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東北亞旅遊好文]2018 年夏天,三個家庭,七大五小共 12 人,年齡由 9 歲到 63 歲,展開了一趟親子富士山登山記。一切事情的開始,源自一個 w...水又「跣腳」,肯定苦不堪言。另外,我們又低估了太陽的威力,沒有預備足夠食水,差點中暑,如今得以順利完成,不禁大呼幸運。詳細圖文版遊記:
首頁 論壇 攻略 機票比價 訂房比價 旅遊相簿 會員相簿 景點地圖 背包幫 搜尋 今日新文章 註冊 登入論壇
回覆   發表新主題
 
主題工具
kwansh01 kwansh01 目前離線 kwansh01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背包大俠
文章: 146
#1
性別: 男生
感謝: 179次/54篇
註冊日期: 2011-05-13
舊 【富士山‧親子登山記】 - 2019-03-21, 21:44

2018 年夏天,三個家庭,七大五小共 12 人,年齡由 9 歲到 63 歲,展開了一趟親子富士山登山記。一切事情的開始,源自一個 whatsapp。話說今年元旦日,其中一位成員珈爸忽然 whatsapp 我,想約我去行富士山,還負責做「嚮導」和「雪巴人」(即是有需要時幫我背行李)。我當時一口答應,計劃我們兩個利用一晚時間登頂,其他團友就去行「御殿場プレミアム・アウトレット」。

誰知道當我和珈爸規劃行程時,其餘十位大小團友都相繼決定加入,還順利通過了攀登獅子山和青山的測試 (其中一項測試是不可以問「仲有幾耐先到」!),因此,今天我們就十二人共同進退,一齊攀登日本最高峰~富士山!

登山的行程由導遊珈爸負責,女士們則擔起採購物資的責任,我反而樂得清閒,只是隨團出發,除了請日本好友 Ellen 幫我們代訂山屋外,基本上毫無貢獻,就連登山路線亦只是出發前幾天才稍為了解一下呢!

2018 年 7 月 26 日,終於到了大家引頸以待、籌備經年、萬眾矚目、驚天地泣鬼神......的登富士山大日子!





我們起床後,先在河口湖的酒店吃了豐富自助早餐,之後就再整理一下行李,為今天攀登富士山作最後準備。昨晚睡得不太好,起床後還有點喉嚨痛,馬上吃點消炎藥,希望情況不要繼續惡化吧!

在 Lawson 作了最後一次補給後,我們就將車子泊在富士北麓駐車場,留下大件行李在車上,我們就輕裝上陣,轉乘巴士到五合目。導遊珈爸說這個停車場比河口湖駅前的更大,而且巴士班次更為頻密,約半小時一班,錯過了也不用等得太久,果然「做足功課」(至於我們這些「欠交功課」的,當然只有死跟的份兒!)。



【富士スバルライン五合目

經過大約 50 分鐘車程後,我們就到達了「富士スバルライン五合目」(富士 Subaru Line 五合目)。記得當年我和舅公第一次遊日本時,曾經到過這個「富士スバルライン五合目」,想不到闊別三十年後才有機會再訪。

今早在河口湖時,富士山被烏雲所擋,當我們來到五合目,雲層卻漸散,想不到「身在此山中」,卻能一睹「廬山真面目」,團友們當然驚喜萬分。

事實上,我們這一陣子一直都十分忐忑,每天都必定要看看富士山的天氣報告,上星期明明預報這兩天是「A 級」,即是最適合登山的狀況,但近日的天氣預報卻急轉直下,由「A 級」一下子變成「C 級」,兼且還預計會有雨,為我們的登山之旅蒙上了一層陰影。

如今,仰望著聳立在我們眼前的富士山山頂,不禁為大家注入了強心針,心裡期望天氣能繼續保持穩定,讓我們能夠順利登山。





「富士スバルライン五合目」海拔 2305 米,正好讓我們適應一下高度,於是放下行李後,我們就利用這個多小時的時間,先拍照留念,再到紀念品店看看。

由於「富士スバルライン五合目」是最熱門的「五合目」(富士山有幾個不同的五合目),加上正值登山季節,因此混集了大量的登山客和觀光客,人聲沸騰,猶如東京街頭,想去個洗手間也要大排長龍,十分麻煩。

出發前還有一項重要活動,就是做熱身運動,導遊珈爸於是化身為教練,帶領大小朋友一起做熱身運動,而我和媽咪「自己知自己事」,為了減少膝頭的「投訴」,跟大隊做完熱身還要加操。

上午十時四十五分,士氣高昂的團友們一起喊過了口號後,我們大大小小一行十二人就離開「富士スバルライン五合目」,朝著第一個目標「六合目」進發。

富士山山頂通常由九月底開始積雪,登山道只在七月初到九月上旬開放,因此如要攀登富士山就要趁這一段時間。富士山有四條登山路線,分別為「吉田」、「富士宮」、「須走」和「御殿場」路線,長短和難度各有不同,而我們選擇的「吉田ルート」就是最大眾化,最適合初心者挑戰的路線。




吉田ルート

「吉田ルート」由海拔 2305 米的「富士スバルライン五合目」開始,到達 3710 米高的富士山山頂「吉田‧須走口頂上」,單程約 7.5 公里,垂直高度 1405 米,登山約需 6 個小時。

由五合目出發後,迎接我們的,竟是一段緩緩的「下山道」,要知道每落一米,即代表之後要多上一米,因此大家都萬般不願地一步步往下行。幸好行了一公里左右,經過「富士スバルライン五合目」和「吉田五合目」的分岔口後,我們就正式開始登山。

最初的一段登山道林蔭夾道,清風送爽,感覺有點像香港的郊野公園,走來十分輕鬆。沿途的登山人士頗多,有的兩、三人一組,也有不少聯群結隊的登山團,從年青人到大媽、伯伯、婆婆也有。起初,我們的大隊還可以一起走,但漸漸地距離越拉越長,幸好導遊珈爸對路線十分清楚,一早說明了中段的休息地方,不怕大家走失。一路走著,隨著高度爬升,我們似乎慢慢地越過了雲層,天色變得越來越晴朗,富士山山頂亦清晰可見,讓我們都興奮萬分,士氣高昂。








六合目

我們大約用了五十分鐘,就到達了海拔 2390 米高的六合目,由於比預定時間早到了,因此導遊珈爸「恩准」我們可以多休息一會。

從六合目往山頂上看,可以清楚看見一間接一間的小屋,可能由於以往都只是從遠處看富士山,因此完全沒有發現山上竟藏著了不少小屋。這些小屋亦是我們接下來的明確目標,因為每到一間,就代表我們距離目標又近一步。





在六合目休息夠了,我們又繼續前進,朝著位於七合目的第一間小屋~「花小屋」進發。富士山由山腳到山頂共有十合目,亦即分為十段路,有說是富士山的形狀像日本傳統的木製小容器「合」,也有說是古人爬山時一枝火把燒完就剛好走完一個「合目」,也有說曾經有一個和尚帶了一升酒登山 (十合),登山時每一段路休息時均會喝「一合」酒,休息了十次、喝了「十合」酒就剛好到達山頂......。眾說紛紜,我們自然不會深究,只知道眼前的現實就是從六合目開始,平坦的登山道變為「之」字形向上的碎石路,而穿著跑鞋登山的阿斐亦開始「無間斷」地投訴。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257810

小姐說自己的波鞋非常「跣」,明明用了兩枝行山手杖,仍然是走一步滑一滑,雖說登山客中十居其九都是穿著行山鞋,但查實我和媽咪腳上同樣穿著波鞋,但為何我們又不覺有什麼問題呢?其實我們應該一早為阿斐買對行山鞋的,可是不知為何,最後卻不了了之。至於我,因為今早穿上厚襪時發現行山鞋有點夾腳,臨時決定放棄,而媽咪就決定穿一對殘舊但舒適的波鞋,且看能否撐到落山,因此造就了三位今趟均以波鞋上陣,挑戰富士山!

行了接近一小時碎石路,再加上最後一段手腳並用下,我們終於到達了七合目的第一間小屋,也是我們午餐的地點~「花小屋」。




七合目‧花小屋

由花小屋開始,「吉田ルート」沿途將會有十多間小屋,不但提供住宿,也提供飲食和金剛杖烙印等服務,而物價當然亦會隨著高度攀升而提高。富士山的小屋有不明文的規矩,其一就是非住客就不能於小屋內飲食,就算是「幫襯」小屋購買的食物和飲料也不能通融 (如果遇上大雨怎辦呢?真的不願去想像)。

其二,就是小屋外以至整個富士山範圍都不設垃圾桶 (由五合目出發點起),小屋只會處理他們售賣的食品包裝和殘渣。我們當然明白亦十分認同小屋的做法,要知道山上條件苛刻,運送食物、用品以至每一件垃圾都不容易,所以我們也入鄉隨俗,處理好個人垃圾。由於導遊珈爸一早說明了登山守則,所以我們都有了準備,自備一個空樽,買了飲品就立刻倒進空樽中,再將買來的樽交回小屋處理。

「花小屋」的名物是「燒肉米漢堡」,捧著熱騰騰的漢堡在小屋外吃,雖然有點狼狽,但大家都一致大讚,吃完還要追加幾個。忽然聽見旁邊唱起法文生日歌,小朋友們興起,也贈送了一首香港版的生日歌給法國姐姐,誰知大家同被小屋的職員責怪,原因是小屋內有人正在睡覺,看來登山客要習慣一下富士山的寧靜呢!





由花小屋開始,山路變得崎嶇,開始要手腳並用,所以大家都收起了行山杖改用手套,不得不再讚一讚導遊珈爸和「道具組」的幾位媽咪,準備充足。碎石路一下子變成了攀石,終於有點「爬」富士山的感覺,小姐就更為高興,因為不用「跣腳」又好玩,馬上精神百倍。

自海拔 2700 米的七合目起,就開始「小屋巡禮」,因為每隔十多分鐘就會出現一間小屋,而我們今晚入住的,是「吉田ルート」第二高的小屋「上江戶屋」,因此途中差不多要經過所有小屋。我們由「花小屋」出發後,先後經過「日の出館」、「七合目トモエ館」等,有需要就休息一會,又或者買盒 CalorieMate 能量棒、買樽寶礦力補充體力,也許沿途補給站多,就是「吉田ルート」之所以適合初心者的其中一個原因 (不過我們都不敢喝太多,因為去趟廁所也要 ¥200 呢!)。

又走了不久,我們就到達了另一間較有特色的「本七合目‧鳥居莊」。其實離開之前的小屋後,遠遠已可以看到山上火紅色的大鳥居,在蔚藍的天空下彷彿閃閃發亮,成為了我們明確的指引。

七合目的最後一間小屋是「東洋館」,而我們亦差不多到達海拔 3000 米。一路走來,我和媽咪都按著自己的步伐走,因此都不覺得太辛苦,反而阿斐就跟著小朋友大隊,要珈爸不時催促,不時又要鼓勵一下,讓珈爸大感無奈。

從網上得知,每逢假日,「吉田ルート」往往有「人滿之患」,幸好今天不是假日,人不算太多,「塞車」情況不算嚴重。最討厭的是有些人經常「爬頭」,明明岩石間落腳的地方不多,還是硬要從旁邊「爬頭」,之後又在小屋休息一段長時間,因此有些人明明超越了我們幾次,結果還是比我們走得慢,十分無聊。








八合目‧太子館

下午三時十五分,距離出發時間四小時三十分鐘後,我們就到達了標高 3100 米的八合目的第一間小屋「太子館」。由五合目開始,經過了四個半小時後,我們終於到達了八合目的第一間小屋「太子館」。「太子館」位於海拔 3100 米,然而,距離我們今日的目標「上江戶屋」其實還有三百幾米,還有個多小時的路程呢!

登富士山的人,大多會買一枝木製的「金剛杖」,沿途到各小屋燒印,一方面幫助上山,另一方面也可作為登山的證明。由於我們自備了登山手杖,所以一直都沒有打算買金剛杖,不過既然來到了三千米以上的八合目,我就入鄉隨俗,買了一段最小的,只有 10 厘米長的超迷你金剛杖作為留念。





在「太子館」休息夠了又再出發,我和媽咪先出發,阿斐就繼續和小朋友們一組,由珈爸帶領。剛才的六合目、七合目起來其實還算輕鬆,但來到了 3000 米以上後,由於空氣稀薄,我們也開始有點舉步為艱的感覺。

同時,需要手腳並用的岩石路變少,又換上了「之」字型的碎石路,對於體力消耗得七七八八的我們也許是福音。一步一步地走著,忽然有感,登山其實正如人生,無論旁邊有多少人同行,最終亦只能靠自己一步步地走下去!




白雲莊

好不容易來到了超過 3200 米的「白雲莊」後,我們就來一個「大休」,為了補充熱量,縱使熱朱古力索價 ¥400 一杯,我們亦不會去計較,每人先來一杯再算。我們原本想預訂這一間「白雲莊」,因為據說環境最為舒適,不過當四月初開放預訂後只不過兩天,我們稍一猶豫就給訂滿了。然而錯有錯著,我們訂到了較高的「上江戶屋」,今日趁有體力多走一點,明早就可以輕鬆一點,先苦後甜。其實過了 3000 米後,氣溫明顯下降,我們都紛紛出動長袖衫甚至 fleece 和防風外衣,可是媽咪卻一直說很熱,來到了「白雲莊」還是只著穿短袖衫呢!

休息過後,我和媽咪兩個又再率先出發,由現在起,可說是意志力的考驗,腳步越來越沉重,轉兩個彎就要休息一會。期間,我們看到一個看似有八十多歲、腰也挺不直的婆婆步履蹣跚地走著,雖然旁邊有人參扶,但毅力實在可敬,讓我們都不敢把步伐放慢呢!再看看周圍的地貌,旁邊的斜坡上大多是碎石,可能接近山頂,風化比較嚴重,因此大石也不多見,終於有點走在火山的感覺。








本八合目‧富士山ホテル

捱過了彷彿永遠走不完的碎石路後,我們終於來到了「本八合目‧富士山ホテル」(為什麼我們明明已在八合目,現在忽然又多了來一個「本八合目」呢?究竟還有多少個八合目呢?)。

這時,天氣開始變化,隅爾會吹來一片雲霧,遮蓋著一直陪伴著我們的藍天,能見度和氣溫亦隨之而下降。對抗寒冷的天氣,最佳辦法當然是來一碗熱騰騰的杯麵,然而杯麵要 ¥600 一碗,相信是我們吃過最貴的杯麵。此時,一直堅持說不冷的媽咪終於拿出風衣穿上!








上江戶屋

離開「本八合目‧富士山ホテル」不久,我們終於看到了最期待的幾個大字~「上江戶屋」(回想起來,此刻比登上富士山頂還要感動!),代表我們完成了今日的行程,到達了終點,時間是下午五時十五分,即是我們由五合目山發,一共用了六小時三十分鐘。





對於平時甚少行山的我和媽咪來說,過程雖然耗費不少體力,但就沒有想像中般辛苦,最重要是一直讓我們擔心的四個膝頭亦暫未有投訴,而且天公造美,不單止沒有落雨,而且沿路還有藍天白雲伴隨著,走起來也輕鬆得多。

過了不久,全靠珈爸和 Connie BB 的不斷安慰同鼓勵下,小朋友大隊也到達了。要預訂富士山上的小屋其實不容易,除了非常「搶手」外,更要用電郵加上電話才能訂到,因此我們又要勞煩「駐日代表」Ellen 出馬,才能順利訂到,萬分感謝。

「上江戶屋」的環境尚算清潔,屋內清一色全是床位,我們被安排在中層的一排,靠近走廊,空氣比較流通。雖說一人一個床位,但其實是兩個人 share 一張一疊榻榻米大小的床墊,阿斐和媽咪怕骯髒,因此自備了被單袋,而我就當然一於少理,照睡可也。我們安頓好後,負責「殿後」的 Agnes 和妍爸也成功「抵壘」,一行十二人終於「完好無缺」地順利完成第一天的行程。

走去屋外看看,四周已被大霧籠罩著,視野模糊,不禁讓我有點擔心明早的天氣,幸好天氣預報說今晚雖然下雨,但明天日出前將會放晴,為我們帶來一絲希望。

晚餐時間,每人一份咖喱漢堡飯,帶著肉汁的漢堡對辛苦了一天的我們來說,已是最高的享受。可惜咖喱飯的份量少了一點,大家都要追加一個杯麵才覺滿足。

「上江戶屋」晚上八點就會關燈,小朋友趁關燈前忙於上網,對!原來富士山山頂也有 wifi 訊號,而且速度超快呢!由於我們是住客,上廁所有優惠,一回只需 ¥100,不過我們當然不會輕易「光顧」,儲滿了「彈藥」才一次過排放!因為我們凌晨兩點就要起床「打大佬」,因此大家準時八點就上床睡覺,相信是旅行多年,最早睡覺的一天。然而,地方淺窄加上空氣不太流通,大家都輾轉難眠,尤其是被公認為最「港童」的謙哥,一時投訴「頭痛」,原來只是膊頭痛,一時又說自己十分高尚,為什麼會來到這種地方云云,真拿他沒辦法。


----

【八合目‧上江戶屋】

今日是我們攻頂的大日子,原訂計劃是凌晨兩點鐘起床準備出發。可是,由於徹夜難眠,我一點左右就起了床,唯有拉拉筋打發時間兼為攻頂作好準備。奇怪的是,只不過是一點幾,山屋內的登山客卻已走得七七八八,明明四點幾才日出,有需要十二點幾就出動嗎?

團友們陸續起床,看看大家的樣子,相信大家比我也好不了多少,可幸的是除了眼瞓,似乎大家都沒有出現高山反應。除了我,原來媽咪和阿斐都說自己完全沒有入睡,但我們三人均言之鑿鑿地說聽到對方的「鼻鼾獨奏」,上演了一幕富士山版的「羅生門」!

起床後就吃早餐,吃的是昨日從河口湖 Lawson 買來的飯團,已呈「乾硬化」狀態,不過再難吃也要吃,始終補充體力最為要緊。

凌晨二時四十八分,我們做好準備,在「上江戶屋」門外影過了大合照就正式攻頂!預計富士山山頂將會是個大晴天,有機會看到傳說中的御來光,因此團友們雖然睡眼惺忪,但每一位都鬥志高昂,更難得的是沒有一位小朋友投訴眼瞓呢!身處海拔 3370 米的高山上,室外氣溫只有幾度,還不算太冷,羽絨暫時未有登場的機會。





看看路牌,「上江戶屋」距離山頂只有 1.5 公里,即是約 1.5 小時的路程 (正常情況下),但只要看看通往山上的登山徑,被登山客們的頭燈照得尤如白晝,就知道我們將要遇上「塞車」。之前已聽說過凌晨時份攻頂,人多如旺角,現在終於有機會親身感受一下。

這一段路是阿斐最期待的節目,因為既是第一次摸黑上山,而戴上了珈爸從鴨記買來的頭燈後,覺得自己十分有型,不過,少年你實在太天真了!因為登山道人貼人,根本不用開頭燈也會有其他為人貼身照明!




【八合五勺‧御来光館】

順著人潮,我們不知不覺就來到了 3450 米高的「八合五勺」(即是 8.5 合目) 的「御来光館」,又來一個八合目?還有沒有 8.75 合目、8.99 合目呢?什麼時候才可以逃離八合目的魔掌呢?是不是傳說中的鬼打牆?

過了「八合五勺」後,「塞車」情況更為嚴重,走兩步停一停,三線變兩線,旁邊又不時人插隊,難怪謙哥就說登山道似屯門公路塞車,而我就覺得用「年宵市場」來形容比旺角更為貼切。








【九合目】

一小時後,我們好不容易地穿過了九合目的鳥居,天色亦漸漸明朗,原本漆黑一片的天際由黑色變為藍色,之後再慢慢出現了橙色、黃色、紅色。由九合目開始,登山道變得較為崎嶇,再次需要手腳並用。網上常說由九合目到十合目是最困難的路段,但看看雲海,走走停停,不知不覺間,「久須志神社」鳥居就出現在眼前,代表我們已到達了「富士山‧頂上」!








【富士山‧頂上】

看著眼前的鳥居,心中沒有想像中的感動,只是有一種「這就到了嗎?」的感覺,相信是登山道人太多,以致不能按著自己的步伐,只能緩緩地走,因此沒有登山的感覺。我們用了大約兩小時,於上午四時三十五分,正式登上了海拔 3710 米的「富士山‧頂上」。事實上,媽咪也說除了剛起步時心跳加快外,一直都算走得輕鬆,沒有想像中般艱辛 (後來才發現落山才是最大的考驗)。

幾分鐘後,一線曙光從雲上乍現,就是讓我們期待已久的~「御来光」。「御来光」(ごらいこう)的意思是「高山の頂上で見る荘厳な日の出」,即是在高山上看到的日出,富士山一向在日本人心具備神聖、崇高的地位,因此在富士山頂上看到「御来光」,更是一種吉兆與福氣,彷彿能夠將一切疲倦和煩惱沖走。





登富士山前,我們一直都患得患失,其中最擔心的是攻頂時的天氣,既怕下雨,亦怕看不到日出,現在看著耀眼的朝陽,頓時鬆了一口氣,只覺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若問我有什麼比看到「御来光」更為動人?答案就是「御来光」加上雲海。自問登山看日出的次數屈指可數,以往曾經試過在華山及峨嵋山失望而回,今次終於有幸見到美麗的雲海,心中之感動比登上富士山更為強烈。洶湧的浮雲,確實像大海的波濤,彷彿無窮無盡,同時又變化萬千,形態隨著風吹而轉變,顏色亦隨著太陽初升而轉換,確實讓人百看不厭。





雖然山頂天氣晴朗,但風勢卻非常強勁,我們被強風吹得搖搖晃晃,有點似颱風下報新聞的記者,所以拍照時都要小心奕奕,以免樂極生悲。

日出時份的富士山頂上人頭湧湧,插針不下,想找個地方休息也不容易,相信朝早五點幾,全日本除了築地市場外,最旺的地方肯定是富士山頂。這時,珈珈和細菲先後嘔吐,相信是出現高山反應,而一向只怕熱不怕冷的阿斐也喊說很冷,借去我的羽絨,幸好媽咪適時送上一罐熱咖啡作為暖包取暖,之後她更誇張地說這罐咖啡讓她永誌難忘!





看過了日出,山頂上不宜久留,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殿後的妍爸和 Agnes 後,大家就趕緊商量一下接下來的行程。





看過了「御来光」後,雖然富士山登頂之旅大成功,大家均感喜出望外,然而,我們身處的「吉田‧須走口頂上」位於海拔 3710 米,距離日本最高點 3776 米其實還差了一點點,因此理論上,我們還未算真正「「登頂」。

富士山是一座活火山,山頂的中央是一個直徑 780 米,深 237 米的火山口「お鉢」(又稱為「大內院」),圍繞著火山口共有「八神峰」,分別為三島岳、伊豆岳、白山岳等,其中最高的就是高 3776 米的全日本最高峰「剣ヶ峰」。

由於「吉田‧須走口頂上」和「剣ヶ峰」中間隔著個火山口,要登上劍峰就必須繞著火山口走一圈,而這一圈就是富士山山頂著名的「お鉢巡り」。

日本自江戶時期起就有句俗語「富士山に登らない馬鹿、二度登る馬鹿」,意思是「不爬富士山,是笨蛋!爬第二次也是笨蛋!」,既然我們應該不會再爬第二次富士山,自然應該把握眼前機會,挑戰「剣ヶ峰」,讓今次的登山之旅更為完滿。

不過,基於團友們的身體狀況各有不同,珈珈和細菲還出現了高山反應,所以大家各自決定去向。結果,我們決定兵分兩路,珈爸、舅公、媽咪和我組成四人「お鉢巡り小隊」,妍爸、Agnes、 Connie 和小朋友們休息過後就開始下山 (阿斐原本想跟我們一起走的,但實在太冷,所以決定跟小朋友們一起下山)。




【お鉢巡り】

「お鉢巡り小隊」先行出發,第一站先用 ¥300 光顧一下廁所,想不到換來的卻是令人作嘔的臭味。正式出發後不久,我們就登上了小小的「成就岳」(因為「成就岳」高 3730 米,只比我們出發的「吉田‧須走口頂上」高出 20 米!)。





從成就岳可以看到巨大的火山口「お鉢」,由於距離富士山上次爆發已有幾百年,因此當然看不到火山口內岩漿翻騰的景像,看到的就是各種不同形態和顏色的岩層與及尚未融化的積雪。於「成就岳」也可以眺望到我們的目標~「剣ヶ峰」,長踞日本眾山之首,自有一股氣勢。

離開「成就岳」後,我們就以順時針方向沿著火山口走。走在怪石嶙峋,一片荒蕪的小路上,一時間還以自己遠離了地球,行走在火星的表面呢!「お鉢巡り」部份路段的景色其實非常開揚,除了山下的山中湖外,更可遠眺到伊豆半島和駿河灣等地,不過由於今日富士山被雲海包圍著,我們自然也看不到「海底」的景色。

先後繞過了伊豆岳和朝日岳,我們就到達了「富士山頂上浅間大社奧宮」。神社內供奉的,是於日本神話中出現的女神「コノハナノサクヤビメ」,一般亦稱為「木花咲耶姫」,既是代表富士山之神,也是櫻花之神。至於神社的本宮,位於靜岡県富士宮市的「富士山本宮淺間大社」更是全日本約 1300 間「淺間大社」的總本宮。

「富士山頂上浅間大社奧宮」這裡是另一條登山路線「富士宮ルート」的終點,這條路線的特色是上下山都是同一條路,斜度比「吉田ルート」高,所以難度亦較高,有機會的話可以挑戰一下 (想做「馬鹿」!)。




【富士山頂郵便局】

除此之外,「富士山頂上浅間大社奧宮」旁邊還有一個重要的景點,就是「富士山頂郵便局」。在全日本最高的郵局寄出的明信片本身已夠綽頭,還會附上特別蓋印,因此雖然我們早在十多年前已放棄了寄明信片的習慣,今次還是忍不住手要寄一張。幫自己和未有到來的 Agnes 寄了明信片後,我們又繼續行程,越過了三島岳後,就要挑戰「お鉢巡り」的最大難關「馬の背」。








【馬の背】

「馬の背」是登上「剣ヶ峰」前的最後一段登山路,除了陡峭,「馬の背」兩邊是懸崖,加上地上的沙泥鬆散,走兩步滑一步,因此每走一步都必須消耗大量體力。更甚的是,山坡上不斷吹來強風,大風夾著風沙,讓我們只能低頭冒著強風前進,感覺自己正遇上沙漠風暴。當我們千辛萬苦地攀過了「馬の背」,就代表我們登上了富士山、亦即是全日本的最高峰~「剣ヶ峰」。








【剣ヶ峰】

「剣ヶ峰」上有一座「旧富士山測候所」,建於昭和 11 年 (1936 年),目的當然為了觀測富士山的氣象,不過由於改用了自動觀測裝置,現在的測候所已沒有工作人員駐守。測候所上豎立了一個「日本最高峰富士山剣ヶ峰」,是「打咭」必到之地,因此自然大排長龍。

其實越過「馬の背」後,風勢仍然強勁,和我們一起排隊的珈爸也幾乎被風吹跌。據天氣報告顯示,是日風速為每秒十幾米,登山狀況被評為「C 級」,其實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明明陽光普照、天氣晴朗,為何今日會是「C 級」,但當我到達「剣ヶ峰」的一刻,終於都了解到原因。

富士山的歷史久遠,地質學家指出,自最初形成於數十萬年前的「先小御岳」和「小御岳火山」開始,之後經過頰繁的噴發和火山灰等物質的堆積,約十萬年前形成了約 3000 米高的「古富士」。直至大約一萬一千年前,「古富士」又再開始活躍,噴山大量的熔岩,因而形成了現在的「新富士」。約 2900 年前,富士山由於發生噴發及地震,引致大規模山崩和山泥傾瀉,最終只剩下了「新富士」的山頂,亦即是我們現在所處的富士山山頂。自此之後,富士山偶爾還會噴發,有紀錄以來大約有十次,最有名的是公元 800 年的「延曆の噴火」、864 年的「貞觀の噴火」以及 1707 年的「宝永大噴火」。其中「宝永大噴火」是富士山至今的最後一次爆發,不單形成了山腰的「宝永山」,火山灰還飄到遠至東京等地。現在,富士山雖被列入為「活火山」,不過爆發風險則未算太大。





到達了「日本最高峰富士山剣ヶ峰」的紀念碑,代表我們登富士山頂宣告成功,幾位小隊成員都十分興奮,紛紛拍照留念,記下這畢生難忘的一刻。興奮過後,我們就繼續走下半段的「お鉢巡り」,這一段的景色較為單調,走在荒蕪的小徑上,伴隨著我們的是日本的第二高峰「白山岳」(3756米) 和火山口附近的萬年雪。

走著走著,忽覺渾身乏力,看來是能量耗盡,馬上吃條 CalorieMate 能量棒補充體力才能繼續前進。走了一個多小時,我們終於完成了「お鉢巡り」,回到了起點「久須走神社」。「お鉢巡り」大部份的路段都算平緩,不過空氣疏薄、大風、低溫,再加上難關「馬の背」,讓「お鉢巡り」被喻為「上級者向」的路線,能夠順利走完,讓我們都深感自豪!







【吉田ルート下山道】

完成了「お鉢巡り」後,珈爸和舅公先行下山,而我和媽咪休息了一會後亦接著起行。遺憾的是,我和媽咪對下山道幾乎沒有概念 (究竟是導遊珈爸沒有講解還是我們沒有留心?),雖然兩個人身上加起來只有一樽水,但卻完全沒有想過要多買一兩瓶,以致後來出現缺水的狀況!

「吉田ルート」的下山道和登山道走的是不同的路線,下山道的起點接近「成就岳」,全程都是「之」字型的砂石路,以六合目為終點,之後就接上原本的登山道返回五合目。





由於砂石路沙塵滾滾,為了防止入沙,我們最後的裝備「腳套」終於派上用場。斜坡加上砂石路,走在其上,感覺似會立足不定,因此為了防止跌倒,我們每一步都需要花上不少氣力去穩住身體。沿途我們不時都被其他行山客超越 (因此吃了不少塵),研究一下他們的落山方法,精髓原來是靠「跣」著快步落山,於不平衡之中取得平衡 (是不是有點高深?)。馬上試試看,果然又快又省力,可惜媽咪體力消耗得七七八八,鞋底已經磨損得十分光滑的波鞋又幫倒忙,寧願腳踏實地地走,於是我亦只好陪著她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當我們經過了八合目,即昨晚入住過的「上江戶屋」後,景色變得更為枯燥,而且再沒有小屋和補給站,迎接我們的就只是無間「之」字地獄 (再次錯過了一次補給的機會,想來也十分後悔)!來到這裡,我們終於發現落山才是登富士山最痛苦的環節,彷彿無窮無盡的「之」字型山路,每當轉完幾個彎,往下一看,總是還有無數個彎等待著我們,再堅強的意志也給磨滅掉,最後只能以失戀狀態的「行屍走肉式走法」 (或簡稱喪屍走法) 一步步地捱下去。另外,在火山灰的持續撲面攻勢下,混合著我們臉上的防曬,讓我們都變成臉如死灰,確實十分「應景」!

由於海拔高,看似純淨的陽光格外狠毒,身體內的水份迅速被抽乾,尚未到達七合目,我和媽咪已把僅餘的水喝光。




【七合目】

接近七合目時,在距離我們幾段「之」字路下,忽然發現了 Agnes 和妍爸的蹤影,起初媽咪還不敢相信,因為我們明明花了個半小時行「お鉢巡り」,為什麼他們仍會在我們的視野範圍之內呢?

當我們在七合目追上他們時,發現原來 Agnes 實在太累,只能小步地走,完美示範了「行屍走肉式走法」地龜速落山,真難為在旁「參扶」的妍爸,這就是患難見真情吧!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257810

更神奇的是,原來珈爸和舅公落山十來分鐘後,已追上了八位團友組成的「下山大隊」,珈爸見勢色不對,再讓他們火山漫步就不知行到何年何月才能到達五合目,因此就硬拉著小朋友們先走,留下了 Agnes 和妍爸。他們原來也面對缺水的慘況,可惜我們同告彈盡糧絕,沒辦法分點水給他們 (去到五合目時才赫然發現我一直背著半枝未喝完的可樂呢,真令人遺撼!)。







【六合目】

暫別 Agnes 和妍爸,繼續前進,幾經辛苦,終於捱過了無間「之」字地獄,回到了昨日經過的六合目,簡直有種重返人間的感覺。一度幻想七合目和六合目會有買水的地方 (最低限度也有汽水機吧!),誰知七合目只有廁所,而六合目則只有警崗,為什麼不照顧一下下山人士呢?





在六合目有不少登山人士,不過據說今日黃昏山頂的天氣將會不穩定,大風大雨,因此工作人員都忙於勸告登山人士小心,裝備不足的更應該放棄,看來我們選擇了昨天登山真的十分幸運呢!

過了六合目,間中有大樹為我們阻擋一下猛烈的陽光,不用再「曬鹹魚」,感覺舒服得多。途中經過「富士スバルライン五合目」和「吉田五合目」的分岔口後,下山道變成緩緩上斜,反而是意想不到的舒服,可能因為重覆用同一組肌肉機械式地下山下了接近四個小時,現在終於有機會換上另一組肌肉,頓然感覺有力得多。最後一段,我們缺水加上體力消耗得八八九九,媽咪已接近「油盡燈枯」的狀態,全靠僅餘的意志力堅持下去。

我們下山途中看見不少跑手在我們身邊飛快地掠過,原來今日正舉行「第 71 回‧富士登山競走」,他們的高速與我們的龜速形成了強烈對比,真想訪問一下他們的膝頭是什麼構造的。「富士スバルライン五合目」是「富士登山競走」的終點,旁邊設有水站,我們經過時當然想要一杯,但始終不好意思開口,後來發現水站人員竟自動把水遞給妍爸和 Agnes,看來他們的樣子肯定比我們更似「喪屍」。




【富士スバルライン五合目】

由山頂出發,經過了四小時十五分鐘,我們終於成功抵壘,回到了「富士スバルライン五合目」,完成全程,我有一種解脫的感覺,而媽咪則感動得差點要流淚!比我們早一步到達的團友們,包括幾位小朋友原來已吃過了午餐,看見我和媽咪到達時,Connie 就為特地我們買了五合目名物「富士山咖喱飯」補充一下能量。

又過了不久,途中被我們超越了的妍爸和 Agnes 也就到達,據在終點迎接眾人歸隊的珈爸說,陳氏伉儷的狀況太過「乞兒」,當時第一時間為他們送上可樂,也不忍把他們的「乞兒」樣拍低;妍爸見到我們時大呼肚餓,於是媽咪就把她的咖哩飯遞給他,妍爸沒有客氣,二話不說,三扒兩撥就吃個碟底朝天,我們就知道珈爸沒有誇張!

大大小小十二位團友人不用騎馬,全都靠自己一步步地走畢全程,實在是一個讓我們畢生難忘的壯舉,以後當我們看到富士山,都可以自豪地說,我們曾經站在它的山頂上看過了日出呢!

聽聽小朋友們下山的過程,原來比我們早個半小時出發的「下山大隊」在八合目大休,因此不一會就被珈爸和舅公追上,他們帶同 Connie 和五個小朋友先走,Agnes 和妍爸殿後。

小朋友中,小菲和謙哥半跑半跳,健步如飛地下山,剛才出現高山反應的珈珈則由爸媽陪著走,至於阿斐和正妍則十分無聊,明明自己還有力氣,卻硬是拉著舅公的背囊走。縱觀今次登山之行,除了一向有跑馬拉松的珈爸外,最厲害的就是已經「登陸」的舅公,上落山全程不用行山杖,而且速度也不慢,據珈爸說舅公靠的技術而不是純粹靠體力。

今次能夠順利登山,首先要多謝導遊珈爸的精心策劃和幾位媽咪們在預備登山裝備上的貢獻。同樣重要的就是天氣,這兩日一直都陽光普照,天清氣爽,可是原來之前和之後幾天又下雨又下雪又大風,登山狀況是最差的「E 級」,如果我們今天才登山,說不定要放棄攻頂,半途折返。

其實,我們三位的裝備確有點不足,腳上只穿著波鞋,如果遇上雨天又入水又「跣腳」,肯定苦不堪言。另外,我們又低估了太陽的威力,沒有預備足夠食水,差點中暑,如今得以順利完成,不禁大呼幸運。




詳細圖文版遊記:http://kwansh01.blogspot.com
kwansh01 在棧內的其他好文

紐西蘭露營車經驗分享
遇上了多變的 Cesky Krumlov
你會為了一棵樹放棄一個森林嗎?
【法國】阿爾薩斯(ALSACE)的童話小鎮

此篇文章於 2019-03-26 07:16 被 小眼睛先生 編輯。
被閱讀6319次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tertu82 tertu82 目前離線
流浪漢
文章: 2
#2
性別: 秘密
感謝: 1次/1篇
註冊日期: 2019-03-19
舊 回覆: 【富士山‧親子登山記】 - 2019-04-02, 16:23

好厲害啊~山上的風景也好美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發表新主題



主題分類清單
遊記行程交通住宿景點購物飲食
金錢證件其他全部
主題工具
論壇跳轉
主題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