的衝動,然而體力似乎不夠呢~
其實體力消耗沒有想像中嚴重,比較無法控制的是高山反應,如果先吃一些預防的藥應該會好一些,我們這次是完全沒吃。

EBC trekking 真的是很值得一生一次的行程!
PETERJIANG PETERJIANG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2
舊 2012-09-02, 21:42
數年前去過一次,,有機會想去島峰

很好奇,山上色彩豐富,為何用黑白呈現
pigface
#13
舊 2012-09-03, 00:31
引用:
作者: PETERJIANG (原文章)
數年前去過一次,,有機會想去島峰

很好奇,山上色彩豐富,為何用黑白呈現
把照片轉成黑白後,發現更能表現山的肌理及精神,所以就這樣用了!
Msoundtin
#14
舊 2012-09-06, 21:58
寫得精彩,感覺更置身其中,
計劃上EBC,用你的路線作參考,太有價值,
謝謝分享。

請問上到山區中,有那些住宿的地點不能為相機充電的?
pigface
#15
舊 2012-09-06, 22:12
引用:
作者: Msoundtin (原文章)
寫得精彩,感覺更置身其中,
計劃上EBC,用你的路線作參考,太有價值,
謝謝分享。

請問上到山區中,有那些住宿的地點不能為相機充電的?
只有有錢,每一間旅館都可以充電,最貴的好像是一小時500盧比!

我看到有些人在背包上外掛太陽能充電板,這樣應該可以省不少錢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