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一個人,從巴黎開始-12天自助全紀錄

63 32 61407
DOGGY2
#1
舊 2013-02-11, 15:58
這幾年時常有朋友對我說:
"我看完了妳整個巴黎小旅行的文章才發現那已經是5年前的旅行了耶!"

對我來說雖然是5年前的事了,雖然以自助經驗值裡頭著實佈滿青澀痕跡,
旅遊資訊或許多少不合時宜而技巧隨著一次一次的出發也越顯成熟從容,
但我總是能看見心底深處那盞旅行初衷的光火在字裡行間閃動,
而這一場小小旅行在我30有餘的短短生命裡卻確確實實地畫上一條分隔線,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843076

就星座的角度那是土星回歸的29歲,30歲焦慮症的好發期,
這麼說來也沒錯,當時我的確帶著感情的、工作的各式殘敗如行李一同遠行,
但與其是在星盤上的重整更多是生命的整體變動,
這12天的人生間隔更像是我心內門窗的靈魂之鑰,
因為在那之後我不斷地被旅行召喚,
像個嬰兒般在旅行裡重生自旅行中吸吮養份,

從2008年的巴黎小旅行到2011年的法西義一人輕旅行再到2012年歐亞12國的華麗冒險,
而這一切,都從巴黎開始...
--------------------------------------------------------------------------
DAY1。
2/9日凌晨4點,意志努力搖醒只睡了兩個小時的我的身軀,
梳妝整理,拖著這一路要互相扶持的行囊下樓,前往桃園國際機場,就此展開12天的自助旅行...

坐在天未明的機場,盯著班機時刻表下規律跳動著各國時間的電子鐘,看到和台北相距7個小時的巴黎時間,
這一刻才如此真實地感覺到我就要遠行,或者說即將靠近...

整個旅程的第一天是從香港開始,
因為當初訂台灣飛香港機票時擔心第一次獨自出國的我沒法在兩個小時內順利完成轉機,
一路協助我事前準備的K建議:反正我從沒到過香港,就一次把香港也玩進去吧...

第一次入境香港,卻沒想到竟會在海關巧遇同事I,
在香港的前半段行程,也因為I和她的香港好朋友帶路,不僅解決了一下飛機就得找尋接駁巴士和下榻旅館的難題,
吃了藏身在商業大樓裡的超道地印度咖哩+烤餅,
沿著維多利亞港,踩過星光大道,逛了海港城,還去了糖朝吃甜品,

晚間,告別兩人,開始練習一個人旅行...

這天是週六,無可避免到哪兒都很多人,光是排隊等著坐纜車上太平山就花費了將近一個小時,
擁擠的纜車加上喧鬧人聲充斥車廂,實在難以欣賞沿路爬坡的香港夜景,
好不容易上了山卻發現自己大意沒買上最高平台的門票,
如果再排一次隊,肯定無法順利下山趕上維多利亞港的燈光雷射秀,
只好勉強在較低的平台上匆匆照了相後狂奔離去,

問了路人上了公車趕到中環碼頭坐上渡輪已是晚上七點五十五分,
下了船,衝上滿是人潮的港口雷射秀早就進行了一半,

踏在回旅館的路上我開始氣自己:怎麼才一個人不一會兒就搞砸了,
先是夜景沒看見,雷射秀沒拍到,
沒想到,連買個簡單的麥當勞都因為聽不懂廣東話被店員睥睨,
後來還找不到公用電話打回台灣報平安,
回到旅館又因為大門打不開,房間電沒來找了兩次工作人員,
一到室內,冷呼呼的房間竟沒法兒開暖氣,
連熱水都和我作對洗到一半變成"潺潺"溫水 ...

瞬間,我心生後悔之意,後悔為什麼執意要一個人旅行,
全身哆嗦地在房間裡一邊收著行李一邊掉著眼淚心想:一個人才半天就這麼不順利,那接下來的十一天該怎麼過呢...

DAY2。
比起昨晚的不順遂,早上只問了一個路人就找到開往香港國際機場的接駁巴士,
在機場大廳也只迷了一下路就找到法國航空的櫃檯,順利地寄了行李,拿了機票,入了海關,過了安檢,終於
我踏上飛往戴高樂機場的飛機,十三個半鐘頭之後,我將抵達巴黎...

2/10日巴黎時間晚間五點半左右,尚未落下的太陽不吝惜地投出最後一道光芒迎接著初來乍到的我,
而台北此時已沉睡在凌晨十二點半,飛行將近9000多公里,期待如此多個年頭,
終於,我。在。巴。黎!
心想:昨日的所有不盡心意只是一場練習,要我習慣旅程中所有可能的變故,
激動而興奮地期待著接下來迎接我的法式生活...

拿了行李,接下來就得找到開往巴黎市區的法航巴士,推著行李晃著晃著,
誤打誤撞看到某個出口旁有個狀似詢問台的櫃檯有張票價類的告示,靠近,發現就是在這兒購買法航接駁巴士車票,
略帶緊張地以不大流利的法文說出我的需求,買了張來回票,20歐元,
遇到了個還算熱心的日本老先生,確認等待地點無誤,
車程加上塞車約過一個小時,天色已是徹底的黑,但在終點站下車抬頭一看,仍然能夠辨認得出凱旋門矗立的位置,
忘神地欣賞一會兒發現身旁的乘客在下車後立刻朝著各個方向四散,似乎都非常清楚去向,
一時慌張了起來,加上夜色,完全沒看到任何地鐵的標誌,
放棄顧作鎮定的偽裝,發現迎面而來一對穿著得體的情侶,問出了地鐵站的位置,拖著我的行李走去...
什麼 ?!巴黎的地點沒有手扶梯也沒有電梯 ~><~
將近20公斤的行李立刻變成我的阻礙,但每每在面對上下樓梯的寸步難行之時,總不乏主動幫忙的行人,
這讓我對巴黎的幻想立即多加上一筆好印象...

從6號線 Charles de Gaulle Etoile站坐往Nation方向,
在La Motte Picquet Grenelle站換10號線往Boulogne方向坐到Charles Michels站,
(La Motte Picquet Grenelle是個大站,卻也是個讓我痛恨不已的站,
因為從10號線接6號線得從地下樓層爬到二樓,經過三層樓梯,對拖著行李的旅客根本就是一場惡夢 >_<)

經歷了搬拖行李裡的夢魘後,沒想到接著的是另一場小災難,
(話說此行為了節省花費因此借住在當時人在藍帶學料理的同事姐姐在15區的租屋處)
拿著同事姐姐email中的地址和電話,但方向感到了巴黎仍舊糟糕,在十字路口鬼打牆了一陣後終於到了她家樓下,
沒買到電話卡,顧不得昂貴電話費也只能用手機打打看,但卻是怎麼都撥不通,
股起勇氣走進樓下的麵包店,再次拿出我的破法文解釋著我初到巴黎,要找朋友卻聯絡不上,
想請店員幫我撥通電話,結果是:mail上的電話根本就少了兩碼!
心霎時涼了半顆。手上只有地址,連樓層都不知道,就算進得了公寓也不可能一戶一戶敲門,
站在路燈下的我的眼淚馬上湧聚眼眶,心想:這未免也太有自助旅行的feel了吧!
"難道第一天來到陌生城市就要露宿街頭了嗎..."
打了國際電話給同事,他也不知道姐姐巴黎的正確電話,
沒法,只好用最消極的辦法,請他寫信跟姐姐說我在樓下,無論多晚都請下來找我...
就這樣,我坐在路邊,先是拿著手機胡亂地在少了兩個號碼的電話上隨意填上兩碼撥打著,當然不意外,全是空號,
依著行李箱坐著拿出旅遊手冊,心想:不能只是無止盡的枯等,找找便宜的旅館暫住一晚吧...

最後最後,當然是順利解決:同事姐姐的男友剛好是樓下麵包店的店經理,
就在麵包店準備打烊的時候他出來收招牌,看到我坐在路邊便上前詢問,
就這樣我順利上了樓,洗了澡,早早上床睡覺,準備迎接巴黎的第一個清晨...

DAY3。
2/11日早晨,巴黎以許久不見的太陽對我說一聲 : Bonjour!
為了昨晚的意外,同事姐姐招待我到樓下麵包店吃了巴黎的第一份早餐,
Maison Kayser是巴黎十分有名的連鎖店,特別是baguette...
坐在面對街道的內用區,啄飲著濃郁的熱可可加上鬆軟的可頌,
霎時連身邊穿梭的,同樣是東方面孔的日本遊客和上班途中的巴黎人都成了早晨的一景...

事前的行程規劃三修四改,為的是將博物館通行證能參觀的景點集中,
也或許其實內心始終惦記著邱妙津結束生命前留下最後字句的地方,因此從蒙馬特區開始,我的巴黎小旅行揭開序幕...

坐地鐵10號線從Charles Michels站往 Gare d'Austerlitz方向,在La Motte Picquet Grenelle站換6號線
再次回到Charles de Gaulle Etoile站再轉2號線往Nation方向在Anvers站下車,

一走出地鐵站,兩天來的曲折全然一筆勾銷,
常有人說歐洲的天空特別的藍,我說,那不是一種用單色染料就能調成的藍,
必須在調色盤中擠上大量陽光,加上幾筆或新或舊的歐式建築,還有
別忘了補上幾滴來自各國的膚色,語言,最好
街邊還能坐著幾桌朝向馬路,帶著太陽眼鏡喝著咖啡的悠閒臉龐,
手一抬快門一按,任何一張照片,都能當成明信片寄送出去...

在巴黎旅行的過程會發現遊客中心十分好用,在那裡無論會不會說法文都能獲得各種資訊與解答任何疑問,
買了明天才要開始使用的博物館6日通行證,從琳瑯滿目的景點DM中選取行程所需,
問出到達魏里特(Willette)廣場和聖心堂(Sacré-Coeur)的正確方向,
工作人員的微笑讓人放心,因此順便問了國際電話卡的使用方式,
終於成功地打出第一通電話報平安, 報告了昨晚的驚險過程,
王媽母女連心的雷達再次響起,確認我是否真的和朋友同行
(直到這時,王媽依舊認為我有法文班同學相伴)
而我依舊說了謊 -_-...

穿過左右盡是紀念品商店的小路(Rue de Steinkerque),聖心堂忽隱忽現地出沒在路的盡頭,
沿街滿是招攬幸運繩生意的黑人,走向我的那個來自於突尼西亞,
技巧高超地配合我的腳步邊將幸運繩的一端套在我的食指上,一邊聊天的同時一邊熟練地編織著還要我許願,
約莫一兩分鐘後完成為妳戴上,要價5歐元,將近250元台幣,根本沒時間拒絕也就只好當作真的能為我實現願望吧!

刻意放慢走近教堂的速度,沿著魏里特廣場複習著艾蜜莉放箭頭指標的畫面,
台階長椅斜坡草皮上散佈著愜意享受陽光的人們,或者一本書又或者什麼也不看只是躺著,
有獨自一人的有成雙成對的也有舉家出遊的,
找到一個適合的角落,似乎每個人都能在這兒花上一整個白天時光,
連街頭表演的項目都換上弦樂器中的貴族豎琴,
入境隨俗地坐在階梯上,不知不覺,所有的景色,人物連同我和眼前踱步的鴿子都成了另一張明信片...




魏里特廣場的悠閒像是為了減緩聖心堂帶來的震攝感,
但只要抬頭一望,眼神腳步和思緒立即毫無轉圜餘地的跪倒在教堂前像個虔誠的教徒,
此時的天空藍簡直像是沿著純白色的聖心堂輪廓而描繪,幾乎要無法想像這樣的白是後天的是人造的,



沒有任何特定宗教信仰的我走進聖心堂也能感受到一股寧靜的力量...

為了紀念1870年普法戰爭而建的聖心堂是巴黎北方的地標,到哪兒登高一望都能輕易辨識出聖心堂,
同樣的花5歐元沿著螺旋狀梯幾近垂直地爬上卵型圓頂也能遠眺整座巴黎城,
旅遊書說這是巴黎除了艾菲爾鐵塔外的第二高點...


(左前方遠遠地還是能清楚看到艾菲爾鐵塔的模樣)

走下圓頂已經是下午兩點鐘了,坐在魏里特廣場吃著麵包,渡過蒙馬特區為我安排的美好午后...

擺脫兩名喝醉的法國年輕男女,倉皇逃離另一名話語充滿性暗示向我推銷幸運繩的黑人,
下午和同事姐姐相約在瑪德蓮廣場(Place de la Madeleine)上的Fauchon巧克力專賣店,
坐上地鐵從2號線Anvers站往Porte Dauphine方向在下一站Pigalle站
轉乘12號線往Mairie d'Issy方向於Madeleine站下車,發現瑪德蓮教堂(La Madeleine)就在眼前,
由52根高達20公尺的柯林新式列柱圍繞而成,讓17世紀(1845年)獻出的瑪德蓮教堂迥異於巴黎市區裡的其他教堂,
也讓周圍的車流就像是穿梭在時空之間...

(置於祭台後方的聖瑪德蓮升天像)


走進有富翁的超級市場之稱的Fauchon,
乍看店面與櫥窗的設計風格和色調搭配,完全跳脫想像裡食品專賣店的範疇,
如果等等有人從裡頭提出一只Fauchon紙袋,裡頭裝著最新時裝或是精品包包大概也不會讓人感到意外.

加上外面停滿的全是歐系名車甚至還有專人泊車,簡直無法想像裡頭賣的是從酒類,果醬,乾果,巧克力之類的各式食物,
但細細端詳價格馬上能理解這樣的服務與店面裝飾所為何來,
狠下心買了一盒16顆裝綜合口味巧克力,23歐元約合台幣1100元,
平均一顆約70元,咬一口就是半個便當,再一口連雞腿都沒了,心想這下真的只能和至親好友分享了 ><

提著此次行程的第一個戰利品,同事姐姐帶著我走過時尚大道 Rue Saint Honoré
來到凡登廣場,Cartier, Rolex, Dior, Chanel, Bulgari, Tiffany & Co. ...都能在這裡看見.

走著走著不一會兒就到了迦尼葉歌劇院(Opéra de Paris Garnier)而拉法葉百貨就在劇院身後...

巴黎之旅的第一天,所見所聞所觸都是如此新鮮,
感覺巴黎的一切都是美好而和善的,

而巴黎,像是萬花筒一般的城市,
只要稍稍轉動一點角度,同樣的花瓣就能變換成截然不同的圖案,
乍似相同的建築,街道,路樹,人物卻在下個轉角一回頭,展現另一種不同氛圍的全新風貌...


DAY4。
2/12日, 巴黎繼續向我展示著如藝術家般的氣息,不僅創作量豐富,更充滿天份...

坐上地鐵10號線,從同事姐姐租賃公寓所在的Charles Michels站出發,
往Gare d'Austerlitz方向在Odéon站轉4號線往Porte de Clignancourt方向在Cité站下車,

陽光讓塞納河上的西堤島(ile de la Cité)閃閃發光,
從西堤站出來位於西堤島西方的聖禮拜堂(Sanit Chapelle)就近在眼前,

1248年路易九世為了安置他所獲得的聖物而興建,1853年興建的尖塔,似乎登上頂端就能一觸及天,
走進聖禮拜堂,任誰都無法忽視15扇以聖經為主題的玻璃窗和後方的一扇玫瑰窗,
經過設計的建築方位,讓光線能夠透過彩繪玻璃窗照射進來,

離開聖禮拜堂按圖索驥試圖找到巴黎聖母院,卻莫名地走上塞納河,這是第一次如此接近巴黎的心臟,
也首次明瞭為什麼總有人說少了塞納河就沒了巴黎,而河上的37座橋更讓整條塞納河生機勃勃,
我認為,只要天氣夠好,巴黎最美好的景色都能在這些橋上瞥見,
而只要天氣夠好,這些從15世紀開始逐一建造的橋就足夠花上幾天流連忘返,

正當我在新橋(Pont Neuf,建於1604年,是37座橋中最古老的橋卻被稱作"新橋")上意猶未盡邊拍照邊攝影邊忘情欣賞時,一名穿著整齊得體,年紀約莫七八十歲的法國老伯伯微笑地向我走來,
問著需不需要幫忙,初到巴黎的我對於能練習法文的機會還帶著期待的興奮感,
而且老伯伯的穿著和神情讓人感覺安全便答應了,藉機問了聖母院的方向,
老伯伯先是用手指了指橋的某一端,解釋解釋著突然間他說:我帶妳去吧!
邊走老伯伯似乎對我興趣盎然,邊解釋著街邊建築邊對我提出疑問,
而我呢?心裡一方面開心也極力籌措完整的法文字句,
而一方面也多少對於這位法國佬...伯伯的熱情感到驚訝也不知所措,
走著走著就在快回到聖禮拜堂時他說這裡有間郵局,我下意識地回答:
"我想要寄明信片回台灣給自己,因為這樣很有趣也很浪漫."突然間他說:我可以寄信給妳呀!
然後他開始拉著幫我拍照,拍了聖禮拜堂(其實早先我已經請路人幫忙拍過),接著又拉著我到旁邊的花市拍照,
走走停停終於到了聖母院,老伯伯不意外地又要我站好定位拍照,

心想,聖母院也到了,應該是要分別的時候了,我提出了最後一個問題,想確定旅遊書上提到的若望二十三世廣場怎麼走,
結果是,我真不應該問的,他馬上拉著我往廣場方向走,
當然,一樣是邊走邊拍,只是,一開始依舊是他自顧自地用我的相機幫我拍照,
後來,他竟然開始找路人幫"我們"也就是"我和他"合照,

但讓我內心開始決心設法要如何和超熱情老伯伯說掰掰,
是因為在拍照時他竟然將手搭在我肩上,而且還使力將彼此的身體靠攏,
這樣的動作讓我立刻出現抵抗的身體僵硬反應,但老伯伯似乎完全沒意識到,
又拉著我往聖母院後方的拉歇微歇橋 (Pont l'Archeveché)橋走去,他說:這裡是欣賞聖母院全景最好的地點,
果不其然,我,我和他都拍了照,
接著,他竟然從風衣外套裡掏出自己的相機,裝底片的那種,開始找路人為我們拍照...><


而這次我稱之為:"法國老伯伯萬里尋孫女"的搭訕經驗尚未結束,
從拉歇微歇橋回到若望二十三世廣場,老伯伯要我留下地址,說是要寄信給我,
從台灣到巴黎,我始終學不會拒絕,所以我給了公司地址(回到台灣時也真的收到了他的來信...)
在寫地址的時候老伯伯說:二月底他要去西班牙,轉頭他竟問我要不要和他同行?
我心想:真是個思孫女心切的孤單老伯伯啊!!

終於,大概花費了一個多小時,我和老伯伯分別,
但臨走前他對我進行了法式吻別,也就是左右碰碰臉頰,
雖然是出於禮貌,只是我竟然,竟然把第一次的經驗給了陌.生.人!
直到大約下午三點,我才開始自己的聖母院行程,

從1163年立下第一塊基石的聖母院(Notre-Dame)一共花了170年才完成這座巴黎最古老的哥德式天主教堂,
也許和我一樣,許多人對於聖母院的印象是奠定於雨果(Victor Hugo)的鐘樓怪人(Notre-Dame de Paris),
陽光燦爛的午后,聖母院無論從正面,或是走進若望二十三世廣場注目著它的側面及背面的飛扶壁,
聖母院是整個巴黎之旅中除了塞納河風景外最令我不忍離去的美景,

坐在廣場長椅上聖母院和陽光與樹影所形成的氛圍讓空氣平靜地好像可以感覺到連塵埃也不敢大意地緩緩掉落,
而我特別喜愛冬天枯寂的枝椏讓聖母院的線條更顯肅穆,

走進聖母院,無論是壯麗的聖母門,裡頭震攝人心的玫瑰窗,
和聖母院之所以以聖母為名的聖母擁聖子像都無法不讓人止步,

走出聖母院,可以由側邊的螺旋梯走上高90公尺的尖塔,
看到這些吐火獸不禁想起鐘樓怪人孤寂落寞的神情,佝僂的身影望著遠方,
不自覺地將視線望向巴黎市區,好像我就是鐘樓怪人,無法愛的Quasimodo...

這一天雖然因為奇異的遭遇而讓行程有所延緩,
但沿著拉歇微歇橋從西堤島走向聖路易島(ile Saint Louis)的沿途風景實在令我咋舌,

到底該怎麼形容塞納河?
我說,無論如何請你,請你一定要親自來一趟,
因為,塞納河的美,讓巴黎即使犯下了滔天大錯都值得被徹底原諒...


DAY5。
從10號線Charles MIchels站往Gare d'Austerlitz方向在Sèvres Babylone站轉12號線
往Porte de la Chapelle方向在Solférino站下車,
三天以來,對於靠著手上簡略的旅遊書資訊加上地鐵站出口指示
與一點點猜測和運氣尋找景點已經習慣也不再害怕任何迷路的可能,
但今天早上的美好晨光依舊卻壓制不住逐漸累積而從身體發出的負面訊號...

對於奧塞美術館的遺憾,有一部分其實無法在短時間內彌補,那就是我對繪畫的毫不了解,
而另一部分則是體力的調配不均和旅行經驗不足導致的疲累在這天早晨隱隱發作,
可能是始終沒有好好補足的時差,加上背包裡這個那個以為必需卻幾乎要壓垮我的裝備:
攝影機,相機,備用電池,水壺,麵包,錢包,化妝包,日記本...
但心知這次行程可能無法再次到訪,因此怎麼也要強拖著身體看完幾個重要展覽室,
儘可能欣賞著這些向來只出現在大師畫冊裡的原作...

舞蹈 (La Danse 1867-1868)

雷諾瓦,煎餅磨坊 (Renoir,Le Moulin de la Galette, 1876)

莫內, 藍色睡蓮 (Monet,Les Nymphéas Bleus,1919)

最終我沒能在參觀完美術館後自塞納河左岸跨行至右岸,
拍下這座1900年為萬國博覽會而設計的建築全景便與幾乎要潰堤的疲憊一同逃也似的回到住所,
而這張照片直到行程的最後一天也因依舊不佳的方向感而在記憶卡中留下空缺......

狼狽地回到住所,墮落地拿出第一天就跑到附近超級市場買來的泡麵祭胃,
想藉由最想念和熟悉的味道與溫熱的湯振作精神,
吃飽喝足回到房間,下定決心將隨身包包裡"可能"卻"不一定"用到的物件全部捨棄,
化妝包裡只留抵抗歐洲乾寒的護脣膏和手乳,水壺也只留了1/3的量給真的口渴時才能喝,
手機,相機,攝影機全都放進羽絨外套的口袋避免對酸痛不已的肩膀加諸更多負擔,
重新打理好裝備與精神,坐上地鐵10號線往Gare d'Austerlitz方向在La Motte Picquet Grenelle站
轉8號線前往Concorde站再轉1號線往Gare de Lyon方向在Palais Royal Musée du Louvre站下車,
從地鐵站開始延續的人潮說明了羅浮宮毫無疑問地是巴黎最熱門的景點...

從地鐵站名就能發現,自十五世紀以來羅浮宮一直是座皇宮,法國大革命後宮殿才變身為美術館,
因為"達文西密碼"走紅的金字塔入口則是二十世紀末(1989年正式啟用)由華裔建築大師貝聿銘所設計...

曾經在某處看過一個形容羅浮宮之大,展覽品之多極貼切的描繪,它說:
如果只在每個作品前停留10秒鐘,也要花上將近4天的時間才能看盡...
因此,雖然給了羅浮宮兩個下午時光依舊只能在展覽時間結束前依依不捨離開...

所以參觀羅浮宮最好的辦法就是必須先決定好想參觀的展館或作品,
否則走馬看花只會讓自己累得想逃出羅浮宮卻一無所獲...
當然許多被列為不得不看的名作最好在體力尚佳的時候前往,例如:蒙納麗莎的微笑 (La Gioconda)

同樣的,還是因為"達文西密碼"讓達文西的這幅繪於1504年的佛羅倫斯貴婦小畫像
成為"沒看到蒙納麗莎的微笑就等於沒去過羅浮宮"一樣的鎮殿之寶,
我想大概也是因為這部電影的關係,
讓三個館(Richelieu, Sully, Denon)的任何一個入口或走道都有清楚的指示通往這抹神秘的微笑...

拿著博物館印製的導覽地圖試圖前往古埃及文物區卻意外掉進雕塑區,
雖然對雕塑毫無研究,但一直都深深著迷於大理石材質卻能展現的線條與生動,
因此索性就邊走邊拍了起來,一會兒拿起相機一座一座的拍,一會兒又拿出攝影機瀏覽整個展覽室,
從人潮絡繹拍到只剩我一個人卻渾然不覺,拿下攝影機卻發現有個人站在背後興致昂然地看著我的槍型攝影機,
他是這個雕塑區的導覽員,聊天後知道是爸爸輩的年紀,長的像是Taxi"終極殺陣"電影裡的爆笑警長,
對這台可以一手掌握卻能拍攝動態的機器提出各種問題,而我則憑著工作對3C的理解嘗試回答,
他說:對電影拍攝很有興趣所以也買了一台攝影機,
"...所以它不是用VHS帶子?"他問,
"嗯,這台用的是記憶卡."我回答,"那就不用換帶子囉?這樣可以拍多久呢?"他又問,
"ㄜ...8G記憶卡設定SD最高畫質一共可以拍4個多小時."我又說,
從手上的機器聊到歐洲流行的3C品牌,
這一天我的法文簡直突飛猛進...

這時,他問我能不能借給他試拍,依舊不知道如何拒絕的我只能答應,
他要我沿著雕像一路往前走,像是在欣賞的模樣,然後慢慢轉頭走向鏡頭,
邊走邊看的我其實完全無法專心,心想:"你要我背對著你往前走,不會是想拿著我的攝影機落跑吧?!"
但他又說要走到盡頭才能回頭,我越走心裡越急:"再不回頭,他會不會已經閃了,怎麼辦怎麼辦??"
不管了,攝影機重要,還沒走到底我一個回頭,呼~~人還在,這時他說:"妳怎麼回頭了呢?"
向我解釋著他想要的鏡頭和走位,然後他說:"再拍一次吧!"
"-_-"我當時心裡是這樣想的...
當然最後人還在,攝影機也安全地回到我手上,而他也十分熱心地開始向我解釋展覽室裡的雕像,時代,典故,寓意,象徵...
像是在上法文聽力課一般,一邊認真的聽偶爾提出一些問題和想法,他也不時地糾正我的文法和發音錯誤,
這個下午,雖然完全溢於計畫之外,但卻是個既開心又有趣且十分難得的經驗與待遇...^^

帶著我從丹農長廊(Aile Denon)的雕塑區走到許里長廊(Aile Sully)的古埃及文物區,
在這裡,他又突發奇想地拍了一段,
約莫晚上八點多他向我告別,說今年是中國的鼠年,他要回家過屬於他的年...
分別後,心想趁著還不太晚,上塞納河看看夜景吧!
帶著滿足而略顯疲憊的精神循著指示走向金字塔出口,
不經意打了一個哈欠,完全沒注意到身邊有人,
"Fatiguée?" "很累啊?!" 這才意識到有個年輕黑人在我身後,
下意識地我回答:"Oui." "是阿!"
就這樣他開始和我聊天,說是在大學唸現代藝術,所以到羅浮宮當義工,
走著走著我順勢問問出口方向,
"我帶妳走吧~"他說,然後繼續與我聊著天,
邁向出口的過程,不曉得是否因為有些累了,跟著他的腳步顯得有些辛苦,同時還要應付著他源源不絕的好奇問題...

不知走了多久,走出丹農長廊(Aile Denon),上了手扶梯到達金字塔出口,
準備向他道謝前往塞納河,但他卻似乎沒有要道別的意思反而往我預定計畫的反方向走去,
不知上演了幾次的無法拒絕,亦步亦趨地隨著他往完全陌生的黑暗前行,
他解釋著這條走道通往塞納河,為的是讓當時的皇宮貴族偶爾想偷偷上塞納河時使用,
"所以這裡也能到得了塞納河囉?!" 像安慰自己一般,我釋懷地想著,
出了方形中庭(Cour Carrée)他帶我走上藝術橋(Le Pont des Arts,鑄鐵製成的步道橋,完成於1804年)
沒有路燈的藝術橋沒入完全的暗夜之中,行人寥寥無幾,擔心加上些許害怕自心底蔓延,
此時塞納河的夜景到底美不美我已無心欣賞,既然原定計畫已經徹底失效,心想只要能趕快到地鐵站能夠回得了家就好,
心想過了橋到了光亮處就趕緊告別,於是乎我再次提出問題希望能到最近的地鐵站去,
Again,他邊指著某處而腳步依舊沒有停歇地繼續前進,一附"跟著我走吧!"的模樣,
約莫9點多的巴黎市區除了某些餐廳(Restaurants),啤酒餐廳(Brasseries),小酒館(Bistros)之外幾乎都已關店休息,
完全陌生的巷弄只有在偶爾出現了間餐廳時才終於有些人氣,但多半是安靜無聲的狀態,
期間我抑制不住擔心地問著地鐵站的方向以確定沒有走遠,而他則是不停地傳著簡訊,
"天哪!現在的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附近店家也全都關了,
他該不會ㄌㄠˋ一堆黑人兄弟來堵我吧??!! "
然後有一整段路我們倆完全沒交談,我假裝看著街景而他繼續傳著簡訊,
這時我開始氣自己為什麼一開始就不拒絕他的"熱心",
怎麼會讓自己落到單獨和一名黑人走在陌生巷弄的境地...
這次真的是不知走了多久多久多久,終於他說:"地鐵站到了..."
此時的我真的是忍不住地綻放笑容,
但他這時竟突然挽住我的手說:"我帶妳到了地鐵站,一起喝一杯吧!"像是在邀功一般,
(寫到這一段我回想著才明白,為什麼他捨棄離羅浮宮最近的Palais Royal Museé du Louvre站,
反而帶著我走到好幾站外的Odéon站)
用身體語言加上拒絕的字眼說明著我的為難,
"Pourquoi pas?!" "為什麼不呢?" 他仍舊不放棄地邀約著,
此時換成我的腳步毫不猶豫地過馬路往地鐵站入口走去,似乎發現我的心意堅決,互道再見後他頭也不回地離開...

回到家躺在床上的我不僅生氣更多了沮喪,
暗暗下了決心,從隔天開始,我再也不輕易回應主動交談的陌生人,秉著這個決定,繼續往後的六天行程...

DAY6。
"現在是巴黎的早上七點多 ,
起了個大早,決定將這幾天多的少的行囊整理,更重要的是將這三天以來的美好回憶收拾......

巴黎啊,巴黎 ,
巴黎真是個令我流連忘返的美好城市,
聽巴黎人說我是幸運的,
因為在我到達之前,巴黎和台北一樣陰雨連綿,
但從我來到巴黎的第一個早晨開始,
氣溫和台北無異,但太陽卻是許久未見的,
陽光,和著巴黎的街道、建築、和夾雜在全世界各地語言的法文中,
只能說,無論這次旅程花費了多少金錢,耗費了多少時間,
一切,都好值得 ......

巴黎,每一個角落都是風景,
只要多走兩步,再回頭,塞納河配合湛藍天空再加上河岸建築,
無論用攝影機、相機擷取了多少畫面都
無法減少內心對終將離開的失落...

是阿,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海明威說:
如果你夠幸運,在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巴黎將永遠跟著你,因為
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


起了個大早,上部落格寫了篇文章向家人朋友報告一切平安,
透過窗簾望向天空,感覺又會是美好的一天,
來到巴黎的第四天,終於要走上凱旋門看看巴黎全景,
今天的行程滿檔,順利的話得從凱旋門出發踏上巴黎的時尚大道-香榭麗舍(Avenue des Champs-Elysees),
在香榭麗舍大道101號的LV旗艦店幫同事選購鞋子,
下午二逛羅浮宮,晚上按最初的行程表再到延長營業的拉法葉百貨朝聖...

擔心背包誤事,檢查裝備,除了相機攝影機水壺手機護手霜等基本配件外,
其餘全數放在家裡等待發落,只是沒想到才一出地鐵站,還沒上到凱旋門就立刻後悔了...

坐上這幾天來來回回十數次的10號線在La Motte Picquet Grenelle站
轉6號線往Charles de Gaulle Étoile方向在終點站下車,
地鐵站清楚地標示著凱旋門這個超人氣景點的位置,
輕鬆地找到出口一步出地鐵站,出門時尚未感受到的一股寒風從四面八方襲來,
正確地說,這陣風簡直像是誰打開了某個超級大冰庫忘了關上,
為了節省裝備連手套都沒帶的我的手感覺頓時從冰冷變刺痛,

跟自己賭氣似地不願坐地鐵回家只為了拿禦寒手套,繼來之則拍之,強裝笑顏硬是拍下這張照片,
不顧按下快門的剎那有台油罐車自凱旋門前經過,
實在忍不住風寒根本不願意再多拍一張,一溜煙跑進地下道到達對面的凱旋門(L'Arc de Triomphe)...

這座紀念奧斯特利茲(Austerlitz)戰役的建築從1805年的勝利翌年立下第一塊基石,
前後歷時30年,到了1836年才完工,
登上高50公尺的頂端可以清楚看到共有12條大道以凱旋門為中心向四面八方射出,

凱旋門所在的位置也因為這12條放射狀大道的圍繞而稱為"星型廣場",
直至1970年戴高樂總統去世才更名為"戴高樂廣場"以玆紀念...

步下這座巴黎地標,站在香榭麗舍大道上回首看看凱旋門上右側的"馬賽曲"浮雕(描述1792年志願軍出征),
趁體力和體溫下降到最低限度之際,趕緊走到香榭麗舍大道上的麥當勞覓食取暖,
有人告訴我,從麥當勞的價格可以比較出各國的物價差別,
但以實際情況來說,平均6.5歐元約莫312元台幣的麥當勞套餐算是非常實惠的價格(請相信我),
坐在靠窗的位置,我不只用胃更用心用感情享受著這個算是我到達巴黎最奢華且正式的一餐,不再是克難的麵包果腹.
沐浴在陽光中,試圖補充早晨遺失的溫度,寫著要寄回台灣給自己的明信片...

下午,繼續著下一個行程,走進LV旗艦店,順利地購得同事交代的鞋款,
名牌不僅氣勢不同凡響,重量也非同小可,這雙沉甸甸的鞋雖然提在手上頗能享受一股小小虛榮,
但如果接下來要去的是羅浮宮可能會拖垮已經所剩不多的體力,
加上逛完香榭麗舍大道上的FNAC和Virgin書店,手上又多了些書,
因而決定以地鐵代步,先回住所擺放手邊的戰利品再回羅浮宮...

有了昨天的經驗,這回再到羅浮宮少了些找尋正確路線的時間和疑惑,
在羅浮宮裡的郵局寄出明信片後
(殘念的是,這也是唯一一張以將郵件包裹遺失出名的法國郵政,成功寄送到我手中的明信片)
走向金字塔入口,也許因為週四只開放到六點半,今天的人潮明顯比昨日減少許多,

感謝昨日酷似終極殺陣爆笑警長之導覽員的帶領,我終於成功地理解整個羅浮宮的樓層與展館結構,
原來,以ㄇ字型圍繞而成的黎希留長廊(Aile Richelieu),許里長廊(Aile Sully)和丹農長廊(Aile Denon)
共分為主要入口層(Entrrsol),一樓(Rez-de-chaussée),二樓(1er étage)和三樓(2er étage),
而作品則分成畫作區,雕塑區,和以國家來區分的東方區,埃及區,希臘區,艾特拉斯坎(étrusque)區,
羅馬古物區和藝品區等八類分散於四個樓層中,

回到昨日未完成的古埃及文物區,零零落落的遊客讓展覽區保持了該有的神秘感,
這個下午,暫時將陽光留在外頭,我沉溺在遙遠而又如幻似真的古老符碼裡...

不知不覺,今日的開放時間將盡,心裡明白這次旅程大概不會有機會再回到羅浮宮,
但時間毫無轉圜餘地的催促著腳步只能往出口走去,真的是依依不捨地用眼睛攫取任何經過眼前的事物,
出了金字塔出口,我邊走邊整理著纏繞在頸間的相機,
這時身後有個男生的聲音對著我說:"Bonjour!"
哼~有了昨天的深切體悟我決定假裝聽不懂,
繼續邊整理相機邊往前走,這時聲音的距離竟然保持不變地換成了:"Good Morning!"
心想我是黃種人,可以聽不懂法文當然也能裝作聽不懂英文,我的腳步依舊向前,只是
沒想到這時來了一句"妳好!"
而聲音的距離也始終維持在相同的音量,顯然他是跟著我的,
"還不放棄啊?!" 我想,但是昨天的壞情緒仍舊在,因此我決定來個硬是不理,
而他竟也毫不氣餒地再補上一句:"扣妳幾哇!"
聽到這句我頭也不回地加足馬力往杜樂麗花園的方向前進,而直到最後都沒有看到臉的這聲音終究沒再跟上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843076
(也許是因為不會其他國語言所以作罷了吧><)

從羅浮宮往騎士凱旋門(Arc de Triomphe du Carrousel)的方向往前走就能到達杜樂麗花園(Jardin des Tuileries),
沿著塞納河右岸便能一路從羅浮宮經杜樂麗花園行經協和廣場沿著香榭大道走向凱旋門,
然而冬天的杜樂麗卻是萬物蕭條,加上日落黃昏和失去陽光而驟降的溫度,
即便在心中試圖想像著春天的花園模樣仍舊抵擋不了因禁不住寒冷而發出的顫抖,
太陽在我步出杜樂麗花園前落向地平線,走到協和廣場時僅剩最後的餘光,而溫度則再也稱不上溫暖,

這晚的我不知為何只想一路往前走,就這麼憑著當初影印的塞納河沿岸圖,
我嘗試找尋巴黎裝飾最繁複的亞力山大三世橋,
這時天色已是入夜的黑,而我僅有的方向感也完全被夜晚吞沒,
但我不想說話也提不起力氣問人,腦海裡突然迴盪著同事姐姐前一晚說過的話:"不要害怕迷路的可能."
站在紅綠燈口向左走?還是向右走?完全沒了主意,但恐懼感好像也被疲倦壓制了,
右邊漂亮些,那就向右走吧!
終究,我還是到了亞力山大三世橋(Pont Alexandre III),

巴黎最美麗的橋樑,為了萬國博覽會而於1896年與1900年建造,
呈現新藝術(Art Nouveau)的小天使燈柱和橋頭的飛馬雕塑讓夜晚的亞力山大三世橋仍舊掩蓋不住它的氣質非凡...

站在橋上,一面能欣賞到傷兵院(Hotel des Invalides),
而另一面則是與橋建於同一時期的大皇宮(Galeries Nationales du Grand Palais)...

能如此清楚地陳述所有景點的相對位置,全因為行程的最後一天,趁著好天氣把沒用腳走過的巴黎土地全踏過一遍,
然而這天晚上的我卻是毫無主意,只是任憑雙腳循著早已失去意識的混亂節奏往前走,
前方是哪裡,哪裡才找得到地鐵站已經完全沒了頭緒,
又冷又餓又累又晚,巴黎的美巴黎的好巴黎的可愛巴黎的浪漫頓時全變了樣,
而旅行的愜意似乎也隨著日落而消失...

最後還是憑著手中不能再簡單的地圖找出地鐵的方向,
回到住處已是晚間九點多,我累得連澡都沒洗一路睡到凌晨三點才起床將今天的疲倦和失落稍稍沖洗...

To be continued...
此篇文章於 2013-02-18 23:06 被 DOGGY2 編輯。
感謝 38
61407 次查看
DOGGY2
#2
舊 2013-02-13, 15:53
DAY7。
假設有人問:"巴黎如果少了什麼,便不再是巴黎?"
我想答案可能五花八門,也許有人會說巴黎不能沒有咖啡館,或者
另一部分的時尚朝聖者會認為巴黎絕對少不了名牌,又或者
專為美食而來的老饕們會說:巴黎怎麼能沒有巧克力沒有美酒甚至沒有頂級法式料理呢...
而我呢?我會說:"請讓我的巴黎充滿陽光."
就算是蕭瑟的冬天,只要灑上足夠的陽光,
再平凡無奇的巷弄角落也能美的像精心打扮過一般無法匆匆一暼,

然而,應該輕易地就能擄獲美譽的凡爾賽宮卻讓我嚐盡苦頭...

2/15日,Charles Michels站外的電子告示牌顯示,今日的溫度是我抵達巴黎以來最低的一天,
在樓下的Maison Kayser,花了4.7歐元約台幣225元買了用長棍麵包作成的雞肉三明治好作為今天的早餐和午餐,
出發前往位於巴黎西南方23公里外的凡爾賽宮(Chateau de Versaille)...

花費5.6歐元買好來回票坐上地鐵10號線往Boulogne Pont de St-Cloud方向
在下一站的Javel André Citroën站轉搭RER C5線於終點站Versaille-Rive Gauche站下車,
而這也是第一次搭上RER火車,40分鐘左右的車程,看著窗外失去陽光照耀而顯得灰暗的景色,
原先每到一站便不安地左顧右盼以確定方向無誤,
但心想既是最後一站也不大有坐錯站的可能,便卸下戒心開始享受早餐...
奇怪的是,當列車駛進Saint-Quentin-en-Yveline這個陌生站名時,
車上原本就不多的乘客竟全都一一下車,
"咦?這裡是終點站嗎?怎麼不是Versaille-Rive Gauche站呢?"
懷著滿心疑惑卻又不敢獨自待在車上,我從善如流地趕緊跳下車,
列車頭也不回地駛離,卻眼看著月台上乘客往各自的方向離去徒留茫然的我,
明明在對的站上車也確定坐上對的路線,為什麼卻到了一個全然未知的站,
好像第一天初到巴黎的慌亂心境又重新爬上心頭,
在陌生的車站裡來來回回,看著時刻表上完全溢於理解之外的路線和站名卻不知所措,
突然間好像靈機一動般,像是和主人走散而遺失的狗兒,心想在哪裡走失就在哪裡等待,
我重回最初下車的月台,試圖明白究竟為什麼會被載到這個不知名的小站...結果我放棄!!!
既然會走失,怎麼可能這麼快明白為什麼,如果能立即找到正確路線又怎麼會一下子走丟呢?!
四處張望求助,看到一位裝扮得宜的女士,她告訴我在同一個月台就能坐回離凡爾賽宮最近的車站,
就這樣經過一番折騰,我確實到了凡爾賽宮但卻不是當初規劃好的路線因而多走了許多路,
原來,一開始轉車的地鐵站沒錯,選擇的RER路線也正確,卻忘了注意往相同方向的C5線有兩條支線,
偏偏我有車就上,卻坐上了另一支線的火車才會...

然而,一開始的不順遂似乎只是一種預告,好像是要我接受接著而來的不盡心意...


少了陽光的凡爾賽宮竟像是卸了粧的女明星,
隱約看得出它的華麗與精緻,但就是少了一份吸引目光的迷人風采,
趕緊走進凡爾賽宮城堡,還好 還好主殿的富麗堂皇仍舊散發著勾人的魅力,
位於城堡二樓的豪華主室,從海克力斯廳開始,每個房間都獻給一位奧林匹亞山的古希臘神.
走過一間接著一間歷代國王王后的起居室,極盡奢華的彩色大理石,木雕,壁畫,銀器和金飾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843076#post4926681
讓人禁不住隨著腳步一步一步陷入綺麗的幻想裡...

而主室深處的鏡廳(La Garlerie des Glaces)則集華美於一身,
在鏡子這種質材還相當昂貴的時代使用了包含了3百多面小鏡子的17面大鏡牆,
是當時召開重要國室會議的地點...

離開城堡,走過城堡後方的花園,空曠一片,溫度完全失去保護散落空氣中,
而我也像是搖搖欲墜的樹葉般飄零在冷風裡,
無論是背後的拉鐸娜噴泉(Le Bassin de Latona)或是路易十四舉辦多次泛舟舞會的大運河都失去光彩,
就像被凡爾賽宮裡的貴族們遺棄的玩具般,橫躺在無人理會的寂寞位置,
而我呢,邊走邊啃著早上留下一半作為午餐的雞肉三明治,
回頭看著漸行漸遠的凡爾賽宮殿,連身旁經過的大型盆栽都為避免受寒蓋上了綠色帆布,
只有我簡直像極了園丁一般,沒有爐火取暖,站立在稀疏寥落的花園中...

這時心中尚未被冰凍的大概僅剩意志力,
邊往遠處的大堤亞儂宮(Le Grand Trianon)走,邊想:
如果不是期待了這麼久,花了這麼多錢,坐了這麼久的飛機來到這裡,真想回家躲在被窩裡,
豈管凡爾賽宮是太陽王路易十四執政時期的榮耀之作...

大堤亞儂宮,路易十四於1687年建造的粉紅大理石小宮殿,是暫避宮廷生活,享受與情婦相聚的場所,
若是在春暖花開的盛夏時光走在通往大堤亞儂宮的林徑中絕對是種享受,但此時的我只想頭也不回地逃離...

也許是冷壞了,這一天下午我究竟是怎麼到家已是完全不復記憶,
只記得我顧不得時間寶貴在家裡睡了一會兒,接近傍晚時分才出門前往艾菲爾鐵塔,
坐上地鐵6號線朝Charles de Gaulle Étoile方向在Trocadéro站下車,
一出地鐵站轉角就會發現為了1889年的萬國博覽會而興建的艾菲爾鐵塔(Tour Eiffel)就矗立眼前,
艾菲爾先生(Gustave Eiffel,同時也是紐約自由女神像的設計師)一手創造的這座鐵塔
曾被視為一座不忍卒賭的可怕怪物,
作家莫泊桑更聯合其他300位知識份子反對這項建設,說她是:一組怪物,一具骸骨,一座空虛的燭臺,一把禿光的雨傘...

然而無論受過多少批評,如今任誰都無法忽視她不經掩飾的美,
誰行經她身邊不曾駐足,不會凝視注目...

複雜的鋼筋結構襯著夜晚才加以點綴的閃爍燈光,
艾菲爾鐵塔,讓所有人敗倒,讓全世界迷醉,
誰能否認,此時,她是唯一...


花11.5歐元便能搭乘電梯登上鐵塔的第三層(高274公尺),
在這裡,巴黎最高的觀景點,花都夜景盡收眼底...


我可以不要咖啡館不要名牌,
我可以不吃巧克力不品嘗美酒,
我可以沒有米其林三星料理,但
請務必,務必讓我的巴黎充滿陽光...

DAY8。
如果你曾經很愛很愛某個人,某件事,某樣東西,
是否曾經被自己的愛深深傷害?
因為很愛很愛,所以不容許任何不盡完美,
因為很愛很愛,只要一點點,一點點和想像不同,一切
就會像高疊的積木從最底層抽出一塊般自高處狠狠墜落,崩毀...

帶著對巴黎滿滿的愛到來,一見心中的完美情人,但直到昨日我其實早已身.心.俱.疲,
歐元遠遠超乎預期的價差,低溫導致的身體不適,連日步行造成的疲累,
咖啡館前露天咖啡座上巴黎人的怡然自得對映著我獨自旅行的拘泥侷促,
不記得是哪個晚上,身心狀況之差,竟然連續被地鐵車門夾到兩次,
如果巴黎是一首輕快香頌,我卻漸漸跟不上節奏,
但事實上,真正令我難過的是:我的心似乎不再義無反顧地愛著巴黎,
而我和巴黎之間也進入某種劍拔弩張的冷戰狀態...

於是,我決定更動預定行程,不僅讓過度使用的雙腳暫歇,更重要的是試圖舒緩我和巴黎間的緊張關係...
搭上地鐵10號線直抵終點站Gare d'Austerlitz站轉5號線往Bobigny Pablo Picasso方向於Bastille站下車,

一出地鐵站,於1789年7月14日遭攻陷的巴士底獄舊址所建造的巴士底廣場(Place de la Bastille)就在眼前,
像是對我釋出善意,早上的巴黎沐浴在一片晨光中,
逆著陽光讓聳立於廣場上的七月柱(Colonne de Juillet)和頂端象徵"自由之神"的金色天使更顯閃耀...

圍繞著巴士底廣場四射著條條大道,沒有力氣迷路的我握著自遊客中心取得的超好用地圖,
問過路人確定方向後,朝著自由民街(Rue des Francs-Bourgeois)走向孚日廣場(Places des Vosges)...

四周磚紅色建築物將廣場的寧靜包圍,
位於孚日廣場22號的雨果咖啡(Café Hugo)是我決定善待自己的第一站,
選了個能看見廣場的位置,點了一份培根炒蛋(omelette au bacon)和熱可可(chocolat chaud),
啜飲著許久不見的陽光,一點一點找回對巴黎愛的熟悉感受...


(價值8歐元,約台幣384元的培根炒蛋+ 熱可可)
約莫兩個多小時的休憩,寫寫明信片當作日記,讀讀新入手的法文版《色‧戒》,或者
什麼都不做不想,就這樣,
我對巴黎的愛一點一滴慢慢地隨著溫度回滲...

孚日廣場的美不言而喻,那是一種極盡簡單的美,卻美的足以讓世界噤聲,
樹,樹影,綠草,噴池,沙地,長椅,翹翹板加上四處悠閒自在的人們,
男孩與女孩,母親與小孩,獨坐一角的男人,女人,我...




雖然不似塞納河的名氣響亮,也不若巴黎鐵塔身著華麗衣裳,
但由亨利四世於1605年下令建造的孚日廣場卻優雅地令人難忘...

迷戀著孚日廣場的還有大文豪雨果(Victor Hugo),
自1832年到1848年的16年間他和妻子與四名兒女就住在孚日廣場6號,
在這裡雨果完成了代表作《巴黎聖母院》和《悲慘世界》的一大部分,
而當時的住處也於1902年時改為紀念館,


或許雨果也曾站在窗邊,望著孚日廣場思索著如何著筆《巴黎聖母院》,抑或
想著相守50年的情人Juliette Drouet...

下午,眼看陽光依舊,臨時起意決定繞到艾菲爾鐵塔去,
從位於15區的住所看去,鐵塔應該就在不遠處,心想
有陽光同行,多走些路也無不可,於是收起地圖,唯一的指標就是走到哪都能清楚辨識的鐵塔...
只是,距離比想像中遙遠,但宜人的溫度讓步行也是種享受,
在鐵塔的腳下,拍攝了整個行程裡最令我驕傲的照片...

穿過戰神廣場(Parc du Champs de Mars)走向鐵塔,
週六的鐵塔遊客絡繹來往,
從戰神廣場到艾菲爾鐵塔經過Pont d'Iéna橋抵達夏佑宮(Palais de Chaillot),
從這裡也能欣賞到鐵塔全貌,


而週末的夏佑宮廣場更是街頭藝人最佳的表演舞台...

廣場上不乏許多餐車賣著各種法式點心,
花了3歐元買了一份巧克力可麗餅,
坐在夏佑宮廣場階梯上我和艾菲爾鐵塔肩併肩共渡了久違而愉悅的晚餐時光,相視而笑...

DAY9。
過去的幾天,總會在出發至景點前打電話回台灣,一方面是報告一切平安,
另一方面似乎也想利用話筒將旅程中的想法和情緒釋放,甚至是
讓心裡相信,其實我並非一個人,也許身體是但心裡絕對不是...
然而,行程的第九天,電話卡早已用盡又因週末暫時尋不到雜貨舖而和台灣的親人失聯兩天,
今天,週日的巴黎,真正一個人的巴黎...

地鐵10號線往Gare d'Austerlitz方向一路坐到Odéon站
轉4號線往Porte d'Orléans方向在Saint Germain-des-Prés站下車
走出地鐵站,身後便是巴黎最古老的教堂: 聖傑曼德佩教堂(St-Germain-des-Prés,西元542年興建)
週日早晨,聖傑曼德佩教堂就像是默默祝禱的教徒,寧靜而虔誠,


所有喧囂像是被吸進古老的時光隧道裡似的,
沿著教堂旁街道(Rue Bonaparte),沉睡般的寂靜在陽光中卻是如此清醒且清晰,
連踩過掉落樹葉的沙沙聲都是種打擾,
再安靜一點,會感覺連建築物,枯樹,攀藤,陰影都隨著穩定而平靜的頻率,一呼一吸...


位於塞納河左岸的聖傑曼德佩區咖啡館,書店林立,
週末加上陽光充足,今日的"左岸咖啡們"無一不人聲鼎沸,
雙叟咖啡館(Les Deux Magots),花神咖啡館(Cafe de Flore),波寇伯咖啡館(Le Procope)...


選了最靠近聖傑曼德佩教堂的雙叟咖啡,
也許是因為名氣響亮加上絡繹人潮,服務生的態度不失親切卻簡潔有力,
選定了和昨日不同的另一種口味的炒蛋和熱可可,15.6歐元約750元台幣,
對照著鄰桌一對白人情侶竟只各點了柳橙汁加可頌,
眼見這位高壯的白人男子不到三分鐘就將食物一掃而空,可見得份量之少並無法滿足他,
心想承受巴黎高昂物價壓力的似乎不僅只有我一個人...

巴黎的12天行程結束後回台灣,站上體重計看到了我日思夜想望眼欲穿許久不見的數字,
在這麼一個以美食聞名的進步城市,我反而消耗了超過2000公克的體重,
因為整個行程多在飢餓的跟隨中渡過,漸漸地胃口似乎也變得小了.
眼前的炒蛋才吃到一半竟覺得七八分飽,因此減肥最好的方式既不是運動,也不是節食,
更不用倚靠減肥藥,只要把所有美食的價格提高,想吃也捨不得下手...

如今的雙叟咖啡已難感受當初文人聚集的風雅情調,
多的是杯盤交錯的擾人聲響和來來往往的各國遊客,
無論想靜心享受透過窗稜灑進的陽光或者讀讀手上的書都無法徹底將這些喧擾聲囂置身事外,
索性走出咖啡館,來到位於花神與雙叟咖啡館之間的La Hune書店,

以白色為主調的La Hune氣質出眾,
即使是從旁經過也會不禁駐足停睛,簡單卻運用得宜的落地窗讓書店顯得明淨,
走進店內,最搶眼的裝飾便是乍似繁雜卻收藏眾多的各類書籍,
在這裡我購得兩本羅蘭‧巴特的理論集和波特萊爾的《巴黎的憂鬱》,
加上先前買的劇本和小說,這些書足夠陪伴我直到下回再次造訪...

接著,我採納書店店員的建議,改變原先搭乘地鐵的計畫,自聖傑曼德佩教堂一路走往萬神殿,
陽光曬乾疲憊,一路腳步輕快,心情也幾乎回到初訪巴黎時的期待和愉悅,
到達萬神殿之前意外發現盧森堡公園(Jardin du Luxembourge)就在眼前,



看過杜樂麗花園,親賭孚日廣場再到盧森堡公園,
我認為美麗的花園,公園和廣場們是巴黎風情萬種的側臉,
如果孚日廣場是巴黎一張精巧而細膩的左臉,那麼
盧森堡公園便是巴黎另一張亮麗而耀眼奪目的右臉,
巴黎,一張上帝獨厚的無暇臉龐...


週日下午三點的盧森堡公園吸引了所有渴望陽光的靈魂,
有人戴上耳機慢跑,有人一家五口出遊,也有小小情侶貼著臉話語呢噥,然而更多的是
拉一把公園裡提供的綠色鐵椅,找一個舒適不被打擾的位置,
一個下午,將自己全部交給陽光...

距離盧森堡公園約莫5-10分鐘的腳程,萬神殿的圓頂清晰可辨,

這座新古典風格的教堂建於1764年,直到1790年才完工,
萬神殿原本是路易十五用來感謝聖傑耶芙(Sainte Geneviève)讓他病癒而設計,
法國大革命起,教堂開始用於安葬法國的名人與偉人,伏爾泰,盧騷,雨果,左拉,小仲馬...皆安葬於此.

晚間回程的路上,突然看見旅遊書上大力推薦的一間來自於義大利的冰淇淋專賣店Amorino,
雖然氣溫隨著日落西沉,望向店內一個顧客也沒有,
但旅行至第九天的我似乎已經練就一身憨膽,
就這樣,在只有我一人的店裡,享受著濃得化~不~開的巧克力冰淇淋...

(厲害的店員小姐竟然用一支平時喝湯的湯匙,就能一瓣一瓣地將冰淇淋挖成花朵形狀)

巴黎,是美的也是惡的,但
古老的巴黎對我終究是友善的,
地鐵站裡的行人匆匆,咖啡館外的巴黎即景亦或撩亂的時尚名牌
都不是讓我不遠千里而來的原因,
那些百年前留下的古老巴黎才是將我自大半個地球外牽引至此的美好,
旅行至今,我更了解自己也更認識巴黎,更愛巴黎...


DAY10。
Take a break from Paris elegant!!!
一個星期過去,不論腦海或是相機的記憶卡裡都滿載著掘自巴黎歷史與人文的一磚一瓦,
行程的第十天,又是一個星期的開始,
離開巴黎市區,我就要實現一個埋在心中更深更深處的兒時心願...

當我說要到巴黎的迪士尼樂園時,大多數的人都覺得奇怪,甚至許多人並不知道巴黎竟然有個迪士尼樂園...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843076#post4926681
依舊坐上地鐵10號線於La Motte Picquet Grenelle站轉6號線往Charles de Gaulle Etoile方向在終點站下車
轉乘RER火車 A4線在終點站Marne-la-Valleé/Chessy站下車,
有了上回凡爾賽宮搭錯車的糊塗經驗,這回我帶著專注精神搭配地圖佐以不厭其煩地詢問路人,
經過兩次轉車到達位於距巴黎市中心約32公里東側郊區的迪士尼樂園...

1992年開幕的巴黎迪士尼是全球排名第二大也是歐洲唯一的迪士尼樂園,
因此即使是週一的早晨,園區裡仍舊滿是推著娃娃車或手牽著小小孩的白人家長,
雖然遊客遠比想像的多了許多,但看著眼前的入口城堡仍舊難掩心中激動,
從國中就瘋狂熱愛米老鼠到大學慢慢沉迷於小熊維尼, 我對迪士尼的狂熱完全不亞於對塞納河的癡迷...

花了約莫40分鐘買到了門票,憑著57歐元約台幣2376元的園區一日券,可以不限次數地進出
迪士尼樂園(Disneyland Park)和迪士尼影城(Walt Disney Studios)兩個園區,
走進迪士尼樂園,園裡的歡樂氣氛讓我激動的想開心大叫,
然而放眼身邊盡是一同前來的家庭卻只有我是獨自一人,
美夢成真的興奮一時無處投遞,我著急遍尋公共電話,打給王媽,劈頭先因失聯三天被數落了一頓,
報告著這三天飢寒交迫的行程經過,王媽猛然問出一句:"妳是不是一個人去巴黎?"
只會說謊不會圓謊的我終究還是被發現了......
在充滿喧鬧歡樂笑聲的迪士尼,我被王媽臭罵一頓, "@$#^%*&%$"...
但機警的我趕緊提醒王媽"這可是國際電話,一分鐘幾十塊上下",
這才阻斷了王媽混和著擔心和憂慮的責備攻勢...

逃離王媽的怒意,走進園區裡的紀念品專賣店,難以抑制的購買欲望大概就像名媛貴婦走進LV旗艦店般的失控,
馬克杯,鑰匙圈,造型筆,T恤,巧克力盒,玩偶,造型帽...想要擁有全部的念頭完全無可抑制,
花費一番力氣,殘存的理智連拖帶拉將身體帶出專賣店,心想逛完整個園區再決定 ...

走出專賣店隱約聽到遠方播送著輕快的歌曲,
往聲音的來源望去,沿著美國大街(MainStreet, U.S.A)人潮漸漸聚集,
原來是卡通明星的火車遊行來啦啦啦~看著跳跳虎和伊喲在火車上唱唱跳跳,
我的眼淚不可自抑地在眼眶徘徊,情不自禁地跟著音樂又跳又叫,
這時的我一點也不在乎一個人,看著身旁的小孩們也滿足的笑著跳著,眼淚再一次湧現,
原來在我心中代表著美好世界的迪士尼承載著全世界所有快樂的心...

(園區裡的玩偶們個個都是大明星,小朋友全都爭相請玩偶們在專屬的本本上簽名..)

火車緩緩離去,發現園區中央的涼亭裡站著米老鼠,涼亭外排著長長人龍,全都是要和米老鼠合照的粉絲們,
加入排隊行列,在溫暖而舒適的陽光中興奮等待,情緒激昂好像要和超級偶像面對面似的,
看看照片裡我的笑容,好久不見的無憂笑靨....

不捨地與米老鼠離別,尚未進食的胃飢腸轆轆,這才發現早已超過午餐時間,
走進園區裡的其中一間看起來價格較平易近人的餐廳,
選了米老鼠造型批薩,千層酥和可樂(9.7歐元約台幣466元)作為午餐...

結束午餐,繼續前行,
Disney Park的正中央矗立著睡美人的沉睡森林城堡(La Chateau de la Belle au Bois Dorment),

在迪士尼樂園待了四五個小時,花費最多時間的是一間間讓我神魂顛倒的專賣店,
而最令我後悔不已的就是沒能欣賞到完整的花車遊行,
(日間花車遊行請看:http://www.wretch.cc/blog/chienhui820/19089706)
在小熊維尼的廚藝秀後,我帶著微微遺憾離開我的第一座迪士尼樂園,
我心中永遠的天堂...

Disneyland
wrote by BettytheCrazie

There is a Disneyland in my heart
Every time I feel sad I slip in my fairy land
The wonderful world only belonging to me
The wonderland only I can get in

No jealousy is allowed in my Disneyland
No frustration exists in my Disneyland

Whenever I walk in my secret paradise dropping tears without end
Mickey Mouse will touch my head and say
Why are you crying there is nothing so bad
Donald Duck will swing his rump and say
Being stupid is not wrong but being unhappy is the worst way to go
Winnie the Pooh will hug me warmly and say
Pooh Pooh Pooh Pooh Pooh Pooh
You can say Pooh again and again
Just like you would make your hit one day

No one can beat me down because I have my fairy land
Nothing can let me down because I have my Disneyland

DAY11。
面對行程的最後一天,心裡交錯盤旋著兩種情緒,一是覺得終於,終於快完成這趟旅行了.終於快要回家了...
但在這般思緒的左右卻瀰漫著一股不捨離情,
對於旅程終將結束,巴黎又將離我如此遙遠,何時能再度重逢?
過去幾天的不快回憶也成了行囊裡就算超載也捨不得丟棄的紀念品...

來到樓下麵包店,點了可頌和熱巧克力,
同事姐姐的男朋友熱情附送了幾顆圓嘟嘟的甜點,加上記憶裡綻放著的精采畫面,今日早餐特別豐富...

行程表中的Day 12早上刻意留了一整片空白,
巴黎揮灑著耀眼陽光,似乎相當贊同我的決定,
一早抓緊香榭麗舍大道上的LV旗艦店10點鐘開門營業,要為替同事買的LV男鞋更換顏色.
如果不從凱旋門一路走來,搭乘地鐵在喬治五世站下車,出口便是LV旗艦店...

血拼無時差,才開門不久的LV旗艦店裡,一樓的所有櫃位已經全被日本貴婦包圍,
連二樓的男鞋區也幾乎淪陷,好幾名日本歐幾桑正躍躍欲試...

換好鞋,將鞋拿回住處後匆匆出門,深怕浪費了陽光爛漫的大好時光,坐上地鐵重回凱旋門,
拱門旁的馬賽曲依然壯闊,氣勢磅礡,但回溫的戴高樂廣場讓我終於能夠愉悅的做個遊客...

陽光一路作陪讓走過的香榭麗舍大道煥然一新,
明明是週二的上班時間,大道上卻依舊人來人往,
風格迥異的行人們將香榭麗舍大道化為街頭服裝秀的伸展台...


結束午餐,離開速食店之後的香榭麗舍大道是旅程中的新體驗,
走到香榭麗舍大道和富蘭克林大道(Avenue. Franklin D. Roosevelt)交岔口
Rond-Point des Champs-Elysees Marce Dassault 回首一望,
凱旋門依舊筆挺地站在遠方,從這個角度更能感受巴黎都市計畫的現代化成就...

若是沿著香榭麗舍大道一路向前,協和廣場就在不遠處,
然而今天的陽光普照讓腦海裡念念不忘的塞納河畔風光又鮮活起來,
仔細確定方位,發現大小皇宮就在右前方,也就是說前幾天讓我吃盡苦頭的亞歷山大三世橋應該近在咫呎...


閃耀在陽光中的亞歷山大三世橋和橋邊風景確實值得今天的再次到訪,
在和煦的陽光中所有的景點連成一線,

凱旋門→香榭麗舍大道→大小皇宮→亞歷山大三世橋→協和廣場→杜樂麗花園→羅浮宮
短短的午后踏遍2~3公里的巴黎土地但連日來雙腳的疲累卻蒸發似的完全消失不見...

曾經寒冷刺骨,蕭條寥落,而今灑滿陽光的杜樂麗花園處處綻放著愛...




我可以一個人旅行卻不能沒有陽光跟隨,
趁著太陽西下之前,自Palais Royal Musee du Louvre站搭上地鐵7號線
在Place d'italie站轉地鐵6號線於Montparnasse Bienvenue站下車,一出站蒙帕那斯大樓就在身後,
沿著Boulevard Edgar Quinet就能抵達蒙帕那斯墓園,此次巴黎之行的最後一處,
在這裡沉睡著許多研究所時期喜愛的作家...

(沙特與西蒙波娃之墓)

(貝克特之墓)

(波特萊爾墓雕)
靜謐的墓園沉睡著的不只有眾多知名與不知名的靈魂,
透過樹葉灑落的陽光,輕撫著臉的風和拉長斜臥的樹影都像睡著時的呼吸般輕盈,
在這樣的氛圍裡我遇見了一位讓我永遠不會忘記,一段在腦海裡永遠停留的相遇...

墓園說大不大卻人口稠密,要在數不清的墓座中找到幾位作家的長眠之地實在不容易,
就當我看著手上旅遊書中的簡易地圖試著判別出貝克特之墓的位置,
一位慈祥的老婆婆走向我,問著是不是在找誰的墓,
告知了我的目標後老婆婆踏著熟稔的腳步將我帶向貝克特的墓碑前,
同時還告訴我其他作家如莫泊桑與尤金.伊涅斯科等人的墓座所在,
聊著聊著我提出了心中的好奇問著老婆婆:"為什麼她對墓座位置能如此瞭若指掌?"

老婆婆淡淡的說:她的老公和兒子都葬在這個墓園裡,
她常常來看他們,也常常到這個墓園散步,久了也就熟了...
聽到這我的激動情緒或著眼淚幾乎就要湧眶而出,
蒙帕那斯墓園對像我這種也許一生僅到訪一次的遊客來說可能只是個觀光景點,
但對更多更多失去至親的在世者而言卻是無論來過幾次都不夠,因為這裡不只埋葬了人,更深埋著回憶...

和老婆婆道別後的我仍舊無法自己,
老婆婆到底來了多少次,走了多少回才能對這墓園如此熟悉,
而面對兩個親人皆然逝去的傷慟,
老婆婆臉上的表情卻像是用堅強稀釋攪拌過般看不到太多情緒,
想到這突然覺得自己的造訪像是種打擾,甚至太過輕忽,

回頭,拍下了老婆婆的背影,一抹將會再回到這兒的老邁的身影,

旅行可以只是旅行,但也可以多一點學習,多一點珍惜,多一點深刻的愛...

DAY12。
終於,無論是遊記亦或是旅程本身都到了難捨卻不得不來到的最終回...

2008年2月20日巴黎時間早晨收拾行囊整裝待發,
向短暫聚守的巴黎市區告別,出發前往戴高樂機場,
也許是不想讓不捨情緒蔓延,離去的腳步自關上住處大門後不敢稍有停歇...

來時已經將近20公斤的行李到了行程的最後一天大大超重,
不僅超過了行李限制重量,更遠遠超過雙手的承載,過去幾天往訪數次的每一層階梯頓時都成煎熬,
無論是上樓梯或是下樓梯都是舉步維艱,九點不到的地鐵站來來往往著腳下匆促的上班族,
拖著龐然大物般行李的我深怕阻礙了行人的腳步匆匆,哪敢期望有人會停下腳步幫忙,
但每當我氣喘噓噓地站在階梯旁調整氣息,帶著賭氣的眼神望著毫不人性化的巴黎地鐵設計,
這時耳邊總會出現一聲及時雨般的詢問,裝扮得宜的時尚上班女郎,和我一樣身著有色皮膚的黑人,甚至
在階梯最多的La Motte Picquet Grenelle站,一名標準巴黎紳士打扮的男士,
在我因為沒吃早餐加上行李耗損掉過多體力感覺就快要暈厥時向我伸出援手,
問我要在哪個月台上車,一手還拿著報紙,另一手就一把提起重重行李,
到了候車月台向他道別之後我癱坐在椅子上喘息,
這時卻發現剛剛的那位好心紳士站在對面月台,也就是說他是專程幫我而不是順路...

這一段小小插曲在回國後在心中起了不小變化,很多時候我們不是不願意幫忙他人,
而是心裡總會事先預設立場,心想對方或許不需要幫助,
就像我,也許大多數的人看到這樣一個好手好腳的年輕人也會認為我可以自己完成,
但地鐵站裡一聲又一聲的問候,對這些停下腳步協助我的巴黎人來說僅是舉手之勞的動作
卻在當下成為我求之不得的恩典...

回到台灣,有幾回在公司的地下室,正當我和製作人與廠商在開會時,
看到在公司為我們提供按摩服務的盲人朋友拿著柺杖一步一步敲打出前行的路準備離去,
我跑過去試問著需不需幫忙,他點點頭,就這樣,亦步亦趨陪著他慢慢地走到了樓梯前,
回到會議桌,製作人以訝異的眼神看著我,說這條路他應該走過好幾回了,為什麼還需要幫忙?!
我說:這就是所謂先入為主的觀念,反正問了對我們也沒差,
如果不需要他會婉拒,但如果需要,
這個不起眼的小動作也許就會為他帶來和我在地鐵站所感受到的相同溫暖...

每一天都是新的練習,旅程的最後一天我告訴自己:未來,永遠不要吝惜開口表示善意...

就在好幾雙手的接力下,我疲軟卻也順利地到達了凱旋門,
找到前往戴高樂機場的接駁公車所在的Avenue Carnot,
這一天的巴黎飄著微微細雨,但是我說:親愛的巴黎,我們都別哭,
雖然我將離開但從此而後你將不再走遠,在我心中,
Au Revoir, Paris...
再會了,我的巴黎...

在登機前的所有流程都以約莫80%的順利度進行著:
行李順利地掛到香港,只是超重的4公斤全得揹在肩上登機,
買到了早餐,雖然又領教了一些同樣是有色人種的店員拋出的睥睨態度,
打了電話報平安只是身上最後的歐元硬幣全被電話機吃掉了,
過了安檢一切正常,卻在登機前最後一刻才發現把護照和登機證忘在安檢台上趕緊飛也似的衝去撿拾...

自巴黎回到台灣的生活並沒有因此多了點浪漫情懷,
情緒裡的氣憤,沮喪,不滿,疑惑,恐懼仍舊時不時地侵擾著內心,但
自開始計畫旅程和努力讓夢想逐步實現而逐漸累積的勇氣和毅力成為如今血液裡汩汩流動的生存之道...

2008.2.21
巴黎小旅行,結束,
而29歲以後或許只有80%美好的人生卻仍舊
未完待續...

(更多文章與完整照片請上"瘋狂阿貝"個人部落格:http://chienhui820.pixnet.net/blog)
(歡迎加入Facebook粉絲團"瘋狂阿貝如是說":http://www.facebook.com/BettytheCrazie )
此篇文章於 2013-05-20 18:33 被 DOGGY2 編輯。
感謝 9
楊婷茹
#3
舊 2013-02-14, 00:27
一個人旅行依舊令人羨慕^^ 而且你的文筆真好!!
我還想知道些行前準備耶 像是法文的準備和規畫行程的心力路程...等我都好好奇
感謝 1
h4015 的頭像
h4015
#4
舊 2013-02-14, 02:48
我也曾多次通過安檢後忘了我筆電
手機及護照等
我想我是個迷糊的人
此外
我也喜歡版主的文筆
非常流暢...
至於去拜訪一個城市或國家總有不同的興奮心情
但住在那國家或城市又是另一回事
每次隨手在柏林拍街道或建築物寄給台灣朋友
我朋友一直說好美
或許每天經過或看過反而沒有感覺
各位有同感嗎?
感謝 1
grace5020 grace5020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5
舊 2013-02-14, 04:23
看著版主遊記
我彷彿又回到前年跟團去法國的光景
好想再去
感謝 1
Likes travelling
#6
舊 2013-02-14, 15:39
看著這篇文章,當時參訪聖母院的悸動彷彿又湧上心頭。
走在巴黎街頭,感受巴黎的美,也觸碰巴黎的落寞。
猶記拉法葉百貨的人潮洶湧,和外頭遊民乞討的強烈反差,
凡爾賽宮的金碧輝煌,卻透出帝國的餘暉蕩漾......
感謝 1
biss
#7
舊 2013-02-14, 17:20
感謝分享
感謝 1
Ryan 淳
#8
舊 2013-02-14, 21:10
看了超感動,期待下週一個人的巴黎
感謝 1
dream07 dream07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9
舊 2013-02-14, 21:19
版主文詞上的琢磨讓人彷彿也置身於巴黎,景點及奇遇描述的栩栩如生,
想必這趟旅行讓您酸甜苦辣都吃盡了吧!非常感謝您的文章分享,讓我們後者
有很好的參模!
感謝 1
hry
#10
舊 2013-02-14, 21:38
旅行總是充滿了許多驚喜
很棒的經驗與分享!
感謝 1
fawnsu
#11
舊 2013-02-14, 22:16
2012年7月正好在法、義走了一個月,還沒來得及把文章寫出來,
看到這些照片和文筆,當時的回憶真的一股腦兒地湧上心頭啊~
很期待看到其他文章哦!:D
感謝 1
DOGGY2
#12
舊 2013-02-16, 06:47
引用:
作者: fawnsu (原文章)
2012年7月正好在法、義走了一個月,還沒來得及把文章寫出來,
看到這些照片和文筆,當時的回憶真的一股腦兒地湧上心頭啊~
很期待看到其他文章哦!:D
To fawnsu,

巴黎確實是如此容易讓人留戀的所在
我的部落格裡有幾次旅行的紀錄,歡迎光臨唷^^
(http://www.wretch.cc/blog/chienhui820)
DOGGY2
#13
舊 2013-02-16, 06:49
引用:
作者: hry (原文章)
旅行總是充滿了許多驚喜
很棒的經驗與分享!
To hry,
是呀!旅行裡的驚喜就像包在巧克力裡的糖心讓人期待!
謝謝你的稱讚,
Let's keep traveling~
DOGGY2
#14
舊 2013-02-16, 06:52
引用:
作者: dream07 (原文章)
版主文詞上的琢磨讓人彷彿也置身於巴黎,景點及奇遇描述的栩栩如生,
想必這趟旅行讓您酸甜苦辣都吃盡了吧!非常感謝您的文章分享,讓我們後者
有很好的參模!
Hello,
謝謝你的稱讚,
這趟旅行確實令我難忘,
即時五年過去,之間也兩度重返巴黎,
但第一次造訪的點滴仍然在心裡有著無可取代的位置,

祝我們能繼續旅途愉快唷~
DOGGY2
#15
舊 2013-02-16, 06:57
引用:
作者: 楊婷茹 (原文章)
一個人旅行依舊令人羨慕^^ 而且你的文筆真好!!
我還想知道些行前準備耶 像是法文的準備和規畫行程的心力路程...等我都好好奇
Hi,
謝謝妳的稱讚唷,
我的部落格裡有前幾次旅行的行程、心情紀錄和準備資訊,
希望對妳有幫助,也歡迎交流唷^^
(http://www.wretch.cc/blog/chienhui820)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