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交通

惡名昭彰的泰柬邊境闖關觀察

4 2 1670
倒立
#1
舊 2018-01-26, 14:59
在文章的開頭,我想先說明一下,這是我在2011年時的際遇,當時草草的寫下了一些筆記,因為忙碌都沒有貼出來,一晃眼,我在柬埔寨已經是第八個年頭,這些年來我時常往返泰柬兩地,為了徹底了解,我嘗試過所有跨越邊境的不同方式,而邊境的情況似乎依然沒有太多改善,因為這些年來不斷的有在邊境遭遇相同情形或行前非常擔憂的背包們向我求助,僅以這篇當時草草寫下的文章,讓大家對於會遇到的情形有所準備,不要過度恐慌。

看完之後,對於走陸路仍有疑問的朋友,無論是從柬往泰,或是由泰往柬,都歡迎留下訊息給我,我會盡力解答一切細節。
 
以下開始本文,文長,先謝謝你們有耐心看完它。





關於泰柬邊境的險惡,網路上已經有很多人現身說法了,由於自己可能會經常經由波貝往返泰柬,所以這次從曼谷回暹粒,特地挑了惡名昭彰的考山路Mini bus車票來坐(其實也是大部分人的選擇),以方便自己經歷之後分享給往來的旅客,沒想到,運氣很好,一次就中籤王。
 
首先,早上7:40的時候到了我們等車的地方(對方告知8:00出發),過了8:00,沒人來接,我們總共5個人在等,2(我跟Tola)+2(西班牙情侶)+1(俄羅斯女)
 
大約8:15的時候,有個貌似葛奴乙的老頭走過來,手上握著一疊車票,說要換走我們手上的收據,西班牙男可能聽過不少傳言,不想讓他把收據拿走,葛奴乙變臉說那他自己負責,說只拿收據上不了車,不給車票,西男屈服,大家乖乖換票。
 
接著我們問車呢,葛奴乙說發漏密,就帶著我們一群人往另一頭走(我們在肯德雞這一頭),走超快,根本不管Tola杵著拐杖腳不方便。
 
在中間葛奴乙接了一個日本人,日本人跟我說孔泥機挖,我說法課由矮M台灣吝咧斯,他就苦著臉說買票時Agency跟他說7:00出發,所以他已經等了一個半小時,連廁所都不敢去=_=
 
然後葛奴乙突然消失,我們在考山路中段站著等了約5分鐘,他又fit的一聲神秘出現,身後帶了一個形色慌張的紅髮女,接著又是一句發漏密+安得咧一把一把式快走,我們就這樣奔到了考山的另一頭(Tola辛苦了),到了之後,紅髮女問我們去哪,我們說Siem Reap,她尖叫,因為她其實是要去趴她雅,不知為何被葛奴乙拉來這裡,抗議無效之後仰天狂嘯伴隨咒罵聲狂奔而去。
 
最後。到了考山路的另一頭之後,終於停下,顯然不必再走,葛奴乙分別問了我們六個人的國籍之後,神神祕祕的把西班牙情侶拉到旁邊,拿出一些表格來說是辦VISA用的,西男問要多少,遠遠的我聽到葛奴乙說1200泰銖,我當場傻眼,因為其實只要20美金也就是600左右,也賺太兇,於是我跑過去關心,說是其實可以自己辦,然後葛奴乙就扯說他們走後門五分鐘就可以過關,時常有人當天辦不下來得在邊境過夜,他是幫他們省事等等云云。
 
我聽他在屁咧,那為啥不是全部的人一起填表格,只找他們兩個?還刻意把他們拉到旁邊去講?結果西男的小宇宙此時就像屎尿倒灌的馬桶一樣爆炸直衝天際,大聲嚷嚷說他們要自己辦,葛奴乙表情不悅但沒辦法只好說okok,但嘴巴還不閒著,嘟囔的說萬一辦不成可別怪他之類的三小朋友。
 
然後就是一大段所有人都不想看葛奴乙也不想跟他說話的尷尬時間,車來了,上車,出發,看錶,9:15,可憐的尼轟忍。
 
一路上大家擁抱,喇吉,愛撫,群交........痾,這是我夢到的......
 
大概12點半左右,我看看周圍感覺應該快到亞蘭邊境了,但不知為何,車子突然停在一家小餐廳前面,一個長得很像渡邊謙中風後躺在路邊曬了三年太陽之後被流浪漢小便潑醒的乾屍跑過來跟我們說,我們等一下要換小車到柬埔寨去,請大家包包拿下車稍待片刻。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042992

我覺得怪,所以就問我們現在在哪裡,我說一定是到了邊關才下車,然後入境柬埔寨之後才換車,為什麼在泰國境內就要換車,乾屍表示已經在亞蘭,距離邊境8公里左右,我們在這裡等後面到的七位旅客,然後併車一起前進,並明白表示,要嘛聽他的坐著乖乖等,要嘛吃自己。
 
乾屍說可能要等1個小時左右,我的心裡OS:只是想讓我們在消費吃個飯而已吧?接著乾屍說請我們拿車票出來,他要收走,換了一張粉紅色方形貼紙給我們,說這就是下一段的車票,西男說那我們手上就沒車票了,不肯給,於是乾屍發脾氣,說不換貼紙就自己想辦法去邊境,他的車要憑貼紙才可以上,西男紅著眼....屈服
 
大家撐了約20分鐘之後,日男忍不住餓點了餐,接著情侶也點了,俄女買了包煙躲在遠遠的角落瘋狂的吸吐,我跟Tola不餓就聊天,倒也閒適,乾屍一直看我,他覺得我有柬埔寨朋友,可能忌諱三分,所以從頭到尾講話都不敢看我......
 
說也奇妙,三個用餐的人一結完帳,乾屍就說可以出發了(阿不是說要等人?),然後又說俄女得留下來,因為要分兩台車走,她得跟後面的人一車,非常非常強勢。

俄女一臉錯愕,我們抗議說一定要一起走,但是乾屍說不走的話今天就沒車,自己在這裡想辦法過夜,情勢逼人,我連忙撕了一張紙寫上我的電話號碼,說有事務必打給我求救,然後大家只好上車,隔著窗戶跟俄女揮揮手,祝她好運⋯⋯
 
我上了車子之後,坐上了原來的位置,疑?等等,一開始不是說換車,怎麼還是同一台,而且還洗乾淨了⋯⋯啥小阿……
 
上了車,一路上大家擁抱,喇吉,愛撫,群交......我想像的......
 
大概2分鐘不到,就到了邊境⋯⋯
更!最好8公里有這麼近啦!難怪我在餐廳那裡的時候總覺得已經快到了,他們用這種方式賺午餐錢,外加恐嚇客人,還留了一個女子落單,還好俄女噸位蠻重,我們都猜應該不是意圖劫色,是真的有在等後面的其他人,但是很奇怪,明明就同一台車也沒換,當然有她的位置,但是為什麼不能一起走?
 
在邊境下了車之後,我們的邊境導遊出現了,是一個髮型像矢吹丈的漂丿少年仔,引導我們往出關的方向走,情侶這時突然說身上沒錢需要找銀行,於是矢吹丈請了另一位人員帶他們兩位去銀行,西男離開的時候還大聲的揮手說:「See you at border......」聽的出來用了很深的感情,我都快掉淚了......此時看看身旁,只剩下我、Tola和日男三個人,我突然感覺我們真的很像魔戒遠征軍,同伴一個一個慢慢的被分開分散各處,不知下落......

我們三人很順利的出了關之後,邁著自信的步伐往柬通關處前進,結果在中間被攔下來,定睛一看,是填寫申請VISA表格的地方,Tola不必寫,我已經有簽證,但不知日男的VISA要等多久,所以我們只好跟金靂(X)日男(O)揮揮,先行入關,魔戒遠征軍此時只剩下寥寥二人......

接著再往前走,就到了入關處,先拿了入境單寫了之後開始排隊等蓋章,由於排了一大群老外,於是Tola就先往前走入關了。

是的,剩下我一個人,連咕嚕都不在身邊,等等晚餐誰來抓魚呢......

經過了一段漫長的時間,失去了所有同伴的勒苟拉斯,通過護照勘驗處之後,一個人默默的進入了柬埔寨。接著,馬上便看到咕嚕很高興的向著我揮手,在那一刻,不知為何,勒苟拉斯覺得咕嚕的臉龐散發出從來都沒有過的美麗光芒。

是同伴啊!
但是往後看,所有隊友都沒有任何跟上來的跡象,而我們被交代等待的地方,充滿了身上貼著各種顏色方形貼紙的外國人,這至少讓人心安很多,雖然顏色不一樣,但這貼紙顯然真的是一張車票。

等了大約十來分之後,矢吹丈終於再度出現了,但是他並沒有帶著其他三人一起,此時來了一輛大公車,矢吹丈催著要我跟Tola先上車,但我們表示要等其他三人,他很率性的說隨便我們,結果在場全部有貼貼紙的外國人都上車了,只剩我們兩個,此時看看時間,已經接近2點半,我看了看後方,空無一人,雖擔心但好像也無能為力,所以我們就乖乖的上了大公車。

在車上我跟Tola討論,他們是不是很有技巧的把我們拆散,好各個擊破多收錢,Tola雖然是柬埔寨人,但是因為也沒經驗所以搞不清楚,但我們的確都很擔心其他人。公車一路往前疾駛,大約十分鐘之後到了一個很大的轉運站,轉運站的四周除了一望無際的空地之外,幾乎完全沒有任何其他建築物,大夥魚貫下了車,然後依貼紙顏色被分配到不同的地方去,轉運站這裡出現了另外一位工作人員,指著我們的貼紙說我們是他的客人,車子已經準備好,請我們耐心等候其他人的到來。

好熟悉的話語,「等候其他人的到來」......結果當然就是繼續等等等......

過了大約20分鐘,從邊界方向又來了一台大巴,也是整車的老外,結果下車的人群裡面,赫然見到日男和西班牙情侶,大家高興的擊掌,然後擁抱,喇吉,愛撫,群交......我虎爛的......

說也奇怪,我們本來彼此都不認識,一路上也都沒說上什麼話,現在居然有了某種強烈的革命情感在,可以看得出來,大家又見到彼此是真的打從心裡開心,有種共患難的窩心,於是我們熱烈討論著,也許他們很誇張,但到目前為止也都讓我們保持在航道上,所以也許俄女再過不久,就會帶著那傳說中的七位小矮人一起加入我們。

接下來,又開始一場漫長的等待,一車一車的旅客不斷從邊境被送過來,貼著其他顏色貼紙的旅人們,集滿相同顏色的一車便啟程前進,唯獨一直沒有粉紅色的戰士們前來與我們會合,我眼看著西男的小宇宙就又要爆炸,於是打算一起前往交涉,因為實在是已經等了太久(約40分),結果來了另一個工作人員,他說後面的七位旅客(不是應該7+1?而且如果到頭來還是一起走,為何當初要留下俄女一人?)還沒到邊關,如果我們想先離開,一個人付200泰銖就可以馬上上計程車離開。

很顯然的,西男的小宇宙大爆炸了,他說他擔心的事終於發生,為什麼其他貼紙人都可以馬上有車坐,我們卻要在這裡等那些也許不存在的,什麼勞啥子七個小矮人?更何況我們已經失去了一位俄羅斯白雪公主,還有一開始就叛逃的紅髮波羅莫......

目前的情況,似乎是他們擺明在這鳥不生蛋的地方吃定我們,我們若是不花錢坐TAXI,說不定真的得在這裡過夜。

這個時候我突然發現一件事,跑去數了數那台他們本來說要帶我們離開的廂型車,亙,含駕駛座總共11個座位,我們目前5個+後面7個(完全拋棄俄女,嘻),是12個人,意思也就是說如果讓西男開車,他甜美的女友坐我大腿上,我們才能剛剛好擠的下這台車。

所以我們就跑去質疑,這個時候神奇的事情又發生了,工作人員說他們剛剛是告訴我們後面有5個人不是7個人,好可憐的兩個小矮人,連出場的機會都還沒有就被刪掉戲份......接著更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俄女突然拖著行李出現,一個人......等等!怎麼會是一個人?乾屍那時不是說後面七個跟他併一車?我們問她,她說她等了半個鐘頭,乾屍要她上一台車,車上就她一個人......亙......那她當初跟我們一起走就好啦!這是什麼邏輯!?

在我們逼問之下,俄女才誠實的說,她一個人在那裡實在是很害怕,根本不想等到天黑,於是便塞給乾屍一點小費,在邊關時,也是聽邊境導遊的建議給了警察100泰銖,才順利的被「禮遇」通關。所以很神奇的,大家又莫名其妙的到齊了,討論的結果,是他們利用旅客恐慌的心態來行半勒索之實,所以也許根本沒有所謂後面的七位乘客,只是用來拖延我們時間,分開我們並製造莫名恐慌的伎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042992

而且我又發現那台廂形車,不知何時已經悄悄的不見了,這下可糟,我們直接詢問當初說好要跟俄女一起來的那七或五位藍色小精靈,現在到底在哪裡,對方支吾其詞說不清楚,此時,時間進入4點半,於是我們認定他們要強迫我們花錢坐TAXI,於是打算自救,我便和西男商量好,我和Tola到外面馬路上攔順風車,頂多一個人給2塊美金就可以離開這鬼地方,所有人背包上肩準備,西男和日男留守保護女生,一方面期待那西螺七崁也許真的會來....

結果我跟Tola真的成功的陸續攔到了車,可惜不是要到暹粒,我們甚至連警車都攔,但是警車沒停(媽的)不過我們的大動作似乎產生了作用,等到我們成功攔下第二台車的時候,他們開始緊張,於是跑過來說車子三分鐘內要開,請我們趕快回去,當時的時間已經接近五點。

我們六人一一上車之後,車子不走,於是西男開始咆哮,攔都攔不住,除了司機坐在駕駛座動都不敢動之外,所有工作人員都不見蛋。大概又等了10分鐘之後,來了一群人,數了一數,七個,但是分屬四種不同貼紙,經過事後在車上詢問,他們也都有各自有差不多的遭遇,顯然跟我們一樣,因為一次塞不滿一車,是跟不同公司買票的散客,所以被拖到最後,確認今日再也沒有任何散客之後,硬被湊成一車,今日的最後一車。

Any way, 車子發動了,筆直的,義無反顧的朝著東方前進,所有人歡呼阿利路亞外加用生命在鼓掌,好似飛機盤旋機場上空72小時就在油量告罄之前終於降落般的歡欣鼓舞,此時,天空是璀璨的金黃色,美麗的夕陽在我們背後散發出無比的魅力,但是我們沒有人願意回頭觀看,很快的也停止了說話,所有人都累了,隨著隆隆的引擎聲沈沈的睡去。
 
我是唯一醒著的人,因為這一台只能搭11位乘客的車,最後塞了13個人,而西男甜美的女友不在我腿上,我被兩個狂流汗的男子夾在中間,無限傷感。
感謝 4
1670 次查看
verophie
#2
舊 2018-01-26, 23:17
我可以補充我的經驗
-----------------------
我一直到剛剛才看到這篇才知道泰柬邊境惡名昭彰的事情
而且我一直到離開柬埔寨才知道他們收小費嚴重的問題 因為柬埔寨的行程
從頭到尾都是我老公在負責的 所以我完全沒有先查任何資料
我要先說 我覺得我很幸運 因為我老公是西方人 完全是白人臉孔而且他很壯
所以回想起來 我好像逃過很多"劫難"都是因為他在旁邊的關係

說到邊境 我們是搭乘Giant Ibis的巴士過境 從暹粒到曼谷
因為我們上個月就是從胡志明搭同一家公司的車過境到金邊 對這家公司很滿意
不管客服態度 售後服務還有搭車好幾個小時的過程都很讓我們滿意
所以從柬埔寨到泰國就很直覺的選這間 暹粒到曼谷大概九百多塊台幣

總之重點是 我們在過邊境的時候 車掌服務人員是不能跟我們一起的
但他會告訴我們怎麼走 (從頭到尾也都沒有要坑我們或拿小費的意思)
柬埔寨關口在出境的時候有很多人在排隊等候 大概有五六個窗口
我看同行的其他西方人都順利的過了 我老公也過了 但他跟我排不同窗口
所以他早我五分鐘就走出去了
輪到我的時候 那個人員看我的護照看很久 我也不知道他在看什麼
很久之後他終於把護照還我 好像示意我可以走了 然後我拿了說聲
謝謝轉頭要走 一個轉身他突然吼了一聲"WAIT!"
我傻眼立馬回頭 突然他身後多了另一個官員
另一個官員盯著我一直看 向我拿了我的護照 又拿去看了好久 翻來翻去
(我真的不知道裡面有什麼 就是其他國家的出入境章而已)
我從頭到尾都沒說話 我當然聽的懂英文 但我開始故意裝傻
但其實我也真的聽不太懂他們對我說了什麼 反正我就一臉茫然樣
許久後他們終於還我護照 手揮一揮叫我走

我是沒有給任何小費 但我想他們應該是在想辦法讓我掏錢....
因為其他人都沒被刁難 就我一個華人突然被卡在那裡 想起來還真是....
還好我最後還是順利過了 但現在看到這篇 覺得以後還是事先查好資料比較好
mountain_travele
#3
舊 2020-02-18, 11:01
我們從Chatuchak買了一張221THB的巴士車票到Aranyaprathet,然後再花10THB搭小貨車到邊界,泰國這邊沒問題,辦柬埔寨落地簽時被索取了3塊美金"手續費"

然後從Poipet兩人懶得併車,花了30美金包了一輛"計程車"直抵Siem Reap
此篇文章於 2020-02-18 12:05 被 mountain_travele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