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其他

青年旅館日記

138 13 5204
bluefoxing 的頭像
bluefoxing
#1
舊 2021-04-13, 14:39
這是2014年,從日本流浪歸來之後不久的事。




【DAY 1】

我拖著沉重的行李箱,按著地址在台北市某處的巷子裡鑽進鑽出找了半天,才找到這間青年旅館的位置,它位在一棟舊大樓的一樓,裡頭空間看來很大,但入口的門倒是小得很低調。

這間青年旅館就是接下來我要長期居住的地方了。

櫃檯裡接待我的就是老闆,他年約五十,膚色曬得黝黑,灰白的頭髮梳得油亮綁在腦後,一邊嚼口香糖一邊很有興緻的打量我。

「台灣人?嗯,台灣人很少會想要長期住在這裡的,為什麼?」
「呃……就是想試試,順便練練英文。」

老闆也不再多問,讓我填完入住申請書,就帶我走進旅舍裡開始介紹環境。

「這裡是廚房,廚具都是共用的,但用完要記得洗,沒洗抓到一次罰一百!因為我不是你老媽,沒義務幫你洗……冰箱也可以用,不過記得把自己儲存的食物寫上名字,因為……」

「嘿唷!餓死啦!餓死啦!」

老闆話還未說完,突然一個高高壯壯的老外衝進廚房打斷了他。這老外一進來就用英文大吼大叫,然後打開冰箱東翻西找,沒多久便大聲歡呼:「喔耶!賓果!沒寫名字!」

然後就看見他從冰箱拿出一條吃了一半的法國麵包,狼吞虎嚥的往嘴裡塞。

「你好,我叫文森。」這位嘴裡塞滿麵包的老兄總算注意到我的存在,友善的伸出手跟我握了握,又一陣風似的跑出廚房。

「看見了吧?」老闆語重心長說道:「我們這兒的規則,只要沒寫上名字的食物都視為公糧,有很多像文森這樣的公糧獵人就會三不五時的來獵取食物,所以切記,一定要記得寫名字!」

我驚魂未甫的跟著老闆,他緊接著介紹了共用的廁所和淋浴間後,帶我來到客廳,只見一大群老外,有黑人、白人、黃種人、男的、女的……正聚在客廳裡閒聊著呢。他們用的是英文,每個人講話速度都跟機關槍一樣快。

完全聽不懂啊!我的英文自從學校畢業之後就已經很少使用了,這會兒眼前全部都是野生的老外啊!好可怕啊!

幸好老闆很快帶我進了房間,這是一間十人房,共有五張上下舖的床位,我分配到的是最裡面的一張上舖。

這時已是晚上九點多,但房間裡一個人也沒有,我連忙安置好自己的行李箱,然後爬上床。

我的個性本來就比較害羞,突然來到這個全部都是陌生人的地方,而且還全是老外!根本就不敢到大廳去加入他們啊!

突然極度後悔搬到這裡來住,可是我原本租的公寓已經退租了,所有的傢俱物品也已經都賣掉或清理掉了,僅剩的家當都裝在一只大行李箱裡,已經回不去了。

於是乎,來到青年旅館的第一夜,我就這樣躲在自己的床上,也不敢跟陸續回房間的室友聊天,只是不停的玩手機直到累了睡著。


【DAY 2】

隔天是星期一,我仍然照常去公司上班,晚上有點忐忑的回到青年旅館時,裡面倒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安靜。

客廳裡只坐了一個人,而且還是個黑人,我猶豫了半天,決定鼓起勇氣走過去,用我的破英文跟他打招呼。

「哈囉……你好嗎,我是吉米。」
「蛤?哩共啥?」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0066

回過頭來的黑人居然講的是台語。

「呃……ㄟ……哩賀……」一時腦袋轉不過來的我只好也用台語對答。

他是台灣與南非混血的里昂,又瘦又高接近200公分,足足比我高了半個頭。里昂小時候跟著媽媽在台南的外婆家住了好幾年,所以台語超溜,反而是國語不太行……

這種感覺真是奇妙,我本來預期即將進行一場很吃力的英文對話,沒想到卻是跟一個黑人用台語在聊天。不過也該感謝里昂,這天晚上,他很自然的把我介紹給其他老外,大家知道我是台灣人都很高興的想跟我練習中文對話。

「你……好,我的……名字……是……法罕,我來自……印度。」
「你好,我是吉米。」

滿臉大鬍子的法罕捧著初級中文入門書,照著上頭的羅馬拼音試圖跟我聊天,他才剛到台灣唸大學,中文程度可以說是零,我很勉強才聽懂他在說些什麼。

這位仁兄剛剛運動回來,身上的味道令人不敢恭維。正在廚房搜括糧食的文森說他害晚餐都變得難吃了,一腳把他踹進浴室去洗澡。

里昂緊接著介紹了一位外國女孩給我認識,她長得非常漂亮,高佻的身材、金黃色的披肩長髮、水藍色的眼睛……微微上翹的嘴角讓她看起來像是隨時都在微笑,簡直像是外國電影裡走出來的女主角!

「你好,我的名字是貝拉,我來自波蘭。」
「妳好,我是吉米,台灣人。」
「你好,吉米,你今天,吃飯了嗎?」
「還沒,妳呢?」
「我也還沒,那麼,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好呀!」
「那麼,你今天,大便了嗎?」
「我……什麼?」
「你今天大便了嗎?」
「呃……還沒有。」
「那麼,我們一起去大便吧。」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0066

貝拉的中文程度已經有初級水準,可以套一些簡單的句型進行對話,但我總覺得對話的內容好像哪裡怪怪的……

總之,來到青年旅館的第二天,我總算鼓起勇氣,開始跟外國人交流了。雖然講的都是國語和台語……


【DAY 3】

搬到青年旅館的第三天,傍晚下班後我沒有直接回去,而是先到附近的市場採買了一星期份量的食材。這一次搬到便宜的青年旅館住,除了想多練習英文之外,也是打算要儘量省錢的,正好青年旅館有提供廚房,於是我決定自己煮食,省些伙食費。

在廚房準備食材時,文森不知道是不是感應到有食物,一陣風似的衝進廚房。

「嗨!你在做什麼?」文森用英文問我。

終於有機會說英文了!

「我正在……煮晚餐。」
「真的嗎?是台灣式的晚餐嗎?」
「是的。」
「天啊!我可以吃嗎?」
「當然,沒有問題!」

文森大聲歡呼著,跑到客廳去昭告天下了。

我不由得暗自得意,剛才那一番英文對話,我居然可以應答如流!看來我的英文程度還不錯嘛……

正在一邊切菜一邊暗爽時,一堆外國人聽到風聲,都紛紛跑進來廚房了。

「哇!台灣式的晚餐,我也可以吃吃看嗎?」
「可以呀!」
「那我呢?我也要!」
「呃……好的。」
「我也想嚐嚐!我從未吃過台灣的手作家常菜!」
「……」

反應出乎意料之外的熱烈,我點了一下人數,不禁嘆了口氣,默默的把冰箱裡剛寫上名字的七天份食材全拿出來。

最後我煮了青椒炒牛肉、豬肉絲炒高麗菜、鹽煎雞肉、兩條蒸魚、蕃茄炒蛋、白切五花肉及一大鍋玉米濃湯,並且切了一大盤水果,用掉了半包白米。

一起吃晚餐的有我、文森、里昂、法罕、貝拉,另外還有一個剛剛認識的日本女孩小南,以及另外兩位來自西班牙的女背包客。

這頓晚餐吃得賓主盡歡,人人讚不絕口,我則是一邊吃,一邊為皮包裡流失的鈔票哀悼。

「謝謝,台灣的偶像劇裡很多男孩子都燒得一手好菜,我本來以為是騙人的,沒想到是真的!」日本女孩小南的甜美笑容讓我心情愉快多了。

飯桌上夾雜著中文、英文、日文跟西班牙文,大家亂七八糟的邊吃邊聊成一團。而我總算也克服了不敢跟外國人聊天說英文的心理障礙。

其實這一點都不難,只要看到這些外國人即使中文說得再怎麼爛,也都毫不害羞的不斷嚐試要講,就知道這是學習語言的必經過程。雖然常常有聽不懂或是講得亂七八糟的狀況出現,但這反而變成另一種溝通的樂趣。

總之,我總算開始慢慢融入了這個地方,之後很快就跟青年旅館裡的大伙兒混熟了,每天下班後都有一大群朋友在家裡等著我回去,比起以前一個人住公寓的生活有趣多了,事後回想起來,煮這頓飯還是很值得的。

但我也在心裡暗暗發誓,下次再也不這樣搞了,否則別說存錢,可能沒多久就被這些老外給吃到破產了也說不定。
感謝 49
5204 次查看
bluefoxing 的頭像
bluefoxing
#2
舊 2021-04-13, 14:43
【背包客們】

在青年旅館裡住了一陣子,慢慢可以觀察到,這裡的住客大致上分為兩種,第一種是短期停留的背包客,這些人幾乎都是來旅行的;第二種則是長期居住客,大部份是在台灣唸書或教中文的老外。

短期停留的背包客通常真的只是過客,來匆匆也去匆匆,台北只是他們短暫停留的一個點,大家萍水相逢相見歡,閒話家常聊聊天,聊的內容不外乎旅行的見聞以及各自國家的文化差異等等。

我非常喜歡跟背包客聊天,與這些旅人對話,總能為我日趨枯燥的上班族生活添增不少色彩,每次參與到他們的故事裡去時,都會覺得背上好像長出翅膀,不再是被困在台灣的那個平凡上班族。


比如說喜歡極限運動的派克,他的故事就非常精彩。

「你們知道嗎?我曾經在南美洲被搶劫,差點就沒命了喔。」

派克來的第一天晚上,大家聚在客廳,一邊喝啤酒一邊聽他講旅途中的故事。

「怎麼回事?」文森發問,他正吃著剛在冰箱裡找到的香蕉。

「半夜搭帳蓬的地點選得不夠隱密啊,幾個當地人把我從帳蓬裡拖出來,能拿的東西都拿光了,只留下我身上穿的一條內褲和一條汗衫……」派克說得若無其事。

「天哪,那不就沒錢吃飯了!」文森用英文表示。
「真可憐!後來還好嗎?」小南用日文說。
「那麼,你--受傷嗎?」貝拉則硬是要用中文發問,也沒想過派克根本聽不懂中文,累得我還要用英文再翻譯一遍。

「哈哈,沒事沒事,好消息是,那幾個大鬍子都不是同性戀,哈哈哈。」派克一派輕鬆答道。

通常這些刻苦旅行的背包客,性格都超級樂天。

這種點到即止的交友方式非常吸引我,大家只有幾天的相處時間,互相交換彼此生命中的精華之後,差不多就要互道再見了。

為了幫助派克在台灣租到摩托車,我充當翻譯打電話詢問了幾家機車出租行,但這些店家都不願意租給外國人,我只好向他表示遺憾。

「試試鄉下的摩托車出租店。」派克說:「大城市的店家通常不好商量,但是鄉下的店家會幫忙的。」

果然,當我打電話到宜蘭的機車出租行時,就找到了願意租車給外國人的店家。

本來派克是打算隔天馬上出發去環島的,但是那天晚上發生了一件事,使得他的行程延後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0066#post11797401

大約是吃晚餐的時間吧,大家都陸續回到青年旅館裡,突然,地板開始劇烈搖晃,書櫃上的書陸續掉到地上,天花板上的燈也開始左右晃動起來。

老闆從椅子上彈起來用英文大叫。

「地震!是地震,大家快到外面去!」

我和幾個老外跟在老闆後面奔出大門,跑到門外的空曠處,地震又持續了一陣子,才慢慢停止了。

大家還驚魂未甫,卻聽到派克在一旁興奮的大吼大叫:

「哇哈哈哈!剛才那是地震嗎?是地震耶!我生平第一次遇到地震耶!太有趣了!」

看來在德國,大概很少發生地震……

大家清點人數,發現只有派克、里昂、法罕跟著逃出來,可是,應該還有其他人才對……

於是我們連忙返回青年旅館,走到大門就看見貝拉倚坐在門口,捧著字典在翻,她見到我,一臉興奮的跑上來。

「請問,剛才發生--地震嗎?」

原來她剛才居然是在查地震的中文。

「天啊!貝拉!遇到地震的時候,要先逃啦!字典晚點再查!」我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貝拉傻笑了一下,指指客廳:「小南和文森,不逃。」

我們進入客廳,只見小南正淡定的坐在客廳滑手機,當大家問她為何不逃時,她連頭都沒抬一下。

「地震?剛才那個小不拉嘰的地震,哪裡需要逃?你們也太大驚小怪了!在日本啊,這根本不算什麼喔。」

「真的嗎?希望我去日本的時候,可以體驗到更大的地震!」派克興奮說道。
「呸呸呸!不准詛咒我的國家啦!」小南瞪他一眼。

大伙又聊了一會兒,我才想起還有另一個失蹤人口。

「對了,文森到哪去了?」

大家找了半天,總算在廚房的桌子底下找到文森,他抱著一堆食物躲在那裡。

「你做什麼?那不是我的壽司嗎?」眼尖的小南叫道。
「啊……我只是想,萬一房子塌下來,我躲在這裡,還有一些食物可以支持我的生命……」文森慌忙解釋。

可惜房子並沒有塌下來,所以最後文森也只能把那些別人貼上名字的食物放回冰箱,因為那些並不是公糧。

       ※

「看三小?」

非常有氣質的英國背包客尼克,一知道我是台灣人,突然爆出這句話。

「呃?什麼??」

「看……三小!」與尼克同行的吉娜也說了。

「這……你們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嗎??」
「我知道,這是台灣話的HELLO的意思!」尼克得意的說:「在機場的台灣人教我們的唷。」

靠北!是哪個缺德的傢伙……

來台灣的背包客多半都很樂意學幾句中文,甚至台語,因此我經常成為他們請教的對象。當然,我這麼溫文儒雅又有良知的有為好青年,絕對是不會亂教老外一些有的沒有的。

老外都很實際,他們最愛學的中文句子,除了像「你好」或者「謝謝」這類常用語之外,最常見的就是諸如「多少錢?」或者「可以便宜一點嗎?」這類立刻就可以用上的句子。

大部份人會用羅馬拼音記下句子的唸法,也有少數語言天份較高的,就可以直接背誦。

通常我會很樂意教他們,但也有例外的時候。

比方說保羅這傢伙。

有一種老外,他們來到東方國家旅行,唯一的志業就是找東方女性上床,保羅就是這類人。

我不太愛搭理他,因為總是可以從他的言談之中感受到那種對東方女性的不尊重,以及那種純粹的獸慾。

但他偏偏就很愛抓住我問:「我該怎麼跟不會說英文的台灣女孩搭訕?」或者「怎麼用中文暗示台灣女孩,我希望跟她們做愛?」

不勝其煩,我只好勉為其難的教了他一句。

「我的老二很小。」

那陣子,保羅常常在青年旅館裡一邊走來走去,一邊大聲的練習這句中文哩。

總而言之,背包客形形色色,雖然因為他們停留在台灣的時間較短,難以有什麼深入的交流,但是這種點到即止的交流方式,還是非常的吸引我。
感謝 23
bluefoxing 的頭像
bluefoxing
#3
舊 2021-04-13, 14:45
【湯瑪斯】

長期居住在台灣的老外或多或少都會講一點中文,但通常只能應付基本的日常對話,真的需要溝通時主要還是講英文。

不過也有一些外國人,他們的中文好到令人咋舌的地步,例如湯瑪斯。

湯瑪斯來自美國德州,身形又高又瘦,目測大概四十歲左右,據說已經在台灣住了將近十年了,說得一口文縐縐的中文,不曉得怎麼學來的。

「幸會,在下名叫湯瑪斯,將會在此處盤桓數週,請多指教。」

他的中文能力令人讚嘆不已,不過我很快就發現,這是一個怪咖……

「茅房臭、灶房也臭,客廳桌上杯盤狼藉,桌下灰塵叢生,唉……這樣的地方,怎能住人?老夫看不下去了!」

我還記得,他來的那天晚上,講完這番話之後,就捲起袖子,開始打掃。

這間青年旅館的確老舊了點,但其實也不致於真的髒到無法忍受,我只能說,這湯瑪斯真的是個有潔癖的老外。

打從他住進來開始,整間青年旅館變得一塵不染,沙發布和窗簾都每隔兩天就重新洗過,所有地板每天早晚各拖一次。廚房裡,餐具和大伙兒裝食物的籃子都被整齊的重新排列,冰箱裡也是一絲不苟,餐桌舖上一方潔白的桌巾,上面用玻璃瓶裝清水,養著幾株向日葵。

再也看不到垃圾筒超過半滿還沒倒,廁所和廚房原本些許的異味,完完全全的聞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檸檬香味。

不管什麼時候看到湯瑪斯,他手上一定拿著抹布拖把之類,沒一刻閒下來,不知情的人看了,總以為他是旅舍裡的員工哩。

起初大家都很高興,這家老舊青年旅館竟也變得高級了起來,用這麼便宜的價錢住在這裡,真是賺到了呀!

但漸漸的,大家開始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力。

比方說,週末的晚上,大家總會聚在客廳喝啤酒、談天說地。當大家正值酒酣耳熱時,就會發現湯瑪斯虎視眈眈的站在一旁,只要一看到喝完的啤酒瓶沒有被正確丟入資源回收筒,他就會馬上衝過去處理。另外例如啤酒或是食物要是稍微滴到沾到桌上,湯瑪斯也是二話不說變出抹布,立馬擦得一塵不染。

廚房的白布桌巾則是讓大家吃起東西縛手縛腳,這些背包客大部份都是粗手粗腳的豪邁之人,如果吃個飯不小心滴個湯汁在桌巾上,就會看到湯瑪斯愁眉苦臉的來收了桌巾去洗。

就連往垃圾筒裡丟個垃圾也變成一件很有罪惡感的事,因為只要湯瑪斯看到有人丟垃圾,就會很不安的衝過來看垃圾筒滿了沒、需不需要清理……

不過,大家最無法忍受的,大概是湯瑪斯堅持要掃女廁這件事。

而這也是那天晚上爭吵的引爆點。

「搞什麼啊!為什麼女廁裡面會有個怪叔叔!感覺真不舒服!」有個新來的日本女客人從廁所衝出來,在客廳氣急敗壞的用日文夾雜英文大罵:「你們這間旅館,難道不能請女性工作人員來打掃女廁嗎?」

坐在櫃檯裡的正牌員工雪莉連忙出來解釋說,湯瑪斯不是員工。

「不是員工?那是變態偷窺狂嗎?」日本女客人提高了音量,顯然更加不能接受。

這件事都還沒解決呢,原本靜靜坐在一旁彈吉他的美國人貝瑞也忍不住插嘴了。

「我也有話要說,我實在不能忍受!為什麼我只是吃飯、丟垃圾都要小心翼翼,忍受著巨大的壓力?我想要回到以前那樣輕鬆的生活啊!」貝瑞表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緊接著,印度人法罕也開始抱怨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0066#post11797404

「對嘛!很辛苦的嘛!我的大便本來就很臭的嘛!現在每次大便,我都好擔心湯瑪斯會進來的嘛!我的大便臭又不是我願意的嘛!」法罕表示。

或許是大家積壓太久了,加入抱怨行列的人越來越多,七嘴八舌到最後,大部份的長住客人都表達了不滿,簡直就是群情激憤啊……最後,在法罕帶領下,十幾個住客決定一起去找旅舍老闆請命。

「喔……」老闆聽完他們的敘述,湯瑪斯正好拎著水桶拖把從女廁走出來。

「何事?」湯瑪斯見我們聚在一起,好奇的問。

「我們希望你搬走。」貝瑞劈頭就說。

       ※

我本來以為大家不會當面把話講得很難聽,但我想錯了,這些老外平常脾氣很好、很隨和,可是一旦真的有事,說起話來都超直接的。

迫於民意,老闆只好請湯瑪斯搬走。

「無妨,」湯瑪斯淡淡的說:「反正老夫本來就只打算住一個月,也是該回去了……明年這個時候,老夫會再來。」

湯瑪斯離開的那天,我和另一個台灣女孩安妮一起陪他坐車回新店。他教英文十幾年了,也存了不少錢,還買了間公寓,真搞不懂他幹嘛跑來青年旅館裡住?

踏入湯瑪斯的公寓裡時,我跟安妮都毫無心理準備的嚇傻了。

「啊,請隨意坐。」湯瑪斯說完就攤在沙發上打開電視。

這、這真的是湯瑪斯的家嗎?

我們想像中湯瑪斯的家,應該是極度乾淨、一塵不染,像是樣品屋一樣的地方,可是這……

磁磚地板上堆滿了書籍、雜誌、報紙等雜物;吃過的微波食品盒子就丟在桌上,發出陣陣異味;垃圾筒不知多久沒清理了,都滿出來,也沒分類;浴室牆壁及地板積滿溼垢,顯然很久不曾刷洗了。

看起來很髒的沙發上面堆滿了待洗的衣物,雖然湯瑪斯叫我們隨便坐,但根本就沒地方可以坐啊!

整間公寓裡放眼望去,唯一稱得上『整齊乾淨』四個字的,就只有排排疊在書架上的一整套金庸小說而已……

這簡直就是個豬窩!比我的房間還亂上好幾倍,搞什麼嘛!

       ※

回到青年旅館,我和安妮忍不住跑去問老闆。

「你說湯瑪斯啊?」老闆徐徐吐了一口菸:「潔癖?誰跟你說他有潔癖的?他比我還髒咧!」

沒有潔癖?那怎麼會……

「有潔癖的不是他,是他老婆奧莉薇亞。」老闆一邊抽菸,一邊說出一段往事。


十年前的秋天,這家青年旅館剛開張不久時,來了一對年輕的美國夫婦,男的叫湯瑪斯,女的叫奧莉薇亞,他們幾乎可以稱得上是旅行專家,由結婚那年開始,已經環遊世界好幾年,去過了一百多個國家。

來到台灣,他們打算短暫休息,住上幾個月,並且趁機深入瞭解這個美麗、熱情的島國。

奧莉薇亞有潔癖,老是嫌老闆沒把青年旅館打掃乾淨,於是常常動手清潔。

「老闆呀!你這裡這麼髒!要不是一時找不到別的青年旅館,我才不想來住哩!」奧莉薇亞總是一邊打掃一邊抱怨。

老闆也只能苦笑,他知道無論他怎麼打掃,奧莉薇亞都不會滿意的。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0066#post11797404

來到台灣約兩個月之後,湯瑪斯和奧莉薇亞之間出現了爭執。

已經環遊世界多年的湯瑪斯覺得有點累了,再加上他在大學學過幾年中文,對台灣倍感親切,於是就起了長住的念頭。

他半開玩笑的跑去某個知名補習班應徵,沒想到立刻就被錄取,於是湯瑪斯興緻勃勃的回來跟奧莉薇亞商量。

「我們就在台灣休息一、兩年嘛,順便存點錢。」湯瑪斯說。

但奧莉薇亞卻不領情,她似乎是從骨子裡就定不下來的那種狂熱旅人。

「在這裡?這個又吵又潮溼的小島?你瘋了?」奧莉薇亞表示。

後來兩人大吵了一架,好幾天互相都不說話。

某天早上,湯瑪斯起床後,發現奧莉薇亞離開了,只留下一張紙條。

“你喜歡留在這裡存錢,就留下來吧!我的下一站是菲律賓,明年或後年的秋天,我再回來找你。再見。”

「後來怎麼了?她回來找湯瑪斯了嗎?」貝瑞聽到這裡忍不住問。

我這才發現,在老闆敘述這段往事時,不少人都已經紛紛聚過來聆聽。

「沒有,奧莉薇亞去菲律賓之後就失去聯絡了,而湯瑪斯……他在我這裡等了五年才搬出去,不過,每年秋天的這個時候,他都還是會來住上一、兩個月。」

老闆說完就離開了,留下來的我們都默然無語。

好一會兒,貝瑞才開口:「法罕哪,你在台灣唸大學,所以明年這個時候,你還住在這裡吧?如果你明年遇到湯瑪斯……」

法罕搔了搔頭:「是的嘛……唉,好嘛,我就努力多吃一點水果蔬菜,讓我的大便不要那麼臭的嘛!」

大伙兒都笑了。

我默默看著青年旅館門外的那張長板凳,記得,湯瑪斯不打掃的時候,就總是坐在那張長板凳上,望著巷子的入口發呆。

「我想,或許他仍然期待某人會突然背著大背包,在那個巷口出現吧?」

一旁的安妮說著,嘆了口氣。
感謝 23
bluefoxing 的頭像
bluefoxing
#4
舊 2021-04-13, 14:49
【亮太】

在青年旅館裡有一種人,他明明住在這裡,但你卻很少注意到他,亮太就是這樣的人。

亮太拿了打工簽證來台灣,目前一邊在東區的日本餐廳裡打工,一邊學習中文。

他工作學業兩頭忙,所以能待在青年旅館裡的時間不多,很少遇得到他。

就算真的遇到了,也常常沒注意到他,不知該說他是低調呢,還是沒存在感。

不過,過了一陣子,他忽然變得不一樣了。

出現在大家面前的亮太開始變得開朗、愛笑,而且很愛主動找人聊天。

穿衣服的品味也完全不同了。

某天早上,我在客廳裡煮早餐時遇見文森,他坐下來順手拿走一片我的吐司,一邊塞進嘴裡一邊問:

「嘿吉米,你覺不覺得,最近亮太很不一樣?」

我點頭表示同感,亮太簡直變了一個人。

「真是的,昨天晚上我差點被他嚇死。」文森說著,又叉走我一塊香腸。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你聽我說,昨天晚上我喝醉了……」

「你哪天沒喝醉的?」

「嘖!你別打斷我,昨天晚上我喝醉了去上廁所的時候,亮太正好進來,站在我旁邊,我就說,嗨亮太你好,穿這麼正式要去約會嗎?結果你知道嗎?亮太那小子竟然湊過來看我小便,說什麼白人果然比較大,然後就走了,你說奇怪不奇怪……啊,這個火腿看起來很好吃,我吃吃看。」

的確很奇怪,看來以後上廁所遇到亮太要小心點。

當我正在阻止文森偷走我的荷包蛋時,亮太出現了,穿著合身剪裁的休閒白西裝,還抓了個帥氣的朝天髮型。

「嗨!文森你早!嗨吉米早!」

我看著亮太,他完全不是之前那個有點土氣又害羞的男孩了。

「亮太,你這套西裝……多少錢哪?」
「不貴不貴,訂做的,才一萬塊台幣。」
「這還不貴?你這麼有錢嗎?」
「嘿嘿……」亮太露出神祕的微笑:「不打扮好自己,怎麼會受台灣女孩歡迎呢?」

亮太說完就出門去了,還順手拿走我削好的半顆蘋果。

       ※

亮太開始頻繁的出現在客廳,而且變得異常的活躍,大家再也不會忽略他的存在了。

不過,過了一陣子,我開始覺得不太對勁。

「亮太,你不是要打工嗎?怎麼還在這裡?」
「你說餐廳的工作嗎?早就辭掉了。」
「為什麼?」
「錢又少、又累,不想做了。」
「那……」
「不用擔心,我媽有寄生活費給我,我沒問題的。」

話雖如此說,但每次看到亮太的時候,他總是在吃泡麵或土司,不過他看起來總是很開心,盯著手機的時間比以前多很多,大部份是通訊軟體的對話視窗,常常窩在沙發上一聊就是幾個小時。

「你怎麼笑得這麼開心,在跟女朋友聊天嗎?」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0066#post11797407
「唉呀……其實也還不能真的算是我的女朋友啦……」

八卦是人的天性,在青年旅館的人也不例外,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追問之下,慢慢知道了亮太的交往對象,似乎是他搭捷運時認識的一個女孩子。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60066#post11797407

認識後亮太不斷試圖邀約,但都被拒絕,直到最近送了一個對方喜歡的生日禮物,才開始有約會的機會。

其實也不需要我們問,他自己逢人便提,得意的很。

某天他又在跟阿明講這件事。

「那時啊,我在車上跟母親講電話,用日語,她聽見了,就問我是不是日本人,我們就這麼聊起來了……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的對話喔!我記得她說,她正在努力學習日語,將來希望能夠搬到日本住,在日本上班。我就跟她說呀,去日本旅行還可以,千萬不要去日本上班,是全世界最辛苦的……」

來自韓國的阿明聽到這話立即表示抗議:「放屁,我說呢,在韓國上班,比在日本辛苦多了!」

「日本比較辛苦!」
「不!韓國比較辛苦!」
「怎麼可能,你知道嗎?我在日本的時候,一天常常要工作12個小時耶!」
「那算什麼,我常常通宵在公司過夜呢!」

聽到他們的爭論我忍不住插嘴。

「其實在台灣上班也很辛苦的……」

阿明和亮太聞言,都啼笑皆非的看著我。

「拜託!你以為我們為什麼要躲在台灣啊?那就是因為在台灣很輕鬆,很舒服!」阿明表示。
「這點我同意,你看看台北人,比起來太悠閒了!」亮太也說。

我都還沒回話呢,路過的荷蘭老外強尼插嘴說:「你們到底在爭什麼?在我看來,你們亞洲人都很辛苦,不論是台灣、日本、韓國……」

強尼說完就晃走了,這傢伙,大白天的,手上就拎著一瓶啤酒到處晃。

大家沉默了好一會兒,阿明才忿忿不平的說:「真不公平,為什麼他們歐洲人、澳洲人,就可以這麼自由自在的去過自己想要的人生,而我們亞洲人就得過得這麼痛苦呢?」

亮太也點點頭:「這是真的,跟他們比起來,我們都像是不知道怎麼享受人生的工蟻。」

阿明說:「沒錯,不過我還是要說,比起日本,韓國的工作壓力更大!你知道嗎?現在在韓國上班,要是不學個二、三種外語,根本混不下去!」

亮太沉默了一會兒,說:「在日本,我們的工作壓力是來自整個社會結構和現象,舉個例子,我問你們,在台北和首爾,每一年平均臥軌自殺的人有多少?」

這真是個奇怪的問題,我想了想:「這種事件一年差不多三、四次吧……」

阿明搔搔頭:「問這個幹嘛?我想這類事件在韓國大概一年十幾次總有吧?」

亮太點點頭:「如果你去過東京,就會發現幾乎每天都會有因人身事故導致的列車延誤通告,也就是幾乎每天都有人臥軌自殺。究竟是什麼樣的壓力,才讓這麼多的日本人願意選擇如此可怕的死法?這我實在很難跟你們解釋,或許,只有日本人才懂吧。」

亮太說到這裡,他的女友傳來訊息,他面露喜色,丟下一句:

「總之,我會跟我的台灣女朋友結婚,然後成為台灣人,我絕對不會讓她去日本當上班族,過那樣的生活。」

然後我們就結束了交談。那是一次有點沉重的對話。

       ※

過了一陣子,亮太坐在沙發上的時間變長了,臉上的笑容也少了,後來,他開始頻繁的講電話。

大部份時間他講日文,總是很激動,我們也聽不懂他說些什麼,但感覺得出來不是什麼好事。

問他,也什麼都不說。

不知為何,突然之間他又變回從前那個亮太了,除了講電話,幾乎不跟其他任何人交談。

大家看在眼裡,倒也沒有特別在意,青年旅館裡什麼樣的人都有,只要不影響到自己,別人怎麼樣,大家倒也不會太去多管閒事。

就這樣子過了幾個星期。

而亮太不愧是亮太,當他不想要被別人注意到時,那種存在感真的是低得可憐,即使他仍然住在青年旅館裡,但沒多久我就幾乎忘記還有這個人了。

甚至連青年旅館的老闆也差點忘記還有這個人。

某一天,我看到老闆翻著登記薄,一臉的疑惑。

「怎麼了老闆?」

「呃……沒事,我只是覺得很奇怪,10人房明明有10張床,但這個週末大客滿時,怎麼只賣出去9個床位?」

「哈,你這樣迷迷糊糊的,怎麼當老闆哪?」
「不,這……怪了……」

那天老闆查了半天,才發現原來那個神祕的第10人就是亮太,而他2個半月沒有付租金了。

我們在亮太的床上把他挖起來的時候,他已經三天沒吃沒喝,奄奄一息。

       ※

大伙兒將亮太送到醫院後的隔天,他的母親就搭了飛機來到台北。

亮太除了因缺水而虛脫外並沒什麼大礙,在病床上,他只是不斷的用日語跟母親說對不起。

他的母親付清了亮太積欠的租金,準備帶他回日本。

離開那天,我送他們到捷運站,等車時亮太給我看了他手機裡的一些照片,那是他短暫交往的台灣女友,很標準在東區可以看到的那種打扮入時的時尚美女,很亮眼,可以理解亮太為何會為她如此痴狂。

「她的日文名字叫做麗子,她真的很美麗吧?」亮太苦笑,用中文說道:「如果你有機會遇見她,請幫我問問她,跟我分手是因為不喜歡我了?還是因為我沒有錢了,好嗎?」

我答應了亮太,雖然看起來,我能幫他問到答案的機率並不高。

亮太盯著捷運的鐵軌發呆,不一會兒,車進站了。

「前幾天,」亮太說:「我差一點從這裡跳下去,幸好我忍住,現在想想覺得自己好傻……我有點擔心,如果我在台北都差點跳了下去,那麼回到東京後,我能足夠堅強,讓自己不從新幹線的月台跳下去嗎?」

列車門開了,我和亮太互道再見,看著他瘦小的背影擠進捷運車廂的人群中。

我很清楚,在青年旅館裡認識的朋友,一旦說了再見,多半將來再也不會再見。

我還以為自己已經慢慢習慣了這種離別,但送走亮太時,心中還是有種說不出的惆悵。



            【待續】
感謝 33
kevin02 kevin02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5
舊 2021-04-14, 08:33
向陌生跨出第一步.....一直沒這個勇氣😰
juanflow 的頭像
juanflow
#6
舊 2021-04-14, 11:55
引用:
作者: bluefoxing (原文章)
【背包客們】

在青年旅館裡住了一陣子,慢慢可以觀察到,這裡的住客大致上分為兩種,第一種是短期停留的背包客,這些人幾乎都是來旅行的;第二種則是長期居住客,大部份是在台灣唸書或教中文的老外。

短期停留的背包客通常真的只是過客,來匆匆也去匆匆,台北只是他們短暫停留的一個點,大家萍水相逢相見歡,閒話家常聊聊天,聊的內容不外乎旅行的見聞以及各自國家的文化差異等等。

我非常喜歡跟背包客聊天,與這些旅人對話,總能為我日趨枯燥的上班族生活添增不少色彩,每次參與到他們的故事裡去時,都會覺得背上好像長出翅膀,不再是被困在台灣的那個平凡上班族。


比如說喜歡極限運動的派克,他的故事就非常精彩。

「你們知道嗎?我曾經在南美洲被搶劫,差點就沒命了喔。」

派克來的第一天晚上,大家聚在客廳,一邊喝啤酒一邊聽他講旅途中的故事。

「怎麼回事?」文森發問,他正吃著剛在冰箱裡找到的香蕉。

「半夜搭帳蓬的地點選得不夠隱密啊,幾個當地人把我從帳蓬裡拖出來,能拿的東西都拿光了,只留下我身上穿的一條內褲和一條汗衫……」派克說得若無其事。

「天哪,那不就沒錢吃飯了!」文森用英文表示。
「真可憐!後來還好嗎?」小南用日文說。
「那麼,你--受傷嗎?」貝拉則硬是要用中文發問,也沒想過派克根本聽不懂中文,累得我還要用英文再翻譯一遍。

「哈哈,沒事沒事,好消息是,那幾個大鬍子都不是同性戀,哈哈哈。」派克一派輕鬆答道。

通常這些刻苦旅行的背包客,性格都超級樂天。

這種點到即止的交友方式非常吸引我,大家只有幾天的相處時間,互相交換彼此生命中的精華之後,差不多就要互道再見了。

為了幫助派克在台灣租到摩托車,我充當翻譯打電話詢問了幾家機車出租行,但這些店家都不願意租給外國人,我只好向他表示遺憾。

「試試鄉下的摩托車出租店。」派克說:「大城市的店家通常不好商量,但是鄉下的店家會幫忙的。」

果然,當我打電話到宜蘭的機車出租行時,就找到了願意租車給外國人的店家。

本來派克是打算隔天馬上出發去環島的,但是那天晚上發生了一件事,使得他的行程延後了。

大約是吃晚餐的時間吧,大家都陸續回到青年旅館裡,突然,地板開始劇烈搖晃,書櫃上的書陸續掉到地上,天花板上的燈也開始左右晃動起來。

老闆從椅子上彈起來用英文大叫。

「地震!是地震,大家快到外面去!」

我和幾個老外跟在老闆後面奔出大門,跑到門外的空曠處,地震又持續了一陣子,才慢慢停止了。

大家還驚魂未甫,卻聽到派克在一旁興奮的大吼大叫:

「哇哈哈哈!剛才那是地震嗎?是地震耶!我生平第一次遇到地震耶!太有趣了!」

看來在德國,大概很少發生地震……

大家清點人數,發現只有派克、里昂、法罕跟著逃出來,可是,應該還有其他人才對……

於是我們連忙返回青年旅館,走到大門就看見貝拉倚坐在門口,捧著字典在翻,她見到我,一臉興奮的跑上來。

「請問,剛才發生--地震嗎?」

原來她剛才居然是在查地震的中文。

「天啊!貝拉!遇到地震的時候,要先逃啦!字典晚點再查!」我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貝拉傻笑了一下,指指客廳:「小南和文森,不逃。」

我們進入客廳,只見小南正淡定的坐在客廳滑手機,當大家問她為何不逃時,她連頭都沒抬一下。

「地震?剛才那個小不拉嘰的地震,哪裡需要逃?你們也太大驚小怪了!在日本啊,這根本不算什麼喔。」

「真的嗎?希望我去日本的時候,可以體驗到更大的地震!」派克興奮說道。
「呸呸呸!不准詛咒我的國家啦!」小南瞪他一眼。

大伙又聊了一會兒,我才想起還有另一個失蹤人口。

「對了,文森到哪去了?」

大家找了半天,總算在廚房的桌子底下找到文森,他抱著一堆食物躲在那裡。

「你做什麼?那不是我的壽司嗎?」眼尖的小南叫道。
「啊……我只是想,萬一房子塌下來,我躲在這裡,還有一些食物可以支持我的生命……」文森慌忙解釋。

可惜房子並沒有塌下來,所以最後文森也只能把那些別人貼上名字的食物放回冰箱,因為那些並不是公糧。

       ※

「看三小?」

非常有氣質的英國背包客尼克,一知道我是台灣人,突然爆出這句話。

「呃?什麼??」

「看……三小!」與尼克同行的吉娜也說了。

「這……你們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嗎??」
「我知道,這是台灣話的HELLO的意思!」尼克得意的說:「在機場的台灣人教我們的唷。」

靠北!是哪個缺德的傢伙……

來台灣的背包客多半都很樂意學幾句中文,甚至台語,因此我經常成為他們請教的對象。當然,我這麼溫文儒雅又有良知的有為好青年,絕對是不會亂教老外一些有的沒有的。

老外都很實際,他們最愛學的中文句子,除了像「你好」或者「謝謝」這類常用語之外,最常見的就是諸如「多少錢?」或者「可以便宜一點嗎?」這類立刻就可以用上的句子。

大部份人會用羅馬拼音記下句子的唸法,也有少數語言天份較高的,就可以直接背誦。

通常我會很樂意教他們,但也有例外的時候。

比方說保羅這傢伙。

有一種老外,他們來到東方國家旅行,唯一的志業就是找東方女性上床,保羅就是這類人。

我不太愛搭理他,因為總是可以從他的言談之中感受到那種對東方女性的不尊重,以及那種純粹的獸慾。

但他偏偏就很愛抓住我問:「我該怎麼跟不會說英文的台灣女孩搭訕?」或者「怎麼用中文暗示台灣女孩,我希望跟她們做愛?」

不勝其煩,我只好勉為其難的教了他一句。

「我的老二很小。」

那陣子,保羅常常在青年旅館裡一邊走來走去,一邊大聲的練習這句中文哩。

總而言之,背包客形形色色,雖然因為他們停留在台灣的時間較短,難以有什麼深入的交流,但是這種點到即止的交流方式,還是非常的吸引我。
青旅的美麗與哀愁😎😎
安妮公主 的頭像
安妮公主 安妮公主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7
舊 2021-04-14, 12:53
引用:
作者: bluefoxing (原文章)
「有潔癖的不是他,是他老婆奧莉薇亞。」老闆一邊抽菸,一邊說出一段往事。
很久沒看到、這麼文情並茂的文章。

看到這一段,有一種淡淡的哀傷,常常覺得、某些過份偏執的人,是不是、在彌補他內心失落的某一個部份,只是、他不自覺…
感謝 3
kevin237 的頭像
kevin237 kevin237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8
舊 2021-04-14, 21:15
"bluefoxing"哈...二十多年前的網路小說大神-藍狐又有新創作了!
想當年藍狐大神的網路小說可說是九把刀的前輩!
看著藍狐大神的新作,回憶當年的"愛上麥當勞",重溫年少的"男孩別哭"!
藍狐大神,期待你的新作-"青年旅館日記".加油!
此篇文章於 2021-04-14 23:07 被 kevin237 編輯。
感謝 3
anapurna anapurna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9
舊 2021-04-15, 08:53
期待大師的大作,一定精彩
引用:
作者: kevin237 (原文章)
"bluefoxing"哈...二十多年前的網路小說大神-藍狐又有新創作了!
想當年藍狐大神的網路小說可說是九把刀的前輩!
看著藍狐大神的新作,回憶當年的"愛上麥當勞",重溫年少的"男孩別哭"!
藍狐大神,期待你的新作-"青年旅館日記".加油!
毋通毋通毋通
#10
舊 2021-04-15, 12:07
看到里昂講「唅?你講(諧音:蛤?哩共)啥?」,原PO傻回「你好(諧音:哩賀)」那邊,讓我瞬間想起吳念真跟黑人伊馮拍的維大力廣告的最後一段XD

然後是誰亂教尼克他們「看啥潲(諧音:三小)」是台語你好的意思啦,那些人自己認知的台語只有這樣,也別亂教來拉低台灣人跟台語形象嘛,真正哭爸。好佳在他們尼克沒拿這句跟路上的小流氓打招呼。

很喜歡這種個別描寫人物的詳盡筆法,期待原PO分享更多深入有趣的故事,湯瑪斯跟亮太感覺都蠻讓人鼻酸的呀
kevin237 的頭像
kevin237 kevin237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1
舊 2021-04-15, 22:10
本以為樓主已封筆收山了,想不到又在客棧看到你的大作,可見背包客棧真是個臥龍藏虎的地方...
容我再八卦一下,這位樓主的豐功偉業:


藍狐/賴徑緯
1976年生,嘉義人,目前居於台北。
曾從事網站編輯、叢書編輯、電腦遊戲製作、撰寫電視劇本等工作。
目前致力於小說創作與電腦遊戲企畫。
已出版作品有:惡魔在身邊、愛上麥當勞、男孩別哭、剪愛、幻想三國誌等。


著名的電視劇小說-惡魔在身邊
演員:
賀軍翔飾江猛/校園裡人見人怕的小霸王,渾身散發著一股邪惡的氣息.
王傳一飾源伊/籃球隊隊長.
楊承琳飾齊悅/原本打算向心儀已久的籃球隊隊長源伊告白,卻陰錯陽差地把情書交到江猛手中,從此開始了她悲慘又甜蜜的遭遇...
感謝 4
XIAO686 的頭像
XIAO686
#12
舊 2021-04-17, 09:06
能請問現在這家客棧還在嗎?😀
小鄧 的頭像
小鄧 小鄧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3
舊 2021-04-17, 13:31
天啊! 篇篇精彩
每一篇都有著 深深的寓意
...湯瑪斯那篇 看著 看著 心酸酸呢
怪怪怪怪怪獸獸 的頭像
怪怪怪怪怪獸獸
#14
舊 2021-04-22, 08:08
看到「一起大便」那邊我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