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亞西旅遊好文]今年寒假隻身前往以巴,行前並無太多的規劃,只想在旅遊外順便做個再簡單不過的田野調查。學過阿拉伯文,學過外交,區域研究選了中東,故想親身...自的情緒。我不願選邊站,希望眼見為憑、並無惡意,但在這塊土地上,大家都希望拉攏你,我眼見為憑了,卻遇到了在自己的倫理觀念裡最大的瓶頸。
訂房比價
首頁 論壇 攻略 機票比價 訂房比價 旅遊相簿 會員相簿 景點地圖 背包幫 搜尋 今日新文章 註冊 登入論壇
回覆   發表新主題
 
主題工具
elephant_costume elephant_costume 目前離線
背包客
文章: 22
#1
性別: 女生
感謝: 44次/2篇
註冊日期: 2017-01-21
舊 2017-06-14, 06:09

今年寒假隻身前往以巴,行前並無太多的規劃,只想在旅遊外順便做個再簡單不過的田野調查。學過阿拉伯文,學過外交,區域研究選了中東,故想親身到以巴看看,從當地人的口中聽見不經由任何媒體扭曲、超譯的語言。

我由以色列特拉維夫展開旅程,經耶路撒冷、死海、巴勒斯坦拉馬拉、巴勒斯坦伯利恆及希伯崙,最後回國。未能前往傑寧是我的遺憾,難民營原是我的行程重點。我為女性,全程皆住人數眾多的混宿,這點請好好考量,以色列治安雖好,在房間裡卻不是這麼回事,這是後話了。

因為票價便宜,選了俄羅斯航空(AEROFLOT),個人經驗不算好,在飛機上和香港人於送咖啡時被忽視的感覺確不舒坦,用我僅會的幾句俄羅斯文才讓空服員露出微乎極為的笑容。在莫斯科SVO轉機,提醒大家千萬要小心,航警在我與巧遇的蘇州旅人聊天時特意過來找麻煩,把我們從原本的新航廈趕到沒有暖氣、鴿子到處飛、很暗且設備不佳的舊航廈。一男一女的航警特意找航廈裡的亞洲旅客,要求出示登機證和護照,上下打量。我們很快地要求還回護照,否則後來有一對夫妻被勒索5000盧布或美金(真不是在開玩笑的數目)。回國後詢問我的老師,她說非不得已絕不在SVO停留,航警因低薪而腐敗,看準亞洲旅客不想惹事生非,身上現金多又不會講俄語,常常發生勒索。

經過長時間轉機與飛行,我在清晨5點抵達以色列TLV,不若網路上寫的那樣通關困難,移民官只問我到達以色列的目的與是不是第一次前來便放行。清晨以色列乾冷,我穿著輕羽絨在機場裡辦好sim卡(不推薦,比台灣買貴太多了),到與機場相連的火車站等車。整個機場幾乎沒有東亞面孔,我便顯得格外突兀。機場接駁交通標示不清,我在3個樓層之間轉來轉去,搞不懂去哪搭火車,馬上有以色列人問我要找什麼(以色列人英文程度非常好,連遊民都一口流利英文),給我指路,沿途中大家不斷問我需不需要幫忙,出乎意料的熱情友善,而且是不求回報那種。在車站也因為看不懂標示,所以詢問了同樣在等車的當地女性,她們都非常友好地給我訊息,不得不說猶太人笑起來非常美。

好不容易搭上正確車班又坐過站了,這時以色列已經開始熱鬧,上班時間與台灣相去不遠。在站警和清潔人員的幫助下我總算在正確車站下車。我發現只要頂著一張東亞臉、左右張望,開口前就有人前來相助。找不到公車站時也是如此。意料之外的是,以色列人搭公車很義式,不排隊,狂擠就對了。在別人的地盤我沒膽給人推擠,弄得過了5班車才搭上公車。下站後拖著行李走了2分鐘就到我住的青年旅社,乾淨可愛,不同的晚上還有不同的local節目,令我常滿意。

在以色列不論多晚,一個人走在街頭我是完全不怕的,治安很棒,跟義大利完全兩樣。特拉維夫最經典的行程大概就屬海法(Jaffa)了,沿路上去的風光確實很好,雖然1月卻天氣頗熱,老房子、老石板、制高點眺望地中海,雖不藍得過分卻很安靜平穩。小巷裡有些店家,一間飾品店的老闆娘正好在澆水,如此東亞的我免不了被詢問來自哪裡?而她竟然去過台灣,確是驚奇。離開Jaffa古城,我前往漁港,漁夫剛收網,在岸上連魚都還沒倒出,就圍了當地人問價,簡單的日常。後來我沿路走回,恰與一男子同路,他突然說"If you go another way, you can go to Jaffa."當然他不知道我才剛離開那裡,但還是感到溫馨。這就是以色列人,在特拉維夫的日子裡,莫名地路人都會主動來推薦我該去哪個點、那些市集、那些博物館,可以感覺到他們熱愛自己的城市,也很歡迎觀光客。



Jaffa城入口


附近公園的海景


所謂海天一色



Jaffa port




巷景

特拉維夫不是一個觀光的城市,但很適合生活,我在此停留4天,幾乎每天就是不斷走路。在青旅的交誼廳裡用筆電查詢接下來的城市資料,有個濃眉大眼的清瘦男子主動問候,他叫Dor,是個以色列人,因為想搬家到首都所以先來待一段時間,他喜歡跟青旅裡每個人聊天,見見不同國籍人的樣貌。因為是本國人,他不常出去逛,幾乎成日待在旅社裡,我有了很多時間和他聊,我終於可以在以巴問題有所發揮(當時完全不覺得自己白目)。我遇到的以色列人都很願意跟我談這問題,當然他們是想拉攏我的,但很理性,反倒是我比較亢奮。後來加入了一個瑞士男子,我們先陳述以巴問題的事實,再交換各自的想法,Dor說我不理解每天出門都可能再也回不了家的想法的,他承認以軍有時過分了,但這議題我們必須談上三天三夜,可能都還不會有結果。後來話提到了我身上,提到兩岸問題(我不是在旅遊嗎?搞的這麼政治),我問他如果將兩岸與以巴類比,合適嗎?他說"At least you don't have war."他的語氣驚人的無奈。我驚覺先前太高傲的評斷以巴了,固然我同情巴勒斯坦,卻沒有任何立場指摘任何一方的不是。我很誠摯地向他道歉,但Dor並不介懷,表示很高興有機會與完全沒見過的國民討論,而彼此的家鄉都有困難處,讓我們的晚餐咖啡又苦了一些。瑞士人替我們的對話做了結論,他說,以巴是以巴,兩岸關係則像以埃或以黎。

我告訴Dor,"Every time I see the Hebrew alphabets which look like a electrocardiogram, I feel cardiac arrhythmia. They are just too difficult to read...",然後彼此對此笑得很開心,因為我們總是進行一些較沉重或不著邊際的對話,這大概是我抵達以色列後最幽默的冷笑話了。

離開特拉維夫前,恰好是台灣的新年,我給了Dor一個一元很俗氣地象徵一元復始,也紀念一段短暫友誼。接下來前往耶路撒冷。在特拉維夫公車總站,大型行李必須先通過掃描儀。公車站內路線指引其糟無比,建議有困難直接詢問,當地人的英文都足以溝通。如果有司機向你推銷直達耶路撒冷的計程車,堅定地拒絕即可,公車便宜太多了。在公車上我身邊坐了個看起來17歲的士兵,在以色列境內,到處都是荷彈軍警,絕對看不到小家子氣的手槍。身為槍迷,我很興奮地偷瞄他的來福槍。雖然全民皆兵,但他們畢竟是年輕人,還是喜歡聊屁話、聽音樂、玩一些莫名其妙的手指遊戲,車開上高速公路時經過大顛頗,我一頭撞上車窗,身旁小哥還笑得很開心......到耶路撒冷的路程不長,海拔開始升高、看見遠處古城時,那就是耶路撒冷。出站後我興奮得想尖叫,亞洲的人情、歐洲的氛圍,這就是耶路撒冷。古城像東歐那樣洗練卻充滿味道。



因我撞玻璃而笑得很開心的小哥

耶路撒冷主要交通工具市公車與輕軌,輕軌尤其方便。輕軌上記得打票,就像義大利那樣,不打票視為逃票。過了三站便下車,地勢以軌道處最低,往上緩升,加上石板路,拖起行李很累。這天下起了冰雹,沒法出門便待在旅社看電影消磨時間。這間青旅其棒無比,bar台提供免費咖啡、牛奶、檸檬水,我抵達的那天有night party提供免費酒水,讓來自各國的旅人一起喝酒。另外必須提的是,他的早餐明明只有麵包和麥片、蔬果和牛奶,卻讓人十分滿足(不只是吃粗飽而已)。

隔天一早馬上前往耶路撒冷古城,一排的新兵行進,頗為壯觀。在我抵達的前3天,Jaffa Gate外發生巴勒斯坦人開卡車輾死4個新兵的事件,因此那段時間Jaffa Gate外都有軍警駐守。我能說古城什麼?太多可說以至於無法言明,不然他也不會成為非去不可的聖地。那裡留給大家探索了。我稍事提醒,不要在古城裡買紀念品,猶太人會做生意的程度令人難以置信,他們會令你覺得你是最特別的貴客,但東西真的貴得可怕,小小的飾品要價台幣800。岔開話題,以色列食物、交通頗貴,水不用說了自然是貴,但牛奶和水果便宜。

在我前往古城時,太過興奮,幾乎是跑跳,突然被一群在路邊抽水煙的阿拉伯大叔們叫住。有了如下對話:
阿:你從哪裡來?
我:台灣。
阿:來做什麼?
我:啊......景仰聖地?(遲疑是因我不是三教教徒)
阿:你來自聖地嗎?
我:......?不是。
阿:怎麼不是?所有東西都來自上帝,你住的地方來自上帝,就是聖地,來,坐下,跟我們喝茶。
阿伯,我要趕聖地關門前啦!


誠如上言,古城太精彩,唯有親自探索。我只能給一些小提醒:1.不要在城裡買東西2.金頂清真寺開放時間很短,而且要排隊過安檢,注意拿捏3.哭牆處如果人太多會暫時封鎖,不用離開,等一下即可4.在古城裡不小心被來福槍或輕機槍頂到,千萬不要怕,甚至我很樂此不疲。當時金頂清真寺已經關門了,我渾然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只是到處亂走,阿拉伯軍人以為我要從市集硬闖,被用槍架著我太興奮,用拉阿伯宇跟他說謝謝,搞得他一臉莫名。









城內景


城外駐警


就算逛街還是要帶槍!(她自己在電話裡說他在逛街XD)

再來說說絕對不可錯過的行程,大屠殺紀念館。Yad Vashem裡所有的樹都是為了在納粹大屠殺期間,曾幫助過猶太人的人而種,穿過這些樹正式進入紀念館內,陳設以時間序為索引,慢慢前進。務必租借語音導覽,絕對值得,千萬不要以為自己看說明就夠了。語音導覽裡有紀實錄音與情境對話,非常催淚,你必須耐下性子聽完,這裡值得花6小時。Yad Vashem是以色列學童必訪之地,因此我身邊也很多年輕士兵與孩子,有些人不知道為什麼跑來問我來自哪裡,怎麼會想來紀念館呢?在以色列若你對猶太人的歷史有興趣,他們會很欣慰。我去過波蘭奧許維茲集中營,來到Yad Yashem是故特別有感觸。很多畫面和影片、文物,會逼得你鼻酸。很多人都在流淚,或摀嘴難置信的樣子。這裡也是個「來就對了」的地方。

離開前我在紀念品店買了小小的橄欖枝。悲慘的是我發現自己的背包被人打開了,被扒了400歐,這也是之後我過得更清苦的原因。雖然以色列治安很好,但我仍出奇地被扒。雖然館方積極幫我,但最後還是沒能尋回現金,是旅途裡最不快的地方。



Yad Vashem門口寫著"I will put my breath into you and you shall live again, and I will set you upon your own soil..."(圖為網路來源,我的記憶卡這時滿了)

我想起一句在紀念館裡聽到的話,當時令我眼淚瞬間流出。大略翻譯為「在半夜裡他一直呻吟,我想他可能是做了噩夢,我翻身下床,想將他叫醒,但手伸到一半時我停住了。我想或許沒有任何噩夢會比醒來後的現實更糟,於是我讓他留在噩夢中,我想他是幸福的。」

相較上次在奧許維茲集中營,這裡從希特勒的崛起到德國戰敗,將猶太人的照片一張張陳列。沒有耗上5小時,很難將全館的東西消化。消化是一種生命經驗的類比和吞吐,張牙舞爪的死亡列隊的眼神,你真消化地掉嗎?奧許維茲從集體觀之,以大量的鞋、瓷器、頭髮向觀眾展示民族悲劇;Yad Vashem反其道而行,把巨量個體化,試圖重建每個集中營裡的「人」,不是所有人,是每個人。


Tripadvisor上關於shawarma和falafel的推薦不須盡信,不妨問當地人,他們給出的答案絕對更好,我的親身體會。一個shawarma雖然頗貴,折合台幣240左右,但相當有份量。一開始為了嘗鮮,還shawarma和falafel各買一份,簡直要吐出來。

隔天的行程因交通關係,我選擇跟團前往Masada、死海和En Gedi。死海線在很多沿線都封鎖了無法進去,公車班次極少,跟團方便許多。同團的人依舊只有我是東亞人,其他多來自歐洲國家。Masada是第一站,高地岩崖,搭纜車上山,亦有健行看日出的行程。景色頗佳,但票價對我而言貴了些。第二站En Gedi是綠地,以色列的自然保護區,瀑布恐怕是最大景點,但台灣隨便一個瀑布都更有看頭。最後就是重頭戲的死海,我很想拍一張經典的海裡看書,無奈生理期只能看其他人把死海泥抹地滿臉都是。私人海灘規劃得還行,但挺商業的,這天對我而言頗為失望。





Masada眺望




丹麥女孩

隔天我把耶路撒冷闕漏的行程補上。我去了橄欖山,手機地圖不可靠,陰雨不斷,導致從耶西走到耶東非常崩潰。寒假是雨季,記得替相機準備防雨罩,我的SONY就因鏡頭進水而當機好一會兒。橄欖山腳下的客西馬尼林園是猶大背叛耶穌的地方,這裡清一色基督徒,什麼信仰都沒有的我讚嘆一下林園老樹嶔崎就開始爬山。坡度極陡,平時體力尚佳的我也累個半死,建議體力不好的人直接搭公車。終於攻頂,但這裡並不是眺望金頂清真寺的經典鳥瞰台,必須繞一圈稍微向下走。光線不佳,我也一點都不專業,但當下感覺挺好。






橄欖山上

在我前往橄欖山前,於老城外的金門(Golden Gate)停留一會,因為滿滿的墓碑。這些墳墓沒有驚心動魄的故事。耶路撒冷老城有好幾個門,只有金門是不能走的。阿拉伯人知道,根據猶太經典,上帝會在聖殿山上復活,屆時就要蓋第三座昇天堂,就要拆了清真寺,他們就堵住金門,在外面放了一堆墳墓,要把神聖性降到最低點。汲淪谷切開聖殿山和橄欖山,一邊都是阿拉伯墓,一邊都是猶太墓,故事大有不同。


金門外阿拉伯墓塚



橄欖山上猶太墓塚

離開橄欖山,沿著老城牆外徒步頗長一段時間,終於找到了辛德勒墓碑所在地。滿滿的墓碑裡他的石頭最多,很好找,我也放了一顆石頭祭拜。不妨看看牆壁上的塗鴉和文字,許多民族血淚的吶喊、控訴、諷刺,其實很震撼。墓園非常難找,當地人也不清楚位置。


辛德勒的墓


老城外有趣地形

回到青年旅社,傍晚時一個虔誠的猶太教徒正向許多人詢問晚餐有沒有安排?我和一個來自中國的女生、兩個瑞士女生與一個日本家庭決定參加猶太教傳統安息日晚餐(Sabbath)。先徒步到一個教堂,男女分坐,中間隔著簾子,但他們告訴我們可以偷看XD


一開始我們領到一本經典,由人帶領誦經,坐後方的女生很親切告訴我們正在哪個段落,當然我們完全看不懂。猶太教禮拜跟基督教、天主教、東正教、佛教完全不同(我喜歡亂入各宗教參拜),非常活潑,活潑到可怕。唱聖歌不似基督教系統那般莊嚴、和諧,還有管風琴或鋼琴伴奏,而是男生領唱,拍子音調隨心所意,你可以輕緩,也可以快板,在某些時刻大家都會加大音量,近乎嘶吼,甚至還會圍成圓圈跳舞、拍擊大腿或雙手,整個教堂都在震動,我真的很怕垮掉。當地人拉著我們這些旅客一起跳舞,一開始我雖然感覺尷尬,後來放開矜持,竟然能唸一些希伯來讚美詞了。禱告一直很激昂,並持續非常久,久到我不太想吃晚餐了。終於到晚餐時間,我們離開教堂沿路下坡,雨很大,氣溫攝氏1度。

那個家庭40年來都會在安息日接待不同的人,共進晚餐,分享關於上帝的教會和故事。簡單來說就是請你吃晚餐順便傳教。然而不會讓人不舒服,因為他們確實都是說故事,只是從中導出上帝在人間的分享的結論。晚餐時間一直上菜,由一個又一個人上台分享他的生命。聽到了許多不曾想像的故事,並且原來日本家庭裡的男主人是研究猶太經典的,心得頗多。晚餐豐盛至極,味道也真的很棒,以色列的傳統菜餚讓我驚豔(在機場吃的真的難吃到想流淚)。

有趣的是當天上台分享的故事,其中一個關於尊重,與上帝用紛擾考驗人們,使人們學會尊重得故事。角落坐了一個老奶奶,似乎有失智或一些類似狀況,不斷大聲嚷嚷她要吃雞腿,不要雞翅,她要湯汁云云(對面的女孩子翻譯的),湯匙碰撞、食物渣籽滿桌,許多人都無法忍受。我認識的中國女生常常分享許多有趣心得,簡言之我認為她是有智慧的人。她說你不覺得那個老奶奶就是上帝的使者,被派來教導大家尊重的嗎?她說中國古語裡的率真不造作,想必便是那樣的。我不評斷話語真偽,僅是單純喜歡她對事情的見解。她甚至與傳教士針對愛進行很長的辯論,包含了西方沒有的oneness、無等差......等概念。能在傳統猶太大家庭裡享用晚餐的經驗真的非常獨特,但我想我大概不願再來一次,實在太累了。

關於耶路撒冷,還有許多故事和博物館沒說,留給各位將以色列加入旅遊清單。以色列部分在此告一段落,巴勒斯坦的部分,比較沒那麼歡快了,更多的是心理震撼。






離開耶路撒冷前的最後回瞻

耶路撒冷尚屬於以巴共同區,整體氣氛較和平。每當喚拜詞響起,穆斯林們一致地彎腰禱告,暮色四合,黃昏色染了一襲長白袍,跪拜在地的他們幾乎要融化在風裡似的。大學最初我是被伊斯蘭教吸引的,沒想到我便來到了這課本裡的留著奶與蜜之地,聽信仰的晚禱。在巴勒斯坦的遊記很遺憾的因為相機壞了,便沒什麼照片。


公車總站,唯一乾淨無人的角落是休息中的公車停放區

阿拉伯公車總站在大馬士革門(Damascus Gate)附近,我讓兩個巴籍女孩帶路,與以人的友善不同,她們更安靜、靦腆,「歡迎來到巴勒斯坦」,她們說。阿拉伯公車總站以被劃分至巴勒斯坦境內,或者說以人壓根不會到這來。這裡十分混亂,人多嘈雜。在這裡我的面孔依舊突兀,被打量得很不自在。同樣的,想搭車得拚命擠上去,比拉維夫的情形又粗野了幾分。第一次體會到沙丁魚式的乘車。車身發動,馬路顛簸,唧唧嘎嘎地往下一站邁進,巴勒斯坦首都拉馬拉(Ramallah)。黃昏中,從窗景便可明顯地感受到我正離開耶路撒冷。原先那種比君士坦丁更優雅、讓人聯想到捷克的景色一點點褪去潤飾,真正變得黃沙滾滾、充滿石礫而粗野混亂。一個婦女很主動地坐到我身旁。(粗體為婦女)

嗨,Assalam ale kum,歡迎來到巴勒斯坦。你喜歡這裡嗎?

Assalam ale kum(我因過敏而不斷流鼻水,這是她向我打招呼的契機)

你需要衛生紙嗎?你去過哪些地方?

我沒提到我去了Masada,那裡是猶太聖地之一,無一例外會讓巴人的熱情態度瞬間冷掉。從特拉維夫入境,我便據實以告,接下來我告訴她我想在巴勒斯坦境內走走。

真的嗎?太棒了!我沒辦法進耶路撒冷,我的ID被禁止。雖然我想向你推薦一些地方,但說真的,沒有什麼值得推薦的。因為我們被關起來了,又沒有水資源,到處都是沙,沒有綠洲。希望你原諒我英文說得不好,都是看電影學來的。你看,那裡是牆,那邊還有一座牆,對他們(以色列)來說我們就像狗,必須關在籠子裡,每條都在身上綁滿炸彈。

巴士駛經圓環,路況和交通都很差,車回堵了一段時間,原來是因為檢哨站到了。空中塵埃瀰漫,一地鐵皮碎屑。


檢哨站外頭,再往前嚴禁拍攝

你看那就是check point,分成兩個門,左邊是給藍色ID的巴勒斯坦人過的,他們對以色列人來講比較沒問題,可以進到耶路撒冷,右邊是給綠色ID的人過的,他們都是危險分子,要一個一個接受盤查。你看到了嗎?大家都要過那台機器,像在機場裡那種,如果機器叫了,就要把衣服脫下來。我們不是壞人,只是要回家而已,還要接受檢查,有誰回家必須接受檢查的?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959164

一個巴勒斯坦男子接腔,他拉開夾克拉鍊,用口音極重的英文說"No bomb, see?"那瞬間我不知做何回應,那樣自嘲的語氣和神情是我所未見過的。

那個婦女指出周圍的高牆,告訴我什麼時候加蓋的。

你看到牆上的塗鴉了嗎?塗鴉是隔離裡唯一的自由,我不知道能推薦你在拉馬拉哪裡逛逛,因為這裡就是個籠子,但市集很有趣,你可以去看看。
那裡還有牆,啊,我要在這邊下車了,拉馬拉在另一個方向,你坐到底就對了。如果你對巴勒斯坦人說Assalam ale kum,大家會很高興的,很高興和你聊天,謝謝你對阿拉伯文化有興趣。再見。


她必須下車,因為根據所持ID,部份巴人得換車才能入城,我則可以直接進入拉馬拉。我向她告別,沒記得她的名,她教了萍水相逢的我一些單字,當我打舌不順暢時在一旁笑得很開懷。

我不知道該在哪裡下車,天色暗得非常快,乘客愈來愈少,一緊張便手足無措,幸虧車上的巴籍婦女都滿面笑容地幫我。在最後一站下車時,天色全暗了,公車站位處繁忙而混亂的街道上,附近便是市場和清真寺,幾乎全拉馬拉寥寥無幾的旅社都集中在這。我向路邊小販問路,語言不通只能比手畫腳,所幸很快便找到不遠處的青旅。這裡我被削了台幣200左右,一個老人搶過我的行李用推車替我送上樓。因為經濟不好,他積極用任何方式賺點小錢,我雖不快卻無可奈何。

巴勒斯坦的水很貴,天氣比以色列更乾冷。隔天一早我算了一下現金,嚴重不足。開啟了我三天未進食、喝水的磨難。

一早的市集非常熱鬧,我到處看,便有巴人用阿拉伯文向我寒暄、推銷,即使我不買,也要求合照,並送我一些小零食或水果,還有攤販送我礦泉水,說著"free, free, for friend."那天我耗盡了所有異鄉人的魅力,食物和水吃完後,就沒有人再送我東西了XD我想是因為我愈走愈偏僻。巴勒斯坦的任何城市都缺乏觀光魅力,即使是首都,也找不到給旅客的商店。這裡是他們的「臨時首都」,在他們的政治理想中,遲早要搬離的。雖然充滿活力,心理上卻有些寂寞。

Dar Zahran Heritage Building、Arafat's Tomb、Mahmoud Darwish Museum我幾乎花一天就走完了,更多的時間在迷路。手機導航上你連路名都找不到,此地極端考驗方向感。完全靠著瞎貓碰上死耗子跟無止盡的比手畫腳才能安然回到旅社。巴人英文程度普遍不佳,但女性受教育比例極高,因此通曉英文的機會較大,而在耶路撒冷自然英文是更為普及。其他Tripadvisor上具列的景點因為徒步無法抵達,我便沒有前往。在拉馬拉待了四天,體力完全透支,幾乎走不動路,口乾舌燥至頭痛的程度,後來有半天我幾乎無法下床,最後只能喝水龍頭流出的自來水(當地人極度不建議,我完全同意)。

在青旅中有塊小黑板,寫著「北方水管被以軍炸斷,要前往旅遊者請多攜帶水」,此時才讓我感覺自己離戰爭這麼近。我們被告誡要節約用水,因此晚上洗澡的熱水雖然充足,卻很快就會切斷,而關於水源的相關標語在巴勒斯坦隨處可見。另外牆上處處是塗鴉,訴諸自由、解放與以色列的負面圖像。這裡的人有些對我談政治,有些只是想招待我、聊天、聽聽國外的故事,因為他們是不被允許出國的。

我原先預前往北方傑寧(Jenin),被以軍認為恐被份子皆由此出的城市,當地人說現在時機不好別去,讓我向南去伯利恆和希伯崙。我便終止了一路向北,並由北方陸路關卡離開巴勒斯坦、進入以色列境內的計畫,海法的行程也因此作罷。我又回到了耶路撒冷,這次途中曲折多了。拉馬拉至耶路撒冷,持綠色ID的巴人與外國人都必須下車接受檢查,我被要求過檢哨關卡。行李經掃描後,軍人命令我出示簽證,我一開始解釋台灣是以色列免簽國家,後來才知道她在說入境許可。因為我一直搞不清楚狀況,以軍大發雷霆,槍口抵在背後要求我馬上拿出入境證明。自始至終有個阿拉伯人一直在遠處等我,從下公車、掃描、檢查簽證。他無法走近幫我,會被以軍驅離,便遠遠用手勢指引我該麼做。直到我通關,他向我點頭致意便離開了。我沒能向他道謝。這就是巴人幫助人的方式,默默守望。

我換乘273/274前往耶路撒冷。拉馬拉的交通極差,因為檢哨站的關係,被迫換乘車輛,半小時可以解決的車程被拉長成一個半小時,所以巴人如跨境工作,麻煩重重。數年前檢哨站剛建好時,巴人被大量裁員,因為他們要到耶路撒冷上班都會因為安檢而遲到。

從大馬士革門拖著行李到下榻青旅的沿路,我覺得自己快要昏倒。脫水加上飢餓,偏偏汗又流個不停。有以色列青年覺得我一副要往生的模樣,便牽著車替我搬行李。到青旅時,免費的bar簡直賺人熱淚,牛飲氣泡水和啤酒,深深感受到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資源落差。我想怎麼喝水、怎麼沖澡都行。我第一次嘗試了耶路撒冷的麥當勞,份量似乎比台灣更大,但最便宜的雙層牛肉堡套餐要價台幣330。去買Shawarma當晚餐,店員說我看起來很餓,替我把蔬菜加到要爆掉的程度,還多塞了一堆鷹嘴豆泥(hummus)跟蔬菜丸(falafel),以人真的溫馨可愛。

我用所剩現金前往伯利恆(Bethlehem),那個被圍牆分成兩岸的世界。以色列這端隨時都有軍人巡邏,我被要求離開圍牆,因為隨時都可能有子彈打過來。跨過一個關卡後可到巴勒斯坦領地,滿牆塗鴉如此混亂、焦躁、憤怒,偶有計程車司機向我介紹一些歷史,你可以給他小費或讓他帶你逛一圈,司機會停在每幅較重大的塗鴉下解釋這裡的故事,不過我並沒有採取這種方案。附近商家主人也很樂意說故事,我用小筆記本換來很多染血的故事,在黃昏將近前離開伯利恆。

下一站希伯崙(Hebron)可以說是個幾乎什麼都沒有的地方。蕭蕭颯颯的,路人亦零星。部分街區有以軍駐守,我被攔下來檢查護照與簽證,他們叮嚀幾句別去哪些地方,讓我快點回耶路撒冷。這時的南方不危險,但以軍仍希望我不要久留希伯崙。這裡有關於耶穌的景點,唯我不是教徒便沒有特別前訪。回程先從希伯崙到伯利恆,再轉車至耶路撒冷;或直達車由希伯崙往耶路撒冷。聽說前者會有在伯利恆時過關被卡住的危險,當地人和以軍會盡量幫你優先通關,但鑑於天色已晚,我選擇後者,這種經由巴勒斯坦境內直達耶路撒冷的多是防彈公車,外觀與一般公車無太大差異。

我在耶路撒冷多待一天後,便搭公車前往機場。以色列對交通的標示都很不清,此時又是一番波折。出境時分成四關,第一關是前面隊伍的中國人被盤問許久,輪到我時,移民官問「停留多久」、「去了哪些地方」、「誰打包行李的」、「接下來要去哪裡」,他要我出示從莫斯科到台灣的登機證,我拿出手機,他一見是Nokia便語調驚異歡樂地放我行,我想是因為拿Nokia的都不是壞人吧lol這些問題一般都會重複問兩三遍,第一直覺可以做出一樣的回答,以確認你不是說謊。第二關是拖運行李處,阿姨很可愛,跟我東扯西扯,因為我太早辦理出境,她還打電話確保我提前check-in,並囑託保管好我的行李,細心有加令人吃驚。第三關是security control,也是最嚴格的地方,所有行李都被翻了底朝天。最後一關就是passport control,台灣護照可用機器掃描出境,我一直失敗只能改走人工通道,照理而言要憑入境卡換發出境卡,但我在機場弄丟了入境卡,移民官還是發予出境卡讓我離開。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959164

我遇到了許多好人,有騙子,也有小偷。這趟旅程中我懷念的人事物在兩地都有,以巴之間情節糾結難解,由一個外國人的角度,很難梳理各自的情緒。我不願選邊站,希望眼見為憑、並無惡意,但在這塊土地上,大家都希望拉攏你,我眼見為憑了,卻遇到了在自己的倫理觀念裡最大的瓶頸。
elephant_costume 在棧內的其他好文

義國裡的異國:Trentino-Alto Adige

此篇文章於 2017-12-13 16:00 被 elephant_costume 編輯。
被閱讀24851次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HOHOTRAVEL HOHOTRAVEL 目前離線 HOHOTRAVEL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客棧之光
文章: 1,365
#2
性別: 男生
感謝: 277次/247篇
註冊日期: 2007-10-18
舊 回覆: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永恆的兩難 - 2017-06-14, 08:53

以色列, 就像一塊大磁鐵, 強力地吸引著旅人的焦點. 我雖然已經到過兩次, 卻仍然渴望著某天會有第三趟的旅程, 謝謝樓主的深刻分享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家禎 家禎 目前離線 家禎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背包高手
文章: 92
#3
性別: 女生
感謝: 22次/13篇
註冊日期: 2014-09-28
舊 回覆: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永恆的兩難 - 2017-06-16, 15:58

你的文字好美!!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RosaChow RosaChow 目前離線 RosaChow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客棧之光
文章: 2,172
#4
性別: 女生
感謝: 478次/421篇
註冊日期: 2007-10-15
舊 回覆: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永恆的兩難 - 2017-06-16, 16:58

才從以/約跟團回來,很遺憾大屠殺紀念館只被地陪給了40'就自行匆匆忙忙地看完八個館

場,動線及採光非常好,氛圍也很夠,要不是計時器鳴叫,真打算花八小時看完整個展場,

這就是想以後自助旅行的原因了,但願美夢成真。

謝謝版大平實的紀錄以巴的歷程,真的很辛苦,錢和護照在腰上貼身像小裙子的兩個拉鍊口

袋裡被塑膠袋包得緊緊的以免汗濕,外面漁夫背心裡外16個口袋好像虛張聲勢似的擺些雜

物,不過除了萊卡值錢,總重量還是很累又很醜,優衣褲抗UV救命。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elephant_costume elephant_costume 目前離線
背包客
文章: 22
#5
性別: 女生
感謝: 44次/2篇
註冊日期: 2017-01-21
舊 回覆: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永恆的兩難 - 2017-06-16, 22:05

引用:
作者: RosaChow (原文章)
才從以/約跟團回來,很遺憾大屠殺紀念館只被地陪給了40'就自行匆匆忙忙地看完八個館

場,動線及採光非常好,氛圍也很夠,要不是計時器鳴叫,真打算花八小時看完整個展場,

這就是想以後自助旅行的原因了,但願美夢成真。

謝謝版大平實的紀錄以巴的歷程,真的很辛苦,錢和護照在腰上貼身像小裙子的兩個拉鍊口

袋裡被塑膠袋包得緊緊的以免汗濕,外面漁夫背心裡外16個口袋好像虛張聲勢似的擺些雜

物,不過除了萊卡值錢,總重量還是很累又很醜,優衣褲抗UV救命。
寒假氣候比較舒適,我以為只會下毛毛雨,竟然遇上大冰雹,還想說以色列的雨打起來怎麼特別痛......
一開始不覺得有任何危險,直到被偷後才知道不管在哪裡都不能鬆懈啊。
祝你再行成功!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elephant_costume elephant_costume 目前離線
背包客
文章: 22
#6
性別: 女生
感謝: 44次/2篇
註冊日期: 2017-01-21
舊 回覆: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永恆的兩難 - 2017-06-16, 22:13

引用:
作者: HOHOTRAVEL (原文章)
以色列, 就像一塊大磁鐵, 強力地吸引著旅人的焦點. 我雖然已經到過兩次, 卻仍然渴望著某天會有第三趟的旅程, 謝謝樓主的深刻分享
謝謝你的回覆!飛以色列很累又需要轉機,得要充滿愛才會一直來XD
我也是離航時就規劃下次何時再訪,除了大城市以外,下次希望能自駕還以一圈。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aaaaa3065678 aaaaa3065678 目前離線
客棧之光
文章: 1,605
#7
性別: 男生
感謝: 422次/349篇
註冊日期: 2008-10-03
舊 回覆: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永恆的兩難 - 2017-06-17, 00:57

感覺生在台灣比

在以巴的民眾

幸福許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dawnaids dawnaids 目前離線 dawnaids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背包大俠
文章: 156
#8
性別: 女生
感謝: 120次/18篇
註冊日期: 2008-06-02
舊 回覆: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永恆的兩難 - 2017-06-17, 09:16

好美的城市,謝謝版主分享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csjan csjan 目前離線
背包客
文章: 11
#9
性別: 男生
感謝: 5次/2篇
註冊日期: 2008-08-31
舊 回覆: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永恆的兩難 - 2017-06-18, 21:21

預計七月初要去約旦以色列2個星期,
在排行程的時候避開了安息日,
看到原po分享在耶路撒冷度過安息日,
感覺是很難得的經驗和體驗,
這樣我對我的行程有點動搖了@@"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不羈放縱愛自由 不羈放縱愛自由 目前離線
客棧之光
文章: 375
#10
性別: 男生
感謝: 101次/91篇
註冊日期: 2017-01-18
舊 回复: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永恆的兩難 - 2017-06-18, 21:41

不知道怎麼樣才可以解開這個死結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wen3 wen3 目前離線 wen3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客棧之光
文章: 2,951
#11
感謝: 320次/157篇
註冊日期: 2007-05-12
舊 回覆: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永恆的兩難 - 2017-06-20, 10:43

這篇文章寫得真好,照片也拍得好,好多漂亮照片仔細看看,咦? 我都去過,但是怎麼感覺照片拍得好像一個新天地.

說說我的一個特別的經驗.

前幾年在耶路撒冷時正好碰上以色列的國慶,房東之前就告訴過我國慶的一些特別情況.
前一天晚上8點(好像是)和國慶當天早上11點,全國會響起像警報的聲音,所有的人車都必須停下來在原地站立,一分鐘之後聲音結束才可以活動. 這是對為了以色列獨立而陣亡的將士的默哀.
中午之後就是狂歡,大家可以隨意對任何人身上灑彩色液體(可以洗得掉的). 整個大街小巷都熱鬧沸騰, 我那晚被吵鬧到快天亮才安靜下來.

在兩次靜默的一分鐘時我都在大街上,在幾乎所有站立原處的人群中,我注意到有幾個人依然大辣辣的故作誇張的姿態走在路上,後來才恍然大悟那些不是阿拉伯人就是巴勒斯坦人.
想想在這麼無奈的國仇家恨之中,這個時候的行為表態也是自我解悶的小小抗議吧!

另外,以色列開車非常好開,高速路狀況非常好. 因為安息日的不便所以我在耶路撒冷之外就租車自駕.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chiwago566 chiwago566 目前離線 chiwago566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客棧之光
文章: 2,559
#12
性別: 秘密
感謝: 1,072次/636篇
註冊日期: 2007-07-23
舊 回覆: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永恆的兩難 - 2017-06-20, 19:28

有句話:危邦不入,亂邦不居
讀本文之前,我一直覺得以色列是危邦,沒想到透過你的介紹,讓我也將他列為下次旅遊的目標地之一了!
也成了我期待拜訪的國家之一。
(雖是危邦,但仍是宗教起源的聖地....)
再次感謝!
PS:一個獨自旅行的女生,還敢往這樣的國度深入。
你的膽量與勇氣讓我折服。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elephant_costume elephant_costume 目前離線
背包客
文章: 22
#13
性別: 女生
感謝: 44次/2篇
註冊日期: 2017-01-21
舊 回覆: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永恆的兩難 - 2017-06-20, 21:08

引用:
作者: chiwago566 (原文章)
有句話:危邦不入,亂邦不居
讀本文之前,我一直覺得以色列是危邦,沒想到透過你的介紹,讓我也將他列為下次旅遊的目標地之一了!
也成了我期待拜訪的國家之一。
(雖是危邦,但仍是宗教起源的聖地....)
再次感謝!
PS:一個獨自旅行的女生,還敢往這樣的國度深入。
你的膽量與勇氣讓我折服。
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澄清大家對以巴的誤會,估計是媒體長期錯誤傳播造成的。他們有戰爭是事實,但其實多數地方是很和平的,主要衝突集中在加薩走廊,北方有時候有,但較零星。外國人除非經過許可事不能進入加薩走廊的,所以到那裏旅行其實也不會真的進入危險地帶。而且滿街都是軍警,我覺得以色列根本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IS也不敢打進去。
希望你的以巴之旅可以成行~~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elephant_costume elephant_costume 目前離線
背包客
文章: 22
#14
性別: 女生
感謝: 44次/2篇
註冊日期: 2017-01-21
舊 回覆: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永恆的兩難 - 2017-06-20, 21:27

引用:
作者: csjan (原文章)
預計七月初要去約旦以色列2個星期,
在排行程的時候避開了安息日,
看到原po分享在耶路撒冷度過安息日,
感覺是很難得的經驗和體驗,
這樣我對我的行程有點動搖了@@"
挺有趣,若有機會真的滿推薦的。如果你有興趣,我可以問問當時帶我們進教會和傳統猶太家庭的人,我相信他會很歡迎XD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elephant_costume elephant_costume 目前離線
背包客
文章: 22
#15
性別: 女生
感謝: 44次/2篇
註冊日期: 2017-01-21
舊 回覆: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永恆的兩難 - 2017-06-20, 21:28

引用:
作者: wen3 (原文章)
這篇文章寫得真好,照片也拍得好,好多漂亮照片仔細看看,咦? 我都去過,但是怎麼感覺照片拍得好像一個新天地.

說說我的一個特別的經驗.

前幾年在耶路撒冷時正好碰上以色列的國慶,房東之前就告訴過我國慶的一些特別情況.
前一天晚上8點(好像是)和國慶當天早上11點,全國會響起像警報的聲音,所有的人車都必須停下來在原地站立,一分鐘之後聲音結束才可以活動. 這是對為了以色列獨立而陣亡的將士的默哀.
中午之後就是狂歡,大家可以隨意對任何人身上灑彩色液體(可以洗得掉的). 整個大街小巷都熱鬧沸騰, 我那晚被吵鬧到快天亮才安靜下來.

在兩次靜默的一分鐘時我都在大街上,在幾乎所有站立原處的人群中,我注意到有幾個人依然大辣辣的故作誇張的姿態走在路上,後來才恍然大悟那些不是阿拉伯人就是巴勒斯坦人.
想想在這麼無奈的國仇家恨之中,這個時候的行為表態也是自我解悶的小小抗議吧!

另外,以色列開車非常好開,高速路狀況非常好. 因為安息日的不便所以我在耶路撒冷之外就租車自駕.
謝謝你的分享,我待在那裏時沒有遇到國慶日,沒看到那景象。不過聽說過國慶日廣播的事,我猜那時阿拉伯人跟巴勒斯坦人會覺得不屑吧,在以色列時幾乎沒有看到雙方交談,連跟團進入巴勒斯坦地區,都一定要換司機跟導遊,不可以是以色列人,但司機交接時一句話都沒說,連眼神都沒有交流......

高速公路路況真的挺好的,我都覺得司機把公車當賽車在開。只有離開耶路撒冷時起大濃霧,車子塞成一團。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發表新主題



主題分類清單
遊記行程交通住宿景點購物飲食
金錢證件其他全部
主題工具
論壇跳轉
主題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