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越南大穿越

5 8 4933
iamliverpool
#1
舊 2010-10-03, 17:02
出發
出發前兩點擔心:機票與簽證,這兩樣都能把我擋在越南國家大門前。非凡航空廉價機票是用網路刷卡買的,因為是第一次買,所以有沒有買到自己都擔心得要命。簽證,也是第一次辦電子簽證,先繳一半費用,另一半到越南海關處再繳一次,又因為本身的入境時間與申請的不一樣,怕意外。

出發前晚就搭公司車到焚化爐睡覺,打算一早起床後步行到機場,就為了躲個計程車。當天醒來外頭飄著雨且刮著寒風,那可真符合電影情節該有的出發情境,悲劇式的。

到機場非凡櫃檯遞交護照給小姐,心情非常忐忑,因為有可能旅行從這櫃檯開始,從這櫃檯結束。她翻了翻我的護照,然後問有沒有簽證文件。急忙的把預備好的簽證文件迅速呈到她面前,深怕遲了一秒惹惱了這位似乎掌握我能否進入越南的判官。當她把護照、機票跟簽證文件還給我時,感覺西貢就在前面了。

廉價航空之所以廉價,就是因為他任何托運的行李都要收費,能省則省。大包包背在肩上就往澳門海關走。「請問這是你的行李嗎?裡頭是不是有些保養品?」海關人員問著。因為容量超過限制,從台灣帶來全新洗面乳跟沐浴乳海關給了它們兩條路:托運或是放棄。想都沒想就脫口說出放棄,那些東西一點都不重要。

接近西貢機場,機長廣播內容讓我摸不著頭緒。「等下要回澳門的飛機將在一小時後起飛,請要回澳門的旅客在**門登機」機長廣播說。為什麼會有人剛飛來西貢後又要馬上飛走呢?這裡面一定有文章,非常好奇,但不得而知他們在玩什麼把戲。接近降落時,看到湄公河出海口,那感覺就像是亞馬遜雨林中蜿蜒的河流般壯麗,伴著晨曦,美極了。

初到西貢
一下飛機,另一個緊張的時刻到了,簽證。飛快的走到落地簽處,迅速的搞清楚狀況後,把預先填好的文件丟到窗口裡面。幾分鐘後,一大疊,真的是一大疊中國護照也被送進了同一個窗口。不明白為什麼先送文件的我還是要等到所有中國護照都辦好手續之後才能辦理。對中國人又升起了極度的厭惡感,腦中想著以前描述中國人的詞彙:「黃禍」。或許這批中國人跟等下要回澳門的班機有關,但想不出其中有任何意義或利益。在一陣漫長的等待與混亂中拿到了簽證,信步的走向海關。關印一蓋,碰,出關了。

身上的衣服幾乎是全副武裝的來到西貢,但這裡的天氣彷彿是夏天的墾丁,太不可思議了,但也因此確定來到了另一個國度。出機場後換了10美金的越南盾,所以大概有18萬越南盾在身上。換好錢要離開時一個西方老太太也來換錢,她換兩百美金。她是一點常識都沒有嗎?城內的匯率會比機場好很多,幹嘛這樣跟錢過不去呢?有一股念頭要勸她不要這樣做,但,畢竟不認識,把心中那古道熱腸的心收起來吧!

開始搜尋傳說中152路公車到「範五佬」,似乎是有人已經安排好似的,它就靜靜的停在顯眼的地方等著。上了車把身上的衣服脫了只剩一件還是覺得熱,呼,這就是西貢的溫度。司機問了我目的地,想說他這不是白問的嘛!拎著一個大包包的外國人搭上他的公車還能去哪?用中文加點英文腔調說出範五佬這三個字,他似乎明白的點點頭,示意要我坐下。車開了之後,隨車小弟來收票錢,一個人3000越南盾,兩個人共6000。他竟然指著我的大包包說它也要收錢。糊里糊塗的就拿出了6000塊買了兩張車票,但日後才知道,大包包根本不需要收錢,被騙了。

越南公車

隨著公車晃呀晃,很直覺的覺得這就是我要到的地方,一大堆外國人,一大堆旅館跟旅行社。下車後首要任務當然就是找旅館,看了幾間,選了在小巷子內一晚15美金的旅館。當初不是說好要找10元的嗎?男人啊,看到漂亮又熱情的女服務員就什麼堅持都不要了。付了兩晚的錢,西貢探險之旅就此展開。

飢腸轆轆,先找了家河粉店先填個肚子。真搞不懂越南河粉,為什麼一碗河粉上來後旁邊還要來一大盤生菜,想必生菜是要加到河粉裡的,但為什麼不要一開始就把生菜跟麵加在一起煮呢?自己試了幾次後,以後生菜端上來我都一概不碰,因為加到熱湯裡還是不會熟,吃起來怪怪的。河粉加一瓶可樂,花了37000。在越南消費的金額都是後面加三個0起跳的,開始接觸越南盾時,一定會不由自主的數這張鈔票有幾個0,1000、2000、5000、10000、20000、50000和100000面額的越南盾都有,看到頭昏了沒?沒錯,當你開始數鈔票後面的0時,Welcome to Vietnam!後來去市區換錢,一美金換17814越南盾,換了兩百美金,於是身上就有300多萬越南盾現金,享受一下當百萬富翁的感覺。

戰爭博物館
吃飽睡足,拿著地圖,開始往戰爭博物館的方向前進。初次漫步在西貢街上一切是如此新鮮有趣,路邊攤、行人、街道、文字等等,看得我目不暇給。到了公園,一位摩托車司機跑來跟我搭訕。千篇一律的問題,想說回答說從澳門來的會怎樣,結果他竟然說起廣東話,其中幾個單字還聽得懂,雖然多了份這親切感,但還是沒搭他的車。後來問了幾個路人,看到一群西方遊客開始往一個地方匯集而去,覺得應該快到了。參觀了戰爭博物館,看了些可怕的照片,很多英文都讀不太懂,所以就只能看圖片。可能加上天氣太熱的關係,很快就溜出這沒有冷氣只有電風扇轉個不停的博物館。

迷路
再次步行回旅館,一到那有點熟悉的小巷子變鑽了進去。看到那長長的大理石樓梯便往上走。咦,那位漂亮小妞怎麼不見了,換了兩個醜的。「小姐,408號房,謝謝」原本想她會乾脆的拿房間鑰匙給我。「請問你要幹嘛?」她們露出疑惑的表情。跟她說我早上已經check-in,現在要回房間休息,她則告訴我:「先生,你走錯旅館了,你的旅館在隔壁」。糗了糗了,竟然會走錯旅館,紅著臉快步步下樓梯往一旁的旅館走去。再次看到那個有點熟悉的長長大理石樓梯又走了上去,櫃台小姐又是個陌生的臉孔。天哪!這條街是怎麼回事,難道不能有點自己的風格嗎?每家都長得一樣,越南文字每個看來也都一樣,為什麼要這樣整外國人呢?想說不能再走錯旅館,要不然自信心會完全崩潰的。最後,拿出旅館的名片,問了旁邊的人,他指著隔壁說這間就是。原來是在另外一邊,剛剛完全搞錯了方向。看到熟悉的美麗小姐,真想跟她要一擁抱,為了見她可是費了我一番功夫呢!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392466

理髮
西貢的第一個晚上做什麼事呢?剪頭髮!在澳門留了一頭亂髮,就是為了來剪顆西貢頭。在異地理頭髮一直是我奇怪的癖好,完全不會擔心美觀的問題,若剪糟了,一個月後又是一條好漢,死不了人的。隨便找個一家就走進去問了理髮價錢:四萬!頭腦開始進行複雜且龐大的數學換算,大腦分析出「便宜」兩個字,於是就開心的享受接下來的冒險了。

「#@!$%%#^&*」她說著。「not too short」我回答,最後還加一句「free hair style」。她拿起一把超鈍的剪刀開始修理我的長髮,每一刀下去都覺得頭髮被拔了一下,與其說她是在剪頭髮還不如說是拔草來得貼切。進行了五分鐘後,啊!她剪到我的耳朵了!!她也一副很抱歉的樣子揉揉那剛差點被她剪開一個裂縫的可愛耳朵。因為這是這輩子第一次理頭髮被剪到耳朵,所以開始做些簡單的計算。目前活了30年,五歲開始有記憶自己到外頭理頭髮,每個月理一次的話,那麼到現在我已經理了約300次頭髮。所以前面300次都沒事,這次來西貢就出事,花了四萬還被剪到耳朵自己還挺開心的,打算回來記她一筆。後來,千篇一律的問題又來了,當回答說是台灣來的時候,她又開始對我說起中文。西貢人似乎很有語言天分似的,說是澳門來的就說廣東話,說是台灣來的就說中文。但老闆娘自己說中文說還可以,要讀跟寫就不行了。最後亂哈啦之後便完成了我的西貢頭,還挺喜歡的。最後她問要不要洗頭?只要四萬!但完全沒辦法接受理頭髮跟洗頭髮同一個價格,因此回絕了。拿了十萬給她,找錢時還跟我說英文,後來想起我是說中文的,就說了:「找你錢」。非常愉快的剪髮經歷。

理完頭髮帶著輕鬆的心情去旅行社問後天到「會安古城」的資訊。巴士臥鋪,時間超過12小時,40萬,這訊息就這麼放進口袋,需要時再拿出來看看。打算明個兒一早到西貢火車站比較後再做決定。

火車站
地圖上西貢火車站離我住的地方不到5公里,昨天在外頭散步時發現個公車總站,於是今早就打算去那兒搭公車到西貢火車站探探路。沒想到這是一條充滿危險且崎嶇不平的嚴苛道路。到公車總站後,先要知道搭幾番的公車才能到火車站。昨天那些充滿語言天份的西貢人似乎都消失得無影無蹤,路邊沒有一個人能說英文,沒有一個人能幫我。走進巴士總站,問了會英文的櫃台小姐,她報了一個65號的明牌後我便天真的跑出去找到那輛公車,並且坐了下來。跟司機還有隨車小弟說要到西火車站,他們說:「#$^%@!&^%$」。突然意識到,雖然這輛公車是到火車站附近,但並不是到火車站,所以我必須讓司機知道我要在哪裡下車,他才能叫我下車。又再次跑回總站找那位會英文的小姐,她拿公車地圖給我跟我說明在圓環處下車,火車站就在旁邊。「我知道沒用,我必須讓司機也知道,他才能叫我下車」幾乎是快發火了的重覆三遍。後來還要求她寫下那個圓環名字跟火車站的越南文給我,她寫了一堆在一張紙上,分不出哪個是哪個。後來還叫一個小弟帶我去65號公車上跟司機說明了我要到西貢火車站附近那個圓環下車。呼,好不曲折啊!到了圓環,隨車小弟跟我亂比了一通,我也重複他的動作跟他亂比一通。照著他的亂比,還是找不到火車站,但知道它就在這附近了。問了路邊很多人,他們完全不會英文。拿出那張救命紙,當地人都給我指向往圓環的路。走得很累,又找不到任何人可以幫我,開始痛恨西貢,恨他們年輕人不肯好好學英文,連個火車站的英文都聽不懂。非常沮喪且無助的站在路旁一陣子,看到一個穿軍服的人走來,想說再去試試。雖說他也不會英文,但人還挺熱心的。靈機一動跟他借了紙筆,在紙上畫出了火車的樣子。終於恍然大悟了,他也回敬了我到火車站的地圖,兩下就找到了,但火車故事就像他的車廂一樣長得不像話,還沒完呢!

越南火車

一到火車站,同一個挑戰又來了,語言。他們完全沒有英文標示,時刻表還看得懂,但什麼車種編號什麼的就完全不得而知了。詢問台總是擠滿了人,而且還有一堆看不懂的交易在進行著。去月台剪票口跟剪票員說想看看臥舖長什麼樣子,記得那時在泰國車站時,沒有票的旅客還是可以進去月台跟車廂內晃一圈再出來,越南完全不行,完完全全沒有人可以幫我。很無奈的亂選了一班列車,抽了號碼牌等著買票,但越南人是不流行排隊的,隊伍插得亂七八糟。終於輪到我時還是有一堆越南人身體一擠進來就開始對售票員詢問買票什麼的,真的非常想扁人。售票員說那班車是非常慢的,她建議我坐中午的那班列車比較快。那就客隨主便了,同意了她的建議。但我竟然笨到用中文跟她說要到「會安」,問她說還有沒有下鋪的位置,「沒有了,全是上鋪的」。因為還沒試過火車睡鋪,便說那好吧就上鋪,票價67萬,21小時!但沒檢查車票地點的這個動作,是徹徹底底的一個大錯誤,稍後分解。

公車
一番波折買了票後開心的步出車站到了先前那圓環,方向對了打算哪輛公車先來就先上車。結果來了個91番,跳上車後很不幸的車子越開越偏僻,終於到了一個窮鄉僻壤讓大家都下了車。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附近似乎沒什麼搞頭,但想說來了就去晃一晃,結果還真沒什麼搞頭。拿出先前總站拿的巴士地圖,鎖定19號公車會回到我要去的地方。很快就找到了位置且上了車,接下來對公車的觀察大呼我意料之外,開了我的眼界。越南的公車不論是上車或下車,司機絕對絕對不會完全停下來,你得跟著公車移動迅速的上下車,要跳下車時還得預期有跌倒的可能。非但如此,他們的公車門像是專門設計來夾人用的,上車最後哪幾個有可能會被夾到,下車最後那幾個一樣有被夾到的風險,司機太沒耐心了。但發現被車門夾到的越南人似乎一點都不在乎的樣子,還很開心的上下車,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民族性啊!令人驚訝的是隨車小弟的反差,當每個人要上下車時,遇見老人小孩他都會去車門旁扶他一把,下車時也會照顧他們下車,這跟司機粗暴的對待乘客簡直是天差地別,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國家啊!

交通大冒險
他們司機會如此沒耐心也不是沒原因的,西貢的交通量非常大,機車佔大多數,大家似乎都很趕時間的樣子,或許因為如此才會有公車上下車時沒時間停穩且車門常夾到人的事情發生。說到交通量也不得不提西貢最刺激的運動,過馬路。他們大路口是有紅綠燈的,且有八成的人會守法,但除了大路口外,其它要不是沒紅綠燈,就是形同虛設。因此要過馬路,那可真是刺激到不行。一開始,我都尾隨在當地人的背後,神情驚恐的跟他們一起渡過如蝗蟲般車流的馬路。時常看到一大堆西方遊客,在路口站了老半天遲遲不敢跨雷池一步,這畫面真的太經典了,讓人非常喜愛。後來自己變勇敢了,常常一個人就慢慢的衝向馬路,享受著千軍萬馬般的機車從你身旁風切過的快感。能看出一個人過馬路的段數多高的一個觀察重點就是,他在準備切進車流時有沒有停頓。準備切入時停下來東張西望就輸了、停下來深呼吸也輸了,當然心中默念佛號也是輸了。很驕傲自己在半天後就練就了一身本領,完全不需停頓,直直得往前走,眼中充滿殺氣的盯著向著自己肉體駛過來的每輛機車,多刺激的生活。每過一次馬路就對自己又多了份欣賞,也對自己入境隨俗如此快速感到喜愛不已。

搭著19番公車回到熟悉的東桂區就跳下車打算吃個午飯,雖然那時已經下午兩點整個人餓到快發狂了。隨便吃了碗河粉後便在街上閒晃,一個可愛的摩托車司機跑來跟我搭訕,問我哪兒來的。之後他便跟我推銷他知道一些口技不錯的女孩子,問說要不要去試試,一邊問還一邊用大拇指做出那噁心的動作,真讓我又愛又恨。跟他表明不用了之後,他依然不放棄的說那些女孩子如何漂亮技巧如何好,但一看到他的臉就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了。還是很愉快的跟他說再見,他還不甘心的說他整天都在這裡,有需要可以來找他。因為太累又太熱,回旅館洗個澡大睡一覺打算傍晚再起來活動。

夜生活
看準了電影院地圖,打算晚上去看場電影,亂走了一段路後就迷路了,但迷到一個非常美麗的地方。那是個非常美麗且雄偉的紅教堂,旁邊應該就是統一宮什麼的,就是非常法式的建築。進去裡頭晃了一圈,然後竟然問服務員說我想看電影要怎麼走,原來就在附近的一間大型百貨公司裡。看了一場洋片,英語發音越南字幕,票價6萬。步行一小時回旅館,途中被一對女生嚇了一跳。騎機車的看起來像泰國人妖,妖豔但聲音有點粗,後面載著一個性感小野貓完全不說話,但非常迷人。她們問我要不要馬殺雞,只要10美金。哇,真是太誘人了。但因完全沒心理準備被嚇一跳後很直覺得跟她們說不用了謝謝。後來一路上又遇到很多這種類型的經營方式,開眼界了。早早就回旅館睡覺,準備迎接明天的火車之旅,但睡覺前,心裡想的還是那隻小野貓。

搭火車
一早起床在外頭坐在小板凳上學越南人吃早餐,超大的法國麵包跟黑咖啡都是必備的。席間,還看到有兩個人點了三根菸,那菸就用盤子裝著,像菜一樣端到他們的眼前,愛死越南人的可愛了。最後再散步一下,便回旅館告別可愛的服務員小姐,背著我的大包包往火車站出發了。因為昨天的探路,很快就上了65番公車,準備了6000越南盾,因為先前在機場的經驗大包包也是要收錢的。後來又想想,何不試試只繳一個人的錢會有什麼事情發生。當收票員到我面前,若無其事的把3000塊丟給他,他給了我一張票,然後走向另一位乘客。對,他走了。心中開始詛咒機場的那位隨車小弟,他騙了我3000塊錢。錢事少,但外國旅客對越南這個國家人民是會有另一番看法的,真可謂得不常失。但畢竟,我一路走來也只遇到三位騙子,其他兩位沒被騙到錢,是後話。

一到火車站時間尚早,便先找家舒服的店家待著,看看書也看看越南人,順便玩玩別桌人家的小男孩。另外一邊想著到底越南火車是不是真的如傳說中的時速只有50km/hr,車上餐點是否不佳?最重要的,20小時待在火車上會不會使我一命嗚呼?先前泰國12小時從曼谷到清邁就差點要了我的小命,但結交到一位西班牙年輕人卻是一大收穫。這次呢?懷著期待的心情上火車,我車廂另外那三個乘客會不會是越南美少女呢?若是的話,晚上睡覺會不會有危險呢?腦袋正胡思亂想著。

上車了,找到第11節車廂,裡面四個位置竟然坐了六個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給了其中一位美麗小姐看了我的車票,因為自己實在看不太懂。她示意我的位置在她的頭上,哇,整路上有這麼美麗的小姐陪伴實在是不錯。先換下笨重的登山鞋換拖鞋上場,再把巨大的包包丟上上鋪的置物箱。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上鋪沒有窗戶,看不到外頭的風景,但如果能整路盯著這麼美麗的小姐看也不賴。火車似乎快開了,咦咦,怎麼回事?那位小姐跟其他朋友都要離開了,原來她們只是來送客,跑來跟我下鋪的兩位乘客聊天。望著她們離開我的心簡直就是快碎了,留下來的只是兩位老男人,令人好難過,美夢成了惡夢。

臥鋪

本想說先睡一下安撫這剛受傷的心靈,沒想到剛要躺下,火車驗票員來了,看了我的票之後叫我收行李跟他走。原來我跑錯房間,但車廂是沒錯的,那位幫我看車票的小姐也太遜了,竟然犯了這樣的錯。新位置,沒想到更慘,下鋪一個老女人,另一個則是帶著小女孩的媽媽,那女孩正在狂哭當中。上鋪則是一位看著報紙的越南青年。既來之則安之,受不了車廂內的吵鬧,獨自到外頭透透氣,看來,20多個小時的行程有得我受了。

阿武
腦中開始轉說怎麼打發這漫長的時間,在外頭站了一下腿痠了、風景看膩了、乏了便到床上躺著、趴著、翹左腳、翹右腳、或醒或昏迷。時而拿出從澳門圖書館借的「紅色巴西」出來看,還好這本書很厚很好看,要不然真的要跳火車了。過了好一陣子,看了看手錶,嗯,才過一個小時,很好,還有20個小時。醒著的時間過得比較慢,那麼來睡一下好了,睡醒看了時間,嗯,睡覺時間果然快了點,還有15個小時。怎麼熬到底要怎麼熬?我會不會在火車上往生呢?雖然說旅行太長時間花在交通上、坐車上有點浪費時間。但自己覺得那也是旅行中很重要的因素,它會把你的某些潛能給逼發出來,或者讓你更加認清自己是什麼樣的一個貨色,更或者讓你自己了解人的潛力真是無窮。終於捱到黃昏了,想說起來看看越南的日落,起來發現隔壁床的年輕人(以下稱他為阿武)也起來看風景。心想做國民外交的機會來了,拿出在西貢買的蓮霧要請阿武吃,沒想到他笑笑的跟我比出了不用的手勢。我很有耐心的等待著,一定要突破他的心防,交上這第一個越南朋友。窗外風景呈現出金黃色的光澤,廣裘的農田跟遠方的山脈,讓人不得不在這異地的黃昏想起台灣的故鄉。也許是離家太久,獨自經歷了無數的黃昏,想家已經變成一種溫柔而非鄉愁,是美,但不是淒美。很快的天色就全暗了下來,火車彷彿駛進了另一個世界,重新粉墨登場了。席間,總有服務員推著小餐車賣小零食跟飲料,當然還有越南咖啡,用保特瓶裝的,要的客人就倒一點點賣給他,一杯5000。在這樣的國家裡、這樣的火車上、這樣浪漫的情境中,若不跟他買一杯來喝我的人生是會有缺陷的!拿完咖啡付了錢正要走,服務員叫住了我,說我多付了5000。原來我把兩張5000的當成一張了,他不知道他做了什麼事,他的誠實讓一位台灣年輕人感動了,並且顛覆了他對越南人民的看法。心滿意足的喝了這杯充滿誠實味道的越南咖啡,心中想著,這就是旅行啊!

阿伍

回到床上用各種姿勢翻閱著那本精彩的小說,突然聞到飯菜香,應該是開始送飯了,看著對面的阿武,他也露出了準備吃晚餐的微笑。餐車來了,送了三個給除了我之外的三個人,當然包括阿武。我看著那些便當隨即露出疑惑的表情,當餐車駛離我的視線時,驚嚇的神情馬上取代了疑惑,畢竟我已經飢腸轆轆了。阿武看著我的肢體動作跟表情,馬上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隨即幫我跟送飯員說了「^%#@&*$@!」,送飯員也回說「%$#@@%^&%$」。阿武把便當放在一旁,正襟危坐的對我露出了微笑,我知道他在等我一起吃飯。五分鐘後,我的便當來了,但要付2萬。付了錢馬上想起要謝謝阿武幫我叫飯,也順便要再嘗試個國民外交,便跳下床跑到餐車那裡買了罐啤酒,順便拿了兩個杯子,打算要借此跟阿武交上朋友。異常興奮的回到位置上,把啤酒跟杯子拿向阿武,但他卻示意說他不喝啤酒,有點失望,但他充滿微笑的表情倒也讓我覺得很安慰。跟阿武一起打開飯盒,菜色很簡單,但因為是跟阿武一起吃飯,那感覺真的很好。在這個遙遠的異地,一起坐在小車廂上帶著微笑面對面的一起吃飯,心頭滿滿的情緒,旅行啊!

飯後知道阿武不會說英文,便跟他比手畫腳起來。看著他身旁的報紙,好奇越南報紙一份售價是多少,拿出自己的錢指了指,再指他的報紙。我也不知道他了不了解我的意思,但就把報紙拿給我,2700一份。經過精密複雜的計算後,要告訴他台灣報紙的售價是越南的兩倍。拿出5000,再指了指自己。我的意思是想讓他知道台灣報紙大概要賣5000,沒想到他竟然搖搖手,然後就把報紙拿給我。他的意思我解讀是阿武要把那報紙免費送給我,不需要跟他買。人類沒有語言要溝通還真是困難,心中想著對方跟我一樣長著張東方面孔,基因應該是差不了多少,但為什麼中間會存在著如此鮮明的鴻溝呢?我極度想藉著他知道越南所有的一切,越南年輕人在乎什麼?想要什麼?對自己國家的看法以及對世界的看法?也想知道阿武的所有事情,他的理想?他的願望?好多事情都想透過他更加了解越南,但無奈,他一句英文也不會說。想到自己帶了台相機,幫他拍了張照片,他竟然很有興趣想看自己在我相機中的模樣。隨後他也鬼鬼祟祟的拿出手機拍了我一張照片,真是有趣。想到還可以問他幾歲,於是比了比自己,然後用手指比了個31,他馬上明白我的意思,回了我個26的數字。自己突然詭計多端了起來,拿出我的黃色聖經(寂寞星球出版的東南亞旅行書),上面有地圖,我可以問說他要去哪裡?拿給他後他馬上指了個地方,但很好奇他去那裏要幹嘛,他應該是懂我的意思,在一陣吞吞吐吐後終於說出了第一個英文單字「house」,原來他是要回家啊!馬上被這突破給振奮了,再問了他是不是學生,若不是的話是在做什麼工作?但突然意識到自己前進太多步,說太多了,於是跟他比了比ok,然後兩人再次相視而笑。我真的好想認識阿武!

晚上八點,躺在安穩的床上想著這一切,迷迷糊糊中就睡著了。半夜醒來,阿武已經下車了,取而代之是另一位中年婦女,沒什麼興趣,繼續睡覺。凌晨五點再次起床,再也睡不著了。看著窗外的夜,好深好深,巨大的寂寞感襲來,靜靜的思念起所有該思念的人。

失誤
印象中,火車早上07:15抵達會安,拿了我的車票問了服務員,讓他知道我要在會安站下車,要他記得提醒我。但他卻跟我說09:30才到我車票上的目的地。雖然好奇怎麼會跟我印象中的時間不太一樣,但又想到這是越南,誤點什麼的也不奇怪。07:15火車靠站了,似乎要停一陣子,便下車跟一大堆當地乘客一起買早餐吃。不曉得是因為我是外國人還是不太會插隊,明明我就比其他人都先站到賣米糕的攤販前,為什麼等所有當地人都買好了才賣給我早餐,氣。但看著那好吃的早餐也就不計較了。火車繼續向北,行駛了一段時間,左邊是山,右邊是海,非常的漂亮。突然看到海邊有一座大城市,心頭一驚,大大的一驚!先前做的功課裡,知道會安北部有座大城名叫「蜆港」,現在眼前這海港城市像極了那座城市,驚訝處不在於自己認出了這座海港城市,而是知道這座城市位於會安北方。北方!北方!你知道北方這兩個字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我坐過頭了!!!迅速回到自己的床上,拿起越南地圖對照著自己的車票。馬的,操你個B,我買錯車票了!會安的英文是「Hoi An」,那售票小姐怎麼會賣給我「Hue」,也就是順化的車票呢?兩地可是差了兩小時的車程。原來,當我用中文說要到會安時,那個「會」的發音就是「Hue」。

分析自己錯在哪裡:第一,不該用中文說地名的買票的,好,就算是也要再次確認地名,這點我沒做到。第二,當初覺得票價似乎貴了10多萬,自己卻把它解讀成因為我的票上印有foreigner字樣所導致,旅遊書上曾說明之前有這現象,所以也就往那邊想。第三,當車上服務員跟我說09:30才到時,當下就該懷疑這時間誤點得太過久。最後一點,07:15下車買早餐時,那是我最後一次修正錯誤的機會,但我卻只想著吃,忘記問或了解自己身在何處,就這樣錯過了越南知名古城會安。

當發現這項錯誤,馬上把行李收拾好準備跳車了。問了服務員想知道我什麼時候可以下車,但根本沒辦法溝通,沒辦法溝通,整車的越南人都不會說英文,沒有人可以幫我!沒有一個人可以幫我!脾氣大到都可以拿來發電了,氣自己怎麼這麼糊塗,來越南旅行我最期待的就是會安,但眼看就這麼迷糊的錯過了。也氣越南人怎麼不多學點英文,這樣怎麼跟國際接軌呢?極度焦躁的待在火車上,

腦中又開始盤算如何善後?在搭車回去?搭火車或巴士?會不會耗掉太多時間?順化是什麼樣的一個地方呢?把它當成個美麗錯誤也不錯?到順化時間已經花了超出我預期的時間,之後再到河內也是要花上預估兩倍的時間,因為時間之前就估錯了。既然估錯了,到會安也只能停留一晚,這樣還要回去嗎?盤算再盤算,思量再思量,極度不願意放棄會安,但眼下似乎不放棄不行了。

順化
莫名其妙到了順化,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的下起了雨。全副武裝但心不甘情不願的步向順化市區,在一陣混亂中找到了一晚10美金的旅館住了下來。「今天剛下雨嗎?」問了服務員。「已經下了四天,未來還有三天」,她回答得讓我好想死。

安頓好後,極不情願的拿出雨傘往外頭走,打算到香江對面的古城,也就是類似北京的紫禁城去參觀。風雨中雄偉的城堡看來真是另一番景致,挺喜歡的,按了相機的快門做個紀念。城牆、護城河、太和殿、中文字,彷彿自己來到了小北京,驚訝越南竟有如此相似中國皇帝的建築,可見受中華文化影響很深。但又想起自己是個華人,來越南看這些中國建築、文字會不會是神經病。既然來了,就繞它個一圈吧!雨一直下,心情越來越惡劣,幾乎是在孤獨與壞心情中離開這座城堡。書上說這附近有個公車總站,去那邊試試可不可以搭公車去長途客運站買明天到河內的車票。很快就找到了那公車站,但不幸的是,那些公車都是9人座的小包車,全是越南文。一想到越南人一句英文都不會講,要讓司機明白我要去哪裡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惡劣的心情更是雪上加霜了。

撐著傘步行回旅館途經香江大橋時,右手大拇指因長時間握傘竟然抽筋了,這輩子倒是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眼睜睜看著它變形,自己竟然享受著那份痛所帶來的快感。看著香江,竟然有想縱身一跳的想法,但家人會有多麼的傷心呢?堅強的往前走下去,在旅館附近找了間旅行社問了去河內巴士的訊息。當我用中文說出「河內」時,還不忘再提醒他說是越南的首都。從他嘴裡迸出「Ho Noi」時,竟然沒意思到那就是河內的英文,因為發音差太多了,還很笨的問他說那是巴士的名字嗎?心裡可能還想說那東西能不能吃勒!但河內的英文發音好美,我一下就記住了。臥鋪,下午五點出發,13小時,17萬。真是太便宜了,當下就買了張票,但問題來了,旅館中午退房離搭車還有五個小時,這雨看起來會下到22世紀,這5個小時要去哪裡呢?別說這五個小時了,買完車票離搭車時間還有25小時左右,我都不知道要去哪裡了,真的好慘。

回旅館睡覺、看書、寫筆記打發時間,筆記寫的全是髒話或是負面的想法,巨大的寂寞又襲來,感覺快撐不下去了,整個人快崩潰了。晚上閒到發慌找了間按摩店,一小時八萬,看設備跟人應該是沒有色情經營的問題。要求看房間,一位小弟帶我去看了按腳跟身體個房間看,很簡陋,但我已經走投無路了,也就應了聲好。小弟離開,自己留在房裡,想像著等下會是什麼樣的小姐來服務。沒想到小弟又再次近來,示意我躺下,他就是按摩小姐。我崩潰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392466

回去館繼續睡覺、繼續看書、繼續寫筆記咒罵這所有的一切。

隔天醒來,雨一樣下著,跟昨天沒什麼不同。拿起傘,又往昨天去過的那個古城走過去,行屍走肉般的走在異域。過了香江大橋,稍微變換一點點方向,昨天左轉今天右轉好了。往不是觀光客走的那個方向走去,真的整條路上沒看見半個外國人,這條街賣的都是音響器材,心中想著那干我什麼事?只想找個適合的早餐店吃飯打發這該死的時間。但都是一堆賣河粉與小凳子組成的麵店,我已經受夠了河粉,現在只想吃台灣美而美的蛋餅。這地方是不可能有蛋餅的,但來個越南咖啡跟法國麵包的組合也可以。走了好久,老天爺似乎在作弄我般的就是不讓我休息。忘了是不是走到了天涯海角,終於在一個路口發現一家咖啡店,但她們不賣吃的,只賣喝的。依老闆娘的指示到隔不到50公尺外的店買了法國麵包夾生菜,買完後又回到這家咖啡店,點了杯熱咖啡。非常有意思的是,順化的熱咖啡非常好玩,一個中國瓷器的碗裡頭盛了半碗熱水,中間放一個玻璃杯而裡面就是我要的咖啡,小小一杯非常濃。這玩意兒真有意思,難道這就是中西文化衝擊下的產物嗎?我的媽呀!

酒足飯飽後繼續漫無目的隨處亂走,似乎是把護城牆給走了一圈。風把雨吹得斜斜的,沿路都是被雨打落的鳳凰樹的葉子,路上沒什麼行人,就一個人獨自走著。腦中想著一些往事,再也走不下去的強烈感覺又襲來,腳步好沉好沉,體內大部分力量都用來抵抗情緒用光了,走不下去,再也走不下去了。這大概是我旅行有史以來最疲倦的一次,簡直就要投降放棄了。不行不行,旅途只走了一半,必須堅持下去,左手撐傘右手握拳往心臟處用力敲了幾下,在心裡跟自己說,撐下去!

前往河內
熬到了搭巴士的時間,雨繼續下著,但因即將上車前往河內,一點點興奮的心情取代了疲累不勘的情緒。火車上的臥鋪比巴士舒服太多了,外頭依舊下著雨,從我來到順化便是如此,隔著被雨滴佈滿的玻璃看著外頭,呼,終於要離開了。在中途司機放飯時結識了一位香港中年男人,小聊了兩句後便又上車繼續前進,在搖搖晃晃的環境下睡著了,醒來已凌晨五點,河內似乎快到了。

河內初見
清晨七點下了車,原來河內長這樣啊!因為下車地點在老城區,有點殘破,所以對河內第一印象並不是很好。在我後頭的那香港人下車後便等著我一起走,他算識途老馬了,能說點越南話,但我們在找咖啡店的過程他都是用廣東話跟當地人交談,原來北越廣東話也能通。

他是位CEO,生意做很大,在西貢有間40房的三星旅館,奶粉、嬰兒用具也都賣,我是出來花錢旅行,他則是出來做生意賺錢。期間談了很多很多,還很熱情的跟我說如果到越南要做生意可以找他,他會幫我的。一邊說自己生意做很大,一邊又說要低調比較安全,第一次我對他有了戒心,要低調的話怎麼會對我說了這麼多生意上的話呢?在讓他請了一杯12000的咖啡且留給我他的名片後我們就分道揚鑣了,首要任務當然還是找旅館先休息一下。

河內街景

不知是否我找錯區還是什麼的,河內旅館並沒有像書中或是那位香港人說的那麼便宜。原先打算找10美金的,但問了超過10家都是15美金起跳。想想自己已經在交通工具上省下兩晚的住宿費,那麼就再住15美金的吧!很快找到一個很熱情的旅店,但那熱情只維持在我付款之前,付完錢她們就再也沒跟我說過話或是噓寒問暖了。

華盧監獄
把身體弄乾淨後稍睡一下便出發前往附近的「華盧監獄」,那是以前法國統治越南時關政治犯,還有日後越戰時越南人用來關美國人的地方。在步行到監獄的途中,有位自稱是學生的女孩跑來跟我募款,主要是幫助越南失明的孩童,期間不忘拿證件跟其他捐款人的簽名給我看。善心大發的我拿出3000要捐時,她竟然跟我說太少,捐個10美金比較像樣!沒有任何一個慈善團體會抱怨捐款人太小氣的,她的態度赤裸裸的說明她是個不高明的騙子。用非常不可思議的表情並且說著這太奇怪了之後,她便一溜煙的跑掉了。同一個下午,又遇到另一個女學生,我只簡單的跟她說「剛剛我有遇到你同伴」後她就識趣的走了。

在接近華盧的時候,看到一對西方夫婦,那是個指標,於是打算就跟著他們走。走到一棟黃色大樓她們拐了進去我就尾隨她們,結果竟然有人出來制止。但也不明白這地方到底是哪裡,只知自己跟錯了人。後來我們開始交談,她們來自美國,也是要去華盧的。她們要去華盧我是猜對了,猜錯的是她們跟我一樣不知道路。我們就在華盧不到100公尺的方圓內到處問人,問到一個超可愛的美女後終於找到了,原來我們剛剛才從它的面前經過,真糗。

監獄

在參觀監獄時,那位美國婦人真是太可愛了,有一搭沒一搭的跟我說話,還繃繃跳跳的到處跑來跑去,看到樓梯禁止上去的牌子,眼看四下只有我便像賊一樣悄悄的溜上去。換做是中國人做這動作,我一定認為真是沒水平、沒文化的民族。但今天是個可愛的美國婦人,則有另一番解讀:「果真是個充滿冒險犯難精神的偉大民族啊!」對中國人或許真的有太深的偏見了。

牢房、斷頭台、犯人坐監模型,想想自己被關在火車車廂21小時都快發瘋了,這些人的腳還被固定住,簡直沒辦法想像在這裡面渡過一天的日子,更遑論那些一待10多年或一輩子的人了。逃出監獄,很慶幸自己只在裡頭1小時就出來。
越南英文
逛完了可怕的監獄,喝咖啡時間到了。找了一家最平民的咖啡店,也就是小凳子小桌子那樣當地人會光臨的店,菜單則是越文後頭有英文標記,很好。點了一杯ice cream with milk coffee,等了一陣子,來了個冰淇淋。想像中的應該是漂浮冰淇淋,但還是再等等看越南人搞什麼把戲,久久咖啡還沒來。跟服務員說我的咖啡呢?她也一頭霧水。再拿出菜單給她看,點的餐裡面是有咖啡的。她跑開跟老闆積哩咕嚕一陣子還是沒結果。後來上帝出現了,不知從哪裡冒出來一個會講英文的越南人,跟我說我點的指是冰淇淋,是沒有咖啡的!晴天霹靂!那菜單上明明就寫著ice cream with milk coffee,怎麼可能點錯呢?原來,我們都沒錯,只是菜單寫錯了。我指的那項越文只是冰淇淋,雖然後面明明寫的有咖啡沒錯。我只懂英文,服務員只懂越文,但那越文跟英文是兜不起來的,再次領教了越南人的英文。

咖啡廳

邊喝咖啡邊看服務員還在就這議題聊個沒完,當初爭執時還惹來一大堆當地人圍觀湊熱鬧,真有意思。付完錢後繼續閒晃,哇!真是雄偉壯麗的建築,原來是河內的歌劇院,完全的法式風格,極品。往裡頭鑽,看有無機會在裡頭聽個歌劇什麼的,但今天的音樂會票已經賣完,小姐叫我不要失望的跟我說明天還有票,可是我明天要去看水上木偶,票已經買好了,殘念。只好拍兩張照片就離開這座美麗的建築物。突然又想去看電影,跑到間百貨公司想說裡頭會不會有電影院,直接搭電梯就到最頂樓試試運氣,沒有。看到一位漂亮的女服務員就湊上去問她:Can you speak English?沒想到她竟然答Yes!賺到了。

經過一陣混亂的溝通後,她終於知道我要去看電影,拿出我黃色聖經上的地圖讓她給我指一條路,這小姐很三八的一邊說話一邊搖來搖去,並且一直往我身上靠,怪怪的。聽了她的指示後,其實也沒把握能找到。出了百貨公司往南走打算把她教我的那個關鍵字拿來問當地人以便找到電影院。走著走著看到前面一大堆人潮,好奇的又湊了上去,原來是電影院!

驚異電影院
「2012世界末日」這部片再五分鐘就開演了,豪不猶豫的掏出35000買了張票,兩步併三步的往第一廳走去。眼前的景象完全讓我受驚了,這是越南首都的高級電影院嗎?滿地垃圾,簡直不可思議,但受驚的還不只如此。西貢電影院內的西洋片是演員發音,越南字幕。但千想萬想不到河內人這麼有民族意識,不只字幕,連演員的英文發音都被越南旁白給蓋過去了,並且,只有一個旁白。也就是說,從頭到尾你只聽得到一個越南旁白的聲音,不管戲裡頭的角色是否有300個。以為河內就這樣而已嗎?最後的高潮在電影撥映完畢時,竟然,大家都鼓掌!沒錯,就是起立鼓掌!當下我完完全全敗服在河內這偉大城市所給我的所有文化衝擊。我愛死它了。

步出戲院已經晚上八點,再度飢腸轆轆。打算回「還劍湖」北方的老城區大吃它一餐。這區是個街道壅擠充滿著人、機車、攤販的熱鬧地方,而且範圍還不小,一進入這區就會瞬間迷失方向感,不知東西南北。若是遇到一間鞋店,它附近一定有十多家一樣甚至整條街都是賣鞋子的,衣服、帽子跟餐廳都是。所以只要運氣好找對區那選擇就多了。繞了繞,總找不到賣吃的,這時會讓人懷疑河內人到底吃不吃東西?一轉個彎,賓果!找到了一堆在路邊現炒的攤販。矮小的凳子跟桌子,另外,還有滿地的垃圾。把腳下的垃圾燒微移動擠下後便坐了下來,點了三四樣東西滿心歡喜的等待著。好奇在越南旅館看房間有時都會被要求脫鞋子,由此判斷越南人還挺愛乾淨的,但為什麼戲院跟大街上到處都是人們隨意丟棄的垃圾?還是他們只在乎自己家裡的乾淨呢?一個民族哪有那麼簡單就被理解呢?

路邊攤

巴黎夫婦
等菜來的時間,兩了兩個非常有氣質的西方老年夫婦,因剛點完菜所以菜單還在我旁邊,看著他們並指指我身旁的菜單跟空位,很自然的他們便坐過來了。看著他們的氣質不太像是會來這種髒亂地方用餐的人,男人看來很像歐洲貴族,一頭飄逸的頭髮與性感的鬍子,女人則展現高貴的優雅氣質,雖然她嫌凳子太矮於是疊了兩個。一開始我看著他們對滿地的垃圾與桌上皆是不知道使用幾百次的竹筷跟他們說「歡迎來到越南」。他們是從巴黎來的,已經來北越三個禮拜了。為什麼會來這樣的地方用餐呢?與其去號稱越南菜的餐廳但滿屋子西方人,我們偏好來到這樣的路邊攤用餐。他們的回答真是說進我心坎裡了,這也是為什麼我待在這裡的原因。總喜歡跟當地人一起喝咖啡跟吃飯,這樣才能更加了解當地文化,但我真的搞不懂,為什麼越南的椅子真的要弄得這麼低?很難坐耶!男人非常健談的跟我東拉西扯了好多,還說到他們去沙巴時,旅行社竟然裡頭坐的是一個不會英文的越南人,這讓他有點不愉快,真不曉得這生意怎麼做。另外男人還跟我分享一個偏遠部落他所發明的笑話:「那部落真是與世獨立,或許部落族人連胡志明已經死了都不知道」,男人笑得很開心,只能陪笑了。

飯後跟這對可愛的巴黎夫婦道別,想回旅館休息,沒想到這老城區真是一腳踏進,萬難出去。走了20分鐘竟又走回來同一家路邊攤。問了一對西方遊客湖在哪裡,因為那是個地標,找到湖就找到定位了。女孩想了一下跟我說在「那邊」,跟他們道謝後不忘記說了「it’s easy to get lost here」,沒想到那女孩非常興奮得像是我發現她深藏已久心事般的猛點頭。但我還是迷了路,一個多小時後才回到旅館,好玩。

河內緯度明明就很低,但不知為何天氣如此的寒冷,在旅館洗澡睡覺都冷得直發抖,會不會這裡有很多湖泊的關係呢?另外也不曉得是氣溫的關係還是地區文化,河內的人明顯比西貢保守太多太多了,最直接的證據就是色情行業。西貢晚上就會有小姐自己跑來問你要不要按摩,且路邊一堆酒吧滿滿的都是年輕辣妹。河內晚上10點店家就都關得差不多了,在外頭晃一陣子除了沒看到半家色情行業外,連摩托車司機都不會跑來問你要不要按摩。河內保守的民情也算是一個特色了。

人類學博物館
一早醒來,覺得自己今天非得把全部的衣服都穿在身上不可,真的太冷了。但起床活動等太陽出來後,又是個和煦的天氣。去哪兒好呢?胡志明陵寢還是人類博物館呢?到了還劍湖公車站,14號公車先來,那麼就隨緣去人類博物館吧!書上可是推薦說「不容錯過」呢!準備好博物館的越南文,沒想到隨車小弟竟然會說博物館的英文,這下我可放心了。車行一大半路,越開越偏僻,直覺不可能在這裡,但還是想想會發生什麼事。後來,全部的人都下車了,對,都下車了,但我還沒看到博物館。問隨車小弟說我的博物館呢?他說等等,到了會告訴我。但車子不是已經到終點了嗎?既然小弟這麼說,那就姑且聽他的吧!車子稍事休息後果然往回開,開到剛剛經過的地方對面停了下來,隨車小弟叫我下車說博物館就在附近。那剛剛怎麼不讓我下車呢?開到對面是比較近,但近不了100公尺,越南人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一到博物館果真是不容錯過的地方。室內擺飾著越南各民族的文化,包括服飾、器具、獵具什麼的,有點像台東的史前博物館。另外也看到各民族皆非常深的受中華文化的影響,真的很有中國風。戶外則是一大堆少數民族的建築,像房子什麼的。我好喜歡那些造型奇特的房屋,心想以後有錢也要幫自己蓋一棟,在裡面睡覺看書一定很舒服。最後,這裡竟然也有水上木偶劇,看似鬧劇,可真是可愛。

回還劍湖旁的旅行社買了張30美金到廣西南寧的巴士車票後,下午回旅館打個盹繼續在還劍湖四周漫無目的的閒晃,打算晚上八點再到水上木偶劇場看表演。大概走了兩三個小時簡直把我給累歪了。累癱在劇場附近的公園,終於等到開演時間,但表演只有一點點意思,看得我直打呵欠。心想這樣的表演怎麼會流傳一千多年呢?中國有很多忠義的故事可演,但水上木偶的劇情就是無非水牛、種稻、白鷺鷥等農家劇情,怎麼有這麼多可以演呢?真是想不透。

最後一關:友誼關
隔天一早依約07:30到旅行社前等司機載我去巴士站,到站後還需另外開車票給我,看了車票價格大吃一驚。自己來買只要不到17美金,旅行社足足多賺了13美金,恨啊!

等車過程雖然人在河內,但已經有中國的味道了。搭車大絕大多數都是中國人要經過友誼關進廣西的,因此人還沒進中國就有濃濃的中國味了。真是一條美麗的道路,有點像台灣花東縱谷那條台九線,只是大得多。車行四小時後到了友誼關,下車後每人發一張牌子掛在身上,憑這張牌子就可以搭兩次免費接駁車,還有出關後憑證上巴士。一下車,便直接衝到海關處,那簡直就是沒有任何秩序的地方,全部的人圍在辦室窗口處擠來擠去,迅速的就把護照丟進窗口,過一陣子聽到裡頭的人大聲念「台灣!台灣!」原來是要我的台胞證。再丟了一次後,「台灣!台灣!」的聲音又出來了。伸長了手,擠過人群,搞定!接著馬上要進入中國了,那海關前還有個顧客滿意指數,海關檢查完畢後,按了下「非常滿意」,微笑的告別越南,進入中國。

出關了
感謝 5
4933 次查看
brian chen
#2
舊 2010-10-03, 17:47
寫這一篇遊記不簡單喔
辛苦了

這是啥時候的事呢
對美元匯率是17814 ?
Ahian Ahia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3
舊 2010-10-03, 18:09
對呀

非凡航空都倒閉半年了...
iamliverpool
#4
舊 2010-10-03, 21:18
這是去年(2009.11)去越南寫的記錄,算是有點久了
A HAO
#5
舊 2010-10-03, 21:56
大大阿:Hoi an沒有火車站,你要怎ㄇ下車?
Wangshiung
#6
舊 2011-11-29, 02:53
這篇遊記真是太精采了
跟著版大情緒起伏好幾回啊
越南遊客
#7
舊 2011-11-29, 18:27
很真實 這就是自助旅行的樂趣 每個人都應該在國外體驗一下 難忘的回憶

外國背包自助旅行 永遠會留下難忘的回憶
o85428542 o85428542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8
舊 2011-11-29, 18:51
大大的旅遊很特別率性
充滿了背包客精神
chi_hung
#9
舊 2011-11-29, 19:58
不錯不錯!雖然真的是"穿越"^_^
穿的驚險、越的精彩
我也很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