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愛死印度,還是恨死印度?(北印度四個月的旅行)

44 26 27724
lych517
#1
舊 2013-11-30, 14:58
去過印度的人反應通常兩極,要不很愛要不很討厭,毫不模糊。我屬前者。

很愛是因為它違反常規,不時越界挑戰旅人的極限;

很愛是因為它表情丰富,它鮮艷如畫,它優雅如詩。

很愛到最后,你得去到一次又一次,

只是為了確定它始終如一,一切如常,一切都沒改變。




(這是去年6-10月北印度的旅行遊記,將陸續跟大家分享一路走過的風景!)


6 /13 新德里/ 「現在你在印度,我是老大,我愛怎么寫就怎么寫!」

忍受,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可以是待價而沽的。在新德里的這几天,我觀察到自己的忍受曲線如何飆到高點,然后再降到正常值以下。

德里的這家旅館,老板坐在櫃台里面,眼鏡掛在鼻頭上,看著我的護照謄寫資料,接著把厚重的房客簿轉向我要我簽名,看到國籍被寫成CHINES,也就是中國的意思,我馬上糾正不是中國是台灣,他指著護照上的China說: 你的護照寫中國我就寫中國! 我又馬上說不是中國是台灣,他馬上一副扞衛印度主權似的,強硬的對我宣示:現在你在印度,我是老大,我愛怎么寫就怎么寫!!!?!在午夜的德里我把台灣吞進肚子里,跟他殺了微不足道的零頭,要了一瓶礦泉水,就進房間了。

如果我訂的這間單人房只要300盧比,當我走進房間時,我可以忍受的有:烤箱般的溫度、連不上的無線網絡、蓮篷頭流下几條可憐的小水柱、窗外是別人家的冷氣口。但,我一個晚上付690盧比…以上這些都變得難以忍受。

晚上我几乎不能睡,身體象是在烤箱里不斷反轉的烤肉,輾轉難眠,而腦袋也不斷地設想如何跟老板周旋才能凹到免費的冷氣。提早退房威脅他?但他會不會亂扣我的錢?光在德里的三晚住宿就花掉我這三天預計的大半費用。整晚就想這想那,心中的氣不斷攀升,無法平靜。還好,沒多久,夜晚終於結束。

一早,街頭開始喧囂,我有了不衕的想法;覺得一人只身在外,尤其像印度這樣特別的國家,光是面對外面未知的環境都需要倍數的勇氣,如果連住的地方都無法安頓,怎么讓心得到真正的休息?而就在決定的衕時,我的心也跟著安靜下來。

印度國立博物館是我的第一個景點,由舊總統官邸改建,展物雖多但大部分卻給人不甚輕快明亮的感覺,它們就像立在德里街頭的古跡一樣,布上一層厚重的灰,令人難以吸收它的文化內涵。

我坐在大廳發呆,后方廁所飄來陣陣尿騷味。看著前方落地窗上陳年的老塵,印度似乎已逐漸在我面前毫不遮掩地展現它著名的惡名昭彰。德里是我進入印度的第一道門,門里面有嘟嘟車亂竄、喇叭聲亂按、行人亂閃,街上不時有尿騷味飄鼻、有招攬生意的騷擾無法躲,更有熱浪不斷往你身上沖。而現在,我要學的是領教,并且讓忍受的感官退化,因為在印度,忍受永遠不嫌少,而你的精力永遠不嫌多,花太多時間判斷事情的對與錯只會消耗你的精神,聽不到心的聲音。我想我人都來了,那就得多學著在印度的烈日下見招拆招了。





擁擠是新德里的市容之一。它的吵雜讓人想逃離。
(圖:Pahar Ganj,背包客最常聚集的一帶)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71519

圖: 嬉皮年代的象徵性人物通常高掛在商店顯眼處,不斷向西方觀光客招手。新德里Pahar Ganj。




髒亂是一般印度城市的普遍市容。 記得有一次在前往瓦倫納西的臥鋪火車上跟一對母女相談甚歡,女兒已大學畢業,正考慮是否到國外留學。談話間,我看著手上的礦泉水空瓶,正發愁不知往哪里丟,她貼心地說:你就往窗外丟就好,大家都這樣,而且政府有請人來清掃!!!當下一聽,一個礦泉水空瓶被火車輾過的畫面馬上閃現。我笑笑,然后默默把空瓶往座位后方塞。原來,這就是鐵軌上總塞滿垃圾的原因。
(圖: Pahar Ganj陋巷里停滯百年的偉士牌,我看著它喝過兩杯印度茶chai)





出發前往印度前心里擔心很多事,最主要有兩件,一個是腹瀉拉肚子,因為我的腸胃特別弱;另外一個是女生獨自旅行最擔心的安全問題,例如被騙被偷被搶被拐被騷擾。一開始我的確小心應對步步為營,只是沒多久我老油條的性格終於發作,吃起了路邊攤喝起了檸檬水,去到喀什米爾就直接接過水龍頭的水喝,一直到我回台灣。結果回來之后我又開始拉肚子了。這是什么道理?!
(圖: 那一桶裝的是食物,到處叫賣,但我始終沒膽嘗試)





旅行時我常迷路,也常問路,在印度也不例外,但在不可思議的印度不是人人都可以問,也盡量不要相信主動靠近你的陌生男子,你可以問跟女生走在一起的男生,以及身邊有小孩的一家之主,身為男人的他們為了展現他們的男子氣慨,一定會樂於幫忙。
(圖:從Gujarat來新德里度假的兩家人,因為問路我們一起參觀了几個著名景點,消磨了一下午的好時光)



下一篇:6/17 阿格拉/ 一個19歲的三輪車夫



歡迎大家來我的部落格逛逛!http://linnietraveler.wordpress.com/
臉書粉絲頁:Linnie Traveler 我愛喀什米爾
此篇文章於 2014-01-19 22:01 被 小眼睛先生 編輯。 原因: 協助編輯
感謝 15
27724 次查看
lych517
#2
舊 2013-11-30, 21:19


令人動容的愛情故事能被千古歌頌,是因為它的美,還是出自人們對愛情的誤解?
(圖:阿格拉 Agra,泰姬瑪哈陵 Taj Mahal)




阿格拉/ 一個19歲的三輪車夫


凌晨四點,我乘嘟嘟車前往阿格拉火車站,
準備前進金三角的第三個城市—齋浦爾(Jaipur)。

依舊,車站大廳以及月台各處散落露宿的乘客,
等著隔天的火車把他們帶往下一個停靠站。
我漫無目的地在月台上晃,旅館老闆說在印度任何事都可能發生,要我早點來。
找了個地方坐下,開始讀我的Aleph,才走了幾行,無法專注,
放下書任思緒飄散,我想起了R,一個19歲的三輪車夫。

禮拜五的 Taj Mahal 泰姬馬哈陵只開放給穆斯林入內禮拜,
民宿的老闆說我可以進去在一旁參觀,
於是,我在烈陽下走了15分鐘來到東側門,警衛卻把我攔下。
我進入片刻的迷失,不知道該往哪裡去。
這時後方突然傳來「20盧比帶你逛阿格拉一個小時」的聲音,
回頭,我看著眼前這位輪車夫,
深不見底的眼神讓我想起20多年前,
曾登上國家地理雜誌封面的那位阿富汗少女,

而我更被他一臉稚氣的笑容吸引,在他身上我看到純真的面貌。
接下來可想而知我上車了。
他說他的名字是R,接著從口袋拿出幾張各國遊客的推薦信,
其中一張是一位台灣女生的中文字跡,
看完我遞還給他,姑且相信。
沿路我們一邊閒聊一邊逛商店,他說你喜歡就買,不喜歡就走。
他試著解釋讓我安心。事實上我是真的無所謂,
還想一探究竟他會帶我去哪裡。
最後我也只買了一個抱枕套而已,
不好意思沒讓他賺到太多佣金。
就這樣愉快地打發了一個下午。

載我回旅館的路上他說明天可以帶我參觀景點,
多少錢我問,他語帶保留開玩笑說一百萬,
後來我又問,他又玩笑說兩百萬,
到旅館門口才說:你看我的服務怎麼樣就給多少。
對於這個答案我心存疑慮,但心想應該不會太貴就答應了。
晚上,跟兩個加拿大女生吃飯聊的開心,
她們邀我明天一起逛泰姬馬哈陵,心想有伴也不錯,
於是睡前傳了簡訊給R要他明天不必來接我了,
同時也不知為何鬆了口氣。

隔天一早R 還是出現了,
我不解地看著他從一台嘟嘟車上走下來,司機是一位中年男子。
R看著我疑惑的表情問:你記得我嗎?
我跟他解釋昨天已經傳了簡訊給他,
並指著後方兩個加拿大女生說我會跟她們一起走。
知道無法改變我的心意,於是別過臉,面無表情,
上了嘟嘟車,離開前,他回頭看了我一眼!
就這樣一個眼神,讓我的一上午充滿內疚。

不過我的運氣很好,從下午開始連續三天,泰姬馬哈陵免費入內參觀,
說是為了紀念它的建造者 Shah Jahan的生日,
一年就這麼三天,就被我遇到了。
後來我趁空檔僱了台嘟嘟車去火車站買票,
回程路上司機問我要不要逛逛阿格拉,
我說昨天有各三輪車夫帶我逛過了,他問誰,R 我說,
他馬上語帶情緒地說:R不是好人,我們曾經是朋友但現在不是了,
他會帶客人去逛商店賺佣金;(這我可以接受)­­­
他是不是給你看推薦信?那是假的;
他是不是說他家人在德里?才不!他家人都在阿格拉。
還說他騙錢。接下來講的才嚇人。
他會載客人去吃飯喝酒,然後發生關係。
聽到這,我的內疚感瞬間消失,但不知道為何卻趕到心煩。

下午從泰姬瑪哈陵回民宿的路上我遇見R。泰姬馬哈陵是三輪車夫的集散地。
他試著跟我解釋,並問我是不是旅館還是其他嘟嘟車司機跟我說了什麼?
後來我才釐清讓我感到心煩的不是R做了什麼也不是別人說了什麼,
是真是假不需要立即定論;
在R身上看到的純真,一直是人們追求的美之一,
而一旦你有機會一睹它的樣貌,一定希望保有它的純粹,
而此刻,它已一閃而逝。

火車終於來了,我上車隨便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天色漸亮,城市甦醒,火車緩緩前進,為我揭開窗外的另一個世界;
殘破的屋瓦前,一座座的垃圾山不斷向我的兩邊綿延開來,
一個個光著屁股的人們毫不遮掩地對著或背著火車如廁。
雖然我人已經在印度,但這一幕幕還是把我拉到異鄉人的邊境:
到底,現在的我人在哪裡?





中年三輪車夫! 我猜他不過40幾。但經年累月日曬雨淋的勞動,讓他看來像60老翁。




三輪車夫除了載客外,還會推銷你1-2個小時便宜遊景點的服務,不過他們一定都會把你載到特約商店要你買東西以便抽取佣金,如果喜歡可以買,記得要多還價,沒有喜歡的看看就好,不要因為不好意思而買,雖然三輪車夫可能會給你臭臉,但總比事後懊悔好。
(圖:阿格拉。我被三輪車夫載到這家可怕的餐廳,臉上堆滿笑容的服務生為我端來一杯發出臭味的咖啡)





在印度,你像隻受困在動物園的野生動物,大部分的人會盯著你看,看很久,但其實那些用眼神把你給包圍的人其實是被你嚇到了。
(圖:等著進入泰姬瑪哈陵的排隊人潮)





瓦拉那西一位香水大叔說:滿足於你所擁有的你就會快樂。他指著地上我們坐著的墊子繼續說:我會因為可以在這塊墊子上睡覺而每天睡得很香甜。因為你想要的越多,你的肩膀就越重,那你就不會快樂。 我因此想,這位嘟嘟車司機大哥是快樂的。
(圖:阿格拉Agra嘟嘟車)





生活在印度是生活在台灣的我們無法想像的,大部分的我們可以任性過生活,築自己的夢;有時間就出去走走,不喜歡就換工作,而且吃喝玩樂絕對不容錯過。我們的環境提供滿滿的選擇,但大多時候也讓人無所適從,你可能常常問自己:這是我想要的嗎?還是,我要這個也要那個?在台灣,只有朝著夢想前進的人會說:我一定要做這個,這是我活著的意義;在印度,會說這句話的是那些每天在外勞動奔波只求日子勉強過下去的大多數。
(圖:阿格拉人力車)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71519#post6065199

很少,幾乎沒有任何人的眼神讓你察覺他一絲的空洞,也不會有人掉進自己的世界發起呆來,人們的雙眼總專注在眼前的一切,從一個點跳到另一個點,樂此不疲。
(圖: 泰姬瑪哈陵的人潮)





印度的傳統服飾是世界上極少數還廣泛在日常生活中被穿著的服飾。大部分的印度婦女依舊身著傳統莎麗上山下海,而大部分的年輕男性卻只要牛仔褲,其餘免談。

事實上印度的文化宗教與人種多元,佛教與伊斯蘭教為多數的區域則有各自的傳統服飾,也是生活中普遍的穿著。不過年輕男性也是很愛牛仔褲。



下一篇:齋浦爾/從交談中認識印度


歡迎大家來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linnietraveler.wordpress.com/
臉書粉絲頁:Linnie Traveler 我愛喀什米爾
感謝 4
Janjen Janj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3
舊 2013-11-30, 22:56
讀到 "阿格拉/ 一個19歲的三輪車夫", 想想應該把這尼泊爾論壇的帖子連接著對照,印度及尼泊爾經驗該很相同:

【遊記】 出遊尼泊爾,請小心你們的『 艷遇』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5888
感謝 1
lych517
#4
舊 2013-12-01, 14:38


一般,外國人在觀光景點就一定有本地的觀光客過來說要跟你拍照,客氣的、慈眉善目的通常我不會拒絕,也覺得好玩,但後來有本地人跟我說,有些男生跟你拍照另有目的,其實是要跟別人炫耀吹噓:這是我女朋友!
......我想我大概不明不白當了幾回別人的假女友!!!
(圖:齋浦爾的琥珀城堡,應邀入鏡)




齋浦爾/ 從交談中認識印度



印度人對外國人非常好奇,
除了會盯著你看,參觀景點時也常有人過來要求合照;
印度人很友善,大部分的人跟你聊天是出於純粹的好奇,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71519#post6066941
即使有些人別有用心接近你,
通常只要堅定地表達你的態度,他們也就知難而退。
在印度,只要知道自己要做什麼,該往哪裡去,
剩下的就是開放心胸去享受發生在身上的每件事。

到了印度之後我常想,
為什麼印度是全世界旅人必來的國度?
大家想在這裡體驗什麼?
旅人的伴通常還是旅人,談的大部分還是印度以外的話題。

記得從阿格拉到齋浦爾的火車上,
我被查票員趕回自己的座位,
座位旁的年輕人確定了我的座位號碼之後,我們就沒再交談,
一方面是累,一路點頭如搗蒜,
另一方面是避免不必要的騷擾,
直到後來問他什麼時候到齋浦爾才聊起來。
已經在銀行擔任副經理的他,
一早特地搭火車到齋浦爾參加全印的銀行特考,
為的就是更好的升遷機會。

在齋浦爾住的旅館附近有間餐廳,
我每天去吃飯,有個服務生常找我聊天,
得知他在外租房,我趁機問他租金,
他說兩千盧比,鐵皮屋頂,
沒有風扇沒有床,他就睡地上。

講印度,我只能不斷從交談中截取片段。

在我面前呈現的印度是奔波的,卻也是隨遇而安的。
金三角這三座城市被覆蓋在厚重的灰塵裡,
東西即使是新的,看起來也像舊的,
而酷熱的天氣讓在外奔波的人們看來衣衫襤褸。
我想,如果人們有機會讓生活更好,誰願意固守貧窮!
我不知道這裡適不適用機會自己創造的法則,
對於那些以車站、路邊、隨地為家的人而言,
機會不過就是活下去而已。





在北印度4個多月的旅行,從Lonely Planet旅遊書撕下幾個我想去的地方就出發了; 除了一開始抵達新德里以及離開印度時搭飛機外,旅行期間的移動工具不是火車、巴士就是吉普車了。如果想體驗真實的印度,建議就從這狹小擁擠的空間開始。一定會給你很多驚喜!!!
(圖: 齋浦爾公車司機)





六月的溫度大約40幾度,穿了幾天的converse腳掌就開始出現一大片濕疹,超癢,幸好一個新加坡男生給我痱子粉,幾天之後就退了,從此之後我就只穿人字拖了。在印度,身體要包好,但腳ㄚ越清涼越好。
(圖: 齋浦爾的琥珀城堡)





如果我是專職的街頭藝人,每天每月每年到經年都演奏同樣的曲目,不管賺多賺少,我想應該會很討厭吹蛇這個行業,而且看到蛇就想踩。
(圖:齋浦爾的琥珀城堡)



下一篇:時間迷失


歡迎大家來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linnietraveler.wordpress.com/
臉書粉絲頁:Linnie Traveler 我愛喀什米爾
感謝 4
lych517
#5
舊 2013-12-03, 23:49



時間迷失


今天應該是星期三,如果我推算的沒錯。

旅行,讓人忘記記得時間。

時間的概念在旅途上重新被組合,
昨天發生的事像是一個禮拜以前或某個時段的片刻記憶,
你已經忘記確切發生的時間。

在旅行的時區里,曾經發生過的每件事
被切割成一個個零碎的影像,沒有聲音也不連續,
當你試著回想在某個地點與某人的對話,
你只看見他們的嘴巴説著無聲的句子。

旅行不是日常生活,每天大同小異。
旅人的一天是漫長的,時刻都在 體驗不同以往的經歷,
一天內可以累積的想法超過在日常生活里的好幾天甚至好幾個月,
這也是為什麼,隻身的旅人容易迷失在時間的恒河里。
來到印度不到十 天,將近50度的高溫讓我産生幻覺,
好像我已經看了一個月的碉堡、皇宮與廟宇。

我決定不再往西部的沙漠前進。

捨棄了騎駱駝橫越沙漠的壯志,
連帶好幾個排在它後面的城市也一併被犧牲掉。
我轉了一個大彎,決定直接前進恒河聖城—瓦拉納西。





粉紅色城市:從風之宮(Hawa Mahal)看齋浦爾街景




古跡上的塗鴉。(風之宮)




琥珀城堡的美麗涼亭(Amber Fort)



下一篇:瓦拉納西的法國人



歡迎大家來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linnietraveler.wordpress.com/
臉書粉絲頁:Linnie Traveler 我愛喀什米爾
感謝 3
lych517
#6
舊 2013-12-12, 22:00


這幅景象讓我想起拉斐爾的雅典學院。瓦拉那西恆河




瓦拉納西的法國人



我循著旅人不經意留下的線索,轉了個大彎來到瓦拉納西。
揮別了金三角令人窒息的熱度、髒亂與喧囂車陣,
以為印度已為我揭開它難以想像的神秘面紗,沒想到,
恆何聖城卻把我帶向另一個百味雜陳的世界。

恆何岸邊神廟林立,隱藏在這些神廟背後的是叢林般密密麻麻的巷弄小道;
沒有路標,沒有號碼,憑得只有旅人不可靠的記憶,連神牛也會迷路。
想像走在一條條迷宮般的石板路上,黑色的髒水、
一坨坨新鮮的與過期的牛糞與狗大便、腐爛的垃圾,
以及成群亂竄的蒼蠅,如何在40幾度的高溫裡,
與油煙味、汗臭味、尿騷味相知相惜?!

走在這些巷弄裡,視覺與味覺不斷地刷新感官體驗的新紀錄。
兩旁的店家從不理會什麼外來人的感官不感官,只管招攬觀光客的生意。

聖城瓦拉納西因為擁有生命的河流­—恆河,
以及傍水而居虔誠沐浴的人們而有別於其他印度的城市。
恆河就像一條自家後院的河流般親密人心,
它有著如母親般寬大的胸懷,分攤人們的喜怒哀樂、
給予生命也餵養生命、包容並時刻撫慰孩子的心靈。
人們每晚聚集岸邊,以敬神的儀式(Puja)向母親河流獻上致深的感恩。

而從我踏入這座城市遇見F,
這條神秘的河流便為我揭露它的神性,
引導著像我這樣徬徨的旅人,
如何順著心的河流流向他唯一的出口。

當我抵達瓦拉納西,還未出車站就有嘟嘟車司機來拉生意,
通常,他們看見東方人,首先問你Japan?再來Korea?我回答Taiwan。
接下來當然就問你去哪裡。由於我的旅館鮮為人知,
雖然高掛hostelworld的第一名,在一陣你來我往之後,
我還是決定找預付的三輪車夫。

正當手忙腳亂跟窗口溝通不良,一個留著辮子頭,一身嬉皮打扮,
操著法式英文的法國人,我猜,從一台嘟嘟車上下來,
跟我說看我去哪裡可以載我一程,我疑惑地看著他傻笑,
他看我遲疑就說看你,正當他準備轉身離開,
我心想:為什麼不?於是我跟著他身後走,進了嘟嘟車。

有時候隻身在外,憑的就是一股憨膽。

在東南亞旅行了半年。法國人。帶著吉他。嘗試成為音樂家。
說昨天遇見兩個台灣人。問如果去台灣可以做什麼。
教法式英文?就這樣,我們閒聊。

接著他一邊從袋子裡拿出一本書,
一邊說這是他前兩天剛買的,沒有法文就只好讀英文。
他繼續說著這本書,而我則是處在狂喜狀態,
因為他的書跟我是同一本:Aleph。
我驚訝地幾乎說不出話來。

當下的我只有一個想法:他一定是引領我前往下個目的地的線索。
下車前,他說他叫F,並留下連絡方式,要我寫訊息給他,
晚上可以一起觀賞恆河邊的祭典。

到了旅館。只有無線網路。筆電電源線在前幾天掛點。
心掛念。沒睡好。隔天到網咖寫訊息約見面。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71519#post6107216
沒出現。心掛念。晚上沒睡好。
再上網。回了。約我。我去了,但卻無法在人群中指認他。
就這樣,想像不斷蔓延,只為尋找神性般的線索。

我從約定的地點失望地走回旅館,
正轉進巷子,一聲「台灣」把我叫住,
原來是店家老闆坐在外頭乘涼。

我去過他店裡買過衣服,人不錯,不會給人壓力。
我一邊走向他,一邊說那天買的衣服很讚之類的鬼話。
後來洗了一次就大褪色。他邀我到店裡坐坐。
但店裡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一群黑色大螞蟻,
我便在一陣混亂中倉皇逃出店外,差點撞上一個年輕人,
就在這時候我看見了F。我叫住他。

他停住,年輕人也跟著停在一旁。
F的舉止態度看來不太一樣,我看看他,再看看旁邊的男孩,
這一幕讓我感到一陣奇異,但一下便掌握了全貌。
我們的問候言不及義了無新意,而且似乎對於約定一事彼此心照不宣,
最後他問我接下來要去哪裡?阿姆里薩(Amritsar) 我說,在很北邊。
「喔~這是不是我們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它不是在……。」
一陣法文交談。我假裝聽不懂他們的對話,
並指著我發癢的手臂說我要回去了。
我們道別。

記得我給F的訊息裡寫了:
……4點跟你約在……如果你錯過了,那我們該相遇就會相遇。
聖城實現了我的預言,我們的確相遇了,
雖然不是以我期待的方式,但我已經得到我要的線索。
原本北北印的阿姆里薩略勝東北的大吉嶺,
但局勢急轉直下,大吉領異軍突起,攻其不備,大勝。

我不是個迷信的人,但我對命運著迷,不可自拔。






PUJA




在恆河上觀看PUJA






虔誠的善男信女





人們一心期待祭祀快快搖響手中的風鈴,為他們驅散那股濃烈化不開的鼻息。





迷宮般的巷弄,但願你儘快找到出口。



下一篇: 在路上,你的脆弱也是你的堅強



歡迎大家來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linnietraveler.wordpress.com/
臉書粉絲頁:Linnie Traveler 我愛喀什米爾
感謝 3
lych517
#7
舊 2013-12-21, 16:07


這幅景象讓我想起拉斐爾的雅典學院。瓦拉那西,恒河。


在路上,你的脆弱也是你的堅強

每一段旅程都是從到達開始,從離開結束。
這是我在印度第一次,因為離開而感到不捨。
我背著我的家,走在恒河舊城的巷弄裡,
這幾條小巷來回不知道走了幾回,
才剛開始覺得熟悉而已。

我在每天吃飯的餐廳認識了J,
他跟我一樣,幾年前在西班牙走過朝聖之路,
前不久才在老撾結識了現在的女朋友,
女朋友回了韓國,而他則繼續他的旅程。
我問他:這樣的旅行不孤單嗎?女朋友不擔心嗎?
他説他們兩個都相信命運,註定在一起就會在一起,不會絆住彼此。

我問香水舖的Basu大叔:什麼是愛?
他説愛就是享受彼此的陪伴,追隨彼此。
我又問:什麼是快樂?滿足於你所擁有的你就會快樂。
他指著地上我們坐著的墊子並説:
我會因為可以在這塊墊子上睡覺而每天睡得很香甜。
因為你想要的越多,你的肩膀就越重,那你就不會快樂。

我問服飾店的年輕老闆Rajesh,
我問guest house的老闆,
我問相遇的旅人,我問很多問題。
隻身的旅人並不孤單。
少了熟悉的人事物在身邊,內心是脆弱的,
但人有很多共通點,無論你身處何處,
大家有一樣關心的議題與問題,有共同追求的目標,
也有急於實現的夢想,而無論你走在哪一條路上,
最終都要回歸同一個方向,到達同一個終點。

在路上,保護自己很重要,
但如果可以,千萬別錯過任何一個笑容與問候,
大部分隱藏在這些笑容與問候的背後,
都是一個個精采的故事與智慧,
豐富你的旅程,更撫慰你的疲憊。
在路上,你的脆弱也是你的堅強。
當迷失方向,你會主動尋求指引;
覺得累了,你會停下腳步;
需要有個人聽你説話,把心打開,朋友就在身邊。

旅人來來去去,帶走的東西不盡相同,卻都是珍貴的。





香水舖的BASU大叔




服飾店的年輕老闆Rajesh



下一篇:來大吉嶺喝杯茶? !



歡迎大家來我的部落格逛逛!http://linnietraveler.wordpress.com/
臉書粉絲頁:Linnie Traveler 我愛喀什米爾
感謝 2
零下七度
#8
舊 2014-01-07, 16:42
很精采
期待你的續集!!
chanelchen
#9
舊 2014-01-08, 11:30
有趣 雖然我9月~10月 去的時候 並不這樣想
但 能期待你的下篇

看到你po出來祭司的照片
我才想到有一個大陸女生 睡了其中兩個很常出現在大家照中的祭司
好像就是你po出來的這一位 是其中一位 哈哈!!

分享一下
http://bbs.tianya.cn/post-funinfo-3443735-1.shtml
感謝 2
YesJC
#10
舊 2014-01-11, 00:06
感性的文,感動的圖,感人的你!

”心掛念。沒睡好。隔天到網咖寫訊息約見面。
沒出現。心掛念。晚上沒睡好。
再上網。回了。約我。我去了,但卻無法在人群中指認他。
就這樣,想像不斷蔓延,只為尋找神性般的線索。“

這段很棒!
希望我五月尼泊爾進大吉嶺,錫金可以一樣感動!
感謝 1
gggkkk
#11
舊 2014-01-12, 12:44
哈哈

很紅的祭司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attachment....d=1056565&d=1386856552

看到 祭司的照片

馬上想到大陸女生+1 =>奇文

這篇很讚 怎沒被歸到好文區
感謝 1
lych517
#12
舊 2014-01-12, 19:52
謝謝大家的回覆!

昨天,我才剛從印度的喀什米爾回來,
短短的兩個禮拜,盡是嚴酷的冬日,
元旦前夕在斯里納加降下第一場銳雪,
整個城市在一夕之間轉換它的風貌。
對我這個不曾在如此嚴冬生活過的異鄉人而言,雪是美麗的,
但對於以觀光為收入的人家而言,寒冬幾乎是停滯,盡是等待。
我離開了,而人們的生活依舊不改它原先的樣貌。




我會在個人部落格分享這次喀什米爾的旅行,有空可以去逛逛


以下繼續分享我的旅行文章


來大吉嶺喝杯茶?!


在路上將近一個月,我來到不像印象中的印度的大吉嶺。
在這裡,西藏人、尼泊爾人與不丹人是多數;
這裡的店家不會在你經過的時候因為過度熱情而嚇跑你,
路上也不會有人來騷擾你,也或許是曬黑之後讓我看來像個尼泊爾人,
我不再覺得備受注目,也相對還我自在。
不過,雨季已如期到來,山頭籠罩在層層濃霧裡,
百分之兩百的溼度,薄薄的小內褲晾了一天還像剛洗好時一樣。

記得在齋浦爾遇到的一個新加坡男生剛從大吉嶺過來,
他説大吉嶺的夜晚有著滿天的星斗,但我只看到小小的一顆孤獨地掛在黑幕裡;
當地人説雨季的前後可以遠眺聖山Kanchenjunga,
印度第一高峰也是世界第三高,但我連近在眼前的群山都難以辨識。
離開大吉嶺之後來到錫金,才明白,
舟車勞頓去到大吉嶺不是為了看風景也不是喝紅茶,
而是為了讓我找到一本書。

在瓦拉納西讀完了我的Aleph,離開的那天經過Rajesh的店,
他如常坐在店門口再次叫住我,原本打算把書賣掉,
但當下的機緣讓我決定送給他,
我不確定這本書能不能帶給Rajesh任何的啟發,
但可以確定的是,我又要開始尋找我的下一本,
幸運的話或許能再次為我帶來像Aleph的奇遇,
不幸的話也只能怪自己一時被迷惑,
書這種東西很容易在帶出書店之後魔力跟著消失,只因為它不是你的書。
不過,幸運總是跟著我,讓我在大吉嶺唯一的一家書店找到了這本—
A Step Away From Paradise.

故事開始,作者引用了這樣一句話:
There’s a crack in everything.That how the light get in.
—-Leonard Cohen

我看著Leonard Cohen的名字傻笑,這是我的書。
這句話我不知道怎麼翻,但我明白作者引用這位歌手詩句的用意;
Leonard C ohen曾經剃度當過幾年的和尚,深諳佛學的內涵,
後來還俗繼續當他的歌手、作家與詩人,也是一位朝聖者。

書內容描述一位現代高階喇嘛如何透過神啟,
帶領300位信徒徒步走進險惡的雪山與冰河,
只為尋找隱藏在八千多公尺高的 Kanchenjunga 裂縫裡,
一個超越死亡,沒有病痛與苦難的香格里拉。
我並沒有走進險惡之地尋找桃花源的壯志,
這本書讓我如此著迷,一方面是讓我藉此了解宗教信仰對西藏人的重要,
而另一方面則是期待可以從這個真實的故事裡
獲得—哪怕只有那麼一點點—靈光的乍現,
帶我這個迷路的朝聖者一歩歩走上這趟旅程的正途。

而旅程走到現在,我開始相信:
凡事相信,不管相信什麼都能順心。
聽起來像是陳腔濫調,但陳腔濫調總是對的。






我看到的大吉嶺總藏在濃濃的一層霧裡,散不開!




陽光一齣來,洗好的衣服就曬在屋頂上




著名的蒸汽小火車



下一篇:售票窗口前的哽咽


歡迎大家來我的部落格逛逛!http://linnietraveler.wordpress.com/
臉書粉絲頁:Linnie Traveler 我愛喀什米爾
感謝 1
lych517
#13
舊 2014-01-18, 15:55


未盡的燭光,一旁坐著一位智者,靜默不語,這時候智者身邊突然來了位愚者,愚者問:為什麼你不語?!(圖:錫金的Do Drul Chorten Stupa)



售票窗口前的哽咽


自從轉了個大彎去到恆河聖城瓦拉納西之後,
我把原本計畫好的路線丟在一邊,不再按圖索引,
而是隨著旅途中任何可能的線索去到下一個目的地。
是很隨性很灑脫很有趣,但伴隨而來的風險就是;
你的腦袋被”接下來該去哪裡”給佔據,
等到你理出頭緒,後面還有一堆事情等著你處理,
例如訂車票訂旅館這類煩人的事。訂旅館是選擇題,
通常 Lonely Planet上標示的旅館大多會集中在某幾區,
交通便利而且靠近主要景點,只要到達的時間是白天,
即使不事先預訂到當地再找也可以,但訂火車票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買不到車票的後果就是等待,等待,再等待。
離開會延遲,停留天數會變長,相對的你的錢在哭泣。

一開始從德里去到阿格拉與齋浦爾都很順利,
可能是淡季的六月,可能是提前預訂,也可能是短程距離,
我在沒有火車站的大吉嶺與錫金就遇上了麻煩。
過夜火車通常需要提前一天以前預訂,訂不到也沒關係,
窗口會要你出發的前一天一早帶著護照影本來排隊,
只要多付幾十塊盧比就可以以緊急車票Tatkal處理。
話雖如此,多付幾十盧比也就搭上車,
但這當中隱含了相當多的算計,包括改變或調整你的計畫。

我在大吉嶺待了三天之後規劃了接下來一個禮拜的行程,
於是提前到車站窗口買到德里的火車票,想說應該很順利才對,
結果窗口卻跟我說都沒票了。
什麼時候有我問?下個月吧他說。嚇人的回覆。
後來才從布行老闆的口中得知,一整個七月有個非常重要的節慶,
地點就在我要去的德里路上。
還好,窗口先生要我出發前一天再到車站排隊,
並保證我一定可以順利上車。
於是我安心地去了錫金,想說待個兩天再回大吉嶺,
還好錫金首都甘多克(Gangtok)也有個窗口可以處理火車購票,
但還是要前一天一早去排隊,
窗口先生也保證我一定可以順利上
車。

雖然我在錫金可以待上四天,
但也無法去到來回要8、9個小時的另一個城市,
過一夜再回來太趕,於是我就乖乖待在方圓30公里以內的景點,
偶爾泡泡咖啡館,等的就是那一張珍貴的車票。

這天到來,我把脖子伸的超長,
眼神充滿期待地看進小窗口裡的先生以飛快的速度敲著鍵盤與我的心,
沒多久他說:抱歉,都沒票了。我的心一沉。
又說:下午五點有一班車,到達的時間是晚上8點多,要嗎?

印度很大,隨便一個移動都要5個小時以上,
隔夜火車隨便坐也20個小時,
即使可以把你搬到你要去的地方也要衡量到達的時間,
夜間到達的火車我通常不考慮。
但,能怎麼辦?難道又要在原地晃一天?
才思考了一下我再次把表格送進窗口說:好,我要五點的這班。
他又開始飛快敲打,然後說:抱歉,
你現在在第8位等待名單,不然就明天再來排隊買後天的票。
但前兩天有個先生跟我保證……話沒說完他打住我: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後面有一隻隻伸長的手急著把表格送進窗口。

我頓時哽咽,說不出話來,落寞寫在臉上,不知所措。
這時候,那位給我如山保證可以順利上車的先生把我叫到另一個窗口,
他先是跟飛快先生說了一些話,才把臉貼近小窗口對我說:
現在有一張下午五點到德里的票,剛才有人取消,你要嗎?
我已經哽咽地說不出話來,不是因為天上突然掉下來的票,而是覺得自己好脆弱。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71519#post6221189

我點頭。心懷感激。窗口先生們之後還幫了我很多忙。

而現在要開始擔心的是,到德里已經晚上,在A車站下車,
而接著的下一班到北北印的火車在B車站上車。該怎麼辦?





記得有一年我在雲南的香格里拉參觀一座著名的寺廟,中庭右側立著一座直徑約2米的巨大金色轉經輪,想轉動它一定要幾人合力才行,原本只是圍觀的我不知道逞什麼強,竟然異想天開想憑一個人的力量去推動這座巨牆,我使出渾身吃奶的力氣往前推,它的確動了,但也在同時我驚覺到自己觸犯了禁忌;經輪必須順時針運轉,而我卻讓它跑錯了方向……。當下我就像犯了罪,有種怕被懲罰的恐懼感。從那時候開始,每當轉動經輪,我腦袋想的都是…順時針…順時針…順時針!!!其它什麼話也生不出來。
(圖: 錫金的Dro-dul chorten stupa)





幾次走開又回來,我用鏡頭跟蹤玩耍中的小喇嘛,但行跡敗露,被賞了一招少林拳。(圖: 錫金Chorten stupa, Sikkim)



下一篇:你屁股底下是我的床單



歡迎大家來我的部落格逛逛!http://linnietraveler.wordpress.com/
臉書粉絲頁:Linnie Traveler 我愛喀什米爾
感謝 3
lych517
#14
舊 2014-01-21, 22:03




千里迢迢從多遠的城市還是鄉村妳們來到這裡,一場兩國的邊境示威秀妳們還喜歡嗎?



你屁股底下是我的床單

到達阿姆里薩(Amritsar)已經晚上將近9點。
兩個一起下火車的印度人幫我詢問從車站到舊城的嘟嘟車費用,
車資是100盧比,心想當地人應該不會坑當地人,
於是就上車了,後來在車上推算一下車程距離,我猜是多付了一倍的車錢。
不過,對於這樣的事我已經不太在意,
有些人跟我説遇上這種事,讓他們生氣的
不是為了那一點錢,而是不甘被騙。
一開始遇到這種事我也會生氣被當肥羊宰,
但後來我的想法改變了;

我想,為什麼要為了我在臺灣根本不在意的20、30塊跟人家爭的面紅耳赤?
而又基於什麼理由讓我自己覺得被騙?
對於買東西與嘟嘟車三輪車這種你來我往的喊價規則,
我後來的哲學是:適可而止,皆大歡喜。
當然不一定適用所有人。

拋開50盧比,我來到位在舊城的Sri Guru Ram Das Niwas,
這裡是我接下來幾天睡覺的地方。
一走進古蹟般的拱門長廊,馬上被它的場面與陣仗嚇到,
原以為只是一般通舖旅館,沒想到竟然是棟古蹟,
而且超大的方形中庭兩側喧騰,地上擠滿了準備就寢的人們。
接著一位大鬍子義工把我帶進長廊的其中一道門,
一進門,右方一張床與一台引水機,正前方一道門關著,
左方兩道門裡面各放了三張床,
床上散置著背包、旅遊書與其他雜亂的用品,牆上的置物櫃或開或關。
大鬍子指著其中一張床説:你睡這裡。

我坐在床邊發傻,想辦法釐清眼前的這一回事,
後來我才明白,阿姆里薩因為Golden Temple
每天吸引了數以千計的朝聖者前來這個錫克教的發源地朝聖,
Sri Guru Ram Das Niwas是臨時收容所,
睡在中庭的一大票人則是朝聖者。

什麼是錫克Sikh?
記得以前的臺灣總是以隱含嘲笑意味,
稱那些在頭上包厚厚一包頭巾的印度人印度阿三,
我不知道這個稱呼怎麼來的,但當我來到阿姆里薩之後,
才知道原來這裡是錫克教的大本營,
每個錫克男性教徒從出生就開始留頭髮,
長了就開始扎辮子,然後在靠近額頭的頭頂上把頭髮圈成一球,
成年之後才正式包大包頭,留鬍子。

錫克教是印度4大宗教之一,由10位著名的guru(大師)所創,
教義簡潔有力:對自己誠實,對別人誠實,同時,樂於分享。
這就是為什麼Sri Guru Ram Das Niwas
能毫無差別心地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者,
分享食物也安頓朝聖者疲憊的心。話雖説無差別心,
但外國人還是被禮遇的,我們的門外隨時有人看守,
我們睡在舒適的床墊上,即使有時候被蟲咬。

經過連續三天在火車與火車之間奔波移動,
衣服濕了又乾,乾了又濕,聞著發臭的衣服,想,該先去洗澡。
在有著全印度最明亮、乾淨的浴室間—
至少以我的印度經驗而言洗過舒爽的冷水澡回到房間,
正拿出睡袋準備當枕頭靠,
有個整頭捲髮的歐洲阿弟阿突然走進房間,
一付有話對我説地走向我,説了:我想這是我的床。
並指著正壓在我屁股底下的床單説:而這是我的床單。
我尷尬地跳起來。

正擔心被丟到中庭,大鬍子把我帶進另一道門,
而這是一道通往天堂的門;
~~~一陣陣涼風從天堂吹來~~~冷氣正呼呼地吹著!!!!
話説傻人有傻福,即使這晚我要睡地板也無所謂,
我在隔天就升到頭等艙—
一張真正的床讓我整天躺著吹冷氣睡覺無所事事。

外面的Golden Temple正在燦爛的陽光底下閃閃發亮,
但誰在乎呢,那是遠在印度的事了。

不過,後來傻人卻因此感冒了!









傳説中的黃金殿-Golden Temple!無論男女入內都規定戴頭巾脫鞋。任何雜貨店都可以買到一條20盧比的頭巾




朝聖者的食堂,就在黃金殿旁邊,是免費的,什麼時候來都供餐,吃完可以幫忙洗碗喔!入內也規定要戴頭巾脫鞋




錫克導遊帶我們半日遊,一個人只要75盧比






阿姆里薩市區街景




外國觀光客臨時收容所。每個旅客最長可以住三天,沒有房價,採自由捐,大部分的旅客都是一天付100盧比,我住了三天,付了300盧比。




大家説下次見,但我們都知道這輩子你我大概就相遇這麼一次。




Kevin,來自香港。當我遇見Kevin,他已騎著單車,跨過一國又一國,繞過一洲又一洲將近1年半,當時他朝著下一個目的地-巴基斯坦前進。從我們相遇到現在一年半又過去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已完成壯舉平安回家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71519#post6231879



下一篇:在路邊的一泡尿


歡迎大家來我的部落格逛逛!http://linnietraveler.wordpress.com/
臉書粉絲頁:Linnie Traveler 我愛喀什米爾
感謝 1
lych517
#15
舊 2014-01-30, 13:19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71519#post6256862
揮別家人,你長途跋涉,或許翻山越嶺來往於季節交替的繁華間。(圖: 舊馬納利Manali的駐店裁縫)


在路邊的一泡尿

北北印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不是火車而是客運,
我花了14個小時的長程客運從阿姆里薩的下午坐到馬納利(Manali)的早上。
客運,不比火車;破舊、價格高、位置超小,
不幸,你旁邊坐的是個壯漢,那你的位置只剩下一半,
更不幸,如果壯漢睡熟了把你的肩膀當枕頭靠,
那你就只能祈禱時間可以飛快一點。

晚上10點多,車子來到最後一個停靠的休息站。
印度的客運跟臺灣的很像,中途會停靠休息站讓乘客吃東西上廁所,
不過休息站頂多就是街上幾間小吃店而已。
這時大家蜂擁下車,蜂擁進了其中一間小吃店,
我走向較遠的一家想説人少食物會上快一點,
草草吃完,有點尿意,問店家借廁所,店家跟我搖搖頭指著外面,
意思就是:外面就是廁所。好吧,忍。
於是我走回車子邊,跟大家一起在路邊等上車。

這時候一位男子走向我,説:你有沒有需要什麼?什麼意思我問。
他回:喔,是這樣的,有人派我過來看你有沒有需要什麼幫忙,
或者你有沒有需要什麼。一聽,心頭一陣溫暖。
我笑著跟他説謝謝,説我在另外一家店吃了一些東西,目前一切都還好。
正當他轉頭要離開,我問他這裡有沒有廁所,
跟店家給我的回覆一樣指著對面的暗處,
不然就要等到下一個約一個小時的停靠點。
男子離開,過了三分鐘又回來,
旁邊跟著一位嬌小但強壯的女人,説:這是我老婆,她説她可以帶妳去上廁所。
這時才會意過來,原來是老婆大人下達的問候命令。

廁所在哪?我問。一樣,就是對面的暗處。
老婆大人帶我過了街來到暗處,她説就這裡,你快上。
我東張西望看前看後,不行我説。
沒關係你就上。這時有個男子經過。沒關係我們等一下。
等人過去,她示意我快上,不要擔心。
我指著對面亮處的人影説不行,這樣我上不出來。
我可以忍我説,但老婆大人就是要我上。

就這樣你來我往僵持了一陣,
最後,她脫下肩上的半透圍巾,一攤,為我擋住眼前的視線,
於是我只好乖乖地脫下我的矜持,
在印度的馬路上撒下我的一拋尿。



下一篇:流浪25年的滋味-MIRO



歡迎大家來我的部落格逛逛!http://linnietraveler.wordpress.com/
臉書粉絲頁:Linnie Traveler 我愛喀什米爾