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跟著唐僧去旅行11_屈支國、跋祿迦國(新疆庫車、阿克蘇)

5 6 1419
m980031
#1
舊 2017-08-25, 14:40
跟著唐僧去旅行11_屈支國、跋祿迦國(新疆庫車、阿克蘇)


PART Ⅰ_唐僧的屈支國與跋祿迦國
……………
……………
……………
……………

PART Ⅱ_旅行者的阿克蘇、烏什(古跋祿迦國)

2016/06/13新疆庫車


上午我在客運站告訴售票小姐:「下一班到阿克蘇車票一張。」
售票小姐問我:「大車還是小車?」
「大、小車怎麼分?」我問
「大車就是普通客運車,小車就是一般出租車。」
「下一班是哪一種先出發?」
「那你坐小車好了。等車來了湊足四個人就可以發車,這樣比較快。」
我感到有點訝異,這情況就像是在台灣的公路局買到可以坐計程車的票一樣。旅行這麼多年來第一次看到這種狀況,所以不免有點好奇。
趁著車子還沒到站前,跟販賣部的一位漢族小姐閒聊了一下。
「咱們這邊的出租車都歸汽車站管嗎?」
「那倒不一定!只有一些跑固定路線的車子而已。」
「這情況在其他城市還蠻少見的。」
「因為以前沒在管的時候很亂。有些師傅會進來車站拉客人,還有師傅和師傅間也會搶客人爭吵。所以客運站乾脆代為管理賣票,現在爭吵的情況都沒了。而且他們也都不用浪費時間等客人或拉客人。」
「那真是雙贏的結果。」
這位穿著客運站制服的小姐人真好。當她知道我是第一次要到阿克蘇時,隨即拿張白紙條在上面隨手寫著,我到阿克蘇時有哪些地方值得一遊。雖然我來阿克蘇的目標很明確,就只為了要去看看別迭里烽燧,不過還是非常謝謝她的推薦。


輪到我搭的小車司機是個維吾爾族人,同車的還有兩個維族和一個漢族姑娘。我想他在這裡載的客人各民族都有,接觸較廣。於是請教他「一個漢人獨自在南疆旅行,會有安全上的顧慮嗎?」
他回答:「人跟人都是要互相尊重的,所以只要說話客氣點,你到南疆哪個地方旅行都沒問題。」
他的回答讓我心裡安定了不少,只是第二天的漢人司機態度,又讓我放下的心再度提升了起來。
根據史料紀載;一千四百年前的玄奘離開屈支國後「前行六百里渡小磧,至跋祿迦國(舊曰姑墨),停一宿又西行三百里……。」也就是他只在跋祿迦國(古書稱之姑墨國,在今日的阿克蘇烏什一帶。)停了一個晚上,隨即往凌山方向奔去。因此也就沒有在此留下任何故事。所以接下來這個篇幅,就讓我記錄一下在這個地方碰到的人與事吧!

2016/06/14新疆阿克蘇
昨天辦理好住宿後,在櫃台上看到一個包車師傅留下的名片。依照上面電話跟他聯絡,他坦承僅僅知道烏什縣怎麼走,至於《別迭里烽燧》他聽都沒聽說過。
我告訴他從地圖上來看,烽燧在烏什縣西方約四、五十公里處。我看過烽燧的照片,旁邊有碎石路,所以應該是車子可以到達的地方。
我答應他如果他的小轎車無法到達烽燧的話,包車的五百五十塊人民幣也要如實支付。就這樣談妥了今日行程。
來人是個身材略矮卻頗為健壯的漢人青年,年約三十左右。途中我看到他手機的封面照片,是他穿著一身迷彩軍服臥在地上,且手持一支狙擊槍。所以我問他:
「你幹軍人退下來的?」
「是啊!幹了幾年發現沒什麼發展,所以乾脆退下來。」
沒想到我們這位退伍八路軍人,不知是從軍中訓練出來的膽識,還是根本就是個不要命的傢伙,開起車來像個亡命之徒似地。車子一開到郊區沒有測速的地方後,沿路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地狂飆。途中還一度以這樣的高速緊緊咬住,一部車子的屁股後面大概三、四公尺遠而已。我知道這種車速與距離,後車的反應時間絕對不會超過三分之一秒。也就是前面車子只要稍微一踩剎車,後車肯定撞上。就這樣咬了好幾公里遠,後來還是前面的車子受不了了,打了方向燈然後靠右減速,,讓我們先行。
這期間我試著勸他,我們並不趕時間,車速可以放慢一點。沒想到他只是回過頭來對我詭譎一笑,那笑容充滿著挑釁與故意,然後繼續狂飆。
我問他:「你結婚了嗎?」我的目的是想要告訴他〜你這麼開車家人是會擔心的!
沒想到這麼一問,卻引來滿腹牢騷。
「結婚有個屁用啊!這玩意兒看多了。結了婚以後還不是各玩各的,那倒不如光棍一條玩到底。」
他在回答的途中,始終沒有減速的跡象。終於在一條鄉間小道上,跟一部對向來車雙方後照鏡擦撞到了。由於雙方車速都很快,所以即使一擦撞到就停車,但是雙方距離已經有一段了。
咱們這位漢人司機,跑到對方車子那邊理論。對方一下車是個少數民族,不知是維吾爾族還是哈薩克人,身高足足高了漢人司機一個頭。雖然因為有點距離而聽不清楚他們對話內容,不過看到一個小個子對著高他一個人頭的跳腳、比劃著拳頭,我承認遠遠看有點滑稽。
我怕對方車上藏有武器,在這荒郊野外可能被惹毛了乾脆行兇。所以從副駕駛座走了下來,到駕駛座旁站定。一方面可以讓對方知道車這邊還有人,另一方面如果有突發狀況,我也可以馬上倒車去救援。當然這種情況最好別發生!
不知道我的舉動湊效了還是漢人司機氣勢比較強,對方終於認賠了事。
我對著握著鈔票的司機問他:
「要了多少錢?」
「五百!媽的這些少數民族的XXX,不對他們兇一點他才不會掏出錢來。」
「你不怕他車上有武器?」
「我料他沒那個膽!」
「剛剛其實雙方車速都很快啊!」我的意思是〜錯不見得在對方。
「我起碼有減速,但是他沒有。」
我心想;是啊!那也只不過你是從車速一百降到八十,而對方始終維持在八十的情況下去擦撞到的而已。
過了沒多久車子到了一個小鎮,終於沒辦法再飆車了。事實上是根本不准動了!因為這裡有個檢查站,在記錄來往旅客的身分證件。輪到我拿卡片式台胞證去刷的時候,機器嘟嘟作響。旁邊的哨兵看我是個台灣人,趕忙把裡面的長官請出來。來人穿著制服,只是我搞不清楚他們的官階。
穿制服的長官看看我的台胞證問我:「你要去哪裡?」
「烏什縣。」
「幹什麼?」
「去別迭里山看一個叫《別迭里烽燧》的烽火台。」」
「烽火台?」
「是的!那是咱們中國目前僅存最靠近西方的一個烽火台。」
「別迭里山那邊是個管制區,不對外開放的。」
我還不死心地問:「那我可以去烏什縣嗎?」
「你去那邊幹嘛?」
「烏什縣很久以前有個國家叫跋祿迦國,我想看看那邊現在還有沒有甚麼遺跡?」
「你等一下!」
說完人走到房子裡打電話,半响之後出來要我們車子停路邊等候。
「待會公安派出所會派警察過來。」他說
我聽完心裡開始忐忑起來,心想〜我犯法了嗎?別說什麼烽燧了,我人連烏什縣都還沒到呢!這裡應該還是溫宿縣吧?
就在心裡上上下下半個小時左右,裡面電話響了起來。剛剛穿著制服的那位長官接完電話後,出來告訴漢人司機要我們順著馬路一直往前開,直到第一個紅綠燈的十字路口停下來,等一輛對向開過來的警車。他同時也警告我們;他已把我們車號告訴對方了。同時他也把台胞證還給我。
我們就依著吩咐開了十幾、二十分鐘的車,終於來到第一個紅綠燈下。就在我們抵達沒幾分鐘後,對向車道真的來了部警車。一位身穿迷彩汗衫跟長褲,且腰間別著一把手槍的警察走了過來。他首先靠近司機,對著他問話:
「你們要去哪裡?」
漢人司機回答:「我載了一個客人,他要到烏什縣去看一個烽火台。」
警察聽完頭一低望向我這邊。我心想;我還是下車跟他談會比較禮貌吧!沒想到就在我半轉身手剛碰到車門開關時,就聽到他吼叫:
「不准動!」說完他右手握在腰間的手槍上,然後兩眼緊盯著我,警戒著由車前繞到副駕駛座這邊來。那陣仗八成是把我當恐怖份子或歹徒了。
被他一喝我當時真的嚇了一跳,不知不覺中雙手伸高到胸前,好讓他看個清楚。
「身分證件!」我慢慢地遞給他。
「你要去哪裡?做什麼?」
「我是一個旅客,我要到烏什縣去參觀一個《叫別迭里烽燧》的烽火台。」
「那邊已經是邊界管制區了,普通人不能進去的。」
我心裡明白;我今天能不能再往前走,應該就要看這個人的態度了。所以我就儘量明白地告訴對方:
「是這樣子的!在一千四百年前的唐朝,有一位玄奘法師他去印度取經時,就是由現在的烏什也就是以前一個叫跋祿迦國的國家,然後往凌山也就是別迭里山的方向離開現今的中國境內。我知道別迭里山這邊,還有一個漢朝時代留下來的烽火台。古時候的烽火台都是立在交通要道上,才能夠發揮作用。所以玄奘法師當年應該就是經過《別迭里烽燧》離開現在的國境,而進入吉爾吉斯的大清池,也就是現在的伊斯色克湖。」我不是要故意掉一些歷史名詞,而是想讓對方明白我只是一位對歷史有興趣的遊客,而不是一位歹徒或恐怖份子。
當時我不知道我的話他聽進去了有多少,只見他想了一下,然後問我的包車師傅:
「他是你朋友?」
「喔不!我在阿克蘇一些飯店櫃檯上放了些名片,他是從名片上跟我聯絡,包我車子的遊客。」
「你車子跟著我來。我有你的車號,所以別亂跑。」
我心想〜我台胞證還在你手上,我還能跑去哪?
就這樣心理七上八下大概跟了半個小時左右,來到一處類似營區的門口。人還沒下車,就聽到部隊操練的吆喝聲。一下車就看到營區裡一隊人馬,全副武裝整齊地操練著鎮暴隊形,並配合著大聲吆喝。
我瞟了一眼大門旁的木牌,只見到《XXX邊防大隊》幾個字,於是頭皮開始發麻。
我眼睛看到的,耳朵聽見的,都在讓我聯想到〜我今晚看樣子別想回去飯店了。
「媽的!我飯店的錢幹嘛昨天先付清了?」我心想著
就在我撲通、撲通的心跳聲中,我們被帶到值星官面前。那位帶我們來地的警察跟他行禮後談了幾句話,接著值星官面向我問著:「你來幹什麼?要去哪裡?」
我又把半小時前跟身旁公安所講的言詞,重新又講了一遍。而且只有更詳細,而不敢忽略。
值星官聽完後用手機跟他上司聯絡,講了幾句話後開擴音鍵,然後伸到我面前。
於是同樣的情節我第三次對著手機說明,而且是一次比一次詳細。因為面對的官階一位比一位高,也就是一位比一位更有權決定我的去向。
電話中的長官聽完我的說明後說了:
「別迭里山屬於邊界管制區,一般人沒辦法進去的。」
「我沒有要到邊界,我只是想參觀一下《別迭里烽燧》。
「那也是屬於管制區裡面的。」
我心想〜好吧!只要你不把我留在這裡過夜,你說不行就不行!我正好趁此打退堂鼓。
「普通老百姓都沒辦法去嗎?」我隨口問著。心想至少讓他潛意識裡知道,我只是個普通老百姓。
「也不是沒辦法。除非你到旅遊局去組個旅行團,然後向我們申請。」
一個人的旅行團?還要申請?我看我還是藉機離開這裡要緊。我心裡一邊想著,一邊隨口說著:
「那麼麻煩就算了。我連旅遊局在那都不知道呢!」
「我知道!我帶你去。」
我先是愣愣地看了說話的警察一眼。心理轉的飛快〜好吧!先離開這邊再說吧!看樣子他們沒有意思要留我過夜。
就這樣這位警察又把我們帶到烏什縣的旅遊局。一走進辦公室,一位很漂亮的維吾爾族還是哈撒克族姑娘,就主動跟著警察打招呼。而且是用他們少數民族的語言,狀似熟捻地對談。我這時才注意到這個警察不是漢族人,至於他們談話內容我完全不清楚。接著維族姑娘把我帶進她們書記辦公室。
書記姓楊,是個漢族年輕女性。當著她的面我又把我之所以會來這裡的原因,詳詳細細、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講了一遍。這是今天的第四次了,我只希望講得夠詳細、明白,而不至於顯得唬爛。
我說〜在一千四百年前的唐朝有個玄奘法師,他到印度去取經,回來後寫了兩本書。一本叫《大唐西域記》,另一本叫《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這兩本書裡描述了他一路經過的城市或國家,而且他也記錄了當時他在這些地方的所見所聞,和所發生的故事。我這次的旅行就是根據這兩本書的紀載,順著他經過的在今天中國境內的城市,從他出生地洛陽開始一站、一站走一遍。書裡紀載他來到咱們這裡,當時有個叫跋祿迦國,也叫姑墨國的地方。然後就從這個國家往凌山方向,離開今日的中國境內。根據史料紀載;這個凌山就在蔥嶺的北方,也就是現在的別迭里山一帶。如今在這個別迭里山裡,我所知道還存有一個漢朝留下來的烽火台,就叫《別迭里烽燧》的地標。所以我很想去看一看這個烽燧,算是目送玄奘出國。也見識一下這個目前存在中國最西邊的烽火台。」
我一口氣把我心中所記得最詳實的資料,盡量有條不紊地說明一遍。說完之後心理有一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我知道玄奘這個故事。」楊書記思考了一下,然後繼續說:
「難得你從那麼遠的地方來,而且你又一路走到咱們這兒了。我來想想辦法!看能不能完成你的心願。……你在這邊待幾天?你有車子嗎?」
「有!我包了一部小車。我準備明天離開阿克蘇去喀什。」
「明天就離開啊?《別迭里烽燧》我上個月才安排一個團去過,那個地方沒有四輪驅動的車子,是沒辦法到達的。而且事先要申請通行證,但是你只有今天,肯定來不及了。」
我心想;我已經是盡我所能的了,或許是該放棄的時候了。沒想到楊書記接著說:
「我局裡是有一部越野車,下午又剛好沒在用。只是通行證會麻煩一點,我來想想辦法好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997046
我想好像有點眉目了,但是也不能等豬先宰好了再談價錢吧!所以我問:
「冒昧請問一下如果成行的話,不知道這整個費用該如何算?」
「喔!你組個團的話導覽費是少不了的,這是公家收的就兩百塊錢,其他費用不必了,你就給那部車加滿油就好了。」
說完隨即請剛剛那位漂亮的維族姑娘先帶我去繳費,然後領我到對面公園導覽一周,這時間她要打幾個電話想想辦法。



小姑娘自我介紹:
「我叫夏堤OO,你就叫我夏夏好了。」
她非常盡責地帶我走遍了對面的燕泉山風景區,並對這裡的一些歷史典故,用著字正腔圓的國語帶我穿梭著古今。尤其是她介紹園裡一處看似新建的陳湯烽火台時,她那立體柔美的五官,口裡卻唸出強悍的詞句「犯我強漢,雖遠必誅。」時,有著一股難以說清的違和美感。
這公園內有山有水非常清幽,難怪她說「半城泉水半城山,烏什風景賽江南。」我看這公園內的山水景緻,真的有幾分江南風情。



在公園裡這位維族姑娘告訴我;她曾經到過台灣。那是在2010年的事,當時她去上海世博當導覽人員。會期結束後同事們約一約,就一起到台灣自助旅行了。
我問她:「台灣給你最大的印象是什麼?」
她說:「吃的很不方便!」
「怎麼會呢?台灣的吃是有名的方便,而且大江南北各地的口味都有。」
「我是個穆斯林,所以外面的東西不能亂吃。」
「對喔!台灣的清真餐廳是相對比較少一點。這就有點可惜了,台灣的食物可是非常多樣化,而且幾乎是二十四小時都不怕找不到吃的。」
「還有台灣人很友善。」
「是啊!台灣本就是個移民的社會,所以不管對長期或短期的客人都很歡迎。有人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呢!」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997046

就這樣走走談談大約一個小時後,楊書記來電說一切就緒,可以出發了。於是我這個個人旅行團終於成行了!團員除了我之外還有司機、導遊跟隨團公安。導遊就是這位漂亮的維族小姑娘,而公安就是剛剛帶我來的哈撒克族警察。原來這一個小時楊書記就是跟某縣委聯絡,借了他的通行證。以及跟公安派出所人聯絡,委託這位警察當隨團公安。另外我們的司機比較沉默,看外貌應該也是哈薩克族人。



另外我那位在阿克蘇請的包車師傅說;他也沒去過別迭里烽燧,可以讓他一起去嗎?就這樣一車圓圓滿滿五個人,浩浩蕩蕩向著山裡出發。
在車子前行途中,維族姑娘和哈族警察不時以他們的語言交談。我不由好奇地問:
「你們兩位好像很熟?」
哈族警察:「是啊!我跟她爸爸以前是同事。」
維族姑娘補充:「我爸爸也是幹公安的,不過已經退休了。」
哈族警察:「那是五年前妳剛大學畢業吧!」
我對著警察說:「你這樣說不就洩漏了她的年紀了。」
警察:「你絕對猜不出她的年紀。」
我說:「一般大學畢業應該就是廿二歲左右吧!再加上五年的話就是……。」
維族姑娘:「我十九歲就畢業了。」
「啊?那不就是跳著唸?在台灣只有資優生才可能這樣跳著唸書。」
警察:「我們這邊也是一樣。她本來可以上醫學院的!」
我問:「為什麼不唸?」
「我喜歡四處看看、跟人接觸。」
「在台灣當醫生的收入很好,社會地位很高的。」
警察:「我們這邊的收入也很不錯,只不過都是檯面下的收入,所以一般人也對他們的觀感也就普普通通。」
我告訴他們;台灣在日據時代因為政策的需要,所以鼓勵台灣最優秀的青年去從醫、學農。因此當時的醫學博士與農業博士,都是台灣的菁英。也就是這樣;目前台灣的醫學與農耕技術,算是亞洲最頂尖的了。
「咱們這邊當個醫生就紅包多一點而已,其他的也就跟其他職業差不了多少。」
跟我一起來的漢人司機,不知為何一掃剛剛飆車的氣焰沉默了許多。這期間他曾對著維族姑娘自我介紹;他住阿克蘇,希望維族姑娘有到城裡時可以聯絡他。
維族姑娘:「你是阿克蘇人。」
「是啊!土生土長的。」
「啊?我們都是喝母奶的,你吃土可以長這麼大啊?」漢人司機一下子口拙了起來,我知道她是故意開他玩笑的。
楊書記說的沒錯;這段路程沒有四輪驅動的車子,根本不可能到達。即使我們有了越野車,也是一路顛簸不已。半途中還因為前幾日山中大雨,造成溪水高漲而一籌莫展之際,幸好有游牧人員指路。後來繞了好大一段路,才抵達《別迭里烽燧》。


這個烽火台始建於東漢,相傳是班超西征之後在此築起的烽燧。原先是夯土而成,每層土壤15到20公分,其間夾雜木頭、柴枝。原高7.3公尺,呈梯字形。玄奘當年去取經時,所見到的應該就是這種夯土狀的烽火台。而且可能已經相當破敗了,畢竟當時也有五百年左右的歷史。而且又是在淪落異族,乏人照顧的情況之下。所以等到唐太宗一統西域,成為異域共推的「天可汗」之後,再在原址上加築卵石而成為壘石模樣。
這個烽燧最難能可貴之處,在於見證了中國漢、唐兩個時期,國勢最為巔峰的風采。同時它也是長城最西端,也最為孤傲的守護者。


當年它目送玄奘西去是何等心思呢?
而玄奘當年倚著它面對「仰之皚然,莫睹其際」的凌山,又是何等情懷呢?


您可知道在接下來的七天裡,高昌國王麴文泰派給您的隨從將「凍死者十有三四」而「牛馬逾甚」嗎?
不管如何!您老總算九死一生千辛萬苦取經回來了。您的歸途先是由南印度、東印度,再經帕米爾高原進入今日的中國。也就是由南疆的塔什庫爾干回國,所以我預定到那裏接您回來。我知道那裏有個紅其拉甫口岸,只是以一個台灣人的身分,不知能否到達邊界迎接您回來呢?
隨緣順變吧!


補記:這次能夠如願到達邊界一睹《別迭里烽燧》的風采,真的多虧諸多貴人相助。首先是面惡心善的哈族警察,雖然剛見面時被他嚇了一跳。再來就是旅遊局的楊書記,她是決定這趟行程的最主要助力,也是最為助益的人。最後是夏夏姑娘,她不只是盡心導覽而已,當我知道她父親退休後在家開設農家樂餐廳時,我想請同車人員吃頓晚餐。結果沒想到叼擾一頓後她堅持不收錢,臨別前她還告訴我等我平安回台灣後,一定要給她一個平安訊息。她真是一位集貌美與良善於一體的女孩,當我告訴她;等我回台灣後可能開個部落格寫寫這趟旅行的經歷,我可以把她的照片跟今天的過程記錄下來嗎?
她答應了!



我的旅行 我的部落格 跟著唐僧去旅行

上傳的縮圖
 

感謝 1
1419 次查看
zey
#2
舊 2017-08-27, 08:22
真的羨慕你, 我們只想去到紅其拉甫口岸中巴邊界拍個照, 幾位師傅都說不行, 很無奈!
感謝 1
m980031
#3
舊 2017-08-27, 16:13
引用:
作者: zey (原文章)
真的羨慕你, 我們只想去到紅其拉甫口岸中巴邊界拍個照, 幾位師傅都說不行, 很無奈!
紅其拉普口岸對我而言;又是另一個故事,算是因禍得福吧!在口岸那邊因為海拔4700多公尺太冷了,我又帶不夠保暖衣物,結果舊疾發作差點出事。但也因為這樣;把我攔下來的衛兵,可能看我這種身體狀況不像是個間諜,所以破例讓我去到中巴邊界。詳細情形下一篇【跟著唐僧去旅行12_竭槃陀國篇】,再跟各位分享!



rolex5691 rolex5691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4
舊 2017-08-31, 12:43
前年我也想在中巴友宜公路直上紅旗拉甫口岸
但是在檢查站就被攔下來了

大陸友人說你又不是大陸人
去到國家口岸你要看甚麼?
言下之意似乎是說不需要有這樣的歸屬感
感謝 1
m980031
#5
舊 2017-08-31, 16:43
引用:
作者: rolex5691 (原文章)
前年我也想在中巴友宜公路直上紅旗拉甫口岸
但是在檢查站就被攔下來了

大陸友人說你又不是大陸人
去到國家口岸你要看甚麼?
言下之意似乎是說不需要有這樣的歸屬感
謝謝!一個喜歡旅行的人,心有多寬;路就有多遠。尤其台灣是個島國,沒有任何口岸與邊界。所以只是想要見識一下而已,應該跟歸屬感無關!
至於我會想去紅其拉普口岸是因為玄奘當年由印度取經回來時,就是由這附近進入當今的中國大陸。他在《大唐西域記》和《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裡,都有提到他在這邊看到一個叫做「石頭城」的國家,還有與它有關的傳說。據專家的考證;他所說的石頭城就是塔縣的石頭城。而且整個城市的大小與位置,跟他所描述的幾乎一模一樣。
我已經在阿庫蘇的別迭里山送走了玄奘,他就是由那個山脈出境的。所以如今趕到塔什庫爾干的紅其拉普口岸,象徵迎接他回來,順便陪他走回長安。
安妮公主 的頭像
安妮公主
#6
舊 2017-09-01, 07:54
引用:
作者: m980031 (原文章)
紅其拉普口岸對我而言;又是另一個故事,算是因禍得福吧!
剛從新疆回來,在青旅就問過包車資訊了,台灣人、只能到距離紅其拉甫口岸三公里處,不能再前進,除非有千里眼,要不然看無…
感謝 1
m980031
#7
舊 2017-09-01, 11:58
引用:
作者: 安妮公主 (原文章)
剛從新疆回來,在青旅就問過包車資訊了,台灣人、只能到距離紅其拉甫口岸三公里處,不能再前進,除非有千里眼,要不然看無…
您說的距離口岸三公里處,就是邊檢站前哨班。我問哨兵可以拍拍照嗎?他說不可以拍到人,所以就拍了下面這幾張。這裡海拔很高、很冷,約有4500公尺。




離開班哨往邊界繼續車行三到五分鐘後,就可以看到一個拱門。不越過邊界的車子,在拱門前幾百公尺處有一停車場停車。



拱門下面站有中國衛兵,過了拱門就是兩塊界碑。這裡海拔4700多公尺,風更強、更冷!



巴基斯坦那方的衛兵,在界碑另一方幾百公尺處。
感謝 1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