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荷蘭十二月,沒有風車的城市之旅

35 23 42879
mysmalllamb
#1
舊 2015-05-13, 17:44
居住在比利時的日子裡,出遠門遊玩的經驗當然很多,但對比利時的鄰居荷蘭卻總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從沒有認真安排一趟整週的旅行,從沒有認真地把荷蘭當作一個國家仔細品嚐,卻在一次次學習、實習、出差之旅中,不知不覺走過了荷蘭的一年十二月。

旅人來荷蘭,多半看重其繽紛的花卉、如畫的美景、運河阡陌縱橫的羊角村、五光十色阿姆斯特丹紅燈區、或是小孩堤防與 Zaanse Schans 風車村… 誰知這些我幾乎都沒遇到過。跟隨著學習與工作旅程的點狀荷蘭遊,當然是以城市為主,更不免帶著比較的眼光觀察比利時與荷蘭文化的差異。城市旅遊,也許不是荷蘭最有趣的玩法,但荷蘭作為一個國家,倒是從城市織理中流露了我意想之外的種種軌跡與面貌,處處驚奇: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76701

3 月,廚園 Keukenhof 春暖花開
4 月,阿克瑪 Alkmaar 起司市場
5 月,鹿特丹 Rotterdam 第一大港,浴火重生
6 月,海牙 Den Haag 和平正義之城
7 月,納登Naarden 星型碉堡,荷蘭水防線
8 月,德芬特 Deventer 漢薩城市,IJssel 河港
9 月,奈梅亨 Nijmegen 二次大戰平地起
9 月,台夫特 Delft 運河經典,男生大學城
10 月,萊登 Leiden 新教前線,女生大學城
11 月,葛羅寧根 Groningen 北方大學城
12 月,鷹堡 Valkenburg 岩窟聖誕市集
1 月,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新年快樂
2 月,馬斯垂克 Maastricht 中世紀城市嘉年華


三月,Keukenhof 春暖花開

當然,我的荷蘭足跡還是從一個荷蘭的刻板印象開始,要與同儕友人一起對荷蘭這地方打開一點興趣,還要一點金光燦爛的陽春時節。三月,廚園 Keukenhof - 也就是華語觀光界熟知的「庫肯霍夫花園」開張時,連台灣觀光客都不會錯過了,身在比利時怎能錯過?整個比利時留學班包了一輛遊覽車去,但這種人工花海我真沒什麼感覺。


當然不只是全球觀光客、比利時觀光客,連荷蘭人自己都有不少把 Keukenhof 花展視為年度盛事,其中真正愛花甚至從事相關生意的人應該也不少。要說我愛花嘛?當然愛,平常看歐洲人家家戶戶用花卉妝點窗台、春天來臨時看工人們給圓環和人行道換上全新人工花圃,花卉這東西本來就是人工多於自然,但我欣賞的就是這人工的刻意,就是刻意要讓環境漂漂亮亮的、就是刻意要讓家人朋友看了開心、就是刻意要在特別的日子搏君一笑,這種刻意總是溫馨而令人感動。


但,Keukenhof 竟成為這世界上我最不想看到花的地方,因為它的刻意實在太放浪形骸,毫無界線。我不滿的是它的巨大規模嗎?那也未必,我去南法看薰衣草田向日葵田、或去德國看油菜花田石楠山丘、或在比利時看遍野罌粟花的血紅古戰場,這些一望無際的田園景觀,不論自然還是人工我向來都看得很開心。不過,Keukenhof 只讓我覺得膨脹而囂張,花叢滿溢到視線內幾乎沒有留白,甚至南轅北轍截然不同的花硬是要湊在一起,彷彿有個小朋友用彩色筆隨手著色,然後園藝師就原封不動放大比例做了出來。


當然,這裡空氣中還是滿溢著歡笑,陽春三月天氣微涼來這裡就算不賞花也能曬太陽,到處有噴泉雕像亭台樓閣,老人可以下西洋棋小朋友盪鞦韆溜滑梯,雕塑公園充滿天真可愛不食人間煙火的夢幻雕像,處處看得見忍不住模仿異國風情的畫虎不成。唉,公園就公園,是草地是森林是湖畔都好,只要把 Keukenhof 吃到飽的滿山花毯都撤走,也許我就會愛上這裡。


這種包車來的一日遊,最無奈了,第一眼就不愛這個地方,接下來還要堆起笑臉度過一整個下午。還好在 Keukenhof 我還是找到了一小片靜謐角落,像是自然神祕的叢林溪流牧草地,只加上點到為止的高彩度小花叢。這裡也許就是花太少了,都沒人來,剛好就留給我自己孤僻一下吧。三月,荷蘭的第一印象,差強人意。
此篇文章於 2015-06-17 09:56 被 mysmalllamb 編輯。
感謝 16
42879 次查看
mysmalllamb
#2
舊 2015-05-13, 18:48
四月,Alkmaar 起司市場

身在比利時遊鄰國荷蘭,如果沒人呼朋引伴還真提不起興致。這回是身在荷蘭的老友準備回台,來約個地方見面好了。問我想去哪裡?我回過頭問他臨走之前還有什麼地方沒玩過,那就來阿姆斯特丹北邊的 Alkmaar 阿克瑪好了,對我從比利時出發來說還真遠。不過遠道而來還是很值得,火車站員工已經在門口等著,每人先發一小塊起司淺嚐一下,順便插個旗子打打荷蘭國鐵廣告。


如今回想起來,這可能是我曾經玩過的荷蘭小旅行中最「荷蘭味」的一次,還真的有打扮成荷蘭農婦穿著木鞋的工作人員,沿路發地圖發起司招呼大家,也不吝和興奮的外國觀光客開心合照,擺出超燦爛的荷蘭笑臉。笑臉就笑臉,為什麼我特別覺得這是荷蘭笑臉?因為我赫然發現這裡的荷蘭觀光氣氛和相應的比利時觀光氣氛截然不同,比利時人雖然也有幽默與友善,但似乎比較拘謹而靦腆,沒那麼戲劇化地開心爽朗。


很快地到了起司市場 Kaasmarkt,大家各就各位後就準備開跑,這仍然是個認真的起司市集,眾家酪農載著一車車起司圓餅前來,由媲美劍橋撐篙船夫的荷蘭帽子大哥們一擔擔抬到測重所再拿出來,由拍賣官介紹、由買家與鑑價師品鑑後,交易談成拍板定案。這一連串的交易細節也許已經一路傳承了幾百年?不過這交易同時又像個演出,就是要把大家心目中的荷蘭浪漫風俗給做到盡善盡美,滿足大家心理的夢幻期待,甚至還歡迎圍觀群眾上來擔子當起司給挑夫抬一圈。


畢竟我的飲食習慣也不是那麼依賴起司,這種傳統民俗慶典 reenactment 看一回就可以了。這個廣場邊的測重所 De Waag 已經開張成為 Hollands Kaasmuseum 荷蘭起司博物館,簡簡單單一個起司生產交易,在 16 世紀末於 Alkmaar 崛起時居然也像個企業帝國更像個精緻藝術,不但展出測重所裡五花八門美輪美奐的磅秤與相關測重器具,還把荷蘭的農田水利、乳牛牧草、酪農業到酪農工業、規格鑑定與商業特許等背景一一介紹了。窗外仍在戲劇化地學古人叫賣的起司市場像卡通影片般充滿童趣,室內的起司產業展示卻博大精深令人神往。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76701#post7839476

今天畢竟不是來觀光的,而是和在歐陸第一次見面的台灣老友問聲好並說再見,在 Madgalenstraat 吃了頓小午餐、在 Langestraat 隨便逛逛街聊聊天,短短幾小時的 Alkmaar 起司市集之旅就告一段落了。遠遠走回街底的 Grote Kerk 再過個橋到對岸,火車站就不遠了。咦,這是什麼規格的 Grote Kerk,居然前面後面都沒有像樣的廣場,只有後方一條 Langestraat 購物大街,想要看這教堂的堂皇立面都不容易,更別說一個廣場讓市民們前來集會了,這邊只有狹小一圈 Kerkhof 小社區而已。


回想起來,剛剛的起司市場 Kaasmarkt 比這裡大多了,位置也更深入市中心,比起來這個「大教堂」只在城市邊緣而已。想想,從 Kaasmarkt 走回的這段路上,都沒有荷蘭城市應有的運河,運河居然都在 Kaasmarkt 的另一邊。言念及此,再翻出地圖來瞧瞧,果然 Alkmaar 這個格子狀城市的正中心正是 Kaasmarkt,流經 Alkmaar 的跨區域大運河在此伸出的小運河,只進入 Alkmaar 老城東半部以 Kaasmarkt 為終點。顯然,這運河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起司貨運,這城市運河布局整個是以起司交易為核心!


阿克瑪,我的第一個荷蘭城市印象,果然有趣。乳酪與酪農業果然是荷蘭的獨特產業,在比利時是完全看不見的。這一回初次發現了比利時與荷蘭中世紀城市的重大差別:比利時經典中世紀城市們如布魯塞爾根特布魯日,市中心主廣場上最重要的宗教建築當然是教堂、最重要的政治建築當然是市政廳,但最重要的產業建築呢?在比利時往往是布料廳 Lakenhal,在荷蘭則可能是測重所 Waag,就是來測起司重量的,而且在 Alkmaar 其地理位階還遠遠勝過大教堂!


荷蘭城市的確很有意思,換個角度來看比利時城市也更有意思了。過去,各種親朋好友與旅人往往告訴我「比利時和荷蘭,沒什麼不同啦」,不過我今天終於開始具體看見其不同,這不同有地理因素、有歷史因素、也許還有地理歷時交雜影響的文化與政經因素?我開始對荷蘭感到好奇,且期待下次旅程繼續探索。

此篇文章於 2015-06-03 10:35 被 mysmalllamb 編輯。
感謝 3
mysmalllamb
#3
舊 2015-05-14, 13:24
五月,Rotterdam 浴火重生

五月,比利時留學告一段落找實習的季節,除了布魯塞爾安特衛普之外,鄰國海牙鹿特丹當然也要努力找找看,一個長週末的面試之旅,我住上了 Rotterdam 鹿特丹運河上的船屋青年旅館,這樣的住宿感覺才有點荷蘭味道!


老實說,從火車站下車開始,到搭電車穿梭鹿特丹各辦公區,我幾乎從未覺得這裡是個觀光城市,甚至就算當個工作與生活城市都令我有那麼一點躁動不安。鹿特丹是龍蛇混雜的國際工商大都會,說正面的是族群多元,歐洲各國人與菲裔亞裔尤其是印尼裔都在這裡找得到工作,不過說負面的,在這許多移民勞工的臉上我看到的與其說是平安富足,不如說是忙碌苦悶,彷彿焦慮不安一觸即發。


從鹿特丹的城市建築表面,彷彿以為它是萬丈高樓平地起,不過其實它也有歷史,而且與荷比低地國中世紀的城市崛起息息相關!提到城市崛起,全世界史家都會說比利時根特布魯日,那就是中世紀市民商人獨立於國王與教會的海洋商業霸權。不過 14 世紀布魯日淤積衰落後安特衛普崛起了、16 世紀安特衛普失陷衰落後則由鹿特丹與阿姆斯特丹崛起。要看鹿特丹的海權時代發展史,就要到 Leuvehaven 碼頭邊的 Maritime Museum 海權時代博物館


我們都知道阿姆斯特丹古色古香格局完整小巧可愛,其實鹿特丹恐怕也曾經有類似的風貌。當然,到了工業化的近現代,鹿特丹也漸漸承接了首都阿姆斯特丹所不願承受的巨型工業與貿易,以及相應的城市衝擊。而要超越德國漢堡真正成為歐洲第一大港,還要拜二次世界大戰初期納粹轟炸所賜。二次世界大戰空襲中被炸平的城市很多,鹿特丹就是令人驚懼的第一個,希特勒在 1940 開打時就是要殺雞警猴速戰速決,果然讓荷蘭放棄抵抗馬上投降。


在轟炸後,鹿特丹僅存唯一的中世紀遺跡,恐怕就是 Binnenrotte 市場廣場旁的 Laurenskerk 羅倫絲教堂;唯一的 19 世紀海權大港地標,恐怕就是市政廳 Stadhuis。鹿特丹,就是浴火才能重生,中世紀古城與 19 世紀舊港被炸得幾乎一片不剩,要重建也幾乎無從重建起,就來重劃新建吧,這才有街廓的聯合開發,也才超脫了歐洲古城道貌岸然的天際線高度限制。走一圈鹿特丹的港口碼頭,什麼都大,而且大得前衛而霸氣十足,就連一根斜柱子插入大樓正中的「一箭穿心」建築 KPN Tower 都敢蓋出來,無拘無束,總令小家子氣束手幅腳的比利時建築望之興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76701#post7841818

如果要說鹿特丹的最著名天際線景觀,絕不會是哪個老廣場老教堂或市政廳城堡這類的,而是以「天鵝橋」Erasmus Brug 為中央的 Nieuwe Maas 河面景觀,右手邊這個立面被對角線切過的大樓,猶記某集成龍電影還從上面滑下來過。鹿特丹的城市景觀的確處處張狂大膽,無拘無束。這個城市當然有都市設計審議制度,但整個城市政策就是包容這些新銳的地標後浪推前浪。畢竟,這個城市已經沒有多少 1940 年前的古城痕跡,就算還殘存零星的歷史建築,巨大的 Unilever 總部甚至可以橫跨在它頭上,只留個地面陰影處給老古蹟存活即可。


沒有關係,反正 Nieuwe Maas 河面如此巨大,鹿特丹所臨的匯流河口比起歐洲內陸一眾古城所臨的中尺度河流壯觀多了,本來就適合狂蓋摩天大樓。鹿特丹與倫敦、法蘭克福、華沙以及巴黎國防區並列歐洲少數的摩天大樓都會,但鹿特丹摩天景觀均勻分布就硬是比前述古城們舒服許多。沿著河面上第二條大橋 Willemsbrug 走回市中心的舊港 Oudehaven,還能看到鹿特丹企業大樓的始祖「白宮」Witte Huis (1898)。早在 19 世紀末鹿特丹與漢堡這些工業大港就向美國學得了摩天大樓,開始蓋起辦公與倉儲分離的港口商辦大樓 Kantoorhaus,現在在漢堡還剩下很多,可惜鹿特丹好像就剩這麼一間了。


鹿特丹的張狂與奇幻,也不光靠摩天大樓來發揮,過得 Willemsbrug 到河中島 Noordereiland,甚至再過下一座升降橋到對岸 Feijenoord 住宅區,在這裡才真能感受鹿特丹無拘無束的土地開發。這裡是河畔的島嶼沙洲,本來也沒什麼古城後來更被炸光了,那現在要怎麼重劃就怎麼重劃,沙洲土地甚至要怎麼變形就怎麼挖填。在這裡,每一個住宅街廓都巨大完整,住宅單元眾多、公私領域分明、中庭廣大公共設施完整、車道人行道公園碼頭井然有序。更別說,每一棟集合住宅大廈都兼顧低矮的人性尺度與戲劇化造型,像陸上恐龍與水中蛟龍棲居在新生地上。


鹿特丹各世代前衛住宅中,最出名的大概還是每本旅遊書都不會錯過的方塊屋 Kubuswoningen,也許它才是一般外國遊客心目中的鹿特丹天際線風貌?早在 1970s 末期方塊屋社區就大抵蓋完了,它的建築概念與訴求是什麼,還可以有很多解讀,可以是「家庭是棵樹、社區是森林」,也可以是 54.7 度斜角「在屋頂上的城市生活」。鹿特丹的張牙舞爪建築師們,看起來人人都有天馬行空的都市生活理念,也大膽地徹底完成一個實驗品;然而每一個都終止於單一實驗,鮮少有後進建築將它大量生產,鹿特丹彷彿從來不信這種「畢其功於一役」的烏托邦計畫。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76701#post7841818

從方塊屋所在的 Blaak 車站出發,西邊一整塊都是市中心商業區,高樓大廈景觀突然消失了,張牙舞爪的鹿特丹居然變成一條條清爽宜人購物大街,這裡正是鹿特丹的中世紀老城核心區,本來就是街道與水道縱橫交錯充滿商業活力,在二次大戰炸平之後整區重新聯合開發,以世界第一條徒步購物街 Lijnbaan 為首,鹿特丹當代的城市活力於焉展開。Lijnbaan,就是供應帆船纜繩的「製繩大道」,是典型的海權城市景觀,就如同利物浦的 Ropewalks 與漢堡的 Reeperbahn。被炸平後於 1953 年重建的 Lijnbaan 徒步街就這樣帶起了全歐戰後重建的「徒步購物區」風潮,當然過個六十年也已經漸漸掉漆了,但 Lijnbaan 兩旁一條條新銳的立體交叉購物街仍如雨後春筍般蔓延開來。


在鹿特丹逛這個一點都不古的「古城」核心區,需要一點浪漫想像。舊日的商港鹿特丹以證券交易所 Beurs 為中心,今日的鹿特丹都會則在原址蓋起了世貿中心 Beurs-World Trade Center;舊日車水馬龍的證券交易所前廣場 Beursplein,今日成為熱鬧的地下徒步購物街 Beurstraverse。雖然鹿特丹的五月天時陰時晴,但這是個歡愉的午後,因為正逢世界盃淘汰賽,團結的荷蘭球迷橘子軍團已經上街霸佔酒吧與廣場了!


港邊的鹿特丹,是巨大尺度的前衛商辦區,市中心內陸一點的鹿特丹,也是有中尺度的宜人生活城市,就從火車站前的林蔭大道 Kruisplein 十字廣場向南邊展開,搭上一般明亮輕盈的電車,沿路經過的綠蔭背後都是鹿特丹重建的最早期住宅區。中世紀古城儘管炸平了,小規模的城市居住與商業活動,還是要從古城的舊址一點點開始。且別帶著鑽牛角尖的歷史眼光看,這塊 1950s-60s 重建的住宅區,一棟棟細分的磚造住宅與新古典教堂,仍然充滿經典荷蘭印象。鹿特丹的戰後重建在港邊大刀闊斧一往無前,在這城市核心卻留下了一點復古的鄉愁角落。


而鹿特丹的一爿靜謐角落,則要沿著 Kruisplein 繼續往南直到博物館公園 Museumpark,要躋身國際工商大都會舞台,就要有這麼個博物館集中區,才能媲美倫敦亞伯特城 Albertpolis、柏林博物館島 Museumsinsel、法蘭克福博物館岸 Museumsufer、維也納博物館區 MuseumsQuartier、布魯塞爾藝術丘 Mont des Arts 與阿姆斯特丹博物館廣場 Museumplein。這裡有藝術史的 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有自然史的 Natuurhistorisch Museum、有動態展藝廊 Kunsthal。當然這一個短短週末也沒時間逛個仔細,但這塊躲在街屋後面遠離街道塵囂的大片綠地,本身就是個愜意的雕塑公園,躺下來晒個太陽吃個午餐也值得了。


而我唯一要把握機會逛一逛的,還是荷蘭建築中心 Nederlands Architectuurinstituut (NAi)。要把它當作鹿特丹的城市開發史博物館,也可以,因為鹿特丹今日的面貌幾乎 100% 都是可以考據的現代建築師作品;要看荷蘭幾百年來與水爭地的建築工程科技史,也可以,在這裡馳名全球的荷蘭前衛建築師只佔很小一部分,絕大部分都是深入淺出的荷蘭生活建築圖解,時下正夯的荷蘭風格與荷蘭生活,在這裡用務實建築的角度來看,都不是什麼花俏絢麗的時尚,而是務實面對自然與社會的永續哲學。


再往南走,神奇的事情要發生了,穿越 Het Park「公園」森林後,寬廣的 Nieuwe Maas 河面上方沒有橋,下方居然有個地下步道可以穿越!平常在台北市連走個地下道我都毛毛的,今天這個地下步道更是直挺挺地不見底!如果一個人走下來還真令人害怕,萬一地下有歹徒守株待兔更是想逃都沒得逃,還好入口處有幾個背包客也想走走看,大家一起下去壯壯膽子。


誰知步道出來後柳暗花明又一村,對岸的 Oud-Charlois 住宅區彷彿已經到了鹿特丹市郊,這裡公園綠意寬廣、住宅建築低矮,甚至在水池邊還有很多漂亮的運動俱樂部,更棒的是回望遙遠的鹿特丹市中心與港邊,就是摩天樓也變得渺小了,站在這裡頓時忘了鹿特丹是個國際工商都會,反而彷若身處世外桃源都市村莊,就像我所熟悉的安特衛普對面小村 Sint-Annadorp。


鹿特丹的一日遊,還是結束在我心目中的地標 Erasmus Brug 夜景上。後來我畢竟還是沒選擇鹿特丹的實習機會,接下來多年忙東忙西也沒再有餘暇回視鹿特丹一眼。這是我的第二個荷蘭城市,它外表張狂前衛得嚇人,它的歷史城市織理彷若消失,但其實還能在斷簡殘編中慢慢尋找;又或著換個角度想,戰後這七十年來的發展就是它的歷史,鹿特丹仍然快速變遷中,從來沒有停下腳步耽溺於過去。在火車站臨別時,施工告示牌告訴我連中央火車站都將在這年消失,等我有朝一日回來看看屬於未來世界的 Rotterdam Centraal

此篇文章於 2015-06-03 10:35 被 mysmalllamb 編輯。
感謝 2
mysmalllamb
#4
舊 2015-05-14, 21:25
六月,Den Haag 和平正義之城

六月繼續找實習,上次在鹿特丹找的都是中小企業,這次來到 Den Haag 海牙則要找國際組織 NGO。在 Den Haag HS 荷蘭月台車站下車找了間青年旅館 Starokay,才赫然發現這個古典老車站並不是市中心,沿著運河一路走到海牙中央車站,也很愜意。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76701#post7843362


海牙,是充滿政府組織、國際組織、大使館、上班族的國際化城市,街上人人舉止溫雅有禮,穿著清爽而宜人。海牙中央車站 Den Haag Centraal 前方,就是政府區,中央政府一堆部會都在這裡,從國防司法、內政外交、住宅公設與環境、衛生福利與體育、到文化教育與科學,無所不包,通通都是如鹿特丹一般的前衛高樓建築!一大塊政府辦公區,簡直像是美洲後現代主義大集合,有 Cesar Pelli 的蘇黎士塔 Zurichtoren、有 Michael Graves 的放大版荷蘭街屋 Castalia、最後以美國建築師 Richard Meier 註冊商標的白色市政廳 Stadhuis 作結。


海牙街上,處處騎腳踏車的少年們,我久聞荷蘭的單車城市之名了,卻到我的第三個荷蘭城市才親眼目睹。海牙很舒服,是個生活城市,一樣是國際化,卻與鹿特丹的勞工國際化完全不同,這裡是白領階級的國際化,充滿大使館與國際組織的國際官僚與社工,以及他們美好的中產家庭生活。荷蘭有句話說這南北荷蘭兩省的三大城市「在鹿特丹工作、在海牙生活、在阿姆斯特丹開派對」,或是有另一種「在鹿特丹賺錢、在海牙分配財富、在阿姆斯特丹消費」。或著這樣說好了,鹿特丹是上緊發條的商務城市、海牙是井然有序的政治城市、阿姆斯特丹則是生機蓬勃的文化時尚城市?


這個分工,看來要從海牙歷史說起,什麼城市經濟貿易這些東西,那都是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兩大港市要煩惱的,而海牙則一直是高高在上的統治者!早在 1230 年此地就有了海牙的「樹籬」"Den Haag",就在今日的 Hofvijver 湖畔,樹籬內就是今日的內宮 Binnenhof 與騎士廳 Ridderzaal,這就是荷蘭伯爵數百年來的指揮中樞,可以當作是荷蘭的「伯爵城堡」。


城堡當然在郊外,因此這個「海牙」儘管在樹籬外早就漸漸興起了聚落 Haga,卻是個沒城牆也沒城市憲章的直轄市。直到 1568-1618 八十年戰爭時,伯爵城堡成為荷蘭共和國中央政府,此後一直都是中央政府機關所在。在 19 世紀初短暫的「荷蘭聯合王國」期間,文化上首都可以讓阿姆斯特丹與布魯塞爾輪流當,實際營運的政府機關還是永留海牙。


在整個 19 世紀,這個現代政府官僚擴張的年代裡,海牙也極速擴張,才有剛剛從中央車站出來看見的一連串政府部門大樓。而這個湖畔的老城堡 Binnenhof 現在是荷蘭國會,包括上議院下議院議事堂、荷蘭政府總務部、以及首相辦公室都在這裡。這天來居然還看到首相先生 Jan Peter Balkenende,就在我們眼前被一群少年追著訪問,相當親民!


Binnenhof 內庭中央最醒目的建築,當然是中世紀的騎士廳 Ridderzaal,今日是一年一度國會開議與女王/國王致詞的神聖場地。今日的荷蘭是個王國,在阿姆斯特丹有皇宮,一年還有一度觀光盛事女王節/國王節。不過要說荷蘭王國的歷史還真短,從 1813 脫離拿破崙統治後才邀請了第一位國王上任。對我來說,荷蘭作為一個國家的歷史象徵,恐怕還是這間騎士廳,從荷蘭七省聯邦獨立後不久,1588 起這裡就是諸邦貴族領袖合議之所;在更早的 13 世紀荷蘭伯爵時代,這裡更是伯爵旗下貴族武士們的小內閣。


伯爵樹籬外的小聚落,雖然在天子腳下不敢僭越爭取城市憲章(在荷比低地國的中世紀,成為「城市」是個大動作,多多少少宣稱了獨立於領主的自治權,而且還真有自治的經貿實力),不過這個稱作「伯爵樹籬」Gravenhage 的聚落也儼然有了點城市格局,今日大致可見的邊界是一排森林 Lange Voorhout,附從於伯爵城堡的販夫走卒們就在這森林邊界內辛苦工作供奉城堡;到了神聖羅馬帝國查理五世統治低地國時,宏圖大志的皇帝下令將森林邊界重新整理,成為整齊明亮的四排大樹,兩旁也要蓋整齊漂亮的貴族宅邸。這個格局延續至今,才有週末假日四排林蔭下的熱鬧市集,沒有市集時則是帶點幽默的雕塑公園。


Lange Voorhout 周邊,果然如皇帝所計畫的,在接下來幾百年內吸引了荷蘭共和國的眾多貴族前來置產,小宮殿一間間地蓋,先是文藝復興後是巴洛克與新古典。其中兩間最著名的宮殿成為了今日的博物館,一間是藏有《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的 Mauritshuis 莫里斯美術館,另一間 Paleis Lange Voorhout 則開設了 Escher in het Paleis 博物館,專展荷蘭視覺藝術家 Escher 的作品。Escher 這名字聽來很耳熟嗎?小時候我們也許都欣賞過可愛的「錯覺藝術」,看四個小人往上爬卻變成循環,或是一群鴨子飛呀飛就漸漸變成了一群蜥蜴,這位把我們唬得一愣一愣的錯覺大師就是荷蘭藝術家 M. C. Escher。


今日的海牙城市面貌就從這些貴族宅邸展開,原來海牙的 gentrification「高級化」現象早在 17 世紀就開始了,一開始就是井然有序而精緻,然後以同樣的標準在海牙政府官僚化起飛的 19 世紀極速擴張,難怪今日整個海牙不論新區舊區通通都擁有高品質多層次的建築表面與開放空間。別說豪宅,就說鄰近的購物街區吧,海牙市中心購物街區硬是比鹿特丹精緻一大截,絕沒有喧鬧搶錢的高密度房地產開發、更沒有燈光昏暗的廉價小店,只有一間間整齊明亮的獨立店面,就是連鎖商家也要有一點貴氣特色,就是大百貨公司 Bijenkorf 也要經典 Art Deco 建築與室內,就是平價商店的擺設也要優雅宜人的巧思,畢竟海牙的消費者不是達官巨賈就是政府官僚,就算再窮也是知書達禮品味獨到的國際社工。這倒是很對我的胃口,我自己消費力相當有限,但就算是 window shopping,我身為一個小民眾也希望能受到如此高品質的禮遇。


海牙,毫無經典中世紀城市的格局,別說阿姆斯特丹與炸平之前的鹿特丹古城,就算是起司小城 Alkmaar 的城市結構都遠比海牙清楚。的確,自 Lange Voorhout 林蔭兩側開始大開發以來,海牙從來沒有城牆或護城運河這類具體邊界,只有一片空曠平地上的有機發展,自然衍生的多個小村落就在 20 世紀被一體劃入海牙市領域中。宮殿與大宅,這個海牙的經典都市建築類型,還繼續往北面的海邊蔓延。先是屬於王室的北端宮殿 Paleis Noordeinde,為當今荷蘭王室三座皇家宮殿之一,皇家居所位在阿姆斯特丹,在政治中心海牙的這間則是女王與國王的辦公室,這個工作居住兩宮分離的格局,與我熟悉的比利時布魯塞爾兩座皇宮相當神似。


繼續往北,還有另一間比皇宮還神聖的海牙和平宮 Vredespaleis,正是海牙國際法庭所在,專司國際民事糾紛,還有提供書記官服務的國際常設仲裁法庭,以及專攻國際衝突調解議題的國際法學院。當然啦,每次我們在新聞上聽到「xx國獨裁者受審」這種審判個人罪行的國際刑事法院不在這裡,不過和平宮,這個 1899 年海牙和平會議的遺緒,正是今日海牙「和平與正義之城」令名的最重要象徵。得到了美國鋼鐵大王卡內基的資金,也找到了北法新文藝復興建築師 Louis M. Cordonnier 操刀設計,這個和平宮不太像荷蘭,反而更像北法與比利時荷語區的法蘭德斯風格,還有個 Cordonnier 招牌的大鐘塔。沒關係,畢竟和平宮是屬於國際的,甚至海牙這個城市也是屬於國際的。


繼續往北走,是海牙最北的富裕海濱度假村 Scheveningen,迎面而來的就是四海一家的國際旗幟。在比利時,我已經逛慣了海濱度假鎮,因為許多同學家裡都在海濱度假鎮有個公寓,往往漂亮的海濱沙灘就被成排高樓公寓別墅佔滿;在 Scheveningen,這個荷比低地國的首席海灘,則截然不同。也許是海灘尺度夠大,也許是高樓公寓蓋得沒那麼高,這裡的沙灘寬廣自由,近處沙灘後的海濱度假設施看來小巧可愛,遠處的海岸邊也毫無任何貨櫃碼頭與工業設施。今天我才知道,原來座南朝北背光的北海海灘也可以這麼愜意!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76701#post7843362

與比利時海灘的高層公寓景觀不同,Scheveningen 的海灘景觀以媲美皇宮富麗堂皇的 Kurhaus Scheveningen 溫泉旅館為中心,設計建造於 19 世紀末,還由德國的溫泉度假鎮建築師操刀,將荷蘭經典小格局風土建築的魅力放大一百倍,成為讓國際旅客投射荷蘭風情的最完美度假樂園!在 19-20 世紀的海牙,國際旅客可不是我們這些窮哈哈的國際背包客,而是來參加和平會議或國際仲裁的國際外交官與企業領袖,甚至各國國王出訪荷蘭後的必遊行程也是這裡,稱它一聲海濱皇宮也不為過!當然,這海濱皇宮也曾在 20 世紀中一蹶不振,甚至曾經面臨拆除的命運,還好荷蘭人力挽狂瀾保住了這海牙之光,才讓海牙的皇家級國際度假風情維持一百多年至今屹立不搖,對岸的英國南岸衰敗海濱度假鎮們,真應該來荷蘭取個經。


當然,海濱度假鎮始祖英國,也有值得荷蘭仿效的特色。海灘邊,沒錢消費豪華溫泉飯店的背包客們,仍然可以造訪海濱度假鎮最美的 Pleasure Pier 海上樂園,有遊樂場有電玩有吃角子老虎還有炸魚薯條(在荷蘭已經悄悄改成鯡魚薯條 Haring met Friets),在這裡就是 Scheveningse Pier,比起英國海灘 Brighton 或是 Eastbourne 都還要龐大,比起比利時唯一的 Pier van Blankenberge 更是豪華而歡樂。走上水上樂園,爬上樂園的高塔,我愛的並不是這裡的豪華餐廳與遊樂設施,而是從這裡回望的夕陽火紅海灘風景,住在海牙的國際外交官與商務人士們,每天下班的犒賞不是吃大餐或看電影,而是脫了鞋子在海灘上牽手漫步,不論是型男美女還是肥男胖女,每一個海牙人辛苦工作一天後沈澱心靈的身影,才是 Scheveningen 真正打動我的獨特韻味。


要坐火車回比利時的這個早晨,我仍然在清晨特別搭了一班電車來到 Scheveningen,欣賞晨間靜謐的沙灘景觀。在未來在海牙實習和在台夫特參訪的日子裡,每當學業與事業遇到了任何瓶頸,第一件事就是搭上電車,穿越城市叢林來到海邊的 Scheveningen,躺在沙灘上看火紅的夕陽,不做什麼,疲憊的身軀就已經得到撫慰。事隔多年回想起來,即使我遊過了荷蘭十幾個城市,其中絕大部分甚至比海牙還要古色古香而有趣,海牙,尤其是海牙海邊的 Scheveningen,仍是我心目中洗淨心靈的療養聖地,每一次回到荷蘭一定要重返 Scheveningen,永難忘懷。

此篇文章於 2015-06-03 10:36 被 mysmalllamb 編輯。
感謝 5
阿琪瑪
#5
舊 2015-05-14, 23:13
謝謝大大的分享
只覺得即使沒有風車
荷蘭依然是很美的地方~
Rainbowbubble
#6
舊 2015-05-15, 05:25
知己啊... 我看完 Keukenhof 後也是很無感.
soul-mate
#7
舊 2015-05-15, 09:47
謝謝版大那麼用心的介紹

講到Keukenhof,我也喜歡自然多點,有時太刻意、太多人工,反而破壞了自然的美感。
EtienneHuang
#8
舊 2015-05-15, 21:05
無論如何,荷蘭從一月到十二月都很美!
Bonnielin
#9
舊 2015-05-21, 20:13
感謝版主這麼深入的分享,喚起我對荷蘭許多美好的回憶呀!(我一樣對庫肯霍夫公園沒感覺哩!看著附近Leiden壯觀的花田還更感動。)
mysmalllamb
#10
舊 2015-05-27, 04:22
七月,Naarden 星型碉堡,荷蘭水防線

海牙的實習開始了,儘管俗話說「在海牙生活、在阿姆斯特丹開趴」,假日還是多半都待在海牙跟愛玩的荷蘭同事開趴了,每個月只留下一個小週末繼續我的荷蘭城市之旅。目前去過的海牙與鹿特丹,一個萬丈高樓平地起,一個從樹籬外的豪宅發展至今,看來都是荷蘭城市的非典型。問問荷蘭同事我該去什麼古城?同事第一個推薦的居然是 Naarden 納登,過去我聽都沒有聽過,旅遊書一本都沒提到過,甚至網路上還查不到中文譯名呢。


不過這個 Naarden 真的很對我的胃口,先從空中看地圖,它非常獨立完整,而且居然是幾何對稱的六角星型碉堡城市!外有完整嚴謹的碉堡與護城河,內有井然有序的格子狀城市。這種星型碉堡城,以我過去的認知是 17 世紀末隨著法國國王路易十四大肆侵略擴張的產物,讓他的軍事工程師 Vauban 先生到處蓋星型碉堡插旗子;不過在荷蘭,更早一代的星型碉堡 Naarden,可是 16 世紀末 17 世紀初荷蘭獨立八十年戰爭的產物!


我的第四個荷蘭城市,仍然沒有看到旅遊書上如阿姆斯特丹那般的運河城市風光,不過這個 Naarden 擁有截然不同的荷蘭運河風情:護城河,而且是河面超寬大的護城河,Naarden 小城伸出六個箭型碉堡、河面上還有六個獨立的箭型小島輔助防禦,總共只有兩個城門有橋樑連向外界;過了橋到了對岸的森林,還有第二層防線,外廓仍有十二角星型護城河。比起我在比利時見過的那些中世紀城市單純兩圈城牆兩圈護城河,荷蘭這個 Naarden 實在固若金湯。


這種幾何式星型碉堡,是軍事科技理性化的產物。過去中世紀時步兵騎兵長槍兵,在開闊地擊敗守軍後渡河衝城門躲弓箭手的戰爭型態,到了有槍有砲的年代當然無法再這樣玩下去了,17 世紀要守城,比的是槍砲的布局,看看能如何運用有限的砲台、有限的射程,織成最綿密而有效率的交叉火網,並在內建立最短的支援補給線。這種荷蘭人的守城邏輯在我們台南的億載金城就能看見,而這個 Naarden 又比億載金城的四邊四角砲塔再高上兩級,總共十二角!


整個 Naarden,要說城牆之內圍著的城市區域,其實也沒多大,反而是城牆碉堡佔了全城面積一半以上!在沒有戰爭的今日,這裡就是個寬廣又愜意的環形公園,綠草如蔭,也沒幾個觀光客,就算有成群的小朋友來參觀也一樣很清閒。Naarden 的玩法未必是要參觀什麼景點,就沿著河畔碉堡散散步,隨時躺下來晒個日光浴,吃個三明治聽聽音樂看本書,已是至樂。


六個箭型碉堡其中一個,在戶外擺出了仿古的砲陣,從 17 世紀古砲台到 20 世紀二次大戰砲台都有,還有導覽員帶著小朋友們學習怎麼裝填砲彈。這區就是荷蘭碉堡博物館 Nederlands Vestingmuseum,就開設在現存最完整的荷蘭碉堡城市 Naarden,告訴我們從 17 世紀起荷蘭曾經有多少星型碉堡城市網絡,一起組織了「荷蘭水防線」Hollandsche Waterlinie,只要靠控制河流流量的水利工程,並運用平坦地形的些微起伏,就可以快速水淹敵軍,甚至快速將整個荷蘭獨立成一個小島!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76701#post7882564


如果一般的荷蘭城市以漂亮的運河與小橋為特色,Naarden 的特色就是這固若金湯的碉堡與護城河,反而進入小城中心連一條水道都沒有,像是羅馬軍營城市一般井井有條,大部分是石板路小住宅區,一條購物大街,中間一個簡單的小教堂、一個有階梯山牆的文藝復興市政廳。這裡有清楚的 17 世紀碉堡城外廓,但城市內卻像個現代郊區小城,清爽明亮又現代,渾然不像個古城也沒什麼景點。


只有一個 Comenius Museum Mausoleum 康美紐斯博物館,紀念來自捷克的 17 世紀教育哲學家 Iohannes Amos Comenius,就是他第一次提出了兒童教育,並提出了現代國家普遍通行的 12 年不分階級義務教育。真沒想到,來這個意料之外的 Naarden 小城也可以朝聖一個現代生活重要層面的奠基者,遠從台灣來的我也一樣深受影響。


除此以外,這裡的觀光簡直是 0,連碉堡博物館都沒幾個人來參觀,來荷蘭玩的國際觀光客可能都去看風車木鞋與鬱金香了吧?就把 Naarden 留給我們這些度週末的旅人吧!想在森林間散步、想在草地上睡午覺、想在運河畔與朋友喝兩杯聊個天,Naarden 都如此舒適宜人。海牙實習的第一個小週末,我找到了我心目中的「荷蘭城市」嗎?恐怕並沒有,Naarden 這個獨一無二的碉堡城市實在太 17 世紀,和後世的荷蘭城市已截然不同,不過一樣風景如畫,在微涼的夏日裡清風徐徐,令我流連忘返。

此篇文章於 2015-06-03 10:36 被 mysmalllamb 編輯。
感謝 1
yuanlie13
#11
舊 2015-05-27, 13:22
荷蘭就是個這麼美的國家
看這些照片分享真享受!
mysmalllamb
#12
舊 2015-05-28, 01:19
八月,Deventer,IJssel 河港,漢薩城市

夏日第二個出遊的週末,再次選擇了一個很沒有「荷蘭味」的城市:漢薩城市 Deventer 戴芬特。這裡已經位於荷蘭較內陸的 Overijssel 省,顧名思義就是 IJssel 河上的土地,Deventer 自己也是個 IJssel 河畔的河港城市,靠天然河運又有山丘,與靠海的 Holland 與其他荷蘭諸省性格截然不同,從 11-16 世紀都是漢薩同盟的重要貿易樞紐。


然而,到荷蘭獨立的八十年戰爭完之後,Deventer 就一落千丈而不敵 Holland 沿海城市們了,阿姆斯特丹、鹿特單等等後進紛紛超越,把 Deventer 與其所屬的漢薩同盟諸城們遠遠拋在後頭。的確,Deventer 就像其他漢薩城市一樣,從中世紀最鼎盛的時代開始就是獨立城市,擁有絕佳地理位置與深厚貿易實力而能獨立於貴族領主擁有城市自主權。不過荷蘭獨立,也就象徵著城市權力衰微、國家權力集中,Deventer 只能把歷史舞台讓賢給 Holland 伯爵國的北海海港們。


不過,在中世紀時就能富裕起來的城市,才能在最早期就奠定藝文傳統。Deventer 早在荷蘭獨立以及設立第一間大學之前,就已經有旺盛的印刷出版業,更有荷蘭第一間科學圖書館 Athenaeumbibliotheek;這裡雖沒有中世紀大學,卻有人才輩出的大學預備班拉丁語學校 Latijnse School,歐洲第一位橫跨歐陸的訪問學者始祖 Erasmus 就是這裡訓練出來的。Deventer 直至今日的兩大年度盛事也很文學,分別是歐洲最大的二手書展與維多利亞 cosplay 的狄更斯節。別說這些往日榮光了,這趟 Deventer 之行讓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隨處可以見到白牆上的詩文,荷蘭文雖然平常唸起來是有點聒噪的語言,但這些詩文就硬是可以給我們一個最適當的節奏感,把荷蘭文的各種音節組合得恰到好處,連空氣都變得優雅了起來。


Deventer 更棒的一點是,儘管它非常鄰近德國,在二次世界大戰時居然幾乎毫髮無傷,因此保存下來了荷蘭少見的完整中世紀古城,包括盛期的 16 世紀荷式巴洛克建築,以及極稀有的 12 世紀老聚落!包括全荷蘭最老的石造建築 De Proosdij in the Sandrasteeg (1130)。


繼四個月前的 Alkmaar 之行後,在此我第二次看見荷蘭古城中央廣場上的 De Waag,看來這個「測重所」在重商的荷蘭真的是古城位階最高的建築象徵。Deventer 主要的市場廣場 De Brink,這天剛剛好有熱鬧的週末市集,還有個 19 世紀末美好年代的威廉敏娜皇后噴泉 Wilhelminafontein 站在廣場正中央,慈祥地看著大家開心逛街賣菜。這個全城最熱鬧的廣場,其廣場邊的堂皇華麗歷史建築最晚大概蓋到 16 世紀末與 17 世紀初,大概就暗示了我們:Deventer 的黃金年代差不多到此為止。



Deventer 古城可愛之處,就是擁有市中心狹窄的中世紀街道,參差錯落的 17 世紀街屋,有五彩繽紛的二手商店街 Kleine Overstraat、有服裝大街 Lange Bisschopstraat、也有書店文具街 Nieuwstraat。這裡沒有荷蘭典型的一條運河旁邊兩條街道之格局,街道就是單純的街道,對街而開街屋彼此間距離沒有幾步路,而讓購物小街尺度都親密了起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76701#post7885927

古城中,當然也不時有近現代的痕跡,譬如充滿工業時代雕花的鑄鐵頂棚奶油市場 Botermarkt,如果辦起狄更斯節來,這裡想必很有維多利亞時代風格吧?轉個小彎,漢薩商業古城的第二號廣場才是屬於政治與宗教的廣場 Grote Kerkhof,擁有新古典的市政廳 Stadhuis 與晚期哥德式的大教堂 Lebuïnuskerk,在這荷蘭內陸河畔低丘土地上,居然大教堂可以石造為主!這裡越來越少荷蘭沿海沙地淺基礎磚造的風貌,而更多低地國內陸類似比利時的石造風貌,而且和比利時的石造教堂命運很類似,硬要挑戰石造高塔,卻總是有一根塔蓋不起來 XD


對我來說,歌德大教堂,總是不完整的更漂亮,也更能貼近人間,讓我們看得見它幾百年來拼拼湊湊增建改建破壞的痕跡。這間 Lebuïnuskerk 就是個如此豐富有趣的殘缺大教堂,不但雙塔少一根,在正門口前還多了不對稱的一翼,這一翼有石造的大教堂側殿高聳格局,卻也有磚造的細微填充與隔間,更別說荷蘭新教革命後「拆除聖像運動」所拆出的壁龕空缺了。要看這些,從大教堂外表還未必看得出最滄桑精采的故事,還可以鑽到側面的餐廳後院 Restaurant Het Arsenaal,在斑駁的半廢墟側牆旁吃個小午餐,細細回味這不完整的大教堂美感,很典型的中世紀城市,卻很不荷蘭。


也許正是因為 Deventer 沒有戰火的摧殘,才使得它不曾需要全面的整修與重建,而能保持幾百年來小規模漸進的生滅吧?不只大教堂充滿破損的歲月痕跡,城牆也一樣在開發下慢慢拆到只剩一小截,僅能在河畔的 De Vischpoorte「魚門」舊址旁看見一點遺跡。這裡與 Naarden 一樣有星型碉堡,不過已然拆毀成為城北的星型公園,這裡沿河面較長的長方形城市格局更像漢薩同盟三姊不來梅。IJssel 河畔成為了林蔭公路與散步道,上了高架橋走到對岸回視老城,才是中世紀漢薩商人接近城市的入門印象,有石造大教堂 Lebuïnuskerk,有 14 世紀磚造歌德式教堂 Broederenkerk,而邊邊,還有另一個高丘上的神祕聚落。


從熱鬧的市中心商業區走回 Brink 市場廣場,廣場東邊另外一側是靜謐低調的住宅區,也開始有荷蘭稀有的山坡地漸漸往上爬,這裡就是 Deventer 現存最古老的山巔社區 Bergkwartier,聚落歷史可以上溯到 12 世紀,素樸的山牆建築與磚造哥德式,儼然有漢薩同盟大姊 Lübeck 的古老神祕。Bergkwartier 在 12 世紀時,是位於市中心東部的新區,在 Deventer 漸漸發展成漢薩大港的時候吸引了同盟各姊妹市的水手聚居;而到了 16-17 世紀極盛時期市中心漸漸改建為今日所見的荷式巴洛克樣貌時,只有 Bergkwartier 這個「新區」留下了真正的中世紀面貌,一個重重圍繞山丘頂端的水手聚落,以 1200 年的水手教堂 Bergkerk 為中心。


Deventer,我的第五個荷蘭城市,又是一個非典型,這一回甚至連荷蘭風情的運河都完全省了,甚至連地形也不再像荷蘭一片平坦到底,這裡還更像我所熟悉的德國與比利時中世紀河港城市格局,但建築風格又多帶點荷蘭的磚造街屋鐘形山牆。無論如何,在寬廣明亮水道縱橫的荷蘭生活了幾個禮拜,我很高興能夠在 Deventer 重新回味這種小巧曲折中世紀城市,而且還是在熱鬧的週末造訪,逛起街來如此琳琅滿目、左右逢源。

此篇文章於 2015-06-03 10:37 被 mysmalllamb 編輯。
mysmalllamb
#13
舊 2015-05-28, 13:19
九月,Nijmegen,二次大戰平地起

在海牙實習,可能就是因為有個近在咫尺的 Scheveningen 海灘,每天下班都可以去踏浪玩水,等到週末放假時,對荷蘭的海岸線港市們都不是那麼有興趣了,而更喜歡往神秘的內陸跑。從 Naarden 到 Deventer 一次比一次內陸,第三次週末小旅行則要到最內陸接近德國邊境的 Nijmegen 奈梅亨!它和 Deventer 歷史地理背景很像,都深入內陸而開始有荷蘭少見的山丘,都座落在萊茵河支流旁邊成為貿易要衝,中世紀時都是漢薩同盟河港大城,而歷史悠久可上溯至羅馬時代的 Nijmegen 甚至可與馬斯垂克爭「荷蘭第一老城」之名!


連 Deventer 的名字都很少在旅遊書上看見了,這個 Nijmegen 更是冷門,那我是從哪裡聽說它的呢?就是在 2011 年 HBO 影集《諾曼第大空降》Band of Brothers,其中一集主角們就收復了荷蘭城市「奈梅亨」受到民眾夾道歡迎,誰想到當晚城市就再度陷入火海... 糟糕,看來 Nijmegen 與 Deventer 的現代命運大不相同,Deventer 古城幾乎完全沒受任何戰火,Nijmegen 的二次世界大戰歷史卻非常淒慘,首先在戰爭初期是荷蘭第一個被德國佔領的城市,其次在戰爭末期被美軍大規模轟炸過,最後成為「市場花園行動」的主戰場,在攻城戰中能炸的都炸了。難怪,今日旅遊產業普通的 Nijmegen,最大的旅遊亮點恐怕就是 Liberation Route 美軍解放戰爭路線,雖然戰爭遺址幾乎都已不存在,但 Nijmegen 處處都有 1950s-1960s 簡潔風格的現代石雕,許多顯然在訴說士兵、戰爭寡婦、流離民眾的故事。


因此,今日的 Nijmegen 就像鹿特丹一樣,以「浴火重生」的戰後重建之姿呈現在今人面前,但它又不像鹿特丹那樣擁有國際級貿易戰略地位,因此 Nijmegen 的重建沒有什麼未來的雄心壯志,只有一磚一瓦胼手胝足。從火車站開始,慢慢走進 Nijmegen 市中心,看得見零星的荷蘭文藝復興古建築,多半是街上的商賈大宅,最大規模的則是有點容易讓人忽略的老市政廳,有的是僥倖逃過戰火,有的則是被炸毀後硬是撿起材料拼湊重建回來。其他的呢?則有許多 1950s 現代主義的荷蘭版本,在混凝土版結構以外另外以紅磚作為主要面材,也算是為 Nijmegen 這個千年以來充滿紅磚風貌的城市留下了點古韻。


走進市中心,經過市場廣場 Grote Markt,遠遠看去好像還有這麼塊老城區仍然存在,但走到近處,其實也不過就是老城廣場的首席市民建築 De Waag 測重所得到了完整修復而已。在我熟悉的比利時,老城中心的商業建築象徵往往是布料廳 Lakenhal;而在荷蘭,我已經第三次在城市核心看到測重所,以同業公會商業建築象徵的地位坐鎮市場廣場,為城市大大小小的商貿活動執行仲裁,這地位毫不下於主管市民法的市政廳與主管教會法的大教堂。


從熱鬧滾滾的 Grote Markt 上,穿過個小門走到門後,突然間連空氣都清涼而幽靜了起來,這裡就是大教堂聚落 Kerkhof,一整圈教會辦公室與教會相關地產的從業者民居,緊密地將小丘頂上的大教堂 Stevenkerk 圍成一個小小聚落,一片脫離塵俗之外的神聖領域,而塵俗就近在咫尺,只要穿出個小門就彷彿脫下了耳機,販夫走卒在廣場上叫賣喊價,今日則充滿荷蘭週末遊客的酒酣耳熱。這裡倒是二戰轟炸與攻城戰中較幸運的角落,畢竟軍事行動行有餘力時願意放過一馬的,首先就是代表道德與信仰底線的大教堂。Stevenkerk 未受到太多損傷,半磚半石的外表結構只是暗示了過去石造大教堂計畫的挫敗。


可惜,商業中心 Grote Markt 與神聖中心 Kerkhof 只是兩個小孤島,整個 Nijmegen 古城中心早已走上了萊茵河流域戰後重建的經典路子:街廓聯合開發,把本來細分的荷蘭街屋土地重新整合,整個街廓一起蓋起超大尺度的商業建築,包括購物中心、拱廊街、辦公室等,這個在德國萊茵河畔一眾大城從 Bonn, Köln, Düsseldorf 通通都看得到,而在荷蘭 Nijmegen 也是一樣。從戰前的熱鬧肉市場 Varkenmarkt 開始,今日已經成為一個混凝土配點草地的公園,並改名為 Plein 1944 專門紀念二次大戰的轟炸。


再走下去,接下來的瑪麗堡廣場 Mariënburg 也有非常戲劇化的開發。這裡有 Mariënburgkapel 這個全磚造少開窗的哥德式小禮拜堂,在宗教改革戰爭期間專收比低地國南部與法國北部受迫害的新教徒,而成為荷蘭城市特有的「瓦隆教堂」Waalse Kerk。小教堂本身是完整地保存下來了,但周邊一整區經過轟炸與重建後,今日已經將整塊土地重新整地聯合開發,成為立體化的 Mariënburg 徒步購物區,還包含一間六廳影城 LUX,簡直有鹿特丹 Beurstraverse 立體購物區的架勢!


在 Nijmegen 接下來的散步路線中,幾乎都沒再看到什麼古建築街區了,幾乎都是連續重複的現代街屋住宅成排相連,而且和一般荷蘭平地上具有透視感的街道景深不太一樣,在這裡從市中心向北邊的 Waal 河岸走,居然像是從小丘慢慢下坡,看著河流在街底地面上,有那麼一絲舊金山或愛丁堡的感覺。Nijmegen 的漢薩港市光榮歷史當然早不復返,現在能有幾艘載客渡輪與小遊艇就已經算熱鬧了。


從河岸遊艇碼頭,馬上可以往山上走,看來 Nijmegen 不僅像 Deventer 一樣有小丘陵,甚至還有緊鄰河畔的高丘戰略據點!來過這裡,再也不能嘲笑荷蘭一片平坦了。這個河畔高丘天險是 Valkhof Park 鷹堡公園,從查理曼大帝的兒子路易一世開始就是法蘭克國王的行宮,也是國王養鷹的地方而得名。公園裡有三個世代的高丘碉堡遺跡,最老的是可上溯至八世紀的 Sint Maartenskapel 聖馬丁小祭殿,又稱 Barbarossa-ruïne 巴巴羅薩遺跡以紀念後來的 12 世紀巴巴羅薩皇帝,是荷蘭絕無僅有的卡洛琳時代建築!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76701#post7887303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76701#post7887303

第二間,則是十世紀末的 Sint-Nicolaaskapel 聖尼可拉小祭殿,是個稀有的行宮教堂 Palatine Chapel,由神聖羅馬帝國皇帝 Otto III 仿照先人查理曼大帝的 Aachen 行宮教堂(也就是今日的 Aachener Dom 阿亨大教堂)建成,高聳的中殿擁有正八角形外廓,低矮的一圈迴廊則是正十六角形,是全荷蘭唯一的仿羅馬向心式教堂!


可惜,在這高丘上持續經營了一千年以上的碉堡和城牆,在 19 世紀末的 Nijmegen 於開發壓力下都拆光了,不過還是在 Valkhof Park 旁的 Hunnerpark 裡留下了些許城牆殘跡,以及高丘上的 15 世紀「美景」瞭望塔 Belvédère。這個瞭望塔要看的當然是萊茵河上下游與對岸來犯的敵軍,也可以透過森林花園遠看大橋 Waalbrug,建於 1936 年在當時可是全歐洲最長的拱橋!在二次世界大戰 1944 年的「市場花園行動」中,這座橋就是必爭之地,準備撤退的德軍硬是想炸橋以阻斷英美聯軍攻勢,而英美聯軍拼了命都不能讓他被炸,因此你來我往火力交鋒犧牲慘重。當然啦,眼前這個新銳的大跨距鋼橋已經不是那座戰場老橋了,已經是現代化的 Nieuwe Waalbrug,橋頭的森林花園鋪上了神聖羅馬帝國的雙頭鷹徽章,寫著 Nijmegen 的古羅馬原名 Noviomagus,於 2005 年慶祝建城 2000 週年!


Nijmegen 的一天,在這個看似中世紀格局實則充滿現代開發的古城中,其實走起來方向感並不清楚,各地街景未必宜人有特色,但 Nijmegen 潛藏的中世紀城市元素仍然很有意思,甚至擁有荷蘭少見的第一個千禧年前仿羅馬遺跡。傍晚回到車站前,先停在城牆公園 Kronenburgerpark 歇個腳簡單記錄一下今日行程,這裡擁有 Nijmegen 古城牆僅存的一截與僅存的城塔 Kruittoren 火藥塔,曾經是毒販與娼妓聚集的都市邊緣,現在已經脫胎換骨成為宜人的都市公園。


不但是個都市公園,甚至可以坐在湖畔或樹下,與小動物們一起看夕陽,毫無壁壘。我的第六個荷蘭城市,看來真的越走越「不荷蘭」了,這次沒有小橋流水運河也就罷了,居然還參觀了高丘碉堡的仿羅馬遺跡。暑假實習這幾回,或有意或無意地一個勁兒往荷蘭內陸跑,把腦中的典型荷蘭小橋流水幾乎都忘光了,我才意識到那些可能都是我從小受到的教育中那個「國家大部分低於海平面」的荷蘭,而低地國不管再低,總要漸漸向紮實的土地蔓延,不知不覺就漸漸延伸到了德國萊茵河流域。


不論是流經 Deventer 的 IJssel 河還是流經 Nijmegen 的 Waal 河,這裡過往靠攏神聖羅馬帝國漢薩同盟的自由城市性格明顯,與大部分靠海吃飯的其他荷蘭諸省大不相同,卻在荷蘭獨立時從此納入沿海 Holland 伯爵為首的國家勢力一去不返。這點內陸的另類荷蘭之旅,就到此打住吧,下一回合要重返 Holland 省看看典型的運河城市。

此篇文章於 2015-06-03 10:37 被 mysmalllamb 編輯。
mysmalllamb
#14
舊 2015-05-29, 20:51
九月 Delft,經典運河,男生大學城

九月底,結束了海牙實習,順道留在荷蘭當一個月訪問學人,與各校學生交流交流,也找些機會發表自己的論文。那要留在哪個城市呢?剛好這裡有認識的老師與學生、有可以借住的朋友家、而且這裡離海牙好近搭一班電車就能直達。這裡,就是 Delft 台夫特


台夫特,我在台灣初次聽到這名字時,總覺得很摩登,在台灣還認識許多前衛的 TU Delft 台夫特科技大學校友,先入為主的印象總讓我以為這裡是個未來科技城。剛來第一天,直接讓朋友接進宿舍帶進校園找老師,覺得這裡還真像個未來城!有像太空船一樣準備升空的會議中心 Aula Congrescentrum,這還只是 1970s 粗礦主義建築;而屬於 21 世紀的台夫特驕傲則是大學圖書館 Bibliotheek,隱身在可以跑跳野餐的人造山坡綠地下,露出一個前衛通風尖塔促進穴居通風循環,簡直就是科幻小說裡提到的未來生態城!


在一個混居社會住宅安頓下來後,我才終於騎上自行車前往市中心,突然間未來科技城的面貌一變,成為荷蘭典型的運河流水與升降木橋。來了荷蘭這麼多次,終於在我的第七個荷蘭城市美夢成真!尚未進入 Delft 老城中心,還在郊區的單車通勤路線上,就已經是濃濃的經典荷蘭風情。而且親身當一次單車族,才知道荷蘭的自行車道軟硬體系統如何簡單友善、井然有序。


要一圓我的荷蘭運河夢,來 Delft 真是來對地方了!從市郊接近市區的運河畔自行車道,就已經接上了護城運河;而 Delft 本身的城市格局,大致就是工整的矩型,四面由四方的護城河包圍,內部則由南北向四條東西向六條運河架構起來,大體上就是格子狀格局。光從這格局就隱約看得出來:Delft 的城市是由一條一條的運河側向發展出來的,運河就像街道一樣,由一條大街發展到第二條大街,如此一層層擴張,直到長方形的都市讓長方形的城牆與護城河圍繞起來。這就是荷蘭的平地運河城市發展邏輯,是平行發展的格子狀,和比利時的平地陸上城市發展邏輯不同,是由中央大教堂廣場向外放射的圓形向心狀。


再來旅遊資訊中心找本旅遊資訊,而且當然要找荷文詳細版而不要英文簡易版,才發現 Delft 大有來頭!Delft 發跡於 12 世紀初的大運河 Delf,其動詞字根就是 Delven「挖掘」,就拿來稱呼這條大運河挖掘以來的第一個城市。第一條運河就已擁有完整的兩岸道路與建築之基本格局,然後這基本格局就一條皆一條井然有序地從南邊到北邊、發展了運河阡陌縱橫的長方形城市,甚至把東側斜斜的那條天然河流也納入了城市的運河系統,於是奠定了荷蘭雙邊街道運河 Gracht 系統的範例。原來,我一直想尋找的典型荷蘭運河城市,Delft 就是始祖!


在最老的運河,即今日最西邊第一條 Oude Delft 旁邊,可以看到 Delft 最老的教堂 Oude Kerk 舊教堂,建於 13 世紀中,裡面葬了 Delft 文化科學界兩大名人:畫《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的 Vermeer 與研發顯微鏡的「微生物學之父」 Leeuwenhoek。對面則是 Delft 最老的女子修道院 Sint-Agathaklooster,建於 15 世紀初。不過這些都是屬於舊時的老歷史了,如今這個女子修道院更出名的身分是 Prinsenhof 親王之家,因為 16 世紀末領導荷蘭七省發起獨立戰爭的「荷蘭國父」奧倫治親王威廉一世 Willem van Oranje,在荷蘭獨立革命初期 1572 大舉解散舊教修道院後,就在這裡一直住到 1584 被刺殺為止。因此,在獨立革命初期,這裡可以算是實質的「戰時荷蘭首都」呢!直到 1584 他死後才由繼任者遷到剛從西班牙手中收復回來的海牙 Binnenhof 城堡。


就在 Prinsenhof 旁,另一棟較高調花俏的市民建築大宅,上面貼滿了 Delft 以及周邊城市各個貴族的家麾,看起來頗有市政廳的架勢。這雖然不是市政廳,卻是在荷蘭獨立後地位幾乎等同市政廳的公有土地管理局 Gemeenlandshuis van Delfland,又稱「運河管理局」Waterschapshuis,畢竟荷蘭的「公有土地」議題就是治水工程,利用運河一方面促進交通一方面控管河水流量,就是城市水利工程管理的最基本措施。尤其在荷蘭獨立八十年戰爭中多次利用洪水擊退西班牙敵軍後,水利受到空前重視成為國家議題,因此 17 世紀起由各地貴族在各地方城市成立了 Waterschapshuis 聯成國家級資訊網絡,由下而上管理全國水文,這件事居然發生在三百多年前!


沿著 Oude Delft 運河向南方走,則沒有教堂、親王之家或土地管理局這些堂皇神聖的建築,而漸漸變成單純舒適的運河住宅區,不過接近運河末端還有個令人眼睛一亮心下一凜的荷屬東印度公司分部 Oost-Indisch Huis,位於 Oude Delft 39 號,是東印度公司於 1631 年在此成立的辦公室,為當時四大辦公室之一。在獨立革命時期的 Delft,並不像我之前看到的其他許多老城以旺盛的商業貿易為基礎,而是以 Willem van Oranje 所在的政治中樞為基礎。在那時,荷蘭省南部的大港當然就已經是鹿特丹,不過負責管轄鹿特丹的還是 Delft,因此碼頭貨運倉儲設在鹿特丹、公司辦公室設在 Delft,在 17 世紀是非常合理的選址,和今日的跨國公司總部選址邏輯沒有什麼不同。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76701#post7892036


最老的 Delft 城市聚落都在 Oude Delft,而隨著東側平行的第二條運河之挖鑿,才向東發展了城市第二層,在南段開闢了運河畔的榖物廣場 Koornmarkt,也才在中段開闢了市場廣場 Markt,Delft 終於有了城市核心。廣場上除了有 17 世紀初獨立後新蓋的文藝復興市政廳 Stadhuis,更重要的則是 15 世紀初落成的新教堂 Nieuwe Kerk。參訪新教堂,爬上尖塔頂遠眺整個 Delft 當然是最清爽宜人的玩法,但新教堂更神聖的國家級聖地卻在地下,這裡是荷蘭的皇家陵寢!原來荷蘭奧倫治家族的陵寢本來在 Breda 大教堂,但獨立戰爭期間 Breda 落入了西班牙手中,1584 時獨立革命領袖 Willem van Oranje 被刺時無法歸葬 Breda,就乾脆葬在 Delft 新教堂,從此新教堂就成為荷蘭王室 Oranje 家族的皇家陵寢,一直到 21 世紀都是!可惜並不開放給我們觀光客參觀…


爬上新教堂向四周眺望,隔鄰就是 Delft 第三大教堂,也是於 19 世紀末最新建立的天主教堂 Maria van Jessekerk,19 世紀磚造新哥德的格局讓它成為全市建築格局最完整的教堂,雖然少了那麼點古樸的味道。有別於 Delft 的新舊教堂在獨立革命的摧毀聖像運動中把雕像都拆光了,這個經過兩百多年後終於宗教大和解而成立的天主教堂,終於讓我看見了點我心目中的教堂樣貌,有壁龕、有聖徒、有天使、有聖母瑪莉亞。


荷蘭獨立除了政治獨立以外,雖然也是振振有詞的新教脫離天主教壓迫而獨立,但荷蘭自己的喀爾文教派也一樣是以嚴厲教義壓迫異己的箇中翹楚,不過在 Delft 廣場上也有個榮譽老市民 Hugo Grotius 格老修斯雕像,他不但是我們課本上都讀過的海洋法與國際法奠基者,更是荷蘭宗教革命中主張寬容溫和的自然法擁護者,在 17 世紀初這個政治與宗教鬥爭都很緊張的年代裡,還曾經因為太過溫和而被激進派判死刑黯然出逃。他的雕像能夠站在大廣場上看見 Maria van Jessekerk 這個天主教堂成立象徵宗教和解,應該也很欣慰吧?


在 Delft 的日子裡,最期待的就是每個週六去市場廣場逛市集,而且莫名其妙地,剛好一路陰雨綿綿的 Delft 在每個週六市集日都是大晴天!而九月底這時節,也正好是大學開學前的 Kermis Delft 園遊會季節,靠好吃好玩的遊樂園、旋轉木馬與大怒神等等小浪漫吸引學生們早早返校,在與同學們的歡樂中收收心準備開學。有時看到大怒神飛得幾乎像教堂一樣高,真令人興奮又害怕...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76701#post7892036


市場廣場不論有沒有市集、不論有沒有園遊會,它總是每天學生們聚集的餐廳廣場,尤其是市政廳後方這一角,各種異國料理應有盡有,唯一沒有的就是荷蘭料理(其實我一直懷疑有沒有「荷蘭料理」這種東西 XD)。吃完晚餐,可以到隔壁的榖物交易廳 Koornbeurs 跳舞開趴,這是 17 世紀老商業建築,但自 20 世紀初到今日都是夜夜笙歌開 party 的年輕人活動中心,年輕人口從哪裡來?當然就從 TU Delft 台夫特科技大學來啦,原來這些荷蘭學生花天酒地已經整整一百年了 XD 如果跳舞跳到早上才離開,還可以到轉角的 Visbanken,從 14 世紀開始這裡就是市場廣場上最熱絡的魚販,今天這棟小涼亭建築當然不是什麼 14 世紀古蹟,但每天早上還是提供新鮮的炸魚與魚湯,剛好給宿醉的我們解解酒再回家睡覺。


市場廣場側邊靠北面不遠處,還有整個 Delft 裡我最期待的、也是國際觀光客一定最想來朝聖的維梅爾中心 Vermeer Centrum Delft,就是畫《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的 Johannes Vermeer!儘管在海牙才能真正看到他僅存的大部分畫作,但他神祕的一生都在 Delft 度過,他留下為數不到 40 幅的畫作通通都在畫 Delft 的家居與城市生活,還在荷蘭繪畫黃金時代的歷史風與景觀風之外另闢蹊徑走出生活風!雖然 Vermeer 故居已經拆除了,今日屬於他的博物館與研究中心仍能開設在 Delft 的 Sint Lucas Gilde 聖路加畫家行會,維梅爾多次當選此行會會長。聖路加行會,和我熟悉的比利時 Sint Lucas 畫家行會一模一樣,都是從中世紀低地國就發展下來的畫會,主管藝術家開業的供給市場與藝術拍賣市場;16 世紀末荷蘭七省開打獨立戰爭對抗西屬低地國後,為了抵抗敵營安特衛普強大的藝術市場,荷蘭七省也重新組織屬於自己的獨立聖路加行會,要保障新教荷蘭的畫家們與安特衛普分庭抗禮。


在 Delft 雖然看不見什麼維梅爾的繪畫,但街頭巷尾處處都有維梅爾的繪畫地點,都放了個小方盒子為我們解說繪畫場景與其表現的 17 世紀末 Delft 生活背景,也就這麼串起了一條美術導覽的維梅爾散步路線 Vermeer Cube Walk,雖然他的畫大多是室內家居生活,原始住宅大多不是已經拆除就是不開放參觀,不過知道原始地點想像一下 17 世紀末 Delft 生活也不錯。至於少數的室外畫地點,尤其是著名的《台夫特之景》Gezicht op Delft,可以沿著第三條運河 - 也就是 Schie 河天然河道,沿著 Oosteinde 小街往東南邊一直走到護城河東南角的 Oostpoort 東城門,《台夫特之景》大致就在這裡,今日看來建築景觀已經大不相同,但低矮的天際線沒變多少,眼前這段護城運河水面一樣靜謐如畫。


海牙實習一個夏天,秋天搬到台夫特當個短暫的訪問學人,沒想到陰錯陽差這一待就又待了兩個多月!雖然海牙是個清爽宜人的國際城市,但 Delft 相較之下更是年輕奔放,雖然擁有最經典而充滿歷史痕跡的古城中心,但市郊的台夫特科技大學為這裡帶進一代代的科技發展與年輕活力,和大學生一起開會討論或開趴玩耍都很盡興!只可惜,台夫特有點像是台灣的清大交大,是個幾乎清一色男生的理工學校,理工宅男宅起來還一點也不輸台灣呢 XD 偶爾當然還是要出去外校聯誼一下沖淡這陽剛之氣,能去哪聯誼?當然是近處另一個女學生眾多的文科大學城 - 萊登 Leiden。

此篇文章於 2015-06-03 10:38 被 mysmalllamb 編輯。
mysmalllamb
#15
舊 2015-05-31, 05:59
十月 Leiden,新教前線,女生大學城

荷蘭真正的古典大學城,是位於老萊茵河上的萊登 Leiden,其實也比較適合我的學術興趣。創立於 1575 年的萊登大學 Universiteit Leiden,是獨立的荷蘭所創立的第一間大學,在這宗教改革戰爭與荷蘭獨立戰爭期間,就是要以新教大學城之姿與南方西屬低地國領土上的天主教大學城魯汶 Leuven 分庭抗禮,文質彬彬筆中藏劍的學術戰爭就此展開!這個戰爭一直到四海一家的今天恐怕還在持續,以我在比利時魯汶的印象中,大家對萊登的學者與學生敬重有加之餘,卻也一直把萊登當成假想敵,覺得他們歷史沒有我們悠久,對於他們可能比我們優秀的表現又充滿瑜亮情結,因此嘴上不肯承認心理卻五味雜陳,暗裡更處處較勁針鋒相對。


跟著 Delft 的男學生們一起來到 Leiden 開會,開完會後再讓 Leiden 女學生們帶我們遊覽古城,還真有這麼個聯誼感覺。以文法社科醫學見長的萊登大學,真的是個曼妙優雅的女生大學城!比起校園位在市郊的 Delft,萊登大學就位在 Leiden 市中心,是個各系所學院機構四處分布的傳統大學城,也因此城市裡處處是來去穿梭的腳踏車(而不像在 Delft 大學生都在市郊騎腳踏車),踩著腳踏車的各個是青春正盛的荷蘭美女學生。


就像比利時中世紀大學魯汶一樣,魯汶簡直就是所有比利時年輕知性美女大集合,萊登也一樣是荷蘭 18-25 歲青春女學生的天堂!荷蘭各地當然各有美女,但萊登,年輕女性人口比例硬是高了一大截,而且相較於其他荷蘭美女,萊登女學生脂粉素雅、衣著青春俐落、舉止溫雅有禮、談吐更是深入淺出妙語如珠。不只是女生,相較於 Delft 的男生,萊登的少數男生也紳士多了,處處提醒我們男女合校之重要...


提到魯汶,萊登與它還真有那麼一點似曾相識,畢竟它們分別是低地國第一間與第二間大學。兩者同樣身為中世紀城市,萊登擁有比利時與德國圓形中世紀城市的一點向心放射型態,不過身在荷蘭,其城市內的運河阡陌縱橫,卻又不像 Delft 那樣理性工整井然有序,而跟著新舊萊茵河道有機發展,更像比利時布魯日那樣水路彎曲交錯左右逢源。萊登校方與旅遊資訊中心提供給我們外來訪客的地圖,都很簡單,就是一頁 A4 的萊登古地圖標上重要設施與景點,反正和今日的城市結構也沒差多少,卻馬上帶我們進入古城的想像中。


在城市周圍,中世紀城市進入槍砲火藥文藝復興時期後的星型碉堡,在荷蘭當然綜合了最厲害的水利防禦工事,就算不如幾個月前去過的 Naarden 那樣嚴謹完整,還是比比利時的中世紀圍牆外簡單一圈護城河(然後意思意思加幾個彼此無關的獨立碉堡)厲害一截。萊登今日的城門如 MorspoortZijlpoort,配上風景如畫的寬大河面,我們只能遙想:在 1574 年荷蘭獨立八十年戰爭期間,這人工的水利碉堡如何為萊登化險為夷,將氣勢逼人的西班牙軍一次擊退!這次全城刻苦努力的決定性戰役,不但讓荷蘭共和國從此認真走向國家化的水利戰略,更為守城有功的市民們爭取到了 1575 年設立萊登大學作為獎賞!於是,大學草創的第一間建築,就利用廢棄的一間天主教小教堂改建而成 Academiegebouw,可以說是萊登大學的始祖「大學廳」,今日也開設了屬於萊登大學的 Academisch Historisch Museum 學術史博物館


這次獎賞,本來獨立革命領導 Willem van Oranje 給予萊登市民的選擇很多,要給予任何特許經營或特許免稅都可以,但萊登人選擇了創立新大學,因為大學就是個好產業,就像比利時魯汶於此前一百五十年靠成立大學產業轉型成功翻身一樣。於是,萊登在 16 世紀末興起了蓬勃的印刷產業,先挖到了安特衛普著名印刷鉅子 Christoffel Plantijn 與其出身魯汶大學印刷業的弟子 Lodewijk Elzevir,兩人都剛好是在安特衛普於 1576 失陷西班牙手中後才逃來 Leiden,在此把印刷業從無到有辦得有聲有色,甚至後者的家族還奠定了至今萊登馳名世界的學術出版公司 Elsevier。這些萊登的學術出版歷史,可見於荷蘭唯一的 17 世紀圖書館古蹟 Bibliotheca Thysiana,身在大學城這間圖書館小小地只有 2500 冊藏書,不過我們可以想像 17 世紀萊登大學起飛時有多少這樣的私人經營小圖書館在城裡分布。


可以說,萊登大學城的崛起,就像荷蘭其他城市一樣在獨立戰爭中受惠良多,安特衛普這個大港與文化中心隕落了,北海大港地位就由鹿特丹與阿姆斯特丹接手,而以印刷業領導的文化中心就由萊登接手,甚至還可以接手所有被魯汶大學驅逐的新教學者。猶記在比利時魯汶,也處處看得到荷蘭宗教難民的足跡,如荷蘭學院與菲士蘭學院等等,在萊登則完全相反過來。在 17 世紀這個宗教戰爭劍拔弩張的時代,天主教西屬低地國迫害新教教徒,新教荷蘭也一樣迫害天主教徒。這個分不清楚是政治獨立還是宗教鬥爭的八十年戰爭,居然也這樣促進了許多文化交流。身為荷蘭學術中心,萊登尤其匯集了宗教避難與政治避難的一時俊彥,迅速成長,在荷蘭 17 世紀末的海權帝國黃金年代裡,擁有 24000 人的萊登是僅次於阿姆斯特丹的第二大城!


而萊登的另一個重要產業,則是紡織,包括羊毛與織品貿易業,這和荷蘭普遍把羊拿來投注在酪農業的作法大相逕庭,卻和南邊比利時的中世紀古城羊毛紡織產業有三分神似。原來,羊毛貿易也一樣是萊登受惠於獨立戰爭的產業!就是靠從南邊西屬低地國逃來的法蘭德斯宗教難民,把根特與布魯日的紡織技術與貿易手腕帶來了萊登;而且,在英國國王與西班牙翻臉而從此切斷與西屬低地國幾百年的羊毛貿易紐帶後,過往餵養根特與布魯日的英國羊毛,現在就改餵養鹿特丹與萊登!萊登的紡織產業軌跡,今日可見於 Museum De Lakenhal 布料廳博物館,與比利時的中世紀布料廳截然不同,萊登的布料廳已是工整堂皇的荷式巴洛克建築。


可惜,萊登的紡織發展也只曇花一現撐了一個世紀左右,不過剛好就在萊登大學奠定基礎的時代,紡織業也算是在這草創時期補足了大學產業的收入缺口,等紡織業衰落後萊登已經成為蓬勃的經濟與文化大城可以自力更生。以今人遊歷古城的眼光來看,這樣的萊登真是最棒的古城,因為勞力密集、高污染、開發面積大的紡織工業沉寂了三百年,而知識密集、低污染、建築需求規模小的大學與出版印刷產業成為主流,為萊登古城跳過了 19-20 工業發展的開發與破壞,而能保存 16-17 世紀古色古香的老城老宅。今日的萊登,果然四百多年的大學城文風濃厚,街頭巷尾許許多多建築側牆,都是詩文壁畫,不論是大學生還是一般市民、不論是學術訪客還是觀光客,都隨時看見荷蘭歷史文人提點的靈感,比起 Deventer 的詩文壁畫牆更加豐富。


萊登,當然也有大學成立前的中世紀古城面貌,其中心就是新舊萊茵河 Oude Rijn & Nieuwe Rijn 兩條河道交會口的戰略高丘 Burcht van Leiden 萊登城堡,就從這個圓形高丘堡壘為中央向外發展出第一圈護城河與城牆;後來又學習 Delft 圍出了四方形但又有點橢圓的第二圈護城河與城牆,成為今日所見的古城外廓;在城內也學習 Delft 架構了幾條縱橫的運河格局,但也讓第一圈城牆內的老城保持有機圓形城市的樣貌至今。


就是有這個圓堡與初始圓形聚落,讓 Leiden 的城市格局比起 Delft 工整的長方形格子狀來得稍微有機一點、自然一點、也更充滿彎曲巷道的空間趣味。今日要當個觀光客遊萊登,最適合從 Burcht van Leiden 這個中央高丘開始,有最好的戰略視野眺望市景,入口處還有充滿古堡要塞神聖意象的萊登市徽:兩支紅鑰匙。


從古堡眺望老城核心,最醒目的當然是河中島三角洲上的老教堂 Hooglandse Kerk 高地教堂,雖是荷蘭獨立前的萊登兩大教堂之一,但造型相當奇特。面朝城堡的高聳立面其實是側殿,右手邊那個小小的矮塔才是正殿大門!原來它也落入了低地國石造大教堂的共同難題:一開始的石造大教堂計畫太大太高,最後真要蓋時不但地基不夠穩、資金與石材供給也不足,於是只能蓋成這樣一個兩臂重身體輕的尷尬樣貌。


兩大教堂的另外一個 Pieterskerk 聖彼得教堂 也沒好到哪裡去,儘管曾經蓋起過堂皇高塔,卻沒幾年就崩塌了,只留下千瘡百孔的臨時磚造正立面,期待東山再起卻再也蓋不出高塔來。這回我來參觀時剛好正在大規模古蹟修復,要修復成什麼樣子呢?居然也是要修成 1565 年高塔崩塌後的樣貌,不管古時萊登建築師多麼雄心壯志,今人對荷蘭的砂土淺地盤早已舉手投降,真正永續的「修復」反而是讓高塔永遠消失。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76701#post7895364

聖彼得教堂旁的教堂聚落 Kerkhof,倒是老城裡有趣的小角落,這邊鄰近運河旁的許多大學校舍與機構建築,因此隨時有學生出沒,更在彎曲小巷間處處有露天餐飲咖啡座招攬學生們,在自成一格的寧靜小天地中卻又充滿熱鬧笑語。這裡的古老建築是 Gravensteen 伯爵監獄,從 13 世紀起專門關荷蘭伯爵的犯人後來更變成國立監獄,直到 20 世紀中才讓萊登大學買了下來改作各種校務辦公使用,現在則是 International Office 大學國際辦公室,穿梭出入的外國留學生與交換學生讓這小廣場像個小聯合國一般。


聖彼得教堂裡葬了誰呢?當然很多荷蘭學者,不過我們恐怕大多都不認識,倒是有一對富裕的磨坊企業家夫婦的身分令人眼睛一亮:林布蘭的父母也葬在這裡,原來荷蘭黃金時代首席畫家「來自萊茵河的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 故鄉就在萊登!那個「來自萊茵」應該就是指他的磨坊老家在萊茵河支流畔吧?林布蘭的足跡,則可見於 Gravensteen 對面的拉丁語學校 Latijnse school。拉丁語學校,就是少年的大學預備班,也就是語言學校,此前在歐洲各地大學城通通都有,不過在荷蘭要等 1575 萊登大學成立之後才開始拉丁語學校教育;林布蘭是上完了語言學校,也註冊了萊登大學,不過很快就發現自己比較愛畫畫而投身畫會荒廢學業,終成荷蘭繪畫大師並在獨立戰爭中代表共和國用畫筆發聲。拉丁語學校雖然不能參觀,不過窗口有完整的「林布蘭生平」連環圖畫讓我們回顧大師足跡。


從 Kerkhof 周邊,可以發現一種老城核心區的特別建築型態:Almshouse 安養之家,往往擁有一個小小的院門,門內一個靜謐的小前庭與一個向心的中庭集合建築,專門收留城市裡的鰥寡孤獨,也有類似形式的 hospital 老醫院收留疾病者。這是在 17 世紀大學與紡織產業蓬勃發展起來之後,由富裕的公會與大學各自購地成立的社會福利設施,在聖彼得教堂旁邊有 Pietershof 彼得之家,走遍老城還可以看到 Jean Pesijnshofje, Jean Michelshofje, Groot Sionhof, Sint Elizabethgasthuis 等等很多間。


在 Nieuwe Rijn 新萊茵河道以南,老市中心最大的長街是 Breestraat,可以說是千年歷史的萊登第一街!有荷蘭立面最寬廣的堂皇市政廳 Stadhuis,正面是 1597 年建造的荷蘭式文藝復興立面,在 20 世紀初大火燒掉後背面改建為 1940 磚造 Art Deco 建築;也有同樣是文藝復興式樣的公有土地管理局 Gemeenlandshuis van Rijnland,也就是萊登的「運河管理局」,興建於 1578 年,和 Delft 的 Gemeenlandshuis van Delfland 同期,萊登與台夫特剛好一個是萊茵流域首府、一個是 Delf 大運河流域首府,兩個各居荷蘭早期治水與區域規劃的領導地位。


不只是官署建築,這裡也是社交活動的中心,而且擁有近悅遠來的國際化性格,譬如 17 世紀從北法與西屬低地國逃來的宗教難民,就在 Breestraat 大街上另起爐灶,也利用此地的天主教老修道院醫院改建成了 Waalse Kerk 瓦隆教堂。瓦隆教堂旁邊居然又是個與宗教不太搭調的 19 世紀末美好年代娛樂建築 Stadsgehoorzaal 市立音樂廳,號稱匯集了德國萊比錫布商大廈音樂廳與柏林愛樂廳兩大音樂聖殿的建築精華,今日萊比錫與柏林那兩棟都已經被炸毀並改建為 Hans Scharoun 的當代有機建築音樂廳了,如果想要遙想柏林愛樂與萊比錫布商大廈的美好年代風情,恐怕還要到萊登才能體驗呢!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476701#post7895364


大街上有堂皇市政廳,但市政廳背後才是萊登最漂亮的世外桃源,剛好就是城市核心的精華區,有漂亮的新萊茵河道水聲潺潺,有熱鬧鮮活的河畔咖啡廳與船上餐廳,市政廳背面更是張燈結彩扮起歡樂婚禮。這裡河岸南段是中世紀時的 Botermarkt 奶油市場、北段市政廳背面是 Vismarkt 魚市場、中間的古典頂蓋橋 Koornbrug 則是榖物市場,與比利時根特那迷人的 Graslei & Korenlei 頗有三分神似。這裡河畔步道曲徑通幽、零售小店左右逢源,比起根特 Graslei & Korenlei 甚至還要更豐富而好逛,因為隔壁就是高丘城堡 Burcht、城堡背後就是舊萊茵河道 Oude Rijn、新舊萊茵河道更在城堡面前匯集而成 Stille Rijn 萊茵堤防湖。


跟著 Delft 同學們逛了萊登一天,一直沒有找到像 Delft 市中心那樣熱鬧地好吃好玩的 Markt 市場廣場,原來萊登自古就硬是沒有這麼一個中央集權的 Grote Markt 大市場廣場,但在河道兩旁卻有許許多多專殊的小市場,前面舊萊茵河道堤岸已有奶油、榖物、魚市場,匯流後到 Stille Rijn 岸邊則有 Aalmarkt 鰻魚市場、再接下來還有 Boommarkt 木材市場... 這一整條河岸市場帶,剛剛好與一個街廓之隔的萊登第一街 Breestraat 平行,一個是冠蓋雲集川流不息的車道、另一個是熱鬧的販夫走卒河畔市場,這就是萊登的老城活力,其中心就在河中央的步道橋 Waaghoofdbrug,屬於萊登的市場仲裁機構 De Leidse Waag 萊登測重所就在這裡。


萊登,我的第八個荷蘭城市,以前在台灣時,我只知道它是歐洲大陸的名校,只知道它海洋法藝術史考古醫科都很厲害,彷彿高高在上遙不可及;不過跟著 Delft 男生們一起造訪 Leiden,還真有那麼點清大交大學生跑去台北找政大師大聯誼的感覺,明明白天的學術交流認真而嚴肅,下午三點後放風的城市生活卻舒爽宜人。比起台夫特,萊登的城市結構更加有機而古樸、老城生活也更加豐富熱鬧、年輕女生居多的萊登大學更是瀰漫一股台夫特科大缺乏的優雅氣息與紓緩步調。可惜人一輩子只能留學一次,但如能留學第二次,擁有高學術地位與大學城生活的萊登大學,絕對是個迷人的選擇。


此篇文章於 2015-06-03 10:38 被 mysmalllamb 編輯。
感謝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