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台灣旅遊好文]就這樣靜靜的在黑暗的洞穴中,看過無數的泯滅人性,聽過不絕於耳的淒厲,嗅過血流成渠的鐵鏽味,但它什麼都不能做,什麼都不能,就連頹喪的逃跑...置的感覺。看著聽著嗅著過去的歷史,即使怵目、痛切、悲憤,也還是要記得,像隧道中的鐘乳石一樣,一直記得。這杯秘境: 無糖微冰更多手搖秘境
訂房比價
TeaForTrip TeaForTrip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流浪漢
#1
文章: 4
性別: 秘密
感謝: 17次/2篇
註冊日期: 2020-03-17
舊 高雄鼓山白色隧道 – 歷經世事的鐘乳石 - 2020-04-15, 16:57



就這樣靜靜的在黑暗的洞穴中,看過無數的泯滅人性,聽過不絕於耳的淒厲,嗅過血流成渠的鐵鏽味,但它什麼都不能做,什麼都不能,就連頹喪的逃跑也是,只能在此處默默流淚,哭了將近一整個世紀,還是洗刷不了這傷痛。



在一個微雨的周末,出發前往前陣子才剛開放的鼓山洞軍事遺址,可以上網先預約,也可以像我們一樣現場報名,不過每梯次都有人數限制。這邊很容易錯過,可以找「高雄市政府工務局違章建築處理大隊」,右側有很醒目的遮雨棚,就是服務處囉,在這裡購票 (50元/人),一旁也有販售紀念品。



必須由導覽員帶隊進入,每梯次一前一後各一位確認大家的安全,在等待時間到的同時又下起雨來,剛過了梅雨季,整座城市還是濕濕黏黏的。從東出入口進入,旁邊有一座防衛的機槍堡遺跡,入口在巨石的後方,就由導覽員領著我們回到二十世紀的大約四、五十年代。



一踏進隧道內,印入眼簾的是牆上鋪設的保麗龍,滿滿的一直延伸到後頭黑暗處,才一開始就足以令人屏息,只剩風扇周而復始的運轉聲,連導覽員的解說也瞬間變成模糊的嗡嗡聲。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23870



被催促前進的聲音拉回現實,導覽員邊走邊解說,這些保麗龍是不讓當時偵訊犯人的聲音傳到外頭而設的,走沒幾步的右邊有一個空間寫著”盥洗室”,但都為了避免聲響傳到外面設了保麗龍,怎麼還會特別設立盥洗室呢,有可能是難以置信的刑求,想到這裡就不寒而慄。









因為石灰岩地質的關係加上經年累月由隙縫滲出的水,形成不同形狀的鐘乳石及石筍,而水到現在依然涓涓流出,就連兩側的溝渠也因細水流過,在水底產生像水痕的鐘乳石。導覽員注意到我們正在觀察水底的奇觀,就和我們說手不可以伸到水裡,如果碰到不馬上洗手的話,手就會變鐘乳石哦,到現在還是不太確定這是嚇唬人的故事還是事實,不過就算不說這個,為了保護最原始的景觀,我們可是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呢,地面上偶會出現或淺或深的積水,有些地方也因此呈現水波紋路和漣漪狀的鐘乳石。








整個隧道呈現「丹」字型,隨著導覽員的腳步一同經過拘留室、偵訊室和通風機房,也一邊解說著現在來到丹字的哪邊了,沒有空間感的我真的會被繞暈,根本想像不出現在位在丹字的右側還左側。有一條通道就是通向鼓山分局的,當時的犯人大概就是從密道被帶到這裡偵訊,但大多都進去後就沒有再出來了吧。最毛骨悚然的還是那些放在桌面的刑具,超大電池及開關,也有手銬和腳鐐穿過桌上的痕跡,推測不排除電刑逼供的可能。+










老舊斑駁的告示牌立在轉彎處,依稀可見的空襲避難所字樣,我們來到一處排放著當時的宣傳海報、老照片及電影海報的空間,越往隧道深處,瀰漫著更濃烈的霉味,整個地面也因為裂縫滲水而濕漉漉的。









翹首以待的鐘乳石階梯終於出現在眼前,長長六十四階的逃生梯,佈滿密密麻麻的鐘乳石,細看會讓人起雞皮疙瘩,卻又不忍移開視線,它們在隧道中各自成長,變化無窮的模樣,著實令人嘆為觀止。








接著導覽員帶著我們回到一開始進來的地方,由一旁的階梯往上走,經過一小段柏油路後,來到一道藍綠色門前,準備揭開另一個角度鐘乳石梯的神祕面紗。這個空間裡也有放一些當時的物品,鏽化的看板、陳舊的椅子和老式大鐵箱裡裝滿了紗布。




從上往下看深幽另一端發出的光芒像是在召喚我們,上半段的階梯是一般的石梯,只有下半部長滿鐘乳石,周圍的牆面斑駁不堪且有著大小不一的裂痕,讓人有時空錯置的感覺。




看著聽著嗅著過去的歷史,即使怵目、痛切、悲憤,也還是要記得,像隧道中的鐘乳石一樣,一直記得。





這杯秘境: 無糖微冰

更多手搖秘境
https://reurl.cc/KkQ1zy
此篇文章於 2020-04-15 21:40 被 TeaForTrip 編輯。
13
2687 次查看
倉鼠轉圈 倉鼠轉圈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United States
背包客
#2
文章: 19
性別: 秘密
感謝: 5次/4篇
註冊日期: 2019-04-15
舊 回覆: 高雄鼓山白色隧道 – 歷經世事的鐘乳石 - 2020-04-18, 01:11
自己是高雄長大的,也近耳順之年,都不知道這個地方。
父執輩也曾是歷史受害者。家父已逝,他的日記與回憶,我讀不下去,太痛與太感傷。
我不知道我是否有勇氣參觀這個地方。
有時候想,與其重揭瘡疤,不如選擇性遺忘,比較好過日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