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一本40年前背包旅行日記薄(重整編)

17 6 1872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1
舊 2019-06-22, 19:48
投稿備註: 僅在客棧發表   
(前言)

打開殘舊又封滿了塵的日記薄,字蹟巳開始脫色朦朧,畢竟巳是40年前的遊記,如果沒有文字記錄和照片印証,相信我早巳忘記得一乾二凈,上一次搬字過紙,亂七八糟,又東拼西湊,今次決定重整有連貫性的。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298522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宣佈對外開放為旅遊區,我們已急不可待,打頭陣去一趟,出發前去了中國旅行社查詢,他衹辦理香港、北京、哈爾濱火車聯運票,乘坐飛機就沒有服務,再前往中環畢打街「中國民航」查問,啟德機場沒有任何班次,廣洲白雲機場的內陸航線最遙遠衹前往「瀋陽」,是不定期班次,乘火車到「哈爾濱」需要6天才可以到達,飛機票價錢真嚇死人!每張1200港元令人咋舌 (註)1200港元是當年普通工人二個月薪金,當天晚上即大家來緊急會議,有13人答允坐飛機往瀋陽!急性子的我,翌日攜了巨款,帶齊各人証件,去到「中國民航」訂購機票,再要前往中旅社辦理香港到廣洲聯票,包括二程車票和訂廣洲住宿,辦妥後才鬆一口氣,大家期待出發那天來臨。

今天將工作儘早辦妥,帶著喜悅心情,趕回家吃提早的團年飯,一家團聚喜氣洋洋,但是母親板著不悅面孔,喋喋不休地指責我,又是不在香港過年,太過份啦、爸爸要理不理地打圓場,他氣定神閒地說,文化大革命結束不久,中國開始改革開放,讓個仔去見識吓,凡事要小心言行,我洗了邋遢,做好傳統習俗把過去一年的霉運(氣)通通掃除。

出發啦!今夜天寒地凍冷雨紛飛,急景殘年臘鼓頻催的氣氛濃烈,我住在土瓜灣,公車往火車站走,沿路所見的計程車,車尾廂均是堆滿大小行李,不能關鎖就用彈簧繩索緊,肯定這是回鄉探親客,車輛多是奔馳往火車站的路,為什麼我們年年要在回鄉高峰期與回鄉客爭路呢?大家相約在紅磡集齊人,再徒步前往火車站,雨勢沒停止,鞋履衣物也盡濕透了,肩摩袂接的人潮已圍繞車站外排隊,人們扶老攜幼,肩挑起是香港文化的紅白藍三色相間尼龍帆布行李袋,人龍蠕動慢吞吞前進,這般排隊到天亮也末能登上火車,井然秩序我們竟然不守規,旅伴「龍哥」朝裡有人好做官,衹排隊一小段路,有人带路走入一條祕道,登上頭班火車,車廂裏擁擠不堪教人透不過氣來,大家把背囊擠在一起,可以坐在地扳上休息,伏在背囊,呆頭呆腦等待了2個小時,凌晨1.20分柴油火車開動啦,生風喘入車廂裏,把人的汗水氣味和悶焗氣帶走,人也頓然把睡魔驅散,迎接通宵達旦。

九廣鐵路還是單軌雙程年代,南北行列車同用一條路軌,期間經常要在中途等待對頭車經過,才能再次開動,所以火車從紅磡開出,要個多小時才到達羅湖!可是當火車過了上水站,我就發覺車箱內氣氛突變,一陣人聲騷動之後,只見人人神色凝重,令我又想起了老舊電影碧血長天,在諾曼第的盟軍於登陸艇漸漸靠岸,即將打開艙門之際,那些士兵就是這種神情!到羅湖站了,大概只是火車頭進入月台範圍,巳看見有人跨過坐在窗邊,騎坐在車窗上,我再向其他車窗看過去,每個車窗都有人進行著同樣危險動作,準備「跨窗跳欄」,列車尚未停定,時速最少也有幾公里,有七八個人跳了下車,而且全部用足以在奧運體操滿分奪金的姿態平穩落地。跟著行李從車窗內拋出月台,跨窗跳欄高手又很從容地接收,窗內窗外的人互動很完美。

車終於停定後,車窗跳車的人越來越多,基本上車上有一半人,選擇用這方法逃離車箱!不明白他們急什麼?看太多007電影,又沒見過大場面的我,看到這景像,以為火車將會在十秒後爆炸!可是由於我坐在窗邊,不斷有人在我身前後跨越,根本就不能動彈!「你們別理我,你自己快逃吧!這裡就快爆炸了!」哈哈說笑吧。無數人挑起累重行李爭先恐後狂奔到羅湖海關入口,有年事已高的長者搖搖晃晃競步,跌跌撞撞險象環生!

隊友子明卻翹起雙手,一副胸有成竹狀:「傻仔!不用怕,由他們先去吧,都不知這麼急幹嘛,等下過關還不是要排隊!」

隊友如富即插咀說,似乎你們還不知道,過關要排隊,可是龍頭和龍尾還是有分別的呀!有幾佰人排隊他們要站在最前線呵。


幾乎所有人都下了車,我們才好整以暇施施然站起來,走到正常下車的位置下了車。
隊友子明又說笑:「除了一張大床沒辦法之外,好像把家中所有物品都帶了在身上似的,電視、冰箱、洗衣機、HIFI、衣服鞋物…應有盡有!」
香港海關手續快捷,一陣間已辦妥,不需要爭先恐後,凌晨4.15分到達羅湖橋。
(代續)

此篇文章於 2019-06-25 01:32 被 小眼睛先生 編輯。
感謝 6
1872 次查看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2
舊 2019-06-24, 12:13
在羅湖橋頭,少見一夥年輕人背包客,我們浩浩蕩蕩的陣容是鳳毛麟角,多帶了些東西譬如報紙、雜志等、假若不慎在行李中夾集了這些敏感物體,而其內容又與國情的政治路線不相同,一旦過關時被搜出,其後果是輕則便會被拒入境,重則可能被扣留調查,我特別留意易疏忽小事,未踏入深圳河,我提醒大家快快隨地要拋棄香港報紙和雜誌。

跨過了羅湖橋,我們跟隨人群進入一個赤紅色的世界,排山倒海的紅旗飄揚,革命標語和大幅的工農兵政治宣傳,形成一個文化大革命文藝宣傳中的紅旗海洋,政治宣傳畫中人物個個雄赳赳氣焰昂,瞪起大眼睛朝望遠方,一手握拳或手拿毛語錄,毛章貼在左胸口,那拳頭或手大得很誇張,比人頭可能還要大,另一手執緊農具和槍械,從高音喇叭傳來的是高昂的革命歌曲,或者是廣播員扯高八度宣讀一些報喜文章,身旁的回鄉客非常沉默援慢地向前行不敢發一言,我呆頭呆腦東張西望震撼的環境,邊防軍用極不友善眼神監視著來自資本主義社會的同胞,在戰戰兢兢排隊輪候進入一條長走廊,長廊的兩旁各有一排的長椅,旅客帶著一大堆笨重的行李坐到長椅上再輪候,不斷移動屁股向前座,也要拉扯行李移動。

邊防軍牢牢盯緊目標,再用高度警惕和淩厲的目光掃視他面前的同胞,他要仔細地找出誰人是“階級敵人”、“美蔣特務”、“反動走資派”。而我們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心念一定不會選中我的,「心震」等于深圳是從此刻由來傳遍香港人,旅客要準備好香港身份證和值錢的物件,當坐到邊防軍的面前時,要把身份證交給他,為人民服務的邊防軍全是外省人,目光炯炯殺死人般,其實我驚栗也偷偷地看他,畢竟少是與解放軍面對面接觸,他的帽子上有一顆紅星,衣領上還有兩個紅領章,這都是我在電影上看過笑面迎人的子弟兵,卻是第一次近距離出現我的眼前,他拿起我的身份證仔細量度,掃瞄了一陣,以半鹹半淡的廣東話詢問我姓名、年齡、地址,以至回來的目的,我真的聽不明白他講什麼,最多人報的是回祖國探親。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298522#post11137520

我驚到口窒窒地回答“旅遊”,幸好手上有在中旅社買的客運聯票,邊防軍回答“旅遊”是資本主義社會的玩意,用教訓口吻訓示我,我衹好點頭默不作聲,總算過了一關。除了姓名年齡籍貫地址職業這些之外,還要填報帶了多少港元、身上有什麼值錢東西(例如手表、照相機、首飾等等)要到何地、要見誰人、與此人的關系及其地址,還有需要逗留多少天,等等。在以後的返大陸經驗中獲悉,對邊防軍回答回來的目的,最好還是探親,尤其是不經過中國旅行社而私自回來的旅客。

沿著長長走廊繼續步往「檢查行李大廳」,路上又有不少解放軍同志會攔路向人問話,心暗地問為什麼偏偏選中我,他用目光炯炯地向我發問:「哪條上海街在那裏、北角在香港哪地區、你在香港的工作性質,你是否做老闆、你的大陸親人在中國那個地方、你的薪酬有多少、你住在那地方是租還是業主、有時問題用字也是匪夷所思,要鎮定回答不能有錯失,勿涉及反動派的言詞,否則後果難料,聽到人說要捉拿近年到香港的偷渡客。



此篇文章於 2019-06-25 01:32 被 小眼睛先生 編輯。
感謝 3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3
舊 2019-06-26, 11:51
進入了海關檢查行李大廳、照明燈高高吊起,我提起頭看到吊燈電源接駁是不合規格,我是做電工最清楚,旁邊朋友細細說:大陸物資短缺是這麼樣,牆壁是掃帚灰白色的灰水,尤如我們驚慌灰白面孔,燈光昏暗欲睡空氣不流通,人拿著行李等待,解放軍指手畫腳地安排你到不同的房間門外等候,我隔著玻璃看到檢查室內,海關人員板著臉問這問那,你要自動自覺把隨身物品放在檯面上,要逐件物件檢察,翻箱倒框地,把東西弄得一片凌亂,蒼蠅也不能飛越已是必然。如果對你很懷疑,就會請你進入俗稱的黑房,少不了脫下衣褲脫下鞋來個全身大搜查,過海關過程非常緩慢,使人筋疲力竭、疲勞轟炸。

辦好接受過檢查,離開了中國海關,大家會互相問候別來無恙,或是等候仍在憂心忡忡未出來的同伴。人到齊了,此時已經是11.15分,我們到邊防檢查站旁的華僑大廈吃午飯,也是附近唯一的食堂,這家旅店只接待香港同胞和華僑,也是中國旅行社的辦事處,整個大陸就只有中國旅行社承辦交通托運。

在吃午飯時,突然闖進來拾多位身穿白衣藍褲的男女青年,他們有些人帶著手風琴,胸前都扣著毛主席像章,手執小紅書,這眾青年在人群中跳起舞,是典型的文革舞蹈,表示無限忠於毛主席、無限忠於毛澤東思想、無限忠於中國共產黨,和無限忠於無產階級專政。強勁的節奏感極具戰鬥性,典型的動作是一手手執小紅書,規規矩矩的擺在胸前,另一手手肘向前,身體跟著強勁有力的革命歌曲,有節奏地前後抖動,那手肘也向著前,這造型簡直是個極具攻擊性的動作,食客們都鴉雀無聲,只有他們十多個人才熱烈起勁。演出期間少不了朗誦毛主席語錄這個重要環節,有時則呼喊口號,打倒這個和那個、毛主席萬歲、祝毛主席萬壽無疆、歡呼什麼和什麼!最前面的幾個食客硬著頭皮要附和,跟著他們有氣無力地振臂呼喊口號,隨即發現無人附和,尷尬地低下頭來,給我捕捉到這瞬間有趣的一幕,我們在中間可以倖免於難。


感謝 2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4
舊 2019-06-28, 11:01
回到邊防檢查站連接一起的深圳火車站候車大堂,還有半小時才可登車,在小商店購買了一包小蛋糕,拆開之後發覺是發霉,如果當垃圾拋棄,一旦被車站的人發覺,便當作浪費食物處理,也不知道後果如何!我把它放在袋裏算吧,整夜未眠太疲勞了,在長椅伏在背囊睡著,矇矓中隊友喚醒,可以上車啦,登上火車找到已編號的座位,放妥背囊在行李高架裏、

開車前月台上的服務員排列有序地站立車旁,她們一臉嚴肅,穿著基本上一樣的深藍色工作服,喇叭中傳來“最高指示”、“提防階級敵人破壞”,氣氛緊張。列車快開出了,我望向月台上來送行的人一個也沒有,只有五步一崗、挺立不動沒有笑容的藍衣工作人員,火車終於可以開出了,緩緩離開月台,此時車廂喇叭響起高昂的革命歌曲,好像要歡送車上乘客開赴戰場,我心念只是來旅遊吧,對我而言那種感覺很難忘。

赴廣州的火車走得不快,沿鐵道可以欣賞到綿綿大片小片稻田景色,經過大小的村鎮和農舍,像一幅又一幅無邊的圖畫,感覺中國河山地大物博。我在車窗前引入眼簾都使我感到新鮮感,車上不時有持槍的軍人走過,以懷疑的目光掃視每一個乘客,我不知好歹還東張西望,火車只停石龍和樟木頭兩個站,停站約十多分鐘,乘客可以下車搶購盒飯或小食,此時令秩序有些凌亂,途中有幾個很意氣風發的青少年來到車廂,帶領我們學習毛澤東思想,我們不感不附從呢,他們從口袋中拿出毛主席語錄,帶頭者念一句,大家跟著念一句,我也隨著大家乖乖的念語錄,帶頭念語錄者似乎也很明了旅客跟不上,以奇慢的速度來遷就,這幾個人也應該是毛澤東思想宣傳隊吧,他們逗留了十來分鐘就離開了,我曾穿越其他車廂溜溜,我這劉姥姥覺得很新奇,火車上竟然有餐廳!更跑到最後的車廂,隔窗觀看不斷後退的鐵軌,只一會兒,一個持槍的軍人出現,見到我厲聲把我趕走。接近黃昏,廣州郊區已萬家燈火,列車也緩慢地進入廣州火車站,揚聲器響起“列車已安全到達廣州,祖國人民歡迎你”旋起革命歌曲高奏,車廂服務員歡呼拍手歡呼感謝祖國共產黨。我斜望有人附和,也隨即拍掌示人,離開火車站後隨即展開我的旅程。

(以下相片是1980年深圳火車站)





此篇文章於 2019-07-04 00:57 被 小眼睛先生 編輯。
感謝 2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5
舊 2019-06-30, 15:15
身心極端疲憊不堪。出了火車站,已望見流花賓館的招牌燈光,公車總站近在咫尺,往市中心走交通也很方便。香港客也是多選擇在流花賓館住宿,晚餐在賓館餐廳,菜牌上只有幾種飯菜選擇,有不同種類的瓜菜炒肉片和蒸魚。我看見餐廳的服務員冷冰冰的面孔,在寫單時她不睬不理,在牆壁上大字標語寫著“為人民服務”、“無產階級萬歲”,可能她視我們是來自資本主義社會的階級敵人,大家呆楞楞等候二個小時,無聲無息你夠膽子理論嗎!

肚子正在打鼓卜卜響,來了!飯菜端放在桌上!凍冰冰沒有多幾滴油,可能煮好後沒空遞送出來,幾條味同嚼蠟的小魚,魚肚內臟還未拔掉,可能廚師忘中有錯,黃色米飯裡有粒狀異物,可能清洗米不徹底,每吃一口總要吐出細砂粒,真難吃的食物。突然心頭領悟出,香港人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珍惜!這一餐是用來磨煉資本主義社會來的人,是不是革命餐呢!大家不夠膽哼一聲!碗裡不可以剩餘一粒米飯,浪費珍貴的食物,隨時有人來再教育你一番。這頓飯戰戰兢兢耗了三小時,鄰桌長者香港客小聲說:「在廣東省各地方,在餐館午或晚膳,每次總要三小時才能離開,你不填飽肚子嗎!你有膽量理論嗎!你會追究飯菜惡劣嗎!抓革命就是這麼樣,年輕人不好發牢騷」。

國營飯店,食物難食不特止,米全部係儲備糧,(即係擺左幾年、新米入倉對換出黎),難食都不特止,最慘有砂石在內。要慢慢「梅」,唔係分分鐘牙齒咬崩,經營時間仲係限時限刻,在廣州過了中午一點,大多食肆都關門,要餓到下午五點呢。

在廣州飯店,規矩是未夠鐘全店烏燈黑火,所有凳都反轉放在檯面,但都要入內搵位置霸位等..... 是等夠鐘,落了菜單再等二小時,吃再花一小時要把碟、碗裡食物一掃而空,才去結賬,一頓飯要四小時,午飯和晚飯在國營飯店,你已沒有一天的時間。
發了一頓牢騷,今亱我們在流花賓館渡宿一宵。翌日在附近的流花公園閒逛一個上午。

(以下相片是70/80年代的廣洲火車站)








此篇文章於 2019-07-04 00:58 被 小眼睛先生 編輯。
感謝 1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6
舊 2019-07-09, 21:03
下午2.05分已進抵白雲機場,乘座中國民航3.15分的飛機往「瀋陽」,已把行李辦妥寄倉,但好事多磨!機場揚聲器不斷地改遲起飛時間,坐在候機室愣頭愣腦,快黃昏了!準飛的航班已不多,候機大堂內搭客聊聊可數,衹剩下一大班鼓噪的乘客,飛機幾時才肯起飛呢?回覆答案是全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呢?我們無可奈何到機場餐廳晚膳,在鄰桌收到準確消息,原來中午時原訂飛機引擎損壞了,湛江飛來的飛機已替補,正機師在高檯上檢查飛機翼,不小心從高處跌倒受了重傷,副機師沒有膽量擔正,中國航空要急急召回在廣洲休假中的機師,全機組人員正在餐廳一角落開工作會議,真難以相信壞事一件接一件來!召來的機師未曾到過瀋陽,需要副機師從旁協助,遠望見到工作會議散會,機師和空中服務員步向機場跑道了,我悲喜交集!大家生命托負給兩位機師,不能抗議呢!等一會兒,7.20分揚聲器再次揚起,往瀋陽班機可以登機,要徒步百多米遠到停泊的飛機登機,未曾遇到過搭飛機的心驚膽顫心情。

於深夜11.05分降落北京機場,地面氣溫是零度,在候機室休息片刻,11.55分再次登上飛機,機長報告瀋陽地面溫度是零下18度,一剎那機倉變了更衣室,百幾人事無忌旦地換上禦寒衣褲,一個小時航程,飛機降落後停泊在停機坪,服務員推開機倉門,眼前景像是清楚看到漫天寒流風雪流竄,要徒步往機場大樓,是我人生中首次遇到最冷一刻,活像在一個大型冰箱裏,嘗試除去手襪,手掌已感覺麻木難忍,要急促穿回,取了行李,機場巴士載我們到華僑旅社投宿,真是太美妙,對面正是瀋陽火車站,辦好手續,入到房間已是凌晨三時一刻,沒有寬衣解帶便倒頭大睡到天明。

今天可以日照三杆才起床是最棒,矇矓中有人在我床邊說:「瀋陽日落是下午四時,日照時間很短暫,再懶床他們不理會你,快快」。我跟睡眠掙扎是最痛苦的時刻!迎接東北嚴寒早晨,衣著要特別裝備,由其是腳部,體溫容易從腳底流失,先著一對薄襪,再著一對厚羊毛襪,鞋底已加了厚墊,保暖內衣褲再穿羽絨褸和雪褲是不可少,再燃點炭條的暖手鐵盒,載上厚帽子、擦了潤唇膏就開始出發。 (註) 稍後去的地方更加倍寒冷

晨光初露,7.30分帶著睡眼惺忪離開華僑旅社,我隨身旅行袋外掛有溫度計,是零下12度,遠望對面火車站那邊人頭湧湧!轉彎抹角地尋覓食肆,步上在二樓營業小店,這裡餃子不是一碗計算,而是要以重量,問句服務員這家餃子店歷史?已開業拾多年,熱騰騰香味四溢的餃子,令人食慾大動,原汁原味的豬肉裡面拌入雞湯,招牌餃子口味獨特,還有雞蛋加上紅番茄的素餃,味道特殊而且也不差,餡料吃起來感覺都蠻充實的,吃得很飽飽,走落街頭,感覺到心窩暖烘烘的,蕩了一陣,在火車站旁僱了部麵飽車到瀋陽故宮。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298522#post11165926
車停在平民區,不遠處建築物排列是看不見盡頭,高高的紅磚牆面,相信牆是有數百年歷史痕跡,故宮內的檐亭高高地露出墻頂,這處是故宮西路門入口,要到早上9時才開放公眾參觀,我們趁這段空檔時間,在附近拍照溜漣,進入了故宮向前方直行,來到大政殿前的廣場,面積長長窄窄不算大,凹凸不平的地蹲,要小心翼翼免跌倒,早前下了場大雪,地上殘餘的雪堆積在路兩旁,建築物尚保存完整,它的規模比北京故宮要細得多,但是,它在建築上有自己的特色,大政殿居中,兩旁分列十個亭子,稱為十王亭。大政殿是一座八角重檐亭子建築,正門有兩根盤龍柱,以示大清的莊嚴,我們句多鐘未碰見任何遊人,難道是瀋陽故宮沒有吸引力! 也難得是拍照好時機。
上傳的縮圖
 

 

 

 

感謝 1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7
舊 2019-07-13, 10:05
離開了瀋陽故宮,時間尚早,大家在幾佰年來保護著瀋陽故宮的古牆下散步,身旁的路有川流不息的人騎著自行車,驢車盛滿菜疏趕往市場,似默默地巡邏守護著故宮呢!就像時光停留在清朝最光輝的日子,走進西門內街逛蕩,這處不是景點名勝,不知名的街巷非常有吸引力,太陽躲藏了沒有陽光照耀, 暗處隱現出滄桑古老的平房,看樣子歷史很悠久,石板路散發那古舊韻味,街邊小店裏記念品和沿街叫賣的各類誘人口舌的小吃都物美價廉,這裏每一寸土地都埋藏說不盡的歷史,道不盡滿族人的故事,在古香古色街道,感受到居民是快樂閒逸地作活。


離開西門區,來到大西路,公交車站顯示牌有車開往火車站,我們提早在「糧食局」站下了車,冷冷清清街景沒有什麼吸引力,便徒步返回華僑旅社小休片刻,中午後僱了部車往「北陵公園」,公園位於瀋陽市區北郊,昭陵沒有什麼好看頭,行了一圈取景拍照便離開,在公園前乘10號公交車回到火車站,天色已漸沉進入黑夜,我們形容上車時有陽光還有暖意,落車時已是黑夜寒氣迫人,在華僑旅社鄰近,有一間專賣涮羊肉店,大家一致贊同「今晚涮羊肉」,小店面積很細,我們要把四張小桌連在一起,此店獨沽一味是涮羊肉,先來六斤,用筷子夾著羊肉往火鍋湯裡涮一涮,再蘸上醬料而吃,吃起來不膻不膩,別有風味,口感獨特,可能是處身在零下拾多度嚴寒的東北,總較在北京前門吃的更勝一籌、更好滋味!一啖羊肉一啖啤酒,在暗暗的燈光下,大家圍爐地寒暄閒聊,很難在別處找到那種氣氛,不知不覺已喝光拾多瓶啤酒,有幾人已有醉意,要人扶持帶醉離開,街頭極端刺骨寒冷夜,但轉個彎已回到旅社,帶著醉今晚更好眠呢!


多人昨晚已爛醉如泥,今早睡晏些到10點才起床,不打算租車往遠處走,衹在瀋陽市中心拿著交通圖到處逛逛,今天晚上乘搭火車開往黑龍江省「哈爾濱」,來到瀋陽中街,這裏是繁華區,那仿歐式建築是瀋陽市東風百貨商店,這一地帶,很多店前懸掛是百年老字號,對於大家來說很陌生,路經中山廣場,廣場的中央,有拾多米毛主席巨型像站立向大家揮手,寫了「歡迎來到瀋陽」,在一條不知街名,不准車輛行駛的小街,兩旁很多小店舖林立,遊人之多可以用熙來攘往來形容,非常熱熱鬧鬧,13位遠道而來的香港人,可能有幾位女仕身穿七彩繽紛的衣服,時常被大群人注目圍觀跟隨,有小孩子走近來摸身摸勢,是觸摸軟綿綿的羽絨褸,令我們感到十分鑑尬,街頭小吃各形各色,1角人民幣的米糯、味不算甜沒黏牙很軟滑、麻辣串1角人民幣一串、冰果有白糖味的、桔子味的、5分人民幣一枝,再嘗花生奶就極其難喝,但大字標題是營養飲料,略微嘗試一下吧。

午餐時間已到,有規模飯館也暫停營業,可能是春節假期呢,只好沿路步行到中華路,遠遠望見掛在高高處「鹿嗚春飯店」的招牌,似曾相識的食肆,行近距離看看,是在營業中,大家喜出望外,步上二樓雅座, 室內有點簡陋,地板黑黑什麼也沒有鋪,只有拾多張桌子,但它卻有一塊中華老字號的牌匾,服務員不慌不忙地熱情招待我們,他說瀋陽無人不識「鹿鳴春飯店」,以遼菜為主享負盛名的,我們禮貌地說是因慕名而來,牆上掛上有40元有15味菜肴的餐牌,大家就指著要這份套餐,等了一陣兒,一碟又一碟菜肴放上桌面,賽螃蟹、京燒羊肉、填鴨、教化雞、芥末鴨掌等已堆滿桌上,那麽口感豐富無比,令人難以抗拒,吃得真太飽啦!是否有加大份量來款待海外僑胞呢,結賬時放多5圓做賞錢,他們不接受這套拒絕了。

還是到了火車站遊蕩一句鐘來消滯,覺得這頓午餐簡直是窮奢極侈,浪費了很多食物,幸好沒有遭到指責,可是說真的,我很討厭那種排山倒海式把食物奉上,令舌頭應接不暇肚皮脹滿,在火車站廣場中央點,最矚目是有架坦克車高高放在石柱頂端,不知道是什麼紀念碑?得知火車站是日本人設計,行近看真些是有東洋味道。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298522#post11172347

乘搭公交車到「小什字街」,下車後再步行到動物園、可飽覽各種動物,長頸鹿館、水禽湖、猴山、獅虎山等,這些東西對大家吸引力不大,回到旅社收拾好行裝,今天晚餐在旅社餐廳,然後慢條斯理地往近在咫尺的瀋陽火車站,進入港澳同胞候車室候車,乘座北京開往哈爾濱特快火車,在中途站上車,衹可以買到硬座車票,晚上9.10分登上車,要儘快地到列車長室補票,硬臥票需要補9元或軟臥鋪25元,明天天亮前大約5.20分會到達哈爾濱,祗睡得幾個鐘,大家贊成選擇硬臥鋪,在同一個車廂裏,有2幫互不相識的香港人,夜宵再到餐廂有熱辣辣的素水餃,今天食物太豐富。
上傳的縮圖
 

 

 

 

 

感謝 2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