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中亞古絲路 | 逃出去、逃回來 - part 1

110 18 8347
adam089457 的頭像
adam089457 adam089457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
舊 2020-08-11, 15:28

2019年,在中亞最熱的7月,我帶著8歲的孩子,以最經典的台客汗衫、短褲、夾腳拖打扮,用17天去探索了古絲路上的幾個重要城市。為了怕忘性極佳的我,老是過了今天就忘了昨天,所以幾乎不發FB貼文的我,每天睡覺前將當天旅途中發生的點滴,以及當時腦海裡曾經浮現的感觸,以手機做一點簡單的筆記,截圖後附上一些拍得不怎麼樣的照片,上傳到FB作為日後回憶的依據。
或許是因為自己一直只是個在FB上默默按讃的人,突來的天天深夜、凌晨PO文引發一干親朋好友的騷動。畢竟人長期不在臺灣,沒有共同的生活、話題,漸漸的跟大家也少了互動。隨著旅程的累積,發的文越來越多,FB上陸陸續續出現許多有趣的提問…。工作怎麼了嗎?怎麼會作這麼有勇氣的事情(我猜想真意是離經叛道)?小朋友能受得了嗎?哇!很有感覺!出書出書…。大家起哄得熱鬧,我也認真的思考起來,如果寫一本圖文書或許也是不錯的紀念?讓我那個爸爸缺席了童年的孩子,以後還能擁有一些跟爸爸一起完成某些事情的證據。
至於工作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會做這麼離經叛道的事情?其實也只不過是因為交到壞朋友而已。更何況,這樣的旅行其實也不是特別,只是,對於大部分臺灣尋常百姓而言比較少見,就多怪了。有個年輕的臺灣媽媽還帶著3個加起來不到10歲的孩子,冰天雪地、勇闖天涯呢。
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一點都不特別,誰的人生沒有磨難,誰的人生沒有一點缺憾?全球化的商業世界,多的是工作、家庭不能兩全,只能說儘量求取平衡一點,所以這也沒有什麼值得拿出來哀怨。有一份收入還不錯,能維持家計的工作,其實沒有什麼可以怪地、怪天。2014年加入臺灣M公司後,開始外派在大陸山東擔任子公司專業經理人的職務,並不是對事業特別有什麼野心,所以非得選擇離家外派的工作,只是一個機會來了,我選擇把握。不過話說回來,除了糊口以外,我也一直是認認真真的想要搞出一番名堂。2015年山東子公司老大因為個人因素辭任返台,我提早獲得upgrade的機會。緊接著,2016年又陰錯陽差的兼任上海另一家子公司總經理,於是開啟了奔波於一南一北相距1000多公里的兩家公司之間的工作生涯。雖然也擔心自己力有未逮,一下子吃太多會吞不下,但是絕大多數人都不會有這樣歷練的機會,如果我服務的公司不怕,那麼我又有什麼好怕,不是嗎?
然而一切都變化的太快,兩家公司雖然經營著截然不同的產品,但是各自的產業都變得太壞,有幾度挫折失意的時候,感覺努力不是為了成功,更像是在延緩失敗。臺灣、山東、上海、國內外出差,停不下來,每當移動到下一個地方的時候,常常思緒還在上一個地方沒有跟上,是的,常常回到臺灣的時候,心卻沒跟著回來。小時候看著天上劃出白色尾巴的飛機時,總是羡慕的想著長大也要坐很多很多次飛機,現在,搭飛機搭得有點無趣,搭高鐵搭得有點兒噁心。從山東公司門口到上海公司的門口,最快的時間是六個鐘頭;60分鐘車程到高鐵站,排隊取票,進站等候,高鐵上3.5plus個鐘頭,出站,排隊等計程車,40分鐘車程到公司門口,這…實在沒有辦法有趣。
2019年,山東公司決定停產的後期,我始終掙脫不了那種感覺「再怎麼努力也沒有用」的漩渦,最後深深陷入結束一家公司的慚愧情緒。關於上海的公司,有同事說:「別人做賺錢賺得好好的,怎麼換他做就沒生意!」,這樣的聲音常常在深夜迴蕩在腦海裡。
這種飄飄蕩蕩的生活,每個人感受不同,有些人可能覺得熱情而富有衝勁,但是得不到一絲絲成就感對我很是折磨。每個據點的宿舍都是一個家,卻又都不是家。我是一個比較害羞內向的人,我的心,走不出去,別人也走不進來。(糟糕,熟識我的人看到這裡就笑了)雖然表象的我非常活潑、開朗,一般聚會只要有我在,兩杯黃湯下肚後就會沒有冷場的垃圾話不斷。我並不常覺得寂寞,我很習慣也很需要獨處,但這兩年孤立無援的挫折感常常讓我感覺孤獨,搞得我弄不清楚,究竟是一個環境給我的漩渦,抑或只是一個我自己創造的漩渦,不停的把我往下拉,好像隨時就要把我吞沒。
常常週末的宿舍裡,一個人的酒喝得太多,愛看書的我變得很難讀完連續幾頁,聽音樂也感覺沒那麼愉悅,總是靜靜的思緒就飄到了九霄雲外。我十分討厭沒必要性的應酬,喜歡深夜自己聽著爵士或古典音樂,喝點威士忌或紅酒。我沒有好的文采,但從小就喜歡寫點雜詩,微醺的時候往往能孤芳自賞的寫個沒完。但是,好久、好久,已經寫不成一首。

從前 一張紙寫不完
現在 一張紙寫不完
老得太快 驚覺得太晚
曾經 一瓶酒不夠
現在 一瓶酒喝不完
很久不抽煙卻變成了抽個沒完
握著筆
忘了一支還沒熄一支又點燃
讓自己不能想不該想不要想
那顆月亮卻又怔怔的笑著的模樣
從前喜歡屋子裡寧靜昏黃
現在下了班總是泡著黑暗
因為 燈開或者不開都一樣
多一個影子並不會少一點孤單
從前 一張紙寫不完
現在 一張紙寫不完

離家的時候瓜仔3歲,因為他從來不粘爸爸,所以,我能夠如此狠心的遠走他鄉,這個責任他應該也要負起一點。有一次我返台休完假要再出發的時候,他阿木帶他一起送我到火車站月臺,臨別時他突然張開雙臂對我嚎啕大哭,我才發現,我錯怪了他,其實他只不過是個不懂世事的小屁孩。到山東上班以後,我每天跟他視訊,聊天、玩遊戲一個小時,問問他在幼稚園裡面有什麼好玩的事情,有沒有好朋友什麼的。隨著他越來越大,我們視訊的時間越來越短,然而這似乎也很正常,畢竟,他現在已經小學四年級了,就算我沒離家,應該也會是這樣。
有一天晚上,我半哄半騙的讓他在我的懷裡睡著(兒子規定爸爸只能睡前陪聊天,拍屁股哄睡,不允許在他起床的時候還看到),我拿起手機寫下失去的光陰:

你的腳底貼著我的腳背
甜甜的躺在我懷裡
我著迷的
低頭聞著你頭髮的香氣
離開你的時候
你不到我的三分之一
現在已經比我的三分之二還高
再不要多久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38380
你的頭就要頂到我花白的鬍鬚
就這麼靜靜的看著你
我感到甜蜜而驕傲
你漸漸懂事
卻沒學會埋怨我
雖然你對感情還很懵懂
但我相信你知道我愛你
你沒說過
但是我知道你愛我
我傻傻的
看著天真說著奇怪夢話的你
這首詩寫完 我就得滾出房間去

臭小孩的頭髮之所以會有香氣,只是因為他自己洗澡都沒沖乾淨而已,跟貴妃、香妃那一種沒有兩毛錢關係。
康先生跟雷先生是我的壞朋友,2019年初康先生說Central Asia小壯遊,去不去?我問什麼時候?行程我先參考一下。康先生說,跟雷先生計畫7月去兩周。我恰好在大陸工作即將屆滿5年,需要返台坐坐月子,聽到這個plan的我,就像在被漩渦淹沒之前抓住了一根漂流木,不管是不是終究還是要被淹沒,先抓住了再說。我看了下行程,這不是旅行,這是修行。Anyway, just do it.
至於為什麼帶了個8歲的小屁孩去修行?其實也沒有什麼偉大崇高的理由,僅僅只是太座的強烈要求(我還以為媽媽都會捨不得)。是的,也該讓他看看,這個世界很大很大,不只是他現在所認識的那樣。
本文裡,就是一個外表正常而內心焦慮的中年男人,與常年分開生活的幼子的瘋狂旅行;用一些業餘的照片,發點兒不著邊際的牢騷,讓大家一起瞧瞧我們看見的世界。
出發前三個月,約在台中某知名烤鴨店的行前會議,拍板決定了行程計畫。晚飯後在來自星星的咖啡店,一杯咖啡的時間裡,各自刷了不能退票的第一段航程的機票,以示破釜沉舟的決心。

Final Schedule

SilkRoad #4a
D1: 6/29 (Sat) flight 1225TPE-1515KWE, 1920KWE-2325URC, stay URC
D2: 6/30 (Sun) flight 0750URC-0950KHG, visit 喀什-牛羊大巴劄,喀什老街
, stay 喀什
D3: 7/1 (Mon) visit 喀什-艾提朵爾清真寺,喀什大巴劄,香妃廟, stay 喀什
D4: 7/2 (Tue) A: 辦邊防證,卡拉庫裡湖+慕士塔格峰二日遊, stay 卡拉庫裡湖.
Others: 喀什(中國)-border-Sary Mogul(Kry), stay in SaryMogul
D5: 7/3 (Wed) A: 卡拉庫裡湖+慕士塔格峰二日遊. Stay 喀什. Others: Sary Mogul.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438380
D6: 7/4 (Thu) A: 1035KHG-1225URC, visit 烏魯木齊.Others: To Osh, stay Osh.
D7: 7/5 (Fri) A: 0200URC-0145ALA, 1005ALA-1100DYU,
visit DYU, stay DYU. Others :Osh(Kry)-border-Khujand(Taj), stay Khujand
D8: 7/6 (Sat) A: to Panjakent, stay at Panjakent. Others: visit Khujand
andIstaravshan, to Panjakent, stay Panjakent
D9: 7/7 (Sun) 7 lakes, stay at Panjakent
D10: 7/8 (Mon) Panjakent(Taj)-border-Samarkand (самаркaнд,Uzb),
visit Samarkand, stay Samarkand
D11: 7/9 (Tue) visit Samarkand and Shahrisabz, stay Samarkand
D12: 7/10 (Wed) 0950 train to Bukhara (Бухара), visit Bukhara, stay Bukhara
D13: 7/11 (Thu) visit Bukhara, stay Bukhara
D14: 7/12 (Fri) 0414 train to Urgench (ургенч), to Khiva, visit Khiva,
stay Urgench
D15: 7/13 (Sat) flight 0935UGC-1055TAS, visit Tashkent (ташкент)
,stay Tashkent
D16: 7/14 (Sun) visit Tashkent, 2220TAS-1130(+1)TPE

雷先生,英文極佳,同時長得一副很能融入中亞的長相,這一點讓我感覺很放心,而聯繫老外安排schedule這些事情,基本上都靠他。是不是man到不行的中亞風?

康先生興趣廣泛、熱愛生活、玩物喪志…,擅長靠自己投資的效率放大死薪水的槓桿。他熱愛拍照、登山、騎單車、奇石異木,罄竹難書…。他拍出的照片常常能紀錄住最感動人的那一瞬間,而我學習多年始終無法望其項背。他原本想拋妻棄子自己一個人出去快活,然而我帶著小犬,他似乎感受到一種鼓勵,決定把他的愛犬也給帶上。
人、計畫都決定了,各自上網申請起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的e-visa,申請後不會給預計出結果的時間,填好表交上錢後,能做的事情只有等待。申請一次索費40USD,deny了也不會給任何原因。Deny之後可以再次申請,再付一次40USD,賭賭看會不會給不一樣的人審核到,或者同樣的人心情不一樣了,就給pass。只是賭一把要40鎂,以我的賭性水準來說,賭得有點兒大了。康先生對這些突厥人的速度很有意見…(抱歉,不禮貌用詞),即便如此,他跟他孩子的簽證也在申辦第二次的時候拿到pass。而這一次最八大工業國(G8)的事情就是,吉爾吉斯坦給了瓜仔簽證,卻拒絕了瓜爸的簽證,而且還一年之內不得再申請。我按著網頁上的電話號碼不惜重本的越洋打過去,電話那頭的姑娘沒說兩句就直接掛我電話…。後來找了家上海的旅行社,試圖透過他們在吉爾吉斯坦的協力廠商去辦,他們調查後得到的解決方案是:先拿出6000美金消除拒簽紀錄,再花1500CNY可以保證拿得到簽證。天啊,我一個標準良民怎麼就黑名單了!好吧!好你個魅力吉爾吉斯,再美,我們都無緣相見。
因為申請吉爾吉斯坦的簽證失敗得讓人一頭霧水,所以遲遲沒下來的塔吉克斯坦簽證讓我感到非常的忐忑不安,因為比預計應該有結果得時間晚了一個周左右,就怕會不會是另外一個吉爾吉斯坦呢。幸好審核的速度慢是慢了,最終簽證還是到手。之前大家討論了幾版的plan B,恰好就變成了我跟兒子的plan B,我將擁有一大段跟瓜兒子兩個人的旅行。
6/28出行的前一夜回到台灣,著手開始整理裝進大人小孩17天細軟的背包。為了離開工作這麼長的時間感到非常焦慮,整理行囊的時候,為了要不要攜帶筆記型電腦而苦惱,把電腦放進、拿出、放進、拿出,最後為了減輕路途中的焦慮感,還是把筆電跟充電器塞了進去。路上雷先生跟康先生發現我竟然帶著筆電,覺得我這行為實在太誇張,但是路上「可能」會有好多郵件要回復、好多的工作要處理,帶著還是比較能安定我時不時就焦慮的神經。現在回頭想想,當時想的可能也可能只是我自己想像出來的可能而已。

Day 1:6/29-中轉停留


一早兩個大小夾腳拖背包客出行,火車站、高鐵、機場捷運,一路都很吸睛,研判主要是兒子背包上掛著的那個鋼鐵人很吸睛,然後我那兩條太久沒曬太陽的白蘿蔔,應該也還蠻能引起人注意。父子兩一起望向遠方的自拍,我沒有預先告知瓜仔,不會自拍的我,偷偷拍了幾次才把人拍到畫面中間。那個中年男子的側寫實在不怎麼樣,但是我卻很喜愛這張照片。

古絲路探索的行程,經過幾個月在焦慮中規劃,最終在慌亂中出發。早上八點鐘出門的今天,即將以夜宿烏魯木齊國際機場作為結束。
第一個目標為喀什的航程分成3個航段;第一段在貴陽中轉,行李不直掛,第二段在烏魯木齊中轉,行李也不直掛!晚上11:35 在烏魯木齊landing,於次日早上7:50飛往喀什。預計6/30上午10:00以前能到得了喀什,也就是這一趟古絲路探索的起點。
每一段航程,既是起點也是終點,而歷時一天一夜後的飛行終點,也不過是另一段旅程的起點。起點與終點之間,反復的通關、安檢,大背包掛進、領出,儘管到後來覺得有點荒唐,但是這些卻都是有著各種存在理由的荒唐。
在飛往貴陽的飛機上,瓜仔沒電了,自己挪了挪姿勢,趴在我的大腿上睡著。我低頭看著他,心裡想著,他好久都不願意跟我一起睡覺了,現在卻主動趴在我的腿上甜蜜的睡著,這樣簡單的幸福,我失去了好久終於才再次的擁有,我覺得他虧欠我好多。

隨著飛機西行,地貌有很明顯的變化,遠山開始料峭,山脊也開始花白,而我卻不會有因為昏睡而錯過美景的機會,因為美景會伴隨著充飽電力的瓜仔口中的「把拔、把拔你看…」的呼聲而來。

飛行兩個小時抵達KWE–貴陽龍洞堡機場,中轉時間得等候五個小時。這是我第一次到訪龍洞堡機場,而這個機場真的也就只是個機場,除了機場以外就什麼都沒有。在機場正前方的馬路上遇見一個背著背包、拿著相機的小男孩,我覺得有點兒帥。

隨便晃悠覓食,找了一家麵館坐下,點了幾碗麵。這食物充飢止餓容易,要說享受美味卻太難。麵館似乎沒遇到過這種組合的背包客,我們一堆背包、相機卸下擱在門口,把櫃檯的服務生看得一愣一愣的。

我給了瓜仔一台舊相機,讓第一次自助旅行的他,也開始學習用鏡頭紀錄人生。因為有新鮮感,他也玩得特別起勁。他到處追著叔叔、哥哥拍,好不討人厭…。晚上1920-KWE貴陽飛2320-URC烏魯木齊的飛機,delay到了20:00機身才拉出跑道開始滑行,而這個時間點才正是夕陽要西下的時候。由於幅員遼闊的中國行使單一時區政策,以至於越是往西走,太陽沒入地平線的時間就越晚。

話說茅臺酒貴,就算不喝茅臺的我,對這「貴」的印象總還是有,據說出廠價1500元人民幣一瓶,市價1999元人民幣一瓶,還買不到!這確實很貴,然而在機場看到一瓶500ml要價18999元人民幣的茅臺,我還是驚呆了。

又是一次沖往三萬英尺的爬升,飛平了以後,經不起折磨的瓜仔連飛機餐都來不及嗑,就再一次的靠在瓜爸的腿上睡著。於是,小的累翻了,老的不停的勇闖天涯...。「勇闖天涯」是中國雪花啤酒底下的一個系列,南航在這條線上免費提供這一款啤酒,還無限暢飲,這作為這一個旅程的開端,真是再適合不過。其實我不是愛喝酒,我只是喜歡勇闖天涯罷了。

半夜終於抵達烏魯木齊國際機場,航空公司安排的酒店接駁車十分墨跡,以至於抵達酒店時都已經是淩晨一點了,而隔天早上五點就得搭接駁車從酒店出發呀!在回轉盤旁邊等行李出來的時候,我的瓜仔眼神都呆滯了。

在酒店前臺check in時也老不順利,非得說我這紙本的老式臺胞證已經全國都不能用了,沒法入住。我說我用這老式臺胞證一路飛進大陸,站站沒問題,怎麼到妳這裡就沒用了?難道還有兩個監管系統不成?而且我都來到這裡了,半夜三更的不讓住,難不成要讓我這可憐的孩子露宿街頭嗎?前臺無辜的姑娘也說不上個所以然來,打電話請示了領導,領導又請示了領導的領導,後來說給公安打個電話問問,打完公安電話就給辦理入住了。這兩年老得快,對於人家歧視老的,特別玻璃心。
進了房間,趕緊把背包的東西全都倒出來,給半睡半醒的瓜仔洗洗澡,讓他趕緊睡覺。瓜爸呢,沖杯平時絕不喝的即溶咖啡(在台灣機場購買應急的),先搞定手機、power bank以及兩部相機電池的充電器,接著自己洗個澡清醒一下,然後拿出筆記型電腦處理郵件、電子簽核,除了能刷刷存在感,也好消除幾分的焦慮感。酒店的紅色馬克杯挺好看,減低了些許即溶咖啡難喝的口感,坦白說我還曾經一度興起了順手牽羊的念頭。

一邊搞電腦,一邊把換下來的髒衣服放進壓縮袋裡收拾好塞進背包,然後,發現隨著公司的郵件處理得越多,焦慮感就越重。一晃眼就差不多要再出發的時間了,趕緊收起盤絲洞一般的充電線以及筆電。小寶貝,起床~準備出發嘍。

Day 2:2019/6/30-真的不行




6/30 0750 URC 烏魯木齊 to 0950 KHG 喀什。對於這出境入境必須使用不同證件的呆胞,今天一大早腦子還沒清醒就來了個驚奇大考驗。話說票務公司也不知道是怎麼搞的,桃園到喀什買的是一張機票三段航程,前兩段帶的資料都是臺胞證證號,偏偏第三段把瓜兒子的帶成了護照號,這臺灣的護照在中國大陸境內就是一本禁書啊!打好登機牌到了證照查驗,說什麼都不讓進,讓我找航空公司辦票櫃檯改,辦票櫃檯說沒遇到過這情況,於是這個台問那個台,那個台再打電話問不知在哪裡的某台,某台說是讓辦票櫃檯把登機證用手改了就行。折騰了半個小時,拿了櫃檯手改的登機證再次到檢查站,檢查站說還是不行,系統帶出來就是不對,手改的就是不行,讓我再找航空公司改。回到了櫃檯,櫃檯也緊張了,再次打了電話,說讓我到售票櫃檯,那邊才能改。到了售票櫃檯,那位男士劈裡啪啦碎念著:「手改不就好了嘛,今天安檢的人咋回事,咋就不能行呢?你護照是不是也一起給他看啦?」我說:「看了,她說,證件號碼跟系統對不上就是不行。」男士找了主管問,主管表示沒遇過這情況,得問問什麼中心。問的結果似乎是要從系統上取消、更正,再到辦票櫃檯打一次新的登機牌。改需要很多時間,因為都沒經驗,售票處走到辦票櫃檯需要時間,打登機牌需也要時間,都需要時間…,這樣一折騰又是40分鐘,總算拿到新登機牌。拉著瓜仔往安檢站跑,那姑娘挺好,認得這兩位無辜的老小,招呼著說你先過來吧!人美,心更美!但是美也沒撒用啊,說還是不行,沒改過來!我說再慢趕不上登機了,航空公司說以前這樣改都可以的呀,能不能通融一下,答案是,不行!你進來看看,把這個拍照,拿去給航空公司看,告訴他問題在哪裡,趕緊再讓航空公司給你改!人美,心更美,但就是不通人情啊…。

接著又鬼打墻般的跑了一個循環,然後趕在登機口關閉的最後一刻,在三番兩次的廣播聲中,通過證照查驗,火速穿越空橋,躍入機門。
喀什,中國最西邊的城市,幾個世紀以來一直是南疆的第一大城市。喀什地理位置處於古絲路北、中、南線的西端總交匯處,由這裡出中國通往西方,是中西的交通樞紐和商品集散地,貿易十分發達,有「巴扎王國」之稱。喀什東西薈萃,歷史文化豐富,這也是將它選為探索古絲路的起點的重要原因。
出了機場,喬了幾個好位置、好角度拍照,無奈這機場無好位可喬,上午太陽的角度又太過於不配合,實在拍不出滿意的照片(攝影技術不佳的推託之詞)。

當我在喬位置拍照的時候,康先生跟雷先生正在專注的規劃著下一步,我只需要享受他們努力的成果就行。

肚子餓壞了,目標直奔牛羊大巴扎。餓了就容易頭昏,頭昏了就不計成本,於是我們巴上維族人開的出租車喊價,50元!雷先生做過功課的,這個價還不算太過分。
前往大巴扎剛剛下過雨的路上,向前望去,汽車前擋框起來的畫面,讓人對接下來的行程充滿了期待。

「巴扎」在新疆就是市集的意思,喀什牛羊大巴扎位於國道314旁的一片荒地,又稱作喀什活禽交易市場,據說,這個牛羊大巴扎還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個牛羊交易市場。活禽交易主要以羊、牛以及少數的駱駝為主,裡面除了露天的活禽交易市場以外,側邊還有販賣新鮮宰殺的溫體肉品,以及豐富的各種抓飯、燒烤、羊湯…等等熟食。計程車司機在停車場停好車,自己也下車了,說是要進去吃午飯,因為這裡好吃的特別多。看來循著計程車老司機找美食的原理不只適用台灣,到了新疆也一樣。有一點特別重要,這個市集只在每週日開市一天,這也是我們特別安排無論如何也要今天來到喀什的原因。
往市集的方向走,孩子說說笑笑走在前頭,新鮮感十足,完全沒意識到接下來15天等著迎接他們的是什麼樣慘無人道的旅程,這邊看看,那邊拍拍,盡情的探索著。來,看把拔這裡!欣然回頭且pose十足帥氣,咔嚓!這樣樂意的接受拍照的場景,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就再也沒有發生過。

我曾經背著背包在最寒冷的一月去西伯利亞,也曾在冷門的秋末去土耳其北部繞了大半圈,每到一個地方,我必定會尋找的就是傳統市場。或許我上輩子就是個在市場裡吆喝的吧,我特別愛逛市場,感覺在那裡就有生命、有力量。在市場裡,可以看到普羅大眾真實的生活面貌,感受每一個地方獨特的風土、文化,還有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流。不管是稱斤論兩、討價還價,又或者是刀刀見骨、血肉模糊,處處不同、場場精彩。
新疆的瓜果素負盛名,到處都是成堆的瓜,這樣的大場面是不是看起來又格外的消暑,格外的誘人呢?

這裡做的都是批發的大宗買賣,商人以男性大叔居多,誰然聽不懂他們的對話,但是看他們的手勢、表情,其實也能猜得出大概是在挑剔品質、稱斤論兩、討價還價,很有意思。我不懂得什麼攝影技巧,但是,始終認為偷拍還是最美。

買家:「誒,你怎麼拿一個不好的給我?!」
賣家:「7788,還給我!還給我!」

鮮榨完熟的石榴汁,老爺爺跟小妹妹是巴扎裡最動人的組合。各種杯型都有,我跟瓜仔來杯大的支持一下。怎麼形容這個味道呢?這個石榴汁用的都是過熟的石榴來榨的,所以太濃、太甜,不是我愛的口味,加冰塊應該會更好喝一些。

大巴扎裡面有一些孩童身上掛著繩子叫賣,繩子是供給一些散客套牲口使用的。今天是禮拜天,他們的臉上並沒有太多笑容,這是他們的童年。我知道指著生活比較辛苦的人,來告訴孩子他自己有多幸福,是很糟糕的教育方式,所以我小心翼翼的說,萌,你看,世界是不是很大,生活都不太一樣,不是所有的小朋友放假都在看電視、逛小書房、在阿嫲家撒嬌,看那幾個哥哥在幫把拔、馬麻做生意,是不是很厲害?

饑腸轆轆的,瞥見柴燒老灶,炊煙裊裊、座無虛席,二話不說一行人特別有默契的就走了進去。

看老闆操著大湯勺從柴火灶上的大鍋裡舀起不停沸騰著的羊肉湯,旁邊的大不鏽鋼盤裡盛著煮到恰到好處的大塊羊肉,不管實際吃起來美不美味,大腦已經不停的傳達著好吃好吃的信號了。

尤其是攤子外面還擺著一大鍋新鮮的,黃橙橙、油滋滋的羊肉手抓飯,我在心裡已經默默的配好餐了,就是這熱騰騰真材實料的羊湯配手抓飯,絕配啊!

羊肉包子、羊肉湯、手抓飯什麼都來一點兒。手抓飯真心好吃,雖然用大量羊脂肪燒的米飯在視覺上有點兒油膩,但實際上搭配煮得沒那麼軟爛還粒粒分明的米飯,吃起來爽口、香甜,我個人十分滿意。瞧這一盤手抓飯,擺上一大塊羊排骨,滿分(視覺上的)。

攤子另一側有幾個長得像是烤胡椒餅的爐子,實際上裡面烤著的可是羊肉包子呢!這胡椒餅式的羊肉包子也好吃。

因為新疆以維吾爾族以及塔吉克族人居多,信奉回教,所以在新疆的飲食基本上與中東有一個共同的特色,就是肉類以羊肉居多,看不到豬肉也鮮少有牛肉。喝湯的時候就著硬麵包吃,也跟土耳其的飲食習慣很類似,就是麵包的做法還是有一點點區別;這裡的麵包更像是特大號的貝果,吃起來口感也像貝果。

瓜仔又累又餓,也可能因為視覺的欺騙,起初對於熱騰騰而且肉又大塊的羊肉也是一股勁兒的猛咬。在他記憶中台灣的羊肉吃起來是香甜、Q彈的,然而新疆的羊跟臺灣的羊確實太不一樣,羊膻味非常的重,吃沒幾口他就放棄了,最後的殘局還是需要瓜爸來收拾。

對於吃慣了什麼都講究要新鮮到現宰的台灣人來說,看到這些屠體並沒有太多的驚訝與不適,現場筆畫部位後切、剁下來稱重,也很像台灣傳統市場的場景。

為什麼屠夫看起來就是屠夫?精壯的體格、平頭的髮型、冷酷的表情加上殘酷利落的刀法。

這烤串就厲害了,現宰、現剁、現串、現烤,重點是肉串還超級無敵大,不僅只是新鮮破表而且還視覺效果一流。想啃一支嗎?超級想啊…但是,剛剛處理完兒子的廚餘之後,實在是什麼再也吞不下去啦!賣烤串的小哥是不是也很man呢?

除了肉品,也有些小販販賣生活用品,康先生在一個帽子攤上煞有其事的試戴,照鏡子,出價...,可憐的老闆,他就是那個享受砍價卻從來不買的人。

牛羊交易中心真的特別大,牛很少,主要還是以羊為主。交易完畢等待買家處置的羊會被以特殊的方式圈在一起,以有彈性的繩子套進脖子,一頭一頭緊密的串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跟我的心境有關係,總覺得這些羊看起來很憂鬱。
不要那樣看著我,這樣讓我感覺很為難,我連自己都幫不了,不要指望我能夠幫你。


就跟人一樣,不是每一個都很認命;有一頭羊奮力的掙扎著,羊販子套了好幾回都讓他給掙脫開來,跟牠旁邊靜靜地站著認命的那一位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然而最終掙扎並沒有能夠改變結局,隨後加入的兩個大漢幫老爺子把牠搞定了。

這裡羊的種類很多,我認得的有綿羊、山羊還有乳羊。

這裡羊的種類很多,我認得的有綿羊、山羊還有乳羊。這些乳羊如果以台灣男人衡量美女的標準來看,皮膚白、胸又大,個個都是美女!但是可能得刮一下鬍鬚先。

吃飽逛完牛羊大巴扎,我們就前進高臺民居。高臺民居是喀什很知名的地方,顧名思義,這些民居建築在一個高臺上。高臺民居位於新疆喀什老城東北端,是建立於一處寬40多米、長800多米的黃土堆上的維吾爾族聚落,距今已有600年歷史,也只有這裡才見得到原始的維吾爾族建築以及生活風情。由於建築安全以及城市景觀的理由,政府投入維護改造的計畫,高臺民居的9000多戶居民已經全部遷出,並且對外封閉。

既然已經對外封閉,憑什麼說這裡才見得到原始的維吾爾族建築以及生活風情呢?好吧,其實我是進去了的,歷經那麼多苦難才來到這裡,如果不進去看看,豈不是遺憾?我還是爬進去了,而且,還帶著瓜仔。我不是擅長犯規的人,這一切都是因為康先生把我給帶壞了。
我推著瓜仔的屁股爬上一米多高的土墻,攀窗戶進入一戶人家應該原本是廚房的地方,循著層層樓梯旋轉而上,走了三層樓後到了客廳,走出去就是高臺民居的巷道。

巷道曲曲折折,沒有人居住的房子看起來殘破的速度很快,尤其是生土建築的房屋,經不起風雨的摧殘。


巷道還可以感受到些許原本生活的樣貌,傾倒的門也還是可以看出來每戶人家生活地位上的差異。這一處荒廢的庭院,仍然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這戶人家比較高的生活水準。

這是另一個有院子的大戶人家,已經用上紅磚,顯然是比較後期才改建的。

飛快的都市化發展,一片片的土地推平,取而代之的是新穎的高樓建築,遠到中國最西邊城市,也是這樣。有點規模被保留下來的古城老建築也修得十分整齊現代。甚至有一個剛剛開幕的商業區,就是古城的復刻版…。

高臺民居因為被認為破舊的外貌影響市容以及存在安全隱患,所以必須要整建和改造。然而有些時候若能好好地解決所謂安全的問題,這些被現代認為是破的、舊的,卻可能是留給人類後代最好的。不知道高臺民居整建之後會是什麼樣貌,有幸此行鼓起勇氣犯規進入觀察,將來不復得見。
高臺民居附近有個巨大的喀什中西亞國際貿易市場,各種民生必須品以及餐飲十分豐富。市場入口席地賣葡萄乾的老阿北,有一種我說不上來的親切,感覺很像我童年時最黏、最愛撒嬌、最溺愛我的爺爺,而他的人生在我小學二年級時畫下了句點。

我請他秤了十塊錢的葡萄乾,竟然是滿滿的一大袋,這帶著滿滿風塵味的葡萄乾,很大、很甜,幾個人邊走邊吃不知不覺的就吃完了。

市場裡的菜販親切,身上的穿搭跟鮮艷的蔬菜完全沒違和感,這是喀什的市場風情。

市場裡四處飄著燒烤的香氣,循著煙飄來的路徑往往就可以找得到美食。旅行的時候,我總是走到哪兒吃到哪兒,因為食物也是體會一個地方文化的重要途徑。吃,不總是因為餓了,而是為了感受。烤餅、烤肉、烤饢,有些甚至不知道吃的是什麼,說不上美味,但是心中有了滋味。都是讓康先生點的,就算不好吃也好有個人可以埋怨。有串黑半球好像是腰子還是蛋蛋來著,反正都黑乎乎的分不清楚誰是誰,後者在大陸又叫做羊球。

還有一盤焦尸,具體是哪個部位就不好說了,感覺像排骨,但是又像是某一部位的關節。

這裡可以說是特別的注重環保以及成本節約,烤肉使用的不鏽鋼叉子是不清洗的,直接循環再利用。阿嫲可能是對我拍攝她的營業秘密感到非常的不爽,所以,臉非常的臭,咬牙切齒的串著羊肝臟。噢,我感覺肝臟一陣隱隱的痛。

這是烤雞,應該還可以辨識得出來,只是那把剁刀跟砧板有點嚇唬人,剁個雞需要用到牛刀嗎…?

還有賣手工優酪乳的,不同的是,這是羊咩咩的奶奶製作而成,至於吃起來的味道嘛,跟牛差不太多。

羊油是這裡重要的脂肪來源,這是新鮮的、生的羊油,要不是親眼見到,真不能想像羊身上可以積存這麼大坨的脂肪。

市場的老阿北看起來總是很逗趣。
阿北一號:「熟識幾十年了,買一咁真的不能送一?」
阿北二號:「熟識幾十年了,賣安尼凹啊啦!」

阿北三號:「哩這粒賣到要爛去了,討給我吼謀?」
阿北四號:「拎北甘願飼豬」(誤,他們不吃豬的。)

新疆的堅果也是素負盛名,種類多、品質好還便宜,看著這堅果攤是不是很心曠神怡?

經過超市,進去購買些物資供晚上宵夜享用,超市裡的蛋糕看起來超美味,下重本買了好幾塊。這滋味,沒經歷過是絕對不能體會的,那蛋糕不是鬆軟的蛋糕,更像是粗糙的餅乾,而上面誘人的厚厚一層奶油,你是不是想到咔死摳?是不是?但那就不是一個世界的東西啊啊啊!我這個有濃濃的羊油的味道啊!

漫步穿過古城往晚上住宿的地點挺進,感受一下古城的風情,西域風情是不是很美麗?

但是這個似乎就有點兒過分了,我說什麼,你懂的。

為了好好地體驗喀什,雷先生特意選擇了一家坐落在喀什古城區裡的青年旅社,這裡很夯,國際背包客特別多,特別早就預定了。

Hostel入口的墻面上有一幅手繪地圖,這裡也供背包客們交換旅遊信息,要拼車幹嘛的都可以在這裡昭告天下。

晚上10點半天都還沒有暗下來,共用的浴室很少,浴室跟廁所也是同一間,大家輪流洗澡、上廁所、洗衣服,很忙。11點多瓜仔累得睡了,我開始洗衣服、晾衣服,喝偷偷搞回來的啤酒,然後在陽台情不自禁的打開電腦開始工作。說真的,是不是感覺我真的有毛病,我自己覺得是。幸好這裡早晨應該可以睡得很好,畢竟8點多天才會開始漸漸的亮。明天一天是安排徒步喀什古城,以及造訪充滿故事性的香妃墓。
淩晨來了個日本人,匆匆忙忙洗漱後就定位睡了,很熱鬧,打呼聲很吵。
寫這篇文章的進度很緩慢,實在沒有時間也定不下心來寫,整理大量照片就耗去了不少時間。中亞回來後,重回工作的這段時間,被解除了四個總經理頭銜之中的兩個,飛到韓國出差進行客戶端的工作交接,然後又更換駐在地到距離內蒙古只需要幾個小時車程的遙遠的大陸北方。很不安定,很忙,寫文章,很難。
在首爾應酬完的半夜微醺,想起上海的許多事。在上海住的小區旁邊是一條河,這條河讓我寫過不少雜詩。因為某種原因,我有時候會在喝醉的時候寫很多東西,也有時候會把這些文字一篇篇的刪去。刪去了就不復記憶,可能有那麼好的一兩句,卻怎麼再也想不起。有一次週末水卡充的水用完了,突然停水,那一天風很快、雲很多、月很美,我蹲在河邊看著河、看著天,在腦海里寫了首雜詩,這是少數刪除後還依稀記得的。

雲流不掩羞月,
河濱燈影相隨,
恰似無言以對,
任水擺蕩千回。
此篇文章於 2021-03-04 11:51 被 adam089457 編輯。 原因: 訂正錯別字,還有,主要是康先生抗議,他跟雷先生沒有在第一集露臉...
感謝 54
8347 次查看
小眼睛先生 的頭像
小眼睛先生
#2
舊 2020-08-11, 19:19
兄!前段的心境太寫實了,註冊十多年沒發文,第一篇發文就這麼精彩!

感謝你願意在這裡記錄分享你的旅行,你的人生,孩子的旅行,跟其他人的人生~

人生是旅行,職場也是旅行。
有時離開了,有份失落,但也另一份平靜和下次的精彩會來。

祝福你。


我住上海時,小區旁邊是座小球場。
那年冬天下雪,雪蓋上草皮,我在開了暖氣的落地窗前賞雪,也看到旁邊陋巷的孩子拎了水桶出來忘了幹啥。
我也想著,我到底在這城市裡做啥呢?
十幾年過去,後來我一直在台北,我有時還是會想,我到底在這城市做啥呢?

不過跟以前相比,我現在不喝那麼多久了,所以比較記得自己到底做了啥:)

一切盡力,一切寬心!期待你之後再發表後面的遊記~
感謝 14
adam089457 的頭像
adam089457 adam089457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3
舊 2020-08-11, 20:13
我現在也不喝那麼多酒了,因為老了,喝不了那麼多酒了。哈哈。
十多年,都是上來看別人的故事,這一次寫作,本來是治療自己,寫完了,感覺不那麼執著了,才發現竟然寫了那麼多,自己看,有點可惜。
謝謝哥,我一定會加油!
引用:
作者: 小眼睛先生 (原文章)
兄!前段的心境太寫實了,註冊十多年沒發文,第一篇發文就這麼精彩!

感謝你願意在這裡記錄分享你的旅行,你的人生,孩子的旅行,跟其他人的人生~

人生是旅行,職場也是旅行。
有時離開了,有份失落,但也另一份平靜和下次的精彩會來。

祝福你。


我住上海時,小區旁邊是座小球場。
那年冬天下雪,雪蓋上草皮,我在開了暖氣的落地窗前賞雪,也看到旁邊陋巷的孩子拎了水桶出來忘了幹啥。
我也想著,我到底在這城市裡做啥呢?
十幾年過去,後來我一直在台北,我有時還是會想,我到底在這城市做啥呢?

不過跟以前相比,我現在不喝那麼多久了,所以比較記得自己到底做了啥:)

一切盡力,一切寬心!期待你之後再發表後面的遊記~
感謝 8
小眼睛先生 的頭像
小眼睛先生
#4
舊 2020-08-11, 21:07
引用:
作者: adam089457 (原文章)
我現在也不喝那麼多酒了,因為老了,喝不了那麼多酒了。哈哈。
十多年,都是上來看別人的故事,這一次寫作,本來是治療自己,寫完了,感覺不那麼執著了,才發現竟然寫了那麼多,自己看,有點可惜。
謝謝哥,我一定會加油!
哈哈,是吶,歲月就是好酒,現在已經不用真的酒,就能陶醉了😆
雖然這裡只是個旅遊網站,分享旅行心得,但時間久了也承載著每個人的記憶
想想04年的西藏,04年的上海。
那時虹橋 古北的地鐵還正在建。
田子坊還新,新天地的星巴克 和鼎泰豐...
08年奧運 北京四處都聽到歡迎你的聲音
十幾年以人生來說,說長也不那麼長,但大陸的變化真的快
在變化之間,每個人不管願不願意,也都身處其中,要如何不迷失自己,保守自己的心
實在是這個時代每個人的課題吶!
大家一起分享,一起進步,對未來永遠抱持希望 🤗🤗🤗
感謝 8
Shireen 的頭像
Shireen Shire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Germany
#5
舊 2020-08-12, 02:44
帶著八歲的兒子走中亞,這故事,足夠說上一輩子了! ^_^

那護照、台胞證號碼的段子,我也遇上了,在斷氣前狂奔到登機口,哈哈~
法蘭克福到廣州白雲後,轉境內班機麗江。白雲入境後,在境內要轉麗江時,安檢碎念了一下,要看我的「另一本證件」,show護照後也讓我過了。(當時不懂怎麼回事)

最後離開時是麗江飛廈門後再轉AMS。麗江地勤說系統裡號碼不對,要我找航空公司改。KLM說他沒法改,要跟地勤直接通電話,教地勤怎麼改,但地勤打屎都說不在崗接外來電話。
德國FRA出發時check-in時當然是輸入護照號碼,但麗江-廈門是境內班機,只認台胞證。鬼打牆快一個小時...,機場大廳吵得跟放跨年煙火似的,用耳麥也聽得很勉強。

這幾次在中國旅行的經驗學到,千萬要很大媽的霸氣,霸著櫃檯不走,不管後面排多少人,因為一但走開,絕對沒人理。霸到最後出動安檢大哥來手動改...。這輩子從來沒這麼無賴耍到天邊去...。 -_-"

新疆,尤其是南疆人文是我對中國唯一有興趣前往一探的地方,但當年火車站前一場西瓜刀,搞得旅伴的家人不放人,深怕被抹脖子。結果一年年下來,新疆一直被往後推的走了絲路、跑了兩趟甘南、逛了川西...,直到現在高台民居沒了,新疆局勢也更無法被旅伴接受...。

謝謝您的圖文並茂、溫馨又風趣的文字,讓到不了新疆的我,也跟著走了一趟,尤其是您帶著兒子爬進真正的高台民居!我很肯定,旅伴應該會把我綁起來、不准我爬進被官方封閉的高台民居,呵呵~

註: 對於以安全為由而新建的高台民居(非舊址改建,而是另外一塊地整個新蓋),不意外地將又是個中國各地可見的影視城、號稱古城其實是商店街的東西,絲毫沒慾望。
感謝 4
icyking10059 的頭像
icyking10059 icyking10059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United States
#6
舊 2020-08-12, 05:21
看了你的遊記我也好想去吉爾吉斯, 聽說那裡是唐朝詩人李白的故鄉
感謝 2
adam089457 的頭像
adam089457 adam089457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7
舊 2020-08-12, 07:45
引用:
作者: Shireen (原文章)
帶著八歲的兒子走中亞,這故事,足夠說上一輩子了! ^_^

那護照、台胞證號碼的段子,我也遇上了,在斷氣前狂奔到登機口,哈哈~
法蘭克福到廣州白雲後,轉境內班機麗江。白雲入境後,在境內要轉麗江時,安檢碎念了一下,要看我的「另一本證件」,show護照後也讓我過了。(當時不懂怎麼回事)

最後離開時是麗江飛廈門後再轉AMS。麗江地勤說系統裡號碼不對,要我找航空公司改。KLM說他沒法改,要跟地勤直接通電話,教地勤怎麼改,但地勤打屎都說不在崗接外來電話。
德國FRA出發時check-in時當然是輸入護照號碼,但麗江-廈門是境內班機,只認台胞證。鬼打牆快一個小時...,機場大廳吵得跟放跨年煙火似的,用耳麥也聽得很勉強。

這幾次在中國旅行的經驗學到,千萬要很大媽的霸氣,霸著櫃檯不走,不管後面排多少人,因為一但走開,絕對沒人理。霸到最後出動安檢大哥來手動改...。這輩子從來沒這麼無賴耍到天邊去...。 -_-"

新疆,尤其是南疆人文是我對中國唯一有興趣前往一探的地方,但當年火車站前一場西瓜刀,搞得旅伴的家人不放人,深怕被抹脖子。結果一年年下來,新疆一直被往後推的走了絲路、跑了兩趟甘南、逛了川西...,直到現在高台民居沒了,新疆局勢也更無法被旅伴接受...。

謝謝您的圖文並茂、溫馨又風趣的文字,讓到不了新疆的我,也跟著走了一趟,尤其是您帶著兒子爬進真正的高台民居!我很肯定,旅伴應該會把我綁起來、不准我爬進被官方封閉的高台民居,呵呵~

註: 對於以安全為由而新建的高台民居(非舊址改建,而是另外一塊地整個新蓋),不意外地將又是個中國各地可見的影視城、號稱古城其實是商店街的東西,絲毫沒慾望。
看來是大前輩, 我那種機場鳥事你都遇見過了。南疆現在很安全,太安全。
復刻版的古城已經完工,商業用,不是一般民居。至於舊高臺,當時看到告示跟問到的說是要改建,我再follow一下。
感謝 2
adam089457 的頭像
adam089457 adam089457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8
舊 2020-08-12, 07:47
引用:
作者: icyking10059 (原文章)
看了你的遊記我也好想去吉爾吉斯, 聽說那裡是唐朝詩人李白的故鄉
我同伴拍照片給我看了,真的很美,上山與牧民住蒙古包,清晨、傍晚仙氣滿滿,但是沒遇見李白。
感謝 1
bb123dd 的頭像
bb123dd bb123dd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9
舊 2020-08-12, 08:09
@
好文
adam089457 的頭像
adam089457 adam089457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0
舊 2020-08-12, 08:31
謝謝不棄嫌,請接著看😄
引用:
作者: bb123dd (原文章)
@
好文
感謝 1
sarah5365 的頭像
sarah5365 sarah5365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1
舊 2020-08-12, 09:23
寫的好精彩,相信這趟旅程也讓瓜爸和瓜仔回味無窮~
建議訂從台灣飛中國轉機飛其他國家,機票要分開來訂,我有兩次訂攜程 Ctrip 台灣-上海(台胞證號)接上海-莫斯科-羅馬(護照號碼),分兩次訂機票,就不會有問題~順利拿登機證飛~
感謝 3
adam089457 的頭像
adam089457 adam089457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2
舊 2020-08-12, 09:25
引用:
作者: sarah5365 (原文章)
寫的好精彩,相信這趟旅程也讓瓜爸和瓜仔回味無窮~
建議訂從台灣飛中國轉機飛其他國家,機票要分開來訂,我有兩次訂攜程 Ctrip 台灣-上海(台胞證號)接上海-莫斯科-羅馬(護照號碼),分兩次訂機票,就不會有問題~順利拿登機證飛~
下次一定,怕了....:'(
感謝 1
mr.white 的頭像
mr.white mr.white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3
舊 2020-08-12, 12:36
期待你的遊記續集。
新疆去了兩次,卻因為假期不夠沒走過南疆。之前同行的夥伴後來補上南疆旅遊,順便也一起遊了巴基斯坦10天。
蠻好奇你最後簽證花了多少錢呢?
感謝 1
adam089457 的頭像
adam089457 adam089457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4
舊 2020-08-12, 15:07
光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花了240鎂,而且吉爾吉斯坦是白花了。😂
感謝 2
aliang-hsu 的頭像
aliang-hsu aliang-hsu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5
舊 2020-08-13, 22:57
真是近期內的好文啊!看得我欲罷不能!但我累了其餘的留著慢慢賞玩👍
感謝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